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奇能者‧王城《1021 第二十一回》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5-10-21 09:10:11│贊助:10│人氣:246
  能使用七種力量的奎艾特絕不可泛濫地使用奇能,尤其是帶著詛咒的第七種。從你開始汲取力量以後,會變得渴望、狂暴與嗜血。
  當你發現殺人越來越容易時,便是徵兆。
  奎艾特的力量不是奇蹟,而是詛咒。
 
 
 
 
  走下不知究景有多長的階梯,陰冷的風拂過芸的金色秀髮,在兩側的石壁上有著正在燃燒的火炬,看起來像是不久前才點上的,但幸虧有這些火炬,才能讓她即使在這陰暗的階梯中仍能視物。扛著受了傷的比翠,女孩眨了眨血紅色的眸,她感覺到內心宛如海面般平靜,但這股平靜同樣撫平了自己處於戰爭中的激昂和緊張,好像在做什麼平常的家事般,非常普通。
 
  踏上了地面,走出這狹窄的長廊後,她來到了某個圓頂的房間。在石壁上環列著數柄正在燃燒的火炬,在這房間正中央杵著一塊偌大的石碑,有股淡微的金色光輝從屋頂中央灑落,屋頂中央鑲著一塊石頭,它徹底掩蓋了這個房間的氣息,也阻止了奇能滲透進來。芸望著站在房間中間、那塊大石碑旁、頭戴王冠的男子,若不是自己不想再拖延時間,欲盡快解決比翠,否則在他逃入這房間後,自己用風奇能也無法感應到國王就在這裡。
 
  那塊閃著金色光輝的是光禦石。芸迎向國王眼帶恐懼的紫眼眸,將肩上的比翠扔在他腳旁,大神官發出悶哼,跌跌撞撞地爬起,胸口有著一道長長的血痕,鮮血正從那傷口流淌而出。芸鄙夷地望著關心神官的王,刻意留下神官的命是因為還有事沒解釋清楚,她要問清楚。
 
  「比翠,還好嗎?」國王憂心地問道。
 
  「沒什麼。」比翠點點頭,背靠石碑凝視著芸,「為什麼不殺我?」
 
  芸走向前,望著那塊石碑。上頭公整的刻著文字,她仍舊用著闇奇能警戒著王和神官,就算已將唯一有能力抗衡自己的比翠打殘,且全部的法杖都被摧毀了。但她仍擔心他也許藏著什麼招數未使用,而且國王也在這裡,如果他仍執著於自己的任務,那保護國王將會是優先。這個密室的出口只有自己身後的長廊,也許他原本想讓國王躲進密室,藉著光禦石來藏起王的行蹤,卻失敗了。
 
  望著比翠,芸淡淡地說:「你為什麼可以復活那兩個裁決者?又如何監禁他們?」
 
  她的感覺不太一樣,是奎艾特的力量作祟?比翠嚥了口口水,「裁決者雖被世人稱為怪物,但仍是人。只要為身體中樞的『創』尖刺未毀以及其中的力量仍在,他們就不會死。我在那兩個怪物還未藉著力量重生時,帶到此地用斧頭插在他們的喉嚨處,阻止了他們的重生,藉此監禁它們。」
 
  「只要把阻止重生的斧頭拔開,就會復活嗎?」芸問道。
 
  「需要時間。」比翠眨了眨眼。
 
  此時國王站起身,「夠了!他已經受傷了,不該在這樣繼續折磨他,比翠應該──啊!」
 
  一柄透明匕首插在王的肩膀,他大喊出聲,倒地哀嚎。比翠望著在地上翻滾的王,無力去拯救或扶持他,因為自己的意識隨著鮮血的流失而模糊,迎向芸陰冷的的血紅雙眸,顯然她也是想要用這種方式讓自己迎向死亡。雖不是理想的方式,但這樣也不壞,一股腥紅從咽喉竄起,神官彎腰咳出幾口血,望著自己身下的血泊,勾起淺淺的笑容。
 
  「拉爾文的悲劇是因為奇能者、奇能者殘殺行動是因為這石碑所道出的因緣嗎?」芸嘆口氣,「現在奎艾特的力量全在我這裡,所以只要將我創造出來的結晶磨成粉,其他人也可能會成為裁決者。」
 
  「……是的。」比翠點點頭。
 
  芸仰望著那塊石碑微笑,所以薇選擇消失,而非統治,因為是遲早的事……奎艾特從出生便被詛咒,我們最後只能選擇自己死亡的地方,避免力量的流洩。
 
  望著神情恍惚的神官,芸說道:「你的計畫從某方面來說的確是造福王國人民,卻因帝國的身分還有種種的錯誤,導致全民革命的發生。我們殲滅了裁決者、殺光了暗殺者,以同樣的思路、同樣的終點,但我們不會將國家交給庫綸尼隆。」
 
