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活動-愛情】你,是誰?

作者:夜空(此貓已亡)│2015-09-18 22:10:50│贊助:30│人氣:310
  致,現在正在看這封信的妳:

  哈囉哈囉,今天對妳而言是個很特別的日子噢,不過在那之前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妳說。

  或許妳現在才剛起床,身上那件素色的病人服上滿是濕熱的汗水、或許妳現在只想好好沖個澡,順便把毛燥的頭髮也洗一洗、或許妳現在腦袋還沉甸甸的像裝了鉛球,只想繼續睡回籠覺。

  雖然如此,還是聽好囉,妳只有一天的壽命,當妳睡著後就會死去,所以好好把握今天吧!

  妳應該覺得很奇怪吧,我到底是誰?又為什麼寫這封信?只有一天的壽命又是怎麼回事?
沒關係噢,不需要知道我是誰,妳只要好好把握今天就好,因為我也不認識妳,所以不用特地浪費時間去找我。

  那在說今天是什麼日子之前,妳的床邊可能會有位男性帶著黑框眼鏡,雙眼看起來十分穩重,年紀比妳還大一些,留有一頭亂糟糟像鳥窩但摸起來十分滑順的頭髮,喜歡穿著暗色系的衣服,身上還有股淡淡菸味。

  別擔心,他不會傷害妳,反倒他可能是世界上唯一關心妳的人了ㄧㄧ他的名字是睿方,叫他睿就好,我知道妳很討厭菸味,所以我特別警告他別在妳面前抽菸。

  不過可以的話還是替我勸勸他不要再抽菸了。

  不好意思,不小心寫太多無關緊要的事情。

  今天是妳的生日噢,祝妳生日快樂。

  另外想要做什麼都可以拜託睿,去書店、逛街、喝咖啡什麼的全部都可以噢!

  不過請切記一點ㄧㄧ不要離開他。

  那就這樣囉,剩下的時間請妳好好把握。

  那再次祝妳生日快樂!

  -

  白日微明,和著夜色的淡藍晨曦爬進病房內守著一個角落,窗外樹影交疊,鳥囀不息,秒針滴滴答答的聲響讓病床上的女子意識到時間還是在流動著。

  她的名字是亞琪。

  她搖曳著那頭有些凌亂且油膩的烏黑波浪長髮,雙眼也是烏黑的,雖然臉上有些紅通通的青春痘,但還是不減她那份文藝少女的氣質,在淡藍色的微曦下,瓜子臉蛋有股致鬱且孤獨的氛圍。

  少女將手中的信紙仔細按著折痕折好並溫柔地將它放回天藍色的信封中,一雙修長白皙的手交疊在上頭把信封輕壓在腿上。

  那信封是天藍色的,沒有任何的裝飾,上頭也只有用黑色原子筆寫下『給 亞琪』的字樣。

  天還沒全亮,但她早就不想睡,反而意識還挺清楚的,就連剛剛的信也仔細地看過一遍。

  但還是很不安。

  自己為何在這裡?

  自己到底怎麼了?

  為什麼只剩下一天?

  到時真的會死嗎?

