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命《0918 第二十三回》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5-09-18 09:47:33│贊助:10│人氣:221
  「我們在戰爭中學到很多。
   絕望、希望、信仰,還有生命的脆弱。
   但也因此,我們更珍惜生命。
   革命,是為了拯救蒼生。
   不論對或錯,至少我們覺得是正確的。」 -馬修‧伊澤斯
 
 
 
 
  踩在破碎的晶石上,一柄木製長矛立在自己眼前,芸手中的碎晶從指縫間滑落。後頭是因舍圖的守軍,眼前站滿了王國的士兵。但敞開的城門前卻瀰漫著詭譎的氣氛,兩方的士兵完全不動,均望著站在晶石上的瘦弱身影和那柄長矛,他們不知道裁決者到底是因為長矛,還是方才女孩從懷中掏出的透明匕首而死。
 
  但現在的景象,宛如史書所記載的如同一撤。千年以前,奎艾特擊敗了某個巨大的怪物,他化作破碎的結晶,而英雄手中的武器也隨之損毀。如今,女孩站在那裡,她抽出了長矛,繫在鐵製間矛下的是一塊破爛的紅布。芸高舉著那柄長矛指著王國軍,女孩在士兵臉上看見了驚恐。
 
  裁決者的晶石從雙腳給予自己力量,芸感到滿足。她使用闇奇能,四肢感到力量充盈的同時,底下的晶石也隨之崩壞。女孩用長矛橫打一名士兵,揭開了城門大戰的序幕。雙方士兵在第一位受害者出現以後開始躁動,吶喊聲伴隨驚恐、憤怒、絕望,芸感覺到只屬於戰爭的激昂情緒──她感到興奮。
 
  芸望著遠處穿梭在城鎮巷子間,朝城門狂奔的重裝騎兵。她揮舞手中的長矛擊落了數支箭矢,隱約聽見了處於後頭的范恩正在高喊著守住城門的口號。這場戰爭的本質依舊不變,在援軍到來前都要堅守住堡壘,芸將手中刺穿王國士兵的胸口,將其甩向一旁擊倒了準備包圍自己的士兵,雙手轉動著木柄,往前橫掃而去,將一整排士兵打倒在地。
 
  騎兵團從後頭衝入戰場,他們手中的長戟宛如一條靈活的蟒蛇,靈活地穿梭在因舍圖固守城門的步兵上,一伸一縮便是條性命。時而橫打、又是高劈,長戟宛若他們手臂的延伸般,詭譎多變。眼看士兵們被重裝騎兵打的潰不成軍,芸踏著石壁躍向某位重騎兵,揮舞著手中的長矛打落了穿著重裝甲的士兵,他也隨之被亂腳活活踩死。
 
  芸跳上馬背,戰馬驚叫出聲而躁動。女孩往後望去,數柄長戟在自己打落那名騎士的瞬間襲來。她朝著離自己最近的重騎兵跳去,小腿與手臂被長戟劃出幾道口子,但仍用手中的長矛打落另名騎士,木柄隨之斷裂。拋下木棍,目睹萬馬奔騰,攻擊猛烈且毫不間斷的黑騎士,她隨即跳下戰馬,任由長戟撕裂原本屬於他們的馬兒,自己則落在人群中。
 
  情勢非常不利,尤其在黑騎士加入戰局之後,她們無法有效地將敵軍驅逐在外並讓城門關上。史拉德‧艾爾蒙貴為將軍,這黑騎兵團很顯然是屬於他麾下的菁英隊伍,他們揮舞長戟那刁鑽的動作、在同伴落馬時緊接而來的攻擊,均讓人感到一股無形的壓迫感。
 
  芸望著士兵們仍爭先恐後地衝上前線阻擋黑騎士團,經過昨日一役,我方損失了約一千多名士兵。可若按照目前的情勢走下去,不出幾個小時城門便會被攻破,王國軍的步兵團不再朝城門集結,他們轉向朝著城牆的天梯前進,這代表著城牆上的士兵也正陷入亂鬥。
 
