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命《0913 第十九回》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5-09-13 09:32:03│贊助:8│人氣:231
  「我們沒擁有多少優勢,可以說根本沒有。
   人數、士氣、戰略等等,我們都不比王國軍強多少。
   但圍城戰的關鍵,是信仰。
   夕帶給我們的……遠遠不止表面上的一切。
   她帶來了希望,促進全國革命最重要的事物。」 -芸
 
 
 
 
  「站住。」士兵守在馬爾賽堡壘的門前,伸出手阻止了載著老人的騎士繼續前進,望著那人身上的軍服,「你是因舍圖堡壘、范恩‧海爾莫隊長的下屬嗎?」
 
  普泰森點點頭,「我是因舍圖堡壘第一中隊隊長‧普泰森。請讓我見你們隊長,我有要事稟報,已沒有多少時間了。」
 
  守門的士兵皺眉,「請讓我們先進去通報。」
 
  「不!」現在分秒必爭,可不能浪費寶貴的時間。普泰森從軍服中拿出先前哈德威給予自己的卷軸,上頭有著皇家的印記,「我要求揭見馬爾賽堡壘隊長,史錐‧佛沃德。」
 
  兩名士兵一見到皇家印記面面相覷,頓時不知該如何是好。普泰森對那兩名士兵的呆滯感到煩躁,抽出了繫在腰劍的長劍,「我命你們開門,士兵!這是吾王的御旨,你們想違抗命令嗎?」
 
  士兵一愣,趕緊答是後跑離。巨大的木城門漸漸敞開,附近有民眾因方才的怒斥而圍觀,堡壘內傳來士兵操練的聲音,普泰森嘆口氣,如果今天一如往常,因舍圖肯定也會如馬爾賽般的平靜,沒有軍隊會來殲滅他們、也不會有裁決者來到偏僻的南方堡壘。
 
  但戰爭已經開始,若自己估算的沒有錯,王國軍會在今天到達。這代表其他人此時此刻正在浴血奮戰,等著自己說服史錐‧佛沃德,率領馬爾賽援軍到達,同時也代表著勝利,他們邁向革命的第一場勝利。普泰森做了個深呼吸,明明自己加入軍隊是為了保護平民,怎麼現在成了熱血的革命分子?
 
  但現在不是思考自己初衷的時候,隊長與其他人都還在等著呢。
 
  望著完全敞開的城門,普泰森坐直身子,策馬往馬爾賽堡壘前進。當他進入堡壘時,一個巡邏隊停在自己面前,聽著守門士兵的報告,帶著軍帽的捲髮隊長微皺眉頭。
 
  半晌,望向坐在馬上的普泰森,他讓巡邏隊與守門的士兵離去,「我是馬爾賽堡壘的副隊長,迪斯。史錐隊長正在指揮所,請你跟我前來。」
 
  普泰森點點頭,尾隨迪斯身後朝著一棟二層樓高,用石磚堆砌而成的屋子前進。它和因舍圖的隊長室幾乎相同,但這座堡壘的規模卻大上因舍圖許多,環顧著這座堡壘,操場上有約一中隊的士兵正在持槍,他們全副武裝的奔跑著,訓練官尾隨在他們身後叫喊。
 
  堡壘裡頭有著兩、三個巡邏隊巡視,馬廄旁也有幾名士兵正在替馬刷毛,他們開心的神情深深地烙印在普泰森心裡,就像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一樣,那種開心、輕鬆的表情,在軍中是很少見的。儘管最近因舍圖在范恩的領導下已不如過去般冷清,卻也鮮少見到士兵真心笑開懷。
 
  撫著白色的鬍子,迪恩淡淡地說:「這裡跟因舍圖不大一樣呢。」
 
  「是啊。」普泰森說道。
 
  但現在並不是觀察士兵的時候。普泰森不只一次想催促迪斯,但過度的示威可能會造成反效果,他不想讓馬爾賽的士兵對自己、整個因舍圖留有不好的印象,因為這都可能會造成談判上的決裂。尤其眼前帶路的人還是副隊長,更是不要隨便得罪人家才好。
 
  來到指揮所門前,迪斯揮手要守門的士兵打開大門,他雙手枕在後面望向普泰森,「請進。」
 
  普泰森跳了下來,伸手協助佝僂的老人下馬,望向迪斯行禮道:「謝謝你。」
 
  迪斯淡淡地笑了,「來吧。」
 
  指揮所裡頭稍嫌陰暗,但牆上有火把提供了照明。他們在經過幾個房間後上了階梯,在上二樓後,偌大的王國旗幟被釘在牆壁上讓普泰森吃了一驚。這也許代表著史錐非常愛國,記起范恩所說的「他個性直爽」,那手上這封信他會信嗎?會不會看完以後就把自己給轟出去?或者直接監禁,然後交給軍部?
 
