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森之妖姬-六木葉》 第六章 兩人的小小冒險

作者:大王魷魚-鬱兔│2015-08-28 07:22:14│贊助:10│人氣:213
    為了拿到六葉木適合的衣服,愛德文冒險再次進入城鎮。

    這座名為「普敦」的山城規模不大,人口也不多,除了西邊有塊老舊區域的複雜巷道之外,鮮少有紊亂的街道和死胡同,城鎮大略望過去就是橘紅色磚瓦的屋頂一排排的,看起來十分整齊美觀。

    但這樣乾淨且和平的表象下,仍潛藏著許多陰暗面。

    以前出生在小康人家的愛德文也是來到這座山城之後,才真正體會到人間的冷暖,當撇去親情與友情,還有財富等關係之後,剩下的就是赤裸裸的人性。

    特別是孤苦無依的流浪孩子,更是體會到其中的苦澀。

    愛德文在這城鎮裡過了好段日子,大街小巷也摸得差不多熟了,很清楚走哪條路比較能避開人群,以免不小心又碰上盜賊那夥人,他格外小心謹慎。

    花了比平常還要多的時間,總算是迂迴來到晒衣場。

    今天天氣很晴朗,炙熱的太陽高高掛在湛藍的天空,晒衣場上一排排整齊的竿子上掛滿了衣服和棉被,隨著夏日薰風輕輕飄著。都是城鎮裡的人們趁著今天好天氣,趕緊把家裡的衣服棉被拿出來曬曬陽光,讓它們在陽光的洗禮下,變得蓬鬆暖和。

    一排排五顏六色的棉被與衣服,乍看下有若串成條的萬國彩旗,在藍天綠地下飄揚著,彷彿現在正舉辦著熱鬧的嘉年華盛會,連無憂的鳥兒也來湊熱鬧,啁啾高歌。

    今天天氣熱,又是正午時分,晒衣場沒有幾個人,大多都跑去樹蔭或家裡乘涼去了,這是個好機會,愛德文大略掃視一圈晒衣場,在飄揚中的衣服中尋找適合六木葉的。

    其實最有錢的人家的衣服並不會掛在這種公共的場所,但這裡是愛德文唯一能比較安全「借」到衣服的地方,只能在這些衣服當中挑選比較體面的小洋裝給六木葉了。

    這麼多衣服飄揚在空中,一下子很難選,從來沒有替女孩挑衣服的經驗,愛德文只好專找色調偏淡色系、看得順眼,覺得較像富裕家庭孩子的衣服樣式下手。

    東看西看,覺得有幾件滿適合她的,但遲遲無法下定決心。

    第一件是白色帶點小碎花的小洋裝,不過看起來似乎大件了點;第二件是淺藍色的連身長裙,對六木葉來說似乎又小了點,更何況裙襬這麼長,愛德文可以想像總是蹦蹦跳的六木葉走三步就跌倒的畫面。

    「唉……沒有比較適合的嗎?」

    愛德文苦惱地東張西望,繞了一圈,不經意抬頭,被一套綠色帶有白色蕾絲的高雅洋裝給深深吸引注意。

    淺綠色絲綢的緞帶在風中輕輕地飄著,彷彿勾勒出微風的形狀。

    這套衣服令愛德文聯想起六木葉那獨特的綠色頭髮,相信它是最適合的。

    決定目標之後,愛德文再次確定沒有其他人注意到這邊,以俐落的手法,神不知鬼不覺中將那件綠色小洋裝從曬衣繩上取下來,趕緊折好,塞進自己的夾克裡面。

    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偷東西,但是下手前後還是感到心虛無比,總是有人盯著自己看的錯覺,愛德文深吸一口氣使自己冷靜下來,打算快點離開晒衣場以免真被人發現。

    「你說竹竿那傢伙受重傷?」

    「還不是那死小鬼幹的好事!連牙齒都斷好幾顆哩!」

    偏偏聽見熟悉的聲音,愛德文馬上就認出盜賊老大的聲音參雜其中,而且他正與其他人朝著這邊走過來,腳步聲距離越來越近。

    現在若一跑出去馬上就會被發現,忐忑的愛德文決定暫時按兵不動,小心翼翼地移動腳步,藉著晒衣場大片的床單和衣物作為掩護,想確定是否是自己聽錯。

    躲在一席雪白床單後,悄悄地往前一探。

    ──果真是盜賊老大!

