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7 GP

[達人專欄] 仰望者後篇、與你再見的時候

作者:Cecil│2015-09-13 18:12:54│巴幣:1,148│人氣:1057

【寫於之前】

  如同標題所說,這是去年的聖誕節賀文(大聲咳嗽)〈仰望者〉的外篇。可能因為要回頭抓一下席里爾跟艾絲特的性格還有到底要不要讓席里爾踐踏嘉文這些事情讓我考慮了許久,嗯嗯(咦

  嘉文x希瓦娜這對最後的閃文,也就是每次說到每次落空的兩代相見文終於寫完了,剛好大學生們也要開學了,希望可以稍微慰藉對於回去上課這件事有點鬱悶的同學們ˋuˊ

  對於兩代相見文是什麼一點概念都沒有的同學,可以先把〈熱愛星星的你〉這個系列看完,這是希瓦娜父母的故事(自創成份居多),看完以後你們大概就會對為什麼會有人想看相見文比較明白──

  席里爾怎麼可能不會在看見嘉文的時候暴踩他!踩他!踩他!

  ──嗯這就是大家都想看的原因,結案

  那麼剩下的廢話就不說了,這麼久沒有更新大家一定更想趕快看文而不是作者的冗談,所以我們就快點進主題吧

  By the way這好看到不科學的縮圖是Yosuki畫給我的,在此特別感謝
  (可以點看大圖)
  因為真的太喜歡這張了所以決定繼續使用!

  對這個CP的文章還有興趣的話可以點目錄來看

請注意:

  已經寫作好閱讀我的LOL同人前最好先讀過的公開說明書,請先全部讀過並理解,
  再決定是否要觀看。
  思考完是否要看再點這首音樂來配著看吧


まっすぐなその声は
穏やかで懐かしい
僕の傷をそっとつつみこむ
那直率的聲音
沈穩而令人懷念
將我的傷痛靜靜包覆

--from 〈ポラリス(Polaris), nero ver.〉

與你再見的時候





  「還是讓我們為您先安上鞍具比較好,殿下,請您暫時下來吧。」
 
  「不必了,雖然我借助她的力量移動,但也不是就此把她當作交通工具的意思。」嘉文輕拍被自己坐在身下的生物的身體。「我在這上面很舒適,都回去吧。」
 
  嘉文都這樣說了,侍從們也只得瑟縮著成群離開。
 
  其中一個人在離開前,又朝著那生物淡色的巨大眼睛鞠了一躬。「殿下就拜託您了,希瓦娜大人。」
 
  「我知道了。」
 
  蒂瑪西亞城外的森林中,此刻終於只剩下一人一龍──嘉文撫摸著希瓦娜的龍鱗,埋怨道:「一群愛操心的人,還拜託妳照顧我,聽了感覺真糟。」
 
  「那是因為你年輕的時候總讓他們擔心呢。」希瓦娜從齒縫擠出這句話,聽起來有點嘲弄的感覺。「嘉文總是讓人操心。」
 
  「最近妳好像變得毫不客氣了啊,」嘉文拍了拍希瓦娜,口吻中大有教育的味道。「看來是想再次接受我指導的樣子,也行。」
 
  「因為我也不想總是被你的氣勢給壓過呢。」
  「被壓過有什麼不好,好好享受我帶給妳的樂趣難道是壞事嗎?」
  
  嘉文能明確感覺到,在他坐著的那一處周圍,龍鱗開始微微發燙。於是他低聲笑起來,要勝過他,希瓦娜還得再鍛鍊上很長一段時間。相對地,希瓦娜沒有再回應,只是逕自張開翅膀。她振翅時引起的狂風捲落了周圍的葉子,整片森林都沙沙地響起彷如道別的聲音。
 
     嘉文知道希瓦娜總是從這片森林出發,以往獨自出發時,她都在想著什麼?
    他把披風拉緊了一點,開始思索這個問題。







  距離他上次來這裡已經有好幾年了。初見這座草原時,一切都被狂亂的風雪所覆蓋。似乎那年的冬天來得特別早,像在哀悼聖龍族彼此相殘的悲劇。
 
  距離她上次來這裡並沒有很久。或許對一般人而言,一年已經足夠漫長,但於她而言,在遇到嘉文後的時光,全都宛如轉眼即逝的殘影。
 
  希瓦娜告訴過嘉文,自己回來時,會找個舒適的地方趴下,仰望天空,累了就睡覺、餓了渴了就去找東西吃喝。一連幾天都沒有和人說話並不會使她感覺古怪,畢竟聖龍族本來就應該習慣寂寥,雖然偶爾,她會在心裡面叫喚父親,希望他可以回應自己。
 
  您在這裡吧,父親?我今年也來陪您了。
  母親也在您身邊嗎?你們的身邊還有誰呢?
  我過得很好,我有了尊敬的、必須守護的人,有了前進的理由。
  我很想您……爸爸
 
  說不上來是否在等待著什麼一般地,兩人仰望著星光閃耀的寒冷夜空。
 
  「是流星。」
 
  嘉文把下巴安在希瓦娜的頸邊,抓著她的手,指向某顆劃出銀痕,隨即落入地平線的流星。坐在他腿間、原本抱膝坐著的希瓦娜輕聲說:「嗯,是流星。」然後將他的手環在自己身前,嘆了口氣。
 
  「妳許願了嗎?」
  「嗯,許了一樣的願望。」
 
  剛才,他告訴希瓦娜,人們相信,流星帶著少許能引發奇蹟的力量,墜落下來,劃出一瞬光亮;而神似乎就在那瞬間,應允了人們的心願。倘若能在神祇垂憐凡人的那一刻,完整說出心中的願望,心願就能實現。
 
  儘管他並不相信這種傳言,卻很鼓勵希瓦娜許一個願。她跟她父親都喜愛星星,她甚至還是星星的孩子──說不準她的願望就是能實現,大不了他也幫著許願,這樣效力總會強一些。
 
  聽了他的話,希瓦娜有如細小火炬般明晰的目光裡,才多了幾分祈求。
  她想再見到父母親一面。
 
  他們置身在令人欲醉、紛繁輝耀的星空下,在她父母相遇、她父親死去而之後他們相遇的這片土地上,再次仰望著。
 
  而她悄聲說,想在這片有著深刻意義的草原,與父母重逢。
 
  他打定了主意,直到希瓦娜累得睡著前,他都要陪她等待流星。儘管剛才只有兩顆流星經過,他卻一點也不擔心看不見第三顆。他們有那麼多時間,就算浪費一晚,去等一顆不會出現的流星,也不是多大的損失。
 
  「如果在十一月的時候來,能看見流星雨。」希瓦娜忽然說。
  「那我們明年十一月再來吧?」
 
  「十一月的時候有國慶、有停戰條約簽署紀念日、還是陛下的生日……」像在說著「不可能」一樣,希瓦娜搖了搖頭,髮絲掠過他的左頰。「十一月正好是你最忙的時候。」
  
  「總是可以找得到時間來的,」他用肯定的口吻說,凝視著轉過頭來的希瓦娜,為了讓她寬心而笑了笑。「我一定找得到時間來,就算只有兩天,來回也差不多了。」
 
  「不可能,光是騎馬過來就需要兩星期──
  「那騎龍呢?」他輕笑著問。
 
  「嘉文,我不是你的座騎。」希瓦娜皺眉,伸出左手拍他的臉。「你不可以一開始就預設我一定會載你過來。」
 
  「抱歉,那我正式請求一次──為了幫助我在事務繁多的十一月,抽出時間來和妳一起看流星雨,妳願意勉強變成龍,把我載過來嗎,希瓦娜?」
 
  她偏著頭,猶豫了一下,這才微笑著說:「好。」
 
  「——就算我女兒答應你,我也不許你這人類對我聖龍族的後代輕慢至此!
  
  嘉文猛然起身,戰士的本能讓他準確地朝向了聲音的來處,儘管手上沒有武器,他也立刻半屈起身子,擺開格鬥的架式,將希瓦娜護在身後。一時間,他只意識到兩人周圍有一個聲音有如轟鳴的人,是敵是友不能確定,實際人數或許不只一個──他甚至只知道眼前有片巨大的黑影,卻不曉得那黑影是不是人類。
 
  直到他忽地理解到剛才那句話的內容,才轉頭看向希瓦娜。
 
  希瓦娜似乎失去了往昔的自持,此刻像被那陣怒吼給震得呆了,嘴巴竟微微地張著。稍後,她忽然將頭仰得高高的,抽動著嘴角,像是要就此哭泣出聲。
 
  「……父親!
 
