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命《0914 第二十回》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5-09-14 09:35:15│贊助:12│人氣:750
  「夕給了所有人反抗的希望,
   但在幾乎絕望的圍城戰中,
   芸讓這渺小的希望擴大成無法撼動的信仰。
   因為她打敗了裁決者。
   所以她成了英雄。」 -哈德威‧費恩


 
 
  「我沒辦法派遣援軍去因舍圖。」史錐‧佛沃德淡淡地說:「除非你讓我確認這卷軸是真是假?」
 
  普泰森皺眉,這封卷軸從哈德威那裡取得,但確實不知道它的來歷,而自己對於內容更是完全不知曉。望著眼前禿頭、有著大鬍子的史錐以及上樓前看到的王國旗幟,由此便知到他對國家的忠誠可見一斑,對於懷疑這信封的真偽也是情由可原。
 
  但現在不是思考邏輯問題的時候,說服他就是此行的目的。
 
  「史錐隊長,此時此刻因舍圖正面臨存亡危機,沒有時間了。」普泰森冷靜地說道──至少他已經盡全力冷靜,沒有因為急躁而大吼。
 
  史錐用手指敲著桌上的卷軸,「根據你說的,史拉德‧艾爾蒙奉命率領一萬人來殲滅因舍圖,吾王也給范恩那傢伙機會,看起來是他完全不領情?」他皺眉,語氣頓時冰冷,「這是自作自受,我為何要派軍隊給叛國份子?」
 
  普泰森握拳,但仍挺直身子說道:「您認為這是正確的嗎?史錐隊長。」
 
  「什麼?」
 
  「殲滅整個城鎮是正確的嗎?」普泰森音量逐漸擴大,儘管知道這無利於談判,但憶起仍躲在因舍圖堡壘的平民們,隨時有可能在下一秒喪命。曾為了保護國家、人民抱持熱忱而加入軍隊的他,這是不允許的。「讓人民在不明不白的情況下死去,是正確的嗎?」
 
  史錐靠在椅背上,雙手環胸,「不要讓情緒影響自己,士兵。說起來前陣子因舍圖鎮有一名奇能者殺了裁決者,這才是吾王派兵殲滅的主要目的,不是嗎?」
 
  「所以要為了幾名奇能者,殺了城鎮的人民嗎?」普泰森咆哮,指著坐在一旁的迪恩鎮長,「要犧牲他們嗎?」
 
  瞥向佝僂的老人,史錐的語氣依舊平淡:「不因小失大,這可是吾王的御旨、綜觀大局而做出的犧牲。」向前傾身,「奇能者可是打算篡王奪位的背叛者,因此才會有『奇能者殘殺行動』啊,士兵。」
 
  「奇能者篡王奪位的證據呢?」普泰森憤怒地站起身子,「殘殺行動可是犧牲了大量士兵換取而來的勝利,但至今卻沒有證據證明奇能者確實想篡王奪位,這不是很可笑嗎?」
 
  「士兵,你──」
 
  硬生生打斷史錐的話,普泰森大吼:「相信毫無根據,『奇能者殘殺行動』的吾王御旨。卻不相信擺在你眼前的事實,」這是賭注,因為他不知道卷軸到底寫了什麼,但普泰森從他方才閱讀卷軸的反應,這絕對是足以撼動他內心的東西。「這就是你的愛國情操嗎?史錐隊長!」
 
  普泰森聽見了拔劍的聲音,但史錐伸手制止了後方欲上前的迪斯。大鬍子隊長微笑,「哼嗯,你在教訓我?士兵。」
 
  「不,隊長。」普泰森做了幾個深呼吸,「拉爾文的慘劇仍歷歷在目,因舍圖殲滅戰絕對不是正確的。如果要犧牲人民才是正確的,那國家為何需要王?如果人民本身是可以被犧牲的『物件』,那我們不就成了合法持有武器的屠夫嗎?」
 
