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境界之詩) 最初的冒險 最後的決定 (亞伯特X薇薇安) (有捏)

作者:紫苑│2015-10-09 18:51:05│巴幣:0│人氣:126
世間一切總是瞬息萬變,若是有那麼一天,妳最在乎一切事物,就這樣的消逝了,妳可會害怕?

不怕,因為我有亞伯特。只要有亞伯特在,本小姐就天不怕地不怕。

旅團的眾人們在經歷了無數場艱辛的戰鬥之後,打倒了強悍的死靈法師賽希爾,艾爾巴蘭的數年烽火亦隨著狂信者與薩爾根帝國的戰敗而褪去,歷經無數淚水與後悔,大家靠著眾人堅定的信念,才終於讓這株名為和平的大樹得以重新發芽。

儘管和平到來之後,旅團的許多人們都朝著自己的新夢想前進而離去,卻有那麼一些人,選擇跟隨尋尋,回去輔佐艾爾巴蘭新登基的國王。

那是一日風和日麗的午後,路易士與尋尋在城門附近的小丘上進行劍術的訓練,多莉與薇薇安則坐在一旁的樹下,伴著微風,一邊看著努力訓練的兩人,一邊慢慢的陪著夏綠蒂織著要給即將到來艾爾巴蘭的新生命的衣服。

自從戰爭結束之後,夏綠蒂與路易士成婚後便鮮少拿起那把陪伴大家打過無數戰役的弓,更多的是跟隨著多莉去學習如何製作美味的料理以及將複雜的家務化整為零的技巧,以及跟隨著馬莉學習如何一拳灌倒總是腦子一熱就不管瞻前顧後的路易士的真‧究極馬莉拳技巧。

夏綠蒂能學會這可不簡單。要知道真‧究極馬莉拳是馬莉在研究了團長尋尋周身一百零八處弱點之後,將原有的馬莉拳改良得更加出色,一拳既出如山河千軍之勢,更讓從遙遠西方渡海而來的鬥士們稱讚這一擊是有整個銀河系的分量的強烈攻擊……咳咳,扯遠了。

「薇薇安,今天怎麼沒見你們家的亞伯特呢?」聊到一半,多莉問起了今天讓她一直覺得很好奇的事情,要知道亞伯特總是在薇薇安身後不遠處,非常堅持他所謂的“對武器而言這是最好的距離”的立場。

「亞伯特阿……」薇薇安鼓脹起她嬌俏的臉頰,一派不悅的說著,「聽傭人們說他今天天還沒亮就出城去了,什、麼、都、沒、有、跟、我、說。」最後那句更一字一字的特別強調。

亞伯特你什麼意思阿!?本小姐有說你可以無端失蹤還要我去問傭人才知道你是去出任務,是有沒有把本小姐放在眼裡啊?更重要的是……

「咦?妳是說那個不管做什麼事情總是三步不離薇薇安身後,根本像是背後靈的亞伯特,去出任務了?這倒是難得。」夏綠蒂驚訝的說道。說起亞伯特,在戰爭結束之後備受薇薇安的父親與艾爾巴蘭政府重用,雖然身上的重擔多了,卻還是能夠一直跟在薇薇安的身邊服侍她,就連派下來的工作,都可以準確且迅速的完成,再迅速的進入背後靈狀態。

「沒錯!亞伯特居然在本小姐起床之前就出發了,害我今天早上頭髮要自己梳,衣服竟然花了三十分鐘都還沒穿好,最後是臨時叫來一名女僕才順利穿好。也沒有睡醒時的暖暖的起床紅茶,太可惡了!」薇薇安像是抱怨又像是撒嬌的一則一則跟多莉與夏綠蒂細數亞伯特的種種罪過。

「……所以阿,等他回來了,本小姐一定要把他拖去浸豬籠!浸他個三天三夜!哼!」薇薇安一輪下來細數了幾十分鐘的罪過,從紅茶數到出門時的綁鞋帶,才終於是消停了下來。

難怪妳今天特別晚來,原來是因為這樣呀。聞言的多莉與夏綠蒂不禁搖搖頭,亞伯特阿亞伯特,你也太寵薇薇安了吧。

「可是不說紅茶,穿衣服跟綁鞋帶之類的總該自己學學比較好吧?」聽完薇薇安說的話,多莉卻覺得同樣身為貴族出身的尋尋這點比起薇薇安就懂事多了,從來沒有提過這樣的要求。

「有阿!人家是有想學,可是、可是,」薇薇安反駁道,「上次自己穿衣服的時候,把從裡到外的全部穿反……綁鞋帶綁了十次最後都綁成死結……最後是亞伯特就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然後幫我全部重新弄好。」

