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有錢沒錢撿個情人好過年۞ 第八章

作者:LUCIFINIL│2015-07-31 07:38:12│贊助:40│人氣:126

當晨曦從窗外透了進來,柔和的灑在月梅身上時,她終於悠悠的醒了過來。

「嗯……天亮了?」

她瞇著眼看向外頭的白亮亮的天空。

「天、天亮了?!」

心一驚,她立刻翻開棉被準備起身下床。但,下一秒鐘,高分貝的尖叫聲頓時響起。

「我、我、我……」

我竟然光溜溜的?而且,環在我腰上的那隻手是……

她心兒砰砰跳的轉頭一瞧,一張笑的無比燦爛的俊臉正目不轉睛望著她。

「早呀!」

早就清醒過來的鈴司好整已暇的盯著全身泛起紅暈的月梅,眼神中充斥著濃濃愛意。

「早、早呀……」

雖然尷尬無比,但月梅還是鼓起勇氣向身旁人兒打著招呼。

「昨晚……」

「那是個錯誤!請你忘了吧!」

鈴司話尚未說完就被月梅狠狠的截斷了,且她所講出的一言一語震驚著枕邊人的心思。

什麼?跟我纏綿悱惻一整晚是個錯誤?他緊皺眉心,不知是該打她一頓屁股還是再好好恩愛一回,才能讓她收回剛剛所說的刺痛人心的話語。

「昨天我不知怎麼了,竟然引誘你上床,真是對不起!」

只有一絲絲微薄記憶的月梅依稀記得是自己主動依偎在凌司身上,然後不知跟他說了些什麼,使得倆人突然一陣熱吻,接著就不知不覺的發生了那種關係……如此推敲之下,必定是自己誘惑凌司,才使得他經不起引誘而跟她上床。

不過,一想到昨晚的點點滴滴,她瞬間漲紅了臉,想不透自己竟那麼大膽的跟凌司發生一夜情。

「引誘我?」

天呀!她未免呆的太可愛了吧?竟然認為是她引誘我?真想知道她為何會有這種想法!鈴司又好氣又好笑的望著眼前一副犯錯模樣的月梅。

「對呀!畢竟你年輕氣盛,所以就算我是個姿色平庸的老女人,但只要我主動投懷送抱,你還是會飢不擇食的跟我上床,不是嗎?」

月梅偷偷瞧了鈴司一眼後,又馬上低頭,等著對方原諒她。

「欸?」

年輕氣盛我承認,但姿色平庸、飢不擇食則無法茍同了!

瞧瞧那玲瓏有緻的身段以及白皙的肌膚,讓人根本目不轉睛;水靈靈的眼眸和鮮豔欲滴的紅唇,使人一見就會動心!如果這還叫姿色平庸的話,除非那人瞎了眼!

而飢不擇食這句話,更是不可能發生在他這個美食家身上。就算有人全身脫光光的在他面前晃著,如果不對他胃口,他是連瞧都不瞧一眼的,更何況還要浪費體力與對方做愛做的事?

不過,既然她是這麼想的話,我何不善加利用呢?嘿嘿嘿--鈴司心中的小惡魔悄悄的盤算著。

「所以,既然昨晚是場意外,因此我倆就把它給忘了吧!當作從沒發生過這件事行嗎?」

月梅嘴中雖這麼說,但心中卻是痛苦無比。畢竟他是她的第一個男人,怎可能說忘就忘!

「我怎麼可能忘記!」

欸?他說什麼?月梅心中一陣狂跳。

「畢竟那是我的第一次!」

第一次趁人之危!他在心中默默附註著。

「所以我要妳負責!」

聽到這幾句話後,她不禁張大嘴訝異的瞧著他,並心想:等等!這應該都是她的台詞呀?怎麼變成他在說?

「我負責?」

月梅不敢置信的用手指著自己。

「是呀!既然我們都已經上床了,乾脆就這樣成為一對戀人吧!」

「為什麼?我不要!」

深怕真如此交往下去後,自己會越陷越深的月梅,斷然的拒絕了對方的提議。

「果然……」

鈴司強擠出幾滴眼淚,並裝出一副無奈的表情覷著月梅。

「果然妳只是想玩弄我的身體!」

此話一出,月梅便猛搖著頭。

「我沒有!」

「還說沒有!不然為何不能跟我交往?」

他一把拉過她纖細的手腕,使她順勢跌至他的懷中。

「我……」

因為怕以後會離不開你呀!月梅的眼眶泛起一陣水霧。

「反正就這樣決定了!我可不許妳有任何意見!」

強勢的作風再度展露無遺,堅定的語氣不容許她反駁。

「你想這樣就這樣吧……」

月梅終於放棄了固執的念頭,柔順的答應他,因為一個人真的太孤單,如果有人能陪她在人生旅途中走上一段應該也是挺不錯的吧,何況又是這麼俊美的男人……

反正,就當作自己跟他的交往是在作夢,一個美麗的綺夢!就算分手後,至少也有甜蜜的回憶留存心中吧!

