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RPG公會】某人撰寫的冒險者故事。 (二)

作者:殘夜│2015-10-22 20:07:35│贊助:0│人氣:54



紮營並不困難。

提利卡在成為冒險者之前就已經練習過無數次紮營的步驟了,無論是生火或搭帳篷等都難不倒他,但是設陷阱與判斷行路方向這類用腦袋的技巧完全仰賴赤狐。

食物方面不虞匱乏,能夠食用的野草很多,雉雞與野豬這類的生物在此處也不少,只是提利卡還做不到踏步無聲的接近獵物,導致警覺性強的雉雞與鹿三兩下就逃的不見蹤影,最後還是靠赤狐的陷阱抓到一隻掘地鼠與一隻班兔。

除去毛皮,並用法術除去多餘的細菌與寄生蟲之後,班兔與掘地鼠都被削尖的木條刺穿,並放在爐火旁烘烤,敷上一點香料後就烤的香氣四溢。

「希望這火光不會把掠食動物引過來。」提利卡說。

「應該不用擔心,野獸通常不會冒險襲擊人類。」赤狐正專心煮著鍋中的野草。

「希望如此。」

提利卡也只能警戒,在這種荒郊野外當中不只要小心野獸,還要提防隨時可能出現的(狂風),好在聽赤狐說他們每次進攻都是大張旗鼓地發動攻勢,不確定是因為隊伍當中沒有擅長發動無聲攻擊的人才,或者是他們喜歡這樣的作戰方式。

「我們附近只有一些小生物,沒有野獸。」赤狐朝四周望了望。

「這麼黑你也看的到?」

「我有狐妖的血統,魔眼的天賦應該沒什麼特別的吧?」

魔眼......

從獸經由魔法的力量化為人形,這種有著人姿態的獸族被稱為妖,雖然外型確實和人族無異,但他們多少會根據種族不同而擁有各式各樣的天賦。

能夠在黑暗中偵蒐敵人的魔眼似乎是赤狐繼承的天賦之一。

提利卡才發現自己對她一點都不了解,無論是赤狐的出身還是她所擁有的力量,當然,畢竟他們倆人才剛踏上旅程,兩名出生背景截然不同的人要找到可聊的話題很難。

因此,難堪的沉默迴盪著,只有火焰劈啪作響的聲音。

「烤好了。」

「我吃兔子吧,地鼠就交給你。」赤狐提議。

掘地鼠為了尋找食物總是在翻土,因此會弄得全身都是土味,雖然赤狐已經用了魔法來祛除細菌,又塗抹上香料,但是那股泥土味卻揮之不去。

提利卡對食物倒沒有太大的抱怨,對他而言,只要能把肚子填飽就是可口的食物,於是他隨即拿起烤過的掘地鼠放懷大嚼。

和提利卡比起來,赤狐吃的秀氣多了,每一口都是慢慢咀嚼,和粗魯狂咬的提利卡截然不同,如果純論吃相赤狐應當是遙遙領先。

或許是進食帶來的放鬆效果吧,提利卡劈頭就問了一句:

「赤狐為什麼想出來冒險?」

......你先說。」

提利卡似乎也不大在意,他吞下一口鼠肉之後就飽足地說道:

「妳也知道我的叔叔是(奔風)漢斯吧?」

「嗯。」

「我叔叔因為在大戰當中受傷而斷了一條腿,沒辦法繼續冒險了,所以要我繼承他的劍和他的名號,讓全天下的人再次聽到(奔風)的名字!」

提利卡向來沒有質疑過自己冒險的理由,所以他能如此坦蕩的說著。

「也就是為了名聲嗎?」赤狐只用一句話就將其點破。

「呃......

提利卡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提利卡當然不希望自己的目標只是為了振興(奔風)的名號,只是他的冒險技巧是漢斯一手傳授予他的,但是振興這個名號真的足以成為冒險的理由嗎?

提利卡內心不由得有著一抹納悶。

「那......那赤狐呢!妳的冒險理由......

「安靜。」

赤狐的神色變了。

提利卡沒有思考太多,因為赤狐會突然封住自己的話語代表的可能性是......

