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詭學校

作者:殘星│2015-09-12 15:32:44│贊助:14│人氣:111
詭學校 作者:殘星
第一章 楔子
我望著藍天,看著白雲逐漸的散去,我的命運到底會如何呢?我心中暗自想著。
老師怒視著望著我說:「楊汶凱,上課發呆啊?叫你叫了好幾次都不回應,去走廊罰站。」
我無奈的聳了聳肩,看來老師今天火氣很大啊。
算了,反正這堂課我也沒興趣上,我心中低聲地抱怨著。
老師則是一臉憤怒的朝著我一直看,直到我走出了教室的門後才又繼續傳出老師講課的聲音。
那老師以為他是誰啊,只不過年紀比較大一點、沒人要就開始在那邊一直針對別人。
在我不停抱怨的同時,隔壁班的教室也傳出了開門的聲響。
這時候也還沒下課吧?
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我朝隔壁班的教室看了一下。
我發現隔壁二年三班的教室外面,出現了個身上擁有著神秘氣質的女孩子,那個女孩子是誰呢?
我朝他望了望,發現他竟然也在望著我。我們兩個互相對看到了下課鐘聲敲響,為何我能夠這樣子看著他到下課呢,我腦中不斷的模擬著各種的可能性,但都一一被我給否決。
正當我聽到鐘聲敲響後,準備走向教室時,我突然被點了肩膀一下。
我好奇地轉過身看是誰在叫我,發現原來是那個女孩子。
那個女孩子保持著冷淡的語氣說:「楊汶凱是吧?跟著我來,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說。」
我傻傻的楞在那邊,那女孩子之後又叫了我三次我才從驚訝的表情中解脫。
跟著她到了校園中的某塊角落後,我率先提出了我的疑問說:「同學,請問一下為什麼你要將我帶來這邊呢。到底是什麼事情那麼重要,需要到這種地方說?」
那女孩子對我的提問彷彿當作沒聽到一般令我十分不滿,她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張照片遞給我彷彿是要給我看一般。
我看了看以後,感覺有股涼意從背後出現一般。我真的很難想像真的有這種冷到令人背脊發涼的事,可是這種酷似小說或是電視劇的情節卻真實的讓我遇上了。
我看著那張照片,驚訝地說不出話來。那個女孩子對著我面無表情地說:「我叫做李冷瑜,這張照片是我在某次去圖書館時弄來的。我需要你的協助,因為這件事將會牽扯出許多的事情。」
難道說,這學校裡所流傳的七大詭異自殺事件是真的!那麼這個不就是,在校園內其中一棵樹上吊自殺的那個女孩子。
那個上吊自殺的詭異事件,為何被列為是傳說中七大詭異自殺事件呢?
根據很久以前的報導上所了解到的內容,那個上吊自殺的女孩子叫思琪。
在某天遭到學校的某位男老師多次性侵得逞還促使思琪懷孕,之後那名男老師,雖然遭到了警方的逮捕。
但思琪卻如同失去了靈魂一般,某天她的班級老師發現她沒來上課便以為她請假在家休養。
由於思琪被那名男老師多次性侵,心靈受創所以時常請假,老師也並沒有多注意。
就在當天的打掃時間時,在那邊打掃的學生發現了思琪的屍體,而脖子上有個很深的勒痕。
思琪的眼裡透露著滿滿的怨恨,之後學生在接近傍晚接近那邊時,總會聽到思琪怨恨的聲音說著我永遠都會讓你不得安寧。
自此之後,這個消息流傳到了全校學生的耳裡,沒有人敢再傍晚時過去那個地方。
而那裏……也變成了學校學生中的禁地,甚至學校的老師也不會提及那個地方。
而有些的學生仍然不信邪的一群人走向那個禁地,
第二章 詛咒
為何那個叫李冷瑜的女孩子要找上我,我怎麼會去扯上這種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的事情呢,我心中暗自思考著。
思考了許久後我很無奈的對著李冷瑜說:「你為什麼需要我,更何況我與你又不熟。」
李冷瑜頭也不抬的對著我說:「如果你不願意協助,那麼我想詛咒就快發生在你身上了吧。我並不是隨便就選到你,我是透過了各種方式來尋找結果選到的人都是你。」
詛咒?我將會遭受到詛咒?可笑,如果我真遭到詛咒的話,那為何不早點報應在我身上呢?讓我死一死不是比較快嗎,我心中暗自想著。
李冷瑜彷彿像是窺見了我的心聲一般對著我說:「正因為你想快點死,所以各種的方式選到的人都是你,因為你與死人的磁場很接近。」
我冷笑著,彷彿這女孩子有特殊的魔力一般。我瞪大著眼睛看著她,而她卻彷彿用平靜的心靈看透了我。
李冷瑜用著那對看似洞悉人心的雙眼看著我,詢問著我現在是否願意協助她,我興奮的點了點頭,因為或許我會在協助她的過程中死亡來獲得真正的解脫。
我十分興奮地對著李冷瑜說:「那麼既然我們已經合作了,我想問你在這當中會不會有什麼可以使人喪命的過程。因為我需要解脫,我想獲得神的救贖啊。」
相較於我的興奮李冷瑜則是抱持著依舊冷淡的態度,完全沒有半點因為我們已經互相合作而使態度有所改變。
她抬著頭看向我悠悠的說:「我看的見過去與未來,所以我必須保持孤獨。我雖然渴望有其他的朋友,但那現在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張照片的女同學是詛咒我們的人。所以我們必須找到她,就是這樣。」
