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短篇故事]寢取-上

作者:百合子│2015-08-12 00:11:11│贊助:4│人氣:324
 

  原本想8/14寫完。。。結果越寫越多,時間又衝突到-。-"


  乾脆分上下篇了。




  從前從前有個幸運的女孩,名叫卡蜜兒。
 
 
  她有著大多數美人兒的天生條件、白皙的肌膚、秀長的黑髮、溫柔的笑顏、淑女該有的禮儀,以及令男士們垂涎三尺的好身材。
 

  和大多數的幸運兒一樣,她有著愛她的父母、溫和友善的朋友、恭謙尊卑的僕人、以及寵愛她到不行的爺爺。
 
 

  卡蜜兒並沒有走上歪路,她打從心底感謝養育自己的家長、認真回應了朋友了的善意,並以尊敬的方式面對僕人的照料,不用多說,這加強了她爺爺對自己孫女的偏見,幾乎所有人都認為她就是應該在教科書上註解"模範"兩個字的少女。
 

 
  由於卡蜜兒的長相和人品,她的名氣逐漸在城鎮中傳開……
 
 
  「應該找一個英俊的王子來娶她。」
 
 
  「要溫柔體貼、事業有成。」
 
 
  「要長相英俊、性格大方。」
 
 
  「各位,謝謝你們的好意……可是我還不想結婚。」
 
 
  少女溫柔的婉拒那些對她提出建議的朋友,但她很快的發現到,這似乎一點用都沒有,貴族圈已經有她的消息和她的名子。
 

 
  鎮上突然多了好幾位慕名而來的旅行者,和卡蜜兒預測的一樣,這些旅行者,多半都很有錢,而且私毫不介意揮霍,保持一段安全的距離,觀察著自己。
 
 
 
  屬於卡蜜兒的十八歲生日那天,不出意外地有人來求婚了。
 

  紳士帶著最精美的禮品、戒指、鑽石、婚紗、還有一切一切一看就知道非常昂貴的東西,渴求她的父親點頭。
 
 
  平時嚴肅果斷的父親大人此刻竟然皺著眉頭,他帶著不安和困惑的眼神望向自己的女兒,尋求意見……

 
 
  「你是個好人,但是我們不能在一起。」這是卡蜜兒想出來最能委婉拒絕又不會讓男性的顏面全失的說法。
 


 
  今日之後,該鎮成為最多好男人的認證的城市。
 
 
  大部分的紳士想法是,一定是我還不夠有錢、一定是我不夠帥、一定是我不夠誠意。
 
 
  於是、更多次的求婚、更奢華的禮品、更多的追求者來了。
 
 

  也有一些追求不到,為了保護自己玻璃般的自尊心,開始放出惡意謠言的男人,很快地,卡蜜兒知道,自己已經不能在繼續拒絕下去了。
 
 

  在於百般無奈之下,她選擇了其中一位比較合自己心中形象的男人,但她盼望的不是另一伴給予的愛和呵護,她心中真正的想法是希望平息那些追求者。
 

  當然,這句話她說不出口。
 

 
  「我和你結婚不是因為我愛你,而是想讓其他人閉嘴。」卡蜜兒沒辦法對自己的丈夫說出這句殘忍的話,只能埋在心底。
 
 
  於是,某年某月某日,卡蜜兒和名為霍特的男子結婚了。
 
 
  在結婚的場合和誓約的證詞之時,「我願意。」三個字,她說的不急不徐,不帶感情的念了出來。
 
 
  卡蜜兒還是在笑,只是她的心越來越冷。
 

 
  *

 
 
  從前從前,有個名為霍特的男孩子。
 
 
  他身材矮小、體弱多病、甚至是個孤兒。理所當然,霍特擁有著一份不太健康的童年,他沒有父母,自然會被鄰近的孩子們嘲笑、欺負,這使得霍特渴望自己將來長大後,能成為一個品性正直的人。
 
 
  他厭惡壞蛋、討厭軟弱、所有人性不堪入目的原始欲望,他都覺得是骯髒無比的。
 
 
  日子一久,霍特的身世被發現了,他的父親是在戰亂之中為國捐軀的將士,母親則是為了逃離戰爭之地,連夜奔騰的尋求安身之地而疲勞過死。
 

  國家為了報答霍特的父母,安排了一名貴族收養他,於是霍特成為了有錢人家的孩子,他自然比任何一個貴族子弟還要認真上進,因為他曾經有過那個一無所有的日子。
 
 
  凡事都要求100分的霍特自然找不到生命中令自己動心的女孩,直到卡蜜兒的傳聞開始隨風飄揚為止。
 
 
  霍特開始想像,一個溫柔端莊、賢淑典雅的妻子抅著自己的手腕,小鳥依人的依附在自己龐大的身軀之中,那畫面有多麼美好。
 
 

