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艾爾自創小說第112話

作者:林綠茶│2015-08-23 12:21:18│贊助:10│人氣:169
  於富里克邦與艾迪這名白髮男子對侍約一個月左右的時間,在今晚告了一段落,擊敗他接下來的行動是,將他運回West Type,進行暫時性療傷。

  回到了West Type以後,眾人將身上的重物掛在旁邊的架子上,缷下重物各找房內的一角稍做休息。

  這些治療過程也只是算是暫時性的措拖,實際上必須回到人類現在所待的那塊克羅夫爾大陸,才有辦法做一套正式且又完整的治療。

  由艾迪植入晶片在那群納斯德的腦海裡的晶片,也一片片的破損,隨著司令塔的崩毀,由艾迪所控管的納斯德團隊也散了,同時納斯德腦內的晶片也停止發光,產生引爆後,讓一台一台運作中的納斯德再次成為廢棄的納斯德,同時也在這進入暫時性的沉睡。

  抬上病床,讓他躺好以後,先拉開他右側的袖子,並紮上點滴針,慣用納斯德科技所研發的人工製點滴,可通用在人類與身上。

  在回到病房將白髮男子安置在病床上的那一刻,伊芙也走到艾迪所躺的那張病床前,分析了一下他武器,資料列在腦海所投射出的電腦。

  將那些資料看的稍微細微一些,並用電腦去計算,其武器的物理傷害以及魔法傷害加成,最後得出的結論是,納斯德武器-迪納摩本身的重量就算輕量級武器,而且傷害也很高,甚至高於伊芙的黑白核心,若在搭配使用者以熟練的技巧去操作這些武器,就層面上來說,這的確是無懈可擊的精典作。

  當初他的攻擊模式,應該是放完技能以後,然後在迅速切換成普攻模式,連擊幾下之後,在繼續攻擊對手,而從技能放完接普攻的時間來說,非常完整的只控在幾秒的時間內就完成這些動作,等同於無冷卻的攻擊模式。

  陷入苦戰的其二原因為,他可以慣用腳底下的板子,自由飛到空中,並置空於半空中,無需耗魔也無需踩踏任何平台,自然就能抓到攻擊的最佳時機。

  雖然這種做法,從一般人的常理來判斷,跟本完全不可能做的到,但他仍運用納斯德的科技,來補足先天上的不足。

  於研究告一段落的時候,伊芙將報告打好並存檔在腦海所投射出的那台電腦,放入了DataBase三號資料庫,隨後關上了電腦,並走回澄身旁。

男子所使用的迪納摩,現在放入了冷凍艙裡進行暫時性保管,同時在一次直視著他臉龐,巧然見到他左臉上的那道發光的疤已經消失了光澤,回復了如同一位平凡十六歲青少年的基本模樣。

  「迪納摩的物理傷害大約一萬二左右,魔攻約一萬四左右,搭配技能的運用還有連攜狀態,他的攻擊輸出在幾秒能能造成數十萬,甚至數百萬的高爆炸性傷害,爆擊率大約百分之七十五,我們的基本物理攻擊以及魔法攻擊平均值都落在七千到八千的這個數值範圍左右。」伊芙照著電腦所列出的資料,從上到下念了一遍。

  「將近於我手邊速射槍的雙倍傷害… …」直視著電腦的數據的澄說道。

  「不過如果你的大炮在重組起來,並協調槍枝的切換,理論上來說,你的魔法攻擊應該可以高於艾迪,只是這樣的話,你的攻速就會顯得比較慢,畢竟身上扛了一個大炮,攻擊上,並沒有其他職業來的快。」伊芙接著說,視線望向澄之前來到富里克邦,拆缷下來的袋子。

  「原來如此,怪不得之前,與他對戰的時候,雖然感覺時間很短,但是卻打的很吃力,難怪之前我們對他造成的攻擊並沒有足夠的傷害。」接伊芙上句話中,澄雙手抱著胸膛說。

  「看來我也有必要修改一下,摩比和拉比的元件資料,雖然賦予他們獨自戰鬥的特殊能力,不過現階段來說,這個模式開發狀態下,還只算是個半成品狀態,並還不算是完全的獨立體,在下次的開發上,我將會把它們存在的缺陷完全修改掉,並且成為完全獨立體。」望著黑白核心,伊芙最後說出這句話,隨後如同之前在辦公室工作時,雙手放在鍵盤上,十隻手指接放在基準鍵上,連續在鍵盤上上下挪動。

  「現階段來說,要醫治他,也只能將他送回克羅夫爾,包括其他人類,這類的設備,原先就是設計給納斯德所用的醫療器具,人類專用的醫療器具,必須另外去別的本部尋找並取得,最後調劑出人類專用的藥劑,不過到最後,在這裡只能做簡化式的開發,就是這麼簡單。」當伊芙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她便回歸沉默,繼續辦公。

