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巴巴托斯】熱牛奶與蜂蜜

作者:抹茶可莉姆│2015-09-20 18:38:58│贊助:110│人氣:305

*霜的宗教信仰參考現實宗教,但並不是真的存在於世上的宗教,也沒有要對宗教作貶意的意思。如果有所冒犯或無法接受,現在還來得及按上一頁或叉叉。

*雖然父親節已經過了,不過這篇的時間點是在8月8日父親節。

縮圖來源


  父親節促銷、父親節廣告隨處可見,阿瑟斯在節慶時總是這般的熱鬧宣揚,不少家庭趁這機會吃了好幾頓大餐,尤其有些不死族有爸爸、爸爸的爸爸、爸爸的爸爸的爸爸……如果大家都傳宗接代真不知道可以爸爸到幾代去,聽說甚至會有餐廳被一個家族的不死族給包場,因為實在是有太多代的爸爸了。

  在這般熱鬧之中,霜選擇的不是去吃一頓大餐,也不是買昂貴大禮慰勞父親。

  他到阿瑟斯的超市買了一瓶牛奶和一小罐蜂蜜,再到花店買了一朵白玫瑰。帶著這些東西他來到了法理傑修道院的舊址,這裡現在是一座神聖的墓園,埋葬著的是修道院遭戰火波及時死亡的聖者們。後人們流傳萬年前這場修道院遭波及的死亡事件是聖難,聖潔且無罪的聖者們的死亡,是替這個世界的無知贖罪,因此立了這座墓園來做紀念,將聖者們審慎的下葬。

  在那場聖難中修道院被摧毀的支離破碎,院長、所有修士與信徒都死於其中--除了當時是修士的霜。
  他神奇地活了下來且恢復得毫髮無傷,霜在意識清醒後聽聞他「奇蹟」似的活下,在那時他發現自己恐怕無法死亡的體質,他無法承受這些消息蜂擁而來的重量,這簡直是比死更殘酷的噩耗,最終他狼狽的逃開了。

  邊前行邊環視墓園,墓園以大量的白色作基本色,有些部分延用修道院還能使用的殘骸融入。墓碑也都是用淺灰的石頭來打造,使墓園看起來十分神聖。這裡到現在仍有信徒會定期來做清掃與整理,因此除了時間造成的痕跡外,盡可能維持了乾淨的淺灰白,草皮也是短而鬆軟。

  「院長,好久不見,我來看您了。」霜緩緩走到院長的墓前,,墓上刻著尼希米神父的名,霜恭敬的一鞠躬並放下準備好的抹布與水桶。「失禮了,院長,請讓我幫您擦拭。」霜將抹布打濕後小心謹慎的擦拭墓碑的每一處,小隙縫也不放過。

  確定每處都擦得乾乾淨淨後,霜將白玫瑰放到墓碑前的平台上,面對著院長的墓碑跪上鬆軟的草皮,這個動作與觸感讓霜想到從前在修道院時會跪在軟墊上祈禱,搖搖頭揮開這天真的想法,這裡現在已經不是修道院了,在他眼前的也不是十字架或天父的神像,是墓碑。

  但祈禱的動作還是為霜帶來放鬆與坦承的感覺,他細聲對著墓碑說著近況。

  「聽說今天是父親節,說到父親我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尼希米神父您……您總說您是我們在這世間的父親,會好好照顧我們,引導我們回到天父身邊。」

