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有錢沒錢撿個情人好過年۞ 第七章

作者:LUCIFINIL│2015-07-20 07:31:46│贊助:34│人氣:183

隔天一早,當鈴司起床後,才發現月梅已經被好早餐放在桌上,且人已經出門上班去了。

「可惡!也不必躲我躲成這樣吧?」

他挫敗的低吼著。

不過,桌上所留下的一張紙條終於讓他心情稍稍舒坦些。

今天公司有要事要辦,所以得提早出門!早餐我已做好,趁熱吃喔!PS:不要忘了要去面試喔!地址和電話如下……

「她的心中還是惦記我的嘛,不然不會留下紙條提醒我簽約的事!」

看來他倆戀情的最大阻力便是年齡的差距!而這也是他唯一無法作改變的事!

「唉!比妳小又不是我的錯,只能說是老天無情的作弄……」

他不禁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喵--嗯--」

默不作聲來到鈴司身邊的仔仔,用小手拉著他的衣袖,彷彿在安慰他似的。

「你是在安慰我嗎?小東西!」

望著那漸漸與他熟稔且不再對他東啃西咬的仔仔,鈴司溫柔的抱起他。

「我做頓好吃的貓食讓你享用吧!」

「嗯啊--」

聽到有好料可以享用後,仔仔馬上揮舞著小手,高興無比的搖頭晃腦著。

「吃完後再來整理一下家裡,然後再去面試吧!」

在腦中排定工作順序後,鈴司便開始著手進行、一一完成。

等到吃完中餐後,他才打電話通知對方要去面試,接著梳洗一番才出門。

搭著計程車來到目的地後,一棟別具風味的大廈便聳立眼前。

彩繪著綠色藤蔓的外牆,其精湛的技巧讓人感覺它似乎是活的;一進到中庭,不斷湧出水源的噴水池讓人暑意全消;完全打通的設計,讓員工們毫無隔閡的盡情討論著各自的設計概念,並因此激盪出更為創新的作品出來。

總而言之,鈴司一眼便愛上了這間充滿活力的公司。

在櫃檯小姐的通報後,鈴司就跟著秘書來到最頂層的辦公室。

一進到裡頭,他首先被那彷彿未來世界般的高科技佈置所震撼住。

大螢幕的電視牆、完善的視訊設備、最高級的電腦設施……哇!真是集所有最新科技產品於一身的房間呀!就算不離開這兒,也能操縱公司上上下下的瑣事吧!

正當鈴司如此猜測著時,一位中年男子從辦公皮椅上起身,向鈴司打著招呼。

「你好!我就是這兒的負責人--許捷。」

「你好!我叫做凌司。」

他仍然使用著假名,怕真實身分遭到透露。

倆人互相寒喧過後,許捷望著眼前的美少年,不敢置信他就是衣裳的設計者。

雖說服裝設計師的年紀與設計出來的作品是沒多大關聯性,但這可還是他頭回遇見如此年輕的設計師,況且又好看的像是偶像歌星一般。

「你今年多大?」

他好奇的問著。

「剛滿20。」

果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呀!再不加把勁可就會輸給這些小朋友呢!許捷無奈的想著。

「來,請到這邊坐!」

移駕到一旁的牛皮沙發後,許捷按了桌下的一顆按鈕後,沒一會兒秘書便端著茶點與飲料出現,並恭敬的放置在桌上,接著又離去。

「想不到那麼纖細的設計竟然是出自一個大男人之手!我原本還以為你是女的呢!」

「很可惜讓你猜錯了!不過,我母親小時候倒是真的把我當女孩子養呢!」

聽說他那時白拋拋、幼咪咪,看過他的人都以為他是位小美女。

「喔?令尊還真是位有趣的人呀!……對了,可以冒昧請問你是哪兒人嗎?」

總覺得他不像是台灣人的許捷大膽的發問著。

「我是中日混血兒。」

鈴司對於這點倒是不避諱的照實回答。

「難怪!」

他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

「好啦!言歸正傳!你的創意真的讓我們十分佩服!尤其是把平凡無奇的衣物改造成令人驚艷的服裝,這番巧思不多加發揚光大實在是服裝界的損失呀!

