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番外./殘花.#終:其歌曰無能.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5-09-13 19:01:36│贊助:12│人氣:253
  「他對我說 『要美麗的活著喔』,但這種話 是如此殘酷。」

  ※

  那無家可歸的羔羊 夢見了 剛出生時的事情。



  黑暗於某日突如其來的降臨;灯珸心想,若每人的生命中總有那麼一天的話,那麼他的那天,大概在幾個禮拜前就已經迎接過。

  已經鮮少有什麼能使他感到驚慌抑或害怕,他在神智清楚、意識清晰的狀態下,親手殺死了一個人,毫無憐憫,甚至覺得這種事情天經地義。他啃蝕著那個人的血肉,填飽了飢腸轆轆的蟲體。

  在他預料之內,進食人的血肉果真對這種「病痛」有效,吃下了那人之後,飢餓感便消失的蕩然無存,相反的甚至令他滿足;後來他理解了,蟲體畢竟是昆蟲,人類的食物對其沒有營養可言,勢必得以昆蟲的食物來餵飽牠。蛋白質含量高的東西,動物的肉或昆蟲。

  他即是牠,而牠也是他。他曾身為人,而牠提供了他第二條生命,強韌的軀體,具有攻擊性的肉搏能力。他若想活,若珍惜這條勉強還有些意義的生命,就得這麼做才行。

  黑虺族的人們那天沒有回來,此後也沒有再回來;他理當懷疑他們與他已經失聯,或是已經死去。於是他離開了,這下子他不靠自己生活也不行。

  灯珸還是留在黑城,沒有踏上歸途。他的退路已經被自己毀得一乾二淨,腳後跟是深不見底的懸崖。俗語說,「當你凝視著深淵時,它也正凝視著你」,灯珸那時才了解那是什麼意思。

  恐懼永遠來自於自身的無知;一切的厄運源自於當事者的無能為力。這是黑虺族教會他的事情,那時他怨天尤人,質問自己為何遭遇這種事情。而直到他接受了「怪物」——不,或者該說,自己成為了人們眼中的「怪物」之後,他便理解了。

  他身在黑城,依舊無家可歸,卻也不願意回東丁吉,理由已經不是「無法面對親人」這種殘酷現實而又冠冕堂皇的理由。而是一股從心底油然而生、如瘟疫一般,排斥自己「曾身為人」的事實的情緒。

  不知何時,他竟也已經習慣餐風露宿的生活。依靠著蟲體給他的能力以及這具被特化的幾乎不能稱之為人的軀體,憑藉本能的活了下來,就如同他那時說的一樣。

  他對未來雖已沒有憧憬,倒也沒有絕望,就如同一個只為了活而活的機器般,每日無喜亦無悲的進食、睡眠,不知不覺,他的理性與感情從街角邊緣散佚而出。

  那時他覺得這便是他做為一個人,卻選擇違背良知,只為存活而該接受的後果。

  ※

  在母體之中 充滿笑聲的街道上,
  
  迷途的羔羊凝望著 一邊歡笑一邊拍著手的人們。



  他從黑城的郊區一路向內走去,也懶得去細數過了多少時日,總之他是徒步行走的,偶爾混上貨車偷閒,最後他落腳在黑城的市區。

  黑城既是天堂也是地獄。它的內部繁華無比,上頭有個年輕有為的女王作為領導,更是希望星上勢力龐大的宗教「彩羽」大教堂的座落城市,善男信女的聚集處。在這裡能夠看盡世界上無數繁榮盛景。

  然而就如美麗的湖泊深處總是沉澱著骯髒的汙泥,黑城好雖好,郊區卻十分危險——至少灯珸自己是過來人,他便是在那遇害的——因為外頭,就是墮落之森。而墮落之森裡頭藏著為數不少的秘密,至今仍無人解開。

  那些時日,他混在人群裡頭,慶幸他外表上除了天生的銀白髮色及金黃色雙眸之外,那些因被蟲體特化而出現在臉上或肢體上的紋路倒也不那麼引人注目,大多人都只認為那是刺青而已。他的外表就像一般人,隨處可見的叛逆青少年罷了。

