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大元正太遺事》第1章:正太保鑣俏公子 (2/3)

作者:白鳥ヒカル│2015-08-17 23:00:57│巴幣:10│人氣:530

請各位紳士淑女們不要看正太可愛就拐唷!




        時為元泰定四年三月……

        這個時節桐花紛飛、充滿著季春氣象,不過紅顏男孩學習的私塾沒有桐樹、有棵棵楊柳隨風搖曳,儘管一切春意盎然,然而本當是在編織夢想的十二歲年齡的紅顏男孩,卻落寞地埋沒在市井之中,其心不如楊柳悠然,如受春雨打落離枝的桐花失去平時綻放的生命力。

        因為不久前得知自己心中所景仰的那位總是閃耀在眾人之上引領著整個擎天會精進向上的父親失蹤的消息,留給了他一堆未知的未來,父親不在的孩子、頭領不在的結社……對一個年僅十二歲的男孩來說何嘗不是股難以負荷的壓力?

        因此使得原本總是掛著笑容歡度童年的他失去了笑容,心門也漸漸闔上,但卻又故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度日著,而他那光彩黯淡的眼神依舊矇騙不了他身邊的任何人。

        一天,紅顏男孩在私塾下課後低著頭、匆匆地收拾書簡,連同窗共讀、朝夕相處的弟弟理也不理地快步離開了書房。

        男孩的弟弟或許是了解紅顏男孩這不願面對事實的逃避行為,又或許是還太年幼,對世事仍處懵懂狀態而不懂如何去關心他,且看老師與同窗們沒做什麼行動,因此選擇不去打擾他。

        但其實,這段時間下來,一位少年一直關注著他的一舉一動……

       「……昭燮,你請回吧,不要一直跟在我身後……」紅顏男孩說話毫無小孩朝氣十足的口氣,自從他心門闔上後,少年每天上下課都會不時留意紅顏男孩、十分放不下他。

       「嗚…呃…少主,我們…一塊兒走吧……」少年的父親在紅顏男孩的父親下落不明後便積極地爭取頭領職位,讓仍無法接受父親失蹤事實的紅顏男孩在倍感為難之下開始擱置任何事、逃避一切,使得少年對他感到愧疚。

       「你快回去貓叔那兒啦……」

       「少、少主請別這麼說,雖然家父想接任頭領,但尚未成定局,少主依舊是我服從的少主,倘若你能積極去爭取繼承的話……」

       「既然你還當我是頭領的話就唯命是從,離我遠一點!」

       「……」見紅顏男孩動了怒氣,愣著的少年啞口無言而黯然離去,少年離去後紅顏男孩嘆了口氣,繼續垂頭喪氣地走在歸途上,俄而,迎面走來了一位面癱男孩。

       「喂,唐華!」面癱男孩叫住了紅顏男孩,紅顏男孩則緩緩地轉了頭斜眼盯向他。

       「喂,你當真每天渾渾噩噩地像個行屍走肉的…令尊就會回來?」面癱男孩與紅顏男孩一樣,這陣子都失去了至親,他的妹妹也在同個時期因不治之症西行了,因此,對於男孩的遭遇,他感覺彼此是同病相憐,而起了移情作用,與少年一樣,想對他釋出關懷。