「還有阿,之前學縫東西的時候,原本都很順利的,卻沒想到最後一拿起來竟然把桌巾跟練習的布縫死了,最後還是亞伯特剪開的,不過他竟然花了一個晚上,一個晚上欸!還有阿……」

這、這已經不是懶散不想做,或是想學不想學,而是天然的無能的境界了吧!在多莉與夏綠蒂心中的背後靈亞伯特的形象,默默的高大了起來。

「那妳之後嫁人了怎麼辦呀?」夏綠蒂不禁擔心起若是將來嫁人了,難不成薇薇安要帶著亞伯特一起嫁?

「沒關係,本小姐有亞伯特。」薇薇安不假思索、輕鬆的便回應道,「只要有亞伯特在,我就不怕任何問題,再說了,除了亞伯特我—」一語至此薇薇安的耳根瞬間轉紅,如青蔥般潔白的手指不自覺的繞著從自己耳畔垂下的藍色柔順長髮,險些是自己自爆了。

除了亞伯特,我誰也不嫁!

差一點就脫口而出了的薇薇安,至今從未跟任何人談起這件事,遲遲不肯桶破這層窗紙跟亞伯特把話說個明白,不僅是怕她父親的反對,更重要的是,薇薇安怕萬一亞伯特沒有那個意思,那可怎麼辦?

夏綠蒂看見薇薇安那可愛的反應,饒是有趣的露出了一幅“哦?有蹊翹。”的神情,連手中的針線都停了下來問道,「除了亞伯特—?」

薇薇安低頭,耳根的一抹嫣紅如燎原的野火,慢慢的往臉上延燒。一旁的多莉覺得有趣,自是沒出言相幫,端看著薇薇安要如何回應。一旁訓練中的路易士與尋尋酣戰其中,壓根兒自始自終都沒有關注到這邊的情形。

突然,薇薇安猛的抬起頭,結結巴巴、口是心非的說道,「除、除了亞伯特,本小姐、我不會讓任何人來服侍我,就、就算嫁人了,也是一樣啦!」

最後薇薇安費盡唇舌的跟多莉還有夏綠蒂繞了一個又一個彆扭又明顯的彎,才讓多莉與夏綠蒂放棄繼續追擊她的念頭。

數日之後,一道快馬八百里加急的線報,送入了艾爾巴蘭的公爵府邸。那封線報內容很簡單的只有一句話,如此的寫道:

亞伯特卿,遭伏擊重傷後雖殲滅敵軍,凱旋之際不慎墜崖,生死未卜。

翌日,旅團的眾人聞言臉色大變,一早取消了平日的訓練,紛紛趕到公爵府邸想要關心以及安撫一下薇薇安的情緒,卻在大門前遭管家請回,說是薇薇安小姐昨天知道消息之後,跑去找了公爵大吵了一架,之後哭了整整一夜,今早突發高燒,公爵也在剛才入宮跟大臣們商量亞伯特卿的事情,言明了本日謝絕會客。

離開了公爵府邸之後,沉不住氣的路易士第一個站起來問問有沒有人願意跟他一起出城去營救亞伯特,卻在旅團的大家準備好,將要出城的時候被守門的士兵所阻止,說是陛下有飭令給尋尋旅團的眾人,嚴格禁止旅團前往營救,原因似乎是因為亞伯特墜落的懸崖,是與鄰國的邊境,在上次大戰中頗有軍功的尋尋旅團,若是越過了邊境找人,會引發嚴重的外交政治問題,甚至有可能成為戰爭的導火線。

而公爵府邸這邊,一直到夜幕降臨,天才魔法少女的月亮高掛天上的時候,薇薇安的高燒才完全退去,其中不知道邊燒邊夢囈了多少回,喊著亞伯特你不要走、亞伯特你要去哪裡、亞伯特不要丟下我……

