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8 GP

Tower of Savior 官方故事改編番外-開膛手傑克的終末(上)

作者:Ace│2015-08-04 18:44:27│贊助:36│人氣:431
Tower of Savior 官方故事改編番外-開膛手傑克的終末(上)

[Vergissmeinnicht後續]


在某個被人遺忘的森林深處有著一座城堡,外牆爬滿的長春藤正是這地方被廢棄多時的證明。

如果順著因為多年沒有人打理而生滿雜草的花園小徑向前走,就會到達通往城堡大堂的大門。

推開那厚重的大門後,映入眼中的大概只有一個有明顯被燒過痕跡的大堂吧?

然後再順著樓梯往二樓前進眼前就一扇有乾涸血跡、被炸毀一半的門,推開門後看到的——

就只有一具躺在大理石桌上的藍髮女子屍體和一具倚在大理石桌子旁、套著腐朽黃色禮服的骸骨而已。

============

眼前的大理石桌子上躺著一具藍髪女子的屍骸,從女子沒有血色的臉可以看出她已經死去很久了、但在其身上卻沒有任何開始腐爛的跡象。

彷彿在對待自己最珍視之物似的,傑克在她的旁邊放下一朵漂亮的靛藍色小花、不禁思索起一個問題來。

自己到底是甚麼時候開始感覺不到殺人的快感的?

是他決定要為了「獻祭」而殺人,還是他剛復活時因為精神錯亂把伊莉莎白殺死的那一刻起呢?

從大概二百年前伊莉莎白死亡的那一天起,為了復活她已經殺了九千九百九十八人了⋯⋯而剛剛艾德好像又殺死一個人了,這樣的話復活伊莉莎白所需要的犧牲者已經足夠了。

一直以來支撐著傑克不被殺死愛人的罪疚壓垮的就是一個他從書上看到、聽起來有點荒唐的術式。

——只要殘忍地殺死九千九百九十九人並將他們那充滿怨恨的靈魂作為祭品獻上,就可以復活一個人。

別人或許會指責他為了一條人命而犧牲這麼多人是自私的行為,但對傑克來說伊莉莎白的性命絕對比自己所殺死的人更重要、已經到了就算要用自己的性命來換也不會猶豫的地步。

如果說以前的傑克殺人是因為想要欣賞人們死前的絕望,那自從他只是單純的想要贖罪而已。

因為自己明明説過要讓伊莉莎白幸福,但是最後殺死她的人也是自己呢。

每殺一個人眼前總會浮現出伊莉莎白被自己殺死時的表情,這一直令傑克感到痛苦⋯⋯不過、一切終於今日劃下句點。

因為伊莉莎白終於可以復活了。

「終於到這一刻了。」

按照儀式把最後的犧牲者之血液倒進伊莉莎白的口中,傑克忍不住喃喃自語道:「讓你等這麼久真是抱歉⋯⋯醒來吧、伊莉莎白,我發誓以後絕不會再有這樣的事發生了。」

然後他滿心期待的望向躺在大理石桌上的戀人,但是所期望的事情並没有發生。

伊莉莎白仍然像是沉睡一般躺在桌上、一動不動。

為甚麼!

為甚麼伊莉莎白沒有醒過來啊!

「嘭!」

聽到門外突然傳來爆炸聲,內心絕望地吶喊著的傑克只來得及用雙手護住頭部,隨即感到一陣熱浪向自己襲來。

「唷、終於找到你了,開膛手先生⋯⋯還是該稱呼你作『傑克先生』?我帶來了一個包裹要給你喲。」

門口站著一個脖子上圈著黃綠間條圍巾、穿著紅色信使衣服的栗色長髮女子。

那名女子正對傑克微笑著,但是傑克非常清楚這不是甚麼友善的笑容就是了。

那是憤怒到極致才會有的表情——不怒反笑。

把自己快要崩潰的理性把持住、傑克擺出以往勾引要殺害的女性時的樣子,故作輕鬆的開玩笑:「我可不記得自己有要郵局送來的東西,再說、像你這種隨便炸掉別人家的門的郵差可是不及格的。」