那這樣子的話,應該有這個機會可以被鬼給掐死吧,這一定會是個很棒的體驗,哈哈哈哈哈....我絕對要參與這個合作。不然我要死的特殊,獲得神的救贖的機會就會降低了,那樣可就不大好了。
當她說完話以後便自顧自地走離了這個地方,我獨自在這裡繼續想著何時才能夠死亡,面臨神的救贖。
我從以前就一直不停地思索著哪種才是可以得到神的救贖的辦法,我翻著好多年前一位神秘的人交付給我的書,我翻找到了神的救贖的方法。
我想起了我過去拿到那本書的回憶,那時我還只是個國小六年級的學生,我意外走到了某個不熟悉的街道之中,我害怕的落下了淚珠。
當時附近沒有半個人走在街道之中,彷彿就好像是時間已經停止了,不會有任何的人動。
在我害怕這景色會不會將自己給吞噬時,有個披著白色斗篷臉被遮住看不清楚的人輕輕的摸著我的頭對著我說:「小朋友,你是不是叫做楊汶凱呢?然後你的爸爸媽媽已經死了對吧。」
我朝著那個陌生人說:「奶奶說過叫我不能和陌生人講話,可是你怎麼知道我叫做楊汶凱呢叔叔?」
那個陌生人輕輕地說:「我是阿姨,不是叔叔喔,汶凱乖,這本書可以讓你了解到許多的事情喔,要好好保存,不可以弄丟喔。」
那個陌生的阿姨轉身離去時依舊沒有辦法看到任何的表情,她交給了我一本書,我得到那本書以後,恍神了一下子,而也就是這一下子我離開了那個陌生的街道,年幼的我並沒有太多的驚慌,或許是已經嚇到呆掉了而沒有任何的哭鬧,靜靜地回去了家裡。
我不停地翻找著,渴望能夠找到神的救贖那頁內容,我翻了許久,我終於找到了那個內容,內容上面寫著要找到自己心愛的女人並將其給害死,雖然有點困難啊不過可以努力,我在心中喊著。
那麼該找哪個女人來愛好呢,看來就只有李冷瑜了吧,我不斷的大笑著。
只是我對李冷瑜沒有任何的愛吧……
或許只有想看戲的心態也說不定。
第三章 死亡
我走回到了教室,靜靜的坐在位子上,我旁邊的人不斷的嘲笑著我,似乎是認為我是個瘋子吧,但我並不想理會他們,更何況和他們扯上任何的關係也不太好。
這樣只會讓我更想殺害他們……而已吧。
當上課鐘聲敲響時,我感覺到自己有種不受控制的感覺,並且不自主朝向那些嘲笑著我的人的桌子上亂踹,教室呈現著一種混亂的狀態。
同學們驚慌的亂叫,我彷彿像是不受控制一般不斷發出著冷笑,並且完全以一副不關我的事的表情。
之後我便被老師移到了單獨的個人座,遠離著許多的同學。上課的時候我默默的走出教室,老師似乎也不想管我,我直接闖入了隔壁班的教室喊著李冷瑜的名子,她聽到以後也不理會老師而走到了教室外面,老師不停地喊著冷瑜的名子,但她卻完全不想理會那個老師,我對著冷瑜說:「走吧,我們到那邊去談。」
冷瑜點了點頭,我們兩個邁開了腳步走向那個校園極少人去的角落談論著。
她維持著那個冷漠的語氣對著我說:「怎麼了,你找我到底有什麼事情嗎汶凱。如果是那個傷人事件,我只能跟你說詛咒的前戲已經要開始了,之後你將會看到更多的人被傷害甚至是被殺。」
當李冷瑜她說著那些話時,語氣平靜,甚至一點害怕的意味都沒有,我越來越興奮了呢,見血!見血。
李冷瑜望著我對著我說:「每周的今天,他會出現那那時上吊的樹上,如果你要去的話,自己多多保重。」
我稍微看了下手錶,時間還剩下四個小時啊,好慢啊。
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了,雖然我等待的很痛苦,不過總算是熬了過去啊。
當我走到那棵樹前時,我發現李冷瑜竟然死在了那棵樹上,我慢慢地靠近,摸著她冰冷的軀體,我感到異常的興奮,因為我第一次觸碰到了屍體,在我讚嘆之餘,我卻有種不尋常的恐怖之感。
就在我準備看向冷瑜的臉時,我發現到她從原本的面無表情,開始逐漸變成了極其恐怖的笑容。
我將她那冰冷的屍體抱起,摸著她已經冰冷的手臂說:「其實我很喜歡你呢李冷瑜,我喜歡你到想把你的肉給吞進我的肚子裡,喝著你的血讓你成為我身體的一部分呢。
有陣冷風吹過,我感到十分的興奮,那陣風涼到彷彿氣溫驟降數十度一般,令我感到十分的愉快,但是那愉快並沒有持續太久,反而轉變成了恐懼。
我卻也聽到了陣陰冷的笑聲,我不停地跑著,希望能夠快點甩開這個極為陰冷的笑聲。
興奮?恐懼?那究竟會是什麼樣的呢,真是讓我捉摸不清呢。
我邊跑著邊思考著這些問題,或許正因為腦袋思考了很多的問題,所以我的速度變得越來越緩慢。
我也為了讓自己可以快點逃離那個現場,捨棄掉思考那些問題的時間,只能不斷的奔跑著。
第四章 復甦
當我跑回了家中時,我不停的喘著氣,我慢慢地調整自己的呼吸,而就在這時手機鈴聲開始響起。
應該很少人會知道我的手機號碼吧,我打開了手機的掀蓋,打來的竟然是李冷瑜,我害怕的馬上把手機甩開。
甩開後立刻躲到了棉被裡面,我思考了很久,李冷瑜他應該已經死了,所以電話應該不是他打的才對,我這麼害怕是幹嘛的啊,真是的。
當我思考結束後,我還是有些害怕的從給予我安全感的棉被中出來,看了下時鐘,已經天亮了啊,我也不太不想繼續休息了。
我爬出了床鋪,換了件衣服,就出門去學校了,當我在路上時,我竟然看到李冷瑜,我揉了揉雙眼在仔細看,真的是她,她沒有死?
