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命《0910 第十六回》

作者:黑衣大閒者LKK│2015-09-10 09:53:03│贊助:12│人氣:384
  「圍城戰是很困難的,對於堅守方或進攻方都是。
   這是一場拉鋸戰,雙方在確保資源充足的情況下,
   賭的是哪一方會先崩潰、投降。
   而這次狀況不同,若他們燒城,我方壓力會以倍數成長。
   試想,在火海中哪裡也去不得,
   只能望著炙熱的火舌將周圍的事物完全燒毀,
   而你只能站在遠處乾瞪眼,什麼都做不了。
   最重要的是,火災過後你還得面臨一萬士兵的進攻,而你沒有退路。
   我們在做瘋狂的事,非常瘋狂的事。」  -索倫
 
 
 
 
  芸站在城牆的一角,運用闇奇能強化的視力環顧著大片叢林,今天天氣有點陰暗,跟夕與裁決者決戰那日一樣,陰冷的微風吹過,她暗自慶幸今日不像昨日燥熱──雖然在闇奇能強化感知下,仍覺得太過陰冷,但至少舒緩了些煩悶。
 
  而今日亦是范恩收到王國密使消息的第二天早晨。根據稍早斥侯小隊的回報,王國聯軍已陸續經過昌河,距離因舍圖約半天,或者提早到達。這個訊息讓所有人都繃緊神經,城牆上的士兵們不敢懈怠,全副武裝警戒著可能會從各個方向前來的突襲。
 
  堡壘裡,毫無作戰經驗卻想上陣的男子們只允許被待在堡壘內作戰,女人、小孩與老人則必須待在防空洞中,不得擅自闖入戰場。隸屬於范恩的六千因舍圖守軍全副武裝,隨時做好衝出堡壘的準備。他們主要策略在於堅守,但倘若普泰森成功將馬爾賽的援軍帶來,因舍圖也需要衝出去支援他們,夾擊王國軍。
 
  芸沿著城牆旁的階梯走下,從口袋中拿出一罐玻璃瓶,那是她隨身攜帶的「魔力佇存罐」。可以將每日的魔力儲存在裡頭,以備不時之需。這是年幼時父母送給自己的禮物,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她們會擁有這個東西,但這佇存罐已成了芸與父母的唯一聯繫。
 
  跳下階梯,漫步於廣場。城門處聚集了五千多名士兵,他們整齊一列,手持長矛、精良的白色鎧甲上映著王國的國徽,一個六芒星與位於正中央的寶石。那代表著奇能者的六大奇能,正中央的寶石則象徵傳說終結戰亂的英雄「奎艾特」,因古代史書記載,她會憑空創造結晶武器來打敗所有敵人,故以寶石圖樣代替結晶,歌頌英雄。
 
  堡壘副隊長,史卓‧麥爾站在城門前,給士兵們鼓勵、信心以及高頌國王的殘忍。用意在於加強所有人的反抗意識,不讓他們在戰前質疑自己,進而猶豫。
 
  這看在芸的眼裡格外諷刺。除了穿著王國盔甲卻高頌反抗的士兵,重點在那象徵奎艾特的寶石,畢竟自己斗篷下也藏了八把結晶匕首──傳說英雄創造的武器──以及另外兩把自己原本慣用的鐵製匕首。從掌握住關鍵的「第七奇能」以後,芸無時無刻都在試驗自己的可能性,但王國軍將至的現在,已沒有多少時間了。
 
  芸來到了隊長室前面,如今木製大門緊閉,有兩個人正站在那裏討論未來戰爭的事,藉由闇奇能強化過後,她聽得一清二楚。馬修穿著一貫的黑色斗篷,但團隊裡的人都知道,那斗篷下藏了數也數不清的武器;泰拉裡頭穿著與平常無異的襯衫、緊身褲與皮靴,但外頭加上了輕型的銀白色護手、胸甲以及護肩,即使是「堅硬」見長的土奇能,仍需要這類的基本護具。
 
