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SC【河神娶妻】一季夏荷(下)

作者:✿恥骨│2015-08-31 02:05:32│贊助:24│人氣:225
【河神娶妻】奇幻劇情類

沿水村自古以來都有個河神祭
每年村民都會到廟裡去祭拜以青蛙為樣本的河神雕像
,村民對於青蛙都非常的敬重。
而近年因為氣候異樣,村子的收成開始短缺
為了能生存下去,村民要求能再次找個新娘獻給河神

合作模式報酬 演技▲40、魅力▲40、體能▲30 人氣▲200 薪資 40萬
單人模式報酬 演技▲32、魅力▲30、體能▲20 人氣▲120 薪資 30萬

討論串

合作對象/角色分配:
石靖珪  瑛天 飾-(上)

季夏  夏亘 飾

縮圖原圖>>


  河神廟香火鼎盛,雖建廟不過一甲子,但各式靈驗神蹟卻多如繁星,小事包括牙疼、手疼、腳疼,各式小病看大夫好不了的都讓河神給治好了,就連村口的吳家大郎他那生不出蛋的雞,在他拜了河神後那雞每天可勤了,幾乎天天下蛋;至於大事呢,就是河水氾濫、連日不雨,嚴重到旱災、瘟災,河神一手包辦,庇得沿水村的村民每日笑呵呵。
 
  雖說河神原是隻青蛙精,那次瘟疫也是他打敗了天敵──蛇精──牠同時也是瘟疫盛起的始作俑者,恰好解了那場令人聞風喪膽的瘟災,之後大概是好事做多了,天宮的老大賜給他仙位,讓他有個神仙為名,並命他於人間施善行兼修道。
 
  他道行還未臻成熟,尚保有七情六慾,尤其對於美女更是無法招架,所幸那年娶了個美悍婦,鎮得他不敢再起納美女為妾的心思。可作爹的沒有,為兒的卻動了凡心。
 
  人說季府全家大小都生得個好皮囊,這一家子出遊啊,男女老少都會回頭頻顧,能多看幾眼就多看幾眼,尤其是少男少女,對季家的兒子女兒都多少放了點心思。
 
  只可惜,季家小姐去年隨父親外出探望親戚,卻不幸得了怪病,原是在當地接受大夫的診治,可病情遲遲不見起色,於是將她帶回來沿水村,看能不能祈求河神降神蹟。
 
  「夏兒,回來啦?」

  季家唯一的兒子一踏入廳內,便看見母親正將荷花放入畫了花草的花瓶內,荷花香四溢,這香味讓季夏想起村內的河神廟,因廟裡終日飄散著香甜花香。

  「娘,這荷花是從哪摘的?」見那荷花粉白粉白,亭亭玉立,還有清馨而沁入肺腑的花香,就如河神廟裡擺放的荷花。

  「要上哪兒才能摘這麼美的荷花呀?」擁有細緻小臉的季夫人回首淺笑,說:「這是娘向石公子買的,看他賣的荷花出塵且香味清韻,我就多買了幾朵,這些是祭神剩下的,拿回來擺著也賞心悅目。」

  「石公子?」季夏的腦海在此時浮現了一抹青年的身影。「娘是說在村中的賣花郎?」

  「是呀,夏兒不識得他?昨兒個不是有遇見他嗎?」婦人美目流露出疑惑。

  「喔,那我認得,只是不曉得那花販的名。」語落,季夏左右盼望,後問:「湘芸在瑄兒房內嗎?」

  「方才拿了藥過去呢,說瑄兒醒了,精神比昨日好。」

  說到久病不癒的女兒,季夫人柳眉一皺,愁容滿面,女兒返家幾月,也找遍大夫,但就是不見病情好轉。季瑄全身無力、氣若游絲,紅潤小臉終日蒼白,現在吃的藥也只是補氣,根本治不了季瑄的病。