  原先位於伊芙身旁的三位納斯德助手,也將艾迪的武器接機器線路,開始研究他手邊所持有的這六把迪納摩,並從中估算危險性。

  帶回West Type優先所做的動作是,按照之前的慣例,將艾迪安置好,讓他躺在艾拉、貝小姐、格瑞爾旁邊那張靠牆的病床,確保他身上已經沒有任何武器,所有人也放下了手邊的武器,走回伊芙那裡去。

  而這名白髮男子,躺在病床上昏睡以後,便進入長期的沉睡狀態,餘下自己心境上僅存的事物,只有敗北的悔恨感。

    ***

  時間隔了三小時後-

  「我們回克羅夫爾吧,今晚收拾好東西以後,明天早上就出發,沿著West Type走到South Type那裡有艘船隻,可以運用那艘船回到克羅夫爾。」澄對著伊芙說,並講述他之前找物資時,所找到的那艘船隻,一直停靠在South Type的岸邊。

  原先由新納斯德文明所創建的富里克邦,如今失去了秩序的控管,若照這個推側去判斷,四座本部碼頭處應該都沒有任何人手輪班控管,可以隨意的進出,也無盡做身份認證,這項多餘的驗證流程。

  「恩,明天早上就回去吧,已經很久沒見到其他人了,我到North Type去拿點東西,十二點前回來。」伊芙回應澄,同時抱著澄。

  「在我生病的時候,感謝你保護我。」閉上雙眼,頭埋入他的胸膛裡說著,這不像過去的她,將個人感情展示在身邊的人類男子身上。

  「這場仗最後還是靠妳順利劃下句點,如果妳沒加入,我想我們現在還在苦戰,不會那麼快就打完。」澄回應伊芙,並回抱著她。

  「那傢伙的能力,無庸至疑是怪物級的存在,還有他身旁周圍架設的那磁場也很麻煩,配合核心飛舞,驅動著那些裝置的運作,如果打後期我們毫無勝算。」離開病房前,將視線放在那名白髮男子身上。

  「我跟妳一起去吧,反正時間閒著也是閒著,什麼都不做的話,實在很無聊。」當伊芙準備離開West TypeNorth Type拿東西的時候,澄走到伊芙的身旁對她說。

  「那好吧,我們出發吧,其餘事等回去之後在想。」伊芙原先打算回應澄的上一句話,後來嘆口氣,並拍著澄的肩,同時捥住澄的左手並離開病房。

  女子臉上帶著許久未出現的微笑,面向澄髮男子。

  「恩,出發吧。」澄接著說,同時一手放在她的白髮上,用手臂的力量驅動手掌由白髮的頂端,由著髮絲往下滑到髮絲的下方,並安撫她。

  二人當下做出這樣的決定以後,歐貝倫及歐貝莉亞以及伊芙身旁的二顆核心也走到別房裡,去取東西,做為帶回克羅夫爾所做的整備。

  「回去之前,我們去找點東西,並且將這些東西帶回克羅夫爾,這塊大陸至少有百分之九十的納斯德成為廢鐵,而且除了我們這裡以外,其他地方的能源早就不知停了多久。」歐貝倫說著。

  歐貝莉亞走在歐貝倫的旁邊,二顆核心也跟隨著飄了過去。

  這場長期戰結束,以及安置好所有傷患,伊芙僅帶著二顆核心,飛回North Type去取資料,同時,澄陪著她去,從West type走到North Type,一路爬上第五十層。

  澄一行人之後的行動,選擇回到克羅夫爾,與艾索德他們重聚,安置傷患的去區,經由前陣子所討論,選擇將他們安置在克羅夫爾的南方一間大醫院。

  到達伊芙的辦公室以後,伊芙走到她的工作桌前,拉開抽屜,從裡頭尋找一些文件,那些文件的記載,全都是由納斯德語言所組成的文字,僅有納斯德間能理解的機器語言。

  室內地板上散落了數千張紙張,辦公椅也倒在四周,天上的天花板的電燈,隔著外層所保護的玻璃也破裂,電源完全被切斷以後,外加這裡一直沒人來過,久而淪為這副模樣,桌上仍積了一些塵灰。

  「這裡有個袋子,找到重要需要的資料,先用這個裝起來。」澄從辦公室的地上找到了一個袋子,並拿給伊芙,並且將他裝起來,那袋子的規格算不上是一個特別大的塑膠袋,容量大約僅裝的下二組文件。

  「謝謝你。」伊芙回應澄,同時接過澄手上的袋子,並將整合好的文件裝入袋子裡。

  「在我離開富里克邦的那段期間,這裡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當初離開這裡到艾里奧斯,隔了也不過才半年的時間,當回來時這裡就變成一片廢墟的慘況,當時在艾里奧斯忙著應付蜥蜴的時候,完全沒時間去思索這些事。」手邊的工作照常進行,同時做整理,腦海裡浮現出在這辦公的那一段回憶。