所以我非常希望你能加入我們的行列。」

接連不斷的讚美誇的鈴司志得意滿起來,有種千里馬遇到伯樂的喜悅感。

「不過,要是你再去進修一下,其設計必定會更完美、更吸引住人們的目光!」

「進修?」

聽到這,鈴司心中突然生起一股小小的不祥感。

「是的!要是你願意加入我們,我們將會送你到巴黎進修一年,而且所有費用全免!然後等進修完畢,就會聘請你成為公司的專屬設計師。」

如此優渥的條件想必他一定會接受吧!畢竟可以免費到時尚之都的巴黎學習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心願!許捷望著沉思中的鈴司,等著他點頭答應。

進修一年? 雖然這麼大好的機會可是百年難得碰上一回!可是……一想到要跟月梅分開那麼久,他卻陷入兩難的局面。

「怎樣?考慮的如何?」

「很抱歉!……雖然我很想答應,但一想到要出國一年就不得不拒絕你的邀 約。」

鈴司深深一鞠躬並婉拒這令人心動的提議。

「什麼?為什麼?」

許捷不敢置信會得到這樣的回答。

「因為我有個喜歡的人,所以不想離開她那麼久!如果可以不用進修的話,我倒是會馬上答應。」

鈴司老實的說明原因。

「這樣啊……可是以你目前的設計看來還是欠缺一些味道,所以才會希望你再進修一番!你真的不接受我們的安排?」

「真的很抱歉!」

鈴司再次婉拒著。

「……」

沒想到還真有不愛江山只愛美人的人存在!可惜以他現在的創作實在還不是很成氣候,他可不想冒險賭他一賭呀!唉……只好死心放棄了。

「既然如此,我也不好在勉強你了!不過,要是你改變主意的話,隨時歡迎你加入我們。」

許捷一邊說著,一邊把自己的名片遞給鈴司。

「好的!我知道了!謝謝你的賞識。」

小心翼翼收好名片後,許捷便起身送客。

「等一下我叫輛計程車送你回家。」

「不用這麼多禮了!我打算在附近逛一逛在回家。」

「那我就不送囉!後會有期!」

「拜拜!」

倆人互相道別後,鈴司懷著複雜的心情離開了大廈,然後在附近的街道上漫無目的的閒晃著,直到天色微黑後才坐著計程車返回家門。

☆☆☆


「這樣做到底是對還是錯?」

一下計程車後,他邊走邊喃喃的自語著。

「雖然說成為服裝設計師是我的夢想,但是,如果必須跟月梅分開的話,那我寧願放棄這個夢想!」

拒絕簽下合約的鈴司,不知該怎麼跟月梅說明才好。

「如果月梅知道我是為了她才拒絕簽約的話,她會感動還是罵我蠢?」

鈴司心中明白他跟月梅之間的關係目前正像是似平行又彷彿交錯的2條線。因此,一旦他真的離開她,那他倆人就只會漸行漸遠且永遠不會再有命運交錯的機會了。

「唉!想當初都是別人追我追的很努力,如今,換我追人追的好辛苦,難道真被老媽說中了,這次真踢到鐵板?!」

不知被告白幾次都被打回票的鈴司,開始質疑起自己的魅力是不是大幅減退了,竟然到現在都無法一親芳澤。

「算了,就算真踢到鐵板我也認了!我就不相信沒有讓她點頭的一天!」

打定主意用纏功換得美人心的鈴司,絲毫不在乎必須花上多久時間才能如願以償。

走進家門並開門踏進玄關後,屋中暗濛濛的一片使鈴司不由得心慌起來。

「欸?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連平常愛對他大呼小叫的仔仔竟然都沒有出聲,寂靜的空間使人一股寒意襲上身子。

