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RPG公會】【諾森】曲終

作者:小幻幻│2015-07-27 13:09:25│贊助:10│人氣:231





面對狼業的最後一天,諾森盡可能的不錯過任何一分一秒,約定的時間是等會的日出之時,他在這陳舊的木箱上坐了許久,發呆似的看著前方,周圍的地面盡是已經熄滅的煙屁股。

來到這片彷彿回歸當初的土地上已經有接近半年的時間,也終於來到這一天

凌晨的街道上空無一人,只剩潮水不定時的拍打港岸

踩熄一旁亮著最後一點火星的菸蒂,灰色的煙幕從他嘴裡噴散出來,望著就快要隱沒的明月,他開始哼起不明的小調,

舉起剩下半瓶的葡萄酒潤了潤喉,擦了擦嘴後站了起來,把剩下的最後一些灑下地面,空瓶作為樂器,伴起那首歌謠。

或許,此時若是有路人經過,只會覺得他是個在胡鬧的醉漢,發了酒瘋在製造噪音吧?

可若他們願意仔細聆聽,他們就會發現,這噪音的旋律裡頭藏的激昂,與熱情,有著振奮人心的力量。

很久很久以前,那個最單純的年代,村裡,都是這樣奏的。

曾經,在他的世界,流傳著這麼一個傳奇,

「獸族不死,武族不傷,戰族不敗。」

如今,戰族已亡,武族已逝,整個世界都已腐朽,他是最後的一頭野獸。

狼業,那個最後,也最強的王。

今天,他就要跟著時間,回到那大家都在的歸屬。

----------------------------------

「你起的很早呢,諾森。」

少女如往常的樣子,身上披著一席灰黑色的斗篷,推開旅館的木門走了出來。

身形與自己的差距接近一倍,紅琥珀色的瞳孔與俏麗的黑髮帶著明顯的東方氣息,那是唯。是諾森從沒想過,會在這裡遇上,與狼業有所關聯的存在

上次搭船離開這片大陸時,她曾受眼前的諾森之託,為他在阿斯嘉特城領地內的親人送信,原本還擔心在這聯絡不便的國度,要找出諾森回報委託的事是一件無比艱難的事,沒想到下船的當天就在露天餐廳遇上了他。

這也算是命運的安排也說不定?

雖然住在同一間旅社,但由於當時還有其他夥伴在場,他們並未提起有關這件事的結果或是疑問。回房前,他們才約好了隔天早上,早餐時間前在旅店門口見面,

也就是現在。

清晨的天空呈現優雅的寶藍色,太陽還未完全升起。

「沒辦法,都到了這個歲數了嘛。早安阿,唯。」

停下手邊的動作,樂章終止後,清晨的寧靜再次包圍過來,在連針落地都聽得見的街道上,兩人的聲音是唯一的生氣。

大叔露出爽朗的笑,那聲音裡頭還是一樣豁達。

「不過我也很久,沒有仔細看過這樣的景色了。



「很久...嗎?」

她重複一次諾森的話,表情複雜地笑了笑,抬頭看著還有些昏暗的天空。

如他們那樣非人的存在,看見的世界,是怎麼樣的光景呢?

端詳了下狼業最後相處的對象,諾森把手擺到後頭,

「要不,走走?趁街上還沒喧鬧起來。」

他開口邀約,心裡繫著的事兒,想必是跟對方相差不遠的。

「嗯?嗯...現在的話也許很適合吧。」

正視著對方的雙眼,想過一會兒,唯認同地答應。

微笑過後,諾森踏出不急不徐的步伐,沒有確定的方向,只是漫無目的的走,徐徐的海風帶著略澀的鹹味,海潮拍打著港岸的聲音清澈而透明,寥寥晨星漸漸的變得模糊不清。

唯走在稍後方的位置,步伐跟上諾森的節奏,看來從容,但習慣上她仍是隨時保持警戒。

沒有主動開口,也許對方需要時間整理自己的思緒。

----------------------------------

「唯,妳多大年紀了?」

打破沉默的,是自兩人認識以來,諾森第一次詢問唯的個人資訊,他慢慢的調整腳步移動的速度,與唯並駕齊驅。

「年紀?嗯……我也沒仔細算過,就算沒30,也過25了吧。」

儘管她的臉看起來不過16歲上下,與自己的實際年紀有將近一倍的差距,但阿斯嘉特多的是上千歲的蘿莉模樣老妖怪,甚至虎罪與虎罪家裡的恃樸們好像也不是表面上看來的那樣,諾森應該不會多訝異才是?