對方顯然沒有被傑克挑釁到,只見她把一個以鮮紅色絲帶仔細地綁好的布袋扔到傑克的腳邊、笑容燦爛地說:「這個包裹算是信差潔琪的『特別服務』喔,你一定會喜歡的。」

傑克看著這位自稱潔琪的信差扔向自己的包裹,心頭浮上不祥的預感。

布袋以包裹來說的話也未免太大了,這樣的大小剛好就能塞進一個成年男子,該不會⋯⋯

傑克打開了『包裹』、然後就看到了『那東西』。

雖然因為曾經被火焰燒過而焦黑得近乎認不出來,但是從那被燒成焦炭的皮膚上隱約能夠看到熟悉的補丁痕跡——

沒等傑克作出回應,潔琪扯出一個戲謔的笑容這樣說了。

「我把艾德生先燒成焦炭帶給你了喔,畢竟你住在這麽大的城堡一定很需要燃料來生點爐火吧!」

看著手中結拜兄弟的屍體,傑克只是平靜地問了一句:「⋯⋯為甚麼?」

傑克平靜得異常的反應顯然是激怒潔琪了,只見潔琪一把揪住傑克衣服的領子、不甘的眼淚自那雙被憤怒填滿的金色眼瞳湧出。

「為甚麼你會這樣平靜!我可是殺了你的兄弟呀!正如你的那位小弟奪走我的史蒂芬一樣!為甚麼你們要殺死他?回答我啊!為甚麼要奪走我最珍視之人的性命?他明明跟你們無怨無仇不是嗎,我要你也嚐嚐失去手足的可怕!」

然而面對眼前之人的怒火,傑克只是低頭靜靜地聽著、沒有任何表示。

沒有悲傷、沒有憤怒——只有純粹的『空洞』。

這樣的空洞持續到潔琪説出某一句話。

「——難道你從來沒有嚐過失去摯愛的痛苦嗎?」

彷彿有甚麼被引爆似的,潔琪突然感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回過神來就發現自己被某種看不見的力量押在牆上動彈不得。

「甚-甚麼!放開我——」

「失去最珍視之人甚麼的我早就知道。」

掙扎著的潔琪不經意瞄到傑克的表情,滿腔的憤怒一瞬間凍結⋯⋯然後慢慢的化為惡寒遊走在她的脊椎之間。

如果説傑克剛剛的表現是平靜到令人覺得詭異的話,那現在潔琪只能從他的身上感受到濃濃的死亡氣息。

眼前這位黃衣紳士的神情彷彿將絕望的色彩濃縮到極致般——說是哀莫大於心死也不為過,然而這樣的人卻使潔琪不由自主的感到恐懼。

有著這種表情的人可是甚麼都能做得出來,畢竟他們都已經不再在乎自己的死活了。

——或許活著反而更令他們痛苦吧?

那瞬間潔琪就知道自己的性命打從一開始就被掌控在傑克的手中⋯⋯畢竟雙方的魔力差距實在是太大,剛剛她之所以能夠用爆炸破門而入也是因為對方沒有防備之故。

看著向自己走來的傑克,潔琪只能閉上眼睛準備迎接無法防備的死亡來臨。

雖然殺死了他的小弟但還是沒能送他的大哥一起給你陪葬,對不起史蒂芬——

「怎麼你不坐下?難道你有閉著眼睛像木頭般站在別人面前的嗜好?」

「甚麼⋯⋯?」

錯愕的潔琪睜開眼睛就看見傑克不知何時蹺着二郎腿坐在自己對面的一張椅子上,而她的身邊也擺著一張看上去很舒適的扶手椅子——但是這只令潔琪覺得火大。

一把將椅子踢開,潔琪崩潰似的叫喊道:「你這是甚麼意思!是因為知道我殺死了你的義弟而且你比我強,所以故意想玩弄我一下再了結我的性命——」

沒等潔琪把話說完,傑克以潔琪看不見的速度瞬間逼近並強行閉上她的口、像是要把說話的氣都噴在她的臉上似的惡狠狠地說:「要是我想要你的小命你早就已經變成肉碎了,還用得著要玩弄你?艾德的帳我可還沒跟你算!你是真的想死還是要坐下給我選個!」

