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6 GP

【艦收小說】食人兔──她們的血

作者: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2015-08-21 19:21:01│巴幣:52│人氣:930




  又是一個在滿身盜汗中驚醒的夜晚,這次卻不是惡夢,而是舊傷復發導致的疼痛,她被這股激烈的疼痛給搖醒。

  潮呻吟著從床頭櫃摸出止痛藥吃下,她喝著保溫瓶裡面的溫水,隨後一如既往的從浴室裡面弄出一條溫毛巾熱敷那緊縮叫囂的皮肉。

  如果響還在就好了,他溫暖的手比熱敷用的溫毛巾或是熱敷袋更有效,明石總是笑說那只是心理作用,該用熱敷還是熱敷。

  這個舊傷已經跟了她十年的時間,是她成為艦娘第二年後的生日那一天得到的,充滿著老天爺惡意的禮物,她已經習慣了痛苦,但是那一天給她的連續打擊讓她永生難忘。

  那是奪號作戰的第一日,當潮魂不守舍的進入屋子裡勘查的時候,一陣轟天巨響,隨之而來的則是不斷飛散的飛磚瓦石,沖天瀰漫的煙幕,還有不少陸軍士兵的碎屍從天而降,在外頭警戒的第七驅逐隊幾乎所有人被震的向後栽在地上,曙被嗆得猛咳,但是她還是爬了起來,死命的朝著那棟遭受轟炸的屋子衝了過去。

  「潮!該死!潮!」

  煙霧瀰漫,甚麼都看不清,曙大吼著,她爬起來衝進那滿是煙幕跟飄散的碎屑的破碎屋宇,緊接著,她看到了一抹人影。

  「潮!你.....」曙張大了眼睛,看著從瀰漫的煙幕中走出的人影,原本看到人影的欣喜尬然而止。

  是潮,滿身瘡痍,蒼白的小臉上滿是鮮血,她靠著牆,步履蹣跚的從煙幕中走出,她看到曙,先是驚恐的舉起連裝砲,直到看清楚是誰之後緩緩的向後栽倒,曙立刻衝上前把她抱住,「潮,潮....明石!快叫明石過來!該死的!朧!快把明石叫過來!」

  「知.....知道了!」已經傻掉的朧慌張的舉起無線電呼叫救援,中途還不小心掉了話筒,而漣則是走過來幫助曙扶著滿身是血,已經意識不清的潮。

  「潮?潮?妳沒事的,妳會沒事的,噓……噓,快醒醒,醒醒,不要嚇我啊。」曙抱著潮,然後看向潮的腹部,隨後倒抽了一口涼氣,一塊巨大的彈片刺進了她的下腹,兩條鋼筋貫穿了纖細的手臂,原本潔白的大腿上插滿了碎石還有碎塊,褲子上浸滿了鮮血,傷口深可見骨,漣跟曙立刻將潮扶到牆邊緩緩的坐下,潮似乎恢復了些許的意識,她咳了兩聲,滿口的血沫從口中流出,「曙......咳咳......曙......對......對不.......咕──喝......喝......」

  「不要再說了!潮!妳!妳會好起來的!知道嗎!潮!潮?」

  「曙.....我......我好怕......咳呃!」潮染血的身軀不受控制的抽續,咳出一口汙濁的血沫,眼角溢出淚水,在滿是鮮血的小臉上畫下兩道潔白的痕跡,烏黑的髮絲散亂在臉上,她的雙目失焦,嬌小的身驅不斷的發抖。

  「不要怕,我在這裡,不會有人傷害妳的,漣也在這,妳不會有事的,我們,我們還要回去啊!」曙心痛的抱住潮,臉緊緊的貼在潮的臉上,漣也伸出她的手,輕輕的擦拭著潮臉上的血跡。

  「好......好黑......不.....不要丟.....丟下潮......嗚.......嗚嗚.......」潮伸出手,想要抓住些甚麼,曙握住那伸出來的手,心痛的留下眼淚。

  「不會,不會的,沒有妳我們哪裡都不去......」漣略帶哭腔的輕聲說到,像是在安撫哭泣的孩子。

  「嗚......大家……都走了……都不……不在了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潮又咳出一大攤血,呼吸急促了起來。

  「可惡!快叫該死的明石過來!」曙看到現在的潮,心痛又內疚,她恨不得受傷的那個人是她,而不是潮,是她的錯,為什麼她那時候讓潮先進去了屋子?

