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7 GP

[達人專欄] 【短篇】女生徒

作者:十六夜郎│2015-10-22 05:49:24│贊助:74│人氣:941
  誰都不了解我的苦惱。若我此刻的苦楚能夠被人了解,或許我現在的一切會變得十分可笑。

  倘若這些煩憂不是由現在的我,而是由未來的我或者是過去的我來思索、體悟,想必會有截然不同的想法。

  在十九歲面臨二十歲僅剩不到一個月的此刻,總覺得略有不安。好想就這麼永遠停留在十九歲的少女時期。

  誰也不了解我的苦惱。母親最近也老是說著:「哎呀,小青也快要成為大人了啊。」

  在我們這裡,二十歲對女孩子是很重要的年齡,象徵著從少女變成大人,已經不是少女,將更加成熟、穩重。

  姐姐二十歲生日的時候,母親精心地把她打扮得花枝招展,那已經是三年前的事情了。當天母親特別去市場買了姐姐愛吃的秋刀魚,我們家裡並不富有,甚至說是拮据,生日也只能吃秋刀魚而已,但無論誰都看得出來母親的喜悅。

  姐姐生日的當天,住在附近的親戚還有鄰居都有跑過來祝賀:「恭喜、成人了、是一個讓人喜歡的姑娘呢。」之類的話說個沒完,令我好生羨慕,但其實心裡還是覺得有些煩躁。

  然而,三年過去了,我也即將二十歲,心情卻是十分微妙。

  就好像從出生那年就得到一個箱子,然後隨著一年過去就把那個箱子打開,結果裡面還有一個箱子,等到隔年又繼續打開,裡面又有一個箱子,再打開,還有一個箱子。大概近似於這樣的感覺,就是每年期待會有什麼新的轉變,卻是一無所獲,只留下近似於「明年再來」的空虛和失落。

  雖然明白我在二十歲生日的時候,母親也會很高興地像當初幫姐姐細心打扮一樣,盡力把我弄得像是即將出嫁的新娘一般,但我打從心底沒有喜悅之情。

  成為大人,真的是那麼好的一件事嗎?

  「母親。」我在她的身後小聲地叫著,揉著漸漸疲憊的雙眼,緩緩朝著她走近。只有客廳的燈亮著,而母親正坐在椅子上縫織著什麼。

  「小青?」

  母親回過頭來凝視著我,隨即淡然地微笑,就像回憶起什麼一般的笑顏令我感到溫暖。

  「母親還不睡嗎?」如此問著,母親如同示意地將自己正在縫紉的東西像炫耀似地拿了起來——那是一條針織圍巾。

  「這是給小青的禮物哦。」母親說道,彷若孩子般展示著某種貴重之物的樣貌,略帶皺紋的面容又顯露出更上一層的慈祥笑顏。

  我覺得好害臊,什麼也沒說的就走回自己房間,真討厭,臉整個都紅了。想要和母親說,禮物這種東西先拿出來就沒有意義了,但還是覺得很高興。

  今天晚上一直想著這種事情入眠,二十歲的生日會隨著夜晚的過去漸漸到來的吧。我只能任由時間的推移,一個人自顧自地成長著。真的好難受,讓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和姐姐不一樣,姐姐是無論任何人來看都覺得是個大美人,很受人歡迎。姐姐有著一雙美麗的杏眼,讓她看起來很俏麗、溫順,我很羨慕她繼承了母親那雙眼,而我的眼睛看起來就很不好看,還戴了一副眼鏡。

  我一直都不喜歡自己戴眼鏡的樣子,我覺得女孩子最重要的便是自己的眼神,若是戴了眼鏡總覺得就會把瞳孔和視線遮蔽住。最近似乎很流行戴口罩,把鼻子和嘴巴遮住,這樣子看起來會顯得更美,但是眼睛一定要露出來,不然如果同時戴上眼鏡和口罩,就會顯得很呆板,一想到這裡我就覺得沮喪,我連跟隨流行的權利都沒有。