她看到了我以後,快步走了過來,對我打了聲招呼。
我用著好奇的目光看著李冷瑜說:「冷瑜,昨天我怎麼沒看到你呢,你是跑去哪裡了啊?」
她不好意思地說:「我昨天有點事情,所以先回去了,所以你才會沒有看到我。」
我點了點頭,心中無數個念頭閃過,莫非她死而復甦了?不...不可能,這樣的話就太誇張了。
當我走到教室時,我發現手機有封簡訊,老師發給我的啊,內容怎麼會是寫現在立刻到理化教室去。
當我打開門時老師竟然在教室的椅子上坐著沉思,可是我總感覺怪怪的,怎麼地上都是血呢?
我看了看李冷瑜,她有些害怕的看著老師不停滴下的血液,彷彿就像是剛被刺殺沒多久一般。
我看得入神,冷瑜叫喚了我幾聲,我沒有回應,但我覺得詛咒有種越來越嚴重的感覺。
我看著老師的臉,驚恐的叫了一聲,李冷瑜看著我露出了不解的表情,我指了指老師的屍體。
李冷瑜走近去看,也驚叫了一聲後對著我說:「老...師...他,怎...麼從面無表情,便成露出了陰森的微笑?」
我沒辦法解釋這種現象,搖了搖頭看著李冷瑜,她第一次從冷靜變成了緊張,這讓我感到很意外。
就在此時,我的手機響起,我打開來看,徹底的呆住了竟然是老師發給我的簡訊。
我打開了那封簡訊,卻讓我徹底的崩潰,簡訊內寫著,汶凱同學,怎麼很吃驚啊,我就不能夠寫簡訊給你嗎?還是你認為我已經死了沒辦法打簡訊給你。其實我真正想說的其實就是詛咒的前戲已經結束了,主菜快要上桌了。
我看著看著,感受到了一股不太友善的冷風,讓我的恐懼不停地上升。
原本開著的理化教室的門,隨著那不友善的冷風重重的關了起來。
我不停的發抖害怕著,而李冷瑜也緊張的看了看我說:「我們快點走回去教室吧汶凱,目前事情越來越詭異了,到時候萬一發生甚麼事情,就真的麻煩了。」
我點了點頭,快速的抓著冷瑜的手跑離了理化教室。
只是理化教室的門就像是被刻意所上一般,完全打不開。
在努力地將門給撞開後,我抓著冷瑜的手快步的跑了出去。
冷瑜的手因為緊張而流了不少的手汗,而我也沒少到哪裡去,為了防止手汗太多而不小心鬆開彼此的雙手,我更用力地抓緊冷瑜的手,深怕他一個不小心就會將手放開。
當我們跑到教室時,我感覺班上的那些同學,像是被操控了一般,出現了陣陣的陰森感。
我轉頭看向李冷瑜想要對他說這裡感覺怪怪的,可是在這時我卻看到了個令我十分害怕的臉,面容死白眼球整個跑了出來,脖子上還有嚴重的勒痕。
那...那不是思琪嗎?我不停地大叫著,渴望著有人能救我,我不停地奔跑,卻不小心跌倒,思琪不停地朝我靠近。
我從睡夢中驚醒,我的汗不停地滴了下來,原來是夢啊害我這麼驚慌。
第五章 惡夢
我看著流著許多汗水的衣服,感覺到十分的不舒服便進去洗了個澡,當我洗好澡穿好衣服時,我聽到了有人按門鈴的聲音。
我走下去把門打開一看,原來是李冷瑜啊害我想說是誰呢,我鬆了一口氣。
我好奇地問他說:「冷瑜,怎麼這麼有時間來找我呢,雖然說今天是假日不用上課。」
她搖了搖頭問了我說我家有沒有電腦,我點了點頭並將她帶到我的房間。
她淡淡地說:「你房間有點單調,不過滿不錯的,我很喜歡。」
我靜靜地打開了電腦,並將座位讓給了李冷瑜坐。
她飛快的用她那細長的手指打出了學校的網址,並點選了留言板,她點選了其中一則。
