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海平線彼方 楔子A

作者:AN/SPY-1G(V)7│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15-10-10 10:44:58│巴幣:4│人氣:433
楔子A
 
熄燈時間已過許久,繁星點綴在廣闊的夜空,皎潔月光照耀在鎮守府艦娘宿舍的和式庭院裡,不遠處的海浪拍擊聲與庭院的蟲鳴交織著奇妙的曲子;一扇門悄悄打開,穿著浴衣的金髮女子輕輕走出寢室外,轉頭望了望左右無人的走廊,似是在尋找著什麼,待了好一會兒後坐在走廊邊緣,靜靜仰望著頭頂上的圓月,
「唉呀,平常都不知道我妹妹也有這份賞月的雅興呢。」
聲音從背後傳來,金髮女子稍微驚訝地往後望去,另一名穿著同樣款式浴衣的黑短髮女子來到她身邊坐下,
「有時,愛宕也想要享受一下涼爽的夜風呢。」
「從妳口中講出這樣的話倒是挺新奇的。」
對於黑髮女子的回應,金髮女子俏皮的微笑,然後挪了身體坐得更近些,與對方依偎在一起,
「如果其他艦娘看到的話,閒話可傳不完喔。」
黑髮女子如此說道,卻也沒有拒絕,伸手順了順妹妹微捲的金色髮絲,
「啊啦,被知道也好,這樣就不會有其他艦娘來和我搶姊姊了...」
金髮女子撒嬌著,突然縮在她姊姊的懷中緊緊抱著對方,講話的聲音稍微哽咽起來,
「姊姊...我好想念妳...」
「怎麼突然這麼說呀?」
風勢突然增強起來,愛宕略為害怕的抱緊姊姊,
「那時...我還以為...妳被......姊姊?」
感覺對方肌膚傳來的溫暖消失了,金髮女子睜開眼睛抬頭,一隻白皙得詭異的手臂倏然向她身來,緊緊箝住她的頸子,
「嗚...姊姊...」
痛苦中看向手臂的主人,熟悉的姊姊被詭異的黑與白色包圍,穿戴著深海棲艦的艤裝,雙眼被血紅色所佔據,洶湧的怒濤在她們身邊翻騰,
「姊姊...住手...」
女子身上的20.3公分艦砲轉向對方準備迎擊,卻完全開不了火,在她面前是自己的親姊姊呀!
「快醒醒...我是...愛宕呀...」
緊掐的力道漸漸增強,愛宕已經呼吸不到空氣,身體逐漸失去力量,暈眩而模糊的視線中看見對方身上的砲管紛紛轉向了她,閃起開砲火焰,
「呃!」
五臟六腑彷彿被重擊,金髮女子從棉被中猛然坐起,氣喘吁吁的環視四周,自己還位在合式設計的寢房裡,只是設計給兩人使用的寬敞空間只有她一人在,往外一看,太陽仍未升起但天光已稍微轉亮,港外仍漆黑的海面上隱約可見一艘人類軍艦、煙囪冒著黑煙航行過去;
慢慢緩和氣息後,女子看了一下小鬧鐘,時間仍未到起床時刻,眼角餘光發現了她放在床頭邊的一張合照,伸出手緩緩將它拿到面前端詳,
「姊姊...」視線不自覺地看向原本應該在她身邊的另一個空位,女子緊緊將相框擁入懷中。
 