  我很羨慕姐姐,每次看到她在梳妝台前整理頭髮,就很羨慕她柔順的淡棕色秀髮,光線照射下還會微微發閃著淡黃。就連這一點我也比不上姐姐。

  早上起來的心情很糟糕。十一月已經快到了,這裡的天氣也逐漸轉涼,因為是假日,所以也不想要從被窩中醒來。

  突然好想念現在在別市的姐姐,不知道她過得如何。也想念爸爸。真是難受,我覺得我還是像個小女孩,會不由分說地想念已經離開自己身邊的人。身為女孩子的這一點真是討厭,就像昨天明明很快樂,隔天早晨醒來卻又覺得討厭。

  然而,我真的要長大了嗎,那麼不成熟的我,總覺得還沒有做好準備,心裡覺得很徬徨失措。對於不知不覺成長為大人的自己,我卻什麼也無法做到,令人難過,只能順其自然。

  我好希望自己能夠成為姐姐這樣的大人,即使是在我這樣的年紀,姐姐早就展現身為大人的自覺,一點也不像我那樣的幼稚。我明知如此,但我卻也無法裝做成熟,應該說,我不曉得成熟是自己散發出來的特質,還是假裝出來的。

  我沒辦法假裝成熟,但對於無法假裝的自己感到很討厭。然而,若是能夠假裝,我反而會更討厭自己。換句話說,我討厭假裝。

  變得成熟就是變得虛偽。我曾有過這樣想的時期。每當看著姐姐、大人們用那些社交用語對著別人說恭維的話,在結束後又以稀鬆平常的態度說他們的壞話,我就覺得很討厭,覺得很髒。

  成熟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成為大人又是如何。我思索許久,雖然覺得很討厭,但還是很羨慕。

  姐姐一直都站在我的前面。我記得國中時期,我們一起去寫作補習班,那個時候姐姐的文章一直被老師誇獎,甚至還在得獎後打電話到家裡來,說著:「不要埋沒掉才華,要朝著創作之路繼續邁進。」讓我聽了起雞皮疙瘩。

  姐姐對於這方面並沒有太大興趣,每次都說著「厭煩啦」之類的話,但我可是非常喜歡寫作的啊!相較之下,我的才能卻沒有被老師看見,那個時候母親也特別疼愛姐姐,一直拿姐姐的成績和才華來和親戚說嘴。

  我好討厭姐姐。那個時候的姐姐真的很討厭。但是我卻什麼也沒說。

  我在那個時候會故意不和姐姐說話,經過我面前、問我話的時候也會故意無視掉。母親很擔心地一直問我怎麼了,我都不回答,結果姐姐說了一句:「別管她,她在鬧彆扭。」令我打了個冷顫,臉頰頓時羞紅。好羞愧、好羞恥。我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多幼稚。

  可是,我的做為真的是錯的嗎。那個時候雖然很讓我不堪回首,但我直到現在還是覺得不是只有我錯。

  高中階段的姐姐變得愈發成熟也有身為女人的韻味,隨著青春期到來與結束,我和姐姐的差異也越來越大。

  雖然和我讀的學校並沒有太大程度的落差,但是她還是非常讓人喜歡,懂得在適切時機樂觀,也會在受到委屈的時候露出脆弱、惹人憐愛的模樣,也因為這樣朋友和追求者越來越多。與之相比,我簡直見不得人。

  大家都說著姐姐很成熟、穩重,該認真的時候認真、該放開的時候就能放開,同年齡的人都很憧憬姐姐,覺得她很瀟灑、敢愛敢恨。她交往過的男生,分手後絕對都是斷絕聯絡,遇到挫敗的時候能夠馬上打起精神來,比賽得獎也會很謙虛。