「人呢?出門嗎?還是……」

就在他胡亂猜測的同時,突然從廚房中隱隱約約傳出了窸窸窣窣的說話聲響。

「難不成--」

他躡手躡腳的走近廚房,躲在門縫邊偷看月梅究竟在搞什麼鬼。

「我跟你說喔……」

只見月梅正經八百的對著膝上的仔仔耳提面命的仔細叮囑著。

「等會鈴司回來後,我們就好好給他來個驚喜派對吧!慶祝他得到一份好工作!」

她用手指輕輕的點著仔仔的額頭,希望他能聽懂她的話。

「嗯啊--」

仔仔突然出聲喊叫著,令月梅高興不已。

「你也很替他高興,是吧?」

她高興的親了親他的小臉。

「嗯啊、嗯啊--」

他再度猛叫著,且那金銅的眼眸不停的看向月梅的身後。

「怎麼啦?難不成我後頭有什麼嗎?」

她的心突然狂跳起來。

聽說動物們都能感應到一些常人所感應到的東西,莫非……

當月梅皮皮挫的緩緩轉頭望著廚房門口時,才發覺鈴司不知在那兒站了多久時間了。

「你回來啦!怎麼不出聲呢?害我以為是什麼怪東西!」

她嘟著嘴抱怨著。

「妳也害我嚇一跳呀!一回家卻漆黑一片,我還以為妳發生什麼事了!」

所以他也要嚇嚇她,以示扯平。

「啊!天黑啦?真糟糕,忙到都忘了時間了!」

月梅一把放下仔仔後,便趕忙打開屋中燈火,剎時黑暗消退光明降臨。

當鈴司適應了眼前乍現的燈光後,才發現餐桌上擺滿了熱騰騰的飯菜。

色香味具全的料理讓人不由得食指大動起來

「這些是?」

明知這一定是月梅為他籌備的慶祝宴,但鈴司仍假裝不解的問道。

「這是為了慶祝你展開新事業,所以特地替你準備的驚喜!」

月梅紅著臉,囁嚅的回答著,並心想:不知他會不會認為我多事,畢竟……我們只是朋友關係。

朋友?是嗎?下一秒鐘,月梅的腦中浮現出另一種不同想法。

妳不是早就知道他對妳的心意,為何還是要固執的與他維持朋友關係?

難道年紀的差距對妳而言是那麼嚴重的一件事嗎?

坦然的、真切的,好好思索妳對他究竟是怎樣的感覺吧!

可是--念頭一轉,她黯然想著:又不是只差1~2歲,他們之間足足相差6歲!

這一道無法消除的鴻溝讓她躑躅不前,不敢接受他的愛。

雖然說這世上還是存在著許多老少戀,但她會有那種勇氣嗎?承受世人另眼看待的勇氣?

應該……是沒有吧!既然如此,還是不要跟他太過親近,免得到頭來受傷的還是自己。

「我真是太高興了!謝謝妳!」

鈴司的手輕柔的撫上月梅的臉,那掌心傳送過來的熱度是他熾熱的情感。

「我做了許多拿好手菜要讓你打打牙祭喔!趕快趁熱吃吧!」

因他的撫摸而回神過來的月梅,稍稍退後一步,遠離他的觸碰。不過,嬌俏的臉龐上仍掛著微微的笑意,歡欣的氣息表露無疑。

看到她這副模樣,令鈴司更不知該怎麼啟口說他拒絕了那份簽約。

早說晚說都是要說,還是快刀斬亂麻,速戰速決吧!於是下一秒鐘,他正經八百的凝視著月梅的雙眸。

「我有件事想要先跟妳說,有關於簽約一事……」

話才說到一半,他終究還是因緊張而吞吞吐吐起來。

「怎麼啦?發生什麼問題嗎?」

見到他神色凝重,月梅便緊張的反問著。

「其實我沒有簽下合約。」

「欸?為什麼?」

這麼難得的大好機會,怎麼到了最後一秒鐘卻放棄?她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因為……他們說一旦成為他們旗下的設計師後,就必須先到巴黎上課,充實一些專業知識後才能正式成為設計師。可我不想離開妳呀!」

鈴司大方的坦承拒絕的原因。

「你怎麼這麼傻?何苦為了一位老女人捨棄你的前途?你還是打通電話去賠罪吧!說不定對方還肯與你再度簽約。」

月梅心中雖感動,但卻不敢表達出來,只好用貶低自己的話語希望讓鈴司能清醒點。

「在我心中妳並不是老女人,而是我心愛的人!而且,我要妳也只愛我一人!」

第一次身陷感情漩渦的鈴司,只會用霸道的語氣表達他的愛意。

「什麼嘛……」

又是這種強迫中獎的方式,難道男生都是這麼示愛的嗎?從沒談過戀愛的月梅開始有點怕怕的望著他。

「妳難道對我沒有一絲絲感覺嗎?真的無動於衷?」

他再度伸出手輕觸著她的髮、撫著她的臉龐,眼神中盡是對她的無窮愛戀。

見他突然如此溫柔的對待自己,令月梅頓時迷惑起來。

一下子霸氣十足、一下子又柔情似水,簡直比女人還善變!不過,唯一不變的就是他喜歡她的心吧!可是……誰曉得能維持多久?