  「看起來像是蓄勢待發呢,芸。」泰拉微笑。
 
  芸搖搖頭,「我不知現在的心情該是如何。可能因為今天天氣比較冷,我覺得格外平靜。」
 
  「我也是。」馬修附和。
 
  泰拉翻了翻白眼,「我完全無法理解,為何闇奇能者會因為這種天氣而感到平靜。」
 
  「我覺得今天跟夕那天作戰時的天空,幾乎一模一樣。」芸仰望著灰色的雲層,「好像她在守護我們,我是這麼想的。」
 
  「呵呵,那還真的是呢。」泰拉淡淡地說。
 
  芸環顧著整座堡壘,「其他人呢?」
 
  「師傅在探索整座城鎮,看有沒有人民尚未進入堡壘,或者已有斥侯潛入。」馬修邊說邊指著城門,「哈德威和范恩在那裡,觀望著王國軍呢。」
 
  隨著馬修所指的方向,芸望向城門,王國軍已近在咫尺,我們可以撐多久?
 
  環顧著廣場,除了城門前的六千名士兵,一旁還有著約六、七百的民兵團。他們身上也穿著與泰拉幾乎一樣的銀白輕皮甲,手持長矛,雖然各個面容堅定,但與士兵有著明顯的差異。除了整體儀容,從這群人身上感覺到不安的情緒大於表面上的堅定。雖說士兵們也會緊張,但他們平常就受到需隨時應付戰爭的訓練,故對於這種情況相信多少都會揣摩。可平民們可沒想過國王會來屠殺他們,更沒想過自己會有要上戰場的一天。
 
  從他們極欲隱藏的表情來看,是真的沒有。
 
  這就是戰爭。芸想道,我們在面對的事,需要背負的責任。
 
 
 
 
  啜飲著紅酒,一柄巨大的銀色槌正躺在范恩的腳旁。低頭環顧著城牆下的城鎮、遙遠的翠綠叢林──以及正在路經昌河橋梁的龐大軍隊,撇開騎兵與步兵,軍隊中有著幾樣東西更吸引他的注意力──攻城塔與衝車,顯然軍部與裁決庭真的不打算給他任何機會。范恩微笑。被索倫拉入這個團隊也兩年有餘,自己花了這麼多時間所做的準備都是為了這一刻,革命。
 
  瞥向已經看見軍隊的士兵,他們緊握長矛木柄來掩飾緊張的情緒,范恩輕笑,「看看我那些受訓練的小鬼,竟不如我們團隊裡的其他小鬼呢。」
 
  哈德威微笑,「正常人都會緊張、害怕的。而我團隊裡的人,包含我,都不是正常人。」望著橋梁,「我們之前怎麼都沒想過要炸掉那座橋?」
 
  范恩聳肩,「史拉德的斥侯部隊不進入因舍圖,不代表他不會派兵先行探路,」再飲一口紅酒,「那座橋是中部與南部最近的連結點,他不會放過的,至少會有一個中隊固守在那裏。我不會再浪費一個部隊去那裡為了炸掉橋梁而犧牲,結果只是要爭取時間。」
 
  望向哈德威,「提早讓史拉德知道我們不肯交出兵權,不是好事。」
 
  「哼嗯,因為裁決者?」哈德威聳肩,「那怪物肯定有辦法不用橋來躍過昌河,一旦我們決定反叛,那些怪物肯定會很開心地來把我們大卸八塊。」
 
  「哈!正是如此。」
 
  龐大的軍隊正經過森林間的商業要到,但其中並未見到任何高大的身影──裁決者不在其中。一個金髮、黑色盔甲的將領領頭,范恩皺眉,將酒的空瓶扔向城鎮,拾起躺在腳旁的銀色巨槌,一旁的士兵們不約而同地站直,緊張的氣氛籠罩整個城門頂。
 
  范恩用手招來傳令兵,「傳令,敵人來了。」
 
 
 
