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活動─古風】青樓

作者:薄荷│2015-10-09 13:39:45│贊助:44│人氣:573
  夜涼如水。

  華燈初上,微黃光芒透過大紅燈籠幽幽流動在秦淮河水面上,襯著幾分燈火已黃昏的美。房中因風吹不定而搖曳的燭光,和著綠紗窗外那濛濛細雨,更添幾分淒迷味道。

  只見那白玉燭將熄未熄之際,一雙素手持銀簪重新剔亮了燈花,輕輕闔上那扇雕花窗。

  那是雙纖美無比的手,柔若無骨、指如削蔥。順著那手往上瞧,映入眼簾的是繡木芙蓉的淺碧色袖口,蹙銀線絲繡長衣,領口以數枚真珠點綴。領子以上延頸秀項、皓質呈露,是名連側臉也極美的女子。

  此刻她倚著窗櫺無聲凝視外頭,點點雨絲撫觸到原先平靜的河面,激起了一圈圈小小的漣漪。點點樓頭細雨,這般微雨天氣,納蘭公子想必會來的罷?

  女子心中方轉過這念頭,樓下便傳來一把帶著興奮的嬌嫩喊聲:「芙蓉姊姊,納蘭公子來啦!他照舊在東廂房等著。」 

  「知道了,海棠你請公子稍候便是。」隨意應了聲,芙蓉轉身走至衣箱前,細細揀了套銀線繡水仙天水碧紗衫和月白色水紋綾波襉裙,以乳白絲縧束腰,垂掛一枚精緻的香囊。

  妝台前,菱花鏡裡映出一張清水芙蓉面,兩道似彎非彎籠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膚色本白無須敷粉,因此她只拿起一個小小的白玉盒,裡頭盛著玫瑰色的胭脂。沾水化開了輕拍在臉上,淨雅外便添了幾分艷色,如一尊無瑕的白瓷瓶繪上了精緻釉彩。

  細細插好頭上雪色流蘇長簪,再綴上幾星珍珠瓔珞,回首朝鏡裡嫣然一笑,宛然便是個容色柔美的清秀佳人。她知道納蘭最愛她這個樣子,「曉雨洗新妝,艷艷驚衰眼」,那是初見時他在驚艷中為她朗聲長吟的詩句。

*****

  一步步款款行在怡紅院迂迴的臨水長廊,聽著外間廂房傳來男子的喧鬧嘻笑、夾雜著此間女子特有的鶯啼燕語,芙蓉明白自己是幸運的。院裡有多少女子羨慕著她們能出淤泥而不染,在這青樓中仍保有一身玉潔冰清。

  她們,旁人口中的「怡紅八芳」,各自以花為名,賣藝不賣身,卻仍不乏願意一擲千金換她們陪坐一晚的富家公子。

  然而納蘭是不同的。

  他沒有顯赫的家世,靠著滿腹才學替人代筆維生,卻在那晚因染了風寒體力不支而倒在怡紅院前,被經過的她救起。當時她拾起他懷中掉出未完的詩稿,明白他是個值得敬重的、有理想的青年才俊。

  芙蓉不顧院裡其他人的異樣眼光,堅持留他下來照顧至病癒。媽媽向來順著她的意,其他姊妹也知她固執,一個個在勸說無效後便也無可奈何。

  於是納蘭在她悉心照料下逐漸痊癒,也漸漸對這名雖在風塵卻不染一絲汙穢的女子起了敬意。芙蓉欣賞他的抱負,給了他數十兩銀子作為盤纏,要他專心求取功名,不必再為俗務所羈。

  納蘭素喜在雨夜到訪,因他偏愛李義山那首詩:「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

  芙蓉因著早年出身書香世家,詩書上亦頗有造詣,長久下來一來一往,兩人便成了知音。

  就連在一年前蘭花意外離世時,也是他為蘭花作了一篇悼詞,任芙蓉倚在他肩上無聲哭泣,濕了他肩頭青衫。

  蘭花,怡紅八芳之首,氣質美如蘭,也傲如蘭。

  芙蓉猶記她一襲丁香紫衫,眸光清冽似劍,看不上眼的王孫公子無論出再多銀子也不肯待見,對院內眾姊妹卻比誰都要照顧。

  可惜蘭雖為花中君子,卻也易謝。

*****

  回首往事間不知不覺已走到東廂房,抱著琴的芙蓉微一推門,便見著了含笑等待的納蘭。同樣是一件尋常青衫,穿在他身上卻平添幾分書卷氣,襯著他那劍眉星目,更顯得整個人文質彬彬、溫良如玉。