  無奈這些問題終究化作唇邊悄悄溜走的嘆息。

  光是試著回想就頭疼不已。

  亞琪垂著眼,用眼角的餘光捕捉那趴坐在床邊睡覺的男子。

  他的身上確實有菸味,不會刺鼻,是淡淡的煙草味,就像肥皂的的味道一樣好聞,頭髮蓬蓬鬆鬆的,就像隻毛絨絨的波斯貓。

  摸了摸自己的乾裂的唇,試著張開嘴發出聲音:「睿、睿......睿。」

  同一個字在口中咀嚼了好久,不是因為忘記如何說話,她感覺心跳得好快好快,臉變得好燙,像一把火在體內燒。

  她從沒直接喊過異性的名字,因為那看起來是只有情侶或家人才會做的事,無奈信中只有名而沒有姓。

「睿方。」如蚊蚋一般,但光是這樣就讓她害臊地想直接用棉被蓋住頭。

  好渴,好想喝水。

  她伸出顫抖的雙手放在這位名為睿方的陌生男子背上。

  掌心那裡一陣陣溫暖傳達到心中,是份如擁抱般安心、如接吻般幸福的溫暖。

  然而臉龐突然閃過一絲銀色的淚光,她像是嚇到的兔子般將手縮回來緊緊抱住自己,淚珠越積越多,就算努力壓抑著潰堤的咽嗚聲,就算用力地抱住自己,眼淚還是止不住。

  彷彿要塞住心中的空虛,她抱著雙腿將頭埋進雙膝中,似乎深怕自己哭泣的樣子被看見,怕自己哽咽的聲音被聽見,她將身體縮成一團。

  越是抹去淚珠,莫名的悲傷就會湧上。

  越是努力回想,他的存在越顯薄弱。

  她什麼都不記得了,腦海中一片空白,努力回想睿方究竟是什麼人也是徒勞。

  睿方睡眼惺忪地半睜開眼,一聽見亞琪微弱無助的哽咽聲便急忙起來安撫。


「怎麼了?」

  睿方壓低聲音,用手拍拍亞琪的背。

  搖了搖頭,依舊縮起身子。

「做惡夢了嗎?還是那裡痛?」

  越是詢問,嬌小的身體顫抖的越是厲害。

  不知道為什麼要自已要如此狼狽,只能像隻烏龜努力蜷縮起身子,躲在殼裡啜泣。

  明明睿方是如此的溫柔,但亞琪很害怕,不只是不知道他是誰,就連這份溫柔下有沒有藏著惡意都讓她感到害怕。

  對亞琪來說,睿方只是一個陌生人寫的信中提及的一位陌生男子,再怎麼樣要相信也太難。

  但對睿方來說,亞琪是無可取代的存在,不單單只是情侶那樣只是你情我願,更像是夫妻那樣彼此相信、依偎。

「妳還記得我嗎?」

  睿方勾起溫柔的微笑,如此詢問著。

  亞琪抱著頭無奈地咽嗚著搖了搖頭。

  他只希望她能好過些。

  她更渴望他能告訴她。

「我的名字是林睿方,可以告訴我妳的名字嗎?」

  亞琪遲疑了一陣子,但還是探出頭,那雙紅通通彷彿隨時會再崩潰的雙眼裡映著睿方。

「我、我ㄧㄧ我是,」

  依舊不斷地像是呀呀學語的嬰兒駑鈍地咀嚼著同樣的字。

「慢慢來,不用急。」

  亞琪緊緊抓著床單,著急地想要說出一句完整的話,她的心臟像隻懷裡急於逃脫的小動物般重重打擊著胸口。

「我是ㄧㄧ蕭、蕭亞琪。」

  睿方獎勵似地摸了摸亞琪那頭凌亂分叉且油膩的頭髮。

「就是這樣,繼續說,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亞琪深深吸一口氣,她不再那麼害怕了,只是還無法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辦法相信他。

「我想,喝水。」

  睿方幫她倒了一杯水,透明的液體在杯中翻滾、攪動,最後拿在手中只有陣陣波紋。

  疑惑地捏了捏手中的塑膠杯,指尖隔著一層薄薄的杯壁傳來一陣冰涼,誘使喉嚨裡那難受的乾燥感命令著她的手將杯緣靠近乾裂而變得暗沉的唇邊。

  稍微將唇濡濕,最後一飲而盡。

「還要嗎?」

  晃了晃手中的銀白色的水瓶。

「不用了,謝謝你。」

  亞琪對睿方露出感謝的微笑,一雙小小的酒窩恣意在臉上綻放。

  明明應該是如此的,但和亞琪相處久了的睿方一看就知道她在逞強。

  不只是逞強自己露出笑容,還要逞強自己假裝信任眼前這個人。

  睿方不怪她,只是回她一笑。

「亞琪,嗯,可以直接叫妳亞琪嗎?」

  被直接叫名字的瞬間她嚇得直跳了一下,因為印象中她也沒有被異性直接叫過名字的經驗。

  抿了抿嘴,僵硬地點頭。

「妳知道今天是妳生日嗎?」

「我知道,」拿起信封,依舊遲鈍地說著:「裡面有斜、謝ㄧㄧ寫。」

  睿方指著那封信。

「可以讓我看看嗎?」

  然而亞琪再度將它壓在腿上,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垂著眼。

「對不起。」

「不用道歉啦,是我不對。」

  亞琪寧可相信這封信所寫的全是真的。

  雖然終究還是無法理解到底發生什麼事,又或者是為什麼自己會死。

  既然睿方是世界上唯一還關心她的人,那就更不能讓他知道這件事ㄧㄧ至少在死去之前都不能讓他知道。

「那今天既然是妳的生日,帶妳出去逛逛吧,老是悶在醫院也不好。」

「我想喝咖啡!」

  如此突然地就這樣脫口而出。

  亞琪紅著臉,彷彿頓時忘了要說些什麼,只是睜著那雙大眼盯著被她弄得不知所措且一樣微啟著唇的睿方。


  早晨的咖啡廳並沒有什麼人,小麥似金黃且慵懶的晨光穿過玻璃窗照明了大半個咖啡廳,除了收音機中流露出如細語般微弱,且憂鬱的藍調縈繞於空蕩蕩的座位和充滿咖啡芳香的空氣之間,還有偶爾從櫃檯邊傳來店員交談的聲音,除此之外連大片玻璃窗外應該要是熱鬧的街道卻也只有麻雀幾隻。