不知道是被傑克的威壓嚇到還是因為傑克再次使用他的力量,潔琪只能雙腿一軟跌坐在椅子上。

「太好了,」彷彿剛剛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似的、傑克坐回椅子上,「你終於肯安分一點了。」

被恐懼所凍結的憤怒和不甘稍微溶解了一點,雖然未到最初盛怒的程度、但礙於傑克給予的恐懼實在是太強烈,潔琪忍不住讓怨恨的淚花在自己的眼窩打轉。

見狀,傑克歎息了一下沒有好氣道:「所以說⋯⋯我又沒有打算殺你、你到底在哭甚麼呢?」

「這算甚麼嘛⋯⋯」潔琪終於忍不住嗚咽,任憑自己在仇人面前抽泣,「我是為了替史蒂芬復仇才抱著必死的覺悟來這裡,現在復仇不成還要死不了到底算甚麼⋯⋯」

「——為了仇恨而活著、為了復仇而死去甚麼的就真的這麼值得嗎?」

「⋯⋯嗯?」

被問到意料之外的問題,潔琪望向坐在對面的傑克——對方正用一種帶有審視意味的眼光看著自己。

似是看著自己,但更像是在向一個此刻不在場的人索求答案般。

「那-那是只要可以復仇,我就會——」

「就會稍微覺得算是補償了死去的男友吧?」傑克苦笑著再次打斷潔琪,「不過啊⋯⋯要是我真的乖乖被你殺死了而你又活下來了,你之後還有甚麼可以做呢?」

「我——」

才剛開口,潔琪便把話打住了。

——對呀,復仇之後又有甚麼可以做呢?漫無目的地過著行屍走肉般的日子嗎?為了愛人的死哀慟一輩子嗎?

「看來你冷靜下來了,這個問題的答案你可以先不用告訴我。」彷彿想甚麼似的,傑克臉上浮現出一個懷念的笑容,「不過呢、在你下決定之前先聽聽一個故事吧——」

============

在遇見伊莉莎白之前,傑克的人生⋯⋯不、那已經不能說是人生,充其量只是單純的「活著」而已。

被關在某個不見天日的地牢裏、每日靠村長透過小門扔進的一小塊麵包和一個小水袋維生⋯⋯有時候如果村長心情不好的話就連這些也沒有。

如果村長心情非常差的話,傑克有時候甚至會被毒打一頓。

會有這樣的待遇全因為傑克的種族使然——他是個半魔族。

或許是因為某個魔族奪去某位人類少女的貞潔吧,結果他就被誕下來了⋯⋯作為一個同時流有人類和魔族血液的「被詛咒的孩子」。

然後他不知怎樣的被人跟一封寫有「傑克」的信放在搖籃中送到一條村子——也就是現在他所待的地方。

就連自己的生母也討厭他、不要他。

當時村民都覺得傑克很可憐,大伙兒商量過後決定由村長將他當成養子撫養。

村長一家人一直都很疼傑克,直到在他七歲那年村子發生了旱災為止。

一開始村裏靠著一直存下來的糧食還能夠支撐整村人的生活,但是當旱災持續了兩年之後一切都崩潰了。

先不說糧食的庫存已經剩下很少了,農地也早已因為沒有降雨而被烈陽曬得龜裂、而且村中的井也乾涸了⋯⋯然而在這麼危急的時刻有個村民突然指著傑克這樣說了。

『都是因為這個半魔才會發生旱災的!早知如此我們不應該收留他啊!』

起初還有好心的村民想要反駁,但是當那人說了句話之後所有人都閉嘴了。

『我們村子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旱災不是嗎?如果你們認為這個半魔沒有錯的話,那你們倒是說說為甚麼我們收留這個禍害之後就發生旱災呀!』

