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希望之劍X斬碎 #5

作者:罪燁│2015-07-11 05:08:50│巴幣:2│人氣:121
希望之劍X斬碎 #5

早晨刺眼的光芒使伊凡睜開了眼睛,雖然他也想過晚上就出境,但考慮到現在手邊沒有武器,晚上的野外又遠比白天更加危險,於是在原先訂好的旅館內處理過傷口後,便稍微補眠。
下了床後,發現衣服被汗水給浸濕,便打算將衣物給換下,至少他希望在出城之前能盡量保持乾爽以免傷口感染。
「我想……在女生面前脫掉褲子並不是好事。」
正當伊凡打算連褲子也換下來時,女性的聲音從角落傳來,回過頭一看,瑪琪不知何時躲在衣櫃與桌子之間的隙縫看著這裡。
「作為一名富商的女兒,躲在男人的房間似乎也不是可以拿來說嘴的事情吧?」
 
伊凡回過身,不打算理會瑪琪,並且繼續執行自己的動作-脫褲子。
「哇!哇!等一下啦,我知道你現在不想跟我說話,但是也沒必要把我當空氣啊!」
瑪琪連忙衝向前拉住伊凡的手阻止他,伊凡嘆了口氣,把褲子拉回腰間
「那找我有什麼事情,瑪琪.葛萊芬.奧爾哈紮小姐?」
伊凡換上乾淨的衣服後,把床讓給瑪琪坐,自己則是拉出一張小板凳坐下。
「就是昨天的事啦,雖然你打算把問題完全算在自己身上,但劍是被我用壞的這一點也是事實,如果不幫你解決劍的問題,無論是作為葛萊芬.奧爾哈紮的我,或是身為神明的我,都無法接受。」
「你不需要……神明?」
早料到會是講同一件事情的伊凡本來想簡單幾句把她打發走,但卻在聽到少見的字眼後被吸引了注意力。
安路薩爾雖然曾經也是個神治國家,但如今已經變成法治國家很久了,對現在大多數的安路薩爾人來說,神明是一種相當稀有且難以觀測的物種,雖然祂們擁有超越凡人的力量是不爭的事實,但已經不再受安路薩爾人崇拜。
少了神明崇拜的信樣,安路薩爾人對神明還是抱有不少的好奇心,這點就連伊凡也不例外。
「我在表面的身分上是圖爾.葛萊芬.奧爾哈紮的女兒,不過在我六歲的那年,也同時成了寶物之神。瑪琪這個女孩在生下來時就因為某些原因而身體相當虛弱,在六歲那年因為城鎮內爆發的流行病感然,使我臥病在床。爸爸當時幾乎動用了所有的財產與人脈,找來世界各地,甚至其他種族的醫生,但始終無法醫好我的病。某天,一個冒險者拜訪了我們家,他帶著一尊雕像,號稱這尊雕像受到了神明的庇佑,能夠改善我的病情。雖然聽起來荒唐至極,但當初心急如焚的爸爸根本沒想那麼多,他花了一大筆錢買下雕像後,將雕像安置在我房間。」
就是被破壞掉的那個雕像吧?伊凡回想起了儲藏室中央,被自己的劍給摧毀的雕像。
「那個雕像並不只是普通的古代遺產,實際上那是一個被稱作智慧魔像的魔法器,具有記錄歷史、給予他人先賢智慧的力量,但同時也有讓人喪心病狂的副作用。爸爸受到魔像的影響,知道了許多古文明的魔法技術,其中也包括了利用降神術,把神明放入人體,並且使其融合的禁術。爸爸他利用禁術,將原本眷顧著他的寶物之神-也就是身為神明的我放入瑪琪體內,由於神力本來就有強化肉體恢復的效果,因此我便靠著神力逐漸痊癒了。」
說著,瑪琪將雙手秀出來給伊凡看,那雙昨天傷痕累累的手,今天又已經如新生嬰兒般柔嫩。
「總之,現在的我即是圖爾的女兒,也是成為人類的神明,而且我是寶物之神,凡是屬於寶物的,不管是寶劍、法器、神像,或是典籍,無論是遠古流傳的,或是後人製造的,我只要一眼就能看出來,那怕是昨天才創造出來的寶物,也逃不過我的感知,這個能力對於接下來必須尋找武器的你來說很有用處對吧!」
瑪琪跳上床,雙手叉腰且昂首說道,看起來似乎對於自己的身分相當自豪。
正常情況下,沒人會相信這種自稱神明的鬼話,神力有助於治療傷口的說法更是沒有出現在任何文獻上,但伊凡卻不懷疑瑪琪的神明身分,畢竟當初瑪琪在拿到『噬神』時,竟然毫不猶豫的詠唱出應該只有自己與鋼鬼.鑄仙才知道的催化咒,這證明了瑪琪身上確實有些特別的力量。
「我猜大概是因為你這個神跑進別人體內,才會讓這個女孩精神變得那麼奇怪。」
「你這說法太過份了啦,神是沒有人格的,在你面前的可是100%瑪琪的人格喔!」
看著瑪琪一副自豪的模樣,伊凡一邊嘆氣,一邊揉了柔自己深鎖的眉頭說到:
「那也只能證明妳天生就很怪不是嗎?」
「嗚……!」
被這麼一說,瑪琪也無從反駁,只能股著臉生悶氣。
「算了,雖然不知道妳是不是真的像妳自己說的那樣神奇,但我猜現在要趕妳走也沒用了,自己去跟圖爾先生說清楚吧,別搞到最後害我變成綁架犯了。」
