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最終】聖女密碼 - 遊戲開始 章節2-4

作者:魚o )令狐幻魚醬│2015-09-07 21:06:12│巴幣:6│人氣:152



  前提。


  我、普士利塔、太陽和月亮,進入這次的世界「惡靈古堡 聖女密碼」,找到了克蕾兒、史提夫這部作品的主人,沒多久跟著劇情找到「奧費德‧艾許福德」,而只有他身上有著離開這鬼島的鑰匙,現在和他玩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遊戲。


  來到了該死訓練場。


  *


  「小心啊,可能隨時都會有危險。」


  只有史提夫知道訓練場,他走在最前端帶領著我們也不忘保持警戒提醒。走在中間的我根本不用太擔心會被突擊,不提後頭的太陽月亮戰鬥力多少,普士利塔也會保護我,我才有這閒情逸致好好的欣賞遊戲世界。


  推開紅色大門後的空間很大,室外很不安全,誰都不能保證剛那綠色怪物沒有第二隻,主人公倆走很慢,這裡安靜的只剩下腳步聲。


  「實在是太安靜了,看來這裡好像沒人。」
  「我想除了我們外都是殭屍了吧。」
  「普士利塔,你就別在吐槽克蕾兒啦!」


  不管怎麼跟普士利塔解釋這是遊戲,不過他堅持站在他面前的是活人,思考不可能那麼奇怪所以堅持要吐槽,我也只能苦笑。


  空地只有幾個桶子倒在地上,最引人注目也是唯一有光亮的門也就是目的地。史提夫緩緩走向門,心裡不安躁動著,用他們的說法就是「天曉得後面還有什麼怪物!」。


  「說不定人就在這門後呢!」
  「明知山有虎,我想我們應該更小心點。」
  「改變陣形,克蕾兒跟我一起在中間,太陽去前頭和史提夫,月亮跟普士利塔走在最後投,對了,克蕾兒不必要的時候別開槍,交給我們就行了。」
  「為什麼要特別保護我?我也可以戰鬥!」
  「因為我答應過里昂要保護妳。」


  雖然是這麼說,我還是走在克蕾兒前頭,也完全根本不認識里昂,反正任務結束後就要離開了,想找也找不到我,就盡量唬爛也沒關係吧。


  太陽打開門,裡頭也安靜的不可思議,像是有人刻意把殭屍通通藏起來,然後想一次放出來一樣,廣播響起。


  「真高興你們來玩遊戲了!老實說我還以為你們會夾著尾巴逃走呢──你也知道的嘛…很多人都只會嘴上說說。」
  「我看你是在說你自己吧!……哼,不說話就是默認了吧。」


  對方突然嗆聲後就消失,史提夫氣憤不管太陽走向前,在一個轉角後是長廊,轉彎後明亮的燈泡瞬間同時炸裂室內一片黑暗,主人公倆人拿出手電筒照明,而我們身上也有著手電筒,最一開始時換衣服發現就帶著了。


  「又不是小孩子了,搞著種怕黑的花招。」
  「史提夫,他腦袋根本不正常,別聽信他說的話。」
  「好啊,又是這種老掉牙的嚇人招數。」


  看得出來史提夫會怕黑,他慌張的四處張望,活像是被關在黑箱子裡的小動物,克蕾兒也真辛苦,還要帶著他一路殺過去。門旁的電話亭大響,史提夫嚇了一大跳大喊:「真是受夠了。」,很難不知道他現在很怕。


  沒有時間安撫他了,一陣黏稠的聲音從天花板上掉落。


  「什麼?那是什麼聲音。」


  黑影出現在史提夫的腳邊,是隻大蜘蛛。史提夫被嚇到躲到最後頭,天花板上還有兩隻,實際看才知道他們體型比黃金獵犬還要大很多。


  「這是什麼鬼東西!也太巨大了!」
  「手上的槍不要停,太陽右邊的交給你了。」


  這種生物不是爆頭就會死的,四人亂槍打鳥打死一隻,還有一隻黏在天花板上,被子彈逼下來衝過來要攻擊我們,月亮拿出寬劍閣檔,克蕾兒怕射中月亮傻住,史提夫衝到旁遍近距離對著蜘蛛腦連開幾槍,蜘蛛倒地。