完全不奢望會跟鈴司共度一生的月梅,只想好好享受目前這秘密又禁忌的老少戀情!

對於未來倆人究竟會何時分開、為何分開,她不敢想也不願去想。

「妳答應了?!」

還以為必須說服很久才會讓她點頭答應的鈴司,訝然的盯著她瞧。

「對!不過我有個條件!」

月梅靠著他的肩頭,輕輕柔柔的說著。

「我不希望有第三者知道我們的關係,可以嗎?」

既然沒有人知道他們交往,那麼分手時也就不會太介意別人的眼光和詢問了!月梅是這麼想的。

「這……」

她就這麼不想讓外人知道他們的戀情嗎?鈴司有點動怒的想著,但下一秒間他又隨即想開。

「好吧,如果妳真的這麼希望的話。」

算了,反正只要她肯陪在我身邊,其他的我都願意妥協!

「謝謝!」

月梅露出淡淡的笑容,欣喜著他的體諒。

「幹嘛道謝?我們不是戀人嗎?互相體諒是應該的!」

望著突然逼近的臉龐,月梅不知所措的微微顫抖著,因為她從他眼裡讀出他內心的渴求。

「你……該不會是想……」

不會吧?一大早就想跟她那個嗎?他不會累嗎?

「被妳猜中了!」

他充滿慾望的沙啞嗓音的在她耳邊輕輕呢喃著,誘的她身體不禁酥麻起來。

「可你昨晚不是就已經……」

她紅著臉提醒著那即將獸性大發的人兒。

「昨晚是昨晚!今天我可還沒呢!」

何況身體已經都處於備戰狀況了!要是現在喊停,他可會受不了!

「但是我……」

勞累一晚的身子都尚未恢復就又要再次承受他的熱情,月梅擔心自己的一把老骨頭會因此散掉。

「放心!我會很溫柔的……」

剩餘的話語消失在倆人緊貼的唇中。一場綺旎的情愛即將在太陽公公的見證下猛烈的展開。

而從此刻開始,月梅和鈴司也從單純的同住關係升格成不純的同居關係了。

且正值年輕力壯的鈴司每天都與月梅翻雲覆雨好幾回,以補償之前看的到卻吃不到的痛苦。


☆☆☆

叮咚--

清澈的門鈴響徹屋中,也喚醒了相擁而眠的倆人。

「唔……」

奇怪?這麼早會是誰呀?月梅稍稍挪動那環住她纖腰的手,然後躡手躡腳的下床。

望著身旁那熟睡時如天使般的睡顏,實在很難想像跟昨晚讓她根本不能睡覺的色魔是同一人。

算算日子,他們已經共枕2個月了,時間過的可真快呀!月梅不禁感嘆時光飛逝匆匆。

叮咚--

不耐久候的鈴聲再度響起,使得她趕忙穿上簡單的休閒服,然後直衝樓下大門口。

「來了!」

打開大門後,一位洋溢著青春氣息的美少女赫然出現眼前。那活力奔放的神采讓月梅不禁自慚形穢起來。

「妳……找誰?」

應該是走錯家了吧?她如此猜測著。但,在聽到她口中所唸出的人名時,她頓時訝然不已。

「我找鈴司!他在嗎?」

不是很標準的中文讓她立刻明白對方是位外國人。而以具有亞洲血統的模樣瞧來,是韓國人、新加坡 人還是香港人、日本人?

「妳好,我要找鈴司!」

那美少女瞧了瞧住址,確定無誤後,她又向沉思中的月梅開口要求著。

「凌司是吧?請稍等一下!」

雖猜想不出他倆究竟有何關係,但畢竟人都找上門來,她總不好睜眼說瞎話,騙對方這兒沒這個人吧!

