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蛻變之聲】第一章──起源

作者:歐凱│2015-09-21 02:06:52│贊助:6│人氣:107


  黃沙滾滾,繫風而上,掀揭起一陣綿延朦朧的沙龍捲,遮掩住鈷藍色的穹蒼。觸目所及皆是橘橙與土黃交錯的礫漠,即便是無風,這片廣袤遼闊得無邊無際的同色地域也會令人不由自主地萌生絕望感──當地人除外。

  霍茨古都的遍地無異在居民眼中或多或少都能夠推敲出端睨,總能在漫無目的中依循到仙人掌這等厚莖植物獨特的排列方式,抑或是某些崢嶸奇石的風化痕跡,在腦海中描繪出清晰明確的地圖。

  「希望.....早些收工吧。」岫眼眸直勾勾地瞪視著漫天飛舞的沙浪,啜飲了口皮囊袋裡頭的水,抿唇低喃。將背脊輕倚靠著岩壁,走動了數十公里的雙腿微微地發痠。

  這是追捕過程中唯一遇到的休憩點,雖則只是個低矮狹長的岩穴,亦是值得欣喜的。他將手長包覆著的班黃委託單搓揉成球狀,扔擲出去,轉瞬就被風馳電掣地帶走了。心下頓時後悔自己不審度委託的衝動,挑揀些蠻猛愚鈍的猛禽討伐也就罷了,自作自受地找了個狡黠機靈的對手──漠狐。



  生氣與光線共同沉澱在地平線以下的冷夜,篝火燒得升騰。視野的彼端只有一片無垠深黝的玄色。日夜間差異性驚人的溫度更迭這點特性在與之相處幾年後倒也成了生理時鐘類別的存在,岫趴伏在岩洞口,披著軍裝大褂。

  距離促使遠方的篝火光亮度依然,但卻縮減為球狀的規模,上頭架著的木衩串著生兔肉,隨著時間緩慢流逝,深紅色澤的表面逐漸滴落油脂,火焰亦伴隨此陡然旺盛短暫的幾秒,色調也局部性地開始轉粉。

  「最好這頓晚餐那傢伙會喜歡。」是股漫長又乏味的等待,狩獵前夕的屏氣凝息真的毫無樂趣可言,直到他瞟見遠處一抹縹緲綠光迤邐而過──那是犬科物種夜行時的標誌。

  他抽出箭桶裡的箭矢,冷靜地搭在扣住弓軀的食指上頭的箭挫,閃爍著螢藍色光輝的箭羽格外耀眼。雙指蓄力捻起箭矢後端向後引弓,上弓臂與下弓臂的滑輪開始轉動,牽扯索線進行最後施力加大。

  彼端,那頭貪婪飢餓的長耳獸正盡情地啃食熟嫩鮮美的兔肉,絲毫沒有注意到身後幾尺的危機。岫瞇起左眼,銳利的箭鋒直指火光映射出的獸軀之腹。複合弓不易受濕度與溫度影響,加上風在幾小時前就消停了──值得慶幸。

  「颼」的一聲,淺藍光線筆直迅速地向前衝刺,在幾秒鐘之後停歇下來。尾段的螢光依舊淬亮,只是掠奪走了其嵌入物的靈魂之窗透著的綠芒。岫輕巧地躍出洞窟,右手輕抓著帕里斯,再度引弓上弦。悄然靠近那癱軟在沙塵中的目標物。


  「得手了......?」疑問句。他蹲踞下來觸撫著漠狐柔軟細緻的皮毛,據說遷離地球之前,稱之為北非的民族將其視為珍寶。究竟委託者是否為其遺族這種無關乎利益的事實,岫實在懶得去探討──另一方面是因為他實在是餓極了。


  
  我感受到腹腔被高高托起,四足垂掛在那名獵人精壯的手臂外側,有股濃厚皮革臭味撲鼻而來。

  那下面包覆著非肌肉物體,凹凸不平的布面是實際存在什麼的,刺得傷口隱隱作痛。耳朵反常地垂落下來,我輕輕動動鼻尖的鬍鬚,就連轉頭去看獵人的氣力都所剩無幾。緊閉雙眼讓我只能夠去依賴知覺來對周遭進行反應。

  悄悄地睜開雙眼,我側首睇著那頭看不清色調的頭髮在黑夜中的輪廓。昨晚夜歸時,妻子在熟睡的我耳邊輕聲說過的話,伴隨著這時曙光乍現也清晰起來了。撐起散架似的軀體,小心翼翼地弓身凝望,我微微張嘴吐舌──『小傢伙們,有了呢。』