  但對於現況來說,那些曾有的片段,只能放在心裡,做為人生的回憶錄其中的一環,雖然自己並非人類,而是一名在冷凍艙沉睡約四到五百年左右的女性納斯德,年齡的計算方式,當然跟一般人類所慣用的方式完全不同,儘管活到一千歲、二千歲,外型依舊保持著,年約十六、十七歲少女的模樣,直到體內的機體完全停止之前,都還會以納斯德這個身份,活在這個世上。

  ***

  在病床上躺了一段時間的艾拉,不斷的在床上翻來覆去,就是無法讓睡意包覆的自己,使自己進入夢鄉,接著嘆口氣,從床上起來走向浴室。

  格瑞爾跟她同一時段起來,則往房門的方向移動,用盡身上僅存的力氣前進。

  『哥哥,你現在到底在哪裡… …我完全不知道要到哪裡去找你… …』澄和伊芙離開病房約二個小時後,艾拉起身走到浴室裡,將固定自己頭髮後方的髮飾取下,讓頭髮沿著肩上垂下,照著鏡子,口中道出了那個名字。

  思索著那名成為魔族的男子,同時眼角旁也不僅留下幾滴淚水,而鏡中彷彿照應著,蘭的身影,儘管這是否為真,隨著她心裡長期的思念,帶出的傷感,在這一瞬間,她眼角的淚滴越流越快,雙腳無力的脆在地上,哭了起來,視線望向地板。

  以前的你是很溫柔的,但是現在為何會變成魔族,我完全不懂… …

  嘗試在心裡停止思念這個男人的身影,但心中就是抑不住這種強烈的渴望,若現在知道他在哪裡,早就已經到那裡,並緊緊的抱住他,期望他回到昔日那個溫柔的哥哥。
  儘管只有一次也好,就算他再次見到自己,渴求他看一眼也好… …直視著站在他眼前的妹妹… …

  將心中所壓抑的事物毫無保留完全的發揮出來,,哭了一段時間以後,她用左手按住洗手台,並起身,打開水龍頭,雙手捧著接水,洗篠臉上早已被淚水浸透一片的臉龐,沉澱了一會情緒以後,才走出了浴室。

  而當她走出浴室的時候,碰巧撞見,正要走出病房的格瑞爾,他走路的姿態明顯很不穩定,給人感覺隨時會跌倒。

  「等等,你的傷還沒好,你穿著這樣打算去哪裡?」嘗試讓心境回復平常的那個韓艾拉,站在浴室的門邊對著格瑞爾說。

  「我只是打算去散個步而己,並沒打算做什麼,況且我曾經是你們的敵人,儘管我以前想利用你們,仍被你們所救,對我如此友善,說真的我過意不去。」格瑞爾語畢以後,撐著赴傷的身子走出病房。

  他用左手,貼住身旁的牆面,並沿著牆邊,緩緩的向前走。

  「我跟你一起去,你連走都走不穩了… …」而艾拉跟在他的身旁,走到右側去扶好他。

  「妳能主動關心我,我是很感謝,但是我的行為,並還沒有讓你們團隊的所有人接納我,這樣真的好嗎?」格瑞爾反問著艾拉。

  「其實我自己也有些私事,一直藏在心裡不知道該對誰說,所以我自己希望能與你散散步,並分享心事。」而艾拉走到格瑞爾身旁以後,便對他說。

  … …我完全不明白妳為何要這樣做,不過如果妳這麼想的話,那我也沒什麼好說了,想要一起散步就一起走吧,反正我現在也無處可去。」格瑞爾回覆艾拉以後,並讓身體靠在艾拉身上,左手依舊摸著牆邊前進。

  聽到男子的答覆的艾拉,艾拉並向他道謝,接著走在他身旁,扶好他前進。

  而艾拉的想法是,在這段時間,期望有人陪著她,以停止眼眶不斷潰提出來的淚水,也算是精神層面上的支柱,雖然自己知道這樣做很任性,但是她無法將那份痛苦的思念情感永久藏在心中,如果自己這麼做,之後,就有可能連累到伊芙、澄以及目前位在克羅夫爾的所有搜查隊成員。

  從思考模式上,二人的行動是相同的,但是心中所想的人事物,完全呈不同的方向直行,彼此之間的認知,也還沒有熟到如親友般的熱烈,僅此為初次認識的對象而己。

  「給妳還有其他人添麻煩了,抱歉… …」自己被同伴拋棄的滋味,自己早已體會過,自然不用她說明,就可以了解,因為跟本不需要什麼理由,那種感覺,真的不是光說就能體會出來的疼痛,等同於不被需要的感覺。

  「初次相遇的時候,你確實想攻擊我們,但是我看得出來,其實你並不想那麼做,只是你還沒有將心境狀態調整到最好,所以不要把錯攬到一個人的身上… …」艾拉對著格瑞爾說。
但從別的方面去做想像,他們之間的關係,也僅存在利用關係而己,並非真正想成為朋友,就算成為他們的領隊,當自己有一天完全沒用的時候,也會被別的傢伙壓下去,與其發生成這樣,倒不如快點結束這一段。

  二人慢步的地方,只有在West Type醫院三樓的長廊裡裡,走了一段時間,艾拉將自己的想法,傳達給這名男子,即使他不認識我口中說的那個男人也罷,現在也只想找個傾訴的對象。

  而格瑞爾什麼也沒說,只靜靜的聽她訴說,淨空腦海,並不做多餘的猜想,自己是敵是友,在此已不重要,但從別的角度來思索,既然他們接納了我,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我應該算得上是他們的朋友吧?