危險逼近。

以一名新手冒險者的等級來說,提利卡進入戒備狀態的速度算很快了。

「幾個?」

「起碼三個,目前都在觀望......變成四個了。」

「距離。」

「大概二十五公尺。」

赤狐的魔眼不只是位置和距離,只要進入範圍,連精確人數都能得知,只是一個高超的幻術或者幻象迷彩就能躲過偵蒐,所以還是要提防敵人數目更多的可能性。

「會不會有更多人......?」

「那就搶先一步制服他們。」赤狐的語氣絲毫沒有慌張。

就像是在意味進入備戰狀態一般,短杖已經握在手中。

「那我先上。」

「當然是提利卡先上了,應該沒人會叫魔法師直接迎接敵軍的武器。」

「好啦,掩護我。」

一閃。

(瓦爾弗雷塔)的劍刃出鞘,在靜如深潭的黑夜畫出一道明光。

正如同(奔風)的名號,提利卡的劍術講求的是速度,緊隨著腿部發力,純粹的速度夾帶著威勢十足的劍刃直撲而來!

其勢如湧昇的暴風。

極短的時間內,距離已被拉近,那名襲擊者卻也非泛泛之輩,舉起短劍也朝提利卡的身軀揮去,然而這匆促的一擊只求逼退對方,並未蓄積太多力道。

提利卡僅是順著衝刺的力道一擋,短劍因為強橫的力道飛上天空。

「啐......!」

另外兩人已經朝著提利卡攻來,而一開始受到突擊的那人急忙藉著圍攻之勢後退,企圖重整態勢。

那兩人一人使用長劍,一人使用彎刀,分別從左右攻向提利卡的左小腿與右肩!

在如此接近的距離並沒有往後退的餘地......

但是提利卡有同伴。

「吾所駕御之雷,高庭之射手啊,在吾之眼下阻殺違抗者吧!」

赤狐已經準備完成,佈滿雷電的箭矢已經射向使用彎刀的那名襲擊者。

雷系中階魔法,閃電箭。

在赤狐學到的魔法當中,是攻擊距離極長,施放時間卻極短的突擊系法術。

持彎刀的襲擊者不得不停下攻勢,狼狽地後退,以迴避這一發閃電箭。

提利卡趁著赤狐的掩護,挺劍朝手持長劍的那人胸口刺去!

感覺到胸口有一陣寒氣逼來,手拿長劍的敵人只能放棄攻擊提利卡的小腿,試著收回長劍自保,但(瓦爾弗雷塔)的劍刃卻是以突刺的方式攻擊胸口,動作快的無法進行招架,想要用攔截阻擋的方式已經來不及......


噗哧!


劍刃入肉的聲響。

但不是刺入胸口,而是刺入手臂。

提利卡隨即拔出劍刃,炙熱的血花四濺,但如果是刺入胸口絕對會傷及肺部或心臟,只能說襲擊者的的反應相當俐落,將可能致命的傷勢用手臂擋下了。

「喝啊啊啊啊啊!」

手持短劍的那人抽出另一把武器,已經從提利卡背後襲擊過來。

持彎刀的襲擊者也重整態勢,再次劈向提利卡的肩膀。

但是赤狐的援護魔法也已經準備完成。

「吾所支配之冰,北國之獵者啊,將汝至寒之身化為成千上百,於無常的指引下,遵從吾之號令弭平阻吾路途之敵蹤吧!」

四周的水氣瞬間凝聚為雪白的細長冰晶。

中階的範圍冰系法術,冰椎。

在此同時,提利卡的劍刃已經揮出。

彷彿背後也長了眼睛般,他蹲下放低身體,躲開從背後襲至的短劍,同時用(瓦爾弗雷塔)迎向彎刀的直劈,但這名襲擊者的力道太過威猛,提利卡只覺雙手一陣酸麻。

但是拖延已經足夠。

赤狐的冰椎在此同時密集射出!

......什麼!」一名襲擊者驚呼。

似乎沒料到對方的法術能夠這麼快發動,三名襲擊者急忙伸手或揮舞兵器,打算格擋鋒利的冰柱,只是冰柱實在太多太密集,一時間,三人身上已經有不少凍傷與穿刺傷。

而蹲低的提利卡並未被冰柱波及,雖然他和赤狐協同作戰是第一次,但對魔法師的招式大略都有個底,因此蹲下迴避完全是反射動作。

「喝!」

三股斬擊捲出的鐮風同時從提利卡掌中掃出。

如風一般迅捷的斬擊迅速掃向襲擊者的下盤,快到不及眨眼。

三人中的其中一人小腿遭到斬擊所傷,頓時痛苦的跪下,其餘兩人則是眼見情況不對,迴身一個空翻,頓時攀上樹梢逃之夭夭了。



亞利爾一邊拉著船上的漁網一邊撰寫著,然後被大副罵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957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energon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某人撰寫的... 後一篇:【RPG公會】某人撰寫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