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奇能者‧王城《1013 第十四回》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5-10-13 10:59:12│贊助:10│人氣:238
  而他們異變的過程中驗證了我的想法,裁決者的身體是由結晶所組成,他們用奇能覆蓋住自己的皮膚──幾乎直覺性地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以防止結晶破損。且這塊結晶賦予他們的力量似乎遠蓋於理性,他們變得嗜血、狂躁、貪婪,恐懼籠罩了我的王國。
  我創造出怪物,卻無法殺死他們,因為我無法殺害曾盡心盡力輔佐我的同僚。
 
 
 
 
  馬修揮刀格擋住來自右側的攻擊,雙腳一蹬,閃過腳下的突襲。突忒爾瞬間拋開了左手的刀,從黑袍中抽出一條黑色鍊子,它宛如活物般纏上了馬修的腰際,暗殺導師一扯,他旋即摔倒在地,手中的雙刃從指間脫離,馬修低聲咒罵,但一柄白刃朝自己襲來。
 
  從斗篷中探出兩柄鐵匕首,馬修格擋住朝自己額間襲來的武器,站起身子欲保持平衡,但腰際上的鐵鍊卻傳來拉力,一個踉蹌,他眼角隱約瞥見了某道白影襲來,順著拉力撲倒在地,使得白刃撲了個空。突忒爾咋舌,但一股強勁的力道硬是打掉了暗殺導師手上的白刃──腳。
 
  馬修雙手撐在地面上用腳踢掉了突忒爾手上的刀,但這不過是其中一柄武器,天曉得暗殺導師身上究竟藏了多少武器?鐵鍊傳來拉力喝令馬修倒地,但他不從。順著拉力往前翻了一圈,伸手拉住那條鐵鍊往後拉,顯然突忒爾並未想到這招,腳步一個踉蹌,漏洞百出。
 
  他旋即跳上前,用腳對著導師的左前臂猛力踢擊,只見突忒爾悶哼一聲,手中的鐵鍊脫落,但攻勢仍未結束,馬修在鐵鍊鬆開的剎那用雙手握著綁在腰際上的鍊子,在落地的同時,鐵鍊化作黑色的蟒蛇纏上了導師的喉嚨,金色的眼眸透露出詫異。
 
  「結束了,突忒爾。」馬修蹲低身子,神情絲毫不敢懈怠,就怕導師會藉著自己鬆懈的那刻,脫離鍊子。
 
  突忒爾笑道:「你認為這能戰勝我?」
 
  馬修將鍊子纏繞在自己的左手前臂上,右手又抽出另一條自己的鐵鍊,用第二條鐵鍊纏住突忒爾的雙臂,他雙手緊握著鐵鍊。現在導師的喉嚨與雙臂均有著鐵鍊,這幾乎像是對在王城前廣場的所有暗殺者們宣告,只要他想,突忒爾隨時都會死。
 
  耳邊傳來了嘈雜的腳步、馬蹄聲。馬修皺眉望向另一旁的街道,是援軍?還是敵人的增援?該死,好不容易控制住突忒爾,接下來只要再進一步的威嚇,甚至必要時殺死他,眼前的暗殺者們均會投降與退讓。但如果是敵人的增援,那代表通訊系統就在裡頭,王國軍已經發現到這裡的情形所以想回防,那麼自己就該在援軍到來前入侵王城,破壞掉裡頭的通訊系統。
 
  殺了萊米‧賈斯提斯。
 
  「馬修,你在猶豫什麼?」突忒爾淡淡地說。
 
  馬修一腳將他踢倒在地,導師發出悶哼,他望著在場所有的暗殺者們,黑袍男紛紛掏出武器,但不像是為了對付自己,畢竟突忒爾還在自己手上。在殺死幾個暗殺者以後,他很確信眼前這些人不會輕易地拋棄導師的生命。突忒爾對整個暗殺兵科來說,是無可替代的人,自己之前還待在那裡的時候也曾聽說,導師是國王親屬的暗殺者,專門執行一些屬於國家機密的任務,重要性由此可見一斑。
 