       「干你何事!」

       「請教一下,當今擎天會頭領何人?」

       「…當…當然是我……」紅顏男孩對板著臉的面癱男孩一副不可一世的態度感到不滿,但字字一針見血,實在無法反駁。

       「…如此,擎天會大勢已去,因為當今頭領懦弱無能、不務正業,身邊有如此消極的同窗真是令人不齒。」

       「少在那多管閒事!」紅顏男孩惱羞成怒地撲向面癱男孩想痛扁他一頓,不料自己身短力小,不但出拳擊不中,更被對方反過來壓制在地。

       「放開我!」

        被面癱男孩壓在身下、趴在地上的紅顏男孩極力掙扎著,但是雙手皆被箝制住,雙腳也在一陣掙扎後被面癱男孩的雙腳給環扣住,最後僅剩腰部還能施力扭動著。

       「瞧現在的你,連我你也抵抗不了了。」面癱男孩全身緊貼在紅顏男孩的背上,他頭靠在紅顏男孩的耳邊說道。

        紅顏男孩一語不答,盡是顧著施出全力試圖掙脫地扭著腰,然而臀部跟著腰晃動,使得面癱男孩他那壓在紅顏男孩臀部上的褲檔不停地被磨蹭著,這種被磨蹭的感覺令他感到難為情,但不知為何,過了不久,他開始沉浸在這種難以言喻的謎樣感覺之中。

        掙扎了一會兒,紅顏男孩見面癱男孩完全不開口也不鬆手,只感覺到他鼻息頻率的改變,讓原本就生氣的他更加不滿地喊道:「鐵采毅!叫你現在馬上鬆手!」

        紅顏男孩突然的一喊,讓原本飄飄欲仙的面癱男孩猛回了神,聽紅顏男孩不停地呻吟著,面癱男孩皺起眉頭、貼上了他的臉、在耳邊說道:「若你再不振作的話,永遠只能像現在這樣受人壓迫。」

        聽了這番話,紅顏男孩更加氣急敗壞:「吵死了,你快給我走開!」而面癱男孩不知道是因為也被紅顏男孩掙扎出火氣來了還是其他原因,他原先就皺著的眉頭鎖了更緊,接著自己腰部開始一下一下地用力往下施壓。

       「喂,你是要怎樣才肯放開啦?喂喂,你幹什麼啦!」

        忽然間一直緊貼著他的臉的面癱男孩竟然伸出舌尖輕撫著他的耳朵,這突如其來的濕潤觸感帶來了一陣惡寒,紅顏男孩嚇得快哭了出來,不停地怒吼著、掙扎著,但面癱男孩始終只壓著腰、動著舌,最後更摀住了紅顏男孩的嘴不讓他出聲。

        兩個男孩完全不理解為何如今事情會演變成如此,一個不解對方為什麼會這樣對他、一個搞不懂為什麼會想對男孩出手。

        就在男孩持續掙扎之時,終於,原先被紅顏男孩趕走的少年走了回來,看見眼前那他完全無法想像的畫面,少年立刻既驚訝又憤怒地大喊:「鐵采毅,你幹什麼!給我離開唐華!」

        面癱男孩被這麼一吼愣了一秒,然後緩緩地放開了紅顏男孩、起了身,最後不發一語地與少年互相瞪視著,紅顏男孩則見機馬上滾去一邊,匆忙站起身整理儀容,時而偷瞄氣氛劍拔弩張的兩人。

        最後,面癱男孩頭也不回地轉身慢步離去,感到如釋重負的少年吐了口氣,偷瞄了紅顏男孩幾眼,擔心卻不敢靠近地緩緩走向前。

       「……少、少主……」「你回來幹麼?」

       「我……少、少主,我們一起回癿侗軒吧,就…就如同以往……」少年說話木訥了起來,深怕又惹男孩生氣。

       「我...不是叫你回去貓叔那兒嗎……」男孩態度依舊強硬,但這回話卻愈說愈小聲,彷彿感到心虛似的……

       「可、可是,如果又像剛剛鐵采毅對你那樣的話,那、那麼…」「那如何?呵呵,昭燮…你現在一定覺得我像極了條喪家犬吧……」男孩說話重頭到尾都不看少年一眼、盡是低著頭,最後黯然地在少年不知所措的無奈眼神前離去。

        少年慌了,眼前的男孩是他從小朝夕相處、情同手足的朋友,更是他必須盡忠輔佐的頭領,如今看他不只垂頭喪氣,更因為少年父親的背叛造成了彼此間的尷尬而隔了距離,讓少年非常難過。

        看著男孩漸漸脫離他的視線,少年最終壓抑不住情緒、放聲大喊:「唐華──管我爹爹如何,我昭燮、永遠只認少主你啊──!求少主你…別再自甘墮落了…管大家去留…我……我還在啊……」

