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艾爾自創小說第108話

作者:林綠茶│2015-07-20 05:22:41│贊助:10│人氣:177
前言:考量到剩餘八集的篇幅量,我決定在這一集優先分段描寫各線在克羅夫爾的去向,貝小姐和艾拉那一線目前和澄組成同一線,也就是二分線合成一線組成一個團隊,策劃最後一戰的過程上構思上我卡了一段,所以拆成二戰來寫,初戰只進行了一會,複戰才算正式來,但要按照何種格局去寫這場戰鬥,說實在我還在思考,除了澄那線在富里克邦除外不列入克羅夫爾的範圍計算,主因之一為,富里克邦的故事線拉的太長,縮短了其他線的存在感,因而決定在這一話做個平衡,讓每線有機會出現,從八十六話的克羅夫爾,一路寫到這一話至少二十二話篇幅,而從一百話開始又開始加入了克羅夫爾這塊舊大陸的故事,所以我將這二塊大陸融合成一個新章節,現在主線還在對戰的部份,是澄那對主線部份,其餘主線都在克羅夫爾。

  West Type本部郊外-

  白髮男子艾迪消失於煙霧裡以後,正式宣告初戰以失敗告終,我們當下的決定是,先離開中心回到West Type大樓內部與伊芙他們會合,我揹著艾拉回到了West Type醫院裡,一路沿著長廊走回了伊芙所待的病房裡,隨著身旁的歐貝倫還有貝小姐以及二顆核心走回原點。

  West Type醫院長廊內部原先由艾迪植入的晶片近而驅動的納斯德,隨著主人遠離,晶片放射出一道強烈的電流,隨後從腦內部爆炸,癱瘓倒坐在地。

  「你的武器我來幫你拿吧,專心揹好她。」貝小姐接過我手邊的武器,並讓我空出雙手能揹好艾拉。

  「不好意思,麻煩妳了。」我回應貝小姐,雙臂扣緊艾拉的雙腿並揹好她。

  「不會,畢竟我也跟她同住了一段時間,這點事也是我該做的。」語畢以後,她接過我手邊的所有武器,一併抱起。

  「關於那名白髮男子的來歷,我們收集的資料還不算充足,但目前可以確定的是,他一定會在引起二戰的開端點,照初戰的格局上,那傢伙跟本是怪物的級別。」歐貝倫說著,撿起剛才掉落在中心的武器,放入袋子裡提著。

  「所以我們目前還是沒有成功擊敗他對吧?」我問著歐貝倫。

  「沒錯,不過就這一戰上來說,我們打的並不理智,同時沒有擬定好戰略,就隨便進攻,導致我們亂了陣腳。」歐貝倫接著說。

  「沒擬定好戰略?剛才的攻擊確實有對他造成明顯的傷害,為什麼會說這策略並不理智?還有如果一直停留在原地,什麼也不做,難不成等他攻進醫院裡面以後,我們才做出應對的戰略?」我以反駁的口吻詢問他,並嘗試以更激烈的口吻說話時,此時他比出制止的手勢。

  「光是只有造成傷害還是不夠的!」這句話打斷澄接著要說的下句話。

  「… …」澄的思考停頓了一會。

  「你冷靜一點並仔細想想,一個身上持有那麼多把武器的人,還擁有能隨心所欲控制周遭廢鐵能力的男人,會那麼容易被打垮嗎?有可能會因為只吃個一、二招,就被解決嗎?」歐貝倫不斷的反覆問著澄,同時與澄的視線相互對上。

  「你的意思是… …?」我思索了一會,仍得不出答案,當嘗試想以只要努力還有團結就能擊垮他這種想法來回答他的時候,我猶豫了一會。

  「就算從他的外表看來沒有什麼武器,但背後會有那些能隨自己的指令所變化的核心,絕對不可能是裝飾品,抱著一定可以在短時間內解決他的這種思維,優先被擊垮的會是我們。」話說到這,待我的情緒平復了以後,歐貝倫才繼續說。