晚餐桌上雖然擺滿了各樣都是薇薇安喜歡的佳餚,可是薇薇安就是沒有任何的胃口,只是咬了幾口麵包,喝了幾口濃湯,回到自己房間後,又是一場大哭。

在薇薇安的哭腫了的迷濛雙眼前,不斷浮現她與亞伯特相遇以來的點點滴滴,與日常生活的片段。

「亞伯特!紅茶!」

「是,馬上好,大小姐。」

「亞伯特!我想吃安格西島的麵包,現在就要!」

「是,遵命。」

「亞伯特!去給我揍尋尋,往死裡打,打到他媽都不認得他!」

「是,我會比照馬莉,把他打到連他爸都認不出他。」

「亞伯特!我睡不著,陪我聊天!」

「是,大小姐想聊些什麼?」

「亞伯特!抱抱!」

「是。」

「亞伯特!亞伯特!亞伯特……」

其中,最常浮現的,還是那段與亞伯特第一次的冒險時的畫面,就好像是昨天那樣的鮮明,從來沒有褪色過。

雖然那個時候薇薇安覺得公爵硬要亞伯特跟著她,讓她覺得不是很愉快,可是如今,那卻是他們第一次,兩個人的冒險。

無人的樹林,花前月下,一切的開端。

那雙為了擊退魔物而無意間攬住薇薇安纖腰的長著厚繭的大手,那雙粗糙卻又細心的大手,以及少年熠熠的雙眸,少女嫣紅的臉孔。

消沉了半月有餘,期間旅團的眾人也多次來過了府邸,可是薇薇安寶藍色的眼眸中,還是沒有了往日的光采,不管跟她說什麼,薇薇安就像是條死魚一般,不管怎麼關心怎麼安撫怎麼想逗他開心,薇薇安卻像是跳針的唱盤回著「嗯……嗯……」、「哦……哦……」之類話不成話的詞句。

最後一句還是不離,「有亞伯特的下落了嗎?」然後眼淚就大顆小顆的開始滑落那稍微消瘦下去的臉龐,無法再言語。

待與鄰國一番魚雁往返,派出大隊人馬去找尋亞伯特的時候,距離事發當天已有一個月,自是無功而返。消息傳回艾爾巴蘭的當晚,好不容易才稍微振作一點的薇薇安再度淚盡,高燒不退了整整兩天兩夜,連公爵都親自去拜訪了艾爾巴蘭境內的名醫,這才又是熬過了度日如年的歲月。

如此來來去去,又是三個月如梭的時光轉眼將秋天的楓葉,與搖曳著金黃色光芒的成熟麥穗摘去,將整個艾爾巴蘭換上一襲白色的衣裳。

這段時間,雖然還是對衣服的穿著這件事情無能為力的薇薇安,慢慢的竟然能夠自己梳理好自己的頭髮,並且在十五分鐘內整理好自己的服裝,鞋帶縱橫一二亂糟糟的,卻也是能過的去了。

又是一日冬季的午後,旅團眾人想說要來趟雪地上的訓練,也想著要帶薇薇安出來散心,於是就整了整裝備,來到了北邊的卡菲利堡。

如同那一天,路易士與尋尋在卡菲利堡城外的平原互相切磋著。多莉與薇薇安陪著肚子漸漸大了起來的夏綠蒂,坐在備著暖氣的寬廣馬車中,看著外面踏雪泥而過的刀光劍影。

突然,薇薇安像是感應到了什麼,心頭一緊,顧不得才說話到一半,突然推開馬車的門,朝著一旁的森林跑去。

「不好,路易士、尋尋,你們快追!」多莉顧慮著大著肚子的夏綠蒂,吩咐好隨車一起來的管家好生照顧夏綠蒂後,與路易士、尋尋一前一後的追著前面的薇薇安。

說也是奇怪,身為貴族,又不常鍛鍊,此時更是穿著厚重冬裝的薇薇安,竟然跑的奇快,連路易士跟尋尋都離薇薇安嬌小的身影越來越遠。

薇薇安的心情很亂,她不知道為什麼要這麼拼命的穿梭在這個不知道會不會遇到魔物的森林,可是她覺得如果這個時候不跑,彷彿就有什麼將要永遠的離她而去,再也不會回來。

和著雪泥的靴子拼命的向前邁進,白色的貂毛大衣也因為飛快的跑著而濺上了興許塵土,帽子早就不知道在跳過第幾根盤雜的樹根的時候就掉了,反正薇薇安不在乎。

薇薇安跑著,再次跨過一根彎曲的樹根,不遠處傳來陣陣的水聲,「看到小溪後,轉向東北方。」儘管進入樹林的方向不同,周圍的景色,逐漸與那次的冒險不停的重疊,兩個人最初,最懷念的冒險。

