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RPG公會】重返榮光(八.五)

作者:銀風月希│2015-07-06 21:19:02│贊助:8│人氣:136
上一章

站在床邊看著窗外的皎潔滿月,雙手合十祈禱。

『願她下一次與蘭斯見面時,自己能夠不顯任何缺陷——』

或許是因為希兒比維絲是赫拉列斯一族的人,始終亦然。

不論今生前世,她們都是選擇多神信仰的,只是變換了名子後,這個願望就不靈驗了呢。

不管是最初在理想鄉的地下洞穴被泉水
弄得濕淋淋,還是在回憶中被打得落花流水,甚至是腹部那道傷疤。

唉呀,不管什麼時候,自己的糗態都被帕修斯家的父子看到。

喔,不對最後一個還是小公主送她去給導師治療的,不過她留著自己胡亂縫合的線,也算是提醒自己,記得教訓。

『親愛的賽莉耶,想要順利前往那處,就想想跟那有關的快樂回憶吧,這是最簡單的魔法。』

她沒有像皇子一樣,能夠直接以火焰開啟通往家鄉的道路,她有的只是回憶與蕾比妮亞所教會她的空間魔法,頂多加上他給予過伊芙的魂石。

劃破指腹血珠爭先恐後地從傷口冒出,並以此為墨,畫符詠唱,十指結印,凌空而現的月之陣,那光披撒在她的身上。

『賽莉耶,要相信自己啊,曾經成功的話,就代表你心中有一股快樂幸福的回憶,這是你無法否定的。』

回憶也總是最美好的,她的身邊終於出現一陣急速的氣流波動。

她的空間魔法總是不好,只是感覺到世界開始天旋地轉,魔力壓迫由不得她再張大著雙眼。

眼前一黑,她陷入了昏迷.......

如果就此陷入永眠的話,那麼該有多好.......

「快,快把小姐送醫師那邊去——」

「記得收拾好地板,真是個,吐得這麼誇張,不知道的女僕可會以為小姐喝了我的飲料呢。」

「在不清醒的話,我可就要去準備啦。」

「醫師,就麻煩你了。」

她好久沒有這樣的感受,頭昏腦脹,彷彿喝醉酒一般,酒可以讓人暫時遺忘一切,但醒來後必須承受麻痺前衝擊的數倍。

烈酒如迷藥,只會使人慢慢的上癮,陷入醉生夢死的幻境中。

可是早已成為不老不死之人的她,在那追憶的六百年中,她一步步將自己的酒量壯大了,不至於會有承受著醒酒後的頭疼的時刻。

記憶洶湧翻騰於她的腦海之中,不管是屬於希兒比維絲的,還是賽莉耶的,有如走馬燈一般重現眼前,不禁讓她想起身為死神的學生與友人,他們都說過:『人們在死亡前夕都會有看見自己過去種種的錯覺,但那其實是死神在觀看他們的人生跑馬燈而已。』

看著兩個哥哥與夏爾在一旁雪地中的嬉戲打鬧,白靈初次狩獵的驕傲吠嚎,母親溫柔的為她縫製那一個玫瑰眼罩,父親嚴厲卻總是手下留情的劍術訓練,這些都是在皇城郊外的鄉間宅第所發生過的回憶。

還有不時擅自出宮來找她們的蘭斯,少不得看到傑洛德哥哥對他惡作劇。

『啊——!!!』

尤其看到蘭斯被種在宅第外的血玫瑰劃傷,那時她真的好怕會像傳言那樣,是碰到了血玫瑰的樹枝,即便有穿著鎧甲都會被刺穿,加上血味會吸引更多,想必她也露出了驚慌的模樣吧。