  「他身後有六把利刃,那些利刃全部都是由核心所變形而成的武器,比起人類常用的鋒刀還要鋭利好幾十倍,他下一個口令,武器運行時彼此之間都會產生同步化,也就是同時間內行動,至於他身旁之所以會放射出那道電流,我想就是他郎誦了一段文字,啟動了術式,從本質上來談,他跟女王是同一類,但他是人類,同時擁有納斯德的技術。」分析了那個男人的特點,進一步的描述。

  「這個男人非常危險… …」語畢後場上一片寧靜,隨後歐貝倫收起刀片,調頭往West Type的方向走。

  「我們需要重新擬定解決那傢伙的辦法,按照目前橫衝直撞的打法,我們隊遲早會全滅,先回去跟伊芙會合吧,她應該還在病房裡。」

  「好吧… …」話題被它終止。

  「… …抱歉,我剛才太激動了,現在大概需要冷靜一會。」我經由心境上平復道出的結論。

  「其實你也沒有必要道歉,這本來就不是你的錯,我只是根據場上的情況來評斷而己,實際場上的情況我也不可能無時無刻預料到。」歐貝倫回覆澄,手中的刀片收回機體內。

  「現在艾迪應該往中心外的Group East Type本部走去了,雷達塔連結其餘四個本部的通訊線路還沒有被切斷,所以從剛才那陣煙霧裡,我大略盲目的猜到,他接下來會去的地方。」

  談到這裡,我們走回了三樓的病房裡,同時關上房門,歐貝倫走到了伊芙的身旁。
將艾拉揹到床前,讓她平躺好後,我缷下身上所有的裝備,將額頭前的頭髮撥起,走到洗手台前打開水龍頭,重新沖洗自己的臉。

  隨後關上水龍頭,走回病房寑室裡,打開櫃子取出幾捆藥布,將它們撕下來,包紮身上的傷口,此時伊芙見到身旁的我,雙瞳突然放大。

  「澄!!」見到了滿身是傷的澄,伊芙拼命移動尚未康復的身體,驅動雙手以及雙腿移動,移到我身旁。

  「我還活著,不要擔心我。」我對伊芙說。

  「作戰失敗了,那傢伙並非省油的燈,我們現在並不知道,跟妳曾經交戰的對手-艾迪他目前的去向。」我接著說,同時撫摸伊芙的頭髮,試圖安慰她。

  伊芙迴避了我上一句話,她明白我的意思,但現在所想的只有為我操心。
  
  「傷成這樣還叫我別擔心,你真是… …」她一邊抽淚一邊說著,同時投入我的懷裡痛哭了好一陣子。
  
  「我很抱歉… …」簡短的回應她,之後沒在做任何回覆。
  
  待無論如何都無法平靜下來的情緒漸漸的藉由哭淚得到了抒緩以後,她將我抱進自己懷裡,安撫她的情緒。
  
  我全身放鬆下來,深呼吸一口氣,隨之吐出,之後手掌放在她的白髮上溫柔的撫摸,另一手攬住她的腰間,靜靜的抱著她。
  
  那名白髮男子,實際上按照一般能力來判斷,已經超越了常人的領域,成為了怪物般的存在,可以隨心操控週遭的機械,成為他的武器,他自己本身也能被當成武器來使用,甚至具有短時間秒殺對手的能力,身後的利刃就像是他的助力般,迴旋在他的背後,就連曾經身為納斯德女王的伊芙與他對侍的時候,也戰了幾回合,但是最後還是被他打到瀕死狀態,最後不幸被他擊垮,隨後消失在富里克邦中心。

  艾迪消失前貌似說了什麼,但是當時我們的意識非常模糊,聽覺上也已經徹底的被阻斷,因此完全聽不到他在說什麼,但我們唯一能確定的是,我們身上受的重傷,是不會改變的現實。
  
