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幻想Rocker】19 藍鯨之淚,蒂菈的憤怒!

作者:大王魷魚-鬱兔│2015-07-06 11:21:55│贊助:20│人氣:360
    當一行人在紫晶石迷宮即將復原之前,總算逃了出來。

    跑得氣喘吁吁、上氣不接下氣的五人回頭看,卻見剛才消失的迷宮部分,又漸漸地顯現出來,沒多久就恢復原本複雜迷宮的樣子,什麼直達的通路,根本再也看不見了。

    然後,那深深的紫色霧氣又開始瀰漫,將迷宮深藏在其中。

    看來暫時應該沒有危險,總算可以鬆口氣。

    當眾人回頭,卻被眼前景色給吸引住。

    只見前方是一座彎月形的色湖泊,環抱著迷宮出來後的路盡頭,明明沒有任何光源,但是湖水竟然自身散發著淡淡的藍色之光,隱約有銀色星點點綴,照亮這裡的一切,宛若天神無私的光芒。

    無風之時,湖面無紋,宛如一道懸掛於夜空的藍色彎月。

    「好美……」艾琳奈不禁讚嘆。

    眼前這座湖,比任何艾琳奈在書本上看過的還要美,甚至已經美到不該在現實中存在,但這就是妖精族人的聖泉──藍月。

    「不是說會有恐怖的妖怪嗎,什麼都沒有嘛……」莎莎沒去地嘟著小嘴咕噥著,「還以為會看到什麼有趣的東西呢……」

    但除了她之外,其他四人都在忙著找聖物的下落。

    但是不管怎麼看,這座迷宮的盡頭,就只有這道月牙泉,根本不知道聖物到底藏在哪裡,就連雪莉公主也感覺不到聖物的存在。

    「怪了,難道迷宮還有別的出口嗎?」羅瑞以指側觸碰下巴,回頭望著那座神秘的紫色迷宮。

    泰倫斯覺得有點麻煩,但是這件事情可以攸關自己的生死,所以也不得不跟著找,但是不管怎麼樣,就是啥都找不到。

    走來走去搞得都累了,他不經意抬頭,卻愣住。

    「在上面!」

    泰倫斯指著上面驚呼一聲。

    大家困惑地抬頭上望。

    卻見月牙泉的正上方,在半空中的地方,一種奇怪的金色線網糾結成一團,自洞窟頂部垂掛下來,並向四周延伸,而中央部分,有個透明的玻璃箱子,而裡頭,就是一枚宛如結晶的水滴寶石──藍鯨之淚!

    它隱隱將周遭染上淡淡的藍色光暈,但是在金網的燦爛光線下,卻略顯失色。

    「是聖物!」莎莎驚呼。

    「那金色的東西是什麼……好像蜘蛛網,好噁心……」

    艾琳奈抬頭看那些糾結在一團的絲線,覺得不太舒服,露出厭惡的表情。

    這些金色的網子是蒂菈的魔力,就像蜘蛛網那樣,只要稍加觸碰,就會馬上被她給發現,應該算是警械網之類的。

    「那些東西應該是魔法構成……非常堅韌,而且極有可能有風吹草動就會被施術者發現。」羅瑞也認出那東西的厲害之處,畢竟上頭充滿蒂菈的魔力。

    「聖物……」

    雪莉公主有點著急了,振翅飛向那些金色網,想要靠近聖物,沒想到那金色的網子卻突然活過來似地,向四面展開,並且將她給綑綁住。

    「呀!」

    「雪莉公主!」

    被纏住的雪莉公主驚叫一聲,拼命掙扎卻是徒勞,金色的網子只是將她越纏越緊,大家愣地看見這一幕,同時也知道現在恐怕麻煩大了,金色網被觸動,蒂菈大概不久就會發現有入侵者。

    但是趕到這裡的速度,不知道多快就是了。

    「把網子切掉?」

    「不行、可能會傷害到雪莉公主呀!」

    一行人正在想辦法將她弄下來,卻沒注意到從藍色湖裡出現異樣,有許多黏答答、淺綠色並且泛著螢光的大眼怪生物靠近,從黏糊糊的表面看,只能隱約看出牠們應該是「魚」。

    牠們緩慢無聲地爬出水面,有的則是從附近的沙面鑽出來的。

    這些像魚的東西,其實是守護在這月牙泉附近的木偶魚,牠們從古老征戰時期,就一直存在,傳說中是受到藍鯨之淚的魔力驅使,才使這些殘破的木塊動起來,進而演化成如此的怪物。

