創作內容

3 GP

《魔法不明X混沌少女》-07. 名為不淨的生物 (上)

作者:二迴林│2015-10-28 12:35:11│贊助:6│人氣:196
07. 名為不淨的生物 (上)

  「嗚吼──嗚吼──」「嗚吼──嗚吼──」「嗚吼──嗚吼──」

  「明明距離方殼還有數千步的距離,這麼快就有東西出來迎接了呀!」

  那些扭曲的生物不斷發出高亢的聲音,沙沙、沙沙,移動著、移動著,圍繞了我們。

  「嗚吼──嗚吼──」「嗚吼──嗚吼──」「嗚吼──嗚吼──」他們低聲交談,不曉得在說些什麼。

  眼前的這些生物稱為爪牙,幾乎所有運作中的方殼前都會有個幾隻,大概是不淨們所眷養的看門寵物。爪牙有著尖銳的獠牙,強健的四肢,像豬、像狼、又像猩猩,有些扭曲、有些變形,匍匐著、前進著,看準時機便會從四方衝上,行動敏捷。一隻還好,若是一群,不好對付。

  一、二、三、四、五、六、七……三十八、三十九、四十……

  數不完!?這到底有幾隻呀!陣容也太浩大了吧?雖然我看過的爪牙不少,但從沒看過這麼大群的爪牙,難不成他們進化後得到了會自動分裂、繁殖的能力了嗎?不可能吧?

  「烏米帕……」

  我輕輕喚了聲烏米帕的名字,與我合為一體的她立刻就理解到了意思,喚出兩把短劍,擺出戰鬥姿態──轉守為攻。

  「嗚啊~~!」

  以舞蹈般優雅的弧,轉身向前,同時將一隻爪牙切成了兩半。再來,以湖面滑水的輕盈,點過了天空,轉身向上……

  「嗚啊啊~~!」兩隻、三隻。

  最後是圓月般的優美,旋轉、落下。

  難以細數的屍塊飛濺,噴出暗紫色的血花,對方的陣勢被破出了一個大孔。

  「嗚啊……嗚啊……」他們驚覺不對,稍稍後退,然後重新整理好態勢。圍成一圈,放低身子,看來還未喪失戰意。

  這些爪牙雖然有點智商,但估計不高。他們忠心於不淨,為不淨而戰、為不淨而死,雖有團隊意識,卻不知變通,只會一股勁的向前衝。屈居於不淨之下大概讓他們失去了生物的本能,他們不具備判斷敵手強弱的能力、不知恐懼、永不後退。

  ──正因如此,所以麻煩。

  「烏米帕,一口氣分出勝負吧。」沒有時間在這裡與他們消耗。

  將兩手的短劍轉化為光,然後雙手向前一拍,使之合一。以此為中心,大氣中的光粒子開始匯聚,形成了一個綻放聖光的巨大十字。

  「嗚吼吼吼吼──!」驚覺不對的爪牙群,在領隊一聲令下後從四面八方一擁而上。

  三十來隻爪牙,猶如烏雲吞噬了天空,將天空照下的最後一絲的光芒都掩蓋了起來──烏米帕陷入完全的黑暗。

  不過視野在更高之處的我還看得見,我看得見他們將烏米帕團團圍住的模樣,從外頭看起來就像是顆黑色的球,可我並不擔心,這樣的情勢反倒乾脆。

  「沒有心的空殼呀,讓我們幫你從黑暗中解放吧……」藉由烏米帕的嘴巴,我緩緩唸道。

  接著,光芒穿透了黑暗,開始綻放……

  一道、兩道……無數的光芒。

  「審判之劍──!」

  轟聲巨響,蠕動的肉塊伴隨著腥臭與黑,從天空墜落,猶如雨下。而烏米帕握著一把刻有精緻雕花的等身巨劍,毫髮無傷的站在黑雨中央。

  「…………」大口的喘著氣,或許無法稱為毫髮無傷……?