晨間的陽光暖活的灑在几淨簡約的提督辦公室,幾隻麻雀在窗外的樹梢間打鬧,港口的方向不時傳來機具運作的聲響與女子嘻笑打鬧的聲音;身著白色軍官服的女子將過肩的微捲黑髮綁上馬尾,拿起軍官帽拍掉那少許的灰塵,滿意的放在旁邊的公文櫃上,轉身把蓋住打字機的布掀起、摺好放在一旁,再看向門口上方的時鐘,正準備指到七點的位置,
「提~~~督~~~」
拉長的呼喊聲伴隨咚咚咚的腳步快速接近,辦公室正門被猛然踢開,一位穿著白底帶紅色系巫女服的棕髮女子帶著大大笑容衝了進來,越過辦公桌撲到了黑髮女子身上,臉頰親密的蹭著對方,
「提督早安!親親─親親嘛!」
「金剛呀,每天都這樣衝進來熱情報到,我總有一天會心臟病發作呀─」
提督笑著拍拍名為金剛的女子,直到對方笑嘻嘻地從她身上下來,
「提督今天要喝些什麼?早餐老樣子嗎?還是想要試試新口味?」
「幫我通知間宮早餐就老樣子吧,至於喝的...就讓我嘗嘗新口味囉。」
「馬上來!金剛特調燃燒愛的茶品!」
金剛敏捷的移動到她的秘書辦公桌,先撥了通電話到餐廳裡通知準備早餐,再從櫃子裡搬出她的專屬茶具,看似手忙腳亂卻又亂中有序的處理著,還一邊哼著混雜英文和日文的歌曲;
提督微笑的看著這位已相當熟悉秘書職務的艦娘,接著打開公務櫃尋找文件,忽然想到了些什麼,從抽屜裡抽出了兩份公文,一份是今日將執行的遠征任務計畫,另一份是一個多月前的任務報告,閱讀到最重要的那一行:
『重巡高雄,遠征任務中途在惡劣天候下遭遇新形態棲艦為首之敵艦隊,於混戰中失去聯絡...』
臉龐仍平靜的提督心底再次湧起一陣苦痛,她多麼希望手上這份報告從來不存在過;將那份報告放下悄悄收好,提督再拿起了今天的任務計畫,
「金剛,麻煩八點以後,幫我找今天要執行遠征任務的愛宕、曉、響、雷和電過來。」
「沒問題的說!」
金剛用她如已往英日文混合的口頭禪回答。
 
上午 08:15
 
辦公室外傳來多人走在木板走廊的腳步聲,提督把已經吃完的餐盤放到旁邊,微笑的看向前門,
「邦邦卡邦!」
前門被推開後,門後出現的一大四小共五位艦娘同時張開雙手呼喊,提督掩著嘴不斷竊笑這五位耍寶的艦娘,然後招呼她們進入辦公室,
「早安,愛宕、曉、響、雷和電;還有愛宕呀,我一直很好奇這樣打招呼的方式到底有什麼特別的涵意呢?」
「啊啦,那當然是專屬於愛宕的招呼方式囉!」愛宕脫下軍帽,笑咪咪地回答。
「吼,愛宕姐姐,這樣子會變得不像淑女啦─」曉嘟著嘴抱怨,儘管剛才自己也跟著一起做了同樣的動作。
穿著學生風格制服的嬌小女孩是曉級驅逐艦:曉、響、雷和電,除了散發斯拉夫女孩氣息、講話偶而夾雜俄文的響顯得特別突出外,曉、雷和電就像是普通的人類姊妹,四人妳推我擠的一起進入辦公室;
領著她們前來的金髮女子則有著美麗的容顏與豐盈姣好的身材,藍色的連身制服和包覆修長雙腿的黑褲襪則使她更加吸引注目,而臉上總是充滿著溫柔的母性笑容,她是高雄級二號艦─愛宕,
「南太平洋海域的迎擊任務一直到昨天才結束,好消息是沒有艦娘受到中破以上的損傷,但參戰的同伴們要明天才能回到鎮守府,周邊的警戒任務也需要人手,不好意思這次的遠征任務就麻煩妳們五位了。」
提督雙手合十,微笑地對著面前的五位大小艦娘說道,金剛則從打字機底下拿出繕打好的敵情、海域資訊疊整齊,交到愛宕手中,
「沒問題,提督和金剛提供的資料這麼清楚完整,第六驅逐隊和愛宕一定會平安滿載而歸。」
愛宕微偏著頭,溫柔的笑著回應,也把手上的資料副本分給四名驅逐艦娘,;
「哼哼,我金剛不論是作戰、秘書業務還是情報整理都不會輸給任何人的說!」金剛雙手插著腰,得意的說道。
「哦哦金剛姐姐好厲害;吶,可是金剛姐,愛宕姐的名字被寫成了高雄姐耶,還有響的名字好像不見了喔。」
雷拿著她分到的副本對著金剛說道;被潑冷水的金剛僵住了一下,奔回秘書桌上抄起一支筆,直接就在紙上塗改起來,
「沒...沒問題的,就算是補救的速度金剛也是一流的!」
「那我就放心了。」
提督笑著回應,視線稍微瞄了一下愛宕,對方的柔和笑容中閃過了一絲變化,除了提督以外沒有其他艦娘發現,「曉、響、雷和電,我有事找愛宕講一下,妳們先去做出航準備吧,路上要聽愛宕的指揮喔;金剛,麻煩妳幫我把餐具拿回去給間宮,謝謝。」
「了解!第六驅逐隊出發!」驅逐艦娘們整齊的敬禮。
「OK!愛宕!妳不可以對我的提督做出親密的事情喔!」
「嗯,前輩請放心。」
金剛捧起餐盤和餐具,快速的奔出辦公室,驅逐艦們也嘰哩呱拉的離開辦公室前往碼頭;等她們都離去後,提督看向愛宕,她臉上的笑容更顯得有些勉強,
「愛宕,關於高雄的事情...」
「提督請不用擔心,愛宕沒事的,高雄姐姐只是失去聯絡,一定還在哪等著我們找到她...一定是的...」
愛宕打斷提督笑著回應;提督輕輕吐氣,站起來環抱愛宕的肩膀,
「提督...這樣子...我覺得自己好像變得不夠堅強...而且金剛姐也會吃醋呢...」
在提督懷抱中,愛宕輕聲的抗議,忍住眼眶中的淚水不讓它落下;
「真抱歉,」提督鬆開愛宕,手輕撫過她的臉頰,「如果妳覺得需要一些陪伴,可以多來找我聊聊,或是我也能安排其他艦娘和妳住在一起。」
「提督請不必費心,愛宕已經走過來了,高雄姊姊一定也不希望我們整天擔心她吧。」
愛宕的臉上慢慢恢復自然的笑容,提督也稍微鬆了一口氣,正巧外面的走廊傳來金剛正狂奔回來的咚咚聲響,
「遠征小心,驅逐艦們麻煩妳照顧了。」
「是,重巡愛宕這就出發。」
愛宕正身敬禮,然後走出了辦公室外;提督望著她離去的身影,再次輕嘆口氣,在心中為她以及她失蹤的姊姊祝福。
 