起初村長只是為了平息民怨而把傑克關在他家的地牢,但是當旱災持續下去的時候就連村長都把矛頭指向他了。

開始的時候口中說著自己不認為是傑克的錯;過了半年後就開始用懇求的語氣想要傑克停止他降下的旱災;再過半年就開始甚麼也不說、只是把維生基本需要的少量食糧扔進來,不時還帶著一副憤恨的表情用甚麼淨化邪惡之子之類的理由把傑克揍個半死。

早在自己被人指責是災禍之源時,傑克已經對人性失去希望了。

人類啊、就是自己發生了甚麼都會怪到別人身上的生物。

——他明明甚麼也沒有做過。

如果一般人過著傑克的待遇或許早就瘋掉,畢竟對於小孩子來說未免太殘酷了⋯⋯但是傑克並没有崩潰。

支持著他的是對世界的恨意——那日益增加的怨恨。

他恨生他下來的父母。

他恨這條隨便把罪名套到自己身上的村。

他恨這個對魔族有偏見的世界。

——心靈甚麼的早已經被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合理扭曲了啊。

因此傑克有非常多現在恨不得殺死的人,但是礙於他此刻的處境就只能在腦海擬定計劃了。

叫一個大概十歲左右的小孩逃獄然後再殺光全村人?那是甚麼不可能的任務。

算上來要有足夠能力實行計劃也得等到十五歲吧⋯⋯或許在這之前整條村的人已經死於飢餓吧。

——就算是要報復,他也想那些人在死前體會最可怕的絕望再結束他們垃圾般的性命。

然而,傑克還没來得及實行他的計劃便迎來了變故。

就在傑克十二歲那年,伊莉莎白來到了這條村子並掀起一陣腥風血雨。

當時的傑克並不知道伊莉莎白的存在也不知道她的名字,只是他聽到地牢外面傳來村民的慘叫、悄悄的把牆上一塊自己為了逃牢而弄得鬆動的石頭拿下來窺視——然後就看到了。

外頭的世界像是有人在一幅風景畫上打翻了紅色顏料般,禾黃的土地、雪白的屋子⋯⋯全都染上了「紅色」。

能和被染成紅色的大地作對比的,就是那些白花花的、隨意被扔在地上不知道屬於誰的殘肢。

直到空氣中的腥甜被風帶入傑克的鼻腔,他才知道那不是甚麼紅色的顏料——那些全都是血。

他所憎恨之人流下的血。

然後在這充滿瘋狂之紅和死寂之白的世界中,傑克的眼中捕捉到一抹藍。

那是位藍髮女子。

身披白色薄紗裙的她有著一頭比大海更深沉的藍色長髪,跟髮色一樣藍的眼瞳正以冰冷到極致的眼神望著眼前跪在地上不停向她求饒的男子——那人正是待薄傑克的村長。

不知怎樣的,傑克覺得他看到這可惡的村長跪地求饒後很高興、嘴角不由自主的向上揚。

村長好像說錯了甚麼,只見藍髮女子表情突然變得猙獰,唸了句類似咒語一般的話後身邊突然浮現出一陣淡淡的血霧。

血霧彷彿化成了一隻手捏著村長的脖子把他提起,在村長被提到半空時血霧突然變成一個像是鋼鐵棺材的東西——也就是傑克後來才知道名為鐵處女的刑具,一開一合、就在村長的身體刺出一個個觸目驚心的洞⋯⋯對了,就像是蜂窩似的。

或許一般人看到這樣的情景會覺得喉頭一酸,然後就把該吐的東西都吐了吧,但是傑克並不這樣想。

這是何其優雅的殺人方法呀,比他能想出的方法更殘忍、更暴戾⋯⋯甚至更美麗。

對他而言眼前的光景已經到只能以藝術來形容的地步了,尤其是看到隨著鐵處女開合而噴出的紅色顏料、噴灑的血花彷如噴槍般把附近的空氣都染上淡淡的血色。

——眼前展現的正正就是名為「死亡」的純粹藝術。

村長變得渾身都是血了呢、看這個出血量應該是死了吧,真是活該!

