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命《0916 第二十一回》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5-09-16 08:47:26│贊助:8│人氣:213
  「戰爭結束後,我們才知道芸爆發的力量有多強大。
   有人看見她一刀砍下裁決者的腦袋、
   斬斷那怪物背後突出的尖刺,一氣呵成。
   據當初在廣場內的士兵們描述,
   裁決者對於被憤怒沖昏頭的芸,毫無還擊能力。」 -索倫
 
 
 
  芸跪坐在一大片碎晶上,低頭望著自己的腿。她隱約聽見了耳邊傳來了士兵的叫喊,嘈雜的腳步聲逼近,他們貌似低聲咒罵什麼,合力把某個東西給抬離廣場,而有人晃著自己的肩膀,在吶喊著,但就像被遮蔽了聽覺,她只聽得到宛如低語般細碎的聲音。
 
  有東西滴在芸的肩膀上。一滴、兩滴,漸漸地多了起來。那股濕潤感是自己曾經體會過的,它打濕了自己的頭髮、身上的斗篷,儘管背上與側身的傷口因雨水而疼痛,可胸口卻遠比表面還要更痛,是誰拿劍砍了她嗎?還是箭射中了她?打中了胸前的要害,她會死嗎?
 
  疲勞擴散至全身,芸覺得好累,彷彿只要闔上雙眼,自己便會沉沉睡去。她在堅持什麼?還要堅持什麼?雨水與傷口無法讓她的疲勞消散,但胸口的痛卻一直提醒著自己方才所發生的事。裁決者的微笑、女人的慘叫、鮮紅的血液噴濺在泥巴上--在看見泰拉的腿被砍斷以後,那股從胸口爆發的熾熱。
 
  當時她覺得自己無所不能,若以當時的力量,以一人扭轉戰局甚至可行。但那股熾熱並沒有維持多久。芸知道當這股力量猛烈燃燒時,她揮刀瞬間擊殺了一名裁決者,卻沒有即時拯救泰拉。她親眼看見兩條腿分離,那尖銳的慘叫聲一直盤旋在心頭揮之不去,宛如夢魘一般。
 
  忽然,跪坐的雙腿傳來一股脈動。和站在他眼前叫喊的人無關,是一股清晰的鼓動,它咚、咚、咚的叫喊著,芸覺得有一股暖流從小腿處延至膝蓋、大腿、腰,最後流至自己心頭。它沒有撫平痛楚卻讓芸感覺到滿足,被掩蓋的聽覺逐漸清晰、模糊的視線豁然開朗、疲軟的四肢忽然充滿了力量。雨滴憤怒地打在她與所有人身上,發出激烈的聲響,她都感覺到了。
 
  「芸!」索倫背著一把弓,左邊上衣的袖子被某種東西給扯掉露出了粗壯的手臂,額頭上則包著微微滲血的布料,顯然在方才戰爭中受了傷。他搭著芸的肩膀叫喊:「妳怎麼了?醒醒,芸!」
 
  抬起頭望著索倫,那粗曠的臉龐上沾有大片血漬,但因雨水的沖刷而淡去,平常冷峻的臉上竟出現了擔心的神情,這讓芸感到新奇。眨了眨眼,耳邊傳來了士兵的叫喊聲與武器碰撞的聲音,這才讓她意識到自己仍在戰場──與無法及時挽回泰拉的遺憾。
 
  「索倫?」芸一愣,趕緊轉頭望著原本泰拉躺著的位置,卻只剩一攤被沖淡的血,「泰拉呢?泰拉在哪裡?」
 
  索倫將芸的臉導正回來,「泰拉被史卓‧麥爾和其他士兵抬進了隊長室,她需要急救。」肅穆地望著女孩,「妳沒事吧?芸。」
 
  醫療方面是自己無法幫上忙的領域,但只要泰拉有人照料,那就還有希望,芸稍稍放寬了心,「……什麼沒事?」
 
  「羅亞廷和希瓦德看見妳從正城門疾衝到正中央廣場,然後瞬間殺害了裁決者,之後放聲大吼,之後對著……這晶石拿著武器瘋狂地攻擊。」索倫觀察著芸的身體,「我的意思是,妳身體沒什麼大礙嗎?」
 