  妳殺了我們的同僚。低啞的聲音傳入芸的腦袋。
 
  芸一愣,但黑騎士壓迫眾人的攻擊忽地止息。他們轉向往回奔跑,所有士兵均茫然地望著正在遠馳而去的敵軍。他們停止了攻擊,為什麼?女孩擠過人群,耳邊傳來了遠處的低沉號角聲,他們的營地正在著火,有大批配備精良的騎兵正從森林間湧入戰場,襲擊王國軍的大本營。
 
  城門頂上傳來了警鐘的敲擊聲,與昨日預防敵襲的不同,這次士兵敲的更為激烈。士兵們開始躁動,他們手持長矛朝著王國軍的大本營急奔而去。芸望著從森林湧出的騎兵們,他們長矛上綁著的紅布中有某個標誌──是馬爾賽堡壘的標誌,一柄劍與大鬍子,芸待在軍隊時曾看過。
 
 
 
 
  大批士兵穿越在叢林間,他們在黑騎兵本隊前去進攻因舍圖堡壘時,以風馳電擎之勢襲擊了大本營,目標是統帥史拉德‧艾爾蒙。守營的士兵們完全沒料到森林間竟會湧出敵軍,他們被殺個綽手不及,哀鴻遍野。
 
  普泰森望著正在調頭的黑騎兵,「他們守住了堡壘!」
 
  「畢竟我們只花了兩天,硬是跑完三天的路程。」迪恩疲勞地說道:「這不適合老人家啊……」
 
  推著鼻梁上的眼鏡,普泰森微笑,「千萬別這麼說,迪恩鎮長。您可是大功臣呢。」
 
  「可別忘了我呢,小夥子。」史錐帶著戰盔,一貫的大鬍子躺在銀白的胸甲前,他神色自若,「范恩還欠我一個交代呢。」
 
  普泰森苦笑,「是的,史錐隊長。」
 
  然而,普泰森忽地瞥見營帳中出現了龐大的黑影。
 
  裁決者。
 
 
 
 
  芸環顧著四周,想用視力捕捉到怪物的身影,但除了硝煙、屍體、人群和破損的建築,她沒有看到任何龐大的身影。
 
  所以,我們來了!裁決者低吼。
 
  在王國軍雪白營帳被橘紅色的烈火侵襲時,偌大的身影也從業火中跳出。裁決者們發出憤怒的嘶吼,他們揮舞著手中的石斧砍下一個個急馳的騎兵。芸急躁地咬牙,約五名裁決者站在那裡,他們眼中帶著憤怒與狂躁,跟先前突襲堡壘的兩個一模一樣。
 
  不理會後頭范恩打算帶著團隊所有成員以及一部份士兵突襲的計畫,女孩使用闇奇能朝著王國軍營帳急奔而去。好不容易終於盼到了馬爾賽的援軍前來,原本不應該來到此處的援軍終於來了!可是,怎麼可以讓裁決者阻撓?這場勝利一定要拿下,這是夕用生命換來的奇蹟!
 
  芸跳上了堡壘外的民宅屋頂,以靈敏的姿態穿梭在天空中。斗篷下還藏著八把結晶匕首,要用它們來解決這些裁決者。女孩藉由闇奇能強化的速度且穿梭在屋頂間幾乎毫無阻撓,使她比絕大部份的黑騎兵還要快來到大營帳前,怪物正在屠殺馬爾賽的援軍。
 
  裁決者感應到她的奇能。他們讓三名同僚朝向自己走來,剩餘兩名則協助王國軍防守營帳。芸感到奇怪,昨天她對上裁決者時,怪物用推城門來吸引自己跳下堡壘與他對決,顯然不在乎戰爭的勝利成敗。可是,這次竟然留下兩個人去協防營帳?
 