  認識我和姐姐的共通好友,有時候就會不由自主的比較,甚至想認識姐姐的男生還會跑來找我,在知道我是她的妹妹時,還會露出一副「也差太多了吧!」的樣子,讓我頗為沮喪。

  每次親戚聚餐,我都是默默吃著飯,我和姐姐不同,姐姐總是刻意找話題和親戚對談,即使聊得都是些雞毛蒜皮般的小事,她也能夠讓飯席間熱絡起來,因此很得長輩的喜愛。

  反而,我都是一邊聽著同時點頭附和,僅此而已。不想說話就是不想說話,因此總是被那些大人說要「開朗、有精神」一點。正是因為一直被這樣說,才會連帶讓我覺得難以忍受。

  要好好地結交摯友、要與大家愉快聊天、要時常展開笑顏,因為我無法符合這樣的期待,所以是否我現在被賦予的壓力與責備該說是理所當然。我不明白。

  我曾看過一位日本作家的作品,裡頭有一個段落:「不特立獨行,選擇多數人通行的道路,持續前進,這才是最聰明的方法......完全遵守學校的校規,會被人視作笨蛋,被說成怪人無法成材,一直貧乏下去。也許也有不說謊的人吧!有的話,那個人鐵定是個失敗者。在我的親戚當中,有個行為端正、抱持堅定信念、追求理想、試圖活出自我的人,結果親戚全在說他的壞話,當他是個傻瓜。」

  雖然不記得這位作家的名字,但我對於這個段落印象深刻。

  曾經母親也用與姐姐截然不同的語調對我說過話,語氣中滿溢著擔憂。

  「為什麼不主動去和別人交朋友呢?」

  我不想,因為他們不好相處。

  「妳這樣以後出社會、變成大人以後該怎麼辦?」

  我沒有必要看別人的眼光過活。

  若把內心的話脫口而出,母親便會露出有些失落的樣貌,那樣子讓我看了頗為心疼。但我這樣的壞習慣仍舊無法改變。我不想要和周遭的人一樣,對於這點,我想保有我身為女性的自傲。這或許是我唯一的自豪之處。

  每當有人把我和同年齡層的女孩子比較,或者是混為一談,我就會覺得很火大。認為自己根本不應該被分類在與她們同一類別。

  然而,和親戚、大家聚會的時候,雖然擁有對自己的自豪,但在此時卻又覺得自己好卑劣,根本不配和大家待在一起。

  時至今日,我也年近二十。姐姐也二十三快二十四了,她的確成材,雖然對這個社會來講或許有些過早,但她已經有了自己的孩子,有了新的家庭與新的人生,以後也將會為了這嶄新的未來努力活下去吧!所有人都是這麼認為的。

  隨著慢慢長大,我越來越想要活出自我,但基於上述的段落,要活出自我實在令我有點膽怯。這或許是我的「本性」吧,是我無法控制的。

  我無法像姐姐那樣遇上挫折就能馬上振作,一定會大哭一場、悲傷好幾天;我無法在遇到好事時還故作謙虛,一定會忍不住和別人炫耀。如果我有男朋友,分手後我一定會非常捨不得,一定也會藕斷絲連,不管是誰提分手都是這樣,因為我會覺得很可惜。

  以前曾經看過,姐姐的前男友在我們面前哭求姐姐的原諒,希望能夠原諒他一時的鬼迷心竅(好像是和學妹搞在一起的樣子),姐姐看似沒有生氣,卻還是一巴掌打在那個男的臉上,叫他滾開。

  我沒辦法做的那麼果斷。

  我對於散發出這種氣息的人毫無招架之力,就算我很氣憤對方的背叛,但只要肯誠心地道歉,我就一定會原諒對方。

  只要對方露出一副很脆弱的樣子,我實在無法對此置之不理,雖然我明白這樣有點太濫好人了,但我偶爾還是會對自己的這種溫柔感到著迷。好想要遇到一個像我一樣溫柔的男孩子,但仔細一想,這樣的男孩子可看不上我。

  能對脆弱的人盡上微薄之力,我很高興。突然想起了以前要好的朋友,但最後還是分開了,那是高中時候的事情。

  當時我曾將她視為人生的摯友,我們彼此都會訴說心事。無論是哪個女孩都有過這樣的時期,發生了什麼事情都會先告訴朋友,甚至還會在背地裡說父母的壞話。那時的我也是如此。

  我不曉得我是否做錯了,有一次,她對我說她和A學長告白失敗,結果A學長告訴了他的友人,讓她最近成為了笑柄。老實說,我很心疼她。

  無論如何都不該把他人視為重要的事情當作八卦,對於當事人可是非常痛苦的,這我明白。尤其我們還是正值青春的女孩,那些男生實在太過卑劣,真是令人厭惡。除此之外,更讓我憤恨的是,摯友一邊哽咽地說著自己的難過,同時說著自己有多愛那位學長。