  對這晶石突刺?「沒事。」
 
  望著索倫懷疑的神情,芸皺起了眉。自己感覺起來是沒事,但為什麼會沒事?一開始那股熾熱的感覺僅維持了數秒後離去,之後一股疲勞直衝腦門,讓她感到昏昏沉沉,四肢無力,之後、之後怎麼了?聽到了鼓動,然後四肢忽然有了力氣、視覺與聽覺也都恢復正常的感覺,為什麼?
 
  那個鼓動。芸低頭望著仍躺在一旁的碎晶,想起薇曾告訴過自己,奎艾特彼此之間都有某種特殊的連結,所以自己看的到、聽得到她,也能感覺到裁決者從遠處傳來了思緒,難道是這股碎晶幫助了自己?她在嘗試去感覺鼓動,可是除了士兵的廝殺聲以外,沒有任何感覺。
 
  芸很清楚,在自己即將昏厥過去時,是碎晶幫助了自己,她從水晶擷取了力量。
 
  忽然,因舍圖堡壘警鐘大作,她和索倫不約而同地望向城門,難道被攻破了?可是城門依舊緊閉,周圍士兵的吶喊、尖叫與金屬碰裝聲逐漸消去,到最後只剩下雨滴的聲音。兩人站起身子,發現周圍有幾名士兵在四處奔跑著,他們帶來讓全部的人都感到安心的消息。
 
  史拉德‧艾爾蒙暫時退兵了。
 
 
 
 
  夜晚降臨,稍早前下的雨已停止。因舍圖堡壘的城牆上點燃了照明用的火把,士兵們各個全副武裝,凝神戒備周圍的動靜。史拉德的兵營駐紮在因舍圖城鎮的最外圍,那個兵營幾乎占據了森林間的商業要道一直綿延到昌河,仍隱約可見帶著火把的數個巡邏隊在兵營旁走動,防止我方的夜襲與警戒森林間的動物。
 
  哈德威召集了所有人來到隊長室,每個人身上都有繃帶來處理大小不一的傷口,而令他慶幸的是,在今天這場圍城戰中沒有人身亡。就算是史卓‧麥爾、羅亞廷、希瓦德三人也僅僅受到輕傷,且每個人都成功守住了各自的防守區塊,這是值得嘉獎的地方。
 
  但,仍有人受了重傷。
 
  望著木桌上的因舍圖大地圖,哈德威望著史卓問道:「泰拉如何?」
 
  「是,泰拉小姐情況仍不樂觀。」史卓憂慮地說:「軍醫已將她安置在我們兵舍,今明會是能否挺過的關鍵期。」
 
  范恩嘆口氣,他上半身沒有穿著任何衣裝,壯碩的身體一覽無遺,稍早戰爭的傷口僅用繃帶稍做處理。他雙手環胸問道:「索倫,那女孩呢?」
 
  「在泰拉那裡。」索倫額頭包了白色繃帶,稍早他被敵兵的劍稍微劃過了額頭,扯下手上的布料稍做處理,如今則是藉由軍醫做了妥當的處置。
 
  「她狀況如何?」哈德威問道。
 
  索倫搖搖頭,「非常低迷。尤其在見到泰拉以後……」
 
  沉默籠罩了整個隊長室。哈德威知道索倫後面所隱藏的字句,顯然芸的精神狀態並不是很好,她還能應付後續的圍城戰嗎?今天這女孩獨自一人殺害了兩名裁決者,她已經做的非常漂亮,在自己親眼目睹芸單挑裁決者後,更是對這名女孩的作戰手法讚嘆不已。
 
