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影刃-第三十四章-前置作業(2)

作者:草士│2015-10-25 20:06:41│贊助:8│人氣:112

                                          
                                 第三十四章-前置作業(2)



彷彿聽到什麼荒謬至極的言論,學院長的身體和腦袋無意間發出抗議的訊息,就在她瞪圓那對杏眼之際,深深倒抽一大口氣。

「……為了,錢?」

她再次重申,顫抖的聲音夾雜著憤怒和不可置信。

就算是認識學院長已久的我們,也幾乎沒看過這樣的學院長,至於是何種原因使然……

察覺這點的我們──我和姐控,幾乎是同時間,目光不約而同看向彼此,然後交互點頭壞笑了起來。

──啊啊。我們都知道的。

「……你、你們啊,」身著性感內衣的學院長,她那曼妙的軀枝和纖白雙手正隨著急促的呼吸而不停顫抖。

那並非因喜悅而無法自拔的──這點我們非常清楚。那單純只是,完全沒料到眼前的笨蛋居然真是大笨蛋,為了無可救藥的大笨蛋而憤恨的顫抖。

「……就為那庸俗之物,特地選在凌晨三點闖入我家…………破壞我精心設計的術式,擅自吃掉我打算明晚享用的庫存點心,打擾我珍貴的睡眠時光……?……不……」

伴隨話語的結束,一陣微弱的清風輕撫過我的鼻尖和側臉。

風?

我的目光無意間掃向窗邊,然而,窗戶卻是緊緊關閉的,連個細小縫隙也沒有,照理來說根本不可能感覺到什麼風。那麼,剛才的感覺又是怎麼回事?


很快地,我得到了答案。

眼賭和側臉再次受到莫名風的突襲。一陣比起剛才還要強烈,甚至可以說是旋風的風波襲向了我的側臉,然後──留下一道似有若無的傷口。

潛藏在內心深處的本能拉起了紅光警報,我猛然睜大眼,感受著皮膚被劃傷後的刺痛滋味。我的腦袋很明確地在警告我──是敵人。心臟正急遽加快,全身皮膚因而起了排斥反應,我差點連防備用的「影」都要發動了。但就在這時,

「冷靜點。」姐控那平穩地讓人感到不悅的聲音突然傳入耳內。

我不禁嚇得抖了下身子,全身沸騰的興奮感轉眼逝去,多虧如此,我這才慢慢放下戒心,然後注意到那個──

如果有人對我說,這世上有種特異人種會因為情緒起伏而讓頭髮倒豎,並且讓自身魔力翻漲數倍,甚至讓曾經是戰場殺人魔的能手感到顫慄的特異體質──如果有人問起,我會毫不猶豫的告訴那個人:你是對的。要說為何?畢竟這情形此時就出現在我眼前,要我視而不見也很難吧。

「不可……饒恕!你們這兩個臭小鬼!」

回應學院長的話語般,猛烈且極具怨念的「影」刮起如龍捲風強度般的颶風,彷彿是為剷除什麼才形成的颶風。

剛才割傷我的風,原來是學院長造成的。

話又說回來,就算是這個大如三個客廳的純白臥室,要塞下一個龍捲風等級的颶風也太亂來了吧,要是傢俱被吹飛怎麼辦──就在我如此心想之際,卻赫然察覺臥室內的任何傢俱絲毫不見有被吹動,甚至是移動的跡象。

我馬上就得出另一個結論。

所謂的剷除,大概指的是剷除我們兩個吧。

下個瞬間,這團颶風不出所料的襲擊了我們。

暴虐的颶風彷彿是隻看見食物送上門的猛獸,眨眼間就以猛烈勢頭卷進我一個半身的身體;風壓比起方才又有著天壤之別,如果說先前是百分之十的威力,那這次大概就有百分之五十的威力,已然是足以殺死普通人類程度的小型災害了。

可惜的是,我們早料到學院長會有像這樣第二波、第三波這樣的報復攻擊,試先用「影」強化雙腳和地面間的穩定度和抓地力,就憑這點程度的攻擊還是殺不了超越人體極限的影導者,更何況還是我們?不過,我想學院長也只是純粹想發洩怒火,根本無意幹掉我們。