  ***

  迄今與白髮男交戰至結束以後,在將視線望向在戰鬥上,對團隊毫無貢獻的自己,從中也感到非常的懊悔,但此時它很明白,自己不可能一直留在這團隊,總有一天,必須離開去找個地方,安靜的養老,度過餘生。
註:從這段開始寫洽洽波可這個角色的離場片段,也就是俗稱的結束戲份,去別棚演別齣的配角戲,此外也祝賀這個角色在這部故事的戲份,長達約三十話左右,雖毫無貢獻,但少說也佔了不少出場戲份,從某種層面上來說,已經很了不起。

  而現在腦海裡有一個想法是,現在乾脆自己默默的離開,然後優先找個地方先住下來,如果是空屋的話,也許更好,因為完全不會有人來打擾,所以即時在裡面辦公,也不會打擾到其他人,同時這樣做也至少不會成為他們的負擔。

  煩惱不可能在一念之間就完全消除,也不可能隨更快的話,照著那套已經定好的流程行動。如果現況處於良好的情況時僅靠這件事就具備了吸收太陽以及讓劍鋒平擊各種怪物,所以我的身份,多半是個輔助型職業,一般通常所做的稱呼是輔助型職業SUPPORT

  從基本能力上來看,自己本身原先屬於NPC的存在,而之前到現在的一切行動,也只是跟隨者的身份。

  遙想從相遇他們至今,離開了自己的家鄉貝斯瑪,一路不斷經過不知多少村莊,最後來到了這裡。

  同類的叛變,使自己家鄉淪陷,而離開家鄉的自己也淪為流浪漢的身份。

  跟隨在這個團隊裡,成為能煩人的對象,但會煩他們的同時,老早就已經把他們當成自己的親友一樣看待,儘管種族不同,也不希望因為如此就從中被排擠或者被歧視。

  平常會將手中的乾貨往自己的嘴裡塞的他,今天的做法跟平常完全不同,而是放回了口袋裡,並沒有如同往常的那個波可,爽快的咬下乾貨,與平日的動作相反的是,它將乾貨收起來,並準備寫封信來道別。

  「波可,我這個老人家,也差不多該離開這裡了,這些新世代的年輕人,大概也已經不需要我,也差不多到了該離別的時候,波可。」在口中喃喃自語一會,將口中最後一根乾貨用力咬斷,隨後拾起地上的乾貨,從櫃子旁取出垃圾帶,將它裝好,往挪動身子往桌子旁走,取一隻筆,拿一張白紙在桌上寫著。

  做為在這裡度日的最後一日以及這些年來相遇的時間,所傳達的最後資訊。

  『在自己的生命劃下句點前,就到遠方去旅行吧,就用我這把老骨頭的歲月去實踐,並踏上現在才正要開始的人生吧,波可。』從心中,想像這句話,隨後握起拐杖走到桌前。
這封信,正是道別信,在它著手撰寫這封信的時候,它的腦海也嘗試想了曾跟在自己身旁並帶領自己前進的人類,想一想自己也給他們添了不少麻煩。

  文筆以及筆的握法,從人類的觀點,稱不上是正確的握法,儘管如此,他也早已將那些瑣碎的事拋之腦後,左手按著紙張,而右手握起筆來,開始寫信,在這時刻,房內顯得非常安靜。

  它戴上的那副單眼鏡片,戴在眼前,自己身為一個老人家的氣勢完全帶了出來,撰寫那封信的時候,它的腦海裡也開始規劃,離開了富里克邦之後,之後要去的新旅行地,提著自己的行季,獨自一人踏上那段旅行。