  一直在她身旁的我,想起她當初滿懷雀躍地對我說自己有喜歡的人的時候,以及一邊細數著和學長的共通點,同時傾訴著少女獨有的憂愁與淡淡的幸福時。身為好友的我,一思及此,心臟就有如被一雙溫熱的手緊緊抓住,捏緊。太過分了,我沒辦法忍受自己喜歡的人被這樣對待。

  「A學長也太過分了。拒絕就算了,哪有人這樣讓其他人知道的。」

  當時的我大致說著這樣的話。看著她用手肘擦拭自己奪眶而出的淚水,滿溢著悲愁的水沾染在校服的衣袖上。

  「......小青妳根本不懂。」她帶著嗚咽似的語調說話,「妳根本不懂我的悲傷。」

  「嗯......」沉默片刻,我才將我的想法脫口而出,「我雖然沒有談過戀愛,也沒有喜歡上別人,但是,我並不是完全不了解妳的感受。」

  是這樣沒錯,或許我不擅長站在他人的角度上思考吧,可是,看到摯友露出這樣難過表情,要置之不理是完全不可能的,我希望能夠讓人依靠,想要成為他人的力量,這麼想並沒有什麼錯吧?

  「妳就是因為沒談過戀愛,才根本不了解我。」她的語調和神情漸趨混雜,夾雜著怨懟和些許憤恨地開口,「只顧著解釋,替自己的說法合理化,這樣根本不能安慰到我。」

  「......我沒有。我是真的想要關心妳。」

  「妳根本不知道......不知道我有多愛學長,妳不知道被他拒絕、被當作笑話來看有多難過。妳這樣的安慰很虛偽......」

  好難過。被一個人直接了當地說「不了解、不懂」,真的是很難過的事情,我根本不覺得我為什麼錯了,只是基於疼惜對方的立場想要安慰對方,是純粹的憐愛之心,卻被人當作是虛偽。

  「或許是我有錯吧,我和妳道歉,但是,我是真的想要了解妳的,如果可以,我甚至願意代替妳承受痛苦。」

  然而,她所顯露出來的憤慨超過我的想像。

  「小青......我覺得我也不了解妳。妳以後應該也找不到懂妳的人吧!妳這樣子根本沒辦法讓人喜歡的!」

  那是我對於人性的良知,在我最純真,尚未被世間沾汙的心靈裡頭,被人類最純粹的痛苦打上的一記響亮耳光。

  當下的我只顧著解釋自己的難處,根本沒想到該對摯友提出辯駁甚至發火、吵架,我只是呆愣住地站在一旁,眼眶濕漉漉地有液體正在打轉。純粹的否定之意,讓我的純真良善漆上一層詭譎的色調。

  對我而言,與他人的爭執乃是我最不擅長的部分,我完全無法反駁摯友的說法。不如說,一直以來我對待珍愛之人的態度,都是源自於純真、毫無偏頗的溫柔,我從未想從中獲得什麼,體諒也好、被視為溫柔的人也罷,我從來都不是為了要讓別人在自己身上貼上這種標籤而去關心別人。

  我還是哭了出來了。淚液啪搭啪搭地落下,她看到我這樣,卻也沒有任何要關心我的意思,沉浸在自己悲傷國度的女性,真是可憐,除了自己的感受之外,完全沒辦法抽身顧及他人的想法。

  即便如此,我還是一點也不怨恨那位摯友,「討厭妳、去死吧」之類的話也都完全沒脫口而出,想必我也很怕受傷,因為女孩子的吵架,永遠都只有兩敗俱傷。況且,我從未在與人的爭辯中贏過,必輸無疑。終究會被擊潰在對方信念之強與自我肯定的可怕之下。