 
  隔日,季夏來到河神廟,祭祀的善男信女來來往往,季夏沒入其中,伴著神廟內的花香虔誠祈禱,只求小妹能恢復以往。

  祭拜過後,他讓人給攔了住,側首一望,便發現臉上掛著笑靨的石靖珪,第一次見他倒還未詳看,現下這一瞧,才發覺這賣花郎相貌出眾,嘴角一揚,更增添了他出色的樣貌。

  「季公子,請容在下冒昧一問,令妹是否得了怪病久臥不起?」

  季瑄生病一事村裡大多人都知曉,季夏也就直接點頭應是,石靖珪便遞出手上的一株荷花,道:「這是在下擺至河神廟內的荷花,它每日受立香薰陶,又擺在靈驗的河神廟內……」

  他停頓一會,又說:「在下就直說了,據說祭祀過河神的荷蓮有定心安神、驅妖邪之作用,雖然無法治癒令妹,但多少有點用處。」

  季夏看了眼荷花,問:「我怎麼沒聽說?」

  「季公子,不管這傳聞虛實與否,就姑且一試吧,就當作是被騙,擺在房內觀賞也挺好的。」

  石靖珪那雙清澈的雙眸與之對視,季夏眨了眨眼,伸手接過荷花,另一手便從袖內拿出銀子,但此舉給石靖珪制止了──

  「公子,這算我給你賠禮吧,上回錯將公子當成姑娘,真是失禮了。」

  季夏拉來他的手,將銀子放入他掌中,道:「這樣的事我早已習慣。生活不易,該收的還是得收,謝謝你的好意。」

  他點頭示意後便旋身離開,被他觸摸的石靖珪的那手還僵直著。他看過許多美人,但沒有一個能如他……像季夏那般,只是淺淺一笑,就足以勾人魂、奪人心。

 
  自從季夏聽從石靖珪的建議,將祭拜過的荷花擺放在小妹閨房內,小妹竟一天比一天有精神,七天後,季瑄已能下床走動。

  說也奇怪,石靖珪每次都只給他一朵,但僅僅一朵竟能於房內飄散出荷香,淡雅香氣中還帶著河神廟裡有的立香味,季府上下都覺得十分神奇,紛紛認為是河神解的厄。

 
  「舍妹有了河神的荷花,再加上大夫調製的藥湯,現已能下床走動,雖身子尚未康復,但能有這樣的結果,我們已心滿感激。」

  季夏看著村中的河,波光粼粼,倒映出了橋上行人,他與這幾日交情漸深的石靖珪在河邊席地而坐,悠閒地談天。

  「這都得多虧石兄,要不是有你相助,舍妹也無法如願好轉。」

  石靖珪望著季夏的微笑,雖然想多看幾眼,但為了不讓他發覺,石靖珪只好轉移目光,笑道:「不不不,季兄言重了,我也只不過從鄉間聽來的傳聞再轉告予你而已。」

  其實季夏去打聽過了,村裡根本沒有這樣的傳言,而石靖珪這人也十分神秘,雖與村民相處甚好,但沒人知曉他打從哪兒來、家中父母是否建在、有無兄弟姐妹,只知道他姓石,名倒是鮮少人知曉,然後他在村中賣各式花卉,因為能言善道、心地善良,又長得一副好面皮,所以深得村民喜愛。