  心動不如行動,霍特馬上開始著手自己的求婚計畫,大排長龍的追求者讓他心中對卡蜜兒的想像更上一層樓。
 

 
  「她,絕對是我人生中最完美的女人。」
 
 
  原本以為還需要兩次至三次的求婚行動,沒想到霍特一開口……卡蜜拉就答應了,他甚至可以看見卡蜜拉的父親,那種目瞪口呆的驚訝。
 
 
  果然,完美的人會互相吸引,霍特深信自己即將擁有一個完美的婚姻。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三個月過去了,霍特開始對自己的妻子產生疑惑,卡蜜拉對管理學和經濟學完全不感興趣,甚至會用敷衍的方式去打發自己……
 
 
  難到她不認為替丈夫的事業盡一份心力是種榮幸?
 
 
  卡蜜拉也很討厭出席貴族的社交場所,她總是在三婉拒說自己討厭那種上流社會人士一同高聲談論社會未來,和愚蠢平民的話題。
 
 
  難到她不覺得和丈夫一同出現在社交場所才算禮貌,合乎邏輯嗎?
 
 
  更甚,她不願意穿上馬甲,維持自己前突後翹的好身材,只說什麼那東西勒的快讓自己不能呼吸之類的。
 
 
  難到她不知道,妻子有義務替丈夫維持好身材,才能傳宗接代嗎?
 
 
  最可惡的還是這點,某日早上七點,那個無所事事的女人頂著黑眼圈和凌亂的頭髮出現在餐桌,問都沒問就開始吃東西,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在注重顏面儀容阿?
 
 
  那一天霍特開口了:「你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嗎?」
 
 
  卡蜜拉歪著頭,她的眉間深鎖了一下後說道:「歌劇院-無頭騎士的開演日、薩菲龍公爵小女兒的幼兒院畢業派對、餐廳舞蹈金幣的消費優惠周嗎?」
 
 
  「不是。」霍特冷冷的說
 
 
  「那我想不起來了」她趴在餐桌上,任由烤香腸的番茄醬料,輕輕蹭到自己的頭髮用餐,形象可說極為難看。
 
 
  「今天是我生日!你到底是不是我老婆阿?」霍特憤怒的說,並把刀叉用力的甩在餐桌上,早餐還沒吃完便離去了。
 
 
  他要懲罰她,好好懲罰這個不上進的妻子,就一個月冷落她吧,反正到最後這個可悲的女人就會因為寂寞難奈,來求自己的安慰了。
 
 
  就在霍特離去餐桌不久。
 
 
  卡蜜兒抬起頭來,她用紙巾擦擦那沾上醬料的頭髮,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她容光煥發的細嚼慢嚥,鮮嫩有嚼勁的香腸肉搭配茄紅色的醬料調的恰到好處,明明天天吃,吃到膩的東西,不知為何,今天才認真的品嘗到食物的美味。
 
 
  那一刻,她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
 
 
  霍特離開了,不知道為什麼,霍特已經有兩個禮拜和卡蜜兒沒有見面了。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生活變的如此輕鬆,沒有被人監視、沒有被人叨擾、沒有人會抱怨說她沒化妝,臉上的儀容有多難看。
 
 
  結婚的三個月以來她首次有活著真好的感覺……一個人的繪圖、一個人的逛街、一個人的陌生城市冒險,卡蜜兒蹦蹦跳跳的在街道上移動著,絲毫不怕迷路的在城鎮中穿梭,欣賞人群的忙碌,讚嘆建築師的鬼斧神工,吃著沒有奢華餐盤裝飾的民間美食,她可以在這城市整整耗掉一天的時光。
 