「怎麼啦?是誰呀!」

正當月梅準備轉身叫喚鈴司時,他早已來到她身後,睡眼惺忪的看著門外。

「鈴司--」

當美少女發現所要找的人已出現眼前時,馬上飛奔至他懷中,瞬間讓月梅錯愕起來。

他、他們究竟是什麼關係?為何一見面就如此的擁抱?震驚及心痛讓她呆愣在原地。

尤其在發現鈴司眼中閃過的一抹奇異的光芒時,她的心更是揪成一團。

「美羽?!」

啐!分手時狠狠甩他一巴掌的前女友怎會出現在這兒?鈴司既不解又訝異。

然而,當他不經意抬頭瞧見月梅正傻愣愣的瞧著他們時,他立刻用日語跟美羽交談,不想讓她知道他的真實身分。

不過,他卻沒想到月梅正是日語系畢業的,因此他們的對話,她聽的是一清二楚。

且月梅在聽見他倆用日語流利的交談時,才赫然察覺她還真的對凌司一點了解都沒有。

在一起那麼久了,她只知道他父母雙亡,而其他的事卻完全不曉得,像直到今天,她才知曉他懂得日文。

還有多少事是她所不清楚的呢?也許透過他們的談話她會更了解他這個人吧?因此月梅悄悄的迴避至一旁的角落,然後專注的聆聽著他們的一言一語。

「妳怎麼會來台灣?」

「因為我想你呀!」

見到朝思暮想的前男友後,美羽興奮的緊擁著他。

「妳怎會知道我住在這兒?」

「是我一直向你在台灣的委任律師苦苦追問十多天後,他才肯告訴我的!」

「陳律師告訴妳的?」

這怎麼可能?他分明已交代絕不能洩露他住這兒的事情呀!為何還會告訴他在日本的前女友呢?鈴司滿腹懷疑的瞪視著眼前的人兒。

「是、是呀!」

發現鈴司似乎在生氣後,因此美羽根本不敢坦白她是以他未婚妻的名目要求得知他所居住的地址。

「妳找我有什麼事嗎?」

「還不是為了跟你道歉!當時我氣過頭才會出手打你,希望你能原諒我……」

一副楚楚可憐的嬌柔模樣讓任何人看了都會心生不捨。

「妳不用向我道歉,因為錯的是我!」

畢竟是他提出分手的,所以她責怪他是應該的。

「那……我們還能復合嗎?」

這才是她此行的最大重點。因為她一直念念不忘他的一切!尤其是身體的契合更是沒有人比他還能讓她欲先欲死的快活不已。

「很抱歉!那應該是不可能的……」

因為他現在已經找到他今生唯一的愛了,所以不會再去招惹無謂的桃花。

「為什麼?難道你已有新的愛人了?是剛才那老女人嗎?」

美羽惡狠狠的反問著。

「不,她只是我的一位朋友。」

太了解美羽那種得不到就寧願玉石俱焚的激烈個性,所以鈴司立刻否認著。

想當初在日本,為了成為他的女友,身為黑道之女的她竟然派人威脅他的前前任女友以及任何所有對他有些許好感的女孩們,然後再以自殺做要脅,逼得他不得不跟她交往,這件事到現在還是讓他餘悸猶存。

所以,在鈴司以認祖歸宗為分手理由而跟美羽談判時,僅用一巴掌就能換取戀情的結束令他實在是慶幸不已。

「朋友?」

她完全不相信的質疑著。

「你就別騙我了!她就是你的新歡吧?」

依他那種好色個性怎可能與女人同居而啥事都沒做?美羽一點都不相信他所說的話。

「唉!還真瞞不過妳的千里眼呀!沒錯,她就是我的新歡!不過我跟她只是玩玩而已。」

鈴司故做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希望藉此讓美羽明白他對月梅不是認真的,好避免她做出傷害她的事。

「我想也是!」

美羽露出放心的笑容。

「那種說長相沒長相、說身材沒身材的女人,我怎會對她動心呢?還不是因為她好心收留我,所以我才勉強跟她在一塊!」

用眼角確認月梅並不在視線範圍後,他便放心的不斷說出違心之論。

然而,躲在牆角的月梅卻早已隨著他的一字一句而心碎不已。

不是約定不跟外人透露他們的關係嗎?而且竟還把她說的那麼不堪……原來他真的是因為她好心收留他才跟她交往的!

雖然早猜想到會是這樣,不過在親耳聽到他承認時,還真是心痛呀!月梅用顫抖的纖手不停抹去臉上不斷滾落的淚珠。

算了,至少這幾個月來他給了她一場被愛的美夢!既然曲終人散了,就讓彼此好聚好散吧!

拭乾淚水後,她挺起腰桿笑盈盈的從角落走出,來到他倆的面前,接著也用日語與他們交談。

「原來妳就是凌司的女朋友呀!」

聽到對方省略了一個〝前〞字,美羽高興的不得了,對月梅不再有任何惡意。

不過,鈴司倒一臉慘白的大呼不妙,並心想:慘了!原來她會日文?!這麼說來剛剛的對話她一定都聽見了,這下該如何是好?

