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命《0911 第十七回》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5-09-11 10:27:38│贊助:12│人氣:243
  「我們在衝刺。
   揮別夕的逝去,踩踏著屍體。
   我們一直都有明確的目標,所以衝刺。
   不允許低落、止步不前的夥伴,我們沒有時間哀悼。
   一切都在因舍圖圍城戰、整場革命結束後,我深深的體會到,
   我們是一群多麼瘋狂的人?
   我們是一群多麼棒的團隊。」  -泰拉
 
 
 
 
  因舍圖外的森林,卡西爾與艾勒尼絲奔跑著。一人一狼身上均有傷口且還未癒合,他們趁著王都進攻因舍圖調動兵力時逃脫,但也受到不少攻擊,還有傷口仍在淌血,替褐色的斗篷染上了深紅。她們隱藏在粗壯的樹幹後頭,望著王國軍正在散開,包圍城鎮。
 
  艾勒尼絲在兜帽下用布條包住自己的臉半部,僅露出眼睛。伸手將將一撮掉到前頭的紅髮撥到耳後,望著自己手臂上的傷口,憶起在裁決庭被神官用鞭條狠狠抽打的過程,令她一陣寒顫。卡西爾頭頂了艾勒尼絲的腰,黃色的眼眸望著她,似是擔心。
 
  都過去了,至少我沒有被裁決者玷汙。艾勒尼絲對卡西爾點點頭微笑,現在更重要的是如何救出哥哥?還有其他人。
 
  輕撫卡西爾的灰色皮毛,艾勒尼絲一邊關注王國軍的動向,回憶因舍圖大致地形。她離開這地方也一年有餘,但暗自慶幸這裡變化不大,至少在經過昌河,直接遁入叢林還能找到這裡來看,記憶中的地圖和現實還是相符的。這一年裡頭,哈德威與自己常用信件交換信息,以目前掌握的情報,東北方貌似有五百名的士兵歸屬范恩管轄,這可以利用。
 
  望著商業要道,王國軍大致已進入因舍圖鎮,但仍有一些士兵位在最後頭,尚未加入圍城的行列。艾勒尼絲望著最後頭的騎兵,如果要去東北方的村莊,用馬是最快的方式。自己身上的傷口還未癒合,可現在的狀況不容許猶豫,尋求援軍需越快越好。
 
  「卡西爾,」艾勒尼絲低聲說:「我們可能需要再跑半天替哥哥找尋援軍。五百人也許不大,但我想可以試試看。」輕撫灰狼的皮毛,「再陪我一陣,好嗎?」
 
  卡西爾點點頭,然後跟著艾勒尼絲的目視方向望去,看著最後的幾名騎士,牠發出低吼。
 
  「總之,我們先搶一匹馬吧。」斗篷下探出慣用的小刀,艾勒尼絲如是道。
 
 
 
 
  環顧著四周圍,芸對於裁決者的沙啞嗓音依然感到恐懼,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內心的想法是否會直接傳達給那怪物知道。倘若因闇奇能強化的聽覺,以及索倫風奇能「探索」都可以藉由光奇能使其無效化的話,那只要他們隱藏住自己,整個因舍圖根本是處於被動的,他們根本不知道裁決者會從哪裡出現。
 
  包圍網在離堡壘仍有一段距離時停下,史拉德‧艾爾蒙帶著穿著銀白甲冑的副官策馬走出。挾帶著輕視的笑容,他抬頭環顧站滿城牆、手持弓箭的士兵們,視線最終停留在范恩身上,極其標準的軍人制服,好似今天只是王國軍部派人來巡察般,因舍圖隊長微笑地望著自己。
 
  「我想你的背叛已是事實,是吧?范恩‧海爾莫。」
 
  聳肩,范恩笑道:「我沒做出任何攻擊舉動,將軍。」
 
  「哈!還需要你做攻擊舉動?」史拉德指著堡壘上的士兵,「這全副武裝的陣容,旁人都看得出來,范恩。」
 
  「好吧,我想是我輕忽了您的睿智,將軍。」范恩微微欠身,依舊帶著微笑。
 
  史拉德臉色一沉,「不要再做無謂的抵抗,范恩‧海爾莫。否則我將踏平你的堡壘。」
 
  指著攻城樓,范恩笑道:「我覺得您已經蓄勢待發了,將軍。」
 
  「范恩,這是最後通牒,交出兵權以及您窩藏的奇能者,」將手平伸,史拉德低喝:「還有村民,這是吾王親自下達的命令。不要想違抗命令!」
 
  范恩聳肩不語,其神情甚是挑釁。史拉德皺眉,心中燃起了怒火。策馬回頭,低聲咒罵著范恩的無禮,並思考著當勝利到手時,該如何處置范恩,憤怒不允許讓這無禮的傢伙輕易死去。沒錯,絕對不會讓他死的輕鬆!
 