    而且他身邊還有幾個小嘍囉跟著,正面碰上的話相當危險。

    作夢也沒想到居然會在這裡遇到死對頭,愛德文下意識抱緊懷中的衣物,手心微微冒汗,一下子沒有別的方法,只能保持距離,看有沒有機會逃走。

    「竹竿那傢伙碰到臭小鬼,不但沒抓到他,就連黃金額冠都被他給毀了,最值錢的紅寶石也被小鬼搶走,真是白癡!」

    「而且和小鬼打架居然還輸,摔成這樣我看一輩子都要跛腳了。」

    「重點是那臭小子人到底在哪!」

    五名盜賊討論那名搶走愛德文的黃金額冠,卻沒逮到他的盜賊的傷勢,聽起來不大樂觀,而盜賊老大根本不在乎他的生死,一悶聲開口,就是想知道愛德文的下落,齜牙咧嘴,雙眼充滿慍怒。

    知道他們在找自己,愛德文心底不禁一陣哆嗦。

    「聽說他跑進森林裡啦!」一名髮量稀少的中年盜賊搔搔自己邋遢的絡腮鬍,「不如去森林找找看,搞不好那小子在那造個秘密基地也說不定哩!」

    盜賊老大攢眉,似乎覺得這是個不錯的主意,「嗯,就這麼辦!」

    聽見這群盜賊要到森林裡頭去找自己,愛德文想起六木葉,如果一個隻身住在森林裡的女孩碰上這些無惡不作的大壞蛋,恐怕不是被賣掉就是殺了滅口。

    「……得快點回去才行。」

    愛德文嚥下一口緊張的口水,將「借」來的衣服緊緊抱在懷中,小心提防盜賊們前進時不斷變換的視線角度,並且靈巧地運用垂掛的衣物來擋住自己身影。

    但問題來了,他們偏偏又在前面那排曬衣架停下腳步。

    原來他們抱著一籃衣物,都是從其他居民那邊搶來的,所有看起來有價值或是還不錯的衣服都被他們光明正大地搶走,看到喜歡的衣服也順便納為己用,居民都刻意躲他們遠遠的,敢怒不敢言。

    現在兩方距離不到三公尺,僅以一排雪白床單為分界線。

    愛德文只要一離開床單的庇護,馬上就會被發現。

    他心臟怦怦地跳著,不斷祈求盜賊不要回頭看到自己,潛意識不斷催促自己逃離這個可怕的地方,但是沒有勇氣一口氣逃開的愛德文,幾分鐘過去,仍只敢躲在床單後面。

    繼續待在這裡不是辦法,實在不知道他們啥時才要走,愛德文最後下定決心,拔腿衝向晒衣場的出口方向。

    聽見不尋常的腳步聲,盜賊老大轉過頭去,恰巧瞥見愛德文逃離的背影。

    發覺那嬌小的身影以及破爛的服裝有點眼熟,他瞇起眼,下一秒認出他就是令他頭痛不已的黃金額冠小偷,氣得瞪大眼睛怒吼,「就是那個臭小子、看俺剝了你的皮!」

    盜賊老大唰地一聲拔出大刀,如風似地追去。

    其他盜賊一愣,接二連三追去。

    「站住、該死的小鬼!」

    愛德文聽見後頭傳來怒吼,疾馳中回頭一看,沒想到盜賊老大舉著大刀大步朝自己衝來,嚇得他渾身血液彷彿瞬間凝結般一顫,趕緊回神,更是卯足全勁狂奔。

    路過的鎮上人們皆睜大眼錯愕地望著追逐的兩人。

    知道自己的腳程耐力與速度絕對不會是盜賊老大的對手,愛德文左顧右盼,在即將路過的叉路直接埋頭衝進去,盜賊老大想都沒想地追去。

    卻站在紊亂的巷口不知該往哪追人。

    因為眼前正是這座城唯一最複雜的地方,大小巷雜亂地交錯一起,根本不知道愛德文究竟是跑進哪條路去了。

    其他盜賊們這時才陸陸續續趕來,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盜賊老大怒目瞪向這些不爭氣的手下,咬牙厲聲吼道:「那臭小子又逃走了!還不快給俺找出來!」口水噴了手下滿臉。

    「是、是!」

    盜賊們不得不打起委靡不振的精神,慌張地應答一聲,趕緊各自分散開來,衝進巷弄之中找人。

    「可惡,俺非得找到你算帳不可……」盜賊老大忿忿地瞪向前方,握緊拳頭,「砍了你的腳、讓你再也跑不動!」

    ──────────────────

    躲進巷子裡之後,藉著自己對於這區複雜巷道的熟悉,刻意繞了好大段路,確定完全避開那些還在巷弄裡迷路的盜賊們,這才敢直衝向森林找六木葉。

    愛德文已經多次藉由那區複雜的巷子逃脫,都是偷東西後被追趕,逃到那裡去意外發現那邊最容易甩開人,而且多跑幾次已經相當熟悉那邊的大街小巷,只要能逃進那裡,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逮到他。

    激烈奔跑之下,幾天以來已經密合的傷口又開始隱隱作痛,手臂上包紮的白色紗布上頭隱隱透出血點,愛德文緊緊抱著懷中偷來的衣服,忽略穿著破鞋的腳丫被小石刮傷的疼痛,咬牙在森林內狂奔。