  真不懂怎麼會有人願意替他說媒,說白點,這人根本來歷不明,說不準還是朝廷要犯呢。

  雖然……看起來不像就是。

  「呃,季兄怎麼直瞅著我?」

  季夏看著他想事情,殊不知石靖珪被盯得渾身不自在,耳根子都紅了。

  他回過神,說:「抱歉,只是在想……石兄是個很特別之人。」

  「我只是個小花販,哪有什麼特別之處。」他笑了幾聲。

  「石兄,可否冒昧一問?」季夏看著面容比自己年少的石靖珪。

  聞言,他開心回道:「你問。」

  「石兄今年貴庚?名字是?」

  聽見季夏難得對自己產生興趣,石靖珪大悅,回答他自己今年十六,然後說到自己的名字,便拿了旁邊的樹枝,在土上一筆一畫寫著。

  此時吹來一陣風,橋上驚呼一聲,季夏給轉移了注意,而石靖珪正在寫的字則給風吹散了。

  原來是有人的東西被吹落了。季夏心中一忖後,便低頭一望,恰好看見土上的字──石青圭,因為見「圭」字旁好似還有筆劃,季夏下意識地脫口而出──

  「石青蛙?」

  正忙著補「靖」字的石靖珪抬頭,困惑問道:「什麼死青蛙?」

  季夏一愣,兩人相覷,他眼角一瞄,發現石靖珪在青字旁補上了立字,即「靖」,他先是困窘地想向石靖珪道歉,但再與石靖珪那清澈又帶疑惑的藍眸對上時,季夏噗哧地笑了。

  「抱、抱歉……」他止住笑,但一見石靖珪一臉不知所以然的模樣,便忍俊不住。

  「季兄你怎了?什麼事這麼好笑啊?」他皺起濃眉,困惑地問:「是你剛說的死青蛙嗎?死青蛙也沒有什麼好笑的啊……」

  一聽見石靖珪自己說出那三字,季夏就更止不住笑了。

  後來,季夏順順氣,告知石靖珪原由,石靖珪刷青了俊臉,沒想到自己引以為傲的名字,竟然被看成「死青蛙」,他這名字明明極好的呀。

  重要的是,他是活青蛙,不是死青蛙。

 
  從那次之後,兩人的情誼與日俱增,季夏很喜歡石靖珪的活潑爽朗,雖然兩人偶有言語衝突時,總免不了「死青蛙」、「季大美人」地互相調侃。

  石靖珪雖然比季夏年少,但季夏不在乎禮節,石靖珪也就把他當作同齡好友般對待,時不時就閃著他那澄淨的藍眸,故作深情地說──

  「夏兒,我真想立即上你家去說媒。」

  「別叫我夏兒,怪彆扭的。」他伸手推了石靖珪的頭。

  「我是說真的,小夏你實在長得太美了,你那妹妹雖姿色不差,但還真不如你。」

  聽他說得如此認真,季夏淡淡一笑,也不反駁了,向他輕聲道了謝。

  石靖珪默然地凝視著他的側臉,細緻的肌膚讓他想伸手觸摸,但他得忍住,他的真心話都給季夏當作玩笑,季夏不是神仙,是人,將來是要娶妻生子、繼承家業的。

  有時候石靖珪總會想,被當成玩笑也好,因為這人世間定無法接受男人愛男人這種事,若是讓季夏知道了,自己可能再也無法與他在一起了。

  風吹亂了季夏的細髮,石靖珪不假思索地伸手替他撥去覆上臉的黑髮,然後他那碧綠雙目迎上來,或許是自己盈滿愛意的視線攫住了他,兩人無語對視許久……

  季夏先打破了沉默,他拿下被風吹落在石靖珪髮上的枯葉,微笑問:「小青蛙,近日是不是有煩心的事?」

  他拿過季夏手裡的枯葉,道:「小夏,總有一天,我是得離開這兒的,到那時……你……會想我嗎?」

  「當然。你在煩惱這種事?」

  「你那時候在河神廟許願時……就是希望季瑄姑娘痊癒的心願。」他不敢看季夏,轉而看著緩緩流動的河面。「你說……要怎麼回報河神?」

  「我說,有生之年,願以此身。」
 
  有生之年,願以此身。
 
  季夏夜半從床上轉醒,這夜是石靖珪無消無息離開的第三十個夜晚,他為什麼會記得這麼清楚?季夏不知,只知石靖珪離去後,他的生活就少了石靖珪的笑語相伴。而這個夢,他夢見了幾次卻難以計算,但他確實在夢中與石靖珪相遇了好多次,那都是他倆的回憶。

  思念,他想小青蛙了。

  長吁一嘆,道:「小青蛙……何時才能再聽見你喚我名?」

  **
 
  石靖珪看著映照出沿水村的水鏡,市集如常地喧嘩熱鬧,他發現自己的離去只影響了村民十來天,想想算長了,只是被遺忘之後,自己曾經存在過的痕跡好似就此煙消雲散。

  因為沒人記得、沒人掛念了。

  都這麼多天了,季夏應該也不會再到河邊來了吧。在石靖珪離去後,季夏彷彿為了思念他,而每日到河邊凝望水面,他望著多久,石靖珪就拿著圓形水鏡多久。

  侍僕送上午膳,石靖珪的爹娘外出行遊天下了,他爹臨時將仙位傳給了他,還說待他們返家,就立即幫他娶媳婦。

  「異香來天外,清韻出塵環……」他望著擺在室內的荷花,想起了第一眼見到季夏時的悸動,如荷蓮般出塵,清雅俊秀,不似世間物。

  仙人雖超脫男女之分,但他卻不能自私地將季夏帶走,季夏是長子,有家業、傳宗接代之責,石靖珪不知道季夏是怎麼看他的,但只要季夏曾說過「願以此身」四字,他就欣喜,因季夏願意以身相許……即便他不知曉救了季瑄的是石靖珪。