  然後烏米帕鬆開了手,手中的巨劍隨即化為了星光向上浮動,一點一點消逝在天空之中。同時,她像是失去重心般的單腳跪下。

  「烏米帕!──不要緊吧!?」

  作為最終手段的審判之劍,使用起來會消耗不少魔力,不過在一般狀態下使用個一、兩次應該不是會對身體造成影響的狀態。

  「…………」戰鬥中的烏米帕總是異常沉默,但從她回應的眼神來看,應該是不要緊的,只是稍稍亂了呼吸才會失去重心。

  對了……現在是依靠魔法結晶提供的空氣才能夠在煙裡頭作戰的,要是過度換氣的話對身體確實會有不小的負擔。

  「抱歉……想得不夠周到。」

  「…………」她搖搖頭,並沒有責怪我的意思,就速戰速決這點來說,烏米帕自己也是這樣盤算著。

  看來碧雅被擄走這件事,不僅影響到了我的判斷,或許多少也影響到了烏米帕。

  「不過還是不能太過勉強喔。」我帶著關懷如此說道。

  不料烏米帕卻將眼神斜向一邊,彷彿瞪了不存在的我一眼。

  (我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你關心。)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叛逆期,這就是所謂的叛逆期了對吧!?烏米帕,妳不能因為合體後身子瞬間長高了,就變成叛逆期少女了呀~這樣爸爸會希望妳永遠都不要長大的喔~矮矮小小、晃著腦袋的烏米帕,才是爸爸所愛的烏米帕呀!

  「…………」糟糕,忘了現在的我們以是一體,她看向一旁的眼神變得更加犀利了。

  「!」同時她似乎發現了什麼不對,將視線轉向了另一邊。

  托她的福,我才注意到森林深處出現了變化。兩名感染者,身邊還帶著幾隻爪牙,似乎是在剛才的混戰中靠著裝死活下來的漏網之魚。

  援軍……是打算利用車輪戰的方式,將我們拖住嗎?

  不妙呀……繼續在煙裡戰鬥的話感覺很不妙呀……

  而且那兩隻感染者看上去也很不妙呀……

  「吼啊啊啊啊啊──」其中一隻手持巨棒的感染者,發出了嘶吼。

  「嗚啊啊啊啊啊──」另一隻手持巨斧的感染者,隨之共鳴。

  不妙……確實的不妙……

  該怎麼說呢……這兩隻感染者看起來相當的不簡單,他們高聳入雲,絕非危言聳聽。光以手持的武器來做單位,就比現在的烏米帕還要巨大,全身加起來更是有三個半烏米帕大,身旁的爪牙相較之下根本就是玩具,就算在感染者之中也是健壯過頭的存在。

  簡單說,我從沒見過這種大小的感染者……而且他們身上東一塊、西一塊,極不自然地拼湊感更是怪異到我無法形容。

  大概……很不一般……

  碧雅說過,普通的感染者會因為感染前的模樣產生個體差異,居民相對瘦小而警衛就相對高壯,戰鬥能力也會因此有所差距。

  那麼眼前這個連警衛都望塵莫及的超巨型感染者,戰鬥能力恐怕也是超巨大級的吧?

  我知道,剛剛那道吼聲並不是在將我們勸退,而是他們要將我們擊敗的宣言。

  「烏米帕……」

  「…………」兩道光從空中浮現化為了兩隻短劍。

  ──才不會坐以待斃。

  要說武器大小的話,審判之劍與他們的武器相比並不會輸很多,可現在的狀態並不允許烏米帕再次使用……只能依靠烏米帕特有的靈敏,魔法少女特有的輕巧,以及期待對方會因為那巨大的身軀而露出攻擊的破綻了。