  「媽媽……媽媽……」

  「潮!我在這裡,我在這裡!妳一定會好起來!妳一定會好的!」

  「明石!快點!這裡!潮!」

  「潮!」

  那是潮眼前陷入一片黑暗前,所聽到的最後一句話。
  
  
  

   當潮醒來的時候,她被安置在一張桌子上,漣跟矓還有明石正在不斷的清理她的傷口,潮的手上掛著點滴,她好累又好痛,抽蓄的四肢不聽使喚,幾乎無法思考,外頭砲聲隆隆,還有陸軍士兵的咒罵聲跟吼叫,第十驅逐隊的夕雲不斷的大聲怒罵,然後開火回擊。

  潮感覺到一條毛巾正在擦拭她的臉,很冰,很難過。

  「我們有傷員必須立刻後送!」

  「不行,沒有任何驅逐隊能夠遞補妳們的空缺,妳們必須撐過去,別忘了我們崇高的大和精神
,妳們一定要完成任務,直到最後一兵一卒。」

  「提督,第七驅逐隊的所有人或多或少都負了傷,我們必須回去基地重整並且補給才能夠恢復戰力,第七驅逐隊要求立刻後送,而且我記得原本預定計畫中第二十三驅逐隊會在我們有狀況的時後接替我們的任務。」

  「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曙三等海士,況且第二十三驅逐隊有別的任務必須執行,通訊結束。」

  「你……王八蛋!」曙憤恨的將無線電往旁邊扔去,朧搖搖頭,第七驅逐隊現在的狀況極度嚴峻,他們現在雖然跟陸軍的士兵們配合可以暫時守住這個地方,但是他們已經無力繼續向前堆進了,去她媽偉大的大和精神,那個廢物糞提督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再幹甚麼!為甚麼二十三驅逐隊會突然有任務,鐵定是這個好大喜功的提督沒有按照作戰計畫的胡亂分派任務!

  原本再潮旁邊的明石看著曙,點了根菸深吸了一口氣之後走了過來,她的臉上滿是半乾的血跡,是剛剛為了幫潮進行急救時被噴到的血。

  明石已經變了,曙還記得剛下部隊時,明石是不抽菸的,而且整天面帶微笑,相當開朗,而現在,巨大的壓力還有無法拯救所有人的無力感逼得她每天都至少要抽掉半包,而她看起來像是整個人都垮下來似的,渾身散發出一種濃重的無力感。

  「曙,聽著,我有方法可以把潮救回來,但是也可能會要了她的命。」

  「明石,妳的意思是?」

  「這個。」明石拿出一罐草綠色,易開罐大小的罐子,曙錯愕了一下。

  「高速修復材?那不是重巡以上才能……」

  「對,而且可能會要了她的命,因為她不是強化人,但是我們沒有選擇了,嗎啡已經用完,再這樣下去她早晚都會死,妳是她的長官,妳下令。」

  「這會讓妳惹上麻煩吧?那可不是填幾張報表就能了事的。」漣開口詢問,明石低下頭看著那罐既是救命仙丹也是致命毒藥的高速修復材。

  「我加入軍隊是為了救人,不是為了遵守那些條條框框,而且……」明石看著奄奄一息的躺在桌子上的潮,雖然已經做過急救,但是仍然有非常多的血正再從桌子上緩緩流下,滴得滿地都是,「照她這樣的狀況,她已經拖太久了,再這樣繼續出血超過半個小時就真的完蛋了,就算她沒有死餘失血過多,細菌感染引起的急性敗血症也會要了她的命,我們用了,她死了,那就解脫了,她挺的過去的話,那……」

  「……」

  「快點,曙海士,沒時間了。」明石咬著煙催促到,曙咬著牙痛下了決定,即使潮會因此恨她也無妨。

  「我們還有選擇嗎?糞提督,那些把我們的命當石頭一樣亂扔的糞提督,我回去一定要轟掉那些傢伙的腦袋,或著把他的頭揪下來當球踢,就用吧,明石。」

  「曙,潮好像醒了。」在旁邊照護著潮的漣開口說到,她正在輕柔的擦拭著潮額頭上的冷汗,並且握著她的手強顏歡笑的跟她低語要她撐下去。

  曙跟明石眼神交會了一下,她們走上前,明石扔掉手中的煙後重新帶上消毒口罩,同時要朧備好兩鍋熱水。

  「潮,聽著,我們要用高速修復材治療妳,但是要先把插在妳身體裡面的碎片跟鋼筋都先拔出來,然後再倒進高速修復材,這會很痛,知道嗎?我們要這樣才能救你,懂嗎?」

  「嗎啡……」潮唇齒打顫,畏懼的說道,但是明石面帶愧色的搖搖頭。

  「……不行,妳已經用掉太多了,再打下去會讓妳心跳停止的,而且會痛就表示還活著,抓著我的手,好嗎?」潮嗚咽了一聲,「我……好痛……我怕……」

  「我們都在這邊,潮,會沒事的,就跟打個針一樣,挺過去……挺過去……」漣盡可能壓抑自己不要哭出來的安慰著潮。

  當熱水準備好之後,明石將等會會用到的工具全都用熱水燙過一次,然後用一塊布放在旁邊,同時將另一塊布浸濕之後蓋在潮的眼上,好用來放鬆她的情緒跟緊繃的神經,同時也是避免潮看到自己的傷口情緒變得更加激動而導致事態無法控制。