  與其這樣,我寧願沉默不語。即使仔細想想,我也會發現對方真是一廂情願,不是只有自己才有錯。但我就是無法對此發火,畢竟對方也很難過。

  之後,與那位摯友的距離漸行漸遠,開始被人在背地裡說壞話。被說是虛偽、做作的女孩子。即使我知道是因為什麼緣故,我也只是默默承受。受到了這樣的事件衝擊,我仍舊無法改變。想要接近、擁抱,這都是源自於自己的心情,是本性,不被理解真的是好討厭的事情。好想作為一個只顧溫柔的女孩好好活下去。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才是最好。如果是姐姐的話,一定會做的很果斷,察覺不對的話會馬上做出反應。或許姐姐的生活方式才是正確的,但是,我就是無法那樣地活下去。

  抱持著純粹的體諒之心靠近他人,被說是虛情假意;依循著理性做事,卻又被指責不知變通。

  總之,人世難居。

  「小青,該吃飯了。」

  母親輕輕地推開房門,溫順地語調聽起來好令人安心。我應付似地「嗯」了一聲,但其實心裡很溫暖。每次看到母親、聽到母親的聲音,就覺得很安穩。有種滿足的感覺,也有種悲傷的感覺。

  簡單的起床盥洗之後,母親在靠近陽台的地方拿板凳坐著。背對著我的身影,手仍舊縫紉要準備給我的「禮物」。

  「母親,妳不吃嗎?」我問。

  「剛才吃過了,現在又吃一次會胖的。」母親沒有回過頭來,但我察覺的出她一定在竊笑。我也跟著小聲地笑著。

  父親死去的那年,我僅僅只有六歲。去世的事實,現在想想還是有些不可思議。死亡、去世這種事情讓人討厭,難以理解、令人煩悶。

  我一直都很喜歡母親,母親從來都沒有發自內心的責罵我與姐姐,甚至在學校家庭訪問的時候,老師當面說我:「這孩子念書真的很不在行。」時,僅是略帶無奈地說:「這樣啊......」事後也不曾指責我的不是。

  父親留下的債務,基於道義上的考量,母親全盤接受,幸好並不是非常龐大而無法償還的債務,但那的確也讓我們的生活變得困苦起來。

  即便如此,我也從未看過母親哭喪著臉的樣子。即使父親完全沒有任何留給我們的東西,金錢也好,貴重的物品也好,什麼也沒能留下,戶頭裡連一百元都沒有。但母親卻完全沒有抱怨。

  「沒有錢也沒關係,就算負債也無所謂,只要能活下去就好了。」

  母親應該也對於父親的死感到很寂寞。母親以前常說父親的事情給我和姐姐聽,老是「妳父親他啊......」這麼說著,聊著她們交往的時候,以及父親是如何的對她好,一生只愛她一個女人之類的話。

  之後,有些故事已經聽過好多遍,就會說:「這些妳已經說過了」潑母親的冷水,但是母親最近已經不這麼說了......突然一種想哭的衝動襲來,好想要抱著母親,但因為太害羞了,只能望著她沉默的背影。

  我一定是遺傳到了母親的溫柔吧。一直覺得母親是個溫柔的女人,不只溫柔,應該說是堅毅。雖然我沒有像姐姐一樣遺傳到母親的漂亮眼睛,但對於母親的溫柔,我相信我是確實地擁有了。

  「母親,為什麼妳不再說些關於父親的話呢?」

  我試著這麼問母親,母親回過頭來望著我,我看到母親的澄澈雙眸,幾乎毫無任何雜質似地看起來好堅定。下一刻,母親又轉過頭去一針一線地縫織圍巾。

  「因為有點膩了。」母親是這麼說的,而且似乎還夾雜著細微的笑聲。但我知道,其實母親心底隱藏了很多的憂傷,然而能夠略帶笑意將那些事情說出口的她,讓我很佩服。

  母親在姐姐出嫁的時候完全沒有流淚,反而很開心,婚禮結束隔天就跑去父親的墳旁,用簡直就像是自己出嫁一般的感慨語調說:「我們家那個女兒,終於還是嫁出去了啊。」

  我想母親一定是想起當初嫁給父親的時候吧,我想。父親死後,母親也從未和我們說她很可憐之類的話,她偶爾會說出:「嫁出去的女兒就是別人家的了」之類的話,但我還是覺得,母親其實打從內心地希望,我們能留在她的身邊。