  她跑向那片影子,似乎是想擁抱她口中的「父親」,卻撲了個空。發現「父親」沒有實體後,她退離黑影,垂下雙肩,彷彿失落非常。
 
  「父親?」他狐疑地蹙眉,又轉向黑影面前,抬起頭。
 
  嘉文這才發現,剛才他以為是黑影的東西,其實是前腳的輪廓──他驚愕地發現那隻前腳至少有兩層樓高──視線再往上,他看見兩顆巨大的褐色眼珠,正因為某種不知名的情緒暴突出來,死瞪著他。他吞了口口水,試圖不要在手無寸鐵的情況下表現出恐懼,不過還是忍不住,又回頭看了看希瓦娜。
 
  「這是……」他咬牙問:「妳的父親?」
 
  「是,可是──
  希瓦娜保持著愕然的神情,越過他,伸出手碰了碰那隻前腳。
  「父親……
 
  她的手就像拂過煙霧一般,穿過了那個黑影。他趁機退後,試圖將希瓦娜父親的全貌容入視野──那是一隻身形巨大的黑龍。
 
  嘉文並沒有將和謀殺她父親的聖龍作戰的記憶抹去,但他確信,那些龍沒有這種君臨天地一般、壓倒性的氣勢──即使是成群成群地用翅翼遮蔽天空,朝他、希瓦娜與護衛們俯衝而來的聖龍群,其存在感的總和都不及這頭黑龍的百一。
 
  而後他記起來,他與這頭龍有過一面之緣;儘管是單方面的。
 
  他和希瓦娜相遇的那天,他是先注意到那座黑色小山般的屍體,然後才是俯臥其上,悲慟地哭號、有如失親幼子的她──那被當作了小山的屍身,就是她的父親。
  
  「希瓦娜,妳長大了。」黑龍彎下頸子,彷彿很是憐惜地想蹭蹭她,也同時威嚇性地瞟向他。「──至於你,我有說你見到我不用跪下麼,人類?」
 
  「跪下──」他哭笑不得地看著轉過頭來,一臉抱歉地看他的希瓦娜。
 
  「嘉文,不好意思,我父親很討厭、嗯……但是,父親,您怎麼會……」希瓦娜才安撫他一會,又面向父親的影子。「這是怎麼回事?」
 
  黑龍直立起來,低頭看著他們,模樣多了幾分思量。
 
  「我也不明白,以往,我和妳母親只有在冬天的時候才能看見這裡──她先前發現妳會回來這裡過聖誕,我們才會在這時間前後從上頭看下來。不過,剛才,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忽然回到這裡,然後──
 
  希瓦娜的父親再次露出對女兒的戀人極度憎惡的神情,睨著他,眼睛危險地瞇起來。「聽見這個人類對妳提出騎乘的要求。」
 
  他深吸一口氣,試著把音量提高,卻發現還不及黑龍的一半,索性扯開喉嚨。  
  「聽著,希瓦娜的父親,我剛才說的是──
 
  「你還站著麼,人類!」黑龍露出成排尖牙,咆哮起來。
 
  身為那個血盆大口怒吼的目標,他好像能聞到曾葬身其中的動物的血味,不禁感到棘手。希瓦娜並沒有回來他的身邊,而是將手放在父親的幻影中,似乎很想再擁抱父親一次。她歉然地看著他,彷彿在說抱歉不能幫他說什麼。雖然他曾想像過,但還是有些不能置信,自己居然真的正在被希瓦娜已經死了三年的父親給訓斥。
 
  「席里爾,你對他太兇了。希瓦娜如果沒有拒絕他,肯定有她的理由嘛。」一個清淨明亮,獨屬於少女的嗓音自然地插入對話。「希瓦娜在哪裡呢?媽媽在這裡哦。」
 
  黑龍回過頸子,看向腳邊,一個少女的身影從那裡穿越而出。
 
  比起辨識希瓦娜的父親,認出她的母親非常容易──母女倆都有著紅色長髮、幾乎一樣的五官,儘管在氣質上有所差別,卻的確有著母女的相似感。唯一明顯的差別,大概只有皮膚的顏色──然而,不知道是由於什麼緣故,希瓦娜的母親看上去是個完全的少女,模樣甚至比女兒更純真。
 
  「媽、媽……?」
 
  希瓦娜慢慢走向那個她稱之為「媽媽」的女孩,狀似不能相信地伸出手,卻也穿過了母親的影子。發現自己沒辦法碰到女兒,希瓦娜的母親似乎感到有些可惜,但很快就搖搖頭,再次柔和地微笑起來,將頭輕靠在黑龍的前腳上。
 
  「好可愛哦,席里爾,我們的女兒長得好可愛。你沒有騙我呢。」少女明亮的笑臉染上了一點寂寞。「要是可以抱抱她,我就沒有遺憾了。」
 
  「希瓦娜握過妳的手指,在妳睡覺的時候。」名為席里爾的黑龍安撫似地說。
 
  「真的嗎?」
 
  「塔亞讓她握過。」黑龍肯定地回應妻子興奮的問題。「艾絲特,希瓦娜一下就知道要握妳的手,她握得很緊,塔亞差點掰不開。」
 
  艾絲特捧著臉頰,甜甜地笑著。「太好了,我有摸過希瓦娜呢。希瓦娜,我是媽媽哦,我叫艾絲特。」
 
  希瓦娜點點頭,重新開口的時候,已經有點哽咽。「媽媽。」
 
  「妳爸爸和我本來想,就算只有幾天,每年都能看看妳,也就太好了。」艾絲特仰起頭,嘉文這才發現她甚至比女兒還嬌小。「能像這樣跟妳說話,好像做夢呀。席里爾,你也是這樣覺得的吧?」
  
  「雖然不曉得怎麼會這樣,但確實像做夢。」
 
  在對話進行的時候,席里爾與艾絲特的模樣越來越清晰。
 
  黑龍的龍鱗輪廓明亮剛硬,就像是剛從黑曜石上一片片削下,打磨成了相同的大小;方才嘉文以為是褐色的眼珠,其實更像是古文書上見過的琥珀,而這對琥珀更是清澈、毫無雜質。即使是以龍而言,席里爾的外貌應當亦是十分出眾。
 
  艾絲特的髮色愈加明晰,慢慢變成如同夕色的朱紅,有別於女兒如同烈焰的紅髮,看來更柔和。走近點看,會發現她的眼睛是翠綠色,充滿活潑的氣質。從希瓦娜身上,他看不見這種氣質,但這反而更說明了,擁有艾絲特的外貌與席里爾的冷靜氣息的她,確實是他們的孩子。
 
  「能看到希瓦娜真是太開心了,好像一次收到十年份的聖誕禮物呢。」艾絲特合掌說:「那,希瓦娜,妳給我跟妳爸爸介紹一下,那邊那個剛剛被他罵得好慘的人是誰呢?」
 
  「我叫──」他站前一步,想自我介紹,卻被喝住了。
  「讓我女兒自己說,你要敢再打斷她一次……
  「席里爾,不要這麼兇。」艾絲特抱了一下席里爾的前腳,像在安撫他。
 
  此刻,嘉文不禁慶幸起希瓦娜的父親只是個影子,若是席里爾能碰到他們,恐怕這頭聖龍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他大卸八塊。
 
  「爸爸、媽媽,」希瓦娜做出介紹友人的手勢,終於將目光放回他身上。「這個人是我的救命恩人。父親被聖龍殺死以後,這個人救了我,並且幫我報仇──我們一起把那些聖龍都殺死了。」
 
  「你嗎?」艾絲特坦率地露出驚嘆的表情,再次仰頭看向席里爾。「你聽見了嗎,席里爾?我以為只有你敢一個人跟那些龍對決呢,這個人不是非常地勇敢嗎?」
  
  「妳沒聽清楚希瓦娜的話,艾絲特。」席里爾嗤之以鼻地說:「希瓦娜說的是『一起』,所以他並不是獨力把那些龍給殺光的。」
 
  「其實差不多,我只有載著他──
 
  「妳的意思是,這個人類才認識妳沒多久,就把妳當成座騎麼?」黑龍彷彿很煩躁,開始用前爪做出刨抓的動作。「即使在這點上我退一步,那妳跟這人類又是什麼關係?我剛剛看見你們的時候,你們可是……
 
  眼見事態至此,嘉文實在不想再保持沉默──事實上,他整年份的耐性大概都在剛才這十五分鐘內消耗完畢。要不是為了希瓦娜,他根本不可能任由一個只會怒吼而沒有實質傷害的幻影對待他若此;再不說句話,他乾脆回去自請註銷軍籍跟王儲身份算了。
 
  「我是希瓦娜的戀人。」
 
  此話一出,希瓦娜又露出詫異的表情,不過害羞的成份居多,因為她的臉上又浮出了幾片龍鱗。艾絲特歪著頭,不規律地眨起眼,像是在端詳他。席里爾吐出極具威懾效果的低吼,好像在抱怨為何沒法把他吞吃入肚。
 
  「哎──好浪漫哦,席里爾,你聽看看,」艾絲特再次捧住雙頰,狀似陶醉地對丈夫說:「跟救命恩人戀愛聽起來真是太棒了。」
 
  「你的意思是,我們的女兒,在跟你戀愛?人類,」席里爾原先還只是俯臥著,此刻半立了起來,若不仰起頭,絕對無法看見他的神情。「你的意思是,我跟艾絲特的女兒,被你這個看起來至少有三十幾歲的人類,給當作了談情的對象麼!」
 
  「很抱歉,我的名字是嘉文光盾四世,不是『人類』,而且──
 
  「三十幾歲?」
 
  艾絲特後知後覺地跑向他,仰起頭,仔細地打量了他一會,並往後大聲說:「席里爾,你可以變成人類一下子嗎?只要一下下就好了。」
 
  席里爾沒有回答,而是直接化入人形──他變成了一個年約二十五歲,將一頭黑色長髮束在頸後,模樣俊秀的青年。他穿著黑色的襯衫與長褲,衣服合身得像是沿著他的身形剪裁出來的一樣。
 
  「糟糕。」艾絲特看看席里爾又看看他,把手放在下巴上,模樣很為難。「怎麼會這樣呢……
 
  「怎麼了?」席里爾斂下眼睫,意在探詢地看著妻子。
  
  「雖然這樣說很奇怪,但是……」艾絲特欲言又止地看著她,眉頭皺得緊緊的。「席里爾,你變成人以後,看起來比他年輕很多。那個,你剛才說你叫什麼?」
  「我的名字是嘉文光盾四世。」嘉文深吸一口氣,用力重複道。
 
  「那是什麼意思?」艾絲特露出茫然的表情。「你的名字好長哦。」
 
  「意思是他已經是他們家族裡第四代用『嘉文』這名字的人。」席里爾向艾絲特解釋完,又用刀光般的眼神看向嘉文。「你真的是希瓦娜的戀人麼?」
 
  「吶吶,席里爾,如果你這麼不滿意我們女兒挑的對象,那你跟她說看看,什麼樣的人比較適合你的要求嘛。」
 
  艾絲特抱著席里爾的手臂,自然地探問道。席里爾露出一副拿妻子沒有辦法的懊惱神情,瞪向他,他也把希瓦娜摟得緊了一些,像在示威。
 
  「首先,要有能配得上我聖龍族的高貴血統。」
  「爸爸,嘉文是王子,這樣夠高貴嗎?」
  「有幾年?」
  「光盾家至少有一百五十年以上的歷史,對嗎,嘉文?陛下這樣說過。」
  希瓦娜轉頭問他時,他在心中想著「問得好」,都要給她一個吻了。
 
