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Zean】寄託

作者:爺只是路過的│2015-07-09 19:19:16│巴幣:12│人氣:183
向我最愛的遊戲劇本--「DARK SOULS」系列致敬
本故事和DARK SOULS劇情無關

此文章配合創作公會 【Zean】十六夜文藝創作交流區  的活動主題: 轉世



-寄託-

「轟」
烈焰自我的口中竄出。

如洪水般奔流的火焰,以熾熱的鮮紅將我面前的大理石地板覆蓋。

在那片火海中,站著一位身披鎧甲,雙手各握一把長劍的年輕人。

依稀看到火焰中,年輕人掙扎著在地上翻滾,最終承受不住高溫而倒在地上,蜷縮成一團焦炭,化做灰燼。

輕鬆容易,一個人,一條生命,就這麼結束了。

---

我是「龍」。

只存在於傳說中,擁有鱗片、犄角、四腳、雙翅,能飛行吐火的巨大爬蟲類--沒錯,我就是這種東西。

身為傳說的存在,不會老化,不會自然死亡。我不需要刻意去尋求食物來維生,也不用擔心任何天敵。我將會一直留存在這世上,除非足夠強大的物體來結束我的生命。

在這寒盡不知年的漫長生命中,沒人騷擾時,我能做的大多是睡覺。

「哼……」

真可惜,其實我還希望剛才那位年輕人多點能耐,這樣我才能陪他玩久一點--畢竟一個人整天睡覺的日子實在太無趣。

蜷起二十多公尺長的身軀,我在這片大理石磚鋪成的地板上,打算再次沉睡。

我所棲身的場所--這片高聳而廣大的大理石平台,是崇拜「龍」的人類們所建立的祭壇。人們歡迎我在這安然休息,而我也沒什麼地方好去,姑且便待在這。

這塊平台下,有著聖職人員和學者們共同建立的研究機構。過去他們負責保衛我生活的清靜和安全,不曾有外人來騷擾我,但最近,騷擾者的人數卻開始不斷增加。

也許那些守衛厭倦這樣的生活了吧--就像我一樣;又或著,他們已經離開這裡,或是死了。

哼哼,無關緊要。

我的生命算是半永久,幾乎不死,實在不覺得那些守衛的存在有何意義。

我會一直活著。

就算細心呵護我的人都已死去,我仍會活著

就算渴望殺害我的人都已消逝,我還是會活著。

一直活著,一直活著,一直活著……

===

身披鎧甲,背負著兩把長劍的男人,從遠處窺視著沉睡的巨龍。

--沒有任何動靜。

即便如此,光是注視著巨龍微張的大嘴,方才將男人燒死的灼熱感便襲向全身。

「不能退縮,我不能退縮。」
將雙劍從背上的鞘中拔出,男人試著停下雙腿的顫抖,擺出架式,緩緩靠近沉睡之龍。

跨出第一步,背脊一陣涼意。

跨出第二步,雙腿開始無力。

第三步,握劍的兩手又開始顫抖。

第四步,不斷亂顫的雙腿再次感受到方才死去時的灼熱。

第五步,男人改變方向--往後踏步。

然而,因恐懼而無力的兩腿已支撐不住身體,男人向後跌坐。

「匡噹」

金屬鎧甲因為跌坐在地的緣故,與地面撞擊,發出不小的聲響。

「糟糕!」
男人抬頭一看。

所幸,巨龍未被驚醒。

「呼……」
鬆口氣,男人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塵土,轉身悄然離去。

「呼呼呼呼呼……」
但,在轉身的剎那,身後發出巨大的呼吸聲。

就在男人拔腿要跑的瞬間,火焰已經包圍男子全身……

---

本應已死之人,適才又再度死亡。

看著曾是生命的焦炭化做灰燼,隨風飄去,我想起過去所學的知識……

--不死人。

顧名思義,就是永遠無法獲得安息的人們。那是我來到這裡之前,便已在這國家大流行的疾病--正確來講,與其說是疾病,不如說是詛咒--因為「不死人」沒有固定的發病模式,也沒有方法根治。

「不死人」並不是「長生不老」,他沒辦法將你最美好的時光保留到永遠--相反地,你會不斷經歷死亡,並不斷復活。在生死反覆的過程中,你將漸漸失去理智,最終成為瘋狂的、渴求其他生命而殺害生命的「活屍」。