  母親不像我一樣,會鬧彆扭,也不像姐姐一樣那麼果斷,但我很喜歡母親身為女人那發自內心的善良和做為人婦的堅韌勇敢。我發自內心地覺得母親很可愛,好想要永遠當她的女兒,雖然我長得很醜,但還是想要好好照顧她。

  我想成為像母親那樣的女人。

  一想到這裡,突然覺得釋然,覺得一切豁然開朗。

  我和母親說聲想要出門,換上了外出的便服,就離開了家裡。突然想要去很遠很遠的地方,想要看看更遠更遼闊的風景,好想要細細品味人情的冷暖,想要熱愛那些周遭的事物。

  一切都沒有改變地,我搭上了最近一班的公車,沒有看是通往何處,也不曉得該在哪裡下車。只是抱持著雀躍與期待未知的心情上了車,像是等待某種未知的未來。

  我透過車窗上的玻璃注視著天空,天色湛藍的十分耀眼,陽光時而被雲朵遮蔽又時而透出光芒,忽明忽暗。我熱淚盈眶地想,我好想擁抱這個世界。一邊嘆息一邊感動,好想要在此刻退去身上的衣裳。

  我想起國中的時候,曾想過以後一定要成為一個有用的人,要成功、有擔當,想要成為出色的女人、妻子,要讓別人刮目相看,那時候的我是真心這麼想的。但是,現在已經不會這麼想了。

  如果可以,僅僅是做為一個溫柔的人活下去就已經足夠。

  好想要叫喊父親的名字、母親的名字、姐姐的名字、以前認識的朋友的名字。好想要美麗地活下去。

  明天依舊會是同樣的一天。但我似乎都明白了,自我成長、能夠意識到自己的缺陷並保留成長空間,這才是真正的成熟。

  才不是得到懂得社交、隱藏情感才算是成熟,而是抱持著個人意識然後加以改正,並基於個人良知來幫助他人,維持著堅毅的溫柔包容挫敗與他人的缺點,才能發揮身而為人的價值。

  明天、明年,二十歲生日也是同樣的一年,待到生日當天打開箱子估計也只會得到「明年再來」的解答。一切外在都不會有改變,我還會是一樣的醜陋、一樣不善交際、一樣不想要奉承他人卻又在背地裡說人壞話、一樣的愛哭、一樣的溫柔。

  公車的引擎持續發出低吟,就在這個時候,似乎一切萬物都變得透明澄澈,像母親的雙瞳,已經看不清它們本來的面貌。我隔著玻璃試著觸摸它們。

  我想,我是一個沒有王子的灰姑娘。

  幸福,這一生都不會到來吧!這我明白。不過,還是願意相信它一定會來,明天就會來,今天晚上我要帶著這個信念入睡。十九歲的我已經做好十九歲的決心,要好好活下去!

  現在的公車會開往哪裡?

  二十歲的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你知道嗎?真正的我或許將不再出現。


  故事題材源自於太宰治的《女生徒》,描寫女學生一天當中對自我周遭環境的感觸,以及對自我心境的批判。今天寫著這篇文章,突然湧起了一個念頭,想要把一些日本作家的小說以自己的方式加以改寫並插入自己的心境,也算是一種致敬。

  這篇是我寫給自己的二十歲生日禮物。雖用女性口吻書寫,但那其實是我的內心世界。

  妹妹角色(即主角)是我自己的內心形象。對成長感到惶恐,不曉得該如何做才是最好,想要感性、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要溫柔地對待大家,想要做真正的自己卻又有些無法突破,討厭世俗卻又不敢違背世俗。

  姐姐角色是我憧憬的形象,想要成為敢愛敢恨,做事不拖泥帶水,受到大家喜愛,被說是成熟、穩重、懂得人情世故。

  母親角色是我想要成為的形象,逆來順受,待人溫和,遇到挫折卻能以堅毅不拔的態度面對,雖然不至於像姐姐一樣果斷,但保有一顆善良和憐憫之心。

  不知讀者是否有察覺,主角一直說著想要活出自我,卻又不由自主地和姐姐比較呢?矛盾和自我認同的混亂是成長階段的必經之路,希望二十歲之後的我能夠讓真正的「自我」變得清晰。