  在眾人身旁見證這一幕的格瑞爾,心境上也沉思了一會,同時回想,他曾帶領他的團隊來到這塊大陸,並試圖攻擊伊芙這行人,最後卻被服侍伊芙的納斯德拯救,想起來也真諷刺,想害他們,得來是他們的仇視,但結果不如預期所料,反而得到他人相助,心中的愧疚必然不會消失,同時自己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
  
  『加入我們吧,你的同伴已經棄你而去。』重新思考剛才女性納斯德對自己說的這句話,並開始學習並嘗試拋棄與這群團隊對立的本質。
註:俗稱所謂的自打臉洗白,我在這裡已經下了一個案例,被同伴拋棄,背棄了自己原本的理念,選擇棄暗投明,大概指的就是這麼回事。
  
  「波可波可!」此時那隻蜥蜴酋長,也回到了這間病房裡,手上拎著一大袋資源回到了這裡,剛才外頭長廊正處於亂戰的同時,這傢伙究竟跑到哪裡去打混摸魚了?
  
  「它終於回來了嗎?之前澄還在艾里奧斯的時候,帶著這隻蜥蜴到處移動。」歐貝倫將視線轉移到波可的身上。
  
  「如你所言,這傢伙確實是麻煩的存在,當時你照料這隻蜥蜴時的那種感覺,我已經逐漸的體會到。」歐貝莉亞回覆歐貝倫,同時走到格瑞爾的病床前,將裝好一盆清水的臉盆放在他旁邊,隨後起身離開。
  
  「它不用參與這場對戰,留守在這就行了,要說原因的話,它本身沒什麼戰鬥能力,只是個古老的藥水商人,拎著大量的藥材啃個不停。」指著在角落旁的波可,同時經由得到歐貝莉亞的回覆,整理出的結論。
  
  「還有我們隊伍裡加入一個新人,原本他是與我們對立的傢伙,不過現在跟我們是同一隊了。」歐貝莉亞接著說,指著躺在病床上的格瑞爾。
  
  「原先打算解決他,不過後來取消了,往別方面想,現在我們隊伍裡多一個戰力,這樣也不錯。」語畢以後,走到女王身旁扶她走到病床前坐好,穿著外衣。
  
  「也該感謝艾拉願意放他一條生路,制止了我在氣頭上,想即時解決這傢伙的時機,當時她沒有制止我,我說不定就已經用槍口對準他的額頭,並扣下扳機,毫不猶豫的斃了他。」澄嘆口氣後說。
  
  「他要加入我們我倒是沒有什麼意見,只不要跟那隻蜥蜴一樣吵就好,之前的事就既往不咎。」語畢後,澄將視線轉移到那個男人身上,隨後撇過頭。
  
  「既然加入了我們,之前的所作所為,就在此算了吧,現在起內閧也沒什麼意義了。」擦去了眼角旁淚水,完全平復了情緒的伊芙此時這麼說。
  
  聽見了眾人的接納,內心不時也會產生一絲喜悅,同時得到了某種救贖。
  
  「看來所有人都到齊了,那來擬定之後的戰略。」歐貝倫說著。
  
  安置好傷患為所有人上完藥以後,剩餘的主力人員開起共同討論下場對戰的會議,談論聲充斥著整間病房,擬定戰略的同時,我們也在思索著那名白髮男子目前的位置。
  
  「既然要擬定,那由我來起頭吧。」伊芙下床,穿上一件外衣,撕下頭上的繃帶,並穿好鞋子,打開電腦,並鍵入一些指令,讓身體部份被破壞的機體恢復運作。
  
  眾人的視線轉移到她身上,澄走過去扶好她,此時伊芙加入眾人談論的話題裡。
  
  「關於艾迪的資料,還沒有掌握的非常齊全,必須再次透過續戰的時機,來了解他所有的能力,技能上幾乎重現女王所持有的技能,等同於掌握納斯德科技並加以利用的人類,他主要的武器是身後的那些核心,核心會變化成利刃,攻擊時利刃周遭會產生電流,速度也快的超乎常理。」經由幾個月之前與他初次交戰得來的經驗並進行分析所言。
  