        少年愈喊愈小聲、愈表達愈哽咽,目送著彼此感情彷彿當下距離一般漸行漸遠的男孩,少年是多麼希望他的話能打動男孩,多麼希望男孩能會到過去總是朝氣十足地笑臉迎人、正向積極的樣子……

※                ※                ※

        清晨,在鐵府的飯廳內大家剛坐定位、準備享用早膳,這本當是個愜意時刻,然而,其中卻有個男孩始終坐立不安……

        嗚…真是的,蒙太正居士又不是要鐵采毅的命,為何連用膳也要坐守於側啊!坐在他旁邊我根本就不敢執筷嘛,鐵采毅這傢伙…不時偷瞄我夾什麼菜、偷瞄我吃飯的樣子……甚至擅自夾菜給我……這傢伙究竟是安什麼心啊!

       「怎麼了,毅兒?看你不時地看穹光鷲少俠。」鐵采毅的謎樣行徑終於被鐵鴂看到了。

       「……沒事……只是看唐華不夾菜、盡是吃著稀飯…飯也一口沒一口地……」還不都是你的關係!

       「欸?穹光鷲少俠啊,是...菜不合您胃口嗎?」「啊、沒那回事、沒那回事…呵呵,抱歉,讓鐵伯伯擔心了……」為了讓鐵鴂放心,我趕緊夾了幾口菜狂往嘴裡塞,同時間不斷地向坐在我旁邊的湘兒擠眉弄眼、要他幫忙。

        湘兒睜大著雙眼、鼓動著塞滿著飯鼓起來的臉頰,先是看看我、再瞄了一下鐵采毅,聰明伶俐的他馬上會意地下了椅子、跟我換了位子。

       「咦?怎麼……穹光鷲少俠與湘兒換了位子啊?」鐵鴂疑惑地問道…糟了,沒想理由…

       「呃…」「鐵伯伯,其實不瞞您說,華哥哥從小便養成給家人餵飯的習慣,但這次是在別人家,礙於禮節停了舊習,所以會不習慣嘛……呵呵…」在我想不出理由時湘兒幫我解圍,不過這理由也太奇怪了吧?根本傷及我的形象……

       「喔,原來如此啊…穹光鷲少俠,真是抱歉,讓您用膳感到不自在…沒關係,請自便,別太拘謹啊。」

       「謝謝鐵伯伯,吶、華哥哥,鐵伯伯都了解了,就別太客氣了,要不然反而失禮喔,來,啊──。」換坐在我左邊的湘兒似乎是為增加說服力,刻意換左手執筷夾菜要餵我……嗚…老實說還挺難為情的…不過總比坐在鐵采毅身邊好太多了,因此我眼神別向一邊,接下了口菜。

       「哼哼,真是懷念啊…想兒時我還寄唐家籬下時,唐華每餐皆會指定擎天會中的一員來當『餵菜夫』餵他吃飯,說是他們家人間培養感情的家俗,好一個公子哥啊……」坐在鐵采毅左邊的昭燮露出一抹奸詐的微笑對我說道。這傢伙吃飯不吃飯、是在那兒胡扯什麼啊!可惡,待任務結束必要痛宰他一頓!

       「對呀,我有時候跟家兄沐浴時,會跟他一起做琉球的流水麵一起、嗚!」湘兒接話講到一半我馬上摀住他的嘴。

       「呃…呵呵,小孩子吃飯不要講話…湘兒,餵華哥哥吃飯時也要專心喔…呵呵……」天啊──湘兒此話當真?韓炷勒這變態弟控趁我不在時究竟都與湘兒做些什麼啊?