 
  光陰似箭,黃昏的時分已到,她還是得回那棟孤單又令自己心寒的城堡。
 
 
  也許,明天在出來玩一次吧,她在心中提醒自己。
 
 
  回到居住的房子之後卡蜜兒點著蠟燭,在陰暗的房間中寫下日記,嘗試著將快樂的念頭保存在書中,最後她發現,一頁半的數量已是極限,和往日的至少五頁數有著天差地遠。
 
 
  她難過的闔上日記,早早就寢,鑽入夢境之中,企圖逃離這個她不喜歡的世界。一小時、兩小時、三小時、四小時之後……
 
 
  「咚咚。」突然間,陽台的透明門窗傳來拍動的聲音,窗簾外隱約可以看見一個人的輪廓影子,在月光下鬼祟的移動著,緊接著,一連串金屬物體碰撞的卡塔聲頻繁響起,然後……
 
 
  匡啷一聲,陽台的門鎖掉了下來,卡蜜兒把眼睛的底縫縮成一條線假裝熟睡著,然後用最受限的視覺觀看著對方,並保持自己平穩的呼吸。
 
 
  不速之客穿著能和黑夜容為一體的墨綠色斗篷,卡蜜兒只能看見對方的大腿在床鋪邊緣走動。
 
 
  陌生人腳步毫不像小偷,他大膽無畏的在房間來回渡步,像個看房子的賓客一般,四處走動,更甚……卡蜜兒已經注意到了一件事情。
 
 
  對方完全沒有縮小腳步聲音量的意思,也許是在傳達"不管妳是醒著還是沒醒,對我來說都沒差"的含意。
 
 
  卡蜜兒做了一個連自己都不太敢相信的動作,她從床上起身,臥躺在床頭櫃上,瞪大眼睛盯著那位不速之客。
 
 
  對方是一位肩膀很寬、身材俊拔、顏面輪廓分明的男性,和大多數的紳士一樣非常講究服裝儀容,撇除他的墨綠斗篷,這個人的服裝可說是相當正式。
 
 
  卡蜜兒才把身體給臥直起來不到半身,立刻和對方四目相視。
 
 
  那是一對帶有好奇意味的黑色瞳孔,在月光下閃爍的直盯著卡蜜兒自己。
 
 
  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自己的人生會在此畫下句點,這個盜賊/小偷/不速之客,或是任何身份的陌生人會立刻殺了自己,然後遠走高飛。
 
 
  然後……
 
 
  對方擺出了十分有善的微笑:「晚安,夫人。」
 
 
  對視時間已經超過了八秒,她這輩子還沒有跟任何一個男人互看這麼長的時間,感覺有些不好意思,卡蜜兒撇開了視線,用眼角餘光觀察對方。
 
 
  而陌生人正好蹲低姿態,仔細觀察某個紋路特別複雜的花瓶。
 
 
  「你是來……偷、偷東西的嗎?」卡蜜兒不確定的詢問著。
 
 
  「當然,我親愛的夫人,如果有陌生人在半夜敲開你的陽台鎖,爬到你的床邊,他肯定是來說故事,而不是來強姦或竊盜的。」說到這裡,陌生人放下了花瓶,改成檢查化妝台的抽屜。
 
 
  他輕鬆的收刮掉一些鑲崁寶石的首飾,甚至哼起了小調曲,完全不把卡蜜兒在房間裡面當一回事。
 
 

  一陣尷尬的沉默由卡蜜兒的心中散發,讓她不知道該如何接話,陌生人則是搜刮完整個房間,確定沒有更值錢的物品之後,男人淡定的走向陽台,準備離去……動作非常俐落不拖泥帶水,可說是小偷中的專家。
 
 

  「你不怕我尖叫嗎?」卡蜜兒好奇的問,這句話才剛說出口,她就有點後悔了,從多各種意味上來說,這句話都是找死的行為。
 
 
  「那會對我產生一定得困擾,不過……問題不大。」
 

 
  彷彿要印證自己的說詞,他從三樓陽台直接向下跳,反手握住木製柵欄的桿身,然後像攀岩一般地逐漸往下移動,二樓得窗戶雖然只有一條能讓腳趾頭踩上去的縫隙,但對他來說,這就夠了。
 
 
  他輕鬆的向右移動到一樓的擺設石柱,然後垂直滑落,跌入草叢當中,花圃和莊園雖然沒見到人,但一層層綠葉擺動的軌跡顯示,這個小偷已經安全得抵達邊界線,只差一步就能離開了。
 

 
  隨後過了10分鐘,完全沒聽到什麼守衛隊長怒吼的聲音,卡蜜兒突然意識到那句問題不大是什麼意思。
 
 
  除非你找來五百個人站出一個四方形的人牆把整座宅邸給包圍起來,不然他永遠有漏洞和逃生路線可以走。
 
 

  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要是自己也能隨時翻牆,想出去就出去的話就好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2691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諸葛
黑心婦女OAO!

08-12 02:34

百合子
不是喔XD08-13 10:13
蘇雪
呼呼,聰明的女孩真可愛~

08-12 08:38

百合子
懂得婉拒的女孩最聰明~08-13 10: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whoourdaddy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廢文短篇]最近生活20... 後一篇:[心情日記]自發性的點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cjhtw1003快覺醒吧臺灣人
印度都覺醒抵制共匪APP了,臺灣人呢?快覺醒啊抵制中國製遊戲和APP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