  病房內僅存著一絲細微的紙筆聲,靜靜的寫完這封信。

  ***

  克羅夫爾西區住宅下午三點-

  重新整理好心態,並握起髮仗,照著紫髮女子的指示,進行法術上的練習,同時這也是他解職半年以來,接手的新技術。

  經過了幾小時以後,二人走回了房內,並且打理好出門的穿著,將家門鎖好並出門,艾索德和愛莎沿著西區住宅一路走向市中心,走了約一段時間,他們來到了一間婚妙店外。

  到達市中心的婚妙店之前,他們從西區克羅夫爾的住宅區穿過,並來到北方住宅區,在穿過那裡,來到了市中心,也就是他們初次剛來到克羅夫爾大陸時,所上岸的港口附近那一帶。

  習得法術的過程中,艾索德也逐漸的將他帶入副職業,主職業開始產生想要成為新職的打算。

  即使揮別了劍士的生涯,自己的人生,同時也邁向下一個職業的起始點,自己的人生中,應該不只存在著劍士這種職業,應該還有更遠大的展望才對!
註二:實際上完結前,將職業自由化或共通化,在此來說,已經跟原作遊戲走向不同的方向,從以前,我所埾守不變的自創風,到現在依然不會變,職業自由化的設定靈感來自於POE

  既然自己不在是個小鬼,那就去做不在是小鬼的事,逐漸成長並揮別青春,最後邁入成年,成為一個的大人吧。

  克羅夫爾這塊大陸,也逐漸越來越有二代艾里奧斯的氣息,隨著住在這裡的艾里奧斯眾多人民,從事並成立的經營工程,這裡漸漸的成為,一塊新的艾里奧斯大陸。

  附加條件上是,這塊大陸,等同於艾里奧斯的三倍,人口數達到上千萬也不意外。

  「歡迎光臨。」進入店裡面,隨後聽到一位女店員對艾索德以及愛莎說出這句對來訪的顧客常用的光顧敬語。

  走入店內以後,確實有多種不同款式的服裝,而且規格上基本上有分很多種,好比XLL型之類的造型婚妙。

  從這裡開始能確定的一點是,接下來的時間將會很漫長,同時也算是女性專業也最拿手的獨有領域,是我們男性所無法輕易理解的專屬區塊。

  店內的賣點通常著重於女性顧客,男性顧客的服裝雖然也有另做規劃,但是按照順序的排列上是,居於女性顧客後方,排列在架子右側的,是一件一件的亮白女性服裝,短袖衣領配瀏長的褲裙,排列於架子左側的,則是左胸前放上一張名片,下方綁起一朵紅花的黑色西裝。

  「小姐,麻煩妳先幫她量下尺寸吧。」艾索德對著女店員說,同時拍著愛莎的肩。

  「我知道了,旁邊的小姐先跟我來吧,我帶妳進更衣室,這邊請。」女店員接著對愛莎說,視線與紫髮女子對上。

  「好的,沒問題。」愛莎回應女店員,跟著店員一同走入更衣室裡。
註三:考量到文章尺度,因而不列出女性更衣過程,同時也尊重並給予女性所獨有的私人空間,此外本作者對於服裝類的資訊,毫無概念,平常穿慣居家休閒服,很少接觸關於服裝類的資訊。

  然而接下來的時間,就是身為男性所必經的等待時間,在挑選服裝的這一區塊上面,的確是女性的專業領域,從基本上的造型、構造、還有搭配上來看,僅僅這些動作就足以花上一整天的時間。

  當二位女性都走入更衣室的時候,艾索德則走到黑色西裝架子那裡,將視線放在那些服裝上,而架子上,也放了不少,新婚夫妻所合照的婚妙照,每一對都非常的甜蜜,選擇的拍攝地點,都在為婚禮所準備的公園中,典禮的中央架設著白色平台,中間的柱子放上一個愛心的形狀,並綁上彩帶。

  「這件看來應該不錯,找時間來預購一套好了,我的體型到底適合哪一款式的?」艾索德說著,從衣架靠近大門的那裡開始走到櫃台前的位置,曾掃描式的全程看過一遍。
大約隔了三十分鐘,愛莎穿著一套乳白色的婚紗套裝,手中捧著一朵紅花從更衣室走了出來,而身旁的櫃台小姐,也將雙手放在紫髮女子的肩上。

  「艾… …你覺得如何?好看嗎?」愛莎問著艾索德,同時注視著他。

  「恩,很適合妳,非常好看!」簡短的回答雖顯得有些敷衍,但是也出自於真心,經由整體觀察,並且從中得到結論,最後以簡短的回話方式連成一套基本的思考模式得出的答案。

  紫色系的婚紗帽、以及紫領短袖上衣,搭配紫色的裙子配上高跟鞋,這的確是完全稱得上是一套完美的婚妙服,而且尺寸也非常合身,並沒有過長或過短的問題,然而對於選服裝一竅不通的我來說,能給予的,也只有簡短的評論。

  「謝謝你… …艾」顯上顯得有些紅潤,同時羞澀的視線嘗試轉移到身旁的牆面上,注視著牆上所掛著的婚紗照。

  女店員將愛莎原先穿來的那套服裝,用袋子裝好並用拿給她,隨後愛莎接過那套服裝。

  「這位小姐,看來很滿意呢,那接下來這位先生請跟我走吧,來選一套你的專屬西裝,請跟我走。」而女店員接著對艾索德說。

  「麻煩妳了,另外也幫我量下身體的尺寸,我對服裝方面的事物並不是非常了解。」艾索德回應櫃台小姐。

  「好的,沒問題。」櫃台小姐接著回覆紅髮男子,隨後走入了更衣間。

  「這位先生,請先試試看這幾套吧,穿完以後,如果覺得太緊或者太鬆,我在為您做更換。」她優先選了四套,跟我差不多體型的XL型款式的西裝給我穿,我走入更衣室裡,將棚子拉起來,褪去身上的衣物,並接過小姐從手邊給我的西裝。