『你流血了,是我的錯,我應該提醒你的。』

就為了要摘得血玫瑰送給她,那時的她沒有癡心於血玫瑰中,而是更在乎那被刺割損的手指,那驚心動魄的血跡,只會讓她擔心地皺上眉頭吧。



『因為那聽起來很遙遠。』

不知道蘭斯討不討厭,被叫作阿瓜呢,可是她能肯定,對方更討厭被稱為殿下,甚至是更久以後的陛下,她們從一開始就以真實的自己(名子)相交了。

旁人總說赫拉列斯一族:『他們腦袋瓜才像是石頭一樣又臭又硬!』

『塔妮絲,不介意我這樣稱呼你吧!』

『你真的是一個很出色的女孩,回憶起什麼令你快樂,誰令你快樂,不要只局限於書本之中,把握現在吧。』

『塔妮絲,你沒有必要去擔起薩比的責任,別忘記了我還在啊,唉——』

特別是她,少不得貴為親王的奧路菲老師甚至是傑洛德哥哥擔心,她們都是同一類的人,都感受的到,將有大事發生,長得越大,眉頭就越是沒鬆開過。


傑洛德哥哥最疼她,最捨不得她受到苦難,安慰她的時候,總是強拉她擁入懷中,深怕她在崩落了總是在外人面前,顯得比鋼鐵還要堅定的純正寒冰面具後,卻連自己的情緒都凍結了。

特別是在與驍勇善戰的猛虎開戰以前,那些傳言她都想相信不是真的,可是看到兄長手中印有威風凜凜的雄獅紅泥的信封,她真的對著那胸膛痛哭了,而跟蘭斯一樣,口粲蓮花的傑洛德,卻只能沉默著撫摸那頭粉嫩秀髮。

『哥,他不要我了嗎?』

獅子能有許多個伴侶,但狼只會有一個,像父親與傑洛德這樣的"異類",更多支撐他們的行動的,僅是家族,那她呢?

『失戀罷了,見不了老祖宗的!是蘭斯那小子沒眼光,竟挑上了猛虎的寡婦,沒關係,塔妮絲這麼漂亮,會愁沒男人要嗎?喜歡你的人肯定多得能佔據七國!』

『我只要他,哥哥,狼只會專情一人啊!』

即便說出了那些話語,還是改變不了她被狂風般吹襲的心靈,胸口就像是缺了一塊,明明空蕩蕩的,卻還是揪著揪著心痛。

『他早就把血玫瑰送我了啊,何況我們......』

她是那麼滿心期待著,等到對方回來後,會說出什麼諾言,或者反問自己:『這麼多年來!我的火燄有沒有將妳內心寒冰溶解了呢?』

為她戴上那一枚血鑽戒指的時候,她是多麼期望那是最後一次為對方等待,以赫拉列斯一族的身分,因為之後她將換上帕修斯的姓氏。

絕想不到,曾經的幻想都成為了空想。

傑洛德也是一個赫拉列斯,清楚曾為為第二代家主與其妻之間見證愛情的血玫瑰含意。

同時也明白蘭斯是她願意廝守一生的人,對方卻為了一時女色,而引發一場戰爭,這為她帶來多大的痛苦。

『他不要妳,哥哥要妳,沒有人要妳,哥哥養你一輩子,就像伊耿與辛比歐斯一樣,是血親,也是彼此最珍惜的人,妳還是我最疼愛的人,只要我一天不死,一天活著,我都會等著你對他釋懷,回到我身邊來,我會給你屏障,給你堡壘。』

她能感受的到,那一雙永遠帶著笑意的正紅瞳孔,染上了自責,責怪自己沒能當好一個稱職的哥哥,沒能保護好妹妹。

『所以不要哭了,好嗎?』

但也聽得出來,潔洛西迪斯.赫拉列斯,是相當認真的態度,在對她說出口的,只可惜終究一生她沒有對蘭斯釋懷。



『你沒有必要這樣,那個阿瓜,永遠都是我
希兒比維絲.赫拉列斯的好朋友。』

在戰爭結束後,如同她所想的,哥哥找了個機會痛毆蘭斯,在身形還沒有顯露身孕前,她們便一同前往搖籃鄉,聽著哥哥的轉述,就連她的孩子都不停的伸展四肢,想要急著出來,問問那好舅舅。

『不,我不會再讓他欺負妳了,他要是敢,我會不惜一切成為"征服者"!『我警告他了,他敢對狼用盡心機,就不要認為那份忠誠會多麼牢靠。』,否則,一切不會如他所想那般順利。』