  「哼哼,區區一隻蜘蛛。」


  太陽蹬步把劍舉平劃過蜘蛛左邊的四隻腳,蜘蛛四隻細長腳被斬斷倒地不起,太陽轉身直直把劍插下蜘蛛頭部,結束這回合。


  「後面還有一隻!」


  克蕾兒驚呼,太陽還來不及拔出劍,普士利塔穩穩握住沙漠之鷹,強迫自己連開三槍,成功打退蜘蛛,讓太陽有時間反應。「太慢了!」這句話是對太陽說,我拿出弓箭射出火焰箭,深深插入蜘蛛尾部燃燒。


  「呼,謝啦,普士利塔、小圓醬。」
  「這大小應該可以列出金氏世界紀錄了吧!」
  「接下來要更小心了,不曉得那傢伙還放出什麼奇怪的生物來攻擊我們。」


  小小提醒戰鬥還沒有結束,不管太陽那燦笑無所警戒的笑容,眾人跨過蜘蛛屍體繼續前往下一扇門,可以發現走廊底端多出幾隻屍體躺在地上,無庸置疑會爬起來攻擊我們。


  「先讓我在殺死他們一次,小心。」


  為了確保安全,兩發珍貴的火焰箭打在那兩具屍體頭上,沒死透的痛苦掙扎後靜止下來,史提夫對我投射「好強」的眼神,難道他真的那麼害怕黑嘛!感覺就是到鬼屋會緊緊抓著女朋友手的類型。


  「後面後面!」


  月亮注意到細小的吼聲,身後突然出現三隻殭屍,月亮也像是被嚇到般胡亂砍殺,完全不用我們就結束了,這……這是女孩子看到蟑螂然後手上有拖鞋的情況,難道這裡只有太陽跟普士利塔內心是男人吧。


  「這種歡迎的方式真糟糕。」
  「哈哈,我們真的很友人氣啊,大家都想找我們玩。」


  史提夫轉過身想衝去開門,沒想到又後頭追來一批殭屍,六人有默契不管那些殭屍直接離開長廊。確定殭屍不會撞門過來繼續前進。


  「風好大!」
  「我們上樓去吧。」


  克蕾兒舉起手想阻擋風打在臉上,不認識的地方,擺著不知道裡頭裝什麼的鐵箱子、倒地的油桶,只要繼續走下去又會遇到奧費德,隨時都不能放鬆戒心。


  想上樓就得繞過鐵箱子,才走沒幾步,那眼熟的紅色準星再次出現,史提夫大吼:「是奧費德!」,主人公躲進鐵箱子後,看來他早就在上頭等很久了。


  「歡迎來到訓練場!躲起來就不好玩啦──快出來吧!我保證不會殺了你們……才怪!」
  「掩護我!」
  「我知道。」


  六個人要同時躲在這裡是不可能的,近戰能力較強的月亮太陽先潛伏到樓梯,專心和我們對打的奧費德沒有注意到。


  「這傢伙準備要被我們痛宰了!」


  就在太陽要衝出去給他致命一擊時他逃跑了,像是現在「不能死」的設定驅使他離開,遊戲還沒有結束,他也僅僅開了一槍就離開,遊戲劇情上還會丟一顆手榴彈才對。


  「小圓,妳過來看一下這個。」


  主人公原本想追上去,但我一聽到太陽沉重的語氣,一把抓住他們兩個。那是兩具倒在樓梯旁的乾淨屍體,也沒有殭屍化,稍微目光推測跟女性直覺,他們也是「任務者」。


  「覺得不會輸給奧費德就直接往上衝,好死不死就被奧費德爆頭身亡,真可笑。」
  「不過他們也『真正的死去』了呢。」
  「你們在說什麼?」
  「沒什麼,我們繼續前進吧。」