  他們來到了一扇門前,迪斯沒意識到普泰森因心中所想之事而皺眉,伸手敲了敲門,「隊長,因舍圖第一中隊隊長,普泰森求見。」
 
  良久,門後傳來了男子沉穩的聲音,「讓他進來。」
 
 
 
 
  尖刺被結晶匕首斬斷,在那瞬間芸感到訝異,匕首在斬斷那尖刺時幾乎毫無受阻,別於先前想用它刺穿裁決者的手臂而破碎,這次是非常順利地砍了下去,就好比拿著銳利的刀切豆腐一般,非常不可思議。怪物的尖叫聲瞬間停止,龐大的身軀停止了掙扎,往前倒下。
 
  芸大感不對,儘管用匕首斬斷尖刺時非常順利,但用手握著的尖刺卻不是那麼一回事,它傳來了金屬冷冽的觸感,若順著裁決者倒下,那自己也會被尖刺給刺穿。她放開了裁決者,雙手踩在尖刺間隙中的皮膚往後躍起,在空中翻了數圈後落地,望著倒下的怪物,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發生的事。
 
  裁決者的身軀隨著尖刺斷裂──儘管只是一根──晶體從那斷裂的尖刺擴散,漸漸地擴散到他龐大的身軀,隨後破裂。成了如辛蒂爾王日記中所敘述般,成了大小不一的晶石,手中的結晶匕首也化作碎晶從手中滑落。所有見到這一幕的士兵們大感驚訝,前幾天裁決者的死亡不過是用耳朵聽見,但這次在戰場上親眼見證,重重地震撼了所有人的內心。
 
  他的弱點是背後突出的尖刺,芸興奮地想道,斬斷那尖刺就可以打敗他!
 
  「她殺死了裁決者!」士兵絕望地叫喊。
 
  「你們是傻子嗎!」史拉德‧艾爾蒙的聲音傳來,芸還記得那狂妄的口氣,「不過是個女人,殺死了裁決者又如何?她是人類,無法擋住我們。包圍起來後擊殺她,遵從命令,士兵!」
 
  周圍的士兵開始朝著她走來,每個人臉上都佈滿著驚恐但仍遵從命令。史拉德底下的軍團分成兩批,一批繼續圍城進攻堡壘、另一批則包圍住她,試圖以人數壓制。就算芸單挑殺死了裁決者,但終究是個人,只要是人都會有疲倦的時候。史拉德的話是關鍵,也是事實。
 
  擁有力量也還是人。芸的闇奇能仍在作用,在這種試圖以人數壓制住她的情況下不容許她解除,但方才與裁決者的對決使魔力耗損過多,若解除闇奇能保留魔力,那自己會在一瞬間被解決掉。耳邊傳來了利劍破風的聲音,女孩側身閃過後轉身,以後腳跟踢向那名士兵的後腦,他頓時倒地不起。
 
  戰鬥一觸即發。
 
  撿起倒地士兵的劍,芸抽出斗篷下結晶匕首朝眼前士兵的喉嚨射出後轉身,眼角瞥見了那名士兵噴出的一抹鮮紅。她持劍格擋住從上而下的利劍,以力氣來說芸比不上任何一名男子,但在闇奇能的加持下,只要對手不是奇能者她便無所畏懼。往旁踏出一步後放輕力道,那名士兵驚愕地往前撲倒,女孩雙手持劍由上往下奮力一擊,人頭落地。
 
  不在乎鞋子因為踩在血泊上而弄髒,她衝向其中一名士兵,旋即有數道白影襲來。運用闇奇能辨別方向,芸閃過了其中幾道白影,但身側、背部仍被砍中,翻倒在地後馬上站起,一腳踹向離自己最近的士兵,接住從他指縫間滑出的寬刃劍,朝著另一名持劍朝自己疾刺而來的士兵拋出,其力道使得劍直接貫穿那人的胸甲,又有士兵倒下。
 
  芸揮舞著手中的長劍,格擋住幾波朝自己襲來的劍影,頃刻間便來到了包圍網的邊緣。士兵們開始移動試圖保持距離,她雙腳一蹬,往旁側翻用腳直接踢向某位可憐蟲的太陽穴,那人隨即倒地。芸站穩身子,用腳朝著咽喉處精準一踢,他無聲死去。
 
  他們臉上出現了恐懼,開始不再盲目出招,但對芸來說根本無所謂。用腳抬起躺在地上的屍體拋向那群士兵,面對已死去的夥伴,他們甚至沒想到她竟然會利用方才被「踩」死的士兵而錯愕,數人被屍體擊倒在地。芸踩著那屍體的背後跳出包圍網,旋即回身將手上的寬刃劍射出,再次擊倒了欲追上來的一名士兵。
 
  抽出斗篷下、今天使用的第四支結晶匕首,背上與側身傳來了熱辣的痛楚,斗篷上沾滿深紅,幾乎為黑的血跡,這也反向地讓芸精神異常集中。她望向城門,門與城牆的連接處開始崩落,底下除了先前被裁決者砍碎的衝車殘骸,史拉德的第二輛衝車正在持續衝擊。她觀察那衝車至少需要六個人才能操縱,而經過奇能強化的聽覺隱約聽到了城門後士兵的吶喊。
 