  『院長』是在外人面前較拘謹的稱呼,事實上他讓修士們直稱他尼希米神父,霜的拘謹態度僅是因為太久沒來到這感到不安,而他放鬆後態度也跟著軟下來。

  「白玫瑰的花語是尊敬。我還在世間,您還是我心目中尊敬的父親,我來看您了……」

  將白玫瑰放上墓碑前的平台,霜把墓碑上的一字一句緩慢地閱讀,最後靜靜地凝視著墓碑上「尼希米神父」幾個大字,沉寂了好一段時間。

  像是為了轉換這沉悶的氣氛,霜用異常開心的語氣對尼希米神父的墓聊起天來。

  「阿瑟斯的廣告說,父親節要證明現在有經濟能力能夠好好養活自己,讓父親能感到放心。」

  「所以我買了牛奶跟蜂蜜!還有、這個杯子是魔法料理杯,可以加熱喔。」霜將牛奶倒入杯子,把熱能開到最大。

  在寒冷的冬天喝一杯溫暖的熱牛奶絕對是個非常棒的主意。

  可惜現在是盛夏,而且天氣十分晴朗,直逼可以在路邊汽車上煎蛋的高溫。這酷暑時節在戶外泡熱牛奶顯得相當格格不入,不禁讓人懷疑穿大外套泡熱牛奶的霜是不是腦袋被燒壞了。

  「以前能喝溫開水就很棒了……現在我可以像這樣泡熱牛奶喔!尼希米神父您也喝喝看嘛!」霜的口氣就像是在對父親炫耀自己發現的寶物的孩子一般。

  「牛奶以前很珍貴對吧……現在還可以加蜂蜜喔!」霜前傾身子將蜂蜜倒入牛奶中攪拌均勻,被牛奶熱氣逼出的汗水也隨著身子前傾滴落至淺灰的碑石,留下滴滴深色水痕。

  「所以半夜睡不著時我也可以選擇泡一杯熱牛奶來喝……」說及此霜想起曾經年幼睡不著時尼希米神父哄他入睡,而忽地停下手中攪拌的動作,他黯然一笑。

  「哎呀……一個修士這樣奢華似乎很不應該呢……但是我已經不是修士了。」熱絡的口氣已經堅持不下去,難受的痛楚從心臟吸收著他的力氣和勇氣,沒辦法再假裝從容了。

  將雙手放上神父的墓碑,感受到碑石受過太陽的照射而變得燙手,灼熱的溫度讓手疼的發麻疼癢,就像斥責著要他放手一樣。

  「失去了你們我非常害怕,所以我逃開了。儘管我是這樣的壞孩子,您還是會用父親般的慈愛包容我嗎?」霜像是做錯事的孩子小聲乞求原諒。他將臉埋入手背中掩蓋此刻掙扎與狼狽的心情,回答他的不意外是一片靜默,能回答這個問題的人現在正安然沉睡在這片土之下。

  您究竟會譴責還是原諒?這個問題是不會有答案的,因為您已經不在了阿。

  想到這不禁一股孤寂湧上,曾經重要的人誰都不在,死了,大家全都死了。
  那一天的恐懼彷彿重新襲來,只剩下自己一個,他一直分不清是他背棄了神和修道院,還是神和修道院的人全拋棄了他。

  「為什麼,你們全在一夕之間離開我……」滴滴淚水沿著手背滑下,他的身子顫抖,泣訴著這一切。

  修道院毀滅的那天,大家的日子都停在那天,唯有自己的時間繼續滴答運轉,運轉的齒輪將聯繫的線扯斷,不論到底是誰背棄誰,都回不去了。

  「尼西米神父……我有時仍會想起您的溫柔與嚴厲。我依稀記得您在身邊時那股安心感。」

  他認為和修道院的大家之所以能如此團結,最強韌的連結點便是「共同的信仰」,如今這個連接點已經消失,羈絆也就沒有強而有力的理由了。過去已經永遠鎖在過去,大家都死了,未來也不可能再陪伴和支持。

  但總覺得尼希米神父不一樣,他們之中除了信仰還有對父親的崇敬與對孩子的關照。

  「尼希米神父,請您聽我的告解……」收回被墓碑燙得發麻的手,隨意抹去流淌的淚水,霜調整跪姿、雙手交握並低頭閉眼做出祈禱姿勢,希望藉由告解能坦然面對天上的尼希米神父。

  「尼希米神父,我犯了罪,我是一個罪人。」憑藉稀薄的印象回憶告解的程序,但想起來的記憶相當零碎,他只記得告解要說罪、認罪並悔改。

  「我今天不是要對神告解,我是要對您告解。」雙手顫抖的厲害,吞下哽在喉頭的口水霜才再度開口。

  「對不起,尼希米神父,我真的是萬不得已才背離了這份信仰,我不夠堅強,我沒辦法原諒光是不死的存在就與教義不符的自己,我不敢一個人走在這條將我排除在外的路上。」

  「對不起,我沒辦法相信神還愛我,我唯一能想到的便是祂已經永遠將我拋棄在這裡。」

  「對不起,我知道我背離了教義。但我還是想貪圖您在院長身分時給予的父愛,這樣的我一定很貪心……」

  一連串以對不起開頭的懺悔將內心的不安揭露,這便是他不常回來修道院看的原因,他害怕,他覺得現在的立場在這裡無法立足,每每回到這裡都會讓愧疚更加擴大。

  「但我寧可相信您對我們的關懷不只是基於信仰的立場,那些溫柔,我想相信那不只是對身為信徒的我,也是對於原原本本的我……」

  因此他仍會在失去依靠的時候想起這裡,想起自己原本的信仰,思念起在修道院的日子、思念起共同度日的夥伴、思念他所尊崇的,父親般的尼希米神父,這裡曾經是他最重要的依靠。