  「妳沒問題嗎?女王,妳的身體不是還沒康復?」歐貝倫反問伊芙。
  
  「雖然還沒完全康復,但多虧了歐貝莉亞的照料,之前的傷勢也已經逐漸好轉,至少恢復了八成左右,現在確定能上場參戰了,況且… …」短時間思考並得出答案對歐貝倫做出了回覆。
  
  「況且?」歐貝倫詢問伊芙。
  
  「這件事本身跟我也有關聯,況且之前我跟他有些恩怨還沒有結清,所以我也加入,全程將這件事交給你們來做,對你們來說這負擔太大了。」平靜的道出這段話,注視著身旁的歐貝倫。
  
  「之前我回到這塊大陸,回到自己的辦公室,嘗試重新營運這裡的時候,那個男人的出現阻止了我的計劃,所以這次要由我親自來瓦解,所以… …」深呼吸一口氣以後,接著說。

  「下一戰出戰時我也加入,我也要稍微改造一下核心內建還有自身防具,提升戰力。」話說到這,在場的所有人也沒什麼意見反駁。

  「那我先去為艾拉療傷,她身上的傷勢也不清。」歐貝莉亞從藥櫃取出幾綑藥帶幾罐消毒液,走到艾拉身旁準備為她擦藥。
註二:寒假擦藥時,右腿還有右肩上傷口還有時所用的那種藥劑,寫入故事裡也是用這種藥來療傷。
  
  「年輕人依然是年輕人,不懂得尊敬長輩,完全把我當成花瓶放在隊伍的旁邊當裝飾用,波可。」眾人身旁的蜥蜴,此時也扔下手中的乾貨,起身撐起那僵硬的身軀,往眾人這移動。
  
  ***

  離開被攻佔的艾里奧斯大陸,到達克羅夫爾上岸第一天-
註三:這段時間線設定上,是描寫八十六話眾人剛登上克羅夫爾大陸分散開來的那一日,這線我主要寫雷文和蕾娜找住所的那一段。

  抵達克羅夫爾港口的那一天開始,下船的人包括我-雷文還有蕾娜以及解散的搜查隊,來到這塊大陸優先的行動是,在這裡尋找新的居所,做為重新開始生活的開端點。

  這塊大陸跟以往的艾里奧斯的地形完全截然不同,甚至等同於當時地形的三倍之大,等同於三個艾里奧斯結合在一起。

  所有從艾里奧斯來到這的村民還有士兵等等,人口數大約幾千萬左右,扛著肩上的行李,從城鎮入口的中心處分散行動,一方面打理自己的情緒,做好重新在這生活的準備。

  隨後人潮間相互交流所產生的談論聲,隨著散開逐漸消逝而去,克羅夫爾中心內部剩餘的只有原搜查隊一行人以及幾位回歸的外國人,彼此分開居住的時間也是從那一天開始算起。

  我們沿著北方城鎮的方向前進,花了幾小時後找到了一間空屋,從這時候開始,這屋成為我們在這大陸上渡日的主要居住地。

  「來到這總算能兩人獨處了呢。」以輕快的柔和聲帶過這句話,女子坐在男子的大腿上,抱住了他的後頸讓他栽入自己的胸口前。

  「是啊,剛吃完一場敗仗,失去了艾里奧斯,現在來到克羅夫爾對我們來說,這是最好的安慰。」我回應蕾娜,同時身上的穿著回到了我身為狂鋒武者的服裝,漆黑的納斯德左臂,也隨我的怒氣消失,回到了原先的亮白色澤,散亂的黑髮經由整理回到了原先的整齊。

  「傭兵日記,我想以後也用不到了,以後也不會在有類似這類的書籍出現在這裡,現在我也已經沒有仇視任何人的必要,對現在這樣的我來說,算得上是好現象。」感慨過去曾經將那本日記燒掉,近而揮別那段黑歷史,將眼前的視線放在未來。