  哈德威也非常清楚,團隊所有人尚未完全釋懷夕已離去的事實。尤其是芸,昨日兩人在夕的墳前,望著女孩那感慨、眼眶泛紅的表情,自己非常清楚她有多麼看重夕,在還沒完全接受夕死亡的情況下,又親眼見證了泰拉被裁決者砍斷雙腿的事,她會非常難過,甚至崩潰。
 
  可又怎麼能怪她?夕死亡的日子還過不到十天,要在短時間完習慣根本不可能。哈德威憤憤地咬牙,那這幾天內鼓勵眾人前進的自己又算什麼?冷血動物嗎?不,夕的死亡帶來了革命的契機,讓王國完全改革的機會,芸擊敗了裁決者更是讓這股信念成了無法撼動的「信仰」,並深植於每位士兵的心裡,她們兩人是圍城戰最主要的功臣。
 
  從何時開始,我們開始倚賴這加入五個月有餘的女孩?
 
  范恩看著哈德威的沉思,對著站在一旁的三位士兵,「史卓、羅亞廷、希瓦德,你們先去休息吧。」
 
  三個人身上有著大小不一的傷口,但對於目前的沉悶氣氛,他們答是後一一離去,臉上帶有明顯的疲勞。戰爭中,儘管他們沒有奇能,可是城門沒有被衝車攻陷仍該歸功於史卓‧麥爾的指揮,在士兵們慌亂的時候,是他下達命令該做什麼,戰前也是由他來鞏固所有人的心,好不讓他們怯戰。
 
  羅亞廷與希瓦德則是負責統領城牆上的士兵們,舉凡要求士兵們遞補缺口、提劍對抗攀上城牆的士兵,這兩人別於史卓的領導能力,在劍術上也比一般士兵來得優秀,以初次上陣來說,他們做得非常優秀。范恩從士兵們口中探聽到這些事以後感到非常欣慰,他的下屬沒有一個是軟弱的,他們非常堅強。
 
  哈德威雙手撐在木桌上,「謝謝,范恩。」
 
  「你的樣子不適合讓他們看到。」范恩望著仍在室內的所有人,「你是指揮官。」
 
  第一次看見哈德威如此疲勞。馬修皺眉,早前大腿的箭傷被繃帶包了起來,但他小心翼翼地隱藏在斗篷下,不願讓人看見。芸,還好嗎……
 
  「嗯,我需要一點時間。」哈德威喘口氣,沒錯,現在可不是猶豫想那些的時候,明日史拉德一定還會再進攻,需要擬定對策。
 
  半晌,哈德威做了不知道第幾個深呼吸以後,站直身子,「好吧,首先我們大概還剩多少人?」
 
 
 
 
  泰拉躺在雙層床架的下舖,床旁的小矮桌上有著燭台,蠟燭提供了房內唯一的照明,矮桌前有著木製水桶。芸坐在床旁邊,拿起蓋在她額頭的毛巾,用水桶裡的清水稍微搓了一下,擰乾以後輕輕地放回額眉間,希望多少能讓她舒服一點。
 
  一抹纖瘦的身影出現在床鋪旁。望著有著雪白長髮的薇,臉上的表情依舊淡漠,她望著躺在床上正與死神拔河的泰拉,就像在看著個正熟睡的人般,臉上沒有任何一絲變化。芸將視線從薇身上移開,看著泰拉那痛苦的臉,胸口又傳來了痛楚。
 
  真的好痛、好痛。
 
  「妳很迷惘。」薇望著芸,「面對裁決者,妳做得很好。」
 
  「不。」芸沿著泰拉的身子往下望去,按著曲線突出的棉被在某個截點滑落,歸回平坦的床鋪,以一個成年人來說那絕對不合理,而她知道其中的理由。
 
  「這是一輩子也無法復原的創傷。」芸閉上雙眼,自責與悲憤促使淚水滑落,為了不打擾泰拉,她刻意壓低哭聲。
 
  薇搖搖頭,「我們沒辦法保護每一個人。」
 
  憶起了夕的死亡,芸痛切地明白這句話的意思。沒錯,即便坐擁力量我們仍無法保護每一個人,可當妳擁有力量的時候又怎能不去保護?明明就近在眼前,也許、也許只要在多個幾秒,泰拉就不會被斷腿,自己可以救下她。為何不給予自己這幾秒,好挽回泰拉的人生?
 