帶原者、傳染途徑、發病時間……一切資料都無法獲得確切數據來研究,無法用任何常人的知識來理解,彷彿這是神所開的玩笑--一個無法違抗的死亡遊戲。

那名年輕的戰士,想必也是名不死人吧。

這樣的人我見過不少--為了尋求超脫不死詛咒的方法,而覬覦「龍」這種永生存在的人。

那些被反覆殺死的不死人,不是淪為「活屍」,就是死透,變成一副貨真價實的屍體。

我已經殺過太多不死人了,這次的戰士也不會是例外。

---

死亡,灼熱如火的,死亡。
一次又一次,侵蝕自己。

一次又一次,倒下。

即便如此,火焰中,男人仍不斷站起。
縱使在前方等待的,只有死亡。

一切都是為了「留住自我」。

害怕將理智丟失,害怕將自己的人生遺忘,害怕總有一天會成為「活屍」。
為此,明知前方等待的盡是死亡,男人也要為破除詛咒的希望拚命。

在此倒下。

「沒關係。」
灰燼中,男人站起。

再次倒下。

「下次會更好。」
灰燼中,男人站起。

不斷地,不斷地倒下。

「還沒結束!」
懷抱著執念,男人拚死起身。

屢屢倒下的過程中,理智與記憶逐漸離男人遠去。

然而,勇氣與信念,卻隨其不斷地站起,更加茁壯。

---

變得強大了。

在我面前的年輕人,已蛻變成一名貨真價實的戰士。

雖然被「人」這具軀殼所束縛的他,能發揮出的力量終究有限,但其每次揮砍,都能感受到角度變的更精確;每次躲閃,都能感受到身段變的更靈巧。

「轟」

火焰,再次結束他那渺小的生命。

但我很清楚,他馬上會再回到這裡,與我對峙。

縱使明白我的強大,他也不會放棄,死纏爛打地將一切持續下去。

在這名年輕人身上,我發現怪異的現象:

不死人,隨著死亡,會漸漸失去理智。

往常見到的不死人們,隨著理智喪失,會更容易暴怒,也更容易感到恐懼--因為他們失去理智來控制他們的情緒。
他們最終不是在我面前死透,就是逃得遠遠的,永遠不敢再來見我。

但是,這名年輕人的氣息,卻在不斷淪為活屍的過程中,變得更清澈。

其喪失理智的結果,並非更容易被恐懼之類的情感所駕馭--這傢伙,反而離恐懼更為遙遠。彷彿理智之下的他,是只為戰鬥而生的存在。


就在此時,他又出現在我面前。

「哈……哈……」
大口喘氣的他,舉止沒有正常人類的感覺,無疑已淪為活屍。

然而,握劍的雙手,卻反而停下顫抖。

「為甚麼?」
我用記憶中的發音,開口說道。
「為甚麼你沒有喪失理智?」

「噁……啊……」
連正常的話都無法說出--那無疑是喪失理智的樣貌。

竟然如此,為甚麼我還想確認其理智與否呢?

難道我在……動搖?

「回答我!為甚麼你要這麼堅持!」

「啊……啊啊啊啊啊!」
發出怒吼,他朝我衝刺而來。

「轟」
烈焰自我的口中竄出。

如洪水般奔流的火焰,以熾熱的鮮紅將我面前的大理石地板覆蓋。

然而,戰士卻向側邊狂奔,從火海中脫離。

「嗷嗷嗷嗷!」
高舉右手,我將爪子撲向他。

戰士躲過我的攻擊,緊接著將劍揮向我手腕上的筋。

「嚓」
長劍劃破鱗片,刺進我的皮膚。

即便如此,因為我的鱗片過於堅硬的緣故,戰士的攻擊無法造成多大的傷口,劍身在刺進我的手筋之前便已停下。

「吼吼嗚嗚嗚!」
我揚起身體,將他連同我的手臂一起舉到半空中。

卡在我表皮的長劍開始鬆脫,隨即便與其主人一起墜落到地面。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墜地的剎那,他發出痛苦的喊聲。

穿著那麼重的裝備,從這樣的高度摔落地面,鐵定斷了不少骨頭,說不定連內臟都已破裂。

「哈……哈……哈嗚嗚嗚嗚!」

但,即便痛得呻吟,他仍舊站起。

「為甚麼……」
久違地,我講起人類的語言。

「為甚麼你不順從死亡!」

像是狂怒一般,我將雙爪朝他猛撲。

戰士拚命狂奔,閃躲我揮舞的爪子。

「去死!」

為甚麼會這麼激動呢?

「去死!」

已經好久沒有這麼大的情緒起伏了。

「快去死!」

是因為煩躁嗎?憤怒嗎?還是恐懼呢?

在我的猛攻中,戰士不斷趁我不注意時,往我的腳筋砍去。
也許他是希望我跌倒吧,但就算他砍再久也是徒勞--我的腳筋可是比岩石還硬。

即便如此,毫不起眼的小傷口中,卻確實地流出鮮血。

「血……」

最後一次流血,到底是甚麼時候--那似乎是成為這副模樣之前的事。

「血……」

那時的我,沒有這樣的力量,是會被時間剝奪生命的存在。
虛弱、渺小,且終有老死的一天。

「血!」

久違地,我清楚感到憤怒。
這份憤怒,源自對「死」的恐懼。

「碰」
大地在我身體的重壓下被粉碎。

望向塵煙瀰漫的地面,我確信那名戰士已經死在這片荒蕪之中。

最終,他終究是條脆弱的生命。

「哈哈哈哈……」

脆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人終究不是龍,不是傳說的存在。

就算平安度過一生,也終究會耗盡自己的時間。

太脆弱了!