  不再等待,巨斧感染者率先踏破了空氣,揮出巨斧,夾帶著強烈風壓席捲大地。

  大地立刻裂出了洞、迸出了痕,轟隆轟隆的聲響不絕於耳。

  而巨棒感染者則是一個弓步向前,立刻追上了向後跳躍的我們,並且橫著揮出一棒。

  同時,烏米帕拋出右手短劍,令其分裂成四道光芒,飛向追兵──

  「──束縛之刃!」

  光芒之刃確實刺進了巨棒感染者的身體之中,可卻沒有貫穿,更別提這項魔法所該具有的束縛能力,巨棒感染者根本連腳步都沒有緩下。

  「──跳過去!」

  在空中的烏米帕無法改變自身方向,只有借力使力一途,利用空出來的手輕推巨棒,以此作為支點──跳起來。

  「什麼!?」意料之外的敵手衝進了混戰之中,名為爪牙的他們確實好好扮演了爪牙的角色,趁亂咬住了烏米帕的手腳。

  烏米帕先是一個轉身,甩開、並且補上短劍,解決一隻。

  然後,踢腳,再補上一劍,解決第二隻。

  再來,巨斧感染者插進了戰局,以斧劈開剛被我們甩出的第三隻爪牙,襲向烏米帕。無法閃躲的情況下,烏米帕交叉起雙劍,格擋,避免了斧頭對於身體的直接傷害,但是強烈的衝擊依舊無法倖免。

  「哇啊啊啊啊──!」我沒有出息的喊出了聲,然後連同聲音一道飛過百步之遠。

  重重落地。

  「嗚……」要不是魔法少女的身子特別堅韌,吃上這一擊恐怕不死也癱瘓了吧。

  「…………」烏米帕一聲都沒有吭,重新站了起來,並召喚出一道光。

  「──細劍?」這武器我沒見過,不過烏米帕憑空召出武器的魔法確實偶而會帶來新的驚喜,見識多了也不覺得意外。

  說到這之中的規則,大概就是有著相等質量的限定吧?一把短劍能夠喚出四道光之匕首,而兩把短劍能夠做出一把細劍──除了審判之劍例外。

  「對了,烏米帕,雖然在絕境之中拿出了秘密武器一發逆轉的感覺很有趣,可我們現在是要攻進未知生物的大本營裡,能夠掌握的情報還是事先掌握比較好……」

  「?」

  「那我就明說了──妳到底有幾把武器呀?」

  她閉上眼,搖了搖頭,表示這就是最後的壓箱寶。

  與有著一擊殲滅之力的審判之劍相比,這壓箱寶還真是中規中矩的武器……

  「也罷……」

  從剛才的攻防來看,對方的身體特別厚實,所以束縛之刃不但無法予以傷害、也無法予以束縛。加上他們身軀巨大,短劍恐怕無法確實刺進要害。

  「──但是用這個的話就能夠彌補武器長度的差距,並且貫穿對方的身體了吧?」

  烏米帕點了點頭,我確實接收了她的想法。

  「好……」靜下心,「──從斧頭開始!」

  舉起劍,以閃電之姿衝進巨大感染者之間。巨棒感染者率先動了起來,揮棒,而我們踏上那道軌跡,以棒作為墊腳,一躍而上。接著斧頭感染者使出了一記對空撈擊,我們把握住機會翻身踏上斧面,然後順著木棍把手滑下。

  「白雨之刺──!」劍尖如同暴雨般的襲向目標,又快、又急、又猛、又烈,每一刺都襲向了敵方的死穴,順道連同彌補空檔撲上來的爪牙群一併拿下。

  「嗚啊啊~~!」爪牙們身體開出了洞,紛紛不支倒地。

  可巨斧感染者卻完全不像是受到了攻擊,只是轉個身,就重新舉起了巨斧。

  「烏米帕!」

  停下攻勢,落地,然後用最快的速度逃離現場。

  轟──!又是足以毀天滅地的全力斧擊。

  「嗚啊啊~~!」一些在底下閃避不急的爪牙化為了肉沫。

  反擊還未結束,巨棒先踏出了腳步,隨後拔起武器的巨斧也跟了上來。

  「好快!」大概是步伐巨大的緣故,看起來明明就只是笨拙的快步行走,但速度卻與奔跑起來的我們不相上下,甚至更快一些。

  直線奔跑看來贏不了,但論靈巧與機動性的話我們還是更勝一籌,互有優勢!

  瞬間停下腳步,轉向,我們劃了個弧,改從側邊轉進巨斧感染者的視野死角之中。

  「趁現在!」躍起,繼續攻擊他的右臂。

  可惜沒能如意!