伊凡背起早已收拾好的行李,將房間的門輕輕打開,還沒踏出門檻便立刻被眼前的龐然大物給嚇得後退一步。
身形碩大的圖爾就站在門口,昨天因為總是一副陪笑的圓滑態度,因此還沒感覺到這身軀給人的壓迫感,但此時沉默的圖爾光是站在原地就靠著其強烈的存在感壓迫著伊凡的神經。
「伊凡先生,昨天真是失禮了。」
看到昨天態度圓滑的大個子今天變得相當有風度,讓伊凡感到渾身起毛,不自覺的轉過頭用眼神詢問瑪琪。
「我剛剛說過了吧,智慧魔像會使人變得喪心病狂,魔像用自己的紀錄中最符合商人形象的性格套在爸爸身上,所以才會變成那種樣子。我也是為了幫爸爸脫離那種狀態,才好幾次扮成小偷破壞魔像,但因為魔像太過堅硬,連我擁有的寶具都只能對其造成些許損傷,所以才會故意發出竊盜預告,再讓爸爸雇用像你這樣擁有特殊武器的冒險者出現囉。」
伊凡在聽到某個關鍵詞後停格了數秒,接著皺起眉頭思考,最後得出了這句話的結論。
「……用『噬神』破壞魔像這件事是早就計算好的?」
「凡事都要先有計畫嘛。」
「萬一我沒打算來這城市呢?」
「我已經請旅行之神引導像你這樣的旅行者過來了,不過在你之前已經有六個冒險者的武器被我弄壞啦。」
也就是說,魔像身上的傷痕全都是那些可憐冒險者的武器犧牲後換來的。
「神明的力量是給你們這樣用的嗎?」
「欸嘿~☆」
「不要給我裝可愛啊,你這個混帳神明……」
伊凡才剛說完,壯碩的雙手便抓住他的手臂,將他拉出門外,並且輕輕的將們給帶上。
門被圖爾關上後,兩名穿著黑衣的男子包圍過來,要不是他們手上的白手套與蒼老的白鬍子,還真會讓人把這兩名管家當成黑道。一位管家將一個小皮箱交給伊凡,另一名管家則是手裡捧著一把純銀色的長劍。
「收下這些吧,這或許不足以彌補失去你的劍,但目前我所能補償的也就只有這樣了。這把劍是過去鋼鬼.鑄仙打造的銀劍,雖然沒什麼特殊的力量,不過直到目前為止,我還沒見過比他更堅硬的劍。」
伊凡雖然想拒絕,但他也知道現在自己沒有拒絕他人的條件,那怕是欠下無數人情,也必須盡可能提高達成目標的可能性,猶豫了片刻後,便接下了皮箱與銀劍。
皮箱的重量驚人,伊凡稍微打開看,內部放滿了整整二十條金塊,平均一條就有五十枚金幣的價值,整個皮箱的價格甚至可以買下一座小城市。
「我不能收下這些錢。」
「就當作是我女兒的保母費吧。」
聽到這句,伊凡便了解瑪琪早已和圖爾說過自己的計劃了,原本還期待這位溺愛女兒的大家長會把女兒留下來,看來期待落空了。
伊凡接下物品後,兩位老管家便先下樓等候,而當伊凡正思考著該怎麼好好保管這兩件物品時,圖爾忽然手臂架在伊凡的肩膀上,並且於耳邊小聲說到:
「另外這是我個人的請求,要是萬一真的刺殺纏厄冬失敗,我想請你帶著瑪琪在國家被巨人佔領之前逃走,伊萊‧拉凡德‧瑞利歐薩爵士。」
伊凡倒吸了一口氣,裝滿金條的箱子差點從手上滑落,但又很快的定住精神,看向圖爾。
「我身為騎士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情了,你從哪裡打聽到我的消息?」
「我們商人自有特殊管道,雖然先刺探了你的身分有些失禮,但畢竟接下來瑪琪會跟著旅行,不先搞清楚你的身份我不放心。」
說著,圖爾又交給伊凡一個紙捲。
「這是我們所知道,關於一部份寶物的資訊,雖然不清楚這些寶物是否還存在,但也先交給你了。」
伊凡接過紙捲,不過心裡對圖爾仍有不少的戒心。
「老實說,現在我無法對你產生信任,知道越多的人越危險,就我現在的處境,其實殺掉你是最保險的。」
一旦有更多的人得知秘密,那秘密曝光的機率也就隨之變大,如今伊凡的一舉一動都不能讓寒霜巨人的眼線察覺,因此了解許多情報的圖爾對伊凡而言是必是一個大麻煩。
「放心吧,雖然我只是個商人,但我可沒丟掉身為安路薩爾子民的榮耀,我們已經對自己施加了限制法術,一旦有人想從我們身上奪取情報,術式將會奪走我們所有的記憶。」
圖爾拉開胸口的衣襟,在他胸口確實有一個巨大的魔法陣,雖然伊凡並不了解魔法,但他知道要對人體施加長期法術是會有生命危險的,既然對方都做到了這種程度,他也選擇了信任。
「我了解了,不過有兩件事情我必須說清楚。第一,我已經被剝奪騎士資格,沒必要稱呼我為爵士。第二,我今天是抱著就算與寒霜巨人同歸於盡,也要成功刺殺纏厄冬的覺悟,所以我不可能帶著瑪琪逃走,但要我在行刺之前把她安置在其他地方應該還是能做到。」
伊凡說完,便推開圖爾的手臂,握住門把要打開之前,又再補上了一句:
「還有一點,我不認為我刺殺纏厄冬會失敗,這是曾經作為『王國之右手』的我唯一的自信。」
 