  「好的,麻煩妳了。」艾索德回應完以後,首先先試穿了第一件服裝,之後將胸膛前的拉鏈拉起來,並照了一下更衣室的鏡子。

  原來這就是結婚前內心所產生的喜悅感,就連自己也覺得很不可思議,從進入店內所做的發言,都還算得上有禮,唯噣行為上顯得有些粗魯,不過身為男性,我想這應該也是正常現象。

  「換下一套吧,這套太緊了。」艾索德試穿完第一件時,所說的,接著他將第一套的服裝服裝脫下,將衣褲都折好以後,在換上第二套,之後依此類推,照著這個模式。

  試穿的結果上來說,前三套皆為太鬆或者太緊,到第四套的時候選到的款式雖然是自己滿意的,但是結構上來說,太寬並不適用。

  「小姐,幫我換下一款的吧,這四套對我來說都不合身。」艾索德對著站在更衣室外的女店員說著。

  「好的,請這位先生耐心稍等一下。」女店員回應艾索德,並且將那四套西裝服收回去。
隔了大約五分鐘左右,小姐將下一款式的西裝服,拿了過來。

  「讓您久等了,這位先生,這套西裝給您穿穿看。」女店員再一次的對著艾索德說,並且將折好的那一套衣服隔著棚子拿給了艾索德。

  「謝謝妳了。」艾索德回應女店員,接過那套西裝,並穿著在身上。

  試穿的作業大概過了快三十分鐘左右,經過一番挑選,終於選到了一套滿意的赤紅色西裝,與自己的髮色搭配起來,確實是天衣無縫的對比。

  走到櫃台旁,照一下鏡子並看一下,的確非常的合身,而且自己身上的穿著簡直能比擬於火熱的青春,人生正直準青春期的代表。

  當艾索德走出來的時候,愛莎聽到腳步聲,並將視線轉向眼前的紅髮男子,稚氣的臉蛋完全不見了,完全成為一個帥氣形男。

  「抱歉讓妳久等了,沒想到我會如此喜歡這一套赤色西裝,連我自己也有點訝異。」艾索德騷著頭說,臉上襯托出一絲成熟的笑容。

  「… …好帥!」紫髮女子的思考在這一瞬間完全停止下來,接下來是整個人撲進了他的懷裡,緊緊的抱著。
  
  「呃… …喂!等等。」平常不會產露出的羞澀感,現在微微帶了上來,臉旁早已充滿了紅潤,思考也在這一瞬間,顯得一片空白,想不到下句話要如何接下去說,因為實在太害羞了。

  「先生,請問這套服裝你滿意嗎?這是您的原裝服。」望向擁著彼此的二人,女店員帶出一絲微笑,走到二位面前對著艾索德說,並將他剛進店裡時所穿的那套衣服折好並放在袋子裡,拿給艾索德。

  「啊… …很滿意,真的,另外請問一下,這二套服裝大約要多少錢?」艾索德回應女店員,同時接過女店員手中裝著自己原來的那套穿著。

  「以試穿階段的消費者來說,本店是不收費的,到購買階段才會正式收費,在這之間你們擁有七天的商品鑑賞期,過了期限以後,才會出價,以目前估價來說都是幾萬艾爾幣起跳。」小姐語畢後,向二位說明服裝並進一步的介紹。

  『原來如此,也就是說我們有一個星期的試用期間。』艾索德按照女店員的介紹,在心裡所說的話。
註四:在這個物價不斷上漲、物價通澎的服務業年代,吃頓飯都已經算是難以溫飽,平均每日在外隨便一餐,都至少一百到二百,五十到六十基本上吃不到什麼實料,而且也很窮酸,結婚的話,經費上也會有不少消耗性的開銷,少說一套蜜月旅行外加幾套服裝,也二到三萬起跳。