  克蕾兒起疑心了,果然拿里昂當幌子還是很有限嗎,和太陽稍微談論後就不管那屍體繼續前進,戰鬥就是我們的命運。史提夫因為奧費德的關係,精神狀況也快到了極限,趕緊過關吧,我看還是保護史提夫,不要讓他變生化武器吧。


  「這次我跟克蕾兒走前頭,太陽月亮墊底,史提夫、普士利塔中間,不得有異議,還有小心『窗戶』。」


  帶頭的我像是隊長發號命令,緊握著複合弓打開門,馬上就有朝我們奔來的殭屍,克蕾兒打歪只打退一隻,史提夫見狀馬上跟著開槍,另外一隻雖然被打倒在地上但還沒有死。


  「交給我。」


  把兩之箭架起射出,簡單命中一動緩慢的目標,不讓人休息的玻璃破碎聲,從最靠門口的窗戶跳進來,是強化過的殭屍,皮厚到一發子彈打不穿,太陽劍比較寬拿來隔檔攻擊,月量拔出雙刀猛戳殭屍毫無保護的腰間。


  特殊怪物的攻擊方式都是雙手由上往下抓擊,太陽只要頂住那攻擊十秒,月亮就可以刺穿皮重傷怪物,嚴重點馬上就可以KO它。


  「到底還有幾隻啊!」


  克蕾兒驚呼我才想到我們這邊還有一隻會突然衝出來,反應不擊的我只能拿弓檔下些許傷害,但因為力氣過小而被整個人打飛,普士利塔見狀衝刺跑來墊在我後面撞上牆。


  克蕾兒掏出閃彈連打在那怪物臉上,彷彿那怪物就是會飛的蟑螂,連換子彈的速度也加快,對方還不算王的等級,硬吃五發就倒地不起。


  「小圓主人您沒事吧?」
  「小圓醬!讓我檢查看看!」


  窩在普士利塔懷裡,溫暖的讓我想賴著不走,這時後說話一定會透露出自己的心聲,沉默不語伸出雙手,左右前手臂有明顯的抓傷,幸好沒有很深。


  「這是撕裂傷,我要縫合止血,止痛針我沒有買,小圓妳可以忍受嗎?」
  「嗯。」
  「真是的,留疤就不好看了。」
  「很抱歉沒有好好保護您。」


  說實話,很痛、真的很痛,已經很久沒有那麼痛過,我想縫合也差不多痛吧,已經好久沒有那麼疲勞了,好想好好休息啊──


  「好了,嗯?小圓醬睡著了啊……」
  「這樣還要繼續走下去嗎?」
  「趕快過關吧,不然小圓也沒辦法好好休息,神經緊繃太久,大家也很累了。」
  「為了小圓主人我會加油的!」
  「那你負責抱好她,戰鬥方面我們都比你多,所以拼了命也會保護你們。」


  不知不覺睡著的小圓被普士利塔公主抱起,主人公們也很有耐心的在一旁等待治療。五人討論過後決定要繼續前進,由普士利塔抱著小圓在中間,月亮太陽一前一後,史提夫前、克蕾兒後。