  「今兒個怎地來遲了,教我好等。」自手中一卷《春秋》中抬頭,納蘭起身讓座後向她抱怨了幾句,笑得如彎月般的眉眼中卻無半分怪責之意。

  「是、是,小女子這便以茶代酒向公子賠罪,累得公子久候,是妾身的不是。」芙蓉從容不迫地放下手中琴,睞他一眼後熟練地拿起雕漆茶盤上的器具準備沖茶。

  「今兒備的可是日鑄雪芽,你瞧這茶葉芽尖而細、遍生白色絨毛,如蘭似雪,才得了這『蘭雪』之名。」掀開一旁的漆金茶罐,芙蓉將茶則伸入罐中,輕轉茶罐,裡頭茶葉便自然落入其中。

  一旁的納蘭欣賞著白霧氤氳中芙蓉沖茶的嫻熟身姿,道:「前人云:『囊中日鑄傳天下,不是名泉不合嘗』,這日鑄茶沖泡費工,不知在下今日何幸得飲?」

  聞言,芙蓉的手勢頓了頓,隨後將沖好的乳白色茶湯分別注入瓷杯,放下手中壺後才揚眉道:「飲好茶何須挑日子,若是心中歡喜,自然隨時飲得。芙蓉敬公子一杯。」

  「姑娘說得好,原是在下拘泥了。」納蘭灑然一笑,舉杯遙敬芙蓉,聞了聞茶香後抿了一口,訝然道:「此茶不愧別名『蘭雪』,嗅之隱帶蘭花芬芳,且入口味甘而滋,氣韻醇厚,教人為之心醉。」

  「『蘭之猗猗,揚揚其香。不採而佩,於蘭何傷?』妾身每飲此茶,總念及這詩。此乃蘭姊生前所愛,芙蓉倒也有幾分喜歡。」語調淡然如水,芙蓉擱下茶盞細聲吟起詩來,隨後起身掀開一旁錯金雲紋博山爐的蓋子,往裡頭添了些香料。

  輕煙裊裊升起,伴隨沉水香特有的清幽氣味,瀰漫全室,令人在暖意中也多了一分放鬆。

  納蘭沉醉地闔眼嗅著那隱約香氣,悠然道:「芙蓉你便如此香,雅淡安神,而蘭花姑娘卻似龍腦香,清苦醒神。」

  眼中微起波光,芙蓉蓮步輕移,走至窗邊望著霏霏霪雨,撫窗悵然道:「蘭姊去世那日,也似這般下著雨……」

  時至今日,她仍無法忘懷,那動魄驚心的一幕。

*****

  「芙蓉、芙蓉!不好了!你快來!」

  那個清晨,當她看見牡丹驚慌地闖進房裡來,向來梳理得一絲不苟的髮髻跑得鬢散釵亂時,正對鏡梳妝的芙蓉頗感幾分訝異。

  牡丹向來莊重自持,眾姊妹中在蘭花之下便屬她最為沉穩,此時如此失態,卻是為何?
  「蘭姊……蘭姊她……自盡了!」

  牡丹話音剛落,芙蓉手中的青玉釵頓時跌落,斷為兩截。

  匆匆趕至現場時,海棠等較年幼的姊妹早已哭作一團,而芙蓉遙望著那面色蒼白、紫羅色上裳開了朵殷紅血花,右手持一柄短匕、左手緊握成拳的冰冷遺體,久久不能言語。

  不是這樣,不該是這樣的。她所熟悉的蘭姊應是美目清明、黛眉含英,總挺直著背脊,如一枝蒼勁翠竹,怎會頹然倒在這遍地血色之中?前些日子才提議要給自己慶生辰、彼時還有說有笑的蘭姊,怎麼再說不出一句話了?