  瑞潘尾隨著史拉德回到軍中,但行進途中他回過頭望著站在石磚上的女孩。芸?她還活著……我終於有希望離開軍隊、脫離裁決庭了。他興奮地想著,芸曾愛著我,相信現在也是。她一定會救我,一定會!
 
  史拉德退到了軍隊後方,讓傳令兵留在後頭便是為了此刻。「傳令下去,我們準備攻城,要讓他們領教吾王的權威是不可撼動、不容被挑戰的!」
 
 
 
 
  「如果是我就會直接突擊,不會來挑釁。」望著史拉德,范恩舉著銀槌,「他非常缺乏實戰經驗。」
 
  哈德威微笑,「每個高官向來如此。」
 
  城牆上傳出金屬碰撞的鼓譟聲,各方位的士兵敲著警鐘示意全堡壘的人進入警戒。各城牆的小隊長舉起手臂吶喊,弓箭手們紛紛拉起弓弦,對準眼前圍城的軍隊,他們的手在顫抖,因為堡壘下的敵軍也同樣拉起弓弦、對面的攻城樓上站滿了重裝步兵,手持大盾保護藏匿在後排的弓箭手。
 
  頓時漫天黑點,箭矢籠罩了整個陰暗的天空,宛若雨滴一般侵襲了因舍圖堡壘。芸運用闇奇能往後一跳,與哈德威一起躲進城牆上的石磚。耳邊傳來了士兵的吶喊與慘叫,但中箭的傷兵很快地便被拉開,一人倒下馬上有人上前遞補。
 
  趁著第一波箭雨與第二波的間隙,芸衝了出去。城牆被搭上了雲梯,底下的士兵們無不爭先恐後地爬上來,攻城樓上的弓箭手運用著重裝士兵的盾牌逃過一劫,在王國軍箭雨停滯的瞬間給予掩護,不讓因舍圖士兵們有喘息的空間。
 
  掏出了鐵製匕首,運用闇奇能強化過的視覺與肉體能力,揮舞著匕首接連斬斷了數隻來襲的箭矢。令攻城樓上的士兵無不驚愕,同時也激起了因舍圖方的士氣。他們在芸斬落箭矢的同時探出頭,給予來不及躲進盾牌掩護的王國軍迎頭痛擊。
 
  第二波箭雨襲來。芸以極快的速度掠過整面城牆,跳進了牆角碉堡裡頭避開了攻擊。城牆上的士兵們又更少了,芸望向城門,哈德威偕同隊長們正指揮著士兵需盡快遞補位置,范恩的銀槌閃爍著紅光,腳邊有著無數支斷掉的箭矢,他不時對著士兵們大吼,看起來沒事。
 
  該死,我們一直被壓制。芸想道,裁決者呢?
 
  城門傳來了撞擊聲。史拉德的衝車已經開始撞擊因舍圖堡壘唯一的西城門,箭矢對衝車的木頭車頂毫無殺傷力。第三波箭雨隨之而來,在擊落更多士兵以後,雲梯口也開始進行白刃戰,儘管我方士兵推倒了許多天梯,但仍會在箭雨逆襲時躲進掩護,間接給了敵方步兵時間登上城牆。
 
  芸從碉堡衝了出去,手持鐵製匕首跳到了士兵背上,抓住他的下巴往上揚,匕首往那脖子上一劃,鮮紅的血液噴濺而出。推開那名士兵,登上石磚踢倒了一座天梯,格檔了幾支朝自己襲來的箭矢,她望著底下的攻城軍團,戰場上橫屍遍野,鮮血染紅了平時和平的大街,而活著的人正踩踏著屍體,朝堡壘衝來。
 
  眼角映入了某個巨大建築靠近,攻城樓放下了木板,身穿重甲的士兵踏上了城牆,揮舞著寬刃劍砍下了某位士兵的腦袋,踢開了屍體,朝著下個目標前進。芸心底湧現怒火,抽出另一把鐵匕首,朝著那重型士兵而去,儘管全身穿著厚重的盔甲,但為了行動的敏捷度,關節部分防護會較薄弱,這是她的目標。
 
  那穿著黑盔甲的士兵好似也注意到了芸,撞開了一名我軍,盾牌架在自己身前,發出吶喊,顯然對於她一開始擋住箭矢的動作印象深刻,不敢輕敵。即使如此,芸依舊不畏懼,她甚至懷疑自己為何不畏懼?這是初次上陣,為何不畏懼?
 