  小圓陷入「受感染狀態」。剩餘五活人。感染是否──未知。


  「這什麼鬼地方?這裡就是訓練場嗎?」
  「那傢伙一定要去檢查一下腦袋。」


  斑駁的鐵皮,用紅色、白色油漆漆上奇怪的塗鴉,給人的感覺非常非常不舒服。


  「史提夫,冷靜啊!你要專注一點!不然妳就會死得很難看啊──」
  「這傢伙真的有問題。」
  「那還用說,別被他的挑釁激怒了。」


  還有非常難聽男裝女聲的聲音傳出,是奧費德在學克蕾兒在安撫史提夫情緒,不過如果對像是史提夫就變嘲諷了。而史提夫也比之前還要穩重的吐槽那傢伙有問題。


  「這麼說太沒禮貌了吧!我可是盡我所能的款帶你們耶!」


  緩緩走下樓,那兩具屍體躺在那,大辣辣顯示「等等我們會起來攻擊你們唷──」,沒有小圓也沒辦法先制攻擊,只好讓太陽先靠近那兩具屍體。


  「看起來這裡應該沒什麼東西。」


  才一講完這句話那殭屍就站起來撲上克蕾兒,反應靈敏拔出小刀捅入殭屍腦,拔出踹飛那殭屍,站在後頭的殭屍也被一並推倒。史提夫助跑過去踩上那殭屍腦。


  「超猛的啦。」
  「巨大的家伙又出現了!」
  「該死,真是沒完沒了啊!」


  克蕾兒和史提夫拿出步槍掃射獨臂殭屍的頭部,就算對方也要攻擊也會被子彈妨礙,太陽兩人專心守護普士利塔,被集火的獨臂殭屍倒下,眾人稍微喘口氣。


  「喔YA!克蕾兒公主殿下,史提夫王子在此手護妳,免受惡靈侵擾!」
  「好啦,隨你怎麼說……反正還是要謝謝你。」


  回到光亮的房間史提夫信心大增,走在最前頭保護著克蕾兒,不過也有可能是因為奧費德激怒他,有可能啦。


  打開門繼續推進,下一間房間沒有特別明顯的其他出入口,有也是封閉鐵閘門,怪吼聲伴隨玻璃破碎,獨臂殭屍第二隻,史提夫自信滿滿衝上前近距離砲轟,在那殭屍倒地前都沒有出現其他殭屍,如果在出現其他的……史提夫就是死第一個。


  「哼!怎麼樣啊?怪胎!你就這點能耐嗎!這樣就結束了?沒有其他花招了嗎!」


  還以為史提夫不會再像個小孩子挑釁回去,這時候其他人根本來不及阻止他。那令人厭惡的廣播再次響起。


  「不夠嗎,臭鼠輩們?那就如、你、所、願!」


  恐懼的鐵門緩緩升起,不對,是眾人所踩的地板正在往下降。


  「這座島真的是一團糟啊,我們一定要想辦法趕緊離開這裡!」
  「史提夫,你們究竟在這座島上遭遇了什麼事?」
  「沒什麼……我只是無法忘記在這裡的一切……」
  「太陽、月亮呢?」
  「我們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牆壁浮現詭異紅眼塗鴉,越往下越多,那種很多人盯著自己的噁心感,地板停止動作,唯一的出口亮著燈,綠色的鐵門上也不忘有紅眼。


  「真是有夠惡趣味的塗鴉。」
  「我想是奧費德那傢伙畫的吧。」


  太陽與月亮閒聊,史提夫吞口水緩慢打開門,「KILL House」直翻就是殺家,不懂它代表的意思,又者是會「殺人」的「家」也說不定。


  「這是什麼地方?」
  「我很肯定這絕對不是訓練場……
  「這實在是太瘋狂了!」


  和史提夫記憶中的訓練場完全不同,鐵櫃組合而成的的空間,密密麻麻的從外頭完全看不見裡頭有些什麼。克蕾兒在外頭四處張望,看來很不想進去殺家。


  「瘋狂?拜託!當妳上了站場就會知道根本沒有人是正常的。戰士就是訓練來殺人的,不然就是被殺,在各種瘋狂的戰況下生存下來,親眼見證戰場的無情。」
  「現在該是你們體驗的時候了,我的小白鼠們!當然啦,如果你們接受不了的話,就想辦法結束這一切吧!而你們唯一的選擇就是……死!