輕鬆容易,一個人,一條生命,就這麼結束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在此時,緊貼地面的腹部之下傳來一陣怒號。

「甚麼!」

還沒死嗎?!

「你休想……!」



「咚」

一陣悶響,在胸口迴盪。

久違的鮮血、久違的刺痛、久違的,對死亡的恐懼。

隨著他的劍,一起鑽進心臟。


腹部底下,感受到一股鑽動。

從腹部側邊之下,他撥開滿地碎石,緩緩爬出。

大口喘著氣,我看著他。

他的四肢幾乎殘廢,虛弱不堪,連走動的力氣都沒有。

雖然心臟被刺中,但終究只是個小洞--時間一久確實會失血過多致死,但現在我還有充足的力氣--至少夠將他一掌拍死。

但是,心裡卻沒有這種欲望。

此時此刻,生命的光輝是何等耀眼,令人不願傷害他。

看著他的身影,我想起我的過去。

「人類。」

雖然我不曾是一名執劍的戰士,但,我也曾是一名拒絕向「不死」詛咒低頭的人。

「我清楚你想從我這得到甚麼。」

我和有志研究對抗詛咒之法的學者們,一同組建這座學院。
沒錯,就是這片祭壇之下的研究機構。

「透過這顆寶珠,你能潛入已逝之人的記憶,去發掘我曾靠近的真實。」

害怕自己淪為活屍,更害怕所愛之人淪為活屍--為此,我們研究能讓人的生命回歸正常狀態的方法,然而沒能成功。

「拿去吧。」

竟然沒能回歸原始的生命狀態,我們便致力研究出真正的「不死」--不會淪為活屍的「永生」。

「去找出破除詛咒的方法。」

我將我的生命貢獻出來,作為實驗品--僥倖的是,我成為第一名成功案例。
我轉生為「龍」--不會自然死去的存在。

「請你證明--」

但,這條半永恆的生命只是幸運的巧合,沒人能和我一樣成為龍。
我或許逃脫死亡,但終究沒能拯救到其他被詛咒者--沒能實現我的初衷。

「--我逃避詛咒的選擇,是錯誤的」


他的雙手因激動而不停顫抖,捧著我給他的灰色寶珠。

之後,在這顆寶珠的庇護下,他便能進入到遠古生物的記憶中,去窺視世界的真實、詛咒的起源,了解我曾經見識到的一切。

「答應我。」
用殘存的幾口氣,我開口說話。

年輕人迅速將頭抬起,失去理智的眼神中,帶著興奮、迷惑與恐懼。

「答應我:在你找到破除詛咒的方法之後,你會回到這裡,告訴我你發現的,和你經歷的一切。」

坦白講,我連他現在是否具有足夠的理智來聽懂我的話都不清楚。

即便如此,我非說不可--我想見證我當年沒能實現的一切,想明白我當初是否有其他生存方式的選擇,

「拜託……求求你,答應我。」

即便是謊言也好。

拜託,給我希望……



「好的。」

我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沒想到那年輕人還有足夠的理智來說話。

「我答應你。」

在他那活屍的空洞眼神中,閃爍著疑惑、不安,同時,也映著決心。

即便是謊言也好。

「謝謝……」

我也想獲得希望。

「我會想盡辦法,把我的靈魂留在這。」

謝謝你,年輕人。

久違的不安、久違的焦慮、久違的喜悅……

久違的,各種感情。

漫長的,幾近永久的生命中,我遺忘許多事情。

但在今天,一切都回歸到腦海中。

對死亡的恐懼、對生存的企盼。

還有,希望。

「謝謝你,年輕人。」

由衷感謝你。


曾經,我捨棄人身,轉生為「龍」。
而今天,我拾回一切。

謝謝你幫我想起的所有事情。

我會以一名人類的身分,盡我所能地留在這裡,直到你找到答案的那一天。





-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9204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黑暗靈魂 Dark Souls

留言共 4 篇留言

♚king
真的是非常非常棒的文qwq好喜歡看的好投入ㄚ(*′ლ‵*)謝謝你的參與//




07-10 03:19

爺只是路過的
感謝賞識><07-10 09:54
RikkaKin
好喜歡這篇,太生動了!!!

07-10 10:51

爺只是路過的
非常感謝賞識XD07-10 11:15
吉風翅
贊同樓上兩位
我也看得很投入喔

07-12 21:37

爺只是路過的
感謝賞識TAT07-13 15:14
YoLo
對不起,看到嗷嗷嗷嗷我笑了好久XD

07-26 07:46

爺只是路過的
狀聲詞XD07-26 20:5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bless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王器的戰爭:父親--第二... 後一篇:【私人作業】no man...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amage922自由即奴役
無知即力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0: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