 
  白色駿馬踏著沉重的腳步,身上批著鐵製的戰甲,發出的沉悶嘶鳴聲,彷彿要在戰場上撕裂敵人一般,牠戰意高昂。跨坐在戰馬身上的騎士,全身穿著黑色的重盔甲,紅色的王國徽章描繪在左胸,史拉德並未配戴頭盔,那金髮相當引人注目,身後配戴著兩柄寬刃劍,手持長戟,神態自若的表情顯示出他的從容,不戴頭盔更是嘲諷,好似在告訴范恩「你無法傷到我一絲一毫」一般。
 
  史拉德‧艾爾蒙,比翠欽點的將領,伸出配戴重甲的左手表示全軍停止前進,望著冷清的城鎮,他微笑。范恩的背叛早已在預料中,就連前裁決庭大神官魯林‧麥克都質疑因舍圖窩藏奇能者,卻苦無證據。但在比翠‧艾薩辛上任以後,犧牲了一名裁決者──儘管是預料之外──但也藉此抓住了范恩的尾巴,這個人太過耀眼,需盡早除之。
 
  一名穿著白色甲冑的騎兵上前,銀頭盔下透出綠色的雙眸,「史拉德大人,如我等預計一般,范恩‧海爾默背叛了。」
 
  「哼,無妨。」史拉德將長矛指向聳立在城鎮中央的堡壘,「命令士兵圍住這城鎮,從外圍慢慢進逼。」
 
  騎兵一愣,「史拉德大人,這冷清的城鎮可能暗藏伏兵。」
 
  史拉德微笑,「瑞潘,你太過謹慎了。如果他真打算應付我的軍隊,只能選擇堅守堡壘,而不是浪費兵力來做突襲。」用下巴指著城鎮,「我要你圍住城鎮,從外圍慢慢進逼。代表的是先包圍,在縮小包圍網,任何伏兵一出都會遭到我王國鐵騎擊殺,他們的突襲絕對無用。」
 
  「但也有被夾擊的可能。」瑞潘說道。
 
  史拉德握拳,「我們握有情報,瑞潘。因舍圖最多也只會擁有七千名士兵,且這種堡壘經不住長久的進攻。且就算遭到夾擊又如何,」他竊笑,「我們還有裁決者,忘了?」
 
  瑞潘低頭,「我、我不信任他們,裁決者是怪物。」
 
  「他們是工具,瑞潘。」拍了拍士兵的肩膀,史拉德笑道:「沒什麼好怕的。現在,讓士兵開始圍城。對了,包圍堡壘後,讓傳令兵集結本隊後方。」
 
 
 
 
  「那就是史拉德‧艾爾蒙。」范恩指著帶頭的金髮將領,「連戰盔都不戴,果然有他的作風。」
 
  如今城牆上站滿了手持弓箭的士兵,整座堡壘唯一的城門後頭有著六千名士兵。在方才傳令兵叫喊敵人來襲的時候,所有人精神幾乎緊繃到了最高點。芸也幾乎在同一時間衝上城門,泰拉、馬修、索倫則固守城門外的另外三面城牆,觀察來襲的龐大軍隊。
 
  哈德威微笑,「你完全被看輕了。」望著軍隊的動向,「開始了,他們打算圍城。」
 
  望著騎兵開始迅速地圍住整個因舍圖鎮,數十架高聳的攻城樓以及衝車則尾隨著史拉德的本隊,朝著正城門推進。半晌,行動較為迅速的騎兵開始收起包圍網,朝著堡壘進逼。芸觀察著史拉德‧艾爾蒙的動向,他與一名白騎士不急不徐地跟在本隊後面,藉由闇奇能的強化,她可以看見那股神態自若的面容,與輕視在場所有人的態度。
 
  他不打算燒城,看穿我們不會用浪費兵力去做埋伏。芸如此想道,哼,這種態度會讓他更早喪命,因為我們。
 
  她不管輕視我方實力的將領,轉而開始尋找情報中可能襲來的三十名裁決者。儘管已用闇奇能強化視覺與聽覺,但除了馬蹄聲、人的呼吸聲、風聲以外,芸根本找不到裁決者,他們不來?怎麼會?王都知道因舍圖藏匿奇能者,但不知道數量多少,想以人海戰術對付不知數量多少的奇能者?這未免也太愚蠢。
 