  奧費德大笑後關掉廣播,這內容就連普士利塔都皺起眉頭厭惡。史提夫舉起槍看向克蕾兒,對方對他點點頭。


  「史提夫,我們無論如何都要通過這關,知道嗎?」


  克蕾兒走在最前端,地板上血紅的「GO」格外刺眼,史提夫也只是點點頭沒有說話,其他人就這麼跟在後頭。走進來才發現是木板製成的隔間,但堅固的推不倒,牆壁上也有用紅色油漆畫上奇怪的東西。


  「好啦,我們就來玩個簡單的遊戲吧!不論甚麼東西跳出來,就開槍攻擊!別手下留情啊,了解了吧?」
  「槍把!」
  「不管了,他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等等一定又會做出什麼瘋狂舉動。」


  奧費德話才剛說完牆壁就跳出人型標靶,只有頭部的地方有東西可以打,成功命中標靶才收回去,還有那嗶嗶聲,難道是上頭有裝定時炸彈嗎!


  「嗯,你說得沒錯,我們得小心點。」


  克蕾兒被嚇得不輕,在戰場上現在的她沒辦法對人開槍,現在對手是殭屍特例,而奧費德就像神經病一樣,所以不會下不了手。


  牆上的指標指示著我們前進,下一到門沒有東西,但在克蕾兒接近下一扇門時又突然跳出標靶,這次的目標是右手,克蕾兒迅速解決目標。太陽跟月亮都是進戰型,在這種戰鬥對他們來說最沒有辦法,只能無奈走在最後頭,以防殭屍偷襲。


  「等等,小圓主人的情況不太對勁,她發燒了!」


  普士利塔發現懷裡的可人兒開始喘氣、臉紅,皺眉的表示自己非常不舒服,太陽走過去摸了摸額頭,驚呼:「高燒啊!」瘋狂找醫療箱裡的退燒成藥。


  「我……我沒事……
  「不行!妳一定要吃藥!」
  「太陽,小圓吃藥也沒有用了。」
  「你怎能這麼說!混蛋月亮!」


  太陽心裡有數卻還是想欺騙自己,傻傻的普士利塔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能抱著主人窮擔心,小圓也辛苦的擠出幾個字,聲音沙啞的彷彿喪屍,太陽又慌張的找出水餵給小圓喝。


  「看來是被感染了,傷口沒辦法好好癒合。」
  「什麼!那傢伙要……
  「史提夫!人家是為了保護我而受傷的!你說這什麼話。」
  「我有看過設定,我們只剩下『二十三小時』,只要回到『那裡』就沒問題了。」
  「真的嗎?」太陽擔心眼神。
  「嗯,主神會有辦法的。」


  克蕾兒靜靜著聽著對話,在史提夫提出想殺了小圓的想法馬上跳出來保護她,而她也知道太陽和月亮一定有辦法可以救小圓,下定決定往前衝,只要離開這裡小圓就沒問題了!


  「用跑的吧!太陽我走前頭,有標靶我就劈掉!」
  「那我墊後!史提夫、克蕾兒,小圓就拜託你們保護了。」
  「知道了!」


  全隊人擔心著原本還元氣滿分的小女孩,沒有人會願意看著只有十四歲的少女死去,而死法還是變成殭屍,五個人跑了起來,路上有標靶批標靶、有殭屍砍殭屍,後頭也不時有殭屍追來。


  「看我的啊!」


  太陽連批殭屍,那種守護小圓的心情讓他更加氣憤殭屍,月亮要注意隨時會跳出來的標靶,上頭的定時炸彈可不能開玩笑。


  「要上樓梯……有沒有布?」
  「我這裡有!」月亮。
  「那幫我固定好小圓主人,接下來用背的!」


  這樣小圓會更危險,但沒辦法,時間有限的情況下大家也只能衝了,快速爬上階梯,已經在也聽不下奧費德任何一句廢話,眾人努力奔向出口。


  「可惡啊!我發誓一定要讓他付出代價!你怎麼能這樣把人當做玩具般玩弄!」
  「我們不會有人死在這裡的,絕不!」


  主人公們分別亢奮的說出心聲,也時時刻刻警惕著保護小圓,死在奧費德那廢物手下可就太不值得了。


  「喂!奧費德,你怎麼不自己出馬!你這窩囔廢!」
  「我們到底還要在這摩蹭多久!」
  「這就要看妳的表現啦──我親愛的克蕾兒。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啊,光是聽到你叫我的名字就令我坐嘔!」
  「那還真是抱歉啊,不過現在可沒地方讓妳吐喔──哈哈哈哈哈!」
  「別管他,他只是想要有人理他而已。」
  「你剛剛說什麼!你一介屬被竟斗膽這樣子對我說話!」
  「他比我想得還要不成熟啊。」
  「你也沒資格說人家!殭屍更多了,小心。」