  「哦?所以你想說『沒有人民,哪還有王』是嗎?」史錐說道。
 
  「這是事實,隊長。沒有可統馭的人民,那自稱王還有什麼用?」普泰森坐回位置上,挺直腰桿,「我不願成為屠戮人民的士兵,我是為了保護他們才從軍的。」
 
  「哈哈哈哈!」史錐靠在椅背上大笑,「可真是滿腹理想啊,士兵。迪斯,把他丟到地牢去。」
 
  「是,隊長。」
 
  普泰森驚愕地瞪大了雙眼,「什麼?」
 
  迪斯將他從椅子上拉了起來,用劍抵住他的喉嚨,期間普泰森不斷反抗,並大聲叫喊著,迪斯用劍柄狠狠地打在他背上,這才將普泰森給拖了出去。史錐‧佛沃德望著仍老神在在的迪恩鎮長,他將卷軸遞給佝僂的老人,示意他翻開來看。
 
  半晌,迪恩微笑,「你對年輕人太苛刻了,隊長先生。」
 
  史錐站起身子,望著窗外的操場,他將雙手枕在背後,語氣不如方才冰冷,「范恩是我的酒友,更是軍中少有的摯友。早些時日我也收到了吾王的御旨,但卻是要我進攻因舍圖?」豪爽地大笑幾聲,「怎麼?原來我操練這些士兵,是為了對付自己人啊。」
 
  「所以你才這麼做?」撫著鬍鬚,迪恩問道。
 
  「這卷軸可是大事,如果只有他來,我可能直接把他轟出去。」史錐轉身面對著仍坐在椅子上的老人,「迪恩鎮長,我時常從范恩的口中聽說過,我覺得您不是會做出叛國行動的人,不是嗎?」
 
  迪恩微笑,「史錐隊長,你我都不是笨蛋。王國腐敗了,從比翠‧艾薩辛入駐前那『拉爾文的慘劇』,入駐後更變本加厲,『奇能者殘殺行動』到現在『因舍圖殲滅戰』,我們沉默了多久?」
 
  望著沉默不語的大鬍子隊長,迪恩眨了眨眼,「我餘生無多,就只是在年輕人身上賭了一把。」轉過身望著門口,「這次,我覺得我是對的。故事很長,但我想我們沒有時間了,隊長。」
 
  史錐,依舊沉默。
 
 
 
 
  泰拉跨過士兵屍體往前疾衝而去,看著背對自己的敵軍,低下身子用後腳跟絆倒他,運用土奇能讓自己的拳頭更加堅韌,一拳打向那人的胸膛,只見輕型甲冑凹陷、他吐出鮮血。把那名士兵扛起後扔下城牆,順道連想藉著天梯爬上城牆的敵軍一併撞倒。
 
  推開了自己身旁的天梯,不理會城牆下的叫喊,泰拉回過身發現幾名敵軍正朝自己跑來。把地上的屍體當作掩護,朝著那些不友善的士兵衝去,長劍貫穿了屍體,鮮紅染上了她的黑髮以及輕甲。有一名士兵從側邊襲來,泰拉拋下屍體俯身閃避,抓住那人的手腕,用腳絆倒他,使出一記過肩摔,那人隨即落下城牆。
 
  轉身踢向剛從屍體拔出劍的士兵,那人撞倒了後頭想上來支援他們的夥伴。站直身子,泰拉一拳打向帶著頭盔的敵軍,只見那白色鐵片凹陷,那人往後傾斜──顯然她不打算讓他就這樣倒下,抓住手腕使出全身的力量拋向另一波上前支援的敵人,頓時有四個人倒地。
 
  該死,還有多少人?泰拉喘著氣,在這場戰爭中已算不清自己究竟擊倒了多少人,只知道這些圍城的士兵不斷的從天梯湧上城牆,儘管這裡比起需要對抗攻城樓的正城門還要好得多,但仍感到吃力。
 