注視著村長滿身是血洞的屍首好一會兒後,藍髮女子這才化成血霧在原地消失了。

然後重點、傑克戀愛了,對象正是那位藍髮女子。

並不只是因為他的仇恨因為她而得以雪恥,那是更加深層的理由——對、正是她那連死亡都能化為藝術的魅力吸引了自己。

於是,一個十二歲的半魔少年在被血洗的村中翻找一下可以帶走的物品後,隻身一人為了尋找他所喜歡的藍髮女子而踏上旅程。

============

如果問傑克他這樣的一個農村小伙子是怎樣一躍成為可以走入上流社會的優雅紳士的話,他大概會這樣回答——

『有甚麼想要的東西的話、只要去殺人就好。』

需要屋子和食物的話就隨便挑戶人家下手,血洗整屋人後稍微清理一下就可以有地方住上一段安穩日子。

需要名貴物品和金錢的話就挑戶貴族下手,反正他們的東西也是由壓榨底下的人民換來的,拿走也不過是天經地義。

再來就是知識⋯⋯這個更簡單、雖然沒有借閱許可証,但是只要去圖書館把書偷出來就好,反正他需要的書大多都是乏人問津的館藏,偷走了也沒有人會在意。

傑克不會細數有多少人因為自己的生活需要而死,畢竟對他而言人類只是死不足惜的種族,多死一個人對他不痛不癢。

尤其是那些看到他衣著光鮮就借故想要跟傑克搭話的妓女們,她們會先被溫柔地微笑著的傑克邀請到少人的後巷,然後就在她們認為自己得手的時候——噗嚓、傑克的面前就會多出一具胸口被開了一個大洞的屍體。

傑克在世上或許就只會重視一個人,那就是伊莉莎白。

伊莉莎白、是那位藍髮女子的名字。

以藍髮女子作為線索在民間打聽情報,不過快八年了也沒有得到重要的情報,直到傑克好不容易從一個沒落貴族的家中得知整個故事。

為了走進上流社會得到更多情報,傑克曾經認識了一個貴族朋友、某天他們倆在貴族家的花園中喝茶時剛好聊到傑克在找的藍髮女子。

『⋯⋯聽說你在找一位藍髮女子?』貴族朋友皺了皺眉頭放下手中的茶杯,『那個、你找那人有事嗎?』

傑克察覺朋友臉色有異,於是撒謊說:『就是我之前在廣場看到一位美麗的藍髮女子,因為她外貌實在是太動人了所以——』

怎料貴族突然臉色一變,激動地拍桌子道:『不行!你不能找那個人,否則你會死的!』

感覺想要的情報有機會被問出,傑克裝作一無所知、反問:『為甚麼我會死?不就是一個女人能奈我如何?』

『當然會死!那可是伊莉莎白·巴托里!慘了、怎麼她又出現了⋯⋯』

傑克這才知道自己要找的人的名字。

叫作伊莉莎白·巴托里、嗎⋯⋯?