  在場的所有人都想痛扁奧費德,太陽因為處理殭屍就來不及了,沒辦法好好跟上隊伍,只要一不小心他就會被殭屍包圍,而月亮也進所能不要太快,但小圓可沒辦法等太久!


  「爬上爬下的最討厭了!」


  普士利塔抱怨著,他也不想把小圓主人弄得更不舒服,但這地形就是十分陡峭,慶幸的是很快就看到出口,但倒在地上的殭屍可沒打算讓眾人鬆口氣,通通有默契爬起來攻擊,五隻。


  「殭屍犬!」


  走到電梯口又衝出好幾隻殭屍犬,移動快殺傷力高此種殭屍的特徵,也很剛好是五隻,太陽頂多可以斬殺兩隻,月亮也差不多,而剩下一隻只能靠主人公們來擊退,已經快受不了的史提夫精準度上升,看來不用太擔心他了。


  「我們快可以離開囉,小圓。」
  「嗯嗚……
  「得更加緊腳步,小圓燒的嚴重了。」


  眾人搭上電梯,沒有人是好受的。


  *


  「拜託!別在見人就咬了行不行啊!」
  「月亮我們衝鋒!這裡有一堆蜘蛛,就靠我們吧!」
  「後面還有一隻。」


  少了小圓陣容就很混亂,突然出現的殭屍也只會讓人措手不及,最辛苦的還是普士利塔,要一邊幫忙分擔戰鬥、還要一邊保護小圓,對他來講,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難忘的一次戰鬥吧。


  「對面應該有些什麼東西。」


  看來是在二樓,從走廊可以清楚看見底下殭屍數量不少,史提夫、克蕾兒走在最前頭,但玩過遊戲的太陽和月亮忘記了一件事情。


  「哇啊!」


  主人公兩人摔下二樓,太陽兩人也趕緊跳下去幫忙砍殺殭屍,普士利塔站在安全的二樓觀望,只要是進戰那兩人就是最強的,小圓有特別跟他說過,就可以安心的交給他們。


  而用刀不會吸引殭屍,但是槍就別說了,殭屍越打越多,還有殭屍聽見槍聲從二樓跳下來攻擊,克蕾兒也受不了大喊著:「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一個轉身,克蕾兒被捉住,離得最近的只有史提夫,她慌張的驚呼:「史提夫!救我!」。


  「不、不是開玩笑的吧!放、放開她!」


  史提夫看見那殭屍後表情十分古怪,但下秒他眼神堅決的扣下版機,連打在那殭屍的腦袋上,這一區的殭屍討罰完畢。


  「他……是我……我的父親。
  「你說什麼!」
  「他不過是個替雨傘企業工作的小小員工,默默無明的普通人……不過他也不是什麼好人,想賣掉機密檔案藉此撈一筆,但很快就被逮到了。


  史提夫嘆口氣。


  「他們殺了我的母親,接著把我抓到這個地方。」啜泣聲。
  「史提夫……
  「他這個笨蛋,都是他的錯,他實在是…………我們走吧。


  *


  推開這裡唯一的大門,那令人作嘔的聲音讓人越來越煩躁的聲音說著風涼話:「好一初感人的戲碼啊!」。


  「真是美好啊,描述人類面對傷痛與奮鬥的過程,但別忘囉,我們的遊戲還沒有結束喔!下一個、也是做後一個挑戰,就在前往我住所的路上等著你們!」
  「不論你在哪裡我都會找到你!等我找到你,我會把你撕成碎片!」
  「很有氣勢嘛!那首先來個腦筋急轉彎吧?『一個女孩與男孩,命中注定要結合,並接開光明之路!』。」
  「『女孩與男孩』?什麼鬼啊!」