  青髮女子靜靜的聆聽我過去那段故事,將我抱在她的懷裡,安撫著我,使我曾經經歷過的那段傷痛隨之消去。

  在一瞬間,我彷彿看見了她的身影,那名曾經令我動心,令我深愛如今已逝去的粉色頭髮的女子,站在遠方的天邊對著我揮手,從她的身旁也走出了幾名傭兵,隨後他們的身影,隨著蔚藍的天邊消逝而去。

  殘留在我幻覺的印象裡,她彷彿對著我微笑,站在她身旁的那些傭兵也對著我揮手,同時口中也說了幾句話,短時間內無法思考也無法分清,眼前所看到的是真像還是幻像,但能確卻知道,這景像並沒有為我帶來任何一絲厭惡感,反而再次用心去感覺,自己再次見到了自己的家人那番喜悅。

  來到克羅夫爾的時間,轉眼間也已經過了好幾個星期,來到這裡的所有人於離開中心城鎮的那一刻,皆各自分開了行動,離開中心點,帶上彼此的同伴,在這塊大陸上,找尋自己的居所重新開始渡過彼此的新日子,搜查隊這個名稱,也已經成為了遙遠的過去。

  過去曾經身為闇黑克勞爾號的團隊首領-雷文,現在與身旁的這名青色秀髮的女性精靈-蕾娜二人,沿著城鎮的北方移動,隨後找到了一間空房,決定在這住了下來。

  打開破損的大門步入屋內,映入眼前的是一片凌亂不堪的傢俱用品傾倒在房內的各處,從中我們開始著手進行整理,並且拆除已經無法使用的傢俱以及用品,從中分門別類定義出能用與不能用二大類。

  我們找到這些紙箱的地方是在步入這佈滿塵灰的空房里,找遍了全屋所找到的資源,隨後將它們打開後,便開始分類這些用品,其餘無法裝於箱中的傢俱,我們也優先的進行拆除工作。

  大約花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我們將這間空屋整理成,能住人的房子,同時忘卻忙碌的那段時間,身上到處沾滿了塵灰,但我們早就已經忽略了身上所殘留的髒物,帶著喜悅進入我們的新家。

  從基本的裝橫,到房內擺設所用的時間,大約長達四到五個月左右,在這期間,外部的工務大多由雷文處理,而內部則由蕾娜編排,這毫無疑問是新家沒錯,一間經由裝修後成型的新屋。

  居住在這塊大陸北方的一座城鎮裡,回歸算得上是家族的日常這一幕,我不斷拼著命集中注意力,注視著眼前所擁有的人事物,眼角早已熱淚盈眶,隨著眼角流下幾滴淚水。

  看著現在陪伴在身旁的這名青髮女子,就像是過去讓自己排徊於甜蜜中的她一樣讓自己內心充滿不少溫暖,當時的懷念感,不知道為何現在再次湧上了心頭,化為現實,讓我重新品嘗一次這種甜蜜的滋味。

  時間帶還有場景完全截然不同,曾經經歷過的那一段確實不會在回來,但我確切的感覺到了,現在正拉開,另一場新生活的序幕。

  寒冷冬天的尾聲,正迎來大地回春的春天,死寂一片的氣息,隨著春暖花開的氣息一朵朵綻放開來。
註四:這段大致上是比擬雷文過去殘留著經歷過那段痛苦,因而現在產生內心傷痛的現在告一段落的過程,迎來了另一段新戀情,只是我把他的心境寫成季節還有場景的形容。
  
  隔天一早,我仍拿起曾於闇黑克勞爾時握有的鋒刀,穿好我的服裝,走到桌子前將一些食物裝入盒子裡面並放入袋子,提起打開家的大門,往市集的武器店方向走去,打造一套全新的武器,隨後又走到了防具店,去調理自己的防具。
  
  前置作業花了一點時間完工後,離開了市集前往郊區外的林子裡,拔出那把剛鍛造好的新鋒刀,砍掉周圍的雜草,在林子裡開條路,走到深處,找到了幾棵樹,揮動手中的鋒刀,一瞬間內,在樹上烙上一道刀痕。
  