「很抱歉佔用妳男朋友那麼久,現在我就物歸原主囉!」

月梅大大方方的態度讓鈴司錯愕。

「真的嗎?那我現在就帶走他囉!」

美羽緊抓著鈴司的臂膀不放。

「等等!我……」

鈴司想好好跟月梅解釋,卻又礙於美羽在身邊,使得他有苦說不出。

「怎麼啦?難道你是擔心那些找你麻煩的親戚嗎?放心!就算這兒是台灣,但我父親跟這裡的一些老大也是交情很好的!我會要求他們會保護你的!」

美羽以為鈴司是為了怕親戚找碴所以才不想離開,卻不知道他是為了月梅才捨不得走。

「既然這位小姐會保護你,那麼你就不必委屈自己躲在這兒了!我們就此分開吧!」

月梅毫不留戀的語氣讓鈴司頓時也發起火來。

可惡!她真的就這麼眼睜睜看我離開而不阻止嗎?

就算剛剛所說的話真的深深的刺傷她,但也不必絕情斷愛的那麼快呀?難道她聽不出我是在講反話嗎?他忿忿不平的想著。

「你瞧她都爽快的答應了,我們就馬上離開這破房子,改到我父親在陽明山上的別墅住去吧!」

美羽不停的慫恿著鈴司。

「……好吧!我們這就走!」

也在氣頭上的鈴司面無表情的回答著。

「吔!那我現在馬上叫人來接我們!」

趁著美羽到外頭講電話的時候,鈴司跟月梅就默默不語的對望著。

果然他跟她真的是玩玩而已,不然他為何什麼都不解釋?就算隨便敷衍了事也行呀!難道我在他心中一點都不重要?只是他洩慾的工具?月梅心痛又傷悲的想著。

啐!她難道對他一點愛情都沒有嗎,竟然把他拱手讓人?雖說他倆會在一塊是因為他用了一些計策,不過他對她的確是真心的呀!她感覺不到嗎?鈴司惱怒加氣憤的怨著。

一個是傷心至極,難過的說不出話來;一位是大男人主義作祟,鬧脾氣的不想解釋。

陰錯陽差之下互以為對方不重視自己以及這段難得的感情。

「車子到囉!走吧!」

美羽見到接送人員到來後,便興匆匆的拉著鈴司準備離去。

「嗯。」

冷漠的望了月梅最後一眼後,鈴司頭也不回的走出曾經甜蜜恩愛過的園地。

等他們的背影雙雙離去後,月梅才跌坐在地上放聲大哭起來,使得仔仔趕忙跑過來安慰傷心的主人。

他用小舌頭不斷舔著月梅不停滑落的淚珠。最後,淚水雖乾了,但心中的傷痕卻無法癒合。

從那天起,她就像是行屍走肉般毫無生氣的度過日昇日落、陰晴圓缺。

☆☆☆

「你在想什麼呀?」

美羽不知第幾回發現鈴司對著窗外發呆後,有些惱怒的想著。

「沒有呀!看風景罷了!」

瞧著外頭因起霧而白茫茫一片的光景,她壓根兒也不相信他在看風景。

「鈴司--」

柔弱無骨的小手環抱住猶在發呆中的人兒,輕聲細語的呢喃著。

「嗯?」

他隨口應著,思緒仍飄蕩在遠方。

唉!不曉得她現在過的如何?想到那天他是那麼無情的離去,鈴司就自責不已。

當時應該拋開那無謂的大男人主義,低頭向她賠罪認錯才對!一回想起她那含淚的眼眸以及無言的控訴,就使得他心慌意亂,恨不得回去找她。

但又怕美羽找她麻煩,因此只能坐在窗邊,希望能藉此把無盡思念隨風傳達給她知道。

「我們好久沒有那個了……」

她一邊說著,纖手一邊往下撫去,有意的引誘著鈴司。

「抱歉!我有點不舒服,改天吧!」

他握住那準備使壞的手,委婉的拒絕對方的誘惑。

「……」

哼!原以為他們會舊情復燃,卻沒料到這一個多月來鈴司竟然連碰都沒碰她一下,讓她自尊心實在大受打擊。

正當美羽感到萬分挫折、又氣又怒的同時,一通電話剛好響了起來,使得她趕忙拿起話筒通話。

「喂?哪裡找?」

原本不爽的情緒在聽到對方匆匆的交代幾句話後,其氣焰竟完全消失的一乾二淨。

「你、你說什麼?」

姣好的容顏瞬間慘白起來,讓一旁的鈴司也莫名心驚起來,並心想:到底發生啥事了?竟會連不知看過多少大風大浪的美羽都止不住的顫抖著!