血狼從未離去,只是收起了利爪
潛藏在赫拉列斯的血脈中,『奔狼之血』流蕩在傑洛德身中,等待著良好時機,再現狼族光輝。



『話說妳想要為妳的女兒取什麼名子呢?塔妮絲。』

勾著她的後頸,好挺直她的上半身,撥開那柔軟瀏海,額頭感到外頭的徐徐涼風,哥哥在上頭給予剛生產完畢的她一個親吻,那是親人的溫度。

『就叫葛莉安吧。』

葛莉安——葛加瑞語中有團聚的意義存在。

看著那張臉孔與她是一個模子刻出的女兒,她為那孩子許下了一個不可能的願望,與她的父親團聚,她們能真正的成為一家人。

「不要擔心,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只是不在今天。」

神秘聲音由遠至近。

那是她最耳熟能詳的聲調,應值青春年華,卻帶有著經歷漫長歲月的聲音。

「歡迎回來!賽莉耶老師。」

輕靈的女聲,帶有的不再是不甘與悔恨,而是溫柔。

「是的,我回來了!葛加瑞。」

她會繼續好好活著!

用這一生去好好看這個世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89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1 篇留言

瑪珂.傑羅亨
「最有價值的知識,是那沒有人能傳授,而自己所學到的是自己的秘密;是真相是祝福但也可以是詛咒。」

炎熱夏夜,身著浴衣的多美代,一人靜靜站在後院池子旁。

褪去木屐,踏入,一雙珠輝玉麗的美腿泡在清澈冰涼池中。

從那天算起——幼年遇到「蒼龍神的使者」也過數十個寒冬,對妖怪而言。

自小天資聰敏卻受人歧視,誰她叫是個沒父親的孩子呢?

他人眼裡,母親不過批著巫女的娼婦,如果「父親」不是大善人個性,母女倆肯定淪落至尋花巷討生活。

蛇人跟貓妖怎可能生出完美無瑕又高傲的她呢?

「獅子與貓的孩子要如何分辯呢?」

差不多也是這時吧?解鬆髮束,月光下髮色更顯如雪。

遠在京城的「父親」,一年半載才歸鄉數日,每回不超過十日便返回京城,兄長們也如此。

若非祭祀蒼龍神的日子,一般百姓很少登訪。

那晚……她無意間發現母親秘密——自己秘密。

悶熱使人難眠,起身,也許沖個冷水能助眠。

經過母親閨房傳來不堪入耳的聲音,起先多美代並沒太在意,畢竟父親與母親魚水之歡總是……

忽然一個畫面閃過她的腦海,父親不是昨日搭上回京城的車?

各種好奇心作祟,多美代靜悄悄貼近門扇,戳了一個小洞。

不堪入目的畫面——母親緊緊抱著男子,很害怕失去他似。

「夏夜乃,跟我一起走吧,這重地方不適合妳……我不會虧待妳們母女。」

「別妄想,我要你欠我們母女一輩子!」

07-06 23:48

銀風月希
『白雪吹亂了今晚的搖籃鄉』

希兒在年幼時無意間領悟的咒歌,其實也是他最愛聽的歌曲。

『所有的足跡都被抹去,模糊不清』

那是屬於老祖宗月狼使辛比歐斯所寫下的,而他一直追尋著老祖宗的足跡。

『我被孤單地遺留在搖籃鄉的角落,而我是僅存的女王。』

在他追尋著夢想、了解身世的同時,他都以為自己失去了一切,但其實塔妮絲失去的更多。

『狼群的嗥叫撕扯著心臟,彷彿暴風雪正在心裡頭上演。』

但他們還擁有著家人,只要回頭一望,都只是在背後支持著。

「我再也無力堅持了,至少祖靈知道我曾多麼努力。」

這就是他想守護的,他最珍惜的家人。

「別讓他們靠近,別讓他們看透」

因為要走的人,留不住啊。

「做個好女王」

他相信的,一直都沒有變過。

「你永遠都得擔起這個角色」

只是他沒有成為"征服者",在塔妮絲心中也不是最重要的人呢,但至少我們有著彼此的秘密,最好的兄妹莫過如此。

「藏匿起所有情緒,阻斷任何感受」

不要哭啊,塔妮絲,你答應過我啦。

「別顯露你的秘密」

最後還是沒能聽完整首的潔洛西迪斯,代替早已潰不成聲的希兒唱出了下一段,用歌曲詞彙作為遺言,極是他的風格不是嗎?

07-07 00: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bbbb591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夢日記】末日... 後一篇:【RPG公會】重返榮光(...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allwall不起眼粉絲
懶癌發作!但【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篇】模型整理再次更新!!!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853754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