  「再來,要有淵博的智識。」
  「嘉文很聰明,他還教我唸書,自己也經常讀書。」
  顯然希瓦娜完全不想跟父親提起,嘉文是怎麼教自己唸書的。
 
  「即使不用聖龍的標準去看,也要有超群的戰鬥能力。」
  「嘉文以前經常帶兵打仗──雖然並不是每次都會大獲全勝。」
  「要有良好的名聲,不能是個聲名狼藉,會讓妳跟著被唾棄的人。」
  「嘉文是聯盟英雄,雖然也有敵人,但名聲很好。」
  「除此之外,不能是個俗人,要有品味。」
  「席里爾,要有品味這點,好像有點嚴苛。」
  「艾絲特,妳先安靜。」
  「嘉文總是能很準確地說出東西的價錢,雖然都是在它破掉前。」
 
  確實他只有在拉克絲把家具給毀掉時,才會脫口說出那值多少錢。
 
  「這跟品味絲毫無關,但算了──他還得有份正當的工作。」
  「嘉文是聯盟英雄,我自己也是。這是份好工作。」
  
  聽到「英雄」二字,又知道女兒也選了一樣的工作,席里爾似乎也沒想多問,僅是神色冷峻地繼續。
 
  「要有能配得上妳的外貌,最好是黑──算了,髮色就算了。」
  「嘉文很受歡迎,因為他很英俊。」
  「我還是覺得席里爾要更帥一點。不過,嘉文也是黑髮呢,席里爾。」
  「艾絲特,安靜。」
  「最後,要對妳夠好。我太了解妳了,希瓦娜,妳老是忘記自己要什麼。」
  「爸爸,嘉文對我很好,沒有人會對我更好了。」
 
  雖然希瓦娜很顯然有意或無意地沒提起其他細節,但她如此認真回答父親的問題,令嘉文非常感動。
 
  聽完這些話,艾絲特的臉洋溢著幸福,她把頭靠在席里爾的上臂,好像為女兒挑了個完美(至少從她的角度來看是如此)的對象,而真心感到快樂。
 
  「好棒哦,席里爾,我們的女兒挑了個完全符合你標準的人呢。能有這樣的人替我們照顧希瓦娜真是太好了。」
 
  「即使如此,這個人全身上下我仍舊沒一處滿意。況且,從希瓦娜說的話聽起來,我們女兒照顧這男人的時間明顯要更多。」
 
  「席里爾,你就承認你討厭這個人嘛,即使你討厭他,我也不會生氣。」
 
  「但希瓦娜喜歡他。」
 
    席里爾彆扭地咬著嘴唇,但他似乎很快就察覺到自己不夠得體的反應,於是以手掩嘴,別過頭去。艾絲特將手背在身後,在席里爾面前歪著頭看他。
 
  「吶吶,難得可以跟希瓦娜說上話,別這樣嘛。」
  「我明白了。」席里爾這才不情願地說:「讓開點。」
 
  呼嘯的聲音再次凌厲地刮過他們耳畔,黑龍再次化入原形。他伸著長長的頸子,一對明晰的巨大琥珀色眼珠瞪視著嘉文,嘉文也不甘示弱地挺起胸膛回望對方。
 
  「告訴我其他事情──從你跟我女兒相遇時的事情,直到剛才。告訴我所有重要的事情,若你膽敢有一點謊言,人類,我會知道。我要知道你是不是真的能夠讓我女兒過得快樂。」
 
  沒人能確定席里爾與艾絲特目前的型態是否需要體力,或是否會感到疲倦,即使如此,希瓦娜跟嘉文仍然在艾絲特抱膝坐下後,肩並肩坐在黑龍與少女的面前。
 
  嘉文深知席里爾在物理上絕無可能傷害到自己,便誠實地將大部分的事情都交代了。席里爾在知道嘉文是如何催逼希瓦娜學會變形的過程時憤怒非常,不止一次地大吼道:「你膽敢嘲笑我聖龍族的後代!人類,你給我──」而在他能夠說完這句威嚇前,艾絲特就總會站起來,踮起腳尖輕拍他的前腳,說:「乖、乖,席里爾,長大總是會很痛的。」
 
  「那個時候我也很生氣,但後來,我還是很感謝嘉文。」希瓦娜小聲發表自己的意見,這句話似乎產生了不錯的效果,因為席里爾立刻就靜了下來,但那也有可能是因為艾絲特仍在說著「深呼吸、深呼吸」。
 
  「然後呢?既然嘉文是個王子,那你一定立刻就把希瓦娜帶回你的國家去,跟她結婚了吧?」終於安撫完丈夫以後,艾絲特滿臉發光、滿是憧憬地問道:「我有聽來賣手鏡跟手鏈的商人說過喲,蒂瑪西亞是個又漂亮又乾淨的地方,那裡的人每天早上都有蘋果吃、還會用乾淨的玻璃杯喝果汁……然後──啊,多麼好呀,我們的女兒就要跟這國家裡最優秀的人結婚了呢。」
 
  「我當然希望這能越快成真越好,不過我目前還沒有跟希瓦娜結婚。」嘉文用充滿歉意的口吻接在艾絲特後面說:「因為一些理由,我們……
 
  「在此先打住,人類。」席里爾危險地瞇起眼睛。「你們已經認識超過四年了,既然沒有結婚,那你們都在做什麼?人類有諸多可笑愚蠢的規矩,但要是你敢說你讓那些規矩委屈了希瓦娜……
 
  「爸爸,我並不是在剛認識嘉文沒多久就跟他在一起的。」希瓦娜有些不平地說:「那是去年的事情。」
 
  「哦,你們用的時間比我們久多了呢。」艾絲特驚訝地問道:「你們直到去年才確定自己喜歡對方嗎?」
 
  這個問題把嘉文難住了,若是問他的真心話,他對希瓦娜的情感明確成形為「愛慕」的時間點,或許早在他們相遇後沒多久就開始了──而他能夠相當自豪地確定,希瓦娜對他的感情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那為什麼他們,直到那麼久以後才牽起了彼此的手呢?
 
  「希瓦娜曾經跟我說過,『我不想喜歡上人類。人類的壽命那麼短,如果我喜歡的人死了,我會難過。』,我相信比起你,我女兒更有猶豫得久一些的理由。可是你,」席里爾的聲音沉了些,利齒的光輝從龍吻的縫隙一閃而出。「就這樣浪費了你數年的壽命,然後才決定和我女兒共度餘生麼?」
 
  「我希望你能明白,人類的規矩並不是說要打破就能──
  「那等到你能讓我女兒幸福的時候,你該不會已經白髮蒼蒼了,人類!」
 
  「──嘉文很努力了,爸爸!」希瓦娜猛然站起身,臉上冒出幾片龍鱗。「他一直都很努力,只是人類不像我們,可以那麼自由自在生活。嘉文他有很多要煩心的事情,我也不想,讓他為了我就丟下他原本所有的責任……
 
  「哦,乖女兒,別哭。我會幫妳好好罵罵席里爾的,他就是這樣壞脾氣。」艾絲特笑著回望丈夫,口吻輕巧地安慰道:「我們還是各自聊聊天吧?我會跟席里爾說,絕對不可以欺負嘉文。」
 
  嘉文很想辯解,他並不是那種會被聖龍欺負的簡單貨色,但他立刻明白到自己此刻的處境,還是少說點話比較好。
  
  艾絲特雙手叉腰,抬頭對席里爾叮嚀了一次又一次,著實好好比手畫腳了一番。雖然聽起來大多是些「你要是讓希瓦娜難過,我也會很傷心的」、「他看起來是個好人,所以你們可以像紳士一樣和平地說話」之類軟綿綿又毫無威嚇效果的話,但席里爾似乎很給艾絲特面子,在她說完後哼了聲氣,表示同意。
 
 
 
 
 
 
 
  「不用一直回頭看也沒關係,嘉文不會有事的。」
 
  招呼希瓦娜坐下後,艾絲特笑吟吟地說。她似乎是個非常善於緩和氣氛的人,性格也非常溫柔。希瓦娜能夠明白為什麼父親會愛上她,似乎只要看著她、聽見她的聲音,時間就會宛如一道美好的暖風,悄然流逝。
 
  「我真的很想見妳呢。」
 
  「我也是。」希瓦娜立刻回答:「我從很小的時候就知道有媽媽,只是不在了。那個時候,爸爸還很難過,沒辦法跟我說妳的事情。等我大了一點以後,他才說了一些你們以前的事。」
 
  「希瓦娜有想知道的事情嗎?」
  「全、全部。」
  「我也是哦,對於希瓦娜的事情全部都想知道。」
 
  最後她們還是決定,從黑龍與少女的相遇開始。
 
  「我遇到妳爸爸的時候,他是這──麼大的龍,就跟妳看到的一樣。非常可怕呢。」艾絲特說得滔滔不絕,神情加上手勢的豐富表現幾乎像要重現當天的所有。「他的脾氣真的很壞呢,我說『聽說龍也能說人話』的時候,他簡直像要把我給當場吃掉一樣氣得要命,雖然我不曉得他為什麼那麼生氣。但是,他雖然容易生氣,卻是個溫柔的人。他啊,會幫我帶一塊合適的石頭,讓我靠著休息,會像在自言自語一樣告訴我星座的故事,如果我問問題,他還會回答我。」
 