  「裁決者被打倒了!」
 
  在堡壘內部的傳令兵大聲嘶吼著,儘管在嘈雜的戰場裡,泰拉依然聽到了士兵如此吼叫。她微笑,芸成功擊倒了裁決者、完成了自己承諾的任務,儘管當初認為三十名裁決者對女孩來說是否太過沉重?但很顯然的,是她多慮了──芸不需要人擔心。
 
  這消息似乎振奮了所有士兵,泰拉望著他們臉上表情有著明顯的變化,更堅定、更有信心。芸打敗裁決者振奮了所有因舍圖守軍,同時來襲的敵人似乎多了些猶豫,但還不夠,這不足以讓他們退兵,自己還得更加努力,按照哈德威的計畫,所有人都必須堅守到馬爾賽的援軍到來。
 
  儘管可笑,但所有人都堅信那可能不會來的援軍。而裁決者落敗的消息一出,泰拉覺得這一切似乎都還有轉圜的餘地。夕用死亡證明了裁決者會死、芸在戰場上再次打敗裁決者、哈德威策劃的瘋狂計畫,這就是她們的團隊,全部都是瘋狂的人。
 
  論瘋狂,自己更不可能會輸。
 
  泰拉微笑,「我們不會輸。」
 
  一道巨大的身影從城牆邊跳出,他拿著巨大的斧,小麥色皮膚以及從背上突出的尖刺。泰拉瞪大雙眼望著那怪物,頓時竟不知該如何反應。裁決者揮舞斧頭,用斧面將她打落城牆,自己也隨之跳下──一旁的雜兵無法滿足他的殺戮欲望,唯有奇能者才行。
 
  泰拉從東城牆掉到了因舍圖廣場,若不是土奇能的堅韌,興許會受到無法估計的損傷。在地上翻滾後站起身子,身上沾滿了泥巴,望著從天而降的龐大怪物,她微笑,原來這就是芸面對的怪物嗎?這股力量、這種威壓,真的非一般人所能比擬。
 
  「奇能者。」裁決者微笑,「妳認為妳會贏?」
 
  泰拉站起身子,「我從沒想過會輸。」
 
  裁決者的身影忽地消失,泰拉一愣,肩膀忽地被某種東西抓住,怪物將她拎到自己眼前,他微笑。將石斧抵在穿著輕甲的女子膝蓋,「我會摧毀妳,就像這樣。」
 
  石斧掠過,鮮血噴濺在因舍圖廣場上──伴隨她的尖叫與女孩的嘶吼。
 
  泰拉!
 
 
 
 
  芸朝著城門的衝車急奔而去,揮舞著手中的寬刃劍,瞬間擊斃了三名操縱衝車的士兵,那器械的動作頓時變得遲緩。她躍過衝車頂,先絆倒了一名士兵,強奪他繫在腰際的劍,隨即用它貫穿白色胸甲,鮮血沾上了她的手。轉身,擋住朝自己襲來的白影,用闇奇能強化的力量將那人往後推開,兩名士兵倒在一團。
 
  芸將手中的劍擲出,奪走第一名士兵的性命,她衝上前把劍從那人胸口拔出,用腳踢開,以同樣的手法讓倒在地上來不及爬起的士兵在尖叫中死去。衝車的六名操縱手全數陣亡。芸以火奇能強化手上的寬刃劍,它發出淡淡地紅光朝著衝車的木滾輪橫斬,衝車頓時傾斜。
 
  她不打算將它移開,就這樣子當作城門的掩護正好。拋下手中的劍,用手攀上城牆的石磚,一眨眼就到了城門頂,她隱約聽見後頭有箭矢落在石壁上。望著驚愕的敵軍,芸無心理會,手中出現了一柄結晶長劍,她跳上前用長劍往那士兵的脖子一抹,不管軟倒在地的敵軍,撿起地上的不知為何斷成兩截的長矛木柄,往前方的士兵橫打,那人隨即掉下城牆。
 
  「芸!」哈德威驚呼,這女孩戰鬥的手法何時如此高超?
 