我驚訝的看著那個內容,好幾秒都說不出話來,李冷瑜叫喚了我幾聲我才逐漸清醒。
內容寫著,我回來了,詛咒將會不斷的和你們扯讓關係,我在過不久,也會正式出現等待我吧,我所喜愛的受到詛咒之人,思琪。
我看了看李冷瑜,她點了點頭說:「我們已經離詛咒更加地接近了,不知在過多久會輪到我們。」
我聽到李冷瑜這麼說,便開始害怕著思琪會出現,於是我便講述著我所夢到的夢境。
李冷瑜淡淡的對著我說:「看來,她決定要從你先開始精神壓力,直到你崩潰為止。」
我聽著李冷瑜的話,卻也感覺到她的話語中顯露出了緊張,她也會害怕吧,我心中暗想著。
我之後又翻了翻下面的留言,可是卻像是沒人看到一般,幾乎沒有人回。
我又繼續翻了其他則的留言,發現有好多頁,翻著翻著看了下時間,中午了啊難怪我肚子餓餓的。
我看了下李冷瑜,卻發現她已經去煮泡麵了,我走去廚房看著她煮泡麵的樣子,頗有女人味的感覺。
當她煮好泡麵的時候,我聞到了陣陣的香味,我的肚子也開始餓了起來。
我和李冷瑜由於飢餓便開始吃起了泡麵,當吃飽以後,李冷瑜說:「我今天大概回不了家,你家可以借我住吧。」
我點了點頭,由於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時候便因為車禍而死了,所以我被奶奶養大,而奶奶也在我國一的時候死了。
說著說著李冷瑜突然對著我說:「我想去洗個澡,浴室在哪?」
我指了指說在我房間那邊,她便去洗澡了。
當李冷瑜進去洗澡後的五分鐘,我便聽到了李冷瑜的尖叫聲,她裹著一條浴巾出來躲在我的背後,結結巴巴的說:「裡...裡面有人,在偷看我。」
我好奇地進去裡面看,卻沒有看到任何的人,我不耐煩的說:「冷瑜啊,你是不是看錯了呢,我剛進去看就沒有人啊。」
她搖了搖頭,我感覺她說的是實話,難道是思琪來找我們了?我不停地喃喃自語。
李冷瑜突然發現到自己只裹著一條浴巾而且還緊緊地抓著我的背,便害羞的將自己的衣服拿著去穿上,如果是平時或許我會比較有興趣看吧,但我目前實在是沒甚麼興致可以去看美女換衣服。
我緊張到累的不得了,因為深怕一個不小心我和李冷瑜都將被思琪給抓走。
我癱倒在沙發上,思考著許多的事件,這時傳出了開門聲,我稍為的看了一下,冷瑜走了進來,看來她換好衣服了。
李冷瑜嬌羞地對著我說:「汶凱,你覺得我們這次可以逃離這詛咒嗎?還是我們沒有未來了只有剩下死亡?」
李冷瑜她何時用會這麼曖昧的語氣對著我說話,看來事情怪怪的,我得要小心一點。
我扭動著脖子說:「冷瑜啊,我們要有信心,何況這個思琪或許只是有什麼必要的事情,所以才要對我們施以詛咒吧,我相信我們絕對可以逃離的。」
我說完話以後,給予李冷瑜個笑容,可是她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逐漸踏入了詛咒的不歸路之中。
第六章 死亡倒數
李冷瑜靜靜的看著我像是想說什麼一般,我好奇地說:「冷瑜你怎麼了啊,像是有話要說的樣子,有話就要說別憋在心裡,這樣會得內傷的。」
她點了點頭連笑都沒有笑,難道她看不出我有點在搞笑的意味嗎?李冷瑜稍微喘了一口氣後說:「汶凱其實我今天會來你家,除了因為那個留言板上的留言以外,還因為一件事情。」
我露出了不明所以的表情,還有另一件事情?那究竟是什麼呢?