  從艾絲特的話聽來,席里爾是個不善於表達心情的人。希瓦娜聽著聽著覺得很新鮮,在她的記憶中,父親願意理會她之後,就從不羞於承認他有多愛母親。
 
    「──然後呢,我啊,聽到妳爸爸要飛去北方,就突然難過得想哭。他是我唯一的朋友,如果再也見不到他了,我一定會很寂寞的。」艾絲特用有點哀傷的表情說:「但是那個時候,他不知道什麼是所謂的寂寞。他從出生開始,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所以他就照著原本的計畫飛去北方了,那個時候,我真的很想念他。」
 
  吶,希瓦娜,那個時候我並不明白,什麼是戀愛。
  但是因為想念他而獨自難過地哭泣的時候,我知道我戀愛了。
 
  希瓦娜想起了因為沒能好好跟嘉文道別,而在他們共同的家裡哭泣時的事情。那並不是甜蜜、能讓人感到快樂的回憶,卻是能夠說明她對嘉文的感情的回憶。
 
  「他回來那時候,我剛好要結婚了。」說到這裡,艾絲特落寞地笑了。「我想,如果就要結婚了,以後再也不能見面了,我就和他坦白一切吧。可是,妳爸爸在我之前告訴我,他有種奇怪的感覺。」
 
  妳說的喜歡,是吃東西會想到對方、看到羊就想到對方、去河邊喝水的時候會想到對方,就連看著星空的時候,都還是想著對方。每天都想見到對方,如果無法見到對方,就會覺得煩躁,想要張開翅膀飛到對方身邊──這就是妳所謂的喜歡麼?
 
  似乎這段話是永遠不化的糖蜜一般,艾絲特說完以後,捧著臉頰笑了起來。「我聽到他那樣說的時候,心跳得很快,開心得想要唱歌。妳爸爸是那麼偉大、了不起的聖龍,但是能夠喜歡我這個人類,那個時候,我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然後,他說,他要和我在一起。不結婚也可以,如果只能結婚,那麼就結婚。」
 
  跟嘉文相比,父親看上去穩重卻很胡來,希瓦娜掩嘴輕笑。如果是嘉文,絕對是把一切都計畫得好好的,排除了一切阻礙,才好整以暇地跟她求婚。
 
  「真的,直到死前,幾乎每一天都過得非常幸福,很少有難過的時候。即使流淚,也很快就會笑出來。我和妳爸爸說,每天都過得那麼快樂,實在太奢侈了。但是無論怎麼樣過,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就覺得什麼事我也可以做。」
 
  笑著說出這些話的艾絲特,表情就像在說「妳也一樣嗎,希瓦娜?」。
  於是希瓦娜用力點點頭,彷彿只有這樣才能表明她的真心。
 
  「我也一樣,每天都、雖然沒有那麼幸福,也有覺得疲倦的時候。但是,因為是──就算是辛苦的路,只要嘉文在我身邊,只要他需要我去走,我就能走下去。」
 
  「就是那種感覺。但是,希瓦娜的生活很辛苦嗎?說來讓我聽聽,好嗎?」
 
  希瓦娜從擔任嘉文的護衛開始說,但她不像嘉文那麼能言善道,偶爾想到一些事情,還得回頭補充,內容有些雜亂。儘管如此,艾絲特專注地聽著,不時說一些「聽起來他也是個好男人呢,他後來還好嗎?」、「王子跟城堡什麼的,和我想像的不一樣呢」之類的話。一直到她跟嘉文第一次參與人類的戰役時,希瓦娜都能很冷靜地述說,但說到戰友的死亡時,她停頓了一下。
 
  「如果不想說的話也不要緊,不要勉強。」艾絲特伸出手,儘管知道無法碰觸到女兒,依然將手放在希瓦娜的頭上做出輕拍的動作。「那個時候,嘉文也在旁邊嗎?」
 
  希瓦娜點點頭。「他很擔心我。我給他添麻煩了,應該保護他的,但是在他面前哭個不停,話都說不好。」
 
  「雖然席里爾不懂,我也不太懂,但是如果他很想,卻不能緊抱住妳安慰妳,一定也是有理由的。」
 
  這話不免多餘了,畢竟希瓦娜自己在那時並沒有多想任何事情。之後、更之後的事情,一直到他向她說「因為妳是唯一的」,那種種,她都告訴了艾絲特。雖然艾絲特對此的評價是「要是能再更浪漫點就好了呢,我想像的王子是更加帥氣的」,但在希瓦娜提及嘉文平常會說的一些話以後,艾絲特又紅著臉雙手掩面,說:「真讓人害羞,看不出來嘉文會說那些話。要是妳爸爸知道的話,一定會很生氣。」
 
  為什麼選擇這個人呢?直到現在,也無法說出一個清楚明白的理由。但是,不能割捨這個人的理由卻有很多很多:因為放眼周圍,沒有比她更能保護他的人;因為他是個正直而努力的、值得追隨的王;因為他很容易迷路,又不擅長應付黑暗跟幽靈;因為醒來看不見他,她就不安心;因為她喜歡看見他笑的樣子,而只有在她面前,他才會笑得多一點──以及,因為她從來沒有想像過沒有他的生活。
 
  「看來我們都一樣,可以對另一半的事情說上三天三夜呢。」艾絲特開心地拍了幾下手,但是,她突然轉向席里爾與嘉文所在的地方,看來有些訝異。「哎呀,還是吵起來了呢,我們去看看吧?」
 
  還不等希瓦娜做出回答,艾絲特就爬起身,搖搖晃晃地提著裙擺跑了開去。希瓦娜拉起披風,也跟了上去。
 
 
 
 
 
 
 
  「她們似乎聊得很開心。」
 
  席里爾遙望妻女的神情,儘管在人類眼中可能仍顯凌厲,卻因為他稍顯柔和的口氣,而有種親切的感覺。不過那種錯覺也僅是一瞬,他的下一句話立刻讓嘉文知道,這頭黑龍絕不會輕易將這種溫柔付予外人。
 
  「那麼也是時候該問你一些事情了,人類。」
 
    這口氣完全是準備訊問被告的法官。嘉文可不是被嚇大的,於是不甘示弱地回答:「我能體會你的心情,不過我有名字,請你叫我──
 
  席里爾乾淨俐落岔斷嘉文剩下的話,姿態高高在上地說:「我當然記得你的名姓,人類。但我只會在認為你我地位相等時,用名字稱呼你。你必須自己贏得我的尊重,希瓦娜如何向我說情也不能影響。」
 
  「我知道了。」嘉文雙手抱胸,不太情願地回答:「那麼我們就簡單點說吧,你覺得我哪裡跟希瓦娜不相配,就儘管說出來。」
 
  席里爾哼著鼻息,顯然正在打量他。「確實你完全合乎我對於希瓦娜伴侶該有的要求,但教人意外的是,符合所有條件卻仍能讓我這麼反感的人,我並沒有想像過。你天生就有種使我不快的氣質,人類。」
 
  嘉文很想說,那種「使人不快的氣質」源自於一個簡單的理論,那就是「每個父親都會看女兒的對象不順眼」。
 
  「不然我該做什麼才能讓你高興些?」
  「我明白了,」席里爾伸長頸子,輕視地說:「你該改改你狂妄的態度。」
  「我狂妄?」嘉文失笑。「你可別太過──
 
  「你現在是在跟聖龍族說話,人類。我等可是世界的根源!就算是艾絲特,一開始也是用非常恭敬的態度同我談話的,希瓦娜就更別提了,你該好好跟她學習怎麼面對我。」
 
  「雖然我同意你比我們強大,但我是王族,我並沒有被教育該怎麼卑躬屈膝地說話。」嘉文挺起胸膛回應:「即使不展現根源還有血統,你在我眼中也是個偉大的人,因為你是希瓦娜的父親,也是為了保護她而死的人。為此我尊敬你,但我並不會因此而答應用矮你一截的態度面對你。」
 
  席里爾哼了一聲氣,儘管他沒有說明這個動作所代表的意義,但嘉文感覺自己似乎通過了某個關卡。
 
  「你為什麼愛上希瓦娜?」
  「那你又是為什麼愛上希瓦娜的母親?」嘉文反問。
 
  「因為她是個勇敢堅強的人。」席里爾意外地沒有說「你膽敢反問我」,而是用極為輕柔的口吻說:「為了她要保護的事物,就算要她死,她也不會後悔。因為……因為她讓我知道什麼叫做『寂寞』。」
 
  嘉文自知他對希瓦娜父母的故事沒有那麼熟悉,也很清楚席里爾不會像敘舊般對他說明來龍去脈,只得從這頭黑龍偶爾洩漏的懷舊情緒中,猜想他們以前的經歷。要讓這麼高傲的聖龍願意化為人類,那個名為艾絲特的女孩,必定跟其他人不同。雖然才生下希瓦娜就過世了,但在那之前,他們也度過了一段幸福而寧靜的時光吧。
 
  「我也是。」嘉文回答。
 
  初見時,希瓦娜滿身是傷、滿臉是淚,卻拒絕一切幫助的決然姿態,一直都在嘉文腦海鮮明歷歷。如果她一直都是那樣,或許他只會將她當作精良的士兵,但在那堅強底下,她單純跟有點傻氣的樣子,卻又讓他在意起來。如果這樣的女孩跟他回到國內,會不會在難以接納混血的社會裡受傷,為此他想保護她,但也被她保護著。每當他決定要保護她時,她卻又橫身擋在他面前。
 
  等到明白過來的時候,他已經無法想像沒有希瓦娜的生活了。
 
  「希瓦娜跟其他孩子不同,她的心思很單純。」黑龍環起身子,模樣放鬆了些,彷彿說到女兒,他也能跟著平靜下來。「無論我待她如何,她都跟著我,沒有恨過我。我原以為,如果她就像她說過的那樣不會輕易愛上人類,那她可以把自己保護得很好。但是我死的那天,我想,如果有誰能夠讓她打開心房,那人必定也可以深深地傷害她。因為她一旦決定要相信誰,就是寧死不改。」
 