看著他清澈的雙眼,她明白他現在所說的不是謊話,但,也只是『現在』!

或許他只是因她收留他而產生的感恩之心情誤認為愛情,這可能性不是很大嗎?

「我……」

月梅垂下頭不知該如何回答是好。坦白也不是,說謊也不對,讓她心亂如麻。

「嗯?怎樣?有話就直說呀!不要吞吞吐吐的……」

鈴司用手指托起她的下巴,不讓她再次迴避他的充滿愛意的目光。

「那我就直說了--飯菜快涼了,趕緊坐下來用餐吧!」

「欸?」

沒料到竟會聽到如此回應的鈴司挫敗的垮下肩,然後被動的在月梅指示下坐到餐桌前。

「我還特地買了最新流行的水果氣泡飲料要讓你嚐嚐唷!」

她一邊說著,一邊把玻璃瓶中的飲料換裝到高腳杯中。

透明的杯身加上仍冒著氣泡的紫色液體,讓人光是看了就感到一股清涼感。

但,瞧了瞧玻璃瓶身的商標後,鈴司不禁搖了搖頭,並心想:這分明是氣泡酒哪是氣泡飲料?雖然上頭畫了一串鮮紅愈滴的葡萄,不過也不代表它就是葡萄汁呀?

算了,現在先不說穿,說不定待會會有好戲可看!他內心的邪惡份子悄悄的浮現出來。

「嗯!好好喝喔!」

他故意裝出一副滿足的神情,使得月梅也躍躍欲試的喝了起來。

「真的很好喝欸!」

她驚喜於那種濃郁的水果香味。

「菜也很好吃呢!手藝不錯唷!」

這次倒是發自內心的讚美,並以接連不停的挾取來證實他所言不假。

倆人一邊吃著喝著,愉快的享用著大餐,暫時把剛剛鈴司簽約不成及告白一事拋在腦後。

過了不久,盤中菜餚漸漸見底,但,流理台上的空酒瓶卻以倍增的方式增殖著,且大部分都進了月梅的口中。

雖然它是氣泡酒,因此酒精濃度不是很高。但,喝多了還是會醉!

瞧!這會兒她不就滿臉駝紅,癱在座位上,眼神迷濛的望著鈴司,嘴中一張一合的不知在說些什麼。

「鈴司……我……」

為了能聽清楚月梅究竟在說些什麼,鈴司起身換到她的身邊坐下。

「什麼事?」

他深情的望著這老是拒絕他感情的小壞蛋。

「你為什麼會喜歡我?為什麼嘛?」

她拉著他的衣領,用撒嬌似的口吻問著。

「這……」

對呀!他是何時喜歡上她的呢?

跟他以往交往過的女友比起來,她長的不是最美,只能算的上清秀;身材也不是最好,也就是中等而已!

那麼,他到底是被她哪一點吸引住呢?

是因為好心收留他的關係?還是因為做菜技術一流?亦或是單純戀上只要跟她在一起心情就會很好、很悠閒的緣故?

鈴司低頭瞧著那已經不勝酒力,昏昏沉沉依偎在他懷中的月梅,然後不停的思索著。

也許……吻她一下就會知道答案了吧!他隨即捧著月梅的臉,唇與唇毫無距離的密合在一起。

他先用舌細細的描繪著她的脣形,引誘著她微啟紅唇,然後在霸道的深入,狠狠的品嘗著她的香甜。

「唔……」

因喝醉了而沒有力氣抵抗的月梅,就這樣讓鈴司予取予求的吻著。

現在……他在吻她?是夢嗎?還是……月梅的腦袋因這突如其來的熱吻而糊成一片,完全無法思考。

原來接吻是這麼美好的感覺呀!難怪天底下的人們都樂此不疲、沉迷其中!