  眼前視線逐漸模糊起來,一旁的牡丹見狀伸手欲扶住她搖搖欲墜的身子,但芙蓉擺手婉拒,強撐著走到了蘭花面前。

  顫抖著手,芙蓉緩緩撫過蘭花面龐,為她闔上眼簾,心中默禱:「無論姊姊有何委屈,妹妹必竭力為你查明。姊姊安心睡吧。」

*****

  那日過後,自己和牡丹生疏了不少。因著媽媽失去了蘭姊這當紅招牌,自己又是這付孤拐性子不善迎客,便改捧為人得體隨和的牡丹為餘下七芳之首。

  每每見牡丹打扮鮮豔,在客人面前言笑晏晏的模樣,便會想起即便接客,態度亦是清冷疏落、宛若雪中傲梅的蘭姊。多麼諷刺的對比呵。

  「芙蓉,你還好麼?」一旁的納蘭見她久未言語,只癡癡佇立窗前,忍不住起身探問。

  在他心中,芙蓉本是個善感女子,體態嬌弱,總顰著千愁萬緒在眉間。有時談笑間忽然怔怔落淚,雨夜對著淒風苦雨傷懷,每回欲加意安慰卻又遭婉拒。好似那隱身渺渺白霧中的洛水女神,若即若離,淒美而無法觸及。

  搖了搖頭似是要趕走那些畫面,芙蓉回身隨意一笑走至几邊,漫不經心地掀開茶壺蓋重注沸水:「瞧妾顧著感傷,倒辜負了這好茶,都給放涼了。」

  兩人再品了一回茶,絮絮聊著些與茶有關的詩句,雨夜燭光中頗有幾分溫馨意味。他們之間的相處總是這樣的,有時芙蓉撫琴、納蘭吹簫伴奏,有時納蘭出上聯、芙蓉對下句,如水平淡中自有意趣。

  只見納蘭支頤,含情望著芙蓉長吟:「『小閣烹香茗,疏簾下玉溝;燈光翻出鼎,釵影倒沉甌』此情此景,倒有幾分類……」

  那餘下的「似」字尚未出口,納蘭只覺有些昏眩,不由得蹙眉扶額,強笑道:「怪哉,明明飲的是茶而非酒,怎地眼下腦子有點暈乎。莫非美人如酒,望之即醉?」

  芙蓉正慢條斯理地啜著茶,聞言覷他一眼,若無其事道:「非也,是妾在茶中摻了些『十香迷魂散』。這一味迷藥,想來公子是極熟悉的。」

  輕描淡寫的一番話,聽在納蘭耳中卻如雷鳴轟擊。

  他終於想起今兒是什麼日子──

*****

  簾外暴雨如注,簾內美人如蘭。女子素來冷傲的面容在燭光掩映下柔和不少,首先啟唇道:「公子避人耳目深夜造訪蘭花,不知有何貴事?敢情是為了芙蓉生辰一事而來?」

  納蘭先執壺為兩人各斟杯茶,坐下後謙和笑道:「正是。因芙蓉姑娘不日內芳誕將屆,納蘭不才,蒙芙蓉姑娘青眼,欲藉此事為其慶賀一番,聊表心意。不知蘭花姑娘可有何建議?」

  兩人相談許久,終於議定後蘭花欲起身相送,卻察覺一絲不對。彷彿渾身漸漸提不起勁。

  「如此,妾身便不相送公子了。」她一如往常疏疏微笑,惟額角有數滴冷汗涔涔而下,便背過身欲掏出錦帕拭去。

  起身欲走的納蘭見狀停下腳步,閒閒展開手中水墨摺扇,輕笑道:「怎麼?姑娘可是無力起身?」

  蘭花猛然回首,目光冷冽如劍,心中了然:「是你弄的鬼。」

  「不錯,正是在下。想外頭傳說怡紅八芳之首蘭花姑娘,玉作肌骨鐵為腸,心似冰雪面籠霜,若不略施小計,如何能一親芳澤?」此刻的納蘭仍是平時的書生打扮,俊臉上表情卻猙獰如獸,透著志在必得的得意。