  但是,人類,你們天生就會讓我們受傷。
  席里爾忽然這樣說。
  選擇愛上人類的聖龍,無一能夠迴避這樣的命運。
 
    「你能夠明白麼,你所能陪伴希瓦娜的時日,不過是時光長河中的一滴水珠。倘若她真的像你說的那樣愛你,那麼在將要結束的時刻,她就會越痛苦。你想像過那種痛苦麼?」
 
  「為什麼你們總是看著終點?」嘉文想起希瓦娜曾跟他爭論過的問題,不禁微慍。「希瓦娜也是,為什麼你們總是把幾十年後的事情放到現在煩惱?難道──
 
  「你明白你自己有多脆弱麼?人類。」席里爾伸出前爪,光亮宛如象牙的乾淨指爪倒映著月亮的光輝。「你們既沒有聖龍的壽命、也不能抵抗生老病死的必然、更難以同我們一樣堅韌難催,你跟艾絲特所有的,只是那能使我們被情感束縛的力量。你們死了以後,只剩下我們,你已經準備好要讓希瓦娜承受那種煎熬了嗎?或者說,你認為你有價值讓她承受那種煎熬嗎?」
 
  如果拿這問題去問別人,或許他們都會支支吾吾說不出半句話,但嘉文只是抬高音量,要向這頭黑龍證明,他有自信自己就是人類中最為優越的少數幾位。
 
  「活得久又怎麼樣了?你能活上百年千年,又有你說的那種了不起的力量,可在那些聖龍圍攻你的時候……」嘉文深吸一口氣,仍然決定說出這句話。他希望希瓦娜不在附近,不會聽到這句話。「你仍然拋下了希瓦娜不是嗎!」
 
  爸爸他,真的很難過。就算再一次,我也不會怪他。
  某晚,希瓦娜在觀星時,落寞又體貼地說。
  雖然我不希望他丟下我,可是他真的,沒有媽媽就活不下去。
 
  在聽見那句話的時候,嘉文就下定了決心不扔下她。
 
  「我……」讓人驚訝的是,黑龍似乎動搖了。他艱難地開口,頭一次顯得侷促不安。「在這點上,我確實,對不起希瓦娜。」
 
  單單是那個「對不起」,就能讓人從中感受到深刻的後悔。但嘉文無法接受這樣的答案,因為他聽得出來,即使有重來的機會,席里爾也不會為了希瓦娜掙扎求生。
 
  因為他不理解,讓聖龍無法振翅的疲倦究竟有多沈重。
 
  「如果是我,我會拚命地活下來。如果我會離開希瓦娜,那就是我無法抵擋死亡的那天。但無論是怎麼樣的死亡,我都會抵擋它。我絕對不會像你一樣,期盼著有誰可以帶給希瓦娜幸福——我會親手給她帶來幸福。誰要把我的責任給搶走,我決不饒過他。」
 
  即使是聖龍都沒有理由阻止他,那是唯一能夠確定的事。
 
  「幸福是會消逝的,無論什麼樣的幸福終有消逝的一日。你作為人類,再怎麼拚命也不可能明白,我們所預見的百年後、千年後,所有珍貴的事物都不在了的那一天,對你們而言是幻夢,對我們而言卻是現實。」
 
  「不會消失,誰說會消失的了!舊的幸福或許會消失,但是我有信心每天都跟她創造出新的幸福來。幸福從來也不會消失的……不過是換了模樣再次出現而已!」
 
  「那麼,你有自信能夠讓希瓦娜幸福麼?」
  「如果有誰比我更能讓她幸福,盡管來和我比較看看吧。」
  「要是最終你沒有讓她過上幸福的生活,我會知道的,人類。」
  「恭候大駕。
 
  「——不可以吵架哦,」艾絲特跑到嘉文面前,用纖細的手臂張開手臂擋住他。「你又欺負人家的話,我會生氣的。都變回原形增加氣勢了,席里爾就這麼怕自己輸給人家嗎?」
 
  「我說過了,不是在妳需要的時候,我不喜歡變成人,艾絲特。」席里爾垂下眼睛,哼出鼻息。「比起我欺負他,倒不如說他實在太過不遜了,根本不像被我壓過的樣子。」
 
  「嘉文,你對我爸爸沒有禮貌嗎?」希瓦娜抓著嘉文的手臂,憂慮地問道。比起擔心父親是否真的受到冒犯,她似乎更擔心他會因為這樣而被討厭。「爸爸他只是對陌生人比較兇一點,但是……」
 
  「沒事、沒事。」嘉文摸摸希瓦娜的頭,沒否認兩人剛才確實有吵架這件事。「妳父親才剛答應我們在一起。」
 
  希瓦娜的臉亮了起來,她轉向席里爾。「真的嗎,爸爸?」
 
  「我有什麼方法能阻止呢?畢竟——
  「畢竟我們什麼也做過了。」嘉文附在希瓦娜耳邊悄聲說。
 
  他忘了聖龍絕佳的聽力,於是,這次席里爾所發出的怒吼聲,是先前任何一次都無法與之相比的。
 
  「你說你還沒有和希瓦娜結婚就——你好大的膽子!
 
  「哇哇,等、等一下!席里爾,坐下!」艾絲特四肢並用地抱住席里爾的前腳,一邊大叫道:「不可以生氣!希瓦娜會被你嚇到的!」
 
  席里爾對著腳邊怒喝:「艾絲特,妳讓開,我要把這輕率地佔有了聖龍族唯一子嗣的男人給——我不敢相信我居然同意了他跟希瓦娜的婚事——
 
  「我可是有先徵詢希瓦娜的意見的!」嘉文大聲回應,被希瓦娜護在身後的他隨後又補上一句。「雖然那時候她並不是完全地神智清楚……」
 
  「你少說一句,我爸爸真的可能把你給殺掉的!」希瓦娜忍不住朝他使了個肘擊,讓嘉文疼得一時半刻沒法再出言惹禍。
 
  「等我以後見到了你,人類,你不要想能夠安然無恙。」
 
  騷動終於平息後,席里爾咬牙切齒地警告嘉文,如果沒有在一年內跟希瓦娜結婚,他必定能找到方法讓嘉文後悔。艾絲特告訴嘉文,因為席里爾跟她結婚四年後才終於願意考慮有孩子的事情,所以對順序誤差這種事非常不能忍受。希瓦娜垂著頭,似乎覺得非常不好意思,但是席里爾沒有責怪她。
 
  父親總是偏心。為此嘉文暗暗發誓,自己以後絕對不要像這頭黑龍一樣有雙重標準。
 
  相對地,艾絲特的反應就可愛多了。她紅著臉,笑嘻嘻地對希瓦娜說:「雖然比我跟席里爾結婚那時候的年紀還要大,但是你們很有活力呢。」
 
  「我知道為什麼我打一開始就看這個人類不順眼了。」席里爾別開頭,餘怒難消地低聲說道:「我的直覺從沒出錯過。
 
  嘉文很想說席里爾真的搞錯了,但看在艾絲特的面子上,他決定保持安靜。
 
  「——爸爸,」希瓦娜突然往前站一步,仰頭大聲說:「我真的很喜歡這個人,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就算遇到壞事,他也會幫忙我、安慰我,遇到好事的時候,他都會在我身邊。他在第一次見到我的時候就對我很好,從來沒有在乎過我的血統,沒有讓我覺得自己不正常過。跟他在一起……我很幸福。」
 
  不要說「我喜歡你」或是「我愛你」了,希瓦娜平常根本很少做任何能從中看出愛意的事情,但是此刻,嘉文聽見她說出這段話,脖子有點發熱。該說幸好她不常這樣嗎?如果是,他可承受不起。
 
  「……如果那是妳的決定的話,那麼我答應妳。」
 
  沉默許久後,黑龍伸出前腳,指爪的幻影就這樣浮在女兒的臉頰旁。
 
  「謝謝您!」希瓦娜開心地說:「那媽媽也——
 
  「妳媽媽早在知道這男人是王族的時候就同意了。」黑龍似乎有些無奈地幫妻子回答。
 
  「討厭,席里爾說得好像我只喜歡王子一樣!」艾絲特的兩隻拳頭打了丈夫的腳好幾下。「希瓦娜選擇的對象當然立刻就可以同意嘛,我又不像席里爾一樣認為沒有人配得上希瓦娜。」
 
  「真要說的話是那樣沒錯。」席里爾用遺憾的口氣說,忽然轉過頭。「……太陽要出來了。」
 
  嘉文仰頭,確實流星已在不知何時完全落盡,籠罩大地的黑夜從天際被掀開一些縫隙,天空漸漸變成深邃的奧藍色,星星的光芒也微弱了些。
 
  「我想太陽完全出來以後,我們就得回去了呢。」艾絲特拍了拍自己的裙子,將手背在後面。「那麼,你們要好好照顧對方哦。」
 
  「我會的。」嘉文對著比較容易應付的這一位回答道,並用探詢的眼神望向席里爾清澈的琥珀色眼睛。「你們也是,路上小心,有機會再見了。」
 
  他以為席里爾已經沒有其他話要說了,但在凝視他許久以後,席里爾第一次用堪稱沈靜的口吻說道:「我等從未有過雌性同族,我們……總是孤獨地生活。如果是以前,我是不會形容自己是『孤獨』的,因為聖龍本就是高傲獨立的存在;然而有了艾絲特以後,我就明白到了孤獨是什麼。」
 
  不要讓我女兒感受到那種孤獨,嘉文四世。我要求你盡可能延長自己陪伴她的時間,如果沒有那種覺悟,就不要招惹她。要是我知道你違背了我的指示,我會讓你知道後果的。
 
  面對這個威脅,嘉文回以一個自得的微笑。「恭候大駕。
 
  白晝就要降臨,席里爾與艾絲特的身形慢慢淡去。希瓦娜站在嘉文身邊,眼眶噙淚地看著就要再次離開的父母,但艾絲特抱著席里爾的爪子溫柔地笑著。
 
  「我們會期待再見到妳還有嘉文的,希瓦娜。我們將要去的地方,是大家最後可以重逢的地方,所以我們不是永遠分離,只是暫時待在不同的地方而已哦。」
 
  儘管如此,在父母終於隨著第一道光輝的出現消逝在空氣中時,希瓦娜仍然將臉埋在嘉文的胸口,緊抱著他輕聲啜泣。他摸著希瓦娜的頭髮安撫她,想讓她明白,艾絲特說的話並不是謊言。
 
  一定能夠再見面的,在星海的盡頭,所有失去了的、遺忘了的都能重逢。
  那是他們共同的願望。





いつもキミを探していたよ
二度と迷わない
我一直在尋找著你喲
不要再迷惘
 
星の終わり見届けよう
変わらない言葉があるんだ
一直看到星辰的終結吧
那裏有不變的話語

--from 〈ポラリス(Polaris), nero ver.〉





Fin.