  難道比翠‧艾薩辛,這大神官跟那將領一樣自大、愚蠢嗎?芸煩躁地想著,試圖找出裁決者的蹤影。
 
  忽然間,芸想起了在因普森村曾遇到的奇怪事件。明明用闇奇能警戒四周,但裁決者的腳步聲卻忽然出現,宛如瞬間移動般不可思議。難道說他們真的會瞬間移動?且會以這方式突襲他們?這實在太過不可思議,綜觀七種奇能,根本沒有奇能能讓人瞬間移動。除非,他們有方法可以隱形,甚至連腳步聲都隱形。
 
  腦海閃過一則思緒。光奇能,能反射各種物理、精神與感官攻擊的稀有奇能。當初自己是以闇奇能強化聽覺,而他們的腳步聲是忽然顯現,給人一種瞬間移動的方式,但她並沒有親眼見到他忽然出現,而是聽到他忽然出現。
 
  光奇能太過稀有,而自己也曾使用過,但卻感覺不到有任何成效。它能阻擋物理、精神與感官攻擊,換個角度思考,所以連任何「感覺」都能完全遮蔽嗎?其中包含經過闇奇能強化的「聽覺」?並不是將自己的身子隱形,而是讓所有憑「感覺」尋找的技巧完全阻擋,使其無效化。包含索倫的運用風奇能探知的效果也無可倖免?
 
  會使用光奇能。
 
  辛蒂爾王的日記中所提到,他與薇的結晶武器一樣,身體會化作結晶崩毀。
 
  無形中帶給自己恐懼,卻不會給馬修等奇能者帶來影響。
 
  奎艾特之間都有連結,薇的聲音迴盪在芸的耳旁,包含心。

  芸跨上城牆,闇奇能依舊在作用,強大的感知能力籠罩著她。無視於在場所有人質疑的眼光,闔上雙眼。她依舊能感覺到,裁決者先前讓她感到恐懼的鼓動,那股低語、那個面貌、從因普森村離開以後,每凡見到裁決者都會讓她害怕的的根源。
 
  你在哪裡?芸在內心低語,滾出來!
 
  久違的、沙啞的笑聲再次迴盪在女孩的心裡,使芸身子一顫。
 
  我來了。裁決者如此低語。


--

後記:

  開戰啦!開戰啦!開戰啦!(敲碗 (被狠揍

  寫到戰爭情節讓我很興奮啊,
  這是我第一次嘗試寫如此宏大的場面,
  有點不知該如何去形容,但也許會以芸為觀點去觀察整個戰場。

  所以可能無法綜觀整個戰場,
  但為了讓每個角色都能融入戰爭,也會挑幾個段落讓他們表現,
  我希望每個角色都能給讀者鮮明的印象,而不是像個跑龍套的。
  尤其是團隊的人,泰拉、馬修、索倫、范恩、哈德威,以及死去的夕,
  我希望你們都能記得,並追憶他們。

  不管怎樣,寫到戰爭我真的好興奮,也很期待(́◉◞౪◟◉‵)
  至於裁決者的身分終於大白,若有讀者仍舊不清楚也沒關係,
  到最後也是會很明白的告訴大家,他到底怎麼來的。

  因舍圖圍城戰終於開打,
  以後會如何發展,還請各位拭目以待。:.゚ヽ(*´∀`)ノ゚.:。
  芸將會非常逆天……大概吧。(被狠揍

                            -LKK  2015 . 09 . 10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5796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灰音
終於看到戰爭要開始了,有一種熱血上湧的感覺喔!

09-30 11:17

黑衣大閒者LKK
戰爭會一直到很後面哦xD
還請灰音慢慢欣賞!

另外隔了一天才回,還讓你來提醒我,實在不好意思ヾ(;゚;Д;゚;)ノ゙10-01 11: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a091686431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 後一篇:[達人專欄] 奇能者‧革...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uroshiro????
安~心~上~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