第一次體驗到這如此奇異的感受,因此月梅根本無力也無心反抗,任由對方輕薄著。

他並非聖人,且禁慾生活也差不多到達一個極限了!更何況感覺到懷中心愛人兒並沒有拒絕之意,所以鈴司更加大膽的開始用手撫摸著那玲瓏的曲線。

「你的手……」

眼神迷濛的月梅傻愣愣的望著鈴司,不明白他為何一直摸著她的身子,害得她越來越熱。

「噓!別說話……」

他再度以唇封緘,不讓她有機會說出任何殺風景的話語。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倆人之間激出的慾火越燒越旺。而不解人事的月梅只能被動的讓鈴司取悅著。

在她渾渾噩噩之際,鈴司打橫抱起她,快速的來到自己的房門前並一腳踢開房門,然後倆人雙雙躺到柔軟的大床上。

「好冷……」

等到她意識因突然發顫而稍稍清醒一些時,才發現自己已不知不覺的來到鈴司的床上,且身上衣物竟然都自動自發消失了。

「我會讓妳溫暖起來……」

早已卸除身上所有衣裳的鈴司,不急不徐的碎吻著身下的人兒,把屬於他的印記一吋一吋的佈滿在白皙的嬌軀上。

當然,一雙大手也沒閒著的不斷探索著這片沃土。

從高聳的山丘到平坦的平原,最後來到充滿神秘的三角洲,靈活的手指撩撥著月梅無助的扭動著,只能任憑對方肆意而為。

雖然趁人之危不是君子行為,但他可不是君子而是披著人皮的大野狼!因此面對這眼角含春、嬌容酡紅的小紅帽,哪有不拆吃入腹的道理?鈴司為自己準備幹下的好事做出合理的註解。

「嗯……啊……」

因承受不住身體一波波湧上的莫名浪潮,月梅不自主的嬌吟著。

而這充滿誘惑的魅聲讓鈴司恨不得馬上和她合而為一,但考量到她是第一次的關係,所以他決定多花些時間引導她、教導她。

經過十多分鐘的前戲引導,察覺到她已可以接受他的一切後,他才緩緩挺身進入那令人魂牽夢繫的神秘地帶。

「痛……」

有如撕裂般的感受使月梅忍不住哭了出來,並用手推拒著那寬厚的胸膛。

「忍忍,等會就不痛了!」

鈴司柔聲細語的安撫著身下的人兒,用濃烈的熱吻化解她的不適。

過了一陣子,當月梅終於適應他的存在後,鈴司便放縱的長驅直入、深入禁地,佔領著這完全沒有人煙來過的寶殿。

因他的一舉一動而帶來無窮盡歡愉感受的月梅,用她不斷的呻吟和嬌喘顯示其肉體早已被鈴司所深深控制住了。

而那總是排拒鈴司愛意的心也漸漸在理性和慾望2者間的拔河賽中,漸漸的偏向後者了。

在一陣猛烈的攻勢後,倆人同時共赴天堂雲端,享受著那至高無上的愉悅。

「……似乎累壞妳了!」

看著月梅因他過度的恩愛而昏了過去後,鈴司心疼的吻著那光潔的額頭。

「看來今晚就先這樣囉!」

本想再繼續第二、第三回合的鈴司,因不忍讓月梅太過勞累,於是決定暫時放她一馬,改日在好好補償回來。

拉起棉被後,倆人毫無縫隙的相擁而眠著。

此時,窗外的月光投射在疲憊但滿足的臉龐上,形成暈黃的光冠,彷彿是祝福他們有情人終成眷屬的禮物。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029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6 篇留言

露莉
你果然這麼做了嗎?!晴子阿!!!!!XDDD

07-20 07:49

LUCIFINIL
期待完結篇吧^^07-21 14:47
吳旻( °∀°)
0/////0!!!!

(終於!!!

07-20 07:55

LUCIFINIL
有情人終成眷屬(?
07-21 14:47
露莉
喇舌什麼的看起來好刺激阿[e16]
話說你這篇有肉喔,要不要放個警告標語?
然後....我說鈴司阿...你這樣跟迷姦沒兩樣吧?!

07-20 08:59

LUCIFINIL
比不上格雷的50道陰影啦XD07-21 14:47
風起櫻落
OwO/// 吃掉了 本來想說月梅可以再撐個一回的XD 看到最後~
總覺得應該是月娘笑他們是憨大呆吧XD

07-20 09:53

LUCIFINIL
再3章就完結篇囉XD07-21 14:46
諸葛
OwO以ㄘ光光!應該不會突然跳出很詭異的事情吧OAO!!

07-21 03:49

LUCIFINIL
放心

並不會發生甚麼離奇兇殺案XD07-21 14:37
諸葛
我說的士突然發生前女友啥的拉OAO!

07-21 14:57

LUCIFINIL
不會發生的XD07-22 15: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LUC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棕色小馬天生帶「白馬」花... 後一篇:巨貓偷襲睡香香美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ccccc654在座的各位
幹拎涼阿福是男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0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