    好不容易來到六木葉居住的石窟,她正悠閒地坐在石簷下對他揮手,手上拿著一顆吃到一半的橘色果子,光著腳丫晃呀晃。

    因為危機而激發出的潛能消耗殆盡,愛德文腿一軟,整個人趴在滿片黃色花的雛菊草坪上,壓壞了許多倒楣的小花。他仍然緊抱著那套剛洗好,還有肥皂香的衣物不肯放手。

    「你怎麼了?」

    六木葉發覺愛德文不對勁,趕緊將剩下的果子一口氣吃光,光著腳快步跑過來,將愛德文攙扶進屋內,瞥見他抱著一套新衣,但手臂上的傷口似乎又裂開了。

    「真是的、就說不能做激烈運動了!如果一直這樣會好不了的呀!」六木葉咕噥著,要動手解開紗布想重新包紮。

    愛德文撥開六木葉的手,將懷中的新衣裙塞給六木葉,先深吸一口氣使自己的呼吸順一點,趕緊說:「傷口等一下再說,趕快換上這件衣服!」

    拿起這套新衣服的六木葉歪頭,站起身來將新衣展開一看,似乎相當喜歡而露出喜悅的表情,雙眼閃亮亮的充滿期待,臉頰紅撲撲,很開心的樣子。

    然後拉起自己身上的衣裙就想換上。

    眼看裙襬拉至大腿,愛德文趕緊別過視線,「別在這裡換啦!」臉頰微紅。

    「為什麼?」六木葉不解地望向他。

    「反正不能在別人面前換衣服啦!」愛德文為了隱藏害羞而生氣,擺擺手,「快點換好,如果有鞋子的話要穿上,我們要快點才行!」

    「嗯!奶奶有幫我做一雙很漂亮的草編涼鞋呢──」

    六木葉開心地拉著連身洋裝的袖子,像是在宴會大廳與王子起舞似地轉個幾圈,哼著愉快的小調,三步代兩步地跑進石窟房間去了。

    鬆了口氣的愛德文並沒發現因為六木葉哼歌的旋律,那些被壓壞的小花們從根莖部迅速地抽長出新的綠色枝葉,重新綻放出一朵朵嶄新小花的奇蹟。

    愛德文忍著右手臂的疼痛,撐起消耗過多力氣而發軟的雙腿走到石簷下歇腳,用沒受傷的那手捏捏痠麻的小腿肚,看著自己受傷而行動不便的右手臂,心情有點沮喪。

    慣用手是右手,雖然幾乎打不過大人,但如果能握武器的話至少還有安全感,但現在右手不太能用,頗為不安。

    而且那些盜賊追著自己,恐怕不會輕易放棄,最好快點離開比較好。

    「嘻嘻。」

    感覺肩膀被輕點一下。

    回頭,是已經更衣完畢的六木葉笑咪咪地望著自己。

    這套洋裝果然適合六木葉,搭配著她那頭獨特的綠色髮絲,整身色系為綠色,胸下那條深綠色緞帶將她纖細的腰身襯托得更加好看,皮膚雪白細緻,乍看下宛如森林裡的精靈,氣質脫俗而清麗。

    腳下的淺咖啡色草編鞋配上這綠色調的裙,相當適合。

    六木葉雙手平舉,笑燦燦地轉個圈,裙襬輕輕飄起,彷彿一朵盛開的漂亮花朵,露出一雙雪白的膝蓋,她眨眨眼,喜孜孜地說:「好看嗎?」

    「嗯……還可以。」

    愛德文發現自己盯著她看,實在尷尬,口是心非地模糊說出這句話,別過視線,假裝自己一點也不在乎。

    「對了,你的手──」

    「不用管它了、我們快出發吧!」

    怕只要多一分鐘的耽擱,盜賊們可能就會找到這裡,得盡快離開森林才行,愛德文假裝右手一點都不痛,執意趕緊到城鎮裡變賣紅寶石。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451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森之妖姬|六木葉|森林|精靈|鬱兔|童話|輕小說|奇幻|小說|魔幻

留言共 3 篇留言

Link《零與流星》
不是餵金幣是餵紅寶石

08-28 07:24

摩卡奇諾
二人的互動有種微妙的感覺。

09-11 19:45

赤虎姬紅妻
既然在城裡看到愛德文,盜賊怎麼還會想往有異象的森林找XD?
而且愛德文要是走了,六木葉住在這裏遲早也會被發現,劇情會怎麼演下去呢?(讀)

11-18 08:0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UTSU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森之妖姬... 後一篇:[達人專欄] 《森之妖姬...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gerjian好奇的人
如何在動森產出科學麵 https://youtu.be/X2rvc9jWgZM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