  「你好大膽子,不怕傷了芙蓉的心?」弄明白了他的意圖,蘭花反而鎮靜下來,柳眉一挑,唇邊含著鄙薄的冷笑。她反倒不大畏懼眼前的困境,只怕親如姊妹的芙蓉知曉後承受不住。

  「芙蓉姑娘自然亦是人間絕色,然又怎及蘭花你嫵媚亮烈?傻子才會退而求其次。」一雙眼上下打量著她長挑的身段,納蘭手中摺扇遙指蘭花,輕狎地作勢挑起她下頷。

  「不瞞你說,在下乃京城韓王府小王爺,不過微服至此,專為這怡紅八芳而來。你從了本公子,便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若是敬酒不吃吃罰酒,自然有你受的。」納蘭長笑,自懷中掏出一枚白玉九龍珮,意味深長地把玩著。

  向來果決的蘭花在電光石火間做了抉擇。

  若她嚷起來,先不提此間僻靜,是否能有人及時趕來,光是芙蓉見此必會傷心失望──她心中可託終身的良人,竟也不過是個惺惺作態的衣冠禽獸。

  因此她二話不說,素手一揚,一柄細小的柳葉刀自袖中射出,卻因勁力不足失了準頭,只削下他衣襟一角,卻也足以令納蘭大吃一驚。

  「你再向前一步,休怪蘭花不客氣。現在就走,再別回來怡紅院,姑娘便饒了你一條狗命。」勉強聚力擲出飛刀令蘭花微微喘氣,然而她仍舊目色鋒銳,凜然生威。

  觸及那寒玉般的深眸,納蘭不由得打了個冷顫,隨後嗤之以鼻:「待十香迷魂散發揮完全,到時你還不是乖乖任本公子擺布?充什麼狠?不如從了我罷!」

  「冰肌雪腸原自同,鐵心石腹何愁凍?吐不盡鵑血滿胸!」不想蘭花恨聲吟罷,竟顫抖著取出另一柄短匕,拚盡餘力一刀便往胸前刺下!

  大片鮮紅噴湧而出,如桃花泣血。

  納蘭給這無比震撼又淒豔的場景驚得呆了,不承想她剛烈至此,又聽見遠遠傳來更夫打更的腳步聲,情急之下便翻窗躍入河中逃脫。

*****

  他一直當芙蓉對此事毫不知情,犯案初時仍有些心虛,後來感覺無甚異狀,便安心繼續往怡紅院來。此刻被當面點破,頓時令他臉上血色褪盡。

  芙蓉冷冷看著他的神色變化,沉沉開口:「妾身當時將壺中殘茶送至外頭託人查驗,便驗出了這一味歹毒迷藥。況且現場留有青衫一角,上頭染有沉水香氣。」

  氣氛一時沉默,唯聞寒雨敲窗。

  閉眼後長吁口氣,芙蓉明白自己終將揭露這一直不願道破的事實:「沉水香名貴,非常人所能得,院裡只有妾用此香,而熟客中慣穿青衫者只你一人。公子尚有何話可說?」

  看見對方在桌下試圖伸手入懷的舉動,她幽幽淺笑,抬眼時眼中寒霜更深:「沒用的,妾身在香料中亦摻了此藥,發作起來怕是比平時更快些。小王爺,你在裝貧混入怡紅院時,可曾想到這一日?」