「怎麼了嗎?突然問這種事。」



「沒什麼,只是好奇,總覺得臉蛋和處事方式跟經歷好像不太搭調。」

諾森點了點頭,狼業本身就是上千歲的老妖怪之一,心理自然是沒有訝異的成分在,

「真想回到那個年紀的時候啊,年輕,又自由。如今這已經是我女兒的年紀了。」

會提早成長的孩子,肯定都有自己的苦衷吧?諾森沒再多問,只是繼續訴說,從懷裡掏出一張保存相當良好的彩色照片。

相片裡,白色長髮的男子勾著一個藍髮女子的肩膀,兩人笑的好不燦爛。

唯沒有應聲,只是微微牽動嘴角。她向來不是喜歡談論自己過去的類型,現在不是,以後也不會是。

「這就是狼業,跟天雨,我的女兒。」

見到對方拿出照片,唯試著望向照片裡的內容,可惜礙於兩人身高上的差距,唯沒有辦法直接的看清

遞給對方,諾森似乎並不避諱

這是他身上最後有關狼業的事物之一,這是他與那人懇求而來,連接著過去的少數事物

當初的那份就算不能被記憶都要再次回到這個世界的心情,在現在看來,好像一點都不重要了

「不過我倒是個很不負責任的父親,還好,她從沒怨過我。」

看向海的那邊,呼之欲出的太陽在海平面的終線招手,四周的場景也慢慢脫離文明來到郊外,兩人移動的軌跡在沙灘上留下暫時性的紀錄,

諾森又點起了菸,蹲下並脫下皮革製的長靴,將鞋帶打結後繫上腰帶。

感受著來自大自然給予的直接感受,抖抖煙灰,吐出一絲灰幕,

「很快,我的孫女也要到這個歲數了,她,會怎麼看待我這個遙遠記憶裡頭的爺爺呢?」

唯看了相片裡的雙人合照,那樣幸福的笑容,現在看來,諾森是什麼樣的心情呢?

她對狼業的事了解的不多,也是第一次知道天雨的存在,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什麼安慰的話語。

她沒有跟著對放的動作脫下鞋子,只是掀起兜帽,讓海風帶起她黑色的細軟髮絲。

「沒打算讓家人搬來這裡,一起生活嗎?」

她問,看向對方遙望遠方的側臉與一樣飛舞的黑髮火紅的煙頭如小小的太陽亮著,一點點的光亮讓諾森臉上的皺紋看來更加滄桑。


「唯,妳這次回去,父親他們都和安好吧?」

沒有直接回答對方的問題,諾森反問。

「嗯?嗯……是啊,他們看起來過得還順利。」

沒有告訴諾森關於黃昏、魔神的事。不過奏府的大家好像也不為那些外敵的事情煩惱,不只奏府,大多數的人不把毀滅世界的災害放在眼裏。

無法理解這種豁達的心態,也許,她是該被淘汰的那個弱者……

「是嗎,這樣就夠了。」

將燃燒結束的菸捲丟落地上之後踩熄,諾森這才看向唯,

「父親是神,妻子本身就是長壽的種族,若不是我因為過去被當作實驗品的關係擁有惡魔之血,我,或許就不會走到今天了吧?我已經向天狠狠的反咬過一口。」

「足夠了,對我而言。

也該乖乖地去地獄負罪了。」

嘴角微微上揚,諾森血紅色的眸子裡已經超脫一切,

「父親給的,應該是瓶藥吧?」



「這裡不是地獄哦,諾森。」

從揹包裡的摸出了那瓶虎罪麻煩她轉交的藥。唯單手遞出瓶子。

「這個。雖然我不知道它是什麼樣的藥……要轉交給你的只有這個。」

接過那裝著深紫色液體的精緻小瓶,透著陽光的液體,散著一種不可思議的微光,

「這次狼業,終於能好好的睡上一覺了。」

「明天以後,喀爾加德大陸上,就剩諾森。」

不再眉頭深鎖,這次諾森的笑容沒有停下,

他知道,風風雨雨都是過去,狼業累了,是時候讓他歇息了。之後的,他會漂亮的活到最後一刻,直到那位給他的壽命終結。

「那是,消除前世記憶的藥?」

唯問,語氣沒有變化。

「前世…,應該算是吧。這世不是從頭開始就是了。」

猶豫了下才接受這個說法,諾森肯定的答覆。

狼業並沒有跟虎罪說明所願,他們依靠的是來自血脈的默契,相信那份看不見的血緣,將小瓶子收了起來。

「所以,唯,妳是狼業最後見到的人,最後說話的...這次,真是辛苦妳了。」

語畢,諾森將身子轉正,沒有猶豫的跪了下去,土下座的身形好像縮成一團。

「謝謝妳,唯。」

190多公分的巨漢沒有把那些傳統裡"男兒膝下有黃金"的觀念放在眼哩,低著頭,這份感謝的重要性對她而言,或許不只超越黃金,大概連鑽石都比不上了吧?