  離開了建築,推測方位大概是穿過了這棟建築,內部比想像中還要大很多,而奧費德依然躲在廣播器後頭,說什麼腦筋急轉彎,一聽就知道是在講他們姊弟倆。


  「妳就慢慢思考吧!喔對了,在你們猜到之前……
  「你是指你跟你的姊姊『艾莉西亞』!」
  「打斷人說話真沒禮貌,不過你猜對了,所以我要給你獎勵,我的可愛小寵物!」


  太陽直接插話講出答案,奧費德話還沒有說到小寵物大地就開始震動,圍牆也被那躲在土裡的東西給破壞掉,「過來了!那東西非常巨大!」史提夫慌張的說著。


  突然鑽出地面的巨大食人花,讓主人公都拿出散彈槍應戰,對方被輪流槍擊,根本沒有空隙可以攻擊,攻擊到一定程度又鑽到土裡移動。


  「它想把我們困住!」


  克蕾兒匆忙的補充彈藥,雖然能仔細看見那怪物的移動方向,卻抓不到它起來的時間,太陽和月亮也很容易被彈開,而普士莉塔閃避怪物就損耗一堆體力,沒有而外精力幫忙反擊。


  「克蕾兒!史提夫!這裡只能靠你們了!拜託了!」
  「我們可不會輸給這傢伙!」
  「哼哼,對我來說只是小意思啦!一直被你們保護可不是我的作風!」


  提高士氣成功了,雖然靠主人公的槍很吃力,但他們也不是省油的燈呢!槍槍命中那食人花的嘴,這就是所謂的請它吃子彈吧!


  「真不曉得那傢伙怎訓練出這種怪物的。」
  「無所未啦!快打啊!」


  那怪物打了又跑、跑了又打,還要迴避它的攻擊,兩人現在才發現一路上會那麼輕鬆是因為有太陽、月亮在幫忙,如今現在他們沒辦法幫忙就變得更加吃力,心裡更加感激。


  「它又跑到哪裡去了!」


  戰鬥的每分每秒顯得個外漫長。而那怪物成受一定傷害就會縮會土裡亂動,只能轉注的住一它會從哪裡起來,在吃了一定子彈數量後怪物突然著火,原來是閃彈槍掃到背後的汽油桶,炸在那怪物上。


  那怪物被火燃燒至死。


  「結束了?」
  「太棒了!我們打贏了!」


  那傢伙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當它靜止下來才可以觀察它到底有多大,可以更比大榕樹樹幹比了呢,被壓在下頭也會一擊必殺的。


  「嗯,終於把它的寵物給解決掉了!接著,就輪到他了。」


  史提夫怒踢食人花兩腳。


  其他三人也可以好好喘口氣,接下來只要到奧費德住的地方拿到鑰匙就結束了,小圓也可以平平安安的繼續「活下去」,普士利塔也不希望自己才被照出來一周就死掉。


  每個人抱著「活下去、就小圓」的精神,繼續戰鬥下去!


  遊戲,結束了。殭屍化,剩餘時間二十一小時。



後記:


  七千個字你在跟我開玩笑嗎

  越寫越多,然後小圓醬就這樣被我寫到感染惹...

  照劇情時間不會超過一天,只要趕回去境界城就沒問題惹


  不過我自己寫就會超過一天了XD

  稍微嘗試改下字體,啊,戰鬥畫面依然描寫不能#


最終境界-穿越作品的任務者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5591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Raines
好吧,總分還是3<3

09-11 11:24

偉克斯
啊嘶030劇情方面表現普普,文筆什麼的也在一般水平030
所以最後總分是三分030啊嘶~~

09-25 00:46

偉克斯
活躍度:410

02-05 23: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yoyo60923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SC】九月工作預定表&... 後一篇:【同人】女提督的艦娘日常...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ifom非洲人
歐洲人玩手遊險喪命,友人:他運氣很好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866198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