  「嗚啊──!」「吼啊──!」他們就像是在溝通般的發出聲響之後,改變了陣型,巨斧感染者以一個小跳躍跳到了巨棒感染者右側,同時一齊揮出了武器,默契十足的以完美角度朝著半空中的我們襲來。

  並列、由上而下的攻擊……沒有辦法故技重施,利用其中之一作為支點改變自身方向,就算伸手碰觸巨棒棒面,也只能鉤到底部,無法轉身向上……如此一來不是被打成肉餅就是被劈成兩半了。

  該怎麼辦……

  能夠掌握全局的我慌亂了,但沒想到只能看見危機逼近眼前的烏米帕卻做出了解答。她收起劍,將兩手向前一伸,左手抵住棒面、右手抵住斧面,同時向外用力一推,硬是將兩者間推出了個能夠容納自身的縫隙。

  並且利用這個新產生的支點,向上翻身,閃過了重兵器落地的強烈沖擊波。

  轟隆──被打爛的只有地上的漆黑石子,以及更下層的漆黑土屑。

  要是感染者能夠做出表情的話,他們現在應該是瞪大了眼,爆起了筋吧?

  趁著這個空檔,我們再次從空中發起了攻擊──

  「白雨之刺──!」生成細劍,目標自然還是巨斧感染者!

  「嗚吼!」奇怪的是他仍沒有發出任何痛苦的反應,只是再次拔起斧頭,轉過了身。

  看來又是毀滅一擊──速速撤退,退至攻擊範圍之外!

  「攻擊不奏效嗎……」

  烏米帕搖了搖頭,並要我注意對方手上的傷。巨斧感染者揮下巨斧的同時,鮮血從右肩上難以數記的孔穴濺了出來,但他仍無視地重複動作……拔起戰斧。

  並非無效,而是對方單純地沒有痛覺……沒有痛覺確實適合戰鬥,但可不見得適合作戰,因為在瘋狂之中不存在著警覺。

  「就這樣一鼓作氣將對方的手臂扭下吧……」

  烏米帕表示認同,踏步、向前。

  「嗚啊啊啊啊啊──」這一次是巨斧感染者先攻。

  「你們的攻擊步調已經被我們看破了呀!」

  「嗚吼吼──!」再來是爪牙。

  原本是單手持劍的烏米帕將另一隻手合了上去。

  「──螺旋之刃!」細劍分裂成兩把短劍,同時我們以迴旋之姿劈開了礙事的爪牙群,乘風而上。

  「吼啊啊啊啊啊──」最後是巨棒感染者,他利用了巨大身軀的優勢,躍起,跳得比我們都還要高,然後雙手高舉起巨棒,如同擣藥般由上而下準備將我們擣成藥粉,就算巨棒沒有打中,利用巨大的軀體也能將我們壓成肉泥。

  「喔喔喔喔喔!」──但我們早就料到你會這麼做了!怎麼可能乖乖讓你碾呀!

  踏上棍棒的側端,我們以順時針方向順著棍身奔跑,乘著氣流向上,踏上他的手臂、踏上他的肩、最後踩著他的頭高高躍起,躍得比飛鳥還高。

  只要有立足點在,正常的物理法則就不適用在我們身上,我們可是魔法少女呀!

  烏米帕將雙劍合併,重新轉化成為細長之劍,目標──巨斧感染者。

  「疾風之刺──!」我們如同風暴一般落下,風壓席捲了他的右臂,並將其撕裂於地!

  「嗚哇哇哇哇哇!」失去右手的巨斧感染者第一次發出了悲鳴。

  「嗚哇哇哇哇哇!」然後他像是失控一般,舉起了左手,胡亂的拍。

  「啊嗚嗚~~」幾隻逃避不及的爪牙喪失了性命。

  「吼啊──!」那股瘋狂甚至差點波及到了巨棒。

  雖然深覺怪異,但這時間點上可容不得猶豫。把握住敵方混亂的時刻,烏米帕撿起了巨斧感染者斷裂的手臂,那隻與巨斧彷彿接連在一塊致死不分離的手臂,並且順勢揮向了巨棒感染者的腦袋。