接下來就是和時間競爭了。

「真想趕快結束。」

姐控有感而發的說。

我同意。

「……也不放心讓公主殿下一人顧家,」就在我這麼訴說時,鋒利的風刃彷彿算準時機點,既神不知也鬼不覺地在我臉頰留下另一道傷口。好痛,但現在不是計較這種事情的時候。

「就是啊就是啊~~啊啊──喂~有聽到我們說的嗎?性感度破表的人妻小姐~♪」

姐控這傢伙的心情意外地好,或許是親眼目睹到,平時穿著保守的學院長的清涼姿態,令他樂得開懷了吧。

「吵死了!你們這兩個死小鬼!」學院長怒氣沖沖地咒罵一句。聽那激昂的語調和氣勢,學院長臉上的怒容模樣,光聽聲音可想而知。「…………不只打擾我的睡眠、偷走我的甜點……破壞我精心配制的術式……這也就罷了,但是!…………喂,眼鏡色小鬼!就是你!」

學院長這句如問罪般的當面指責,使得姐控緩緩仰起了嘴角,就好像已經等待這句話很久似的,語調和表情透出無與倫比的優越感。

不知為何,學院長的臉上透著少女情懷般的羞澀。

「我怎麼了?」他問。

「……這話你也說的出口?沒想到你如此厚臉──不,你們這兩個小鬼就是臉皮厚得不得了,才敢如此放肆闖入身為學院長的我家!」

伴隨憤慨和羞恥的語調,臥室內再次吹起狂亂的烈風。

理所當然,身為「靶心」的我受到第三度的風刃攻擊。好痛!這攻擊雖然傷害不大,可是卻意外地讓人難耐。用這種小兒科卻讓人煩躁的攻擊,到底是想做什麼啊混帳──情勢所需,我必須刻制自己不能說出這種話。

「──既然已成事實,何必浪費口舌?再者,您倒是可以說看看我怎麼了,我做了什麼讓您如此惱火的事嗎?」姐控聳聳肩,臉上帶著愉悅的笑容。「您不說清楚,我可不明白啊。」

那肯定是騙人的,我心想。就算是我,也能輕易分辨剛才姐控那句話的真偽,那一點也不像他的坦率直接的話語,以及刻意的稱呼方式,誰都能看出來他在「裝傻」。

當然,詭計多端的學院長似乎早看穿這一切,她也相當了解姐控這傢伙的習性。只是清楚習性,想要推測他的想法也不是什麼難事。

「咕嗚嗚──屈辱啊……!」學院長整張臉變得脹紅,緊緊咬著嘴唇的說……用非常細小的聲音。

「嗯~您說了什麼嗎,可以稍微大聲點嗎?這麼小聲我可聽不清楚喔?」

「咕嗚嗚……!」

學院長這副模樣該說是害臊呢,還是應該說是憤怒?我無法分辨,不過倒是可以肯定,這事絕對和姐控拖離不了關係,至於中間過程發生了什麼…………我想還是不要多問吧,免得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但是,事實往往都會在最後一刻打碎人們的預想。

「快、快把我……我、我的!……」學院長的眼眶內噙著不甘的淚花,哀怨憤慨的目光正狠狠瞪向姐控,一副有話卻無法說出口的樣子。

說實話,我已經有不好的預感了。

「什麼──?妳說什麼,到底說了什麼!?我真的真的聽不清楚──」相較於學院長異於平時的扭捏模樣,姐控坦然面對一切的灑脫態度,以及不得讓人佩服的絕對自信心,使我在心中納悶:眼前的這位學院長,真的是平時把我們當奴工壓榨的那位學院長嗎?就因為是我老爸的夥伴,就理所當然欺壓我們的那個S魔女?

我站在一旁,愣愣地注視這樣的學院長,以及一臉蠻橫無道、彷彿自己才是神的姐控。我也忘了自己怒上心中的事。明明這一點也不關我的事,我卻不禁蹙起眉間。並非因為什麼我自身或是想起什麼往事的關係,只是純粹的……感覺到麻煩的氣息。

「內衣…………咕嗚嗚──!快、快把我的內褲還來!你這個內衣小偷!」

……果然沒錯,麻煩的預感成真。伴隨心理上層面的頭痛,我微微蹙著眉。奇妙的是,我卻一點也不意外,倒不如說這樣才像是姐控吧。而此時,我也無法將這話當作聽見就算了,至少現在不行。

「…………你對學院長的內衣做了什麼?」我毫不猶豫地問道。

「………………沒有啊?」試圖以輕鬆語調回答我,眼神和動作卻明顯不自然的姐控。

為什麼要用疑問句來反問我?