  但又有士兵檔在她的面前,且這次是穿著黑色重型甲冑的士兵,被甩在後頭的士兵又開始緊追,芸低聲咒罵,手上的結晶匕首對這重甲不知有沒有用?隨著長劍襲來,俯身閃過攻擊,望著那人手肘處護甲的缺口,拿起結晶匕首奮力一刺,伴隨著尖叫,血液沾上了她的臉,但手中的匕首隨即爆裂。
 
  芸微笑,撿起那人掉在地上的劍,望著那仍因痛楚而尚未回神,背對自己的重型士兵,揮舞著白劍瞬間讓他身首異處,隨後從斗篷下扔出第五支結晶匕首,將後頭的其中一名追兵擊倒。越來越多的士兵靠近,顯然史拉德已經鐵了心要讓芸回不得堡壘,方才與裁決者的對決已經震撼了所有人──包含指揮官。
 
  該死!芸咒罵,我要怎麼回去?
 
  此時一波箭矢襲來,將後頭的追兵全部擊倒。
 
  「保護英雄!」
 
  「她打敗了裁決者!」
 
  芸望著城牆上的士兵,情況開始好轉。攻城樓上的重裝士兵依舊肆虐著只有輕型裝備的因舍圖守軍,范恩從城門頂移到了自己原本所負責的區域,他將一個又一個的天梯推倒,巨大的銀槌毫不客氣地招呼在任何擋路的士兵上,連穿著巨型甲冑的士兵都無法倖免。
 
  哈德威仍留在城門頂端,但身邊聚集了因舍圖士兵成了一個小隊,對抗著有人數優勢的王國軍。在他的指揮下,成功地掩護范恩的背部,不讓任何敵人越過那裡。芸感到不可思議,他是團體中唯一沒有奇能的人,但論戰鬥、領導、感染力真的無人能出其右。
 
  而方才援護自己的士兵們正是范恩去掩護時,利用些微空檔來幫助自己。芸微笑,這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為自己團隊的人感到驕傲,有奇能沒奇能都無所謂。單手持劍,她朝著城門處急奔而去,拜剛才的掩護所賜,想從後頭追來的士兵離自己還有段距離。
 
  掏出斗篷下的魔力佇存罐,那是個非常普通的玻璃瓶,就旁人來看裡頭可說是毫無一物。但芸隱約看的見,那是被液狀的魔力,正閃著淡淡的粉紅色光輝。打開瓶塞,一口喝了下去。
 
  胸口魔力乍現,一股飽足感油然而生,芸頓時覺得身體比剛才更輕盈、更敏捷、更有力!
 
  然而,她聽見了城牆上士兵的驚呼聲──
 
  東城牆出現了裁決者!
 
  芸一驚,泰拉!


--

後記:

  關於魔力佇存罐,目前只提到這是芸的父母贈與她的,
  但外表可是非常普通,來歷會在往後解說,包含原本應該保護芸的「冰罩」,
  也都會在後續解釋給各位讀者知曉,請稍安勿躁。

  這一章主要是想告訴各位,
  奎艾特有著逆天的能力,「可使用七種奇能,必要時甚至可同時使用」,
  她依舊是個人,被劍砍到還是會受傷。

  記得御我的「非關英雄」中有一名日皇,他是類似神的存在。
  但有一幕是有人用計讓他受傷了,我忘了細節是如何,
  但那人只是要證明「就算你在世人眼裡如何被推崇,也不過就是個人,還是會流血、還是會死」這樣。

  每位英雄都會被傳說推崇,可終究無法以一檔百。
  這章也說明了芸以一人之力難以逃脫包圍網,是因為有了士兵的援護才有空檔吞下魔力佇存罐,
  若沒有那群士兵,芸可能會戰到魔力枯竭,死於亂刀下。

  感謝各位親愛的讀者觀看奇能者,
  它也快要二十回了。゚ヽ(゚´Д`)ノ゚。
  感謝各位讀者的支持,請各位繼續守望芸和其他人。
  不要放棄圍城戰那渺小的希望,抓住它,才有機會換取女神的微笑(*´∀`)~♥

                            -LKK  2015 . 09 . 13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606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卡斯巴爾
英雄還是會受傷,讓我想到我的偶像,阿基里斯,一樣超威猛,可是後來還是被暗算而死

09-25 17:09

黑衣大閒者LKK
對於「英雄」的定義往往是強大、睿智、無所畏懼⋯⋯等的象徵。
但有時候在宛如怪物的力量下,我們往往忽視掉其實英雄也是人的事實。
當然,如果是成神的英雄則另當別論。
阿基里斯我有耳聞,但卻沒有詳細研讀過他,所以他是被暗算死的而非戰死?09-25 21:13
卡斯巴爾
被人從背後往阿基里斯腱用弓箭射中,就飄了

09-25 22:33

黑衣大閒者LKK
原來如此,囧09-26 07:5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qw3489沒有瘋災難即將到來
全球股災賠錢網路上都特洛伊病毒少上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