  而透過女店員的講解,咱們倆也逐漸吸收這些服裝知識,同時也在腦海裡擬想,結婚的地點。

  ***

  隔了二十分鐘-

  「謝謝光臨。」挑戰婚紗的作業告一段落以後,艾索德以及愛莎提著那袋挑選好的婚妙服裝,穿上原來的服裝,並提著袋子回到西區住宅區。

  「艾,怎麼了?從離開店裡的時候,你沒什麼講話,感覺表情有些嚴肅。」愛莎拉著艾索德的袖子並詢問。

  「不… …沒什麼,我發呆了一下。」以簡短的回應回覆身旁的紫髮女子,同時對著她說出這句話。
  
  「是嗎?那就好,我以為你生氣了… …」愛莎撇過頭去說著,而此時紅髮男子牽起紫髮女子的手。

  「我並沒有生氣,只是在想一些事而己,別為我擔心。」艾索德對著愛莎說,同時臉上擠出一絲的微笑。

  聽見紅髮男子的回覆,紫髮女子也放下心中的擔憂,右手鬆開男子的手,並用雙臂抱住艾索德,接著失去重心直接坐在地上。

  而愛莎整個人,趴在艾索德身上,雙臂繞過他的腋下,並緊緊抱著他。

  「剛才我真的是嚇到了啦!艾索德你這個笨蛋!!」嘴上這麼罵著他,就只差一點沒被嚇到哭出來,但臉上早已充滿紅潤。

  而艾索德回抱著愛莎,並且靜靜閉上雙眼安撫著懷裡的女子。

  隔了半小時以後,艾索德以公主抱的形式抱起愛莎,並一起回家,懷裡的紫髮女子,睡在艾索德的懷裡。

  ***

  隔了幾天之後-
註五:原先計劃,原作故事人物的採用只到艾迪,但後來我仍決定,讓露/西爾這二個角色出場,以拉長剩餘三話的戲份,他們的部份在未來我有可能會寫番外篇,讓他們在那部登場,前提是若有這麼計劃的話便會這麼做,他們在正篇登場的篇幅太後面,所以未來的補充上也只好暫以番外篇的形式補足上去,或者加長他們的劇情。

  「希爾,就選這間吧,朕覺得這間不錯。」露指著不遠處的住宅房說著,那大概是棟格局約十六坪左右的格局去計算的一棟空屋。

  位於克羅夫爾南區的住區附近,出現了一名遠從淪陷的艾里奧斯而來的白髮女子及身旁的藍髮男子,踏上克羅夫爾這塊大陸,優先所做的行動跟其他人所考量到的事物,完全達成共識。

  到達那塊大陸,放眼望去的是一塊各村莊充斥著蜥蜴的大陸,離自己近身最近的蜥蜴,優先剷除,在晃了大約幾村確定這裡淪陷了以後,二人決定,前往別的大陸去找居所。
他們找到的這間屋子,也算是間空屋,基本結構上就像整理前一樣凌亂不堪,稍做整理就能整出人能所居住的新家。

  那個想法是,在這裡找一住處,在這安頓下來,之後的行動是與當地的人們做交集以及資訊交換及其流通。

  「希爾,幫朕做頓飯吃吧!」白髮女子命令著藍髮男子。

  「是,我的主人,但是現在沒有材料,所以我先去買吧。」希爾回應露以後,便走到廚房去,打開冰箱。

  「那朕就在這裡等你,快去快回!」露接著說,同時敲了一下西爾的頭。

  而藍髮男子出門走到市中心的市集過程上,也嘆了一口氣,當希爾踏出家門的時候,露則是像是個孩子般一樣,躺在沙發上看漫畫書。

  『真像個小孩子… …她真的是魔族領袖嗎?』心中抱著這個疑問,行動上也是照著露的囑附去做,今晚該做什麼料理才好?

  如果選擇做過於辛辣的咖哩飯,露會吃不下,但如果選擇做一道味道比較清淡的海鮮粥的話,又不合她的胃口。

  在腦海裡,大概去想像一下,料理清單,從味道最輕的捲餅或者燉飯開始排列,一路排列到味道偏向重口味的炒麵,總結下來,看來選煮一般的家常菜小炒一番,就可以做為今天的晚餐了,同時自己心理也有個底,露雖然特別喜歡吃自己煮的料理,卻也有些挑食,均衡營養,多加點蔬食類的食物放在飯裡面吧。

  抱著這樣的想法,自己也走到了市集裡,同時開始可以見到,前來買菜的其他人。

  ***

  富里克邦West Type
註六:這段開始,寫他們回到克羅夫爾前的前一晚準備,同時這段也算是富里克邦的最後一段,換言之就是所謂的總整理,感慨太多的話,確實在創作上也會有些疑慮,但如果懂得前進,就不會一直卡在原點排徊不定。