  當一切就緒之後,明石伸出手,抓住了插在潮下腹部上的那塊鐵片,曙則是伸手抓住了鐵片周遭的傷口。

  「抓好!一!二!三!」

  再那一瞬間,曙用雙手撐開了傷口,暗紅色的血肉跟臟器映入眼簾,傷口當場血如泉湧,明石則是使盡吃奶的力氣的試圖將那塊彈片拔出,彈片跟血肉摩擦的時候吱嗄作響,由於沾黏得太緊,明石不得不將鐵片左右晃動好讓她更容易拔出來,但此舉也大幅度的增加了潮的痛苦。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住手!住手啊────!」潮面目扭曲且淒厲的慘叫,她吐出一口血沫,整個身體拱了起來,漣跟朧立刻壓住潮不受控制跟胡亂掙扎的四肢,而下腹部的傷口則是因為劇烈的掙扎以及激動的情緒而再度噴血,鮮血染紅了曙的面龐,腥臭的血味直衝眾人的鼻腔,那些沒有流出去的血滙積再傷口處,形成了一攤血紅色的水窪,而潮已經沒多少血好流了。

  「快!」

  「明石!」

  「該死!」明石拼盡全力試圖拔出那塊頑固的彈片,潮凝固的血塊還有緊縮的肌肉都讓這個工作的難度不斷的往上攀升。

  「把傷口撐開一點!快!」明石急切的喊到,曙心一橫,扯開那些黏著著彈片的腐敗肌肉組織,那些肌肉組織發出了黏膩噁心的撕裂聲,潮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迴盪在整個房間當中。

  「再開一點!」

  「極限了!」

  「啊啊啊咳──咳咳咳咳!咳咳──!」潮因為劇痛掙扎整個頭往後仰,她的口鼻處開始溢出血沫。

  「漣!喉嚨!她會被自己得血給嗆死的!」明石咬著牙咆哮到,鐵片插得比想像中的還要牢固,朧眼見不對勁立刻伸出手一起幫忙,漣則是不斷的將血沫從潮的口中清出,甚至直接用口將潮口中那些沒辦法用手指清出來的血塊吸出來吐掉。

  「曙!曙!媽媽!妳們再哪裡?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潮瘋狂的哭喊,求救著,這種如同拷問般的劇痛令她恨不得現在就立刻死去,為什麼他們不乾脆一點讓她死,為什麼要這樣折磨她?她到底做錯了甚麼要這樣活受罪!

  當彈片拔出的時候,大量的鮮血湧泉般的噴湧而出,斷裂的腸道,破裂的臟器,汙血還有未消化完的食物沾黏的到處都是,化膿的傷口滲出惡臭難當的黃色膿液,那氣味如同腐敗的屍體,明石將彈片扔在地上,發出匡啷的一聲。

  接下來她取出拋棄式手術刀直接切除那些遭到汙染的腸道還有壞死的組織,這個步驟進行得很快,明石已經做過很多次了,因此她相當熟練。

  切除完之後,就是最重要但是也最讓明石猶豫的部分。

  潮真的挺的過去嗎?如果她痛苦掙扎之後仍然回天乏術呢?

  她是否真的要這麼做?

  明石看著曙,又看看漣,第七驅的所有人都注視著她,並且點點頭。

  明石閉上眼睛後,咬著牙扭開高速修復材的罐子,將綠色果凍般的高速修復材倒在傷口上,凝膠狀的修復材接觸到的瞬間傷口立刻發出物體被腐蝕般的聲響並冒出陣陣輕煙,帶著一種極度難聞而且刺鼻的化學藥劑氣味。

  「呃───!啊啊啊────啊!」潮再度發出慘叫,因為高速修復材正再用非常激烈的方式修補她的身體,高速修復材會先殺死表層的細胞還有細菌,然後刺激人體用更快的速度吸收高速修復材之後自我修復,這東西當初是為了身為強化人的高階大型艦娘設計的,原本就不應該被用在沒有接受過強化改造的驅逐艦級艦娘身上。