她稍微頓了頓後說:「其實我夢到了,汶凱你和我一起出門,卻發生了一場十分離奇的車禍。我緊張得過去看,卻發現肇事的人是思琪,而你卻在不知不覺變成了個很恐怖的臉還想要朝著我不停的攻擊。」
講到這裡時冷瑜的臉整個呈現了慘白,我拿了杯熱茶給她後,她稍微喝了一小口便繼續開始說:「我被你攻擊流了很多的血所以我也很害怕,不知什麼時候我手裡出現了一把刀,我朝你身上一刺你大叫了一聲,而我也就在這時突然的驚醒了。」
我沉思了一下子,冷瑜搖了搖我問我怎麼了,我稍微清了清嗓子說:「冷瑜我想說的是,其實我也有夢到和你類似的夢。」
冷瑜驚訝的看著我不太肯定的說:「我們兩個現在一定是因為某個開頭,才讓那個思琪對於我們抱持著敵意吧。」
我點了點頭,可是到底是什麼事情呢,這點實在很難想透。
我看了下時鐘後發現該去買晚餐了,我問了下冷瑜說要不要一起去買晚餐的材料,她點了點頭我們便去附近的超級市場。
當買好晚餐的材料咖哩時,我便叫冷瑜先去坐著休息,她搖了搖頭說:「這樣怎麼好意思,更何況是我自己要來借住的,所以我一定得要幫忙才行。」
我雖然很想拒絕,但多個人幫忙也好,於是便開始請冷瑜做一些切菜的動作。
我將咖哩飯盛好後,香味逼人啊讓我口水直流,我露出個很大的笑容說:「肚子光是聞到那個味道就餓扁了,快點來吃吧。」
當我說完話的同時,冷瑜已經開始吃了起來,我偷偷地笑了笑,這樣子的冷瑜果然還是比那冷冰冰的樣子好太多了。
她連續吃了好幾口以後,看著我怎麼都沒動感到好奇,我朝她笑了笑說:「我準備要吃了,只是看到你那個吃相,讓我覺得如果說我們沒有因為詛咒而接觸的話,會不會認識呢還是完全像兩條平行線一般。」
她將口中的咖哩飯完全吞下,看著我露出了認真的表情說:「或許我們沒有那個詛咒大概不會認識吧,但至少現在我覺得能認識你真的很棒,我們會相遇不管是因為詛咒或什麼的,都是因為一個緣分。
我感覺冷瑜他說的話很有道理,於是我便開始吃起了香噴噴的咖哩飯,而冷瑜也在不知不覺間,去盛了第二碗,我看著冷瑜認真地吃著,如果詛咒可以消除的話那樣就好了,我在心中祈禱著。
當我們將那鍋的咖哩和飯都給吃的很乾淨,我便叫冷瑜先去休息我的房間給她睡,她點了點頭沒有拒絕,因為她或許真的是累了吧。
我利用時間在我家客廳的一台電腦找著資料,突然我翻找到了個令人震驚的網站,什麼!原來是這樣子啊,難怪她會找上我們了。
當確認那條訊息後,我的眼皮也逐漸的沉重,我倒在了沙發上沉沉的睡去。
我也忘記我早上是怎麼醒來的,我只記得聞到了一股很香的味道便被吸引了過去,我走到了餐桌上,卻發現出現在我面前的竟然不是冷瑜而是思琪,我徹底的傻住了。
這時冷瑜的腳步聲逐漸的靠近,我想張開嘴巴制止冷瑜進來,只是我卻彷彿嘴中被塞住了一般,完全講不出話來,開門的聲音十分的清晰,而冷瑜看到思琪的臉便和我一樣傻住了,緩和了一陣子後冷瑜的臉卻出現了緊張害怕。
第七章 終曲
思琪看著我們兩個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我仔細的看了一下思琪的臉,卻發現事實與我預料的相同。
我吞了吞口水,思琪果然跟冷瑜長的很像而我也和當年那個男老師很像,不然思琪不可能會來找我跟冷瑜的麻煩。
我盤算著該如何解決這種場面,因為只要一不小心我都將與冷瑜死在這裡,我稍微的看了一下冷瑜期望著他能看懂我的意思,不過很可惜的看來他沒有看懂。
冷瑜露出了疑問的表情,嘴唇正在動似乎是在講什麼事情?我露出了個懊悔的表情,本來想說不會被注意到的,只是思琪卻在這時看向了我。
思琪露出了憎恨的眼神,我的心智在這時彷彿像被控制住一般無法動彈,我的眼中瞬間浮現了當初思琪遭受到的痛苦記憶。
思琪露出了既憎恨又哀傷的表情對著那名男老師說:「老師我相信你會有報應的!就算我死我也絕對不會原諒你,我要讓你永遠的愧疚又或者你根本就沒有羞恥心,你這個變態禽獸。」
那個男老師露出了一臉不屑的眼神和語氣說:「拜託,我會愧疚?你別笑死我了,我就算會愧疚也絕對不會因為你,就算你要原諒或不原諒我都跟我沒有關係,我只要能夠活著就好。」
之後便是一陣的沉默,雖然思琪很努力的抵抗但柔弱的女學生思琪豈會是正值壯年的男老師?
當那名男老師再次玷汙完思琪後露出了陰險的笑容說:「像你這種女孩子,根本不可能逃離我的手掌心,就算你要去和學校講和誰講,我都不會害怕。」
之後我就被冷瑜給搖醒,我慢慢地睜開眼睛,以十分沙啞的聲音問了冷瑜說思琪他離開了嗎?