  比翠仰望著在密室頂端的光禦石,隱約看見了某個人的手正撫著自己帶血的臉龐,他微笑:「瀰殷……」
 
  大神官伸手觸碰那遙不可及的她、早在多年前便已失去的愛人。在比翠闔上雙眼時,感覺到周圍一切靜默,世界陷入了黑暗。芸望著從他的手從空中落到自己的腿上,仰望的臉龐是微笑的,非常安詳。女孩望著杵在一旁愣著的國王,只要殺了他,自己的任務就會完成,戰爭會停止。
 
  邁開步伐,突如其來的聲音使國王身子一顫,芸望著絕望的紫色雙眸,國王嚇得連忙往後退去。她不願再浪費時間,右手出現銳利的結晶匕首,撲上了在地上連滾帶爬的王,坐在不算壯碩的胸膛,左手掐著王的咽喉,右手高舉匕首,隨著光禦石透出的光,反射出點點星光。
 
  「你看過石碑,知道悲劇卻不曾想過自己努力去改變國家?」芸望著流下眼淚的王,冷冷地問道。
 
  國王帶著淚怒斥:「誰敢去抗衡那種怪物?他是殺不死的,我沒有殺死他的力量!如果不是比翠,我甚至不想再去裁決庭第二次。」
 
  第一次是登基時嗎?芸眨了眨眼,「懦弱。空有想法,卻因為那股軟弱而沒有實踐,最終想靠賣國解決問題?」
 
  「我不是妳!」王大吼:「妳知道何謂恐懼嗎?妳知道看見那怪物就會怕到渾身顫抖的感覺嗎?一開始就擁有力量的妳究竟懂我什麼?」
 
  芸微笑,對裁決者的恐懼?她可是再清楚不過了。
 
  「那就挾帶著無力的悔恨死去吧,我曾宣示過的王。」聽著王驚愕的吼叫,芸沉下了臉,「新的王,將取代你。」
 
  結晶匕首朝著王的眉間刺去,隨著幾乎要貫穿天花板的尖叫,密室陷入靜默。
 
 
 
 
  大神官和王的屍體並排在一起,幾乎所有的事都有了解答。芸仰望著那塊石碑,吾王真的是脆弱的嗎?不,他只是沒有能解決這件事的力量。但有力量卻也不一定能解決,從辛蒂爾王開始,整個王國就注定陷入被裁決者變相統治的悲劇,而在這塊石碑上更是顯露出初代國王的懊惱與不捨,如果他能痛下殺手解決裁決者,也許現在就不會演變成這種地步。
 