到這裡真的差不多了,嘉文跟希瓦娜的故事,只剩下屬於過去篇的《單戀三十題》還沒有結束,雖然這樣說,不過我應該會安靜又緩慢地把它補完吧,因為以聖誕節作為一個分界點,那個系列之後的發展並不會太讓人愉快(當然如果想看嘉文糾結鬱悶那就會非常愉快#)Дˋ;

雖然自己看的時候覺得J4這傢伙各種欠踩啊,但是又會忍不住讓他在重要的時候表現得太帥,對於希望他真的被踩的各位我深深感到抱歉。原先希望嘉文可以跟席里爾吵得更厲害一點的,不過我總覺得席里爾的怒氣值如果突破某個數值他就真的可以實體化的樣子,到時候可是會相當麻煩的

艾絲特對於希瓦娜跟嘉文倒是沒有那麼不能接受,畢竟她原本就是笑呵呵地覺得大家都是好人的類型,只要希瓦娜喜歡的話就一定是個好人呢,大概抱持著這種想法輕易地接納了嘉文──嗯,也不能說這種觀點有錯啦,就是跟席里爾說的一樣,「雖然各方面都是正確的但總覺得整體上來說有點問題」。嘉文會給人這種觀感到底要怪誰呢,嗯

至於席里爾嘛,偷偷說他根本就覺得如果世界上有第二個他,那才是希瓦娜該挑的對象。真的要說可能很多笨蛋爸爸(被踩)都是這樣吧,但席里爾的個性又特別高傲,所以這種傾向就更嚴重了點。幸好最後他還是因為太疼愛希瓦娜所以不會質疑女兒的選擇,只是如果能夠踩幾下嘉文的話那就真的是完美了(希瓦娜:OHO

雖然嘉文說「決不想成為(席里爾)那種有雙重標準的老爸」,不過在我私設成份超重,與 Yosuki 家的 CE組 合作的後日談中,嘉文還是對女兒比較偏愛,唉人真的是不要太鐵齒(攤手

寫到這裡覺得又填了一個陳年坑我覺得非常開心,希望各位看到這裡也跟我一樣開心(跳跳)最近因為在玩一個新遊戲的關係寫文的速度從很慢變成極致之慢,怕餓死的各位記得去開發點備用糧食……什麼你說大家本來就是這樣!?真是太有先見之明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610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Jarvan IV|Shyvana|雛鳥組|英雄聯盟|LOL|League of Legends|爸爸都討厭女兒的男朋友這是鐵律|席里爾|艾絲特|熱愛星星的你

留言共 28 篇留言

SaxonLa
小說達人首頁看到點進來玩了
C姊安安//

09-13 18:45

Cecil
當達人的好處就是可以被動向所有人宣佈我更新啦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4/1410c185f5ebe6ae2d8667a7173a342c.GIF
你好///09-13 18:59
sniper
好欸~~終於見家長囉~~
J4真的白目阿
各種惹怒席里爾

09-13 18:55

Cecil
希瓦娜在見嘉文他爸的時候都沒這樣(白眼翻到後腦杓(咦
J4根本就是抱著「你咬我啊你看看你」的心情在挑釁的(席里爾:你給我過來!09-13 19:00
你能離我遠一點嗎
去年聖誕賀文的後篇...

今年提早3個月發嗎(?

09-13 19:11

Cecil
不是「從去年到現在晚了九個多月」而是「今年早了三個月」讓我非常感動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2/0b5deb9172a1d986a0ab19dba62601db.GIF
今年聖誕節如果也能有慶祝文就好了,不過到時會如何很難確定呢,總之還是感謝各位對我不離不棄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1e2ca2598f1ba8528c0b08d05b45b56a.GIF09-13 19:15
麵包(工作x尋找方向)
喔喔喔超級慰藉的阿~(๑•̀ㅂ•́)و✧
感謝精神食糧(嚼嚼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9/457c0cd43333b2bcfcc7fde137c62d9e.GIF
家庭大團圓窩好感動阿。・゚・(つд`゚)・゚・
媽媽依舊很萌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9/6f8c2b7181b922cd9ad4b4223cd6cfaf.GIF
爸爸選女婿嘉文表示抖抖(偷笑
媽媽是爸爸脾氣爆衝前的煞車ˊˇˋ
這次不是一對阿,是兩對一起閃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9/cfe06fbf4d53f31b7a85f0c1b09a9450.PNG?w=300
喔喔喔窩豪感動喔喔喔
死而無憾了(欸

09-13 19:31

Cecil
能夠生活在一起的話一定會是非常熱鬧的家庭呢ˋWˊ

席里爾:(夾肉給希瓦娜)多吃點。
嘉文:(夾菜給希瓦娜)她應該多吃點青菜(瞪
艾絲特:你們吃不吃呢,自己的碗什麼也沒有淨把東西夾給希瓦娜這樣不行的哦。
希瓦娜:(對著整碗的食物發呆)

嘉文完全不怕老爸的威脅,不過那是因為知道老爸踩不到他,等老爸可以踩他的時候他就會安分了(被滅龍一擊
艾絲特總是會成功平息席里爾的怒氣(因為席里爾知道艾絲特生氣非常可怕(??

兩對一起閃閃超棒的!說起來我好像忘記在前面加上「前方閃光注意」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6/9a1ea9a4279dcd5442707079bfab5b08.GIF09-13 20:35
嗽精
感謝c姐~又見到可愛的艾絲特惹 當初害我哭得好難過呀 嘉文膽敢對岳父大人放肆 這個還不踩來洩洩憤XD

09-13 19:53

Cecil
艾絲特超可愛~寫艾絲特的時候不管把她寫得多可愛都不會覺得奇怪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44e17164c84b3720697ab950b8a54a37.GIF
如果可以的話席里爾真想一腳踩扁他然後跟希瓦娜說她挑人的眼光要再加油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4/0ea0330c7754b2323de3d7a544caf944.GIF09-13 20:36
你能離我遠一點嗎
看完了
試論嘉文成為下一個席里爾的可能性(欸

09-13 19:55

Cecil
嘉文長大以後就跟席里爾一樣有超嚴重的雙重標準,嘉文五世覺得非常難過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4/fd4936c8c5391c0df28ed2a346749ace.GIF09-13 20:36
仙鶴
仲如出啦!~[e13][e13] 但是我*媽的發現我沒看過〈熱愛星星的你〉這個系列 干......

09-13 20:50

Cecil
發現自己只能看懂「嘉文真的很欠揍」跟「希瓦娜很可愛」這件事讓人哀桑不已[e21]09-13 21:27
pocky
我想我真的很恨嘉文四世

09-13 21:48

Cecil
天啊你聽起來恨意超深的,希望你不要討厭他討厭得太過分,會內傷哦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4/0ea0330c7754b2323de3d7a544caf944.GIF
只有我家的嘉文才有點怪怪的,或許你可以去看看其他作者的嘉文洗滌一下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44e17164c84b3720697ab950b8a54a37.GIF09-14 12:45
麵包(工作x尋找方向)
樓上的大大快去看吧(超級推坑
星星那篇是沒有看會覺得世界令人惋惜的小說阿
記得準備好胃藥跟衛生紙

是說C姊那個家庭吃飯的畫面好萌www
超級讚的阿
嘉文超級不憫的,當著對方爸爸的面說著"啥都做過了"www
趕快結婚去然後讓兩老心安啦(欸
不知道他們抱孫的感覺會如何ww

創作加油喔
給你打氣w
(」・ω・)」加!(/・ω・)/油!
(」・ω・)」加!(/・ω・)/油!
(」・ω・)」加!(/・ω・)/油!
(」・ω・)」加!(/・ω・)/油!