冷瑜點了點頭,我稍微讓腦袋清晰一點後開口說:「我知道為何當初要詛咒我們了,原因就是因為我和你很像當初的思琪和那位男老師。」
冷瑜震驚的點了點頭,想開口問些問題,我比了一個不要問的手勢因為其他的事情我也不大了解。
我和冷瑜收拾了一下環境後,看了下時間竟然已經遲到了,算了今天請假好了我與冷瑜這樣講。
他點了點頭,我和他討論了一下後便決定要到當初思琪自殺的地點看一下。
我們走到了那個地方,四周呈現的都是許多的樹木和野草,就如同蠻荒之地一般。
我吞了吞口水緊張的看著四周,而四周十分的安靜,安靜地就如同完全沒有任何的人出沒一般。
我們兩個找尋著當初思琪自殺的地點卻怎麼找也都找不到,突然我和冷瑜就像是踩空了一樣跌到了底下,我摸著屁股忍著痛問著冷瑜有沒有事,她搖了搖頭說沒事。
我感覺很奇怪,剛剛明明看就有草地啊,怎麼突然會這樣。
當我將頭轉離冷瑜時,我看見了一堆的樹木上掛著一堆的屍體,我十分緊張地對著冷瑜說別看,她好奇地問我說:「怎麼不能看?難不成是有許多的屍體?」
我點了點頭,冷瑜的臉瞬間失去了血色,我連忙抓著冷瑜的手希望給她一點安全感。
我們之後又稍微走了一段距離,突然這時我聽到了個很詭異的聲音說:「你們來了,那麼就讓我們把過去的事情給解決了吧。」
那個聲音莫非是思琪?難道她真的在這裡。
突然有個身穿白衣的女子出現在我們的面前,而場景也從不知名的屍林便到了學校,我帶著既緊張又害怕的情緒說:「你為什麼要把我們帶來這裡?」
白衣女子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冷瑜正緊張的抓著我的手,我眼神掃射著那位白衣女子,然而當我掃到他的下半身時,竟然沒有腳。
我吞了吞口水顯得十分的緊張,而白衣女子像是不在乎一般對我的行動似乎不感到任何的興致。
白衣女子淡淡地說:「我記得你想得到神的救贖吧,楊汶凱,我記得那好像是要找到一個你所愛的女人沒錯吧?」
我吞了吞口水,那個人怎麼知道呢,難不成她知道我的事情?
她輕蔑地笑了笑說:「我知道你會很好奇為什麼我知道,因為當初給你那本書的就是我。」
我震驚的看著她,她露出了高深莫測的表情,我不知該怎麼樣才能夠讓自己有勝算,才能讓我與冷瑜能平安地回去。
我想了許久以後,決定要將手中最後的一點籌碼賭下去。雖然賭博對我而言從未體驗過,但這次非得賭了。
我用手指了指白衣女子說:「你到底是誰,你為什麼不肯讓我們回去。」
白衣女子用著十分輕蔑我們的語氣說:「好吧,反正你們也沒戲唱了,我就勉強的說下我是誰以及為何我當年要把那本書給你吧。我叫做奈奈,那年我接受到了祂的指示,祂叫我去尋找你,一個叫做楊汶凱的孩子,並把那本我們自己隨便杜撰的書給予了你。
你也傻傻的接受了那本書,還看得很認真呢,我們知道以後都狂笑不已,但話雖如此,有些可到是真的。如果你想繼續一探究竟,就跟著我來吧。」
奈奈?那不就是傳聞中的被白色窗簾裹著導致窒息死亡的女同學,那年奈奈不知道為什麼被白色窗簾給纏繞著,像是完全不肯讓她呼吸一般,甚至全部都封得緊緊的。
有傳聞說是某位同學不滿他身邊總是會有許多的男同學,所以才會痛下殺手,而在那個窗簾內,也有寫著我詛咒後世學生,永遠無法解脫死亡,並且被我們幾個給。
根據傳說那窗簾上只有寫下了這幾個句子,而後面的內容是什麼,沒有什麼人知道。
突然的那名白衣女子轉頭走進了那個屍林,我很想跟著一起過去,可是冷瑜害怕地抓著我的衣服,我很想跟去只是徒增危險吧,我在心中不斷的說服著自己。
可是我和冷瑜的腳卻不聽從我們兩個的使喚,不停地朝向那屍林走去,冷瑜不停地尖叫,而我只能任由冷汗不停地滴下。
我們不停地走,當我們走到其中一棵樹時腳卻停了下來,我朝四周看了一下,卻在樹上看見了長得很像冷瑜的思琪的屍體。
莫非我那時看見的屍體是他?那我那些話豈不是講給不是冷瑜的人聽了,我雖然很想表示憤怒,可是憤怒這情緒卻被緊張和害怕給緊緊的取代著。
我的情緒沒有持續太久,就被剛剛的那位白衣女子給瓦解了,他陰險的笑著讓我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我在內心不停的罵著。
他用了十分詭異的聲音對著我說:「儘管害怕吧,這樣子我就能夠取得的魂魄兩個了,我就可以完成祂的願望了。」
祂?那個祂到底是誰?為什麼會需要魂魄?難道有甚麼用意嗎,我在心中出現了無數的疑問。
她稍微看了看我,似乎是在思考著要從哪個部位開始切開,我吞了吞口水,萬一跑了我想一定也是死,那還不如知道那個祂是誰。
我張開了微微顫抖的嘴唇說:「要我的魂魄,我可以接受,但我有個要求,不知道你會不會接受。」
此時的冷瑜早就在不知不覺間昏倒了,我也沒辦法自私的說著連他的魂魄都犧牲。
那個白衣女子點了點頭說:「說吧,你的要求是什麼,如果是要我放過你們兩個,那就別想了。」
我說明了我的要求後,白衣女子停頓了一下後,便叫我跟上,而我也順便將冷瑜給抱起,不然總不可能讓他一個人待在這邊。
當走到那個祂所在的位置時,白衣女子輕聲的對著我說:「你想知道的那個人,祂是被稱作是我們的神,好像也是你們那學校的七大詭異傳說最早的一位。」
我拖著沉重的腳,手上抱著冷瑜,雖然顯得有點吃力,但我要好好保護他直到最後一秒,我以前或許沉迷在神的救贖,但我發現我真的愛上了冷瑜便無法狠心讓她受到傷害。
奈奈將燈給打開,對著裡面的人說:「思琪大人,以及其餘的大人們,我將他們帶來了,即將死亡的人。」
我走了進去,正式的見到了學校傳說中的七大詭異自殺事件的主角,他們雖然長得不恐怖,但散發出來的冰冷的氣息令人害怕。
其中一個資格看起來的比較老的人對著我說:「你來這裡有什麼目的,雖然我知道她想要將你給解決掉。」
講到這裡時,突然有個熟悉的女孩子聲音說:「阿齊,別說了,就讓我們好好了解一下他為什麼要來吧。」
我這時該講什麼,我該保護自己還是冷瑜?