  望著朝自己奔馳而來的裁決者,芸轉而跳向城鎮把他們拉開。女孩隱約看見范恩帶著部隊從堡壘衝出,哈德威等人也在裡頭。
 
  為了引開後頭的怪物,芸奔馳在大街小巷中。跳到屋頂上隨即又遁入一個小巷子裡,使用光奇能遮蔽怪物任何有關「感知」、「感應」的奇能,以遮蔽自己的行蹤。悄聲地穿梭在巷子裡,芸爬上屋頂,發現這些怪物們正分頭尋找自己的所在──他們從來不懂團隊行動。
 
  感覺到自己的魔力正在劇烈耗損。挑了名離自己最近的裁決者,她從屋頂上跳下,顯然是屋頂上的石磚吸引到裁決者不受闇奇能影響的聽覺,他轉身看見了女孩,揮舞石斧將她打入一旁的民宅裡。木門隨即被撞碎,芸在地上翻滾後站起,怪物踏著沉重的腳步走入陰暗的房屋。
 
  裁決者朝自己急奔而來,芸立刻解除光奇能,轉而使用只屬於她的第七奇能,手上出現一柄結晶大劍。怪物的身影化作急馳的黑影,是闇奇能強化過的速度,她知道這傢伙的目標是自己,想也沒想直接掄起用火奇能強化過的大劍往前一揮,斬斷了那怪物的腿。
 
  他吃痛一聲往前滾去,撞向石壁。芸放開了化作碎晶的大劍,將胸前的佇存罐,拔開瓶塞後吞下以補充正急速消逝的魔力。她感到胸口一陣滿足,馬上使用光奇能防止裁決者利用風的「感知」而知道自己的動作,她衝向一旁撿起裁決者方才放開的石斧,朝著裁決者的腦袋奮力斬下,頭顱落地。
 
  掏出斗篷下的匕首,斬斷他背上的尖刺,怪物化作碎晶澈底死去。
 
  第一個!
 
  芸簡直不敢相信,第一次她對上裁決者時感到非常辛苦。因為對於這怪物的無知拖累了自己,可現在沒有這種疑慮。儘管如此,他們對其他非奎艾特的一般奇能者來說仍是威脅,只有能使用全部奇能的奎艾特才能抗衡這些怪物。
 
  石壁被撞開,另一隻怪物用粗曠的肩將自己給撞了出去。玻璃破碎,芸撞破兩扇窗戶掉進了隔壁的民宅,斗篷與衣服被玻璃劃開,身上又多了幾道傷口,鮮血潺潺流出。望著那怪物彷彿狂暴般的雙目,女孩相信這些裁決者與當天自己看到的不同。他們被憤怒、狂躁蒙蔽了自己的理性,成了真正的怪物。
 
  怪物朝自己狂奔。他的石斧閃著紅光,奮力一劈竟將石磚地表猛地斬個粉碎。芸往旁翻滾躲過致命的攻擊,驚愕地望著那坑洞,裁決者本身的力量強大,加上火奇能強化過後破壞力竟如此驚人。他咆哮,將石斧從地上拔出,望著躲在門旁的女孩,石斧飛出。
 
  門被破壞,瘦弱的身軀從木屑灰中竄出。芸在街道上翻滾,裁決者伸手抓住了飄揚的斗篷並將她往回拉。女孩掏出一直以來繫在褲子旁的結晶匕首,在自己被往回拉的霎那將它們插入怪物的雙眸,他被突如其來的攻勢打個措手不及,狂聲大吼。
 
  芸顧不得魔力的耗損。她雙腳一蹬,解除光、闇奇能後馬上使用了火、創奇能,手中出現一柄宛如鐮刀般倒鉤的斧頭,尖銳的斧刃閃著紅光。芸將它插入裁決者的眉間,利用自己落下的趨勢,使盡全力往地面扯下,怪物仰天倒地。
 
  拋開破碎的結晶。關閉火、創,重新使用光與闇,芸發現自己竟然開始習慣了這樣的作戰模式。她往一旁跑去,拔出方才被裁決者拋出而挺立在石壁上的斧頭,女孩掄起巨大的斧頭,朝著正在劇烈疼痛中掙扎爬起的裁決者咽喉部便是一擊,鮮紅的血液噴濺而出。
 
  第二個!
 