  某個街道率先衝出幾名士兵,帶頭的士兵穿著深藍色軍服、白色長褲與長靴,他身上多了幾道傷口,手持長劍,手臂上還有著「2」的臂章,在加上那金色的捲髮。馬修一眼就認出那是因捨圖堡壘第二中隊隊長,羅亞廷。顯然到達的是自己的援軍,藉由後方隨之而來的大量士兵們,盔甲上軍有著大小不一的血漬,看來方才在街道裡已先經歷過一場血戰。
 
  暗殺者們對這突襲早有準備,但羅亞廷率領的先遣隊宛如排山倒海般駭人,儘管有數名士兵被黑袍男砍落馬下,但數量仍舊不敵先遣隊,哀嚎聲此起彼落。若以單挑來看,暗殺者絕對可以戰勝一般士兵,但如今羅亞廷的小隊至少也還有千餘人,這表示一名暗殺者至少需對上十名士兵,加上導師仍在自己腳下,群龍無首的狀況下,演變成了一場屠殺。
 
  突忒爾闔上了雙眼,靜靜地聆聽原本屬於他麾下子弟們的慘叫。馬修感覺到鎖鏈上的抵抗消失,但他仍不敢放鬆警惕。可眼前的屠殺使得心情頗為沉重,這些人是遵從著暗殺兵科的規則、背負著家人或愛人的性命一直苦戰至今,他們雙手肯定沾滿了鮮血,那現在這些人是帶著何種情緒離開?解脫的愉悅,還是致使至終都被王國玩弄於手掌心,充滿悔恨?
 
  馬修嘆口氣,不一定所有人的想法都跟自己一樣。也許有的人是抱持著「為國捐軀」的想法逝去,認為他因在乎血親的性命而離開團隊,是背叛他們的軟弱男人。但無論哪種,自己又怎麼清楚他人的想法?至少這種若不服從命令就要殺害對方家人的王政,怎麼樣要抗爭到底。
 
  也因此,馬修才會選擇站在這裡。
 
  「對他們來說,也許死亡才是最好的解脫。而你則代表他們觸碰不到的夢想。」突忒爾說道。
 
  「什麼?」
 
  「逃離暗殺兵,你以為你是第一人?」突忒爾嘆口氣,「你離開後,有多少人也想跟著離開,但他們都死了。」
 
  馬修瞇起雙眼,緊握著鎖鏈,「你殺了那些人?」
 
  「是,在吾王面前,我處決了這些人。」
 
  他拉緊鎖鍊坐在突忒爾身上,馬修低吼:「為什麼要殺了那些人?你為什麼不放過他們,讓他們帶著家人離開?為什麼?」
 
  「咳!你把凡事都想得太簡單了,馬修。」
 
  「閉嘴,我現在就要殺了你,讓你體會絞刑是怎樣的痛苦!」馬修憤怒地拉緊鎖鍊,他隱約感受到突忒爾的身子在顫抖。
 
  此時,羅亞廷率領部分士兵前來,看見馬修正用鐵鍊打算把一個人勒死,自己從未見過他如此憤怒,可是現在有更為緊急的事──街道上佈滿了正在撤退的王國軍,騎馬、穿著銀百甲冑的士兵紛紛拉起弓箭,打算對廣場進行攻擊。自己的工作是要死守廣場,好讓馬修、芸可以去王城破壞掉通訊系統,如今成為阻撓的暗殺者已經滅絕,現在正是讓他們去執行任務的絕佳時機。
 
  「馬修!」羅亞廷低吼,「趕快去王城破壞掉通訊系統,王國軍來了!」
 
  「不!」馬修大叫,「我要殺了他、殺了這個人!」
 
  羅亞廷一愣,現在可不是爭吵的時候,「那就丟在我的馬上一起走!」
 
  馬修驚愕地望著馬上的羅亞廷,從他驚恐的眼神發現事情不對勁。該死,自己怎麼會被憤怒給沖昏了頭?這裡可是戰場,不能因為自己而失了大局。他這時才聽到後頭有著大批士兵的腳步聲,遠比羅亞廷的部隊還要大上許多。往回望去,大群王國軍正拉弓,想來只要到達射程,這些弓兵必定會毫不猶豫地攻擊,到時候廣場將無處可逃!
 