我深吸了一口氣後說:「我來這裡就是為了要和你們說,我願意犧牲自己,來讓冷瑜解除詛咒。」
他們全部人都笑著,顯然對我這個回答不以為意。
思琪又對我說:「你憑什麼代替他,更何況你原本就已經受到詛咒了,這樣不是沒有分別?」
我露出了傷心欲絕的表情說:「我懂,但我就是想要好好的保護冷瑜,所以請你讓我犧牲吧,然後讓冷瑜回去。」
祂們對我露出了不以為然的表情,像是在說著你慢慢說吧,我們不會想理會你。
突然之間那個名為阿齊的人靠近了我們,祂細長的手臂變成了一把長劍,我害怕的想要往後走,後方的門卻像是預料到我到來一般使我撞個正著。
阿齊沒有對我與冷瑜動手,我感覺腦袋開始迷迷糊糊的,我深深地睡著了。
一個年輕的婦人摸著一個四或五歲孩子的頭說:「汶凱,要乖乖念書,不要變成壞小孩喔。」
那個婦人的聲音十分的溫柔,完全沒有半點嚴肅或是不耐煩的情緒包含在裡面,這個聲音卻令我感覺格外熟悉。
那個孩子溫順的點了點頭說:「嗯,我會努力當個乖小孩,讀到變成全世界最聰明的人,這樣媽媽和爸爸就可以很驕傲的說,這是我們的孩子了。」
那個孩子怎麼年紀輕輕的,就讓我感覺到一種溫暖可是卻又很不真實呢?
婦人牽起了那個小孩的手說:「傻孩子,你有這個心媽媽和爸爸就很高興了,更何況只要你平平安安長大,不管我們多苦也都可以忍受。」
孩子天真地笑了,這時一個先生開著車往這邊過來,當那位先生停好車以後,汶凱興奮地跑了過去抱住了他說:「爸爸,我好想你唷,我們等一下要去哪裡玩呢?」
那個先生將汶凱抱到自己的胸膛上說:「我們走去動物園吧,去看很多的動物。」
汶凱高興的點了點頭,快速的跑去後座,繫上了安全帶。
那個婦人也微微笑的對著那位先生說:「睿文你辛苦了,才剛工作完就得帶汶凱那孩子去動物園玩。」
睿文搖了搖頭說:「沒有關係的啦梓柔,更何況我也很想和汶凱一起去動物園。」
說完話以後,睿文與梓柔走進前座,並繫上安全帶準備出發。
當快到動物園時,雨開始不停的落下,從小雨逐漸變成了大雨。
睿文開著車子突然之間,就像是不受控制一般,開始打滑,撞到了附近的分隔島。
而在這場車禍之中,睿文與梓柔因為傷重不治,汶凱則是只有受到一點輕傷。
我從這場夢甦醒了過來,這不就是我過去被我自己所封鎖的回憶嗎?怎麼會想起來,啊…我不停地嘶吼著。
突然有個沉重的腳步聲朝向我不停地逼近,我全身進入的警備狀態,我並不知道冷瑜有沒有在我身邊,我目前只能夠盡量的解決許多的問題。
我摸著黑走到了門的附近,準備要趁他一出現時就把他給絆倒,然而我當時卻沒想像到真實與我想像的完全相反。
雖然有著腳步聲,但他卻彷彿就是預料到我的行動一樣,以極為敏捷的速度將我抓住,我想反抗,可是那個人的手臂力量極大,我絲毫沒辦法移動半分。
當我被放下來的時候,我看到了冷瑜已經倒在了地上,我哀號了一聲,卻也在這時,我感覺到了血流出身體之外的痛,我講不出話來,我只覺得,我們或許本來就不該相識吧冷瑜,都是我害了你。
「所以你要怎麼做呢,你覺得我們真的會放過你們兩個嗎?」
阿齊發出像是魔鬼一般的聲音對著我說。
我該怎麼做……
這時我想起了白衣女子奈奈曾經說過的話……
有些是真的?
我努力的回想著,那個翻閱過很多次早已烙印在腦海中的書。
代表說那個是真的?