  勾起後足蹬踏,前足猛然前撲。習以為常的狩獵動作,這卻是最狼狽的一次。咧開嘴,我使勁地將頭顱往前伸,對著不確定距離的頸脖進行咬合動作。想起以往談論過的孩子長大後會像誰,技能指導由誰擔任的話題。

  之前叼在口中的昆蟲、鳥禽,是否也曾如此思考呢?而我現在也和以往捕獲過的部分食物一樣,沒辦法遵循這些對伴侶許下的承諾了吧。

  生命終結,就像幼年時期站在沙塵丘壑上遠眺的流星轉瞬即逝。母親懷柔的雙眼彷彿再度出現在昂首處,野風那股涼冷再度襲捲而來。颳起了司空見慣的黃沙,颳走了即將歸賦天幕的星辰。

  『爸爸從來沒有離開,這回只是藏匿於天空深處罷了,為了他的自尊你就別再找了。只要記住,當你抬起頭仰望天空的時候,再稀疏也會有的那一顆星星,就是你的父親。』母親,這個故事,讓它繼續傳承下去吧。


  
  岫鎖骨處汩汩滲血,左掌五指掐著廓耳狐的毛皮,箭矢深深嵌入它的腹腔內部。沒入部分以上被右掌緊緊握著,噴濺而出的血液順著剛玉表面滑落。擴大的傷口得以清晰看見被搗得支離破碎的臟器與腸器。
    
  岫瞇細眼瞳凝視著廓耳狐──困獸猶鬥的精神值得嘉許,他掏出腰間皮套內的匕首,輕輕刮去染血細毛,滿意地揪住狐尾甩動,端詳其它部分。倏忽之間,覺察到身後一股詭譎的沁涼感,他趕忙向後倒退兩步。

  「屠戮的獵人唷,這是小小的懲戒。」鎖骨處輕巧地一撫伴隨著細緻輕柔的笑音飄過,接著氣息便藏匿得無隱無蹤。岫疑惑地撓抓著傷口邊緣,卻也沒感覺到什麼大礙。

   睡意全消的他慢條斯理地收拾起營釘、帳篷、架桿,待到最後手續熄滅火種後,扛起行囊向著霍茨方位奔去......


  
  「所以說那是靈獸吧,這樣也殺得下手,你也真夠狠的。」紮著馬尾的老闆娘從水臺後方走出來,用圍裙抹去洗滌碗盤殘留的水滴,語帶責怪地遞上滿滿一整杯的伏特加,水藍色瞳孔中對於小動物的憐憫表露無遺。

  「還別說,這回的酒錢有一部份還來自那傢伙的皮毛換取來的報酬,妳可也是受益者啊。」岫擺擺手,抬放在隔壁高腳椅上的靴子裡就藏著疊鈔票。邊嚷嚷著邊和素昧平生的酒客划拳。

  「話說回來,你幾個禮拜沒來是怎麼回事呀?」岫是酒館常客這點眾所皆知,幾週沒來算是世界奇觀之一了。老闆娘估計也是擔心長期顧客給跑了吧。

  「得了點病症罷了。」岫輕描淡寫地帶過去,卻停歇下划拳的動作,睜開笑彎了的雙眸,仔細回想起病因。

  破傷風,存在於生鏽鐵器的特殊菌種引發的感染症狀卻發生在自己身上,又與自己的血液有排斥反應?他腦海中陡然一閃而過「懲戒」二字。
  
  『能力者?原來如此,之前都沒有聽聞過具體實例,大多都是權力平衡論述,這回可親眼見識到了。真希望......可以再遇上幾個,來實際切磋切磋呢。』

   講述形式平等的話可都是空談,如同那頭廓耳狐一樣,起始就難以站在同個起跑點上,在生物圈中層出不窮。但無論以何許手段,強悍就是闡述自我的資本。能力者,只不過是在水平線上的起伏點之一,另一種強悍本質的體現。

不在於仇敵意識上,我也想要和你們來場驚心動魄的爭鬥呢。

後記:

  老實說用狐狸視角的時候是有點猶豫的,畢竟切換的時機點和架購都有點跳tone,但是基於腦補感人劇情還是用下去了(←難以自制#

  寫草稿的時候整理的走向比較沒有跑掉,但我是屬於那種正式稿和草稿雙路線的人,所以另當別論了(欸w

  順便偷偷說一下,這篇有兩個孩子.....(←角卡趕製意味)

  妹紙要出現啦wwww(灑花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6747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k77012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二審判日】放逐者... 後一篇:【賀圖】祝毛球生日快樂O...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ariohahahah巴友們
電繪創作更新囉~有空按進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1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