  測試階段結束,調整了一下揮刀姿勢,身子轉了幾圈,對空揮刀,讓身體去記住,以前成為狂鋒時,那固定的攻擊模式,同時在連技中,加入一點變化,減少施技過後停滯的硬直期,也就是施放完一項技能或者剛施展完一連串的連技動作會產生一瞬間無法施展下一招技能的時間。
  練刀的過程上,從遠處射來一隻弓箭,插在樹幹上,從這彈道我也猜到這是她沒錯,從以前到現在不會改變的風格,依然擺出大姐的架勢,直呼我的名字。
  
  我對她擺出過來的手勢,她以輕快的步伐瞪上半空中,跳到我身旁並牽住我的手,接著開始今天的練技的日子。
  
  ***
  
  克羅夫爾晨間-
  
  窗台前漆黑一片的夜空逐漸消逝,迎來晨間的黎明,我早一步下床,打開寑室房門並悄悄的關上,走到一樓的廚房去倒杯水喝。
  
  走到廚房打開燈,接著在走到洗手槽前打開水龍頭,沾濕抹布並擦拭著洗理台,右手拿起盤中還殘留一些油漬的盤子,拿到水龍頭台下沖洗。

  從台前取出一塊菜瓜布,擠些洗碗精在盤子上,接著用菜瓜布在盤子上擦了一會,隨後沖水沖掉那些油漬,視線不時望向窗台前,窗台前照映了自己的身影。

  花了半小時左右,完成這件家務,隨後走回二樓換上睡衣以後,靜坐在床前邊握著身旁紫髮少女的左手,直到睡意再次覆蓋自己徹底睡去。

  名為愛利西斯的女騎士,在一星期前,與我-艾索德還有陪在我身旁的愛莎道別後,便跟隨著她的戰友戴爾,離開了克羅夫爾回去她的工作部門,執行她的任務。
註五:正篇便正式回歸我以前所寫的艾索德配愛莎部份,與支線篇艾索德配艾拉故事配對完全不同,這一對充其量來說,已經算是早期的配對了。
  
  這場景,重覆了她以前為了成為更強的騎士,離開我的那一天,當時我的志願仍然是成為最強的劍士。
  
  揮別十三歲那稚氣的我,逐漸邁入人生成熟階段,對於分別這事,早已司空見慣,引退騎士領主這職業至少半年時間左右的我,現在正在思考,成為平凡人接下來,該做什麼,若回歸,是否該考慮,學習上手其他武器的操作。

  腦海裡映起了以前曾為巨劍騎士轉為領主騎士的那段日子,當時所有人都還在班德透過通往異次元入口處等候出任務,但不知道為什麼,當我嘗試回首這件事的時候,感覺已經過了很久,離那時候,隔了也才不過二年的時間。

  離開艾里奧斯之前,我昏迷在哈梅爾城鎮中心的第四商街,眼看生命如同風中殘燭般快熄滅時,當時愛莎找到了我,並被她搭救的那一次,我仍熟記在腦海裡。
  
  思想不斷停留在曾經發生過的這一段,其因是自己從那段瀕死狀態,經由她的治癒,奇蹟式的回生,身上的傷幾乎都已經痊癒,意識接近於昏迷邊界即將揮別這個世界之際,再次被人所救,拉離了世界通往其他次元空間之間的邊界,回歸這空間圈內。
  
  『缷下領主,成為平凡人這個通稱,接下來我該做什麼?』心裡面產生了這樣的疑問,按住下巴沉思了一會。

  思考這件事的同時,睡意也逐漸的覆蓋全身,緊緊抱著身旁的紫髮少女。

  ***

  花了大約三星期左右時間翻山越嶺,一路爬過克羅夫爾大陸東方山區,我們來到山對面的另一坐城鎮,進城的第一步,我們優先到城內各處收集所需的資源,並以我們在之前大約十六間到三十二間左右不等的空屋區所獲取的資源,與這些商人進行貿易,交易方式採以物易物為主流交易,當地城鎮並不收納現金這種物質。
註六:這線(綠髮領主配精靈)在第一百零一話時曾經出場過,隔了七話左右,他們到達克羅夫爾東邊山區對面的城鎮的一段過程。