  恐怕就連麻雀的啁啾聲都比兩人嘈雜。

  睿方請亞琪出院走走之前先將身體洗乾淨身體,順便將身上的素色病人服換成外出服。

  因此亞琪的頭髮看起來並沒有那麼邋遢,反而波浪間還閃著髮光,身上穿著潔白的女用襯衫搭配黑色牛仔褲。

  亞琪雙手捧起咖啡杯,嘟起嘴往杯內吹了幾口氣。

  雖然剛剛才說要喝咖啡,不過亞琪卻又下意識地點了熱奶茶和三明治,而睿方則自己點了杯冰咖啡。

「睿方先生是我的誰呢?為什麼我想不起來?」

  啜飲了幾口,亞琪終於鼓起勇氣詢問,但終究還是無法直接叫出睿方的名字。

  睿方把玩著手中的銀戒指,用小湯匙攪動咖啡後才回答:「算是朋友吧,很要好的那種,妳真的想不起來了?」

  雖然睿方小心翼翼地問著,就好像怕不小心嚇到她,不過亞琪卻像是被責備般縮起肩膀,雙眼直看著盤中仍完好無缺的三明治。

「對不起。」

「阿,沒關係啦,只是妳最近在吃的藥偶爾會讓妳想不起一些事情,不過馬上就會好了,到時候妳就會想起來。」

  語畢,傾身伸出手仔細地幫亞琪撥開遮住臉的頭髮。

「不用擔心,馬上就會想起來了,等等我們去看電影如何?」

  亞琪像個小女生一樣藏不住嘴邊的喜悅輕點著頭。

  但,睿方知道,也十分清楚。

  亞琪再也想不起他是誰了。

  身為她的丈夫,他只能一直陪在亞琪身邊,鼓勵她、安慰她還有欺騙她。

  那封信也是睿方每天留給亞琪的。

  因為亞琪現在的大腦只能記住一天之內發生的事情,只要一覺起來昨天的事就像全沒發生過似地。

  而情況只會越來越糟。

  漸漸地,亞琪連自己的名字都會忘記。

  漸漸地,她也會開始忘記如何講話和寫字。

  就像逐漸變回一個單純無知的小孩子。

  最後,連怎麼去呼吸都會忘記,內心充滿不安地死去。

  他只希望最後的最後能陪在她身邊。

  兩人離開咖啡店之前,是由亞琪幫忙從睿方的錢包裡拿出錢來付帳。

  但她多給了十元。

  正當店員急忙挑起那枚十元硬幣要還給亞琪時,卻被睿方伸出手示意阻止。

  然後就這樣離去。


  早晨,空氣中彌漫著陣陣酒精混雜藥品的氣味,令病床上的女子不禁皺起眉頭。

  窗外十分陰暗,就像被拉上了一片黑幕,早晨的鳥鳴不再,反倒是外頭的風輕輕敲打著窗。

  心情猶如室內的空氣沉悶。

  昨晚似乎是沒有睡好,少女覺得頭昏昏沉沉的,半睜的眼角還積著眼屎,波浪長髮也黯淡無光且枯燥就像被曬乾一樣。

  但,除了睡不好還有件事令她更在意。

  她看著床旁留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身上還有淡淡菸味的男子,安穩的酣眠聲隨著身體些微的起伏讓她不注意也難。
  
  他,是誰?


~【完】~

封面圖來源:請點我

後記:
  最近重翻了死神的歌謠......
  這次的節奏有點慢......
  報告,還沒做好。((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6520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茫然

留言共 2 篇留言

凍結
讓我想到一本暢銷小說,別相信任何人。女主角也是只能記得今天發生的事。

09-19 01:39

夜空(此貓已亡)
嗯嗯,那部夜夜我看過!
不過這次的發想是來自我的失憶女友/09-19 07:08
狼尾
信看到一半就猜到劇情了,但過程才是重點啦

09-19 03:03

夜空(此貓已亡)
哈哈,其實我也擔心信那邊就劇透了,內容也應該還要再長些......
不過另一個結局馬上就挖坑了.....09-19 07:1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wz99192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From Me To Y... 後一篇:我,到底為何寫作?...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hydoUasktw各位巴友
【小屋漫畫】幹嘛問這個?-第14話 L行動(下) 更新囉~歡迎來觀賞~定期更新~喜歡的話可以追蹤唷~:)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2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