       「喔呵呵,貴府還真是有趣啊!」我們的胡言亂語鐵鴂全都當真。

        剎那間,我背後傳來了一股具威脅性的預感,沉下心觀察片刻,而後我霎時間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一個空中後空翻,一手攔截下了一枚從門外飛來的匕首,著地瞬間全場一片愕然。

       突發狀況一來,鐵鴂著急地問道:「發、發生什麼事了,穹光鷲少俠?莫非蒙太正居士……」

       「各位請稍安勿躁,待我過目此書。」這是飛刀傳書,我將綁在刀上的書信解了下來並打開閱讀,上面寫道:

       「哇華華兒如握:

        相信貧僧這份注入愛意的『與正太相逢書』是由哇華華兒您那雙稚嫩潔淨的小手打開的吧?與君分離幾日即一日三秋,對您的心意日積月累、漫了出來,只想立刻將這份心意灌滿可愛的你……

        雖然貧僧預告要奪得天真爛漫的異國風正太韓湘瑾以及憂鬱沉默的書香正太鐵采毅,但是,其實貧僧是想善用與這兩隻可愛正太邂逅的機會與哇華華兒您相見啊!在您過目後不久,貧僧將與君相會。

        蒙太正居士匆此(註:昨夜哇華華兒與韓湘瑾相擁入眠、與鐵采毅的『唇槍舌戰』真是令貧僧賞心悅目、快樂似神仙啊!)」

        這…這……這個變態──!這是我打從娘胎以來看過最令人作嘔的書信!而且昨晚那個……他居然躲在某個角落偷窺!氣死我了──!

        雖然此時的我憤怒地咬牙切齒,但為了完成任務,沒有讓我發脾氣的空閒,於是我強顏歡笑地轉向鐵鴂說道:「鐵、鐵伯伯,蒙太正居士傳來了封預告信,其中放話說會在中午以前完成採花,但鐵伯伯、鐵夫人請別慌,小弟自有方法治他!」

        「喔喔是這樣啊…那麼就恭請少俠您一定要好好保護小犬啊!」知道那變態正太控將要到來,在場的人們出現了點騷動,只見昭燮瞇著眼、勾起嘴角,一副不信的樣子盯著我看……這傢伙是又在想什麼啦!

        依過去多次與蒙太正居士交手的經驗,我向鐵鴂建議讓鐵采毅今日暫時留在家中不外出,因為蒙太正居士在街頭地形可是來去自如,在宅院中障礙物少且守備範圍能掌控,因此我們走進了鐵采毅的房間,打算和蒙太正居士打持久戰。

        但是,房內氣氛挺詭異的……我、湘兒、昭燮及鐵采毅四人就這樣圍坐在圓桌邊,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地,不知道要做什麼……而昭燮那傢伙右手撐著臉頰、一臉沉醉的樣子盯著我看……真是恨不得現在翻桌!

       「哼哼,雖然不知道要和蒙太正居士對峙多久…不過現在能像這樣全神貫注地欣賞著對桌的小美人兒,何嘗不是件樂事呢?」

       「昭燮你找死啊!」「碰!」當我生氣地對昭燮怒道時,鐵采毅突然用力敲桌,嚇著的我們三人驚訝地望向他。

       「昭燮,不要打擾唐華。」鐵采毅雖然口氣如往常地無抑揚頓挫,但眼神卻是流露著殺氣,被警告的昭燮臉則垮了下來。

       「哼,打擾?閣下也不想想重頭到尾究竟是誰打擾誰!」昭燮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唉呀,雖然這兩人本來就很會惹我麻煩,但若吵起架來可就一發不可收拾了吧!

       「喂、喂,兩位仁兄,都有變態要闖進來了,你們倆還起什麼鬨啊?」我試圖避免讓兩人吵起來,然而我話一說完,他倆馬上臉轉向我這兒來,噁──兩個變態同時望向我,好噁心!

       「呃呃…湘兒在這裡…你們別吵架了…」

       「唐華,既然我們三人都在了,你對昭燮有什麼不滿直言說來,我讓你靠。」鐵采毅在說什麼啊,我對你也超不滿的耶!

       「湘兒在那倒也好,讓他了解何謂金絮其外、敗絮其中!」昭燮也在那胡扯什麼啊?自己也不是裡外壞光光!