「等、等等,別這樣。」

唯愣了愣,連忙往後退開一步搖起手來。

「嗯……如果記憶會全部消失,諾……狼業又什麼想讓別人幫忙記住的事情嗎?」

趕緊轉移話題似地問,這份謝意她實在承受不起

「當然,不會告訴諾森。不過如果有些事情,沒說出來,讓他們像從來沒發生過那樣會很寂寞的話……」


「……盡量不要離開這片大陸?諾森會很錯愕的。」

這才轉為坐姿,這個問題他倒是從沒想過,不過...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剩下的,就讓他遺失吧。」

點起火柴,諾森最後看了照片裡女兒的笑臉最後一眼,把那星碎般的小火吻上一角。然後鬆開了手。帶著火星的照片在兩人的眼前跟上忽然襲來的一陣海風,逐漸在兩人的視線裡失去身影。

「嗯,我明白了。」

不強迫狼業,唯點了點頭微笑。

「時候不早了,我們先回去吧。」

起身的同時拍拍身上的沙子,站直身子的諾森恢復為平常那個豪邁又爽朗的大叔。

「不知道這間旅社的早餐怎麼樣?」

好像剛剛的事都是一場玩笑,讓人有種他已經喝下藥水的錯覺。而他,其實只是不願再多回憶,即使是在這最後的一天。

「不合口味的話,還能去一旁的市集碰碰運氣呢

伸過懶腰,唯贊同諾森的提議

----------------------------------

「藥……今天就會喝了對吧?」

歸途之中,兩人看著看著前方的路面,與他們出發之時的景象不同,隨著太陽的升起,小鎮裡的人們也逐漸跟著醒過,大街之上,喧鬧的一天悄悄拉開序幕

唯沒有望向諾森,她只是淡淡地問

「嗯。」

跟對方看著一樣的方向,諾森回答。兩人保持著一樣的速度

「沒什麼好留戀的了。」



「那,趁現在的機會我就先說了吧。」

唯的腳步逐漸慢了下來,停下的同時給了諾森一張大大的笑臉

別於平時那樣偏商業化的笑容,唯此時的微笑綻放的是一種來自靈魂的美麗。

「很高興認識你,狼業。」



「我也是,唯。」

「這傢伙就麻煩妳了。」

那麼一瞬間,諾森似乎變得年輕,純白的髮與碧藍的瞳與現在的他完全撘不上邊,或許是錯覺吧?那人,已經回到那裡了,就如那張隨風而去的照片。

唯沉默,用堅定的眼神和不變的笑容點了點頭。

----------------------------------

遙遠的彼端,此時的阿嘉斯特城仍未被那股陰風侵襲,

以她為名的房內,她與最小的女兒如常的熟睡在那舒適的被窩之中,

灑滿月光的標緻面容上,有著一點點的疑惑

一切真實的不可思議,

難以置信的狠捏了臉皮上的嫩肉一把,身為夜寐,她在千百年的歲月裡未曾見過此等真實夢裏世界,諾大的草原與她那即腰的蒼蘭髮絲一同跟著彿上肌膚的和風擺動,

不遠的地方有著一個並不太大的村落,向晚的夕陽映著這塊土地絕佳的美景

她知道這裡是哪,她不會忘記這樣能量的脈動。這是他們出世的世界

村口,掛著獸族的旗幟

還沒來得及落淚,來自身旁的另一個聲音直接的打斷了她的思緒

「怎麼了?小月,小雨還在村子里等我們喔

沒有王儲必須披在身上的華麗服飾,那個黑髮的男子身上只披著一只昏死的野豬,

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另一只手被人緊緊握著,女子笑開的同時吃進了些鹹澀的液體

「嗯。」

----------------------------------


她不會忘記,在最初的路口,那個男人犯傻的笑容,還有他單純的溫柔


----------------------------------

最佳演員:諾森

     

     和月˙奏

片場位置:喀爾加德大陸 艾貝斯特城港口小鎮

特別感謝:ヲルカ

本串劇本:



後記:

話說暑假還真是段要不得的日子阿,雖然沒剩幾個了,但整天在家裡嗑零食吃三餐+消夜跟點心...中元節都要去比賽咬蘋果拉(腰身快要不見的小幻關心您)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1008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窩是一隻風語語唷~
QAQ

08-11 23:22

小幻幻
[e13]08-12 08:5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asd12304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仇恨狂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29379008禮志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 我愛你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