艦娘出擊的船塢建於沿岸地下,裡頭灰暗而充斥齒輪摩擦、蒸汽和油壓機械運作聲響的內部,隨著逐步開啟的大門而被照亮;
「愛宕姐好慢喔!這樣會當不成淑女的啦!」
通往船塢的走廊盡頭,曉對著悠哉走來的愛宕揮揮手,
「來了來了,不用這麼急嘛。」愛宕笑咪咪的回應。
船塢大門完全開啟,五名艦娘由愛宕為首站上出擊水道起點,機械臂緩緩從四周伸出將艤裝─艦娘專用的戰鬥裝備穿戴在她們身上;完成著裝後,船塢頂端的出擊名牌翻動出五名艦娘的名字,蒸汽彈射器的將她們沿著水道帶出船塢,來到鎮守府的外海。
深海棲艦於1910年代從世界各地的海域出現,她們擁有著近似各型軍艦的火砲、魚雷等武裝以及裝甲,再加上超越任何汽艇的敏捷運動性,以驚人的力量席捲世界各大海域,人類海軍艦隊在深海棲艦的靈活戰力前節節敗退,世界各國失去絕大部分的制海權;此時有著人類女性外表、又擁有近似人類船艦武裝的艦娘,便彷彿是為了應對深海棲艦的威脅而出現,協助人類拉起反攻的號角;
由愛宕帶領的遠征艦隊航行出港外,不遠處有艘日本海軍的輕巡洋艦正在航行,由於運動性無法和深海棲艦相比,人類的艦隊現今主要負責沿岸警戒以及火力支援,不參與最前線的戰鬥以免不必要的損失;輕巡洋艦上的士兵們看見了艦娘們,紛紛拿起帽子揮舞致意,愛宕和驅逐艦們也揮揮手打招呼,隨後調轉航向、迎著朝陽朝向遠征的目標海域航行。
 