  他是有點傻了,傻得認為季夏就是他的金玉良緣。

  石靖珪吃著午膳,被他擱在一旁的水鏡映出一抹身影,那人獨身佇立河旁,碧綠雙目將思念投入平靜的河面,默默地祈求在遠處的某人能夠歸來……
 

  多年後,一名青年才俊入贅了季府,那天是季家二老相繼因病去世後的第二年。季夏早早接管了家業,忙碌的生活讓他如今才能為小妹訂下姻緣。

  季瑄與其丈夫雖相識不過幾月,但感情甚好,對方有一老母,家中清寒。當季夏曉得妹妹在外結識了這麼一位男子時,小妹深怕因身分懸殊恐遭拆散,還鄭重地向哥哥說了──

  「除郎不嫁,瑄兒這輩子只要他!」

  「妳一個姑娘家說這不害臊?」他笑問。

  「這有什麼害臊的?哥哥你要是真愛一個人,矜持、禮節什麼的,都是身外之物。」語落,季瑄瞅著忽然沉默不語的兄長,她蹙起彎眉,問道:「哥哥,你怎了?」

  「……我只是想起了一個人。」他定定地望著地磚。

  「那個人勢必就是哥哥你遲遲未娶的原因吧?」

  「胡說什麼?」他皺眉說道,見妹妹掩嘴竊笑,便又續道:「沒事了就快去休息,妳的婚事哥哥會辦的。」

  聞言,季瑄俏皮地行了個禮,歡悅地步出大廳。
 

  婚宴當日,季夏總心不在焉,他趁空檔溜出家透個氣,不知不覺地來到河神廟,石靖珪原本擺攤子的地方已經換成賣豆花的了,時過境遷,不知石靖珪過得可好?