  偶爾他還是得低調一些,進食的時候總得忍到三更半夜。學著不與太多人有深度的交流(然而他不懂也不想隱瞞),他為自己好也為他們好。他理解「失去」是什麼感受,椎心刺骨也不足以形容的痛楚。

  失去所指的未必只是在說性命這種東西。別人的性命如何,與他已經毫無牽掛,他並非自私,相反的,他只是單純想藉由佯裝自己冷酷,從心理層面迫使自己成為徹頭徹尾的惡人。

  灯珸其實心知肚明,脆弱的是他自己。如今的他也再不是人了,承受不起其他人對自己的友好——他害怕;當那天來臨,人們靜默無聲,火焰取代街燈點亮陰冷街角。

  然而他終究只是半吊子而已。

  ※

  吸乾了顏料之後 夢境的顏色變了。



  灯珸並不是特別有錢的家庭的孩子,亦非窮的可憐。他的人生沒什麼特別的,只是個隨處可見的一般人,家庭背景也很平凡。

  要用什麼來形容他,大概也就只剩平凡兩字了。

  母親是希望星出生的光精靈貴族千金,一頭飄逸的銀白秀髮,長相艷麗嬌貴,但並非一般女子那般艷而俗氣;父親是地球人,在他出生時就已經家道中落,幸運的是父親是家中排行後段的,老家欠債不關他們的事情不說,也只能摸摸鼻子認清現實,靠自己生活。

  兩人雖非一見傾心,在地球這種地方,自然也不會有什麼浪漫的愛情故事。反正他們確實相愛,甚至在雙方家庭都不知情的情況下誕下了孩子,名為「灯珸」的他。

  他們隱瞞了這件事情,母親在希望星及地球之間來來去去只希望老家不要起疑,一過也是四、五年,之後又生下了一名女孩,也就是他的妹妹。與他相反,髮色遺傳到了父親的淺栗色,眼眸是翠綠色,叫做灯璃。

  但就像他對自己的人生平心而論所得出的結論,他是個平凡人,就像被纏在荊棘之中的嫩芽,即便是死了也未必有誰疼惜。

  好景不常,母親的家庭終究發現了她的異樣,也完全不准許這段關係,不承認灯珸及灯璃這兩個孩子的誕生,但他們兄妹倆的髮色及雙眸卻證明了那確實是兩人的親生骨肉。

  後來,這件事情沒了下文。娘家只允許母親帶走一個孩子,而灯璃被帶走了,兩人回到希望星,據說也因而被家族唾棄,喪失原本可繼承的家產;母親家庭不願見他,父親便一肩扛起這個重擔。母親與妹妹只能一年來看他們一次,頻繁點的話,便是三、四個月一次。

  灯珸猶記得,他父親是一間餐館的老闆,他一輩子就在地球上生活,多想去希望星看看。

  說來丟臉,自從成為白蜮族之後,他便忘了一些事情,現在對父親的印象也有點模糊。但他確實知道,理當對失去至親這種事情感到痛苦。

  灯珸那時做了夢,說是夢也不對,因為那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他還有印象,即便微薄的可憐。

  父親雖然對他的健康很看重,自他幼小時就使他養成一些良好的生活作息,他確實因此而受惠,從小到大沒生過太多嚴重的病。

  然而父親忘了自己。他作為他的父親十五年,不長不短的年數就去世了。當時他十五歲,說幼稚已經太過貶低,卻也不是那麼成熟。他無法承受失去至親的痛苦,那時他慌了,彷徨的只會哭泣,什麼都做不到。



  在夢境裡——在過去的回憶之中,他的父親坐在床上,用那雙與他相同的蜜金色瞳眸瞅他,灯珸拉了張椅子坐在床邊,低頭不語,那雙曾經能令旭日相形失色的眼眸陰暗,眼底沉著複雜的心緒,有希望亦有絕望。