不知道究竟跑了多久,不知道衣服到底染了多少的塵土,不知道自己如夏日天空般的水藍色長髮究竟被冬天的風颳的有多亂,薇薇安在這條路的盡頭,來到了那天晚上曾經待過的地方,而薇薇安的眼前,站著的,是她數月以來所傾心思念的那個人,就算他的頭髮亂的像是樹上的鳥巢,就算他的衣服已經破爛的幾乎是不能再穿,就算他的身上,原本結實的肌肉上布滿原本不存在的幾口刀疤,薇薇安都不會看錯。

「亞伯特!」薇薇安聲淚俱下,不敢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亞伯特,奮力朝著他衝刺而去,就怕慢了那麼一秒就會消逝一般,一把撲倒在他的懷中,用盡力氣的哭著。

亞伯特不語,老實說,此時他的內心也是相當驚訝,大難不死的他,竟然不知不覺的走回了這個地方,並且跟薇薇安再這個地方重逢,依然是那個表情的亞伯特,用那雙更加粗糙的雙手,緊緊的回抱著薇薇安,止不住的喜悅化成兩行清淚,他不知道到底要怎麼樣表達此時內心的感覺,他在這幾個月,每天都在生死的邊緣徘迴,唯一支持著他,讓他不斷努力求生的念頭,是那個他所掛念著的,那個不會自己穿衣服,不會綁鞋帶,生活無能,一直、一直都在他的身邊的大小姐。

亞伯特微微張嘴,嘶啞的聲音乾澀生硬,他注視著眼前似乎有點變瘦了的薇薇安,「小、小姐……」

心亂如麻的亞伯特,一時之間想起來的話,只有那一句,他曾經說過的話,「……這、這裡樹根盤雜,請小心、請小心腳下。」

薇薇安抬頭,望入亞伯特澄黃的眼眸,小小聲的嘀咕著,「笨蛋、笨蛋、大笨蛋,嗚嗚嗚…」

最後,當艾德華公爵的私兵跟尋尋他們在樹林中找到兩個人的時候,已是兩日。薇薇安原本一身潔白的大衣就像掉入泥漿一樣沒有一處是乾淨的,亞伯特就不用說了,又是戰鬥又是墜崖的。

消息很快的就傳回了艾爾巴蘭的首都,國王命人快馬加鞭送去了許多冬季用品、禦寒衣物等等的東西。

當他們回來的時候,最高興的,可能是那個馬車內的大家可能都沒有察覺到的,目送他們進城後,獨自一個人淚灑城牆高塔窗前的蘿榭。

自從找回了亞伯特之後,那寶藍色眼眸中的光芒,再次被點亮,比起以前,少去了幾分以往的嬌氣,轉而加入了更多的溫柔,他們主僕歷經這一事之後,不說原本就很黏亞伯特的薇薇安,就連亞伯特自己也沒發現,不知不覺中他自己,也是更加的寸步不離薇薇安身邊了。

一日的晚上,亞伯特服侍了薇薇安的睡前洗漱之後,正要退下之前,被薇薇安給叫住「亞伯特,過來。」

「是。」

薇薇安一笑,淘氣的指揮著亞伯特坐在她的床沿,她則逕自像隻小貓般的縮進了亞伯特廣闊的懷中交代著,「明天早上我想喝杯暖暖的紅茶,兩倍糖。」

「遵命。」亞伯特靜靜的從身後一手抱著薇薇安,一手撫摸著薇薇安整理的柔順無比的長髮。

「還有……」懷中的薇薇安略微轉了一下身子,兩隻潔白的柔荑抓了抓亞伯特的衣襟,一汪秋水凝視著亞伯特柔軟的目光,「我喜歡你。」

「我也—」亞伯特話還沒說完,嘴唇便被薇薇安給徹底封上,再說不出隻字片語。

……我也是,同樣的喜歡著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840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qaz0000qaz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神魔之塔) 洛基與妲己...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ete880312大家
歡迎各位來和我++好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