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LoveLive!】《墨の江》番外篇「メリークリスマス(下)」

作者:百合コンの玥炭│2015-07-19 02:44:14│贊助:20│人氣:251
      「嗯?茶有點涼了呢?」

      繪里喝了口亞里沙剛泡好的茶,有些疑惑:「真的是剛泡好的嗎?」

      聽她那麼一說,我也喝了一口,確實已經涼掉了。不過我並不是很在意,也拍拍繪里肩膀要她不要說了。

      亞里沙沒有回應,彷彿在躲避著我們的視線。

      她剛才回客廳的時候確實說了因為某些原因,才泡這麼久。從她的話聽來茶應該是剛泡好,熱騰騰的才對。

      但茶卻是涼的,難道她是茶泡好之後,因為什麼事情而耽擱了?

      我看了看亞里沙,她察覺我的視線後依然躲開了。

      難道她有什麼心事嗎?

      出於關心,我不能看著亞里沙一個人煩惱,因此開口詢問:「妳怎麼了嗎?」

      「沒、沒什麼,亞里沙沒事唷!」慌慌張張地,看起來有點可疑。

      其實我也大概猜到原因了。

      記得沒錯的話剛剛廚房傳來玻璃碎裂的聲音,如果我沒猜錯,亞里沙可能是擔心自己打破餐具被責備。

      「沒關係的唷,說出來就可以了,我相信繪里也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就生氣的。」

      「欸?生氣?」絢瀨姊妹倆人都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走到亞里沙身旁,搭了搭她的肩膀給她鼓勵:「我想亞里沙大概是因為打破玻璃,茶才那麼晚端出來的。不過人偶爾都會犯錯,我也曾經打破餐具,所以可以請妳原諒她這次嗎?」

      「欸?海未學姐?」亞里沙表情複雜地抬頭望著我,大概是覺得意外吧。

      「放心,沒事的亞里沙。」

      「啊……嗯……」

      「欸?原來是因為打破餐具嗎?」繪里現在才恍然大悟,簡直比我還遲鈍呢。

      真是,平常一直說我遲鈍啦鈍感什麼的,結果自己也半斤八兩。

      亞里沙似乎還是很在意,低垂著頭沒有說話。

      該怎麼說呢,自責感過剩?雖然沒什麼不好,但只是打破餐具其實不需要太過於在意的,下次不要再犯就可以了。

      我輕輕摸了摸她的頭,試著轉移話題:「茶很好喝呢!對了,要開始佈置了嗎?」

      「好~我們來佈置吧!」

      繪里將右手舉直,興奮地大喊著。

      順帶一提,她現在穿著短裙樣式的聖誕裝,短裙的下方是白色過膝襪。衣服的上方沒有布料,以致於白皙的肩膀完全顯露出來。

      繪里真大膽呢,要我穿成這樣肯定會害羞得不敢見人。

      「海未妳看!」她一邊喊著我的名字,一邊指著自己的肩膀:「沒有肩帶唷!」

      「不需要特地告訴我這個!」

      「欸~我還以為妳會好奇地問說『難道妳沒穿胸罩嗎,繪里』這樣呢!」

      「才不會問!」

      「真是的,總是那麼正經可是會缺少魅力的唷!」

      「我才希望繪里再多正經一點……」

      嘆了口氣。

      她還是一如既往地,小惡魔般的性格,不正經的程度簡直能和にこ相比。

      「嘛!要從哪裡開始佈置起呢?先將彩帶黏到牆上和天花板吧?」

      說著,繪里拿起了彩帶。

      她一隻腳才剛踩到椅子上,就被我阻止了。

      「上面的彩帶我來掛吧?」

      「欸?為什麼?」繪里歪著頭,晃了晃手上的彩帶。

      「這種事情不用我說,繪里也明白的。」

      說著,我看向她的短裙,穿這樣爬上去實在不太得體。

      繪里彷彿察覺我的視線,刻意用手指輕輕在白皙的大腿上撫摸過去,稍稍勾起裙襬。

      看到這,我突然覺得臉上一陣炙熱。

      「海未害羞了?」

      「怎麼可能!」

      「那為什麼臉這麼紅呢?」

      「……繪里!」

      「知道了知道了,上面的彩帶就交給海未囉!」說完,繪里走向亞里沙,拍拍她的頭:「我們去準備別的地方吧!」

      

      

      

             ♪         ♪         ♪

      

      

      