  「這就是你的計畫嗎?突忒爾‧泰諾蘭迪。」馬修站起身子並將他從地上拉起來,迎向那金色的雙眸怒斥:「想讓我死在這裡?」
 
  「咳、咳,沒有時間了,馬修。」突忒爾皺眉大叫:「走!」
 
  什麼?馬修一愣,但眼前的導師旋即用被闇奇能強化的力量掙脫鎖鍊。
 
  突忒爾一把抓上馬修的胳臂,把他整個人拋上羅亞廷的馬,指著王城的大門怒吼:「還知道怎麼潛入嗎?快走,比翠與吾王就在王城裡面!」
 
  他老子的,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馬修大吼:「你現在是在幹什麼!憐憫我嗎?認為我打不過你嗎?」
 
  突忒爾微笑,撿起了地上的兩柄長刃,「我說你把所有的事都想得太簡單了,馬修。有時候想拯救十個人,倒不如將希望賭在一個人身上還來得容易些。」
 
  「什麼?」馬修驚愕地望著眼前的導師。
 
  「走!」突忒爾大吼,羅亞廷揮動韁繩,率領著士兵們趕緊離開廣場。
 
  該死的,不要告訴我你一切都是為了讓我離開這團隊,告訴我你只是為了自己的忠誠,所以處死那些人,突忒爾!馬修心裡在嘶吼著。
 
  突忒爾望著逐漸遠去的徒弟,「因為你在眾多暗殺者,包含我,是最聰明的人。你選擇的道路並沒有錯,馬修,我之所以保護你,只是想看看……我的選擇和你的選擇,究竟哪個可以走得更遠、哪個才是正確的。」
 
  腦海中閃過一名女人和小孩,突忒爾‧泰諾蘭迪手持雙刃望著來襲的大軍,「我錯了,艾琳。我應該要去守護我們的家庭與未來,而不是選擇葬身此處。但現在,我知道什麼道路才是正確的,我讓那個選擇正確道路的年輕人活了下去。」
 
  突忒爾大吼:「馬修,看清楚了。這就是選擇錯誤道路的人,所要面臨的末路!這是最後一課,懷抱著你的理想活下去,在新的王國!」
 
  弓箭手放出箭矢,馬修在羅亞廷率隊拐進他們衝進來的街道時,他看見導師身上中了無數箭矢,鮮血濺滿了雪白的大地,直到額頭中箭的那一刻,老邁的身軀才緩緩倒下,跟身後那群穿著黑袍的暗殺者一起,化作為王國捐軀的士兵,死於這片土地上。
 
  馬修眼角流出淚水,怎麼會這樣?他一直以來都在幫助我?這不可能,不會的!他堅持著自己的想法,他甚至為此處決了大批想要逃跑的人。起來,給我起來解釋清楚,拜託你……
 
  突忒爾。
 
  他竭盡所能地嘶吼,卻再也喚不回那人的身影。
 
 
 
 
  突忒爾!
 
  芸一愣,那是馬修的聲音嗎?在廣場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他的聲音聽起來如此悲傷,就好像失去了什麼──突忒爾是誰?
 