  他步入河神廟,入夜之時已鮮少有人前來祭拜,他如當年祈求河神救癒小妹時的跪於蒲團上,雙手於胸前合十,閉目祝禱──

  「信徒名為季夏,望能再次會見故人,若能實現,願……」

  「願以此身?」

  聞聲,季夏睜開雙眸,荷香入鼻,他愣愣地回首,兩瓣薄唇一開一闔,眼裡盡是朝思暮想的那開朗笑顏。

  「姑娘買荷花嗎?」

  調侃的笑語傳來,季夏失笑,道:「死青蛙,還知道路回來?」

  兩人漫步至彎橋上,河裡有小魚游過,石靖珪從懷裡拿出包子,一面吃著、一面丟些入河,讓魚兒也跟著吃吃。

  「陸大嬸的包子還是一樣軟嫩好吃!」

  「一回來就吃。」季夏笑道,然後接著問:「這麼多年,你都去哪兒了?當年離開也無聲無息的。」

  「我爹娘要我娶媳婦。」他沒頭沒腦地回了這句。「這次回來,就是來見見我媳婦的。」

  一聽石靖珪此次返回,竟不是想與他這故友一聚,季夏還真有些失落,同時,聽見「媳婦」二字,他心底便起了漣漪。

  「有些事擱在心裡很久了,若不說清楚,總覺得生活會過不下去……」石靖珪於夜色裡凝視季夏。「還記得你在河神前許的願嗎?若季瑄姑娘得以獲得河神庇祐痊癒,你將……」

  「有生之年,願以此身?」季夏接了話,然後笑問:「我說你怎麼老是提這句?」

  「因為我就是河神。」

  季夏一怔,原想笑著回應什麼,但一見石靖珪異常正經的神情,便止住了想回話的心思。

  「荷花被我施了法,飄出的香氣能日漸治癒季瑄姑娘的病。」他想過,慢慢痊癒的作法才不令人起疑,所以便在荷花上施法,使其飄散而出的甜香具有治療病症之效用。

  季夏雖然懷疑,但無從調查起,沒想到石靖珪竟然就是村中祭祀的……河神。

  「我此次來是要告訴你,我心繫於你,但我需要子嗣傳位,勢必得娶親。」他伸手替落於季夏頰上的長髮繞於耳後,輕語道:「你願意……」

  石靖珪收手,苦笑道:「算了,當我沒說吧。」

  「你……」

  季夏終於找回聲音,他才剛要說什麼,眼前就一昏眩,最後只聽見了石靖珪於他耳畔的輕語──

  「無論你是男是女,你都是我最愛的人。」
 
  翌日,季夏在自個兒的書房醒來,詢問了妹妹與妹婿,他倆都說昨晚他喝多了,獨自跑來書房休息,小妹嘟著小嘴,微慍地說哪有讓新人收拾喜筵的,妹婿笑著圓場,說季夏一個人籌辦婚禮,累了是正常。

  他們一言一語地說著,季夏卻沒有聽進去,石靖珪的身影盤旋在腦海,他忘不了在耳邊的輕語,當然,他還有些慍怒。

  當日將家中事務告了一個段落後,他就速速到了河神廟,模樣像是前去討債的,他跪在神像前,眸裡有著不悅,默默地在心裡罵了句死青蛙,他不是來祈求什麼的,是來罵石靖珪的,他低首,雙眼閉闔、雙手合十,然後在心中唸道──

  「死青蛙,昨晚自顧自地說了那些話,不覺得太過自以為是了嗎?不讓我說半句話就把我弄暈了過去,你把我當什麼了?」

  他睜開眼,抬眸一望那青蛙像,無聲地罵了句「笨蛋」。

  你自己說了那麼多,難道不想聽我說嗎?神仙都是像你這般霸道嗎?季夏嘆了氣,繼續在心底道:「我想見你一面……小青蛙。」
 
  原以為心願會讓石靖珪收到,但殊不知說自己是河神的石靖珪出遊散心,然後將聆聽信眾願望的工作丟給剛回到家的前任河神。

  「……我說小青蛙他娘啊,我們兒子是不是在沿水村把人怎麼了?」老青蛙看著桌上不斷浮現出字的紙,上頭清楚顯現信眾的心願,其中有個祝禱讓他看了一頭霧水。

  「小青蛙怎麼了?」婦人倒了杯剛泡好的上等好茶,那是他們到南極仙翁那拿回的伴手禮,是他老人家親手摘種的極品好茶。

  「這人一開頭就罵了句「死青蛙」,後又補了句「笨蛋」,說什麼太自以為是……小青蛙還把人弄暈了。」

  「知道是誰嗎?」雖為仙人伴侶,但婦人從來不看信徒的願望,一來自己沒有能耐實現,二來這不是她的工作,而她也只是嫁給河神才有了半仙的身分,雖有法力,但若不勤加修練,就是空有仙名而已。

  「我查查……」這人沒說自己的身分,老青蛙一掌覆於紙上,句末便顯現了季夏的生辰八字與名字。「哦──是沿水村季府的現任當家,季夏。」

  這對夫妻很是好奇自己兒子到底對人家做了什麼,於是便決定夜探季府,老青蛙偷取了他的記憶,得知了事情始末,那神仙二老樂得很,雖然對方是男性,但神仙留子嗣不需要洞房,所以只要喜歡,就算是男的也行。

  石靖珪幾日後返回宅邸,臉上依舊鬱鬱寡歡,反而家中二老不知在開心什麼,在他得知季夏想見他一面後,先是覺得歡心,但隨即又愁容滿面。

  石靖珪不想再見他了,雖然想知道季夏的心意,但不論是什麼答案他都揪心,那又何必知道呢?