  伊芙和澄花了約半小時左右的時間,將資料整合好裝入袋子,提著回到了West Type本部,並在桌上看到了一封信。

  那封信正是波可離開這塊大陸前,所寫的道別信,當它寫完這封信的時候,已經拐著拐仗離開了這塊大陸。

  目前它乘船,飄泊於大海上,前往別塊大陸去踏上自己的旅行。

  在伊芙、澄二人回來不久,格瑞爾與艾拉,也剛從長廊走回這間病房裡,艾拉扶著他躺回病床,之後自己躺在床邊閉上雙眼稍休息,但信的事他們還沒得知。

  「看來它離開了,波可。」當伊芙回來的時候,T93將信拿給她看,但伊芙手邊還有一些東西還要整理,所以先交手給澄。

  「明天還要上路,今天先做充足的休息。」將信過目完後的澄,尚未得出結論並對著伊芙說。

  伊芙點了點頭,同時拍著澄的肩說。

  「你也是,不要太累了。」伊芙整理東西前對著澄說,澄同樣也點頭回應伊芙。

  做為處在富里克邦的最後一夜,腦海裡也稍微做下思索,從來到富里克邦到即將離開的這段日子,感覺就像是幻燈片一樣,照映於自己眼前,隨著時間流逝切換到了下一頁。

  明日之際,我們彼此將回到克羅夫爾,與昔日的艾爾搜查隊再次重聚在一起,分線也將凝聚成一個團隊,成為一個大家庭。

作者後記:離完結剩餘三篇,這話的其一要點為,露/希爾在這一話終於首次登場,這隻在遊戲原作上大約一個月前暑假剛開始遊戲更新的時候,所出的新角色,他的技能算是歷代角色裡最強的零轉角色,而且那時的他的福利是,十等以後送把+10的武器,同時還可以隨著等級的提升,把武器做上去,素質隨著等級跟著跳,屬於非常op的角色,在這一話他們大概簡短的登場一會,富里克邦章節在這一話告一段話,下一話開始回歸克羅夫爾章節,實際上這章從86話以後,就一直在寫,同時也牽制著前面大約50幾話左右的富里克邦後續劇情延伸加上來,算一算,這樣寫一下就有二十六篇左右的篇幅。

  談論近況遊戲方面的話,暑期剛出的那隻新角露/希爾,目前也快到了封頂階段,當時衝角色等級的時候,也是運用直升七十的活動,衝上去,不過十三日以後,那個活動就結束了,算到今天已經差不多十天左右,大學最後一年,也即將把我所寫的這部艾爾創作,劃下完美句點,現況上來談,我自己也感概著,這五年下來,所堅持的創作風,從2010一路寫到2015下來,這遊戲的容量以及變化都產生了不少變化,東西跟角色都變多了不少,唯噣組隊上的BUG還沒有消失。

  艾索德和愛莎結婚的劇情,大致上放在最終話上,也就是115話,這部長篇故事寫完以後,之後出來的大多都是番外篇以後了,那時候,我同時也在寫新的作品,而剩餘三話的排列方式,我想就是寫完位在克羅夫爾這塊大陸上殘存的片段,之後以結婚收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3972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艾爾之光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fc105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何為創作?... 後一篇:領主配冥王...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艾爾之光(2010年-2018年) (0)
艾爾小說正篇(2010-2015年) (116)
艾爾支線故事 艾索x艾拉(含外傳) (75)
艾爾支線故事 雷文x蘿潔 (10)
艾爾支線故事 澄x蘿潔 (1)
艾爾後日談 蘭x愛利西斯 (2)
小說整理櫃+整理工作 (6)
影片 (9)
圖畫 (22)
遊戲心得 (3)
其他 (19)

新楓之谷(2016年-至今) (0)
那因哈特x莉琳 (25)
鷹眼x奧茲 (10)
小說整理櫃 (3)
圖畫 (8)
其他 (5)
遊戲心得 (2)

夏目友人帳(2016年-2017年) (0)
夏目貴志x多軌透 (17)
貴志&鈴子【後日談】 (1)
小說整理櫃 (1)
圖畫 (1)

結界師(2009年-2017年) (0)
第一季(2009-2010) (45)
第二季(2014-2017) (45)
結界師番外文(2018) (2)
結界文整理櫃 (1)
圖畫 (1)

神奇寶貝(2016年-至今) (0)
智遙 (2)
圖畫 (1)
小說整理櫃 (1)
其他資訊 (1)

機甲先鋒(2017年-至今) (0)
達斯汀x凱瑟琳 (10)
圖畫 (1)
整理櫃 (1)
遊戲資訊 (1)

英雄聯盟(2017年-至今) (0)
綠茶x拉克絲 (16)
蓋倫x拉克絲 (9)
蓋倫x伊瑞莉雅 (1)
繪圖創作 (4)

原創作品(2015年-至今) (0)
繪圖、漫畫創作 (47)
原創短文 (14)
整理櫃&其他資訊 (5)

刀劍神域(2018年-至今) (0)
綠茶x愛麗絲 (4)

爆爆王 (0)
遊戲心得 (1)

頭文字D (0)
遊戲影片 (3)
賽車遊戲資訊、圖畫 (11)

ACG相關 (0)
動漫心得 (23)
生活日記 (77)
月曆製作、圖畫、回憶的地方 (8)

未分類 (0)

robert286⎝ ༼ ◕Д ◕ ༽⎠
⎝༼ ◕Д ◕ ༽⎠ ⎝༼ ◕Д ◕ ༽⎠ ⎝༼ ◕Д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3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