  納蘭唯有慘笑不語,燭火閃爍映著他臉色陰晴不定,半晌後仰首凝目於她:「芙蓉,你我相交已久,你真捨得我?」

  話音剛落,便聽得推門聲響起,伴隨海棠熟悉的嬌美嗓音:「芙蓉姊姊,海棠給你們送點心來啦……公子你的臉色何以這麼差?」

  納蘭一見端著個十錦攢心盒子的海棠,如釋重負,連忙喊道:「海棠姑娘救我!在下懷中有個青瓷小瓶,你自內取出三粒藥丸予我,要什麼奇珍異寶在下都為你弄來。」

  「海棠,別理他。放下點心盒子出去便是。」芙蓉淡然道,語氣中自有一分不可違抗的冷冽。

  一身胭脂色百花穿蝶衣裙的海棠偏了偏頭,甜笑著瞅了一眼即便在驚慌中仍是面如冠玉的納蘭,擱下點心走至他身邊,自懷中摸出了那小瓶。

  接著她打開瓶塞,傾手將解藥全數倒入窗外河中。

  「海棠不需要奇珍異寶,只要蘭姊回到咱姊妹身邊。」倒完藥後海棠平靜側首,已不復原先天真爛漫的模樣,語調沉著得驚人。

  「夜已深,送納蘭公子出去罷。公子今日酒興大發有些醉了,可別失足溺死了才好。」芙蓉看也不看驚愕的他一眼,隨意拍了拍手。

  原先隱伏在內室的數名侍從應聲而出,抬起動彈不得仍不忘呼救的納蘭,擲出窗外。

  所有聲音戛然而止,只餘落水時噗通一聲。

*****

  卸罷晚妝,芙蓉凝望著外頭漫天細雨和夜色中無聲流動的河水,輕輕一嘆。

  蘭姊也好,海棠也罷,就連看似纖塵不染的自己,都不能避開這一切汙穢。

  青樓,到頭來不過是處身不由己的所在。

        
   
               
-------------------------------------
※圖片來源為網路,非本人所有。
※「燈火已黃昏」出自秦觀〈滿庭芳〉,意為燈火閃爍,天色已到黃昏。
※「延頸秀項、皓質呈露」出自曹植〈洛神賦〉,即秀美的頸項,露出白皙肌膚。
※納蘭是女真姓氏,清代葉赫那拉氏的起源。
※日鑄雪芽的資料來自網路,畢竟也只是在《步步驚心》中聽過這味茶。
※蘭之猗猗一句出自韓愈《幽蘭操》,譯文為:「蘭花開時,在遠處仍能聞到它的幽幽清香;如果沒有人採摘蘭花佩戴,對蘭花本身有什麼損傷呢?」
※冰肌雪腸一句出自孔尚任《桃花扇》,是名妓李香君表示品格如冰雪純潔,絕不屈服。
塔客之星投稿,也是個人作死的第一部古風挑戰……消耗的腦力是白話的3倍Orz
資料也是服飾、香料、茶葉、迷藥、詩詞什麼都要查,增長不少新知ry
難得瞄準比較窄的讀者群,接受度有預料過,就當偶爾跳出舒適圈。
本來想寫武俠,但初次嘗試野心還是別太大的好XD
人物是以紅樓夢壽怡紅一回中抽花籤的幾位女子作底,雖然改很多。
歡迎給予心得建議,協助敝人精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837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古風|青樓

留言共 5 篇留言

穹影熹月
襯著幾分燈火"已"黃昏的美。......求解釋[e11]
袖子以上延頸秀項、皓質呈露。......袖子?領子?皓質...皓齒?[e11]

秦淮八豔...噢不,是怡紅八美皆賣藝,琴棋書畫或六藝,蘭花應該是擅射,而芙蓉應該是擅詩賦撫琴和......沏茶,其他的不知道[e7] 總之,她們的剛烈和心機足以到江湖上跑跳然後發展成一篇武俠小說[e7](誤

回題,文末身處青樓而懷身不由己的喟嘆,並沒有強烈指向些院中的賣身女子,若要指剛烈殉節的蘭花和手刃仇人的芙蓉,單看自殺和賜死的舉止是可以說得過去的,但如果是如文末所說是"因為處在這本來就不幸的地方"然後又不幸發生命案而使芙蓉有此感,其實我覺得牽強,濺血的骯髒和身為藝妓的卑賤,這兩回事好像很難放一起說啊[e8]......死是身不由己的,但在青樓賣藝和斟酒陪坐可是委屈了八美自尊的事實?蘭花接客仍不失自我,芙蓉不善接客也仍能選擇不做......還是,薄荷捧油指的是在青樓感到身不由己的理由,是注定遇人不淑呢?