  「我去東城牆看看!」芸頭也不回的跑開。
 
  她從階梯上跳下,望著東面城牆,恰巧看見巨大的黑影把穿著輕甲的女人從城牆上打落,兩人的速度有非常明顯的差異。一股不安油然而生,芸朝著他們的方向狂奔,夕的死亡使她體會到失去。而現在芸不願意、也不允許讓第二個人再次離他們而去。在戰場上的現在,她可以去保護同伴,可以防止這種事再次重演。
 
  石斧無情地斬斷泰拉的腳。
 
  芸瞪大雙眼,經過闇奇能強化傳來女人清晰的尖叫。一股撕心裂肺的痛楚從胸口擴張,她大聲地呼喊女人的名字,這痛楚從夕死亡後從未再有過,裁決者奪走了夕,如今連泰拉也不願放過。伴隨痛楚湧現的是憤怒,她在瞬間使用光與闇奇能,不理會魔力上的劇烈消耗,幾乎在鮮血噴濺廣場時,芸也跑到了裁決者身旁。
 
  裁決者驚愕地望著女孩,但隨即陷入黑暗。芸抽出斗篷下僅存三把結晶匕首的兩把,將它們直接射入他的雙眸以奪取視力,手中的結晶長劍──如今它泛著紅光,結晶長劍因火奇能而逐漸崩毀,但芸不理會,用正在崩壞的結晶劍硬是砍下了怪物的頭顱。
 
  芸正同時使用光、闇、火、創四種奇能。
 
  憤怒讓女孩無暇思考自己魔力在一瞬間淨空的疲勞。她抓住了身首異處的裁決者,掏出最後的結晶匕首將尖刺斬斷,怪物的龐大身軀正化作結晶。但芸仍不放過,手掌出現了只有一半的結晶長劍,伴隨著女孩的大叫,她不斷突刺那怪物的身體,刺碎結晶後換碎晶,碎晶化作粉末就刺泥土,只要是那怪物曾站過的地方都逃不過女孩的魔掌。
 
  最後在手中結晶劍破碎的霎那,芸仰天長叫,憤怒地、竭盡所能地嘶吼,彷彿呼應芸憤怒的情緒,陰暗的天空降下一道白雷。
 
  開始下雨了。


--

後記:

  奇能者‧革命邁入二十回啦!(灑花
  不過內容卻沒有相當的輕鬆,甚至在戰爭後逐漸邁入沉悶。

  從以前就強調過,革命不是遊戲。
  那想當然爾,這場關鍵的戰爭更不會有太多搞笑場面,
  作者不大會搞笑也是事實啊!
  為了彌補一些氣氛上的沉悶,所以帶來了我自認精彩的戰鬥畫面給各位親愛的讀者。

  芸在夕死後,又再次迎來了夥伴被斷腿的情況,
  於是在上一回補充的魔力,這一回很颯爽的用完了。
  同時秒殺了一名裁決者。
  與先前打了整整一回來說,這次反差算是大了些,
  但請各位親愛的讀者不要忽略,芸這次同時用了四種奇能。
  所以魔力全部都乾了。

  不曉得關於最近幾化的動作畫面,各位親愛的讀者有沒有什麼感想?
  是偏愛以前的對話內容?還是喜歡現在的戰鬥場景?
  如有任何建議,均歡迎提出哦。

  最後奇能者終於來到二十回,
  故事也進行了快三分之二,還請各位繼續支持奇能者,
  謝謝各位啊~~~(☍﹏⁰。)
                            -LKK  2015 . 09 . 14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616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 後一篇:[達人專欄] 蛛網前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umpkin20xx
小屋內有天氣之子的繪圖,歡迎來看看~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46513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