  踏上了那面黑盾牌,芸飛越了那名士兵,途中用匕首格擋住朝自己襲來的寬刃劍,落地後不等他回過身,一腳踹上那人的後膝,經過闇奇能強化的肉體破壞力倍增,那人痛苦地大叫,芸伸出匕首刺入了那人的腋下,不理會紅色的鮮血弄髒了手與側臉,奮力抽出匕首再將它架在那名士兵的咽喉,以同樣的手法再次取了另一名士兵的性命。
 
  回過身,面對著第二名重裝士兵。那人扔開盾牌,雙手持寬刃劍朝自己直刺而來。芸側身閃過,運用土奇能讓自己好似穿上輕皮甲般堅韌,一腳踹向那人的胸甲,使他驚呼並倒退,在頭往後仰的同時,她扔出手上的匕首,精準地沒入士兵不被重甲保護的喉嚨,他無聲死去。
 
  先登上城牆的重裝士兵幾乎已經全倒,芸跨過被他擊倒的士兵,彎腰拔出插在喉嚨的匕首,繼續朝著第三名敵軍前進。因舍圖的隊長們忙著指揮,范恩與哈德威連手抗敵,他們周圍躺了不少敵軍的屍體,但兩人看似並無大礙。
 
  我來了!
 
  芸一驚,望著城牆下,早前欲尋找卻看不見蹤影的裁決者,忽然出現在軍隊中。黝黑的皮膚、光頭以及背後的尖刺,手持巨大的斧頭,幾乎跟夕那天對決的裁決者無異。此時城門處又傳來了碰撞的聲響,底下的本隊士兵正在吶喊著,試圖架起更多原木來阻止鐵門被撞開。
 
  而裁決者的加入,使得好不容易高漲的士氣蒙上一股絕望。只見他走到城門,揮舞巨斧將衝車斬碎,敵我雙方的士兵無不驚愕。雙手按上鐵製城門,裁決者發出大吼開始奮力往內推,芸聽到了底下士兵的驚呼。
 
  他想把城門推開!芸驚恐地想道,該死,需要有人去阻止他!
 
  望著范恩與哈德威,他們擊倒了附近的最後一批敵軍,望著正在推城門的裁決者,臉上均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裁決者那驚人的力量震懾了因舍圖士兵,芸望著那背後插滿尖刺的龐大身軀,現在不是絕望、也不是遲疑的時刻,城門一旦被打開,那會被迫陷入白兵戰,這是對史拉德最為有利的結果。
 
  他到底有多大的力氣?芸衝到城牆邊,他老子的,現在可不是思考哲學問題的時候!
 
  一邊咒罵,芸朝著裁決者躍下。
 
 
 
 
  普泰森領著騎兵隊,經過半天的衝刺終於出了森林。高聳的馬爾賽堡壘映入眼裡,他們途中在因普森村稍作歇息後持續衝刺,硬是將一天的路程縮短成半天,儘管每個人都相當勞累,但看到馬爾賽時不免德精神一振。
 
  「這幾天的奔馳,真是累人。」迪恩嘆口氣。
 
  普泰森笑道:「實在抱歉,迪恩鎮長。但我希望能越早到越好,畢竟戰爭可能已經開打了。」
 
  「呵呵,沒關係。走吧,他們還在等著我們呢。」拍拍普泰森的背,迪恩淡淡地說。
 
  普泰森點點頭,策馬前行。沒錯,因舍圖堡壘如今可能已經陷入戰火。人民與自己軍隊裡的同伴們都在那裏奮戰,如今援軍越早到,就越能拯救更多人命。儘管范恩隊長非常善戰,但面對一萬大軍的進攻,絕對堅持不久。
 
  請各位,在多給我一點時間。普泰森如此想道,並進入到馬爾賽鎮裡。


--

後記:

  初次嘗試,不知各位是否多少有感受到戰爭的緊張?
  我自己審文的時候是覺得好刺激啊,感覺寫的還不錯,(自嘲)
  望各位讀者也能和LKK一樣亢奮啊!

  新登場的角色艾勒尼絲,原本只在前幾回的回憶稍稍提到,
  如今與哈德威的寵物,灰狼卡西爾一同登場,這兩人的動向會在以後說明,敬請期待!

  對於芸最後的行動,
  只要城門被打開,那等同於宣告守城失敗。
  為什麼?因為裁決者和敵方本隊的士兵。
  裁決者強大的實力可做為掩護,在加上後頭的士兵蜂擁而至,
  且正如本文所說,絕望籠罩了守軍、影響士氣,一旦門被打開,對於因舍圖方是絕對劣勢。
  因此芸心想,現在可不是猶豫的時刻,所以就Jump了(́◉◞౪◟◉‵)

  芸對上裁決者,究竟誰會獲勝呢?
  還請各位多多替芸祈禱,裁決者絕不好惹,尤其在上一章揭露秘密以後,
  他更為令人恐懼。

  謝謝各位支持,也請繼續觀望「因舍圖圍城戰」,
  和LKK一起替芸等人祈禱吧 (*´∀`)~♥

                            -LKK  2015 . 09 . 11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588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62397786嗨~
歡迎光臨,我寫了一篇日記:2019/09/19 [五夜的狗狗] LINE貼圖上架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