  他父親依舊微笑,笑的彷彿世界上沒什麼是無法原諒的;他伸出手放上他的頭,父親手掌上的冰冷隔著柔軟的髮絲貼上體膚。

  「唉,幹嘛哭喪著臉呢,你看看,就是因為這樣才沒女朋友啊,哈哈!」他父親捏捏他的臉,不忘調侃他,灯珸由著他動手,但表情就是沒變。

  「……」他父親收回手,笑容沒有淡去,卻無奈不少。「我已經跟媽媽還有灯璃說好了,會帶你到希望星去跟她們住,放心吧。離開地球這種地方也對你比較好——」

  「爸爸…你只為我想,那你自己呢?」他開口,聲音沙啞,那是哭啞後的嗓音。緊揪住被單的手顫抖。「小時候是,現在連你自己都快撐不住了也是…」

  他父親之所以會生重病,並不只是因為過度操勞而已;那時他躲在牆壁後,看的一清二楚,一群地痞流氓跟他父親起了衝突,他父親雖沒死,卻帶了滿身傷。而傷口又沒有及時處理……

  他父親靜靜的聽他說完最後一個字,沈默,才又笑著開口。「灯珸,我們身為平凡人,一輩子平平安安的過著,就是萬幸……」他又揉揉兒子的頭髮,銀白色的,就像他的戀人,遠在希望星的灯珸的母親。

  灯珸靜默不語,被過長的髮絲遮住的臉龐又被淚水沾溼。

  「要活下去喔,灯珸。」他漸漸看不清楚父親的臉,但那道聲線卻清晰的可怕,猶如滴落在清澈水面上的水珠,激起一圈圈的漣漪。「要美麗的活著喔。」

  ※

  迷途的羔羊 停下腳步放聲哭泣,遊行的人們 視而不見。

  他們歡笑著 拍著手 漸行漸遠……


  灯珸再張開眼,他看著自己坐在骯髒陰暗的角落,之前被麻繩綁住的手腕磨破了皮,裸露出鮮紅的皮肉,淌出的血液染紅斷裂的繩子,銀白髮絲沾上褐紅血汙,衣物破損。

  那是幾個月前,剛從一般人變成蟲族的他,身上染血,抱著膝蓋蜷縮在水泥屋子裡的角落,他正在哭,眼淚掉的極兇。就像親生父親下葬那天,他也曾哭得這麼淒慘過。然而這次他不為別人,而是為自己,連自己心底最隱密的那處也被破壞得蕩然無存。

  他走過去,然而他對他而言只是幻影,都無法察覺彼此的存在。「為什麼…要讓我們活下來?」蹲下身體,灯珸看著埋首在膝間,肩膀因啜泣而抖動著的他,伸出手碰上臉頰,沒有實體的影子穿了過去。

  「我不…不知道…」那個「他」開了口,染血的雙手抓緊衣衫,但絕對不是在回應,灯珸仍舊緘默。「不可能…要我殺人、不可能!」他近乎崩潰,抱著頭大喊。

  雖然這麼說,但不遠處就躺著一具屍體,殘缺不全、血肉模糊,身上有被啃蝕的痕跡,連頭也斷了。而他的嘴邊及脖頸上,處處都是血漬。「我…只是想活著、想見家人而已…」

  但他們就這麼出現了,奪走了他的生命,他的冀望;卻給了他一具死不了的軀體作為回禮,還有再也與平穩生活與家人無緣的命運。

  灯珸沉下眼,他收回無法觸及對方的手,站起身體。他看著「他」,眼裡已經看不出情緒。「這裡再也沒有…任何屬於我們的東西了。」

  如今包括這條性命,都像是為別人而活。

  ——「要美麗的活著」……這種事情,我做不到了。



  「樁婪?」有誰的聲音在他背後響起,他愣住,然後轉過頭。



  抱歉 我已經沒辦法…獨自一人 走下去了。

— ※— ※ —※— ※— ※—

後記:

歐耶,打完啦(感覺不出快樂

反正大概就是把一些想補充的寫了出來,
我忘記跟大家說灯珸有妹妹(ry
他會變蟲族跟他妹妹也有一點關係

然後其實
還有一篇(ry
但照慣例又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完成了(#


【歡迎加入蛻變之聲】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610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蛻變之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蛻變之聲... 後一篇:【手繪】近期塗鴉#10...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djhs20173看到這訊息的你/妳
今日野貓的小屋有更新了新的繪圖作品呦~~歡迎各位巴友進來看看> 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