  沒有時間發出哀號,僅僅在一瞬之間,巨棒的頭顱便被斧頭斬了下來。

  奇怪的事就像會連鎖一般,接二連三。失去腦袋的感染者竟然沒有停下,依然的活動著。他胡亂舞起巨棒,卻和巨斧不同,若說巨斧是發了狂的六親不認,那麼巨棒則像是被蒙住了雙眼才如此活動。

  「眼睛……?」不知道為什麼,我想到入侵小鎮的那些感染者眼裡所發出的不自然光芒。

  以及碧雅心中存在過的疑惑:『真的有能夠控制其他生命體的魔法嗎?』

  怪異並未停止,揮舞巨棒的感染者一棒打中了巨斧感染者,使他重重摔向了地面。隨後巨斧感染者停止了哀號,重新站起,結實的朝著巨棒感染者心窩灌入一拳,將他撂倒在地。

  「嗚啊啊啊啊啊──」並且一拳、又一拳,毫不留情的打向了巨棒感染者,也不管他的身軀開始痛苦扭曲,依舊使勁的猛捶著,直到他完全失去了活動。

  「怎……怎麼回事……!?」內鬨?可是感覺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處決掉夥伴的巨斧,正不斷的捶著自己心窩,看起來十分痛苦……

  說來……我們不是一直認為感染者沒有自我意識,只會為了消滅眼前的一切而戰嗎?那麼他們為何會以二為單位,兩個一組進行戰鬥?又為何會在這之後露出了痛苦的神情呢?

  一直以來,我們的推測都錯了嗎?

  說不定感染者還保有自我意識,只是因為他們正被控制著才會如同行屍走肉?

  「嗚啊啊──!嗚啊啊──!」

  巨斧對著天,發出了巨大的悲鳴,然後看向我們,好像要我們將他解放一般,渴求的看著我們。

  感染者與我們在生前並無二致……

  「嗚啊啊──!」

  感染後,也無二致嗎?

  猶豫、我確實是猶豫了……

  「可惡……管不那些了呀!」

  要是想著眼前的生物其實和你我一樣,就無法戰鬥了呀……

  那個巨大的身軀,不可能是你、也不可能是我……那是由不淨不自然魔法產生出來的不自然生物,就算偶然地留有了如同你我的意識,也不會是你跟我……

  最根本的是……感染者──無法醫治。
  
  「沒有心的空殼呀……讓我們……幫你從黑暗中解放吧!」

  先是緩緩的走著,而後加快了步伐……

  「救贖之刺。」

  以最快、最準的方式,將細劍刺進了對方的心臟──收劍。

  隨後,感染者開始變得僵硬,如同岩塊,開始解體……先是四肢緩緩崩落……頭、頸、再來是上身、下身,較大的部份分裂成一塊塊落向地面,最終化為了沙塵,飄散於空氣之中,就這樣,不留下一點痕跡。

  好像發生了許多事,卻又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烏米帕對不存在的我使了個眼色。

  「我知道……沒有時間哀傷……從他們被不淨污染成感染者時,他們就已經死了……所以我們必須要把握時間,在他們將碧雅變成感染者前,阻止他們。」

  烏米帕點了點頭,表示這樣就對了。

  我巡視了一會,爪牙也在剛才混亂中被全數的殲滅了,四周回復了平靜。於是我們收起劍,邁開步伐,朝著方殼直直奔去。

  與其去思考無法溝通的不淨們有沒有能夠解除感染型態的方法,不如抓緊時間向前。

  「……千萬要趕上呀。」

  我在心中如此祈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00102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二迴林|魔法不明X混沌少女

留言共 1 篇留言

林上
頭......\\頭香//
沒有受過專業訓練,但是這戰況拿出細劍不是很不利嗎?
並不是有著無法擊破的鐵甲,也不是可以攻擊弱"點"的對手。刺在敢死隊的小兵上很容易變成木樁被劈死?

05-05 21:42

二迴林
因為是魔法少女(?)請洽沙耶加(?)
那可是戳一下大地都會為之震撼的刺擊呀!
用現實來講好歹也是光劍(?)05-05 22:2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holydomai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魔法不明X混沌少女》-... 後一篇:《魔法不明X混沌少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KTarta大家
歡迎光臨小屋閱讀我的輕小說作品!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