09-13 21:55

Cecil
我自己也重看了星星非常多次(每次看每次感動,那時候的我真是GJ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7/a4cec1a8352ce7e029bbe58bda36b39f.GIF
感覺他根本就是故意的(希瓦娜再次給了嘉文一個肘擊
席里爾應該會很喜歡兩個孫子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1e2ca2598f1ba8528c0b08d05b45b56a.GIF

耶這個表情符號真可愛,謝謝你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b59cf0704b6743e954b6dd5a48186be8.GIF
(」・ω・)」我會(/・ω・)/加油!
(」・ω・)」我會(/・ω・)/加油!
09-14 12:46
玥音
為什麼…為什麼沒踩!(大噓
爸爸總看女婿不爽,本來就是啊
(嘉文表示開心至少丈母娘支持)
(但我不爽因為他沒被踩!(開大

09-13 22:08

Cecil
因為如果真的可以踩到這篇就是大BE結尾(席里爾:我不可能放過他!
艾絲特對於希瓦娜喜歡的對象會各種維護(例如抱住發怒的席里爾的前腳
看到嘉文沒有真的被踩大家都非常憤慨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6/b18c56d6123844db873959844f7591a5.GIF09-14 20:13
阿卡
我很好奇,嘉文跟席里爾對打誰會贏(當然是席里爾阿你這87
快沒有精神糧食了RRR,話說好久惹呢oAo(望向過去

09-13 22:15

Cecil
抱歉老爸靈氣太強了,我身家都押在席里爾身上(希瓦娜:OHO
這組也寫快要兩年了,真的很久啊(笑)雖然可能會不太更新了但還是一生推這CP!09-14 20:14
阿卡
過完才會覺得快阿(茶~
可以出個超大感想篇^w^......開玩笑的啦~

09-13 22:17

Cecil
就像每個動畫都一定要出個騙錢的總集/回顧篇!
(其實我的文章也有不少兼用卡,例如嘉文跟希瓦娜相遇的場景就重寫過超多次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070981bd7aea6d0e40e314299fe4144d.GIF09-14 20:15
浣熊君 - 鈴露♪
咦這是希瓦娜和J4最後的閃文了嗎Q口QQQQQQQQ
先留言再來品嘗 (喂

09-13 22:39

Cecil
他們之後的閃閃在你們的心中,相信有閃閃他們才會過得幸福快樂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1c8f220408d962fd32ff2dddccb8d39c.GIF09-14 20:15
KR
1000GP先奉上!

09-13 22:52

Cecil
我收到了http://emos.plurk.com/067d3ef4b9bccca895784802f000cfa6_w20_h20.gif(遞出收據09-14 20:16
落葉幻想
哦哦哦哦!久違的龍爸霸氣回歸~~~!

王子你這次總算除了欠打之外展現出威武的一面了,要是你還平時那充滿惡趣味的樣子,看你岳父不把你拆成一塊一塊的在草原上BBQ?

雖然比起大家都期待已久的龍爸,個人還是覺得龍媽更讓人覺得亮眼,很好的充當了家庭的調劑呢!當年那個單純的傻女孩到底是如何成長成這樣的呀?(想來她應該會挺胸驕傲的微笑,或者要龍爸誇獎她吧?
感人的母女之情就不用說了,想到這是希瓦娜懂事,吃盡苦頭以來第一次見到母親,一整個就感覺很揪心。媽媽人也真好,完全信賴女兒的眼光。是說有了龍爸這好男人的龍媽,要被"王子"這種辭彙蒙騙的可能應該也很低吧!如此說來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嗎?至於對嘉文越看越來氣的龍爸...也只好讓時間證明他是對的了(咦? 王子丟出一套QWR 落葉已死

題外話,等了好久終於出現了大團員啊!這就是我當初想看到的啊!果然是充滿奇蹟的大草原。

話說要是有機會見到龍爸我一定要問他:
「想不想聽你女婿的八卦?」(這時龍爪大概會出現在我頭上)
「那渾蛋先上車後補票...」(這時候我應該已經血肉模糊)
「大家都知道哦!」(落葉被龍火烤得焦香酥脆)
「是Cecil告訴大家的!」(血量歸零)

每日任務:報復世界(1/1) 完成

09-14 01:02

Cecil
大家都非常期待席里爾暴踩嘉文的這天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7/61aa71952acda7c7a8228b8520b6ce1e.GIF
(雖然最後不知道是幸抑或不幸,嘉文並沒有被踩……

每到重要時刻嘉文的表現就不會落勾,原諒我實在無法不把他寫太帥(所以我平常都故意把他寫得很不憫以免帥氣太久你們會無感,要體諒我的用心良苦(誤)
要是席里爾看到嘉文平常跟希瓦娜相處的樣子大概會氣到整隻燒起來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4/0ea0330c7754b2323de3d7a544caf944.GIF

艾絲特是很善於緩和氣氛的角色,說話親切、態度和善,寫她的對話讓我覺得心情很輕鬆,而且也覺得所有事物都可愛了起來。如果能像艾絲特一樣樂觀又有活力,一定可以過得更加開心吧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523ba7afe0ea1a54e2318f7bed3c37b9.GIF
在這篇裡面難得地描寫到了一些艾絲特責備席里爾的畫面,不過對這對夫妻來說這不過是小事,席里爾完全不怕被念(艾絲特:我會很生氣,我會這~麼生氣!ˋMˊ

母女相處的畫面因為非常順利又輕鬆所以寫得比較短,比起兩個男人間的龍爭虎鬥(咦)簡直和平到了極點(喝茶)能夠看到媽媽真的是讓希瓦娜非常開心,雖然也因為相見非常難得所以要分開時也格外傷心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4/e05e8ec512167306bc0cbef3993c5a83.GIF

席里爾看人的眼光非常準確,所以他打一見面就對嘉文氣不打一處來http://emos.plurk.com/0e6ad27a99ec64da544017bc79a9691f_w48_h48.gif

你報復世界就算了這樣我會被J4派人追殺的啊啊啊啊(被拖走
雖然這樣只要有機會我還是會繼續說說兩人的故事的!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6/2a60675d4ac780be308a5171dd88f21f.GIF09-14 20:30
浣熊君 - 鈴露♪
這J4真的欠踩阿阿阿阿阿
不要因為岳父大人踩不到就在囂張阿XDDD

這篇看完還補了一下育兒篇
只能說還沒當爸前,所有的教育理論都不會正常運作(喂

09-14 21:05

Cecil
他就是很懂得抓時機找人麻煩的類型(席里爾氣得咬牙切齒
在還沒有小孩前大家都嘛說得一口完美的育兒經(希瓦娜覺得教育很辛苦QWQ09-14 23:03
貓姐大大OuO
希瓦娜不是說要嫁給跟他爸爸長的一樣的人咪?OuO

09-15 11:02

Cecil
小女生都會希望嫁給爸爸,長大以後就(ry
至少嘉文跟席里爾一樣都是黑頭髮ˋUˊ09-15 11:36
Reiter
席里爾默默從這天數了365日後發現兩人還是沒有結婚(其實卡籌備,親友有結婚都懂得)

於是...經過了英雄剪影、預告動畫、因為RIOT偷懶所以被縮成只有一頁的故事簡介
闇影島多一個了新英雄


牠從冥界回歸,漆黑的龍息從口中呼出,奪去生命
一位無辜少女的靈魂被禁錮在牠的周圍,無助的飄動,吶喊
骨爪劃開大地,雙翼遮蔽太陽,吼聲響徹了瓦羅然

骸骨巨龍曾是黑龍的王者,遭到同族背叛而死去,但執念讓牠征服了死亡
黑龍只為了一個人而來,牠...在尋找嘉文四世

牠是....




=憤怒的老丈人=

(慶祝GE的大腦洞

09-15 23:12

Cecil
籌備結婚真的會爆炸久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402/0c2f67bc59e84bcfbcb1371bcc3cd5fe.GIF

「因為RIOT偷懶所以被縮成只有一頁的故事簡介」←不要又偷懶啊拳頭社!!!
原來大家都覺得席里爾會從闇影島來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1d6da86fb910f566025fa1a20a9faed9.GIF
如果真有這樣的英雄我必買!快點出啊RIOT我把IP準備好了(被拖走

憤ww怒ww的www老www丈ww人wwww(笑翻
這個稱號會害我笑死http://emos.plurk.com/23841facb022a5147e20195a30966328_w48_h48.gif
(昨天晚上看到這裡差點噴茶(ry09-16 09:57
Mr.S
見父母了呢( ´▽` )~ 嘉玟超膽大!!!!!但是……他們應該沒做過吧…?

09-17 21:31

Cecil
嘉文的膽子一直都很大!他只怕迷路跟阿飄(被接一套
然後有沒有的這個問題其實很明顯,不信的話你可以去問前面幾樓(x09-17 23:14
烏龜
真好的故事阿~ 還是私心希望能繼續更新 哈哈

09-18 09:52

Cecil
有機會的話會再寫寫的,這對大概是我少數寫得這麼認真的CP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f19de0520419154e1127d5dfdce34ab7.GIF09-19 00:02
KR
  嘉文x希瓦娜這對最後的閃文
為何!為何啊!!!!!!雛鳥組就跟修齊的魔法之秋一樣要結束了嗎?!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8/c018c32d57055068dffd07769d562078.JPG?w=300

  「不可能,光是騎馬過來就需要兩星期──」
  「那騎龍呢?」他輕笑著問。

只要我一通電話就會有十個老丈人衝進你辦公室!就問你怕不怕!
http://chinadigitaltimes.net/chinese/files/2015/03/11178.jpg

  「——就算我女兒答應你,我也不許你這人類對我聖龍族的後代輕慢至此!」
\岳父/\岳父/\岳父/\岳父/\岳父/\岳父/\岳父/\岳父/\岳父/\岳父/

  「希瓦娜,妳長大了。」黑龍彎下頸子,彷彿很是憐惜地想蹭蹭她,也同時威嚇性地瞟向他。「──至於你,我有說你見到我不用跪下麼,人類?」
喔......這一句我等了好久終於出來了!終於啊!閃亮亮混蛋終於要被制裁了嗎?!

  希瓦娜的父親再次露出對女兒的戀人極度憎惡的神情,睨著他,眼睛危險地瞇起來。「聽見這個人類對妳提出騎乘的要求。」
岳父您老人家有所不知,說到這個天就要黑一邊喔!(拿出Cecil的各種爆料

  「你還站著麼,人類!」黑龍露出成排尖牙,咆哮起來。
掌門人親臨!還不快跪下!

  「席里爾,你對他太兇了。希瓦娜如果沒有拒絕他,肯定有她的理由嘛。」一個清淨明亮,獨屬於少女的嗓音自然地插入對話。「希瓦娜在哪裡呢?媽媽在這裡哦。」
岳母大人好久不見啊!(淚目飛撲
(被J4跟希瓦娜Combo

  「好可愛哦,席里爾,我們的女兒長得好可愛。你沒有騙我呢。」少女明亮的笑臉染上了一點寂寞。「要是可以抱抱她,我就沒有遺憾了。」
那個誰!魔鬥你死到哪裡去了!不然約瑞科呢?