  這樣是有他的道理,可心中大石沉得很,每日處理事務的空檔,總會忍不住拿水鏡瞧個幾眼,為的就是解相思之情。季夏依然過著他的生活,他偶爾還是會收到來自季夏的祝禱,他會罵他死青蛙,但又會緩下語氣說想見他。

  原以為向季夏說明了情意,自己就能放得下,但根本就不是如此。
 
    **
 
  「哥哥,你在嘆什麼氣呀?」

  季瑄與丈夫正幫著季夏處理事務,季夏有意將家業傳給妹婿。

  「大哥,是不是我哪裡做得不好?」

  「不是……」他蹙起眉,揉揉太陽穴。「只是有些事特煩心……」

  小妹與妹婿關心地詢問,季夏原先不願告知,之後便跟他們說了當初在河神廟許的願。

  「有生之年,願以此身?」季瑄說:「哥哥,雖然河神很靈驗,但不可能會帶走你的。」

  「不,我不是擔心這個。」

  「大哥,難道你是因為這原因,才說要將家業傳給我跟瑄妹嗎?」

  「……我不擔心會被他帶走,而是我覺得……我該跟他走。」他緩緩說道。

  兩人一聽,隨即睜大眼,季瑄急說道:「哥哥,你不能拋下我們呀,河神祂老人家都沒說什麼了,你就好好的,別再想了。」

  「瑄兒,妳的病,真的是河神救的。」他望著小妹說。

  若河神有意娶妻,他甘願為僕跟著嫁去,好一圓他當時說的話,但石靖珪不願,如今已到河神娶妻之時,卻未聽聞村中舉辦抽籤之事,聽小妹說,村長請示河神,但河神都未給回應,無論怎麼問,河神的意思都是「不」。

  那傢伙……還真是固執得很。

  這些時日也是夠折騰他了,自從石靖珪表明心意,他就沒有一日是不想他的,面對河神像,總有股酸楚從心底湧起,他或許懂了石靖珪不見他、也不帶走他的心意,可他忘不了小青蛙。

 
  多年後,季瑄生的胖男娃不愛人抱了,總喜歡在宅內跑跑跳跳,有時候遠遠的就能聽見他的笑語。

  「舅舅你看,這是奶奶給我做的竹蜻蜓!」

  季夏坐於房內桌旁,身上批了件外衣,他面色蒼白,笑著看向剛闖入房內的小娃兒。「做得可真好。」

  「磊兒!」季瑄隨後來到,她拉起兒子的小手,說:「娘不是說跟你說過舅舅需要休息,不能吵他的嗎?」

  「沒的是,我今日好多了,而且孩子活潑是好事,就讓他玩吧。」

  季瑄望了眼房內的荷花,說:「我說這荷花怎麼就沒用了呢?哥哥,你說我的病是河神救的,看來事實不是如此啊。」

  季夏笑而不語,他季家有無法根除的病根,一代傳一代,誰倒楣誰就得病,他父親就是因這病才去世的,大夫查不出原因,能拖多久就是多久,季夏會這麼快發病,也跟他終日煩心也有關……他總說自己得的是相思病。