  「對不起,尼希米神父,我永遠也沒有辦法到死亡的廳堂,再也見不到您和天父了……請原諒我,沒辦法走在這條您希望我走上的路。」

  頭垂得更低靠上緊握的雙手,自己就像不孝的孩子,背離了父親的敦敦教導,裝作不在意別人的看法,但其實最希望得到的就是理解,也希望父親仍掛記著遠離的孩子。

  顫抖的心情讓霜沒辦法繼續開口,但握得死緊的雙手告訴自己告解還沒有結束,現在大概也只到說出罪的階段,這舉動就彷彿自己揭開結痂的傷疤讓它再度疼痛流血。

  若是一般的告解還要繼續認罪和悔改,但沒有神的告解就已經不一般了,理應將自己交付給神的步驟,此時不論是神或神父都不在場,能收場的只有自己。

  霜吸吐幾口氣試圖平復心情,出來與這股傷痛不安抗衡的,是與神訣別後支持他走來的信仰,『找到你的主人或愛人與之相伴。』那個人低沉的聲音在腦中響起,聽到這聲音讓一股無條件信任與激動湧上,當初失去信仰最無助時就是這聲音的主人救了他。當他抬起頭睜開雙眼時,他已經穿回他的堅強。

  「我已經可以養活自己了,希望您放心……」霜溫柔說著,今天來原本只是想告訴尼希米神父這件事的。

  「我想要勇敢,即使我現在的信仰你們可能不認同,畢竟追隨崇拜活人違反了教義。但我還是希望能挺胸說我這一生,以我信仰的人為榮。」說及現在的信仰,霜的態度堅定得無轉圜餘地,那是失去了肉體死亡資格的他,數千年以來支稱著不邁向心靈死亡的動力。

  「我是個罪人,但我不打算悔改也不求神的赦免,我將背著罪繼續苟延殘喘地活著。我渴望的是找到包容我的罪的人,我已經無法走在神的道路上,我自甘墮落,若因此受了甚麼苦,那都是我應得的。」那是名為愛的信仰,也許會使他變得盲目,也可能傷得遍體麟傷,但愛所給他的力量堅韌的難以想像……追尋這樣的信仰,他早已有所覺悟。

  「對不起,謝謝尼希米神父您願意聽我任性又亂七八糟的告解……」

  結束告解霜深深吐了一口氣,心情因宣示激昂又因愧疚低落,彷彿在最高與最低處激盪著讓他感到騷動難受,該做的都做了,該說的也都說了,也該離開了。

  看著尼希米神父的墓碑將蜂蜜牛奶一口喝下,一入口就感覺到牛奶被加熱的過度滾燙,差點就要全噴出來,不過霜卻賭氣般硬是吞下肚。猶如將背負的罪一口吞進肚子裡,在身子裡既燒灼又沉重。隱忍著想吐的衝動,霜迅速收拾該帶走的物品,留下那朵白玫瑰起身。

  「對不起,我要走了,尼希米神父……」他急促的說著。

  雖然其實現在他想趕緊離開這個地方,但就像今天,久遠的孤寂一湧而上時,他還是無法抗拒想回到這裡的思念吧。

  「……我應該還會再來看您。」壓住欲離開的腳步,小聲說完這句話他才忍著疼痛離開這座葬著他曾經信仰的墓園。




後記:
我覺得,霜希望自己能讓亡者安心的離去,但事實上他就是很讓人放不下心……

終於提到修道院和尼希米神父的歷史覺得很開心,雖然最剛開始是規劃用主線來推進故事,但其實用活動來呈現似乎更能激發我的靈感跟慾望XD
主線阿……可能真的要再說吧,常常覺得擠不出時間QwQ

這篇從8月8號放置到9月2號才拿出來繼續寫,因為當時的形容感覺很不對,跑去做別的事之後就忘了改,想起來時父親節活動已經要過期了,過期了只好當番外XD(#
不然本來想用熱牛奶來點出爛爛的烹飪技能XD
文章超過三千五百字,嗯嗯對我來說應該有算是稍長了w

說真的寫太久寫到最後我吃不出洋蔥了(?)希望有虐到,希望有脆弱到
霜最近人太好了,我就很想揭他傷疤(欸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6692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團聚|巴巴托斯|BBTS||父親節

留言共 4 篇留言

亞梨子蟲蟲
在怎麼虐也沒有最近某一部動漫那麼虐xD
不過我想吃看看霜的廚藝好不好w

09-20 19:34

抹茶可莉姆
沒關係我沒有要比虐我只是愛虐自己小孩XD
也不到不能吃但就是沒有很好吃啦XD
加熱過度、調味太少、量抓不準,之類的XD09-20 19:36
亞梨子蟲蟲
原來他的廚藝是這樣子的喔!!
感覺好像蠻可愛的感覺
不過虐小孩不好喔~~((自己明明也很常虐ˊˇˋ

09-20 19:48

抹茶可莉姆
哈哈哈真的滿可愛的XDD
沒關係虐一下有益身體健康(欸09-20 19:53
亞梨子蟲蟲
拿你是每日一虐還是每月一虐((欸

09-20 19:58

抹茶可莉姆
啊啊~隨緣虐囉XD09-20 20:04
18路
[e17][e3]

05-23 13: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iris99987a9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巴巴托斯】愛是滿滿的砂...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mirk0409大家
熱騰騰的槍彈辯駁瑟雷斯出爐啦! 歡迎進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4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