        昭燮一臉嚴肅地臉轉向湘兒對他問道:「湘兒,你說,你難道感覺不出來唐華他其實很不喜歡鐵采毅嗎?」

        昭燮到底是想幹麼啊?關湘兒什麼事啊?我緊張地望向湘兒,卻發現湘兒眉頭深鎖著,一副坐立不安的樣子。

       「欸?湘兒,你怎麼了?」我著急地問道。

       「嗚……腿好癢…有蚊子。」湘兒不時抓了抓小腿。

       「蚊子?」現在還沒入夏就有蚊子了?而且湘兒穿長褲……咦?明明穿長褲卻會被蚊子叮?

       「來,湘兒腳抬起來讓我看看。」

        正當湘兒掀起長裙、抬起腳,我低下頭要捲起他褲管時……我猛然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一把把湘兒抱到一邊,接著對著椅子方向怒吼道:「變態居士,你裝成椅子做什麼!」

        真是萬萬沒想到蒙太正居士居然會跪趴在桌邊假扮成一張椅子!

        全身穿著如椅子一般一片紅棕色的蒙太正居士站了起來,搓著雙手、一臉滿足的樣子笑著說道:「呵呵呵,我早在你們進房前就假扮成椅子了,沒想到哇華華兒你現在才發現啊……還想說坐在我背上的可人兒會是你的說……但也罷,能被那混血正太軟軟有彈性的小屁屁坐在背上我也滿足了──況且,多虧你們現在才發現,讓我可以多用手指騷玩一下小腿,嗚嗚──」

        這變態話一說完我馬上往他身上踹了一張椅子飛去砸中他。這大叔……何等齷齪啊!現在聽他說話不只要摀住湘兒的耳朵,還得用小指堵住耳洞以確保那變態講的每一字污穢不會汙染到湘兒。

       「唉唷──小頭領別這麼容易動怒嘛,正太愛生氣容易變醜喔!」

       「少囉嗦,花居士,現在束手就擒吧!」我憤怒地拔出配戴在兩腰邊的兩支硬鞭,怒視著一臉既猥瑣又漫不經心的蒙太正居士,準備開始擒賊行動!


【下回第一章最終篇】



【作者碎碎念】

呱啊~~~真是抱歉各位,久等了呃呃~~~

這兩個月忙於工作,實在是沒有足夠空閒的時間定時地寫新章節

第一章拖了那麼久小生看了也驚恐嘎啊啊,還有好多正太還沒登場啊!!

下一篇就是第一章最終篇了,預計本週日以前發表,敬請喜歡本篇故事的讀者們期待!!

最後,《大元正太遺事》會選擇用第一人稱寫法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用第三人稱寫法的話,每一個角色的內心情境很容易表露無遺,這樣就容易破梗了


若大大們喜歡本篇內容的話,請無私賜予GP或留言分享感言嘎!


【預定目錄】

一、正太保鑣俏公子1)(2)(3
二、舶來的天使1)(2)(3)(4
三、正太夜狂熱1)(2)(3)(4
四、正太教案
五、正太特務與高級色目人
六、正太特務與正太海盜
七、正太頭領比武招親?
八、四族正太聯萌
九、雙城齊萌
十、正太特務戰記
十一、兩位少主
十二、正太頭領萌起來!
十三、向正太頭領跪拜吧!
十四、晴空中的小雛鷹
十五、擎天會正太的一天
外傳、若忍夜露譚大眾版)(R18版 裏‧上卷:玉子豆腐)(R18版 裏‧下卷:溫泉蛋)
番外篇、21世紀正太控盜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334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正太|正太控|弟弟|弟控|BL|少年愛|輕小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Quack100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2015年春番正太心得&... 後一篇:《大元正太遺事》第1章:...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hreekingdon幸運看見的你
給你一顆紅心~讓你能保有一整天的好心情~祝你有個愉快的一天喲(<ゝω・)~❤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3: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