我腦袋像是想起什麼一般,確認起那個事情是否就是真的。
眼淚……是所有人中最討厭的,只要一哭很多事情就會改變。
不管在哪些的故事中,人總會厭惡自己的弱小取而代之的是希望自己能夠更堅強。
只是現在這個狀況,還談什麼眼淚不眼淚的啊……
冷瑜現在也已經暈倒了,沒辦法幫我任何的忙。
只能靠我自己了吧,大不了就死路一條。
我心中暗自的思考著,想要找到個和平的方法。
至少冷瑜一定要活下去,不然我就很對不起他了。
「你認為你有辦法嗎?我們的手段你不是沒見過吧,讓我們瞧瞧你的方法吧。」
思琪看著我,他已經把我的想法都給看穿了。
怎麼辦……
我只能什麼都不做的認命嗎?
如果是這樣……我才不要……
什麼神的救贖?那種東西,根本比不上自己所珍惜的人……
我的淚不爭氣的滑了下來,一滴一滴的……
要是當初我沒有這麼堅持神的救贖,或許現在我就不會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珍惜的人受到傷害。
珍惜的人?
我的腦中像是閃過什麼想法一般,極為快速的甚至可以說是靈光一閃。
為了珍惜的人所流下的淚水,根據書上所寫的似乎對於祂們來說是個非常討厭的東西。
至於為什麼會討厭沒有仔細的多加說明,甚至只有用簡短的一句話來說,代表著祂們似乎不太想讓人知道那些事情。
我的手上沒有任何可以稱作為直接對抗的武器,像是被鬼魂們所討厭的武器……
只有書上寫的那,沒有特別解釋的淚水。
正當我猶豫的時候,我感覺到祂們的氣息不停朝我逼近。
只能放手一搏了吧,只是淚水要怎麼當作武器呢?
總不可能直接把它拿來甩吧,這樣感覺很沒有什麼特別的效果。
一定是有什麼特別的方法,不會單單只有這種流下眼淚祂們就會被打敗的無聊事情。
不過……要是死了,我可能就沒辦法看到冷瑜了。
至少……在我最後放手一搏前,我一定要再看一次冷瑜。
冷瑜那張沉睡著臉,眉頭皺的很緊。
我緊咬著下唇,腦中的恐懼已經逐漸填滿了。
我甚至還是無法想出到底是怎麼樣才能夠將這個狀況給解決,我的雙手顫抖著,沒有任何的膽量在這時候有辦法拿出來。
這一切的一切太真實了,真實到讓人已經完全分不清楚是怎麼樣。
我很想奔跑,逃離這裡─這個討厭的地方。
可是冷瑜……她還在這裡,我沒有辦法忍心放她一人在這裡。
淚水獨自從眼眶中流出,祂們的手已經無情的碰觸到了我。
淚水碰觸到了祂們的手,散發出了白煙。
被淚水滴到手的那人,痛苦的哀嚎著……
而那隻手也在逐漸的消失,祂的臉上變得越來越恐怖,就像是散發著痛苦氣息掙扎的人。
「你……你怎麼會這種奇怪的把戲,好……痛。」
祂看著我的臉,惡狠狠地說著。
我不知道祂是誰,祂也沒有讓我有印象。
或許是個不重要的傳說吧,畢竟有這麼多個傳說,總有幾個不紅嘛。
正當我如此想的時候,我了解到了一個事情。
那就是眼淚真的有用,只是沒有辦法了解到那個是在何種前提下才可以使用的。
思琪與阿齊看著那名已經被我傷害的同伴露出了不太愉快的表情。
「臭小子,你知道了些什麼,不然祂怎麼會這樣?」
思琪像是被發現了某些事情一般,憤怒地看著我就好像是要把我吃了一樣。
「你、你覺得我知道了什麼,你應該比我還要清楚吧!」
我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量才說出了這句話,我在跟祂賭那個小小的機會。
「算了,各位……我們走。李冷瑜、楊汶凱你們給我記住,總有一天我們會回來的,詛咒還會繼續下去的。」
呼……
我輕輕地吐了口氣,終於和平了。
在這場機會渺茫的挑戰中是我贏了,雖然不知道祂們什麼時候會回來……
至少現在我可以好好照顧冷瑜了。
我走到冷瑜的身旁,摸著她的臉龐。
「辛苦你了呢冷瑜,我發誓……我不會離開你了,我會保護你。」
「你……說的是真的嗎?汶凱……」
冷瑜張開了她的雙眼看著我,淚水從她的眼眶流了下來。
「是啊……我說的是真的,我可沒有騙你喔冷瑜。我們走吧,肚子都餓了吧。」
我將冷瑜背了起來,打開了那個門。
我記憶中的那個回憶……那個詛咒,就在這個時候暫時落下了閉幕。
而這時候的我跟冷瑜,絲毫沒有感受到更加恐怖的故事還在等待著我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598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
恐怖(噴飲料)[e18]

12-26 20:44

殘星
那是大概高二的時候寫的,現在應該有辦法寫得更恐怖吧[e4]12-26 20: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ray3125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血淚少女1-7... 後一篇:赤色之戀...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py117v大家
恐怖連續夢漫畫更新囉~~~快來小屋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