『這個叫伊莉莎白·巴托里的女人有甚麼問題嗎?』

『這可不是一般的問題,而是非常大條的問題!聽好了——』

伊莉莎白是三百年前某貴族家的千金,她天生又體弱多病、便被醫生斷言她注定活不過二十歲。

她的母親早在她出生時已經因為疫症去世,因此一直也是父親辛苦地一個人養育並照顧她的。

伊莉莎白的父親是位騎士,為了自己的主子——也就是當時的王公,在戰場上掩護自己的部下、戰死了。

那場戰爭並非必要,只是王公好大喜功而發動的,因為戰前沒有仔細策劃所以折損了非常多的兵將。

王公卻想要對外宣稱是因為巴托里伯爵在戰場上臨陣逃走才會大敗,好將罪名全數推給巴托里家。

不過王公當時被情色沖昏頭腦,把伊莉莎白召來並告訴她如果願意放棄貞潔的話,就會考慮不把罪名推到她的家族上。

伊莉莎白原本滿懷希望那些被她父親救過的部下會幫助她,但是沒有人敢為她說話。

儘量失望伊莉莎白仍然不肯就範,憤怒的王公因此下令在兩星期後要把伊莉莎白公開吊死。

那時的伊莉莎白原本就因為自己的病而剩下不到一個月的壽命,可是她為了向王公報復而選擇了成魔之路。

之後王公為了不讓伊莉莎白出來害人,帶領一隊法師把她用結界困在她的城堡中,一困就是三百年了⋯⋯

『不過之後這女魔頭的事蹟可多著了,例如她把仇人的女兒虐死再操縱分身當成禮物寄出。畢竟她成為了魔族,能活到現在也不奇怪吧。以往還有不少人目擊到形似伊莉莎白的人在廣場附近不時勾引受害者呢。』

所以,他那天看到的只是伊莉莎白的分身嗎?

一個人被困在城堡中三百年一定會很寂寞吧,到底她是經歷了怎樣的事才會作出這麼悲哀的決定?