  石靖珪不是不知道,他也想在季瑄送上的荷花施法,但他被制止了,因判官的生死簿上,有他的名,就算救活了,季夏終究逃不過死劫。

  他日漸虛弱,石靖珪跟著心傷。
 

  幾月後,季夏去世,迷迷糊糊、恍恍惚惚地來到冥府,卻在入閻王殿前被帶離開,只因他不該來此處。

  「那我……該去哪?」他疑惑地問,但將他帶離的侍衛卻轉身離去,不打算與他多說。

  「你覺得你能去哪?」

  季夏回頭,來人是他朝思暮想之人,那個曾經因為他是人而斷然拋棄他的……笨青蛙。

  「閻王派人跟我說,你當初許的願讓你不得待於冥府,還說我若不要你,你就得一縷孤魂處處流浪,你覺得……」他故作苦惱樣,道:「我應該要你嗎?」

  見石靖珪還有心情開玩笑,他板起臉孔,道:「我不稀罕,天地如此之大,總有我容身之處,不能輪迴也罷,反正入世也只是受苦。」

  季夏說完便繞過他想離去,石靖珪抓住了他,急說:「小夏!你這能去哪兒呢?」

  「怎麼?我走不是更好?省得讓你煩惱到底該不該要我。」他想甩開石靖珪的手,但他卻緊抓不放。

  「我開玩笑的,你別當真呀。」

  「河神大人,您說的話小人定得當真,我區區一名無處可歸的孤魂,哪能質疑您的話。」

  「小夏你別生氣啊……我怎麼會不要你呢。」他低了語氣,一顆心七上八下的,見到季夏就在眼前,心裡的激盪無以言喻。

  「多謝河神大人的好意,但季某……不想要你。」後四字他說得重,算是對這些年來被忽視的報復。

  石靖珪慌了。「不行不行,你怎麼能不要我呢!我還得跟你生娃兒,我爹娘方才還興高采烈的,要我趕緊帶媳婦回家呢。」

  聞言,季夏臉一紅,道:「誰要跟你生娃兒!而且誰是你媳婦!」

  「就你呀!」石靖珪一笑,說:「你忘啦?願以此身……是你說的呀。」

  「我說的是有生之年,現在我已經死了。」

  「你有生之年不能還願,死後當然得還。」石靖珪輕輕撫上他的頰,道:「月老的姻緣簿已將你我劃上一筆,閻王說了,就算你入了輪迴,最後還是得還的,閻王要我別找麻煩,在這世就讓你還清。」

  「你勢必得跟我生娃,躲不掉的。」他揚起嘴角,還是季夏記憶中的那張笑顏。

  季夏揮掉他的手,紅暈攀上他的耳根。「死青蛙……要生你自個兒生。」

  他低首輕靠季夏的額。「綠塘搖灩接星津,軋軋蘭橈入白萍。應為洛神波上襪,至今蓮蕊有香塵。荷蓮如你,美而出塵。」

  「季美人,算我求你,要不……我當你媳婦?」

  季夏笑出聲,伸手輕捏石靖珪的臉,他旋身邁步,說:「咱們走吧。」

  他見石靖珪愣在原地,便說:「媳婦,還不快來帶路?」

  聞言,石靖珪失笑,跟上季夏的腳步。他沒看錯,季夏果真是他的金玉良緣。
 
 
 
 
 

對古風文不是很擅長,然後沒有太多時間細想劇情,所以有點匆忙地才將此文生出來orz
自己對文章不是說很滿意......對阿檎有些抱歉,沒能更加努力地呈現劇情。

>>關於神仙生子我是這樣設定的:用兩人的血滴在仙石(玉石)上,使其吸取雙親仙氣,九個月後便能迸出娃(孫悟空?)。雖然不用行房,但如果想的話還是可以,但就算是男女洞房,還是生不出孩子的,意思就是行房只為「爽」字
我有在想,再這樣下去無論是老青蛙還是小青蛙,大概都不能回歸天庭成仙吧(保有色慾)XD

感謝阿檎的再次合作哦哦哦QAQ

我要去洗澡睡覺了<(剛下班吃完宵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483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BL|SilverCarnival|SC|工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Rinoa (閉關中)
我踩
古風文其實有點難寫的說
要寫得很有味道的話真的要多練
我也不大會的說
老淘加油

08-31 18:20

✿恥骨
我很少寫古風,有寫的話也沒辦法寫得像阿檎那樣XD08-31 18:49
小易
小青蛙太可愛了啦www

08-31 18:23

✿恥骨
死青蛙www08-31 18:49
毒×林檎
唔喔喔喔喔阿淘辛苦了!!
嬌羞的季美人我就讓死青蛙收下了
還、還有生了個娃不知道像爹還是像娘多一些ㄏㄏㄏ……
(妄想無法收回mode

08-31 22:28

✿恥骨
生兩個一個像爹、一個像爹爹(?)就好啦(#08-31 22:37
麻糬麵包
從林檎那裡連過來看下集 XDD
覺得是個悲傷又甜蜜的故事~~~

09-01 14:40

✿恥骨
不好意思下集寫得不好Q ^ Q09-01 15:33
毒×林檎
不然下次有機會再找阿淘和阿夏玩的話
還是走現代風好了XDDD

這次我也有種雖然想搞笑但是點沒有完全發揮的FU

09-02 21:58

✿恥骨
對啊還是現代風容易些XD
我們只搞笑了一點點www09-02 22: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a35601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BL】 ... 後一篇:[達人專欄] 【BL】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isara005gi所有人
新增了【光世代VTuber徵選】黛華的小小宣傳EP.01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Preview.php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