      吃完晚餐、稍微玩玩抽鬼牌之後就準時就寢,沒錯,準時晚上九點躺在床上。

      今夜我在繪里家過夜。

      原先我是打算睡地板的,卻被她要求睡在床上,雖然已經百般拒絕了仍敵不過繪里的攻勢,只好乖乖就範。

      兩個人睡在一張單人床上,共用同一個枕頭,總覺得距離實在太過接近,能夠清楚感受到彼此的寢息、彼此的溫度。

      佈置完之後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派對或是活動,繪里之所以邀請我來她家佈置只是因為我家禁止這類的事情,她想讓我體驗一次佈置家裡的感覺--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也是表面上的原因。

      「我只是想要在特別的節日,見到對我而言特別的人而已。」枕邊傳來的,繪里的細語述說了真正的原因。

      「還做了很糟糕的事情呢……?」我對那個故作平靜的繪里吐槽:「真是的,對西方來說這可是神聖的節慶唷!」

      「對我而言也是唷。」露出了大大的微笑,故作平靜的表情變得嘻皮笑臉。

      真是被打敗了。

      只要看到她的這張笑容,就無法再多嘮叨什麼。

      「好了,快睡吧。」

      因為繪里的寢息實在讓人難耐,於是我轉過身背對著她入睡。

      不知道是不懂體察別人,還是故意的,繪里用額頭輕輕靠上我的背。

      「對我而言也是,因為海未是我的天使。」

      我沒有回答,也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畢業後繪里到關西就學,說遠不遠、說近不近,至少不是能輕易說要相見就能相見的距離。因為這樣的距離,才讓我更加深刻理解到自己對繪里的依賴。距離越是遙遠,越是能察覺到她是如此明亮的晨星。

      十分難耐。

      只能抬頭仰望星光的日子難受得令人窒息,但是,現在此時此刻繪里就在我的身邊。比起聖誕節,能夠讓分隔許久的我們相聚的這日子反而更像七夕。

      如果能夠更坦率就好了,坦率面對近在咫尺的她,轉過身緊緊擁抱著她入眠……如果我能如此坦率就好了。

      「海未覺得呢?」繪里的聲音在寧靜的夜晚顯得更加清晰,一字一句都觸動了我的全身。

      「什麼事情?」

      「覺得自己是個天使嗎?」

      完全不需要思考。

      我不是天使,也不會是天使,充其量只是用蠟製作虛偽翅膀的人而已。

      如果我是天使的話,大概就能心無旁鶩地展翅高飛了吧?如果我是天使,就能更加直率坦白。

      「……大概不是吧。」

      聽到我的答覆,繪里深深嘆了口氣,雖然背對著而無法看見,但我能想像她露出惋惜表情的模樣。

      為什麼呢?我無法理解繪里嘆氣的原因。

      輕撫著我的背,繪里大概也能明白吧--我沒有資格成為她所希望的天使。

      「對不起,今天對妳做了很失禮的事情,或許在妳看來會覺得我是個變態也說不定,但是海未在我眼裡確實是個天使,無垢純潔,無時無刻都想保持著最完美無瑕的自己。今天也是,因為家裡不允許佈置,才來我家體驗一次佈置房間的吧?因為名為海未的天使,她的房間被要求必須要端莊簡樸。」

      突然說著這些話,讓我摸不著頭緒。

      「那個……繪里在說什麼?」

      「或許是正確的,但是不覺得太過壓抑了嗎?海未不管做什麼事情都顧忌太多、考慮太多了。」

      「就算繪里這麼說,我也不會……」

      「不需要改變。」

      「欸?」

      「只是……海未在我面前就不需要再壓抑自己的內心,不需要有所顧忌,純粹地向我展現自己的全部就可以了。無論是怎樣的海未我都會喜愛著,無論是怎樣的海未我都會深愛著,所以敞開心胸、捨棄多餘的顧慮,成為為了注視彼此而生的兩人吧?」

      「如果可以就好了……」

      「不能只是『如果』。」繪里從後方抱住了我的身體:「雖然這樣已經夠讓人滿足了,但是卻想要更加親近海未,想要更加理解海未。」

      理解……嗎?

      從情人節至今已經交往將近一年了,我是否比以前更加理解繪里了?還是說和以前沒有任何差別?