(若此意見像鞭子痛到你了,在此先說聲不好意思[e8] , 但不要忘了接下來的糖果[e25])

另一方面,芙蓉和納蘭的話題和茶飲不斷環繞在蘭花上,真相明朗之後就知道前者不斷給暗示,就是要試探後者對蘭花之死的反應,可惜後者僅享受品茗吟詩之愉,似乎沒有任何一絲對蘭花的悼念,也沒進一步安慰因蘭花而傷感的芙蓉,大概這也是使芙蓉狠下心來的關鍵點,這樣的前因後果鋪成我覺得很不錯[e7]

(以下題外話)
自從高中畢業後再無國文小老師一職,讀的科系也非文科,但還好尚未生疏到看文會很卡的地步[e2]
個人覺得,這篇文最不好想像的東西就是衣服[e27] 噢,不是指描寫得不好,而是我的想像力需要再加油了QQ

10-09 21:13

薄荷
基本上此篇因為腦袋被國文魂脈衝彈打中,硬是混入一堆詩詞...
「燈火已黃昏」出自秦觀〈滿庭芳〉,注釋是「燈火閃爍,天已到黃昏」
因為從袖口跳上去中間沒袖子感覺怪怪,不過領子感覺較好
「延頸秀項,皓質呈露」 出處是曹植〈洛神賦〉
把這兩個也補進解釋好了~

敝人越寫也越覺得青樓女子真的會這麼兇悍嗎ry
應該說三個人的身不由己不太一樣,
蘭花的身不由己是太剛烈高潔最後也只能像屈原一樣自盡殉節,
芙蓉的身不由己就是你所說的遇人不淑(可惡的假有為青年騙我感情X,
海棠的身不由己是這年紀應該天真活潑卻在這環境裡學會成熟冷眼
也有泛指其他比較低階的在這裡賣笑賣身

熹月捧油總是能看出敝人自己沒有發現的額外收穫XD
其實那一堆和蘭有關的提示只是敝人的埋線訓練,
或者算是芙蓉的復仇計劃暗示(從一開始就是預謀
不過你的解釋似乎比較有意思也合劇情XD
或者該說這篇著重在古風用詞跟劇情埋雷爆雷上,
情感部分就比較弱 (贊同朋友評曰:敘事夠但帶入感不足)

衣服因為敝人知識不足就抄了后宮甄嬛傳,看不懂一點也不奇怪啦XD
最後那些不算鞭子啦,有人肯認真看完思考就是賞俺一顆大糖了ww10-10 00:30
Rinoa (閉關中)
用了好多古風用語
文辭優美
感覺花了很多心思

10-30 20:29

薄荷
會長好久不見,偷窺了一下原來加入了SC~
這種耗腦力的文不能常產Orz 聖誕節準備寫篇盜筆的w10-30 20:53
Rinoa (閉關中)
XDD,好久不見喔
就算加入SC其實也沒什麼創作
最近太忙了
盜筆最近沒看到什麼資訊就沒更新了
喔喔!!好喔!!寫了可以放公會(不要慫恿

10-31 20:21

薄荷
大家都是忙裡偷閒在產文QQ
三叔FB粉專在連載老九門,
不過不確定以前發過沒
希望可以先順利產出ry11-01 00:11
Rinoa (閉關中)
喔喔,對喔
不過因為也不好搬文
畢竟也得經過同意
只好任由大家自己去看了(躺

11-01 08:07

柒月七
望薄荷諒妾身遲訪(? 非常美的一篇文章吶 在描述景色的用詞讓妾身佩服至極 總之妾身獻上GP 還請薄荷笑納

11-28 22:30

薄荷
GP此物向來是有人賞賜敝人便感激涕零,何來奉獻與笑納一說~
感謝蒞臨,還請入內喝杯楓露茶吧。(奉茶
古風同好會總算又抓到新成員了嗎XD11-30 11:3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AzureMint3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心】Break Dow... 後一篇:薄荷錯字診療所 (1/2...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641230
來看小說喔o-o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