  石碑上寫著芸完全不了解的歷史。
 
  我將這篇文章銘刻於石碑上,已告誡後代子孫。
  裁決者早在建國以前便已被發覺,但當時的我們根本不知道「他」是擁有所有奇能力量的東西。只覺得他龐大、迅捷、刀槍不入,這同時也讓我們唯一的英雄陷入前所未有的苦戰。
  但後來,薇勝利了。她手中的武器隨著怪物的身體一起凋零,化作我們怎麼也無法理解的、由她手中所創造出來的結晶。且,為何怪物死去後也會化作結晶體?
  戰爭結束以後,薇放棄了統一因翠斯提的機會。我、庫綸尼隆和辛德利亞成了王,統治英雄分發給我們的三塊土地。在王國建立當天,我要求將王城建在怪物當初戰死之所,竭盡所能地蒐集所有晶石,我要求團隊開始處理有關晶石的研究。
  我們一邊處理新生國家的政事,一邊研究晶石,導致我們花了比預期還要久的時間。數十年,我的研究毫無進展,這塊晶石就像水晶,明亮、美麗卻沒有其他特別之處。
  但一直有問題困擾著我們,為何怪物死去時會化作這塊晶體?且,薇起初運用她的結晶武器時,一碰到怪物的身體都會支離破碎,後來卻可以殺害他?
  我開始思考,在薇打敗了那怪物時,他的身體開始結晶化,從某個缺口開始往外擴張,最後瀰漫全身,破碎──與薇的武器一起。
  於是我假設,如果怪物皮膚底下是由晶石所組成呢?他用土奇能包住了全身的結晶體、但保持著微妙的距離不讓它破碎。所以他才刀槍不入。
  我曾見過薇速度變得迅捷、用某種類似水的液體治癒傷口、皮膚變得堅韌、能感應到遠處的動靜、使用的武器泛著紅光──幾乎與當時突破我們包圍網的怪物相同,他們都能使用七種奇能。
  將晶石磨成粉末,我讓它與清水結合為一體。發現原本透明的水竟透著淡淡的粉紅光輝。
  帶著驚恐,我喝下了這液體。
  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這情形,它讓我感到滿足、四肢充滿力量、我能看見更遙遠的東西──它讓我變得跟薇一樣。
  我試圖讓幾名心腹成為與我一樣的存在,卻發生了很嚴重的後果。
  他們異變成與當初我們所見到的怪物,可是仍保有自己的心智。我竭盡自己所能的安撫他們,並創立了裁決庭,將這些昔日輔佐我的心腹們稱作「裁決者」。
  而他們異變的過程中驗證了我的想法,裁決者的身體是由結晶所組成,他們用奇能覆蓋住自己的皮膚──幾乎直覺性地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以防止結晶破損。且這塊結晶賦予他們的力量似乎遠蓋於理性,他們變得嗜血、狂躁、貪婪,恐懼籠罩了我的王國。
  我創造出怪物,卻無法殺死他們,因為我無法殺害曾盡心盡力輔佐我的同僚。
  裁決者與薇的奇能是相呼應的,幾乎可以確定都源自於「結晶」。我來王城地窖,在我開始研究晶石時曾取過不少,這裡仍存放著大量的晶石。
  我伸手觸碰那塊晶石,證明了我的想法──我可以從上頭汲取奇能。但同時我覺得自己渴望更多、我覺得它不完整、我發現自己不滿足於這幾十年前的魔力、我開始想要去殺害以往的同僚。
  所以,我讓裁決庭的權力擴張,從一個單純的裁決者居所,成了審判所有罪人的設施。我把裁決者禁錮於底下的囚牢,讓所有被審判的罪犯去滿足他們內心中的血腥與狂躁,民眾們的恐懼又更加深,但我無法下手去殺害裁決者。
  我害怕再次汲取力量時,我會想要更多,到最後甚至去進攻庫倫尼隆或辛德利亞──慾望會將我擊潰。
  而當我發現最初從裁決庭囚牢離開的數千名囚犯裡,他們都擁有奇能──儘管不如我與裁決者一般,但他們擁有了六種的其中一種。
  我不曉得為何會如此,但對於當時的我來說……也無力阻止。
  奎艾特,是後來人民賦予薇的名稱,意思是奇蹟。
  而我也是在後來才將薇的力量解釋成七大奇能,並廣泛傳播於全體人民──「只有奎艾特才能使用第七奇能」。
  最後,我的王國成了以奇能為主體的國家,我們邁向鼎盛。
  當所有力量再次凝聚於一體時,奎艾特才會完整。這是我最後得出的結論,因為我知道這力量不夠完整,所以我們才會如此渴望。
  很悲慘地,也許像薇那樣的奎艾特才是最正統的。
  而我們只是個渴望力量的怪物。
  能使用七種力量的奎艾特絕不可泛濫地使用奇能,尤其是帶著詛咒的第七種。從你開始汲取力量以後,會變得渴望、狂暴與嗜血。
  當你發現殺人越來越容易時,便是徵兆。
  奎艾特不是奇蹟,而是詛咒。
 
 
  耳邊的腳步聲愈來愈近,芸站起身子,當那人從長廊跑出來時,她迎向金色的雙眸,從上頭看見了錯愕。女孩微笑,她唯一知道的變化就是心理出奇的平靜,但從已死去的比翠以及現在馬修的眼神中看見了驚愕,顯然外觀也發生了什麼變化,但她並不介意。這突兀的平靜在看完石碑以後更是加劇,內心的焦躁已全然消失,芸知道為什麼。
 
  因為她接受了一切。
 
  「馬修。」芸微笑的眨眨眼,「走吧,讓我們一起將這兩具屍體搬上去,結束這場戰爭。」


--

後記:

  至此,王城已到了結尾,下一章便是《王城》的結束。
  奇能者至此也算是交代了大部分的事,但關於芸本身的「冰」,將會於下一章解釋。
  王城後的《最終》,可能就不會有太長的篇幅了。
  而第四篇章的最終,也是奇能者最後的結尾。

  我原本預定是三個大篇去結束它,但現在爆字到四個,這真的沒辦法啊XDDD
  不曉得各位在看到石碑文字後有聯想到什麼嗎(́◉◞౪◟◉‵)?
  因為那可是王城瘋狂埋下的梗啊XDD

  謝謝各位觀看《奇能者‧王城》第二十一回。
  奇能者即將結尾,希望自己所想的結局不會讓各位反感。
  由衷地感謝各位讀者,謝謝你 / 妳們( ´•̥ו̥` )
                             -LKK  2015 . 10 . 21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9455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卡斯巴爾
最後一段為什麼還會有比翠的眼神?他不是躺了ㄇ

10-21 09:20

黑衣大閒者LKK
啊,那裏是想表達「芸從一開始比翠看她的眼神和現在馬修看她的眼神中,察覺到了異樣」這樣。

前面加上了「已死去的」來加強辨認。
謝謝糾錯啊QwQQQQQQQQQQQQQQQQ10-21 09:2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能者‧王...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奇能者‧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