  沉重而快速的腳步聲響起。芸望著從街角處跑出的最後一名裁決者,撕下早已破爛不堪的斗篷以免讓裁決者有東西可以抓住自己。她喘著氣,發現自己的魔力逼近乾涸、身上的傷口傳來了熱辣的痛楚,可女孩不敢關閉光、闇任何一種奇能,這會讓她在面臨裁決者時會顯現出關鍵的弱點。
 
  如果那個可以幫助我的話……芸想道第一個裁決者的屍體。
 
  女孩朝著第一棟民宅跑去,後頭怪物尾隨自己。穿過破碎的木門,看見了龐大的晶石,芸跳了上去,而後頭的裁決者也隨即衝入民宅中。
 
  她感到魔力充盈。這簡直不可思議,為什麼裁決者的晶石會幫助自己?如果這對自己有幫助的話,也許以後可以將它們削成一塊一塊的來攜帶在身上?這樣的話自己在必要時也可以維持同時使用四種奇能來抗衡他們──這些該死的怪物!
 
  怪物的眼眸透露出狂暴,他用石斧在地上刮起灰燼與石屑。在被煙塵遮蔽視線的同時,粗曠的大手抓住了芸的腰,石斧從一旁緊接而來,其破風的咆哮聲就像要將自己吞噬般駭人。
 
  女孩幾近自己所能,使用了火、創、光、闇四種奇能,一柄閃著紅光的斧頭從她手中顯現,芸用它橫向劈砍,與裁決者的石斧斧刃交鋒,但顯然他並沒想到女孩竟然會用火奇能對付自己,石斧破碎,伴隨她那清脆的吼叫,將怪物的身體從胸膛一分為二。
 
  結晶大斧在劈開怪物胸膛的同時,也將他背後的尖刺斬碎。裁決者的身體被砍成兩半,化成了兩塊巨大的晶石躺在地上,芸也落在地面,好不容易補充回來的魔力又再次淨空,她掙扎的站起,想起外面還有一個被自己砍斷頭的怪物躺在那裡,水奇能可否恢復斷頭的傷勢,這沒有人敢試驗。
 
  芸不想冒險,再從抓住自己的怪物手臂結晶取得魔力補充後,女孩跑出民宅外,發現那怪物依然躺在那裡。
 
  他不動了,但為何我如此不安?芸想著,將那柄石斧抽出把怪物身子踢翻,抽出匕首斬斷了背上的尖刺,裁決者化作晶石永遠死去。
 
  女孩覺得疲勞,她渾身上下佈滿著大大小小的傷口,且對於這種使用雙奇能,更甚四奇能作戰越來越習慣,為什麼?而且剛剛這些裁決者都沒有說話,甚至連心中的低語都不見了,這到底是──
 
  我們將力量分予妳。沙啞的聲音再次從心裡傳出。
 
  芸一愣,這低啞的聲音……裁決者?
 
  我們讓妳害怕,讓妳有了遇見英雄的契機;
  我們讓妳傷痛,是因為她的力量尚不完全,需要一個缺口來讓妳看見;
  我們讓妳絕望,是為了讓妳接收我們的力量;
  我們將力量分予妳,是為了不讓比翠‧艾薩辛將它佔有並流出。
 
  「這……你是誰?」芸不自覺地問道。
 
  來艾爾蘭達,奎艾特。
  妳會知曉全部的秘密。

  沙啞的聲音如是說。

--

後記:

  圍城戰開始收尾囉~
  芸的打鬥畫面我寫的非常高興,
  但也是時後該結束熱血場面了。(笑

  在這裡,讀者們是否發現了裁決者的變化呢?
  他們變得狂暴。還有在最末端的低語,
  顯然裁決者除了表面上的令人畏懼,他也有著一段歷史。
  而普泰森終於完成任務,帶來了馬爾賽的五千軍力,
  這成了扭轉局勢的關鍵:D

  接下來,便是直搗黃龍了。
  謝謝各位觀看奇能者第二十三回,
  轉眼間這篇故事也邁入了10萬字大關,
  一直以來感謝各位花費時間觀賞在下拙劣的文筆。

  真的,很感謝你們!
                            -LKK  2015 . 09 . 18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6473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w3489沒有瘋災難即將到來
全球股災賠錢網路上都特洛伊病毒少上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