「……試先問一句,你是何時偷了她的內褲?」

「…………我沒有偷啊?」

就說別用疑問句來反問我的問題,話說,你還不願承認啊?

「學院長……他是這麼說的喔?」我回頭撇了學院長一眼,只見她滿臉羞澀的瞪向這邊,含淚的目光則更加讓人覺得詭異,她真的是那個學院長嗎?我納悶道。這時,我隱約察覺摻雜在那眼神中的殺氣,不過卻像隻紙老虎,只有表面威嚇,毫無氣勢可言。「妳認為呢?」

「認為?這有什麼好認為的!」學院長怒氣沖沖的說,彷彿我才是那個應該受罪被罵的人。「難道還需要我特地為你解讀這話的真偽嗎?別讓人笑掉大牙,你那對『眼睛』可是會哭泣的。」

「…………這和那個沒關係吧?」

為什麼是我被罵?……雖然我早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當然,我也有自己的對策。

「那麼,」視線重新回到姐控身上,就看姐控倏地抖下身子,慌張地吞了一口口水,眼神左飄右移的,見此,我只是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我換個說法──那條內褲,你覺得如何?」

「…………什麼?」

中間停頓了數秒,姐控似乎被這問題嚇傻了。我假裝無奈地聳聳肩膀,露出別有意涵的苦澀笑容:「我是再問你喜不喜歡這條內褲,嘛、如果不喜歡的話,也不必……」

「這什麼話,喜歡!當然喜歡,我最喜歡熟女和姐姐,不管是胸罩還是內褲全都是我!哈哈哈哈哈哈──啊…………」

我倒是很意外居然這麼容易就上鉤。我得切記,以後絕不能讓這傢伙和御姐型的敵人戰鬥。

話說回來,每當這傢伙想做些和性犯罪有關的事情時,臉上表情和想法就會變得特別容易猜測;明明平時是個根本猜不透想法的撲克臉,然而現在,我卻很輕易地看破這傢伙的謊言。我萬般無奈的歎了口氣,說道:

「……平時也就算了,畢竟你就是這種傢伙,我也會為了省麻煩而刻意忽視,」我稍作停頓,回頭看了學院長一眼。她正用狐疑的目光觀察我的一言一舉,我沒說什麼,接著說下去:「但是,這次可不同。我們非得借助她的力量不可,這點你也很清楚吧?」

「咕!…………你、你到底想說什麼?」

「言下之意就是,快老實把內褲還回──好痛!」

我被攻擊了,偏右的後腦勺位置。這回不是被迅敏的強化風刃割傷,而是被如同用磁磚狠狠砸向腦袋的渾重衝擊,我猜那應該是用「影」強化後的拳頭攻擊。

「不、不要說的這麼露骨!你這個變態小鬼!」是學院長的拳頭。我不只被攻擊,還莫名其妙被罵。「我跟你們不同,內心是會感到羞恥的!」

這話好過份,簡直就像在說我們不是正常人一樣。

「我就是這個意思!」學院長氣得大罵。

別讀我的心思啊,可惡的老太婆。

就在我試圖反駁這個話題時,學院長率先脫口。

「──夠了!」她大吼道。接著從沙發上起身,越過連接床和辦公桌的高級紅地毯,用踱步的方式走向窗邊,推開內導式的窗戶,轉頭對我們怒目而視:「不管要錢要名聲還是要什麼都行!總之,現在立刻離開我家!現˙在˙!」

「誒、等等,可是……」

「我會幫你們。不管怎樣都行,這樣行嗎……算我拜託你們,快離開我家……」學院長用盡似哀嚎的聲音說道。

「喔、喔,知道了……」

我實在鬥不過學院長堅定的意志(趕我們走的意志),就在聽到她願意幫助我們為前提的諾言後,便被逼退到窗邊。我一把拉住姐控的衣領,過意不去地和學院長說道最後的話:

「祝您今晚有個好夢。」

學院長的表情忽地一僵,身子微微顫抖著。

她快要爆發了,我心想。旋即,我用「影」強化雙腳,帶著姐控離開了學院長的豪宅。

───────────────────────────────

………………

………………

………………

我們離開學院長的豪宅。

時間是清晨五點半,天開始亮了,晝夜的漆黑已轉變成一片青藍,空氣中帶著涼爽的水氣,此時,我們倆悠悠漫步在冷清的街道。
「……真的成功了呢。」我率先說道。

「是啊,」姐控淡淡地笑著,推了推眼樑。「半夜闖進學院長家,利用我們平時的胡鬧作風,逼迫她不得不答應幫助我們,沒想到效果挺不錯的。」

邊說著邊從口袋拿出某個東西──小小的一塊布,是蕾絲內褲,黑紅色系列。「多虧如此,我也得到了這個。」

「……你還真的拿了啊」

「當然,那可是我的真心話。」姐控愉悅的笑著。

讓我來說明一下,事情的經過。

早在我們決定要做這事情時,我們就料到學院長不願幫忙,甚至還有可能成為阻礙,不幫不干涉那倒還好,如果學院長成為阻礙的話,肯定會大大影響我們計畫的流程吧,於是乎──我們決定拉攏學院長成為共犯。

想當然爾,用普通方法是行不通的,綁架、恐嚇、挾持人質之類的也幾乎沒用。

那麼,我們該怎麼辦呢?

「聽說人在半昏半醒的狀況下,特別容易焦躁而失去冷靜,如果是經常處理公務到凌晨的學院長……應該挺有機會的。」

根據姐控提出的結論,我們想到一個妙計,並共同策劃了一齣戲。

就結果來說,相當成功!

學院長不僅願意提供資金,還願意幫助我們任何事,真是太好了呢。

這麼一來的話……

「那麼,接下來呢?」我側著頭問。

「…………接下來只剩些瑣碎的人工問題,應該沒什麼大問題──啊……這麼說來,還有件重要的事呢。」

「什麼事?」

看他的樣子應該是想到什麼了吧。

只見姐控的臉上浮現惡魔般的戲謔笑容,對著我說:「我們和皇女殿下一起上學吧,就在今天。」

帶公主去上學?為什麼?這麼做只會暴露公主殿下的行蹤不是嗎,計畫尚未完成的這時為什麼要…………就在我如此疑惑的同時,其實我的內心已經得出答案。

「你…………哈、哈哈,不會吧?」我看著姐控的笑容,不明發覺自己的笑容再抽蓄。

「當然囉,狄賽亞那邊可是拼了老命想將皇女殿下找回,那身為『好心人』的我們就該讓皇女殿下回去。」姐控笑容可掬的說。然而我卻一點也不覺得高興,這是為什麼呢?答案很顯然。就看他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說:「但是──他們可沒說,不能再搶回來吧?」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這傢伙、這個白癡是真心想要…………我沒接著說下去,只是聳聳肩膀,想要苦笑起來──臉頰肌肉卻不聽使喚,浮現與我的話完全相反的猙獰笑容。我感覺到逐漸活絡起來的全身細胞,以及迫不及待想趕赴戰場的喜悅。

真是……我居然完全沒有一絲後悔的想法!這傢伙……可是真心想和全世界為敵的超級大白癡啊!

或許是發現我臉上表情的變化,姐控也跟著露出同樣的猙獰笑容:「嘿──盡管向無知的世人展露獠牙吧!睽為兩年,技巧應該還沒鈍吧?巨乳控……不,官軍代號0836,『紅眼修羅』。」

「吵死了,」聽到這稱呼的瞬間,我回頭瞪了他一眼。我可不願想起那段惡夢。「那你又如何?經過兩年,不會已經無法痛下殺手了吧?官軍代號0837,『喪送者』。」

「當然沒問題。」他很有志氣的昂起頭,回答我的問題。「超越當年的三萬對五千,這回可是,三對全世界。」


‧‧‧‧‧‧‧‧‧未完待續

‧‧‧‧‧‧‧‧‧‧‧‧‧‧‧‧‧‧新的寫法,新的小說,請大大們多加的支持!也歡迎評論及意見!!

—————————————————

這回終於更新了!(好久了!!)

雖然只有五千,但是‧‧‧‧‧‧‧‧啊啊,算了,沒有但是xD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986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4 篇留言

開坑女王悲劇魅影於風
頭香

10-25 20:13

草士
意想不到的頭香10-26 20:07
霽染
樓上ˊ _>ˋ

10-25 20:14

草士
打架了10-26 20:07
諸葛
挖~好久的更新r久到我快忘了你了說

10-25 20:37

草士
我已忘卻人們的內心~10-26 20:07
摩卡奇諾
想不到連學院長都敢威脅,這二人實在......

12-14 01: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ricky11227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各位,二個多禮拜不見... 後一篇:腸胃炎住院⋯神隱三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每次的離別,都害怕著是否還能再見。每次的再見,又害怕著下一次的離別。」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