  比如說嘗試以一袋米,交易幾斤水果,這種最原始的交易方式。

  艾里奧斯蜥蜴戰役以戰敗為告終,從離開艾里奧斯到達了克羅夫爾的那一日開始,彼此共同的目的便就此劃下了句點,臨時編成的團隊也就此解散。
  
  從那時候開始,和從艾里奧斯的那群人居住的理念完全不同,選擇離開人口核心帶,也沒有住在大城市裡,反而前往較偏敞的山區移動。

  來到這座新城鎮,我們全身早已全身充滿了汗水,在這城鎮找一個居住地先住下來,就這件事是,跟其他團隊優先做的事並沒什麼區別。

  進入了屋內,優先做的事是,從袋子倒出從那十幾間、二十幾間不等的空屋取到的物品,同時在取出剛才交易得來的物資,放置於地上排列。

  「暫時住在這吧,從到那處都是顛坡險的山區越過到達這裡,也已經花了一大段的時間,離開了充滿異類的艾里奧斯,來到這裡,煩悶的情緒果然也已經隨之消散。」綠髮領主說著。

  「住的地方問題確實是解決了,接下來取物的部份,大概就沒像大城市那麼簡單了,這裡雖說有坐小城,但是資源依然有限,很多東西都要自己去採去找。」考量到其他方面的精靈說著。

  「我也差不多該抽個時間來整理一下我的武器,若見到那群異類蔓延到這裡,我會毫不猶豫砍了他。」說歸說,氣頭上尚未消失。

  「即使攻擊也沒用吧,解決掉一隻,又會再重生,跟本沒完沒了,只有破壞它們的根源,才有辦法阻止再生吧。」綠髮領主取走一包糧食說著。

  「也對,無謂的攻擊怎麼打都無法擊潰的怪物,也只是浪費自身力氣的行為,不過... …」話說到這,斷開接到下一段。

  「三個艾里奧斯規模大的克羅夫爾,想不到也存有一個蓋在山區另一頭的城鎮,想起來我們也還真是幸運,看來爬過那座山也算值回票價。」精靈自言自語的說一段話,手邊取出了一袋食物,打開包裝紙取出食物放入自己口中吃下去。

  「這格局不大的城鎮貌似有間劍道場,隔幾天我過去看看。」吃完糧食並擦拭嘴唇的綠髮領主說著,同時拿起一件穿著,放下手邊的武器,並換上運動衣,肩上披條毛巾,出去做個慢跑。

  「… …」拾起地上的裝食物的包裝袋,從袋內取出一些食糧,放入口中,當作暫時墊胃用,清空腦海的雜想,吃完的時候便坐在木製的地板上沉思了一會,並同時思考著… …

  認真的去思考接下來要在這城內從事什麼職務的決定,使他周圍的氣場顯得一片沉默。

作者後記:這次出文的時間離上篇出文的時間隔了大約十五天左右,跟去年某篇的情況也非常雷同,同時這篇花了二天才完工,文章的東西差不多都是如此,太久沒寫,語感還有字詞運用就會生疏,寫一段筆路就斷了,不知如何繼續接下一段,別的主因為在創作的過程上,尋找靈感當中,得出的結論是決定先將故事設定好的主線故事,在這篇做個總整理,有些是穿插過去的片段,因此寫的比較短,這篇大概如前言所說,分成多線來描寫,順序為澄那一隊、雷文配蕾娜、艾索德配愛莎、綠髮領主四線為主,有些線以跟別線重組成一線,所以分線一定會少,這是不會改變的原則,同時這篇的性質上所屬沉澱期,也就是戰後的一場空窗期沉思寫出的那種感覺,離完結還剩七篇左右,下一篇若全程撰寫富里克邦的最終戰,那之後的戲份,就是將這些分線的部份寫一寫,然後在準備某線的婚禮,以這樣的形式去收尾。
  