想到那位藍髮女子的臉上露出落寂的表情,傑克的心就沉下去了。

不能讓伊莉莎白這樣下去了,至少傑克不希望自己喜歡的人被囚禁在名為孤寂的牢籠中⋯⋯縱然對方可能連他是誰也不知道。

對了,就用自己最擅長的方法救伊莉莎白吧——只要死了就可以解脫了。

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一件事情要搞清楚。

『你為甚麼會對伊莉莎白·巴托里的事這麼清楚呢?』

『這個呀,』貴族苦笑著說,『因為這是先祖所犯下的罪孽。如果作為巴托里伯爵部下的祖先當時有為伊莉莎白說話的話,這樣的悲劇就不會發生了——噗咳!』

貴族突然口吐鮮紅,低頭望向自己的胸口⋯⋯傑克的手捅入了貴族的胸膛直接捏碎他的心臟。

『為⋯⋯甚麼⋯⋯』

傑克抽出了手,任由昔日朋友的屍體倒在地上、死不瞑目地凝視自己。

然後彷彿要告訴貴族答案似的,這樣說了。

『祖先所犯下之罪,就由身為子孫的你來償還吧⋯⋯』

============

按照貴族所給出的情報,傑克終於在廣場上找到伊莉莎白放出來的分身。

藍色的頭髮、藍色的眼,跟他在八年前遇到的她一模一樣,只是眼中多了幾分孤寂和空虛、感覺她已經不想再活下去似的。

只是分身就已經如此美麗,真人想必更動人吧⋯⋯為了拯救伊莉莎白,必須快點奪走她的性命呢。

在手中的玫瑰上施放追蹤用的咒語,傑克好整以暇的走向伊莉莎白。

「午安好,這位美麗的小姐。」

傑克伸手把帽子拿下來、送給伊莉莎白一朵玫瑰並優雅地行禮說:「這支花就算再漂亮也不能夠和你的美麗相比哪。我叫傑克,請問你可以告訴我你的芳名嗎?」

看著伊莉莎白收到玫瑰時不自覺的微笑,傑克更加下定決心要早日讓她從孤獨中解脫。

比起那悲傷的表情,笑容更適合伊莉莎白。

「我叫伊莉莎白。伊莉莎白是我的名字,我的姓氏是——」

沒等對方說完,傑克便忍不住打斷道:「巴托里是吧?」

無視對方驚訝的神情,傑克把臉湊近她。

「你的身上有股淡淡的甜香呢。你身上的⋯⋯是·血·的·味·道·嗎?」

沒等伊莉莎白反應過來,傑克已經捉住她的手腕,說:「我聽說過你很久,終於給我找到你了⋯⋯得到永生的女人。」

「放-放開我!」

伊莉莎白使勁地掙扎但也是徒勞⋯⋯沒用的,他這邊可是在牢牢地捉住手腕呢。

或許是知道自己逃不了,伊莉莎白的分身突然放出血霧,傑克因為見識過血霧的厲害只好放手。

待傑克回過神來,伊莉莎白已經逃之夭夭了、不過這也在傑克預料之內。

反正伊莉莎白拿著玫瑰逃了,要找到她並不困難。

循著玫瑰上自己的魔力,傑克走到一座古老的城堡、剛剛走上二樓就聽見這樣的一句話。

「不過能躲過真的好哪,那傢伙真是⋯⋯」

用得著這麼害怕他嗎?

按捺住嘴角的笑意,傑克把玩著手中的玫瑰,帶著一個玩世不恭的笑容倚在門邊故意問道:「美麗的伊莉莎白小姐,你到底在躲誰呢?」

看到伊莉莎白近乎反射性的把血球扔向自己,傑克連忙往旁一閃、好不容易才閃過血球。

——必須給這位頑皮的小姐一點懲罰呢。

這樣想著的傑克閃到伊莉莎白的面前,勾起她的下巴笑說:「身為一個淑女的你要是把我轟死了的話可是會令我非常困擾喔⋯⋯我終於找到你了。」

「為什麼你會找到這裡?你到底想要甚麼?就你所見我就只有這座城堡和皇室供應的處女之血而已。」

「雖然我非常中意你,但是我對你的財產和貞潔可是一點興趣也沒有喔。」傑克扯了個鬼臉,「至於我為什麼會找到這裡⋯⋯你可是帶著我的禮物回家了呢,不跟著你看看你的反應總叫人良心不安哪。」

伊莉莎白往花瓶中插着的玫瑰看了一眼,她這是在後悔把他的小禮物給帶回家了嗎?

「你對我的貞潔和財產沒有興趣,可你是來取我性命吧?」

沒等傑克反應,池中的血已經化成刀刃牢牢地架在他的脖子上。

「如果你是來殺我的話,那我只能請你在此死去了呢。」

傑克看著伊莉莎白、沈默了一會兒開口道:「我的確是打算來給予你生命一個終結——」

正當血刃準備把傑克的頭砍下時,伊莉莎白卻被他的話怔住了。

「——但是你為什麼要這麼抗拒我呢?你的眼神可是告訴我你渴望著死亡喔?」

明明都已經露出一臉於此世無戀的表情,為甚麼伊莉莎白的行為卻像是在拒絕死亡?

傑克不由得開始想、是自己搞錯了拯救伊莉莎白的方法了嗎?

伊莉莎白揮散血刃、無奈地說:「你走吧,我並没有殺你的打算,想活命的話就趁我還未回心轉意之前開溜吧⋯⋯如果你真的打算至我於死地的話,我可是不會像剛剛一樣手下留情了。」

直盯著伊莉莎白的眼睛看,傑克默不作聲、然後往門口走去。

從剛才伊莉莎白可以在難以察覺的情況之下把血刃架到傑克的脖子上來看,伊莉莎白的魔力明顯比他高⋯⋯以自己目前之力要殺死伊莉莎白是不可能的,只是伊莉莎白現在以為傑克和她實力相當而已,傑克也知道這一點。