  我的生日是在11月9號,終於要二十歲了呢,一想到這個,心情就和主角一樣。有些微妙的徬徨失措,不曉得成長是好或壞,自己也不曉得是否做足了準備。

  期待二十歲的我,變得更加溫柔。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953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十六夜嵐|太宰治|女生徒

留言共 10 篇留言

桐桐噗
先祝會長生日快樂XD
期望溫柔中見堅毅,躊躇傍然中卻依舊要在這世界奔跑,的確很累人呢。
幸福、自我,那些一生都在追尋和定義之物,也許永遠無法好好握緊,但正因如此才美好。
一起加油吧XD

10-22 06:12

十六夜郎
謝謝你~如果當天也能祝我生日快樂就好了XD 那麼早說其實有點怪
希望自己能夠成為這樣的人呢10-22 06:14
ilwiKAMINA
預祝生日快樂~
人在成長過程中,心境上總是有微妙的矛盾呢!

10-22 09:10

十六夜郎
謝謝。成長過程總是很有趣呢10-22 16:30
千淚喬薇
真的很出色的作品,讓我看到了自己欠缺卻未曾發掘的東西。

10-22 10:10

十六夜郎
你能喜歡我很高興,感謝10-22 16:31
安提茲
終於!我一直好期待會長的小說啊啊!

10-22 12:17

十六夜郎
ㄏ,謝謝你的期待,無奈我發文毫無規律時間可言。想寫就會在當天或數天寫完10-22 16:31
Noctis&Ghoul─食夜鬼
後來想想,其實成長還不錯欸
可以更有力量和資源,滿足自己貪心的慾望[e12]

人會排斥成長,無非是某些原則和價值觀
出了社會,忽然急速崩解
彷徨失措

只是把這些東西都拿掉
長大
也不過如此。

10-22 21:29

十六夜郎
是沒錯,如果成長的話,換句話說,就是自己的價值觀也隨之改變吧10-22 21:55
Noctis&Ghoul─食夜鬼
說真得,我們從小被教育、金錢、慾望、刺激、誘惑
我不相信,我們會對長大感到痛苦。

但是真是如此,大人會不好管教我們,
所以塞了一堆,天真、單純的事物。

教育便是政府希望對人民,
啟到何種控制手段

再來決定什麼是該學,什麼是不該學

10-22 22:00

十六夜郎
嗚嗚,有時候我覺得,學校教的和社會用到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10-22 22:50
人一兌
自從升上國中之後才覺得每個年齡層都有煩惱,然後才開始體會到最無憂無慮的時期是國小畢業以前

雖然煩惱變多了,但是換個角度想,生活也變得更加精采,畢竟沒有從頭到尾順遂的人生


喔,對了,11+9 = 20[e12]

11-01 20:26

十六夜郎
好久不見,每個年齡層都有該年齡層的煩憂和苦惱,如何能夠以正確的心態好好面對,是每個人成長中必須學習的。11+9=20我看了好久才懂意思11-02 07:20
梨香白兔子
其實對於討厭假裝,討厭虛偽,想成為溫柔的人,真心想要珍惜別人的那些想法,跟還沒成長的我都很像。不過我比較奇怪一點...看見大人們臉上的面具就不由自主地說著不想長大(/ω\)

03-25 17:43

十六夜郎
謝謝哦,不想長大也很好哦
單純、天真的人是很可愛的,也比較樂於付出與關懷哦03-25 17:53
剛起床的 夏 泉
完了 我快二十了(´Д`。)

10-21 12:14

十六夜郎
這樣挺好的,人生的另一個關口XDD 你應該不至於是二十歲就害怕嫁不出去的女孩子吧XD10-21 12:29
鯤島囝
在森薰老師的《姊嫁物語》中,女主角二十歲才出嫁,已經算是錯過嫁齡的熟女了哈哈哈
生日快樂,屋主竟才二十,光看文字真是少年老成

10-21 16:28

十六夜郎
這篇已經兩年了,如今將要22歲,希望今後能繼續自我10-21 18:34
十六夜郎
#精進自我10-21 18: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7喜歡★x11110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短篇】央... 後一篇:《與山巨源絕交書》部分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01-01 08: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