      明明注視著繪里,卻總是沒能理解繪里想法的我……對她而言,也是相同的嗎?一直以來我們都堅信著自己知悉彼此,以為什麼都能夠相互傾訴,卻沒有察覺這份距離並不是地理上的,而是心理上的距離。

      「天使的翅膀不應該只是裝飾,對吧?」

      我沒有回答。

      如果可以就好了。

      如果可以不受拘束地展翅飛翔就好了。

      不甘心。

      其實真正想要佈置的不是那簡樸的房間,而是這平淡無趣的內心。正如繪里所說的,因為顧忌的事情太多,多到連自己真正想要的事物都無法坦然面對,就這樣隱沒在汪洋之中。

      不甘心,因為這份不甘心而緊咬著下唇,因為這份痛覺而回過身面對繪里。

      眼角含著的淚水,看在她眼裡是怎樣的解讀?

      我已經無法在默不作聲了,抱著繪里,緊緊擁抱著。

      「……繪里的話,能讓我展開翅膀嗎?」

      「如果海未願意的話,不要說展翅,就算要飛到天涯海角我也會奉陪到底的,只要是海未的希望。」

      只要是我希望的話……嗎?

      真是狡猾呢,繪里。把主導權交給了我,要我自己面對自己的內心嗎?

      「繪里……」

      「嗯?」

      「我和繪里,確實是在交往著吧?」

      「當然囉,確確實實在交往著,沒有半點虛假。」

      「……如果不願意的話,要坦承地對我說唷,繪里。」

      「所以說海未顧忌太多了,那種事情不用特地說出來我也明白的,我可不像海未那麼不坦率。」

      我沒有回答,只是……

      用手撐起了身體,讓自己在繪里的正上方。

      「真的可以嗎?」

      我再一次詢問繪里,只要她拒絕的話,只要拒絕就會停止。

      身為高中三年生的我已經成年了,繪里當然也是。即使還有著許多該顧慮的地方,還有許多該深思的事情,但是卻刻意無視了。

      如果思考其他的,我將會繼續卻步不前。

      「真的可以嗎,繪里?」

      只限於今夜,不再有第二次的熱情。

      如果繪里答應的話,在燃燒殆盡前我都不會停止,不會停下翩翩起舞的腳步。

      如果繪里拒絕的話,我……

      「我不是說了嗎?海未自己決定就可以了。」

      沒有答應,同時也沒有拒絕。

      繪里不斷不斷將我提出的問題交回我的手中,要我坦承面對自己的真心。

      「海未,要是想抓住的話,就必須緊緊擁抱著唷。」在我耳邊囁囁細語的繪里,早已暗示了抉擇。

      「我……」

      月光透過淡藍色的窗紗輕灑在我們的身上,讓一切看起來如此朦朧,如夢似幻的究竟是月還是繪里?

      朦朧的是若有似無的光還是意識?

      「我想要和繪里……不用我說妳也能明白吧?」

      「說出來,海未。」

      「嗚……」

      不能停止、不能卻步、不能結束。

      惹人憐愛的夢境還不能就此完結。

      「……我想要繪里……」

      吻。

      彷彿比月紗還要輕薄的雙唇,交疊重合。

      我最後依然沒能鼓起勇氣說出口,但是,這樣的話繪里應該也能明白吧?

      這一刻彷彿世間剩下唯二的兩人,彷彿萬物都止息靜謐,就連時間也凍結了。然而我們早已知曉時間不會真正就此停擺,因此沒有怯懦的時間,只有盡力在倏忽即逝的短暫時刻,向彼此傳達自己全部的心意。

      全部。

      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全部融入聲音之中。

      將想傳達的話語融入聲音之中傳遞出去。

      我的聲音。

      繪里的聲音。

      在夜色之下重疊的兩人的聲音。

      短暫而漫長,如夢又似幻。

      在這朦朧夢幻的夜晚,月色也好、薄紗也好、意識也好、還是若有似無的吐息也好,一切都是如此模糊不清。

      只有一件事,只有唯一一件事是清晰確實的。

      那就是……

      

      --我將自己的心意傳達給繪里,這件事。








全篇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9018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百合|小說|GL|LoveLive!|園田海未|絢瀨繪里

留言共 1 篇留言

-淺葱-
完結灑花~[e12]

07-20 18:52

百合コンの玥炭
[e12]07-20 18:5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su11161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百合勇者與蘿莉魔王F 第... 後一篇:【LoveLive!】海...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m412266所有的人
歡迎大家來我的小屋看小穹喔喔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