  「我找不到平衡點。」薇淡淡地說:「在我的時代,也有許多朋友死去,最後留下來的就是庫綸尼隆、辛蒂爾和艾德利亞。我們擁有力量,卻沒辦法使用力量去保護他們。」垂下眼簾,蔚藍的眼眸透露出哀傷,「這非常矛盾,但我們找不到平衡點,一直都找不到。」
 
  薇坐在床舖邊,「所以我用勝利來弔唁他們。用我統一因翠斯提的成就高呼他們,讓我的夥伴稱王,為了不褻瀆他們的死亡,為了讓死亡變得有意義。」
 
  芸抬頭望著薇。
 
  「經歷過更多的離別與傷痛,妳就會知道死亡也可以具有意義。」薇起身後離去,「妳的迷惑,就是褻瀆她們。」
 
  夕的死亡、泰拉的腿都已是既定的事實。但自己總是會內疚,因為這兩次明明都近在咫尺,是可以阻止的,但自己卻任由它發生。儘管不願意,可是終究還是發生了。哈德威曾鼓勵我們,讓我們向前走,也許他做的決定跟薇一樣,選擇往前看,而不是沉浸於傷痛,止步不前。
 
   芸抹去淚水。這是怎麼了?在夕死亡的時候,自己明明決定了要堅強,要往前看。泰拉還沒有離去,依舊可以觸碰、可以聊天、可以看見,那為何要哭泣?應該要相信她,而且若自己在晚一點到,也許泰拉就不僅僅是斷腿,甚至有可能直接被裁決者殺害。
 
  原來,自己早就把握了關鍵的幾秒。
 
  把泰拉的毛巾取下,在水桶裡稍微洗了下,擰乾後放回她額頭上。
 
  芸微笑地望著泰拉,眼眶仍泛著淚,但沒有滑落。


--

後記:

  繼夕的死亡,泰拉的腿也被裁決者斬斷了。
  老實說,這兩個人早在一開始寫就被我訂下了這劇情(被揍
  不過稍稍有點不一樣,當初腦海描繪的因舍圖保衛戰也不是這種圍城。

  但後來寫下去以後,才覺得有堡壘幹嘛不用?
  所以就變圍城戰了(́=◞౪◟=‵)
  老實說整體戰爭,我覺得自己寫的並不夠好。
  不曉得讀者們在「因舍圖圍城戰」時,是否有感受到戰爭的氣息?
  主要視角環繞在芸身上,故可能無法顯現整體的壯闊。
  背景描述一直都是我的要害,可自己卻怎麼樣也寫不好(汗

  還望各位海涵,LKK仍舊會持續加油的。
  因舍圖圍城戰的第一天就這樣過去,
  普泰森前去馬爾賽請求援軍未果、
  艾勒尼絲和卡西爾去另一邊的村莊求援依舊沒有消息。

  還望各位能繼續守望這場幾乎絕望的圍城,
  芸會在此從歷史中成為敗者?
  還是畫下新的篇章,建立新的國家?

  一切取決各位讀者啦(炸

  謝謝各位的支持,往後仍請各位繼續支持奇能者哦(´,,•ω•,,)♡

                           -LKK  2015 . 09 . 16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6316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卡斯巴爾
"坐"擁力量

09-25 20:06

黑衣大閒者LKK
抓別人錯字總是快狠準,怎麼自己的文章錯字連連Orz09-25 21: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蛛網前傳‧...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ლ(´•д• ̀ლ
歡迎各位來我的小屋喔ლ(´•д• ̀ ლ(´•д• ̀ლ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