  此時,索倫拉緊了韁繩,哈德威伸手停止了部隊的前進。他們離廣場還有一段距離,芸皺眉地探頭出去看看為何停止。前方出現了幾個人,他們穿著一般平民的服裝,可手上卻拿著平民不應該持有的武器──雙劍、鎖鏈、火槍、長矛,雖然有可能是從已亡去的士兵手上取得,可是……他們擋在這裡做什麼?
 
  「你們是?」哈德威皺眉問道。
 
  此時一名身材略顯削瘦,他拿著兩柄長劍走了出來,「請問奎艾特大人在這裡嗎?」
 
  芸從馬上跳了下來,刻意拉低兜帽,加上纏在下半臉的布條,這些人僅僅只能看見她的雙眼,「是我。」
 
  他們顯得有些錯愕,但哈德威能明白他們為何有這種表情。畢竟自己放出的消息是「奎艾特是他們的首領」,但沒有詳細敘述關於她的外貌,而芸的樣子顯得削瘦、弱小。若沒有看過她實際作戰的樣子,沒有人會相信芸就是傳說中的英雄。
 
  「果然就是您……」那男子驚嘆地說道。
 
  哈德威皺眉:「這話什麼意思?」
 
  「有同伴就居住在裁決庭附近的民宅裡,」另一名手持長矛的壯碩男子說道:「他說一個瘦小的金髮女孩子打敗了裁決者,還拿起巨大的斧頭砍斷了處刑台。我們原本不肯相信,但實際見到本人後才知道,這股氣勢非比尋常。」
 
  氣勢?應該說這幾天讓女孩受的苦難使她更為成長。索倫望著芸,導致她更為內斂,而林林總總的事加起來,成就了現在氣勢非凡的英雄。
 
  「你們是?」芸問道。
 
  手持雙劍的平民深吸一口氣,「我們只是平民,英雄。從因舍圖鎮人民的反叛開始,我們便質疑國王的行政。而最近的徵兵制度令人費解。為此我們私底下集結了愛爾蘭達的人民,一切只待英雄現身,便是我等起義之時。」
 
  「你的名字呢?」哈德威望著手持雙劍的消瘦男子。
 
  「我叫萊爾特,大人。」


--

後記:

  有點擔心《奇能者》的劇情在眾讀者眼裡,是否變得太過血尿了?
  好像快變成王道漫畫了Orz ...
  其實我只是希望能把這場戰爭寫得壯闊、熱血一些,可是當我寫下去、在審稿時也覺得「恩,這樣不錯」的同時,我也發覺好像漸漸地快朝向王道漫畫前進了?

  這可真不是好現象啊,囧
  畢竟我是想呈現出壯烈、悲戚的戰爭,而不是只要大吼大叫就能贏的王道漫畫。
  這些日子會改進,畢竟「至少」就這樣的進度來說,我個人認為還不算偏掉(汗)

  不曉得各位讀者在觀看「艾爾蘭達攻城戰」時,是否有哪裡覺得怪怪的?
  歡迎提出來跟LKK討論,不然我完全不知道啊。゚(゚´ω`゚)゚。

  謝謝各位收看《奇能者‧王城》第十四回,
  艾爾蘭達攻城戰接近後半段,各位是否做好迎來結局的準備了呢?
  LKK內心小鹿亂撞啊!(靠
  畢竟是第一次寫長篇的結局,深怕太過白爛被各位讀者狠揍啊。

  不管如何,LKK還是會繼續創作下去的。
  感謝各位支持!(*ˇωˇ*人)
                            -LKK  2015 . 10 . 13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8748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卡斯巴爾
不會怪怪的,但是人物一直冒出來。
已飽食,等消化完畢,明天繼續進食

10-13 11:47

黑衣大閒者LKK
人物是必須的呀QwQQQQ
感謝觀看XD10-14 06:3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能者‧王...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奇能者‧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456aaa63喜歡畫作的各位
小屋每日1更新分享繪師畫作,請進來觀賞作品,喜歡作品進入網址點擊喜歡也是對繪師的支持,感謝您的閱覽!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8: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