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達人專欄] 女朋友.貓.男朋友 -21  (完)

作者:席悠│2015-07-20 16:59:52│贊助:46│人氣:627

  21

  風真舒服啊。

  從餐廳走出門,穿過鋪草皮的院子,再跨越柏油路,就能見到太平洋海景。沒有沙灘算是有點可惜,不過海浪拍打在高聳的懸崖上,那聲音倒是挺悅耳的。對於抱有自殺念頭的人也是一處好選擇,離開人世前還能觀賞一番美景。簡直是大自然的慈悲。

  台東的濱海公路旁,離附近的城鎮不遠的地方,小悠和阿席的西班牙餐館就開在這裡。這是小悠的主意。經過小悠的推薦之後,阿席也無法拒絕地愛上西班牙料理。度蜜月也是去西班牙,差點就回不來了。原先預計一個禮拜的旅程,莫名其妙延長到三個月。他們在當地四處旅遊、大吃大喝,回到台灣時講話還帶有西班牙口音。要不是伊琦打了一通國際電話過去罵人,可能會永遠住在那裡也說不定。

  餐館本來想開在墾丁,但地價太貴了。小悠去過台東,覺得那裡也是不輸給墾丁的美麗地方,於是買下台東一塊地。小悠透過長久積攢下來的人脈,找到便宜的室內設計師,還有便宜的建築公司,蓋起這間餐館兼住宅。

  裝潢費用也很便宜。只需要負擔材料費,人力則免費。他們原本要靠兩個人的力量自己裝潢,只是有一天,伊琦、秀青和漣穎她們來探望兩人,讓小悠想到一個鬼點子。到了晚上,阿席親手烹調了一頓西班牙大餐,小悠還誇張地說:「這是我們去西班牙度蜜月的時候,巴塞隆納某家知名五星級餐廳的Pescado主廚特地傳授給阿席的食譜哦!」其實根本是參考網路資料學來的,再透過舌頭的經驗在料理上作一點調整而已。順帶一提,Pescado是西班牙語的「魚」。

  三位客人都很滿意阿席的西班牙料理。接著,小悠拿出造假的帳單。「總共三萬元……嗯?沒錢。那就把妳們的腎割下來放在桌上吧。或者幫忙我們裝潢也可以。」伊琦、秀青和漣穎心裡很明白,這是小悠不肯放下自尊,所以繞個彎拜託她們幫忙的方式。她們覺得動手打造餐廳這件事挺有趣的,就答應了。秀青和漣穎因為家庭和工作因素,頂多兩個禮拜來幫忙一下。伊琦的風格本來就很自由——簡單來說就是很閒——她乾脆跟他們一起住在台東,一直幫忙到開張為止。

  餐館走簡樸風,總之從地板到天花板是清一色的白。桌椅則自己釘釘敲敲完成的。阿席那些木頭工藝品放在店內當擺飾,還有一些小悠從跳蚤市場買來的東西(也可以翻譯成垃圾)。店名則嫖竊我的名字——「柑仔店」。旁邊還附註一行「西班牙料理」。免得真的有人把這裡當成雜貨店。木頭招牌上還印有我的臉,那是伊琦畫的。

  當地人來的不多,主要是賺觀光客的錢。生意說好不好,說壞不壞。他們也沒打算靠這間餐館發財,只是賺生活費。他們一年前就已經辭掉原本的工作。幸虧小悠有不少積蓄,長期以來的股票也賺了一點錢,否則這家餐館恐怕沒有足夠的資本可以落成。

  小悠在最後一刻踢開智明,投向阿席的懷抱,她當然不好意思繼續待在那間航運公司,裝作沒事一樣跟智明當好同事。但她可不是一個冷血無情的女人。在台北某區戶政事務所的「結婚書約撕毀事件」發生的當天,小悠、智明和阿席三人來到咖啡廳,坐下來好好把事情說清楚。尷尬的是,店內只有兩兩相對的四人座。當小悠坐到阿席的身邊時,整個人被罪惡感扎得渾身刺痛。

  小悠將她和阿席的過去、兩人之間的約定,以及他們那渾然天成的愛情,完整說明清楚之後,語帶歉意地說了一句:「事情就是這樣……對不起。」她低下頭。阿席因為不想用同情的眼光看著智明,只好看向窗外。

  現在就算智明突然發飆,掀掉桌子,讓杯盤摔得到處都是,或指著小悠的鼻子破口大罵,也沒有人會怪罪他。畢竟他是最悲慘的受害者,絕對擁有發飆的權利。不過他終究還是一個好男人。他沒有發脾氣,只是對小悠說:「難怪我感覺妳一點也不愛我。」他留下祝福,還有他那杯咖啡的錢,然後離開。

  到了現在,智明和小悠還有保持聯繫。當然是以朋友的身份。雖然曾經辦過婚禮,還差點結婚,這個友誼關係上有很多詭異的特殊成份。不過他們發現,成為朋友之後,相處時反而更能夠敞開心胸。後來智明交到一個女朋友,聽說也快論及婚嫁了。