  那種感覺如同一整桶的熱油倒進傷口中,潮只覺得自己的五臟六腑都灼燒了起來,又像是許多把的利刃刺入下腹中不斷的扭轉,她吐出舌頭發出無聲的呻吟,翻起白眼,身緊繃拱起,手指蜷曲起來,心跳跟血壓不正常的陡然飆高,隨後尬然而止。

  上一刻還再痛苦掙扎的潮現在整個人癱軟了下來,像是斷了線的人偶,血從微張的嘴角緩緩流下。

  「明石!潮……潮沒心跳了……」朧急切且驚恐的說到,她測不到潮的心跳跟脈搏,還有呼吸,不管她怎麼測就是測不到。

  「不……不不不不!潮!醒醒!醒醒!醒醒!」曙起身心急如焚的喊倒,她染血的雙手拍了拍潮的臉頰,血色的掌印印在潮蒼白的小臉上,看起來是如此得怵目驚心,隨後曙捲起袖子開始按壓潮的胸口進行心肺復甦。

  「讓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呼──我不准妳死!潮!給我起來!一、二、三、四、五、六……」曙不斷的對潮施行心肺復甦,而明石並沒有因為潮發生的緊急狀況而停止手邊的工作,反而趁著潮失去意識的時候果斷的拔出插在手臂上的鋼筋,然後一樣倒入了高速修復材。

  潮被劇痛一激,猛咳了一聲再度醒了過來,然後又是慘叫,又昏了過去,不斷的輪迴,重複數次,當痛苦的治療終於結束的時候,漣跟朧崩潰的掩著面低聲啜泣 ,曙則是抱著已經連慘叫的力氣都沒有的潮,將臉貼在潮的臉上,輕輕的哼著一首他們家鄉的童謠,希望可以帶給受盡苦難的她一點點微不足道的安慰。

  

  

  


  我們這些成年人,就這樣看著那些才剛上國中的孩子們試圖整救他們的同伴,傷患正在活受罪,慘叫聲即使是槍砲的聲音也無法掩蓋,那是小女孩極度痛苦的哀號,而我們只能徒勞無功的在旁邊觀看,因為我們沒有任何人具備醫療相關的知識,在講求武士道以及殉身精神的日本軍隊社會裡面,醫護兵並不受重視。

  那是令人絕望又心碎的一刻,我們身為成年人,卻甚麼都沒辦法為她們做,許多的士兵也跟著低聲哭泣,因為他們也跟我一樣,痛恨自己的無能為力,他們才十四歲,為什麼他們必須要經歷這些?為什麼他們必須要為了滿足高層的意識形態白白受苦?

  她們為我們犧牲了這麼多,我們卻甚麼都沒辦法為她們做,我詛咒大本營的那些迂腐,頑固噁心的高層,那我們民族集體的罪惡。

               陸軍中尉:草本剛信證詞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3784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熾冰/奇譚異書齋
治療那段太棒了,單是看就覺得痛,差點從椅子上彈起來
很少看小說看到渾身發抖,太棒太讚了 (敬禮

08-21 21:24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謝謝\>W</ 看來我有營造成功
08-21 21:29
BravoSierra26
當兵的時候,我跟割腕的菜鳥說:「身心都覺得難過的時候,你應該慶幸自己還活著,還能想像未來的模樣。」

說這段話的時候,我因為暫時性腦缺血(晨間運動完突發)在寢室休息。全身癱軟,五感喪失有如植物人的感覺真是糟透了

08-21 22:11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生不如死的感覺真得很糟糕,有時後死了反而還比較輕鬆呢08-22 00:24
亞熱帶人
受傷動手術那段真的寫得很讚,如樓上所言,看到就覺得痛,根本是感覺慘不忍睹啊!!!!!!

08-22 00:08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潮能夠挺的過去真得很硬氣。08-22 00:24
熾炎姆咪炭
同意樓上所說 光看就覺得痛楚滿點

我想像那畫面的時候就感覺更清晰了

08-23 10:29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可以帶給您這樣的感覺,代表我很成功ˋWˊ08-27 19:27
藍沢はくや
依然淚流滿面中QAQ
大大的文真的抓住了在下的心啊QAQ

08-27 18:13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小藍乖,不要哭,給妳抱抱~要多多安慰潮喔ˊWˋ08-27 19:27
光明的黑暗
路過一下,開虐的風格實在恰到好處,雖然對我來說口味重了一點XD

09-12 06: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6喜歡★a096116826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艦收小說】食人兔──瘋... 後一篇:【艦收小說】食人兔──潮...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rogerjian喜歡像素風格的人
歡迎參觀LINE貼圖小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