 
與守衛打過招呼後,伊凡牽著一匹馬離開了莫諾斯。
在離開前瑪琪一直吵著要買馬車,而讓伊凡開始後悔帶著瑪琪上路。伊凡並不想太高調,於是只挑了一匹不錯的馬便上路,為了讓不停抗議的瑪琪閉嘴,伊凡答應不會在旅途中要求瑪琪下馬用腳走。
「伊凡,你有聽說一個故事嗎?」
走了大半天後,在馬背上感到無聊的瑪琪終於耐不住的找話題聊。
「長話短說,旅行不要浪費口水。」
「有一天,一對父子牽著驢要去賣,父親讓兒子騎在驢身上,結果一個路人便說兒子不體諒父親,於是兒子便要父親騎上驢子,自己來牽……」
「這跟我們的旅行有啥關係?」
「我想說你一直走腳不會累嗎?」
「……妳當我從首都到莫諾斯是用飛的嗎?」
伊凡又長嘆了口氣,後悔自己和瑪琪搭上話。
「我說伊凡啊,你知道嗎?」
見伊凡對自己的話題沒興趣,瑪琪又轉了一個話題,此時伊凡開始懷疑,搞不好受魔像影響的圖爾才是真正的本性,因為瑪琪簡直就跟受魔像影響的圖爾一樣聒噪。
「我不想知道。」
但瑪琪並沒有理會伊凡的回應。
「有人說,在精良的武器若沒有經常使用,就發揮不出其最好的性能,我覺得這對馬來說也是一樣的。」
「所以呢?」
「哎呀,要動點腦子啊,伊凡。我都提示的這麼明顯了,馬是大自然的奔馳者,要是只能像現在這樣慢慢走,豈不是太可憐了嗎?」
伊凡揉了揉額頭,他已經不想再繼續這兜圈子的對話,要是現在不理她,誰知道接下來又會是什麼莫名其妙的對話。
他抓住馬鞍,腳一蹬便翻到馬背上。
「以後說話講重點,然後摔下去我可不會停下來等妳!」
說完,伊凡手上的韁繩,馬便在草地上快速奔馳起來。
「呀呼~~你還是懂得嘛!」
瑪琪像個孩子似的舉起雙手,享受著疾風從身邊掠過的感覺,伊凡則開始擔心沒抓穩的瑪琪會不會真的摔下馬。
「給我抓好,然後閉上嘴,小心咬到舌……痛!」
說著,伊凡就咬到了自己的舌頭。

----------------------------------------------------------------

在上一篇完成後不久,就面臨了公司要求大量加班的窘狀,以至於好一段時間沒有心力寫小說,就乾脆趁著颱風假來寫一寫,希望接下來也能夠撥出時間來繼續。
第一章希望之劍X斬碎到此結束,關於標題名稱的希望之劍,指的就是『噬神』這把魔法劍。這把劍背負了鋼鬼.鑄仙最後的生命,以及王國打敗寒霜巨人的希望。斬碎這兩字是「斬下後既碎裂」的縮寫,指的是『噬神』發動後的結果,不但是指被斬殺的目標,同時也是指劍本身。

下一章開始,沒意外的話每一章都會以尋找一個武器作為主旨,標題也會以該武器命名。
下一章:雷貫之牙X追獵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935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beshrew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01 希望之劍X斬碎 #...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san0196親愛的巴友們
關於她的吻~第29話~更新囉,故事邁入尾聲,感謝大家的支持與鼓勵!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