  「就算妳真的跟智明結婚,我也不會生氣。」阿席割著院子裡多餘的雜草。他戴著斗笠,赤裸上身,像個鄉下的務農老伯。「真奇怪,怎麼會有這麼好的男人?這麼好的男人怎麼會看上妳?」

  「嗯?」小悠做出丟擲鐮刀的動作。她也在進行除草作業。戴著草帽,理所當然沒有赤裸上身。

  「開玩笑的。」阿席說。「我要是不在那裡上班的話,你們可能真的會結婚吧。幸好我有去考公務員。」

  「你一點也不像是公務員,比較像是在公家機關打混摸魚騙薪水的。」小悠反擊酸回去。「你怎麼會想到要去考公務員?明明不適合。」

  「當時為了賺錢,已經無所謂適不適合了。」

  在成為公務員之前,阿席還做過很多工作。

  他們一家搬到新竹投靠阿席的大伯。大伯在某家食品工廠擔任經理一職,透過這層關係,阿席開始在食品工廠上班。但薪水實在差強人意。於是他又找到一份水電學徒的工作。開始做才發現酬勞好不到哪裡去,要達到師傅等級也需要三年。為了儘快償還債務,起薪是最前線的考量。他還嘗試了便利商店、餐廳助手、快遞員、倉管……粗工的薪水不錯,但有一次在工地差點摔下來而留下陰影,後來走到三樓高就會腿軟,只好放棄。

  最後他才想到:不如去賺稅金吧。有基本福利,薪水不錯,也不怕摔死。順利通過公務員考試,在原單位服務三年之後,阿席申請轉調至台北的公家機關,這無非是為了跟小悠再次邂逅。事實上,如果阿席回一趟老公寓,就能遇到當時還住在那裡的秀青,進而得到小悠的聯絡方式。不過他以為房客們早就搬離那裡。抄有電話號碼的本子也弄丟了。唯一找到小悠的辦法,就是住在台北碰運氣。他當時在台北的住處,離小悠住的套房只有十分鐘的車程。

  這段期間,他開始重操舊業,到處跑夜店尋覓一夜情。他在台南玩的那一套,沒想到在台北也適合。除了需要在治裝方面下一點功夫而已。女孩們問到他的職業時,他會老實坦承:「我在戶政事務所上班。」這會讓她們既驚訝又懷疑。當他生動地敘述在戶政事務所發生的趣聞,女孩們才會相信他的職業,並且因為「跑夜店的公務員」這個身份反差產生某種新鮮感。

  他也試過跟幾個女生交往,但很快就分手。理由都是「妳好無趣」。非常傷對方的自尊心,也因此被賞過巴掌。他心裡一直掛念著小悠,也在半夜時分被侵入屋內的思念痛楚所淹沒。27歲那一年,家裡的債務已經還了七成。母親告訴他:「去存你自己的錢吧,剩下的我們會慢慢解決。」雖然跟當初想的不一樣,但從這一刻開始,阿席算是把債務還清了。

  只不過,就算約定已經實現,阿席還是找不到小悠的消息。放假的時候,他會到處閒晃。明明無法證明小悠人在台北,但這是他推測的最大可能。儘管機率微乎其微。幸好,戶政事務所發生了一場精采的球賽——打者智明揮棒擊出,名為小悠的球衝向天際,眼見就快飛越全壘打牆,外野手阿席及時高高跳起,在最後一刻將小悠接進手套。阿席以絕妙的美技守備宣告比賽結束。

  啊,果然這世界最需要的就是巧合。

  「師父。」秀吉從草叢裡竄出來,吵醒熟睡的我。牠身後跟著三隻小貓。都是被遺棄的,後來被秀吉收養。牠們整齊端坐,很有精神地向我打招呼:「師公好!」牠們被秀吉教導得非常乖巧。不愧是我的徒弟。

  「怎麼樣?」

  「那些狗講也講不聽,照樣在我們的地盤上作記號。」

  「唉,難道非得要重演去年的慘況,牠們才會學到教訓嗎?」

  一年前剛搬來這裡時,小悠和阿席忙著裝潢餐館,我則忙著整頓附近的治安。這裡沒有貓,卻有很多狗。牠們總是像青少年一樣群體行動,到處撒野。我觀察了牠們一陣子,找出其中的老大。那是一頭全黑的雜種犬。身形壯碩,看起來很會打架,不過傻呼呼的。

  有一天,我要求跟黑狗老大單挑。牠們哈哈大笑。黑狗老大露出輕蔑的表情,「老貓,你可能找錯對象囉。去捉幾隻老鼠玩吧!」我沒有回應,隨即衝過去。由於體力已經大不如前,我只好動動腦筋。我趁牠不注意,跳到牠的脖子上,勝負已經揭曉。牠根本咬不到我。而我則可以大肆攻擊。過程有點血腥的關係,不方便詳細敘述給三隻小貓知道,具體情況只能簡單帶過。總之,黑狗老大的左眼瞎了,耳朵和額頭傷痕累累。後來那些笨狗會盡量遠離這一帶,不敢輕易過來招惹。