海風迎面吹拂起愛宕的金色長髮,壓著帽子回頭望去,鎮守府以及陸地的身影漸漸消失在地平線下,天空遠方出現了一架雙翼偵察機,正傾斜機身朝著鎮守府的方向回航,愛宕朝著它揮了揮手,不確定坐在其上的人類士兵有沒有看到;
正在確認電探正常運作時,一隻妖精爬上了愛宕的肩膀輕輕敲了一下,指了指愛宕身上的偵察機彈射器,
「啊啦,該妳出動了呦─」
小妖精興高采烈地爬進零式水上偵察機,關上艙蓋對著愛宕比比手勢,
「偵察機發進,水平線下就麻煩妳囉。」
小巧的水上偵察機被彈射起飛,左搖右擺的飛上天空,再擺動機身致意後繼續拉高偵查;
身後傳來驅逐艦娘的閒聊,話題先是圍繞在半個月前鎮守府舉辦的賞月烤肉晚會,輕巡洋艦那珂當然不錯過的來了場專屬演唱會,從一個多月前高雄失蹤以來,許久不見的笑容終於慢慢回歸鎮守府的艦娘臉上;
遠征任務遭遇深海棲艦奇襲並不是前所未見的罕事,然而那次由高雄及愛宕帶領的遠征任務卻遭遇預報以外的罕見風暴,同時所有艦娘都出現羅盤失效的異常狀況,一支由八艘巡洋級組成的棲艦艦隊也隨之出現;儘管高雄、愛宕及驅逐艦娘們努力應戰,但惡劣天候下驅逐艦娘們無法使用雷擊,在優勢砲火下逐一被大破失去戰力,努力保護驅逐艦娘的高雄愛宕兩人也逼近中破,高雄在此時命令愛宕帶著驅逐艦撤退、並由自己殿後應付剩下的敵艦,愛宕帶著驅逐艦們撤出戰鬥海域後,劇烈的風暴卻在僅僅幾分鐘內散去,她的姊姊和深海棲艦也隨著風暴消失在她們面前;
高雄與愛宕在鎮守府中不僅僅是巡洋艦群的要角,兩姊妹平時也總是出現在鎮守府各處帶來關懷與歡樂,是深受全鎮守府艦娘信賴與歡迎的同伴;高雄在遠征任務中失蹤的事件,讓愛宕整整一週過著近乎失去靈魂的生活,不僅無法作戰,往日的樂觀笑容也消失得無影無蹤;即使過了一個多月,高雄為了保護她們、捨身衝向深海棲艦的最後身影,仍不時在夢中、獨處時襲上愛宕的心頭;
看著遠方的海平線,愛宕喃喃自語:「高雄姊...請等著我...愛宕一定會找到姊姊...」
衣角突然被拉了幾下,愛宕回神看過去,是響,
「愛宕姊,雷說她不是故意要提起高雄姐姐讓愛宕姐傷心。」
愛宕稍微吃驚,轉頭回望,雷的臉上果然充滿著憂心,兩手不安的在胸前;
真是的...我應該打起精神的呀。
愛宕減速並排到雷的身邊,瞇著眼笑了笑,伸手溫柔地撫摸她的頭髮,「謝謝雷,這麼為我擔心。」
雷羞赧的紅了臉,然後抱著愛宕的手臂靠在她身邊,「愛宕姐的笑容最好看了。」
「愛宕姐姐常常幫我們忙,如果愛宕姐也需要幫忙請盡管呼叫我們。」曉和電也一起靠到愛宕身邊附和。
「只要愛宕姐開口,第六驅逐隊用遠支持。」在前方的響也回頭應道。
愛宕感覺無比的溫暖,感動的淚水差一點就要掉下來,挽了一下頭髮後駛到四名驅逐艦娘面前,
「這次的遠征只有我們五人,所以我們來挑戰自己一下,讓遠征成果打破以往六人隊伍的紀錄如何呀?」
「喔!──」
曉響雷電們齊聲附和,五名艦娘輕快的滑過海面,航行速度似乎也隨著士氣而提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846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鋼鐵少女 (ZECO)|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二次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s33u57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關於ADF-01 Fal... 後一篇:海平線彼方 楔子B...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4516【巴哈姆特事紀】
骯,《外傳.命之章》第27集〈法、理、情〉。呀,各位今天都好嗎?為國家和平努力不懈的中流砥柱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