「好!我知道了!我會馬上趕回去的!」

掛上電話後,美羽隨即淚眼汪汪的收拾著行李。

「怎麼啦?別哭了……」

鈴司輕輕的、溫柔的拭去她眼角的淚珠。

雖然倆人已經分手了,但念在過去也曾恩愛過,因此他心疼的詢問著。

「我、我父親被捲入幫派械鬥而受了槍傷,所以我得趕回去看望他!」

美羽轉身窩在鈴司懷中啜泣著。

「放心吧!伯父一向福大命大,一定只是些小傷罷了!」

他緩緩的拍著美羽的背好安慰著她那顆慌張的心。

「希望如此……」

止住淚水後,美羽凝望著這曾經深愛的男人,心中突然閃過一個想法:強摘的瓜不甜,強求的愛無法長久!也許我父親會在此時受傷就是在提醒我該從這段單戀中畢業了……

看這些天來鈴司失魂落魄的模樣,美羽便知曉他是真的愛上某個人了,因此她打算放手成全他的戀情。

想當初雖然是我半要脅半懇求的要他跟我交往,但他也未出現過如此鬱卒的神情,可見他現在心中的那人對他十分重要!

既然他心中有人了,我又何必要強入他的心扉呢?我就不相信我會找不到更適合我的對象!

何況我一向只有甩人的份,可沒有被甩的道理唷!美羽想通後,便決定跟鈴司說清楚講明白。

「……我馬上就會離開台灣了!你要繼續在這住下也行,要走也沒關係,隨你的意思吧!不過,我以後也許不會再跟你見面了。」

「欸?妳的意思是?」

鈴司懷疑自己是否聽錯了,因此又反問回去。

「我們就此分道揚鑣吧!我不會再纏著你了,你要跟誰交往就去吧,不用再擔心我會破壞你的戀情了。」

美羽轉身繼續收拾著行李,不想再看見那完美的俊顏,以免心又動搖起來。

「……謝謝。」

雖然不明白美羽為何有這麼大的轉變,但鈴司卻因此鬆了一口氣。

這麼一來,我終於可以無牽掛的去找月梅了!他的嘴角終於露出許久未曾出現的笑意。

「下次……我會找到比你更棒,且永遠只愛我一人的好男人!」

「憑妳的實力一定可以的啦!」

鈴司衷心的祝福著。

「拜拜啦,花花公子!」

拖著行李,準備趕到機場的美羽,故作輕鬆的道別後就頭也不回的走出房門,往已經停在別墅外的黑頭轎車走去。

「再會了,我那有著美麗羽翼的小妖精……」

雖然妳我無緣,但跟妳相處的那段日子其實也是很快樂的!願妳早日找到屬於妳的珍愛……

等到庭院中的車子開走後,他才不慌不忙的拿起話筒撥著號碼。

「喂!陳律師嗎?麻煩幫我個忙……」

只見他悄聲的交代完事情後,便轉頭看向那霧已散去而露出一片湛藍的晴朗天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1432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7 篇留言

Arthur
好文章 值得慢慢觀賞

07-31 07:42

LUCIFINIL
感謝支持^^07-31 20:15
吳旻( °∀°)
快回去找月梅吧>"<!! (一個月呀...

07-31 07:52

LUCIFINIL
當然會回去啦XD07-31 20:14
becky
寫得好棒喔[e35]

07-31 12:54

LUCIFINIL
是你不嫌棄^^07-31 20:13
風起櫻落
OwO...因為轉折太快了...所以我也不知道要說啥XD

07-31 16:42

LUCIFINIL
因為要結局啦XD07-31 20:12
諸葛
快去找月梅0.0不然他瘦成啥鬼樣子穢是很令人心疼的O,,O

07-31 17:32

LUCIFINIL
期待結局吧^^07-31 20:12
露莉
果然這樣發展了嗎?你看看你~哈哈~
期待結局囉~~^^

08-02 02:59

LUCIFINIL
再兩篇就完結囉^^08-02 10:46
露莉
美羽....什麼可愛的小妖精,根本是超級颱風(笑倒
整個人超奇妙的XDDDD

08-02 14:51

LUCIFINIL
[e35]08-04 14:5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LUC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外國貓奴用愛讓淒慘街貓奇... 後一篇:甜甜陷危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landchan想在春節玩遊戲的人
最後一天!寫貼文抽遊戲序號 https://www.facebook.com/RMwiki/photos/a.1961203144129733/2613019298948111/?type=3&theater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