  實際上要去重現以前的文風,以最單純的角度來說,並不可能,原作遊戲上目前出到了露西爾,而我所寫的這部故事,設定部份只到艾迪這個人物,所以第十角色大概不會列入故事範圍,這話另一個重點是,每線都共有沉思的過度期,行動了一段時間,一定會產生瓶頸還有迷茫,所以適時的思考還有想接下來該怎麼做,這是必經流程。

  套句個人主觀的話來談,你也許覺得看一篇文章覺得很簡單,但今天如果你身為一位創作者,你把「看」這個動作換成「寫」這個動作,改成你也許覺得寫一篇文章覺得很簡單,那意義上絕對有差距,若能抱有跟看文章一樣簡單的這樣的想法,那恭喜你,你有這方面的天份還有才能,遊戲方面我想說的是,假如你今天玩到一個你不喜歡的遊戲,可以選擇退出,你不喜歡這個遊戲可以,去玩你喜歡玩的遊戲,但請尊重還喜歡玩這個遊戲的玩家,人人都有自己喜歡的東西還有討厭的東西。
  
  創作方面,實際上今年我已經寫了十七篇了,支線十二篇還有主線目前五篇,續寫我去年第二季結界師,寫那部的結構,跟這部完全不同,策劃新作的計劃,原先編排也是等到這部寫完才開始寫別部,說實在,耐得住寂寞去創作,做起來真的很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0291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艾爾之光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fc105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近況文章創作統整以及近況... 後一篇:2010-2016年艾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艾爾之光(2010年-2018年) (0)
艾爾小說正篇(2010-2015年) (116)
艾爾支線故事 艾索x艾拉(含外傳) (75)
艾爾支線故事 雷文x蘿潔 (10)
艾爾支線故事 澄x蘿潔 (1)
艾爾後日談 蘭x愛利西斯 (2)
小說整理櫃+整理工作 (6)
影片 (9)
圖畫 (22)
遊戲心得 (3)
其他 (19)

新楓之谷(2016年-至今) (0)
那因哈特x莉琳 (25)
鷹眼x奧茲 (10)
小說整理櫃 (3)
圖畫 (8)
其他 (5)
遊戲心得 (2)

夏目友人帳(2016年-2017年) (0)
夏目貴志x多軌透 (17)
貴志&鈴子【後日談】 (1)
小說整理櫃 (1)
圖畫 (1)

結界師(2009年-2017年) (0)
第一季(2009-2010) (45)
第二季(2014-2017) (45)
結界師番外文(2018) (2)
結界文整理櫃 (1)
圖畫 (1)

神奇寶貝(2016年-至今) (0)
智遙 (2)
圖畫 (1)
小說整理櫃 (1)
其他資訊 (1)

機甲先鋒(2017年-至今) (0)
達斯汀x凱瑟琳 (10)
圖畫 (1)
整理櫃 (1)
遊戲資訊 (1)

英雄聯盟(2017年-至今) (0)
綠茶x拉克絲 (16)
蓋倫x拉克絲 (9)
蓋倫x伊瑞莉雅 (1)
繪圖創作 (4)

原創作品(2015年-至今) (0)
繪圖、漫畫創作 (46)
原創短文 (14)
整理櫃&其他資訊 (5)

刀劍神域(2018年-至今) (0)
綠茶x愛麗絲 (4)

爆爆王 (0)
遊戲心得 (1)

頭文字D (0)
遊戲影片 (3)
賽車遊戲資訊、圖畫 (11)

ACG相關 (0)
動漫心得 (23)
生活日記 (77)
月曆製作、圖畫、回憶的地方 (8)

未分類 (0)

nlpss05050大家
有人想交換紅心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