  然而,牠們又出現新的老大,是隻黃狗。據說曾經跟原住民一起獵山豬,在我們眼裡就類似退役軍人或傭兵。強壯又聰明,也懂得激勵幫派士氣。所以牠們最近經常跑來騷擾我們的地盤。真煩人啊。但我很享受這種屬於流浪貓的煩惱,這在台北根本找不到。

  「師父,現在該怎麼辦呢?」

  「讓我想想……

  我老了,也差不多該是隱退的時候了。雖然我很信賴秀吉,牠繼承了我所有的智慧,肯定能成為優秀的領導,以及那三隻小貓的良師。不過秀吉缺乏打架經驗,這是我所擔心的。

  說真的,對現在的我來說,地盤鬥爭只是一點小樂趣。不知道為什麼,在戶政事務所的那一天,阿席出現在我和小悠面前,我突然覺得心中的某個沈重的東西,像掉入水中的石子那樣噗通一聲消失了。活了這麼多年,我第一次有這種感覺。後來我不再有任何慾望,也不貪婪,也不在乎自己身在哪裡。彷彿願望成真似的。起初我不想承認,後來我才知道,原來長久以來跟小悠相處在一起,讓我在不知不覺中感受到她的開心、她的痛苦,同時也擁有跟她一樣的心情。小悠的願望就是我的願望。多麼荒謬啊。我是流浪貓,她是人類。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或許是什麼人開的玩笑吧。

  小悠的等待終於得到回應,命運作了一點安排,讓阿席再度走進她的生命。很浪漫,不是嗎?就如同我在老公寓讀過的童話故事。我常想,他們的愛情未免太美好了,甚至有點脫離現實的地步。然而他們對彼此的愛已經證明,現實只不過是霧,只能短暫遮蔽他們的雙眼,而無法影響愛。陽光終會劃開霧,將溫暖的幸福照耀在兩人身上。

  陽光是我的朋友。我是小悠和阿席的朋友。雖然他們可能只把我當成養在家裡的貓,或者畫在餐館招牌上的LOGO。不過老實說,我感謝他們。我這輩子都為流浪貓這個身份感到驕傲,鄙視人世間的所有事物。其實我是孤單的。就算我不怕寂寞,然而我從未嚐過友誼的滋味。是他們教會我的。他們的出現,使我的眼睛看見不一樣的風景,為我帶來煩躁與平靜、悲傷與快樂。如果我一直處於流浪貓的自傲,或許我永遠無法體會那些是什麼。

  「師父?」

  秀吉是小悠帶回來的,牠是我最棒的禮物。他們蓋了這間瀰漫西班牙風味的餐館,讓我可以躺在院子裡,享受台東的陽光。三隻小貓是秀吉帶回來的。從牠們身上散發出來的光輝象徵希望,我很期待牠們的成長。微風有海的鹹味。到處有捉不完的蝴蝶與天牛。我的腦海有無數回憶——關於貓的,關於人的。每次想起它們,都會讓我回到過去,沉浸在其中。原來我的生活是如此多采多姿。世上還有哪隻貓能夠比我更幸運?

  「師父!師父!」

  秀吉好像在叫我。出了什麼事?師父就在這裡,不用緊張。如果那些狗來了,就由妳去趕走吧。還有三隻小貓需要妳來守護呢。

  陽光好溫暖。隔著眼皮,我也能看見它。不過為什麼越來越暗了?有一股芬芳圍繞著我。身體好放鬆。好睏啊。剛剛才睡過的。老了就是特別容易睏。我盯著眼前的黑暗。什麼也沒有的黑暗。我不覺得害怕。它是美麗的黑暗。沒有什麼是醜陋的。世界很善良。它創造了不完美,所以不需要完美。就只是這樣。

  有一道光慢慢朝我過來。

  好睏啊。

  晚安。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033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狐羽桑 ✌(´◓Д◔`)✌
柑仔,晚安。(淚

07-20 17:13

狐羽桑 ✌(´◓Д◔`)✌
令人心緒平和的結束吶。

07-20 17:15

席悠
就是說啊(茶(?07-20 17:33
無名小貓
柑仔活了十多歲,也算是壽終正寢了呢(泣

07-20 17:57

席悠
正確是十三、四歲(?07-20 18:26
寒天咖啡飲
智明的個性真的NICE......

07-20 18:41

席悠
好過頭了(?07-20 20:54
乱発勍暮堂(央夜)
柑仔,一路好走QAQ

07-21 01: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shiyo304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女朋友.貓... 後一篇:女朋友.貓.男朋友 -後...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