09-18 23:52

Cecil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嘛,雖然可以天天看他們笨閃我也不會煩,不過寫一些重複或是太瑣碎的題材畢竟不好呢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6/9a1ea9a4279dcd5442707079bfab5b08.GIF
相信他們都會在大家心中活出愉快的模樣來的ˋWˊ

好不容易可以寫到席里爾跟艾絲特的出場我覺得非常開心(跳跳
讓席里爾大發雷霆也是相當久違~09-19 23:33
KR
  此刻,嘉文不禁慶幸起希瓦娜的父親只是個影子,若是席里爾能碰到他們,恐怕這頭聖龍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把他大卸八塊。
鱷魚:我可以借你我的圓月大彎刀!嘎嘎!

  「我是希瓦娜的戀人。」
  此話一出,希瓦娜又露出詫異的表情,不過害羞的成份居多,因為她的臉上又浮出了幾片龍鱗。艾絲特歪著頭,不規律地眨起眼,像是在端詳他。席里爾吐出極具威懾效果的低吼,好像在抱怨為何沒法把他吞吃入肚。
R:約瑞科!限你3秒之內給我滾出來開R!不然我就把你冰到冷凍庫裡面去!
K:岳母大人略萌!(拇指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8/86b73a6c1c78e8ebf09fbbeff5682736.GIF

  你的意思是,我跟艾絲特的女兒,被你這個看起來至少有三十幾歲的人類,給當作了談情的對象麼!
  艾絲特欲言又止地看著她,眉頭皺得緊緊的。「席里爾,你變成人以後,看起來比他年輕很多。」
自此之後,嘉文在酸民眼中除了「閃亮亮混蛋」也榮獲了「老臉王子」的綽號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8/0ecadc95e21c8440b2e63c9963e86f58.JPG?w=300

  顯然希瓦娜完全不想跟父親提起,嘉文是怎麼教自己唸書的。
這個我知道!(翻Cecil的作品資料夾

  「要有能配得上妳的外貌,最好是黑──算了,髮色就算了。」
岳父大人開始痛恨自己為什麼不是其他顏色的......比如說......藍色?(被踩死((藍頭髮能看嗎?!

  「即使如此,這個人全身上下我仍舊沒一處滿意。況且,從希瓦娜說的話聽起來,我們女兒照顧這男人的時間明顯要更多。」
  「席里爾,你就承認你討厭這個人嘛,即使你討厭他,我也不會生氣。」
A.K.A標準的岳父岳母

09-19 00:01

Cecil
席里爾不孤單,場外還有不少人都想把嘉文大卸八塊然後抱走希瓦娜(咦
嘉文發出了持有(?)宣言,席里爾的怒氣值有顯著提升!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2/8144776b2e837f8f038128f604b6538a.GIF
嘉文的臉看起來真的是滿老,新舊美術圖都(ry
席里爾變成人可能會更像嘉文的弟弟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2/f2a967bdfdba04f893e80c3e3694bab1.JPG?w=300
聽聞嘉文的各種條件後席里爾想仰天大吼為什麼滿足這些條件的人看起來這麼欠抽(#
岳父討厭岳母喜歡,非常公平!(誤09-19 23:35
KR
  但那也有可能是因為艾絲特仍在說著「深呼吸、深呼吸」。
為何這這麼像是在生孩子的畫面......等等!說好不在岳母大人面前不提生孩子的事情的啊!

  「在此先打住,人類。」席里爾危險地瞇起眼睛。「你們已經認識超過四年了,既然沒有結婚,那你們都在做什麼?人類有諸多可笑愚蠢的規矩,但要是你敢說你讓那些規矩委屈了希瓦娜……」
正是如此,而且老臉王子的老臉爸爸還看不起你女兒喔!(繼續翻Cecil的資料夾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7/f87e0694805f29873e2202ab64609487.JPG?w=300

  「──嘉文很努力了,爸爸!」希瓦娜猛然站起身,臉上冒出幾片龍鱗。「他一直都很努力,只是人類不像我們,可以那麼自由自在生活。嘉文他有很多要煩心的事情,我也不想,讓他為了我就丟下他原本所有的責任……」
希瓦那真是好女孩兒啊!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6/9a30003d563a07a47d51e39b4b2aefde.JPG?w=300

09-19 00:06

Cecil
要是被知道的話嘉文肯定會立刻代替三世被席里爾踩死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4/341c6c7ba71fbec7cd515404e3d7b66c.GIF
人類太可惡!(話說這漫畫一開始的搞笑根本就是誘餌,實際上(ryyyyyyyy
希瓦娜一直在找時機幫嘉文說話(效果怎麼樣就不得而知)
這表情符號超有戲的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312/9cacbe4d89ac936ca02d392151bf8988.GIF09-19 23:37
KR
  「──然後呢,我啊,聽到妳爸爸要飛去北方,就突然難過得想哭。他是我唯一的朋友,如果再也見不到他了,我一定會很寂寞的。」艾絲特用有點哀傷的表情說:「但是那個時候,他不知道什麼是所謂的寂寞。他從出生開始,一直都是自己一個人。所以他就照著原本的計畫飛去北方了,那個時候,我真的很想念他。」
開始重翻《星星》啊啊啊!!!好閃!啊啊啊!好虐!!!啊啊啊......(LOOP)

  妳說的喜歡,是吃東西會想到對方、看到羊就想到對方、去河邊喝水的時候會想到對方,就連看著星空的時候,都還是想著對方。每天都想見到對方,如果無法見到對方,就會覺得煩躁,想要張開翅膀飛到對方身邊──這就是妳所謂的喜歡麼?
  似乎這段話是永遠不化的糖蜜一般,艾絲特說完以後,捧著臉頰笑了起來。「我聽到他那樣說的時候,心跳得很快,開心得想要唱歌。妳爸爸是那麼偉大、了不起的聖龍,但是能夠喜歡我這個人類,那個時候,我覺得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然後,他說,他要和我在一起。不結婚也可以,如果只能結婚,那麼就結婚。」
岳父大人!!!!!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404/573360624c53043d3b240e87ce9e69dd.GIF

還想吐槽......但是明天還要上課......嘉文給我等著!

09-19 00:06

Cecil
星星又閃又虐,五味雜陳最高!(舉起發亮的籤餅
席里爾連拐彎抹角的告白都這麼帥,嘉文你得學著點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2786bb2d915771586a4d2736c6474f6b.JPG?w=30009-19 23:38
麵包(工作x尋找方向)
KR君的吐槽出現了
擊中腹筋!!腹筋崩壞!!效果顯著!!
說到龍,只有我在想到龍的時候
會想起召喚峽谷那隻每次都被人搶著重擊的小龍嗎(欸
是說那隻小龍跟希瓦娜和席里爾有沒有血緣呢(思考)

09-23 21:56

Cecil
KR的吐槽總是給人一種使盡全力的感覺!
那隻小龍改版以後變得超帥的ˊ艸ˋ
偷偷跟你說,之前跟Yosuki拿著J4跟希瓦娜去打電腦玩的時候,我們在小龍還沒重生時讓希瓦娜開大站在他家假裝自己是小龍(喂
雖然真的小龍一出來就發現希瓦娜真的是小多了XDDDDDDDDDDDDDD09-24 14:38
麵包(工作x尋找方向)
這個時候應該喝韌性藥水然後請Lulu幫忙(欸
Lulu:"Hugify!"然後希瓦娜啪剎一下變超大隻ヽ(☆゚▽゚)ノ
是說"最後的閃文"?!
.
.
.
.
.
.
Σ(;゚д゚)
要完結了?!!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4/e05e8ec512167306bc0cbef3993c5a83.GIF

翻了翻作品目錄,我發現還有單戀三十題還沒...(被蓋布袋
也就是說雖然沒有甜品但是有籤...(再被蓋第二次
飢渴的時候也可以去翻翻隔壁棚的月升月落(欸?!
感覺還有很多坑(眼睛閃亮亮
我...我要...籤餅...(成癮已深不用救了

09-24 15:32

Cecil
對耶你真的是很聰明!(拳頭敲手心
不過看到希瓦娜比小龍還要小隻感覺就是很萌(捧頰
因為能用的題材都差不多了,雖然硬要說還是有些沒有寫過的東西不過我覺得這對剩下的故事已經幾乎說完了,但還是希望能有個突發短篇來讓大家繼續笑笑J4跟萌萌希瓦娜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204/e05e8ec512167306bc0cbef3993c5a83.GIF

單戀三十題後面發展有點慘現在我突然覺得不能太高調更新不然讀者會不習慣(欸
開始寫作時會盡量一次寫掉剩下的部份的XD

最近比較少花時間在寫文上,總覺得腦袋稍微有點運轉不順暢,可以的話會再次開始寫作的,對等待著的各位我感到很不好意思也很感謝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1e2ca2598f1ba8528c0b08d05b45b56a.GIF09-24 23:44
D大
可憐的柯里斯…

09-25 20:05

Cecil
你也看出他的死旗又豎起來一次了嗎qwq09-26 16:34
帕森
按照大大的設定
J4不是怕鬼魂嗎
((前天入坑今天看完XDDDDDDDDDDDDD))

05-24 19:54

Cecil
可能這種不像人類的鬼魂反而讓他感覺這不是鬼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604/e5bdd84983a723a772d11c43d9c302b7.GIF
你看好快!希望沒有噎著,希望合你胃口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1/44e17164c84b3720697ab950b8a54a37.GIF05-24 20: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7喜歡★annmcecilis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今天是個好日子... 後一篇:[達人專欄] (聖誕賀文...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s910328 你各位
小屋更新 喜歡大奶ㄉ可以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