但是就真的要放棄這次機會了嗎?要是現在放棄了的話,下次就未必可以用同一個方法找她——

苦思著的傑克不其然的看到伊莉莎白眼中閃過些甚麼、怔了一怔。

像是在渴望著有誰能夠留下來陪伴自己,但又害怕這留下來的誰人會傷害到自己似的⋯⋯真是有夠不坦率呢。

伊莉莎白只是想要有人陪伴她去面對她所選擇的永生而已,她至今遇到的人類全都太過脆弱了、根本不能永遠陪伴她。

——只有死亡並不能真正拯救她那已經被孤寂侵蝕的心靈。

此刻傑克知道自己該做的事是甚麼了。

於是傑克推開了門⋯⋯然後鼓著臉、像是表示抗議似的坐在外頭走廊的地板上。

「⋯⋯你在幹甚麼?」

「誠如你所見,我正在表示我的不滿。」

傑克故意在臉上扯出一個壞壞的笑容,說:「小姐,雖然我是紳士但我不是可以隨便被命令的喔!」

「你是白痴嗎?」

伊莉莎白笑著再次把血刃架在傑克的脖子上,但是這笑容看在傑克眼中卻令他憂鬱。

這樣的笑容太虛假了⋯⋯明明不想笑卻在強迫自己甚麼的太痛苦了。

「我之前已經給過你機會了,也是你自己決定不離開的⋯⋯」

「是這樣喔?」

——必須要讓她認清自己到底想要甚麼吧?

傑克微笑著、低頭看了一下架在自己脖子上的刀刃,平靜地這樣說了。

「既然你是這麼想我死去的話,為甚麼你的刀刃卻遲遲沒有落下呢?」

彷彿像是被傑克的話所震懾似的,伊莉莎白一瞬間露出空白的表情、彷彿在思考這問題的答案。

「⋯⋯好吧,我放棄了。」

聞言,傑克滿心期待的等待著伊莉莎白的答案。

快吧、只要老實說出來的話這邊會努力配合不讓你處於下風的——

再次揮散血刃後,伊莉莎白毫無防備的走到傑克面前,說:「我要放棄我得到的永生了,現在我的性命就在你的手中,要殺要剮請悉便。」

傑克沈默地盯著伊莉莎白,心中卻是快要哭了⋯⋯為甚麼眼前這個人就是無法面對自己最深層的渴望?難道她所經歷的一切已經令她無法對任何人敞開心扉?還是說、長久下來的孤獨已經令她對自己的感情麻木?

這樣還有救嗎⋯⋯不、這已經不再是「有沒有可能」而是「必須」要去救她了。

思考了一下,傑克開口道:「我還是改變主意了,只有這樣可是太無趣了。」

「⋯⋯甚麼?」

想到接下來伊莉莎白或許會有的反應,傑克臉上惡作劇般的笑容增添了一絲暖意。

如果伊莉莎白至少能夠真正的感到驚訝就好了。

「作為我大人有大量放過你一馬的報酬,我只有一個請求⋯⋯」

為了喜歡的女孩就算要花上好幾世紀也不介意,傑克希望自己有能夠看到伊莉莎白發自內心地笑著的一天。

「——因為你是個挺有意思的女人,所以我決定要住在你的家了。」

只要是為了伊莉莎白,他願意做任何事。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1935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亞空
唉呀呀艾德竟然掛了?

意思是因為艾德被潔琪殺了所以第9999人還沒殺成嗎~?

還是因為艾德掛了所以它殺人數不算數呢?

更或者是傑克算錯人數了(X)

總之接下來的故事我們都知道了呢~?

08-04 18:55

Ace
不過會以傑克視角來一遍wwwwwww08-04 18:57
烈風
WWWW
小A重出江湖啦~~

08-04 19:08

Ace
不過是兩個月左右沒有更文、會得著「重出江湖」嗎XDDDD08-04 19:25
skyho
好似好耐冇見

08-04 21:2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8喜歡★ace053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Tower of Sav...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vvo3817243所有人
原創漫畫【盤古戮魔者】已更新頁數,歡迎各位讀者閱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