    守護這座湖泊是牠們與生俱來的使命,就因為感受到有外人闖進這裡,所以才會在沉睡中被喚醒。

    數量還不在少數,不知不覺間已經佔據大片土地。

    泰倫斯感覺有黏呼呼的東西爬過自己的腳,低頭,卻驚見這些奇怪的東西竟然佔滿附近,而且腳上還有隻凸眼怪魚趴著,一雙眼睛咕嚕嚕地轉著。

    「哇、這啥啊!」他不禁驚呼,踢開這怪東西。

    但是牠殘留的黏稠液體還是附著在褲管和鞋子上,看樣子很難弄掉,這身衣服畢竟是泰倫斯的最愛之一,看了也心痛。

    「呀、牠們會跳,黏呼呼的好噁心呀!」艾琳奈驚呼。

    「嘿、看我的!」

    莎莎似乎完全不怕這些怪魚,雙手握拳相擊的瞬間,手腕出現環狀的魔法陣,隨即手腕被貓爪狀的爪子給包覆。

    雖然看起來頗為可愛,沒啥傷害力,但是卻能將這些跳起來直撲而來的怪魚給擊飛,雙腳也被類似的鞋子給包覆,踹起東西來似乎變得更加有力。

    這是增強力量的魔法,能使莎莎的攻擊怪力再上升一級,而且速度也有加乘的效果,奔馳以及出擊的速度都會加倍。

    羅瑞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古怪的生物,雖然不清楚牠們除了外貌不討喜,身體黏答答怪噁心之外,還有啥奇怪的力量,但是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召喚出生命體岩石人將牠們擊退。

    但他們還不知道這些怪魚的厲害,之前受害者的遺骨,一點渣都不剩……

    泰倫斯手忙腳亂地東逃西躲,但卻察覺總有股奇怪的味道跟隨著自己,而且腳邊頻頻傳來縷縷白煙。

    困惑之下低頭一看,發現居然是自己的褲管及鞋子冒出腐蝕的煙!

    原來這些怪生物,身上分泌的黏液會造成強酸侵蝕,而牠們採用飛撲向敵人的攻擊法,並不是無力的捨身攻擊,而是帶有強烈殺意的腐蝕性炸彈!

    「這很貴的、德國限定啊!」

    泰倫斯發現自己的行頭快要被腐蝕掉,瞬間爆發力驚人的一路閃過那些朝他飛撲過來的怪魚,飛也似地衝到池水旁,一舉跳了下去,水花飛濺。

    從湖水裡站起來,全身溼淋淋的他不禁打個冷顫,但至少強酸被河水給稀釋,已經沒有多大的作用,雖然褲子上被腐蝕幾個洞,但看起來似乎是另外的有形。

    「嘿,不賴嘛?」泰倫斯滿意地點頭。

    「泰倫斯、小心!」

    突然聽見艾琳奈的一聲驚呼,泰倫斯愣地抬頭卻眼角瞥見許多綠色的殘影,他想都沒想地捏著鼻子,再次躲回湖水裡,在清澈的水中,果然看見那些怪魚一個個落進水裡,拖曳著泡泡形成的軌跡。

    虛驚一場,泰倫斯連滾帶爬地逃出湖水,回到三人身邊,頗為狼狽。

    這些怪魚使用一般的物理性攻擊沒有效果,物理攻擊牠們只會自討苦吃,畢竟牠們全身上下都是劇毒的鹽酸,如果誤觸皮膚,沒一會兒的功夫恐怕就會腐蝕掉了。

    「看來這些小東西有點棘手呢……」羅瑞喃喃說。

    石巨人身上或多或少遭到強酸侵蝕而損毀,很明顯出現坑坑洞洞,這些都是揮擊怪魚時噴濺的異體所成,雖然目前還不足以造成它行動上的問題,但是如果長時間下來,恐怕就不是如此了。

    更何況,石巨人額頭上的「emeth」的字,只要被強酸蝕去「e」這個字母,石巨人的魔法就會失效,變回本來毫無生命的石頭。

    莎莎的拳套因為有魔法壟罩,所以這物理性的強酸並不會造成拳套損毀,但是這些怪魚似乎用怪力打不死,所以長時間下去也只是消耗單方的體力,也是相當不利。

    而艾琳奈更不用說了,面對數量如此多的敵人,光是逃開都已經很困難,哪來的閒工夫去布陣?

    現在會直接使用魔法攻擊的人就只有艾琳奈,但是敵人數量太多,就算三人都為她爭取時間,恐怕也很難抵擋所有的敵方視線,難保不會有漏網之魚。

    「我來!」

    「等──」

    泰倫斯見該是自己表現的機會,將小豎琴上手,在所有人來得及阻止他之前,他已經忘情地又將小豎琴當成電吉他來亂彈。

    當然,結果是驚人的壞噪音。

    所有人急忙用雙手遮住雙耳,試圖緩解那些刺耳不已的噪音,但是擁有魔法能量的噪音卻不是如此就能輕易阻隔,折磨著所有人的耳膜與意志,唯有泰倫斯完全不受影響。

    這具有破壞能力的聲波同樣給怪魚造成威脅,牠們身體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水分,聲波在牠們身體裡來回碰撞、消殞,牠們脆弱的身軀不堪負荷這爆發性的魔法能量,身體逐漸脹大。

    接著就是爆破。

    但問題是,如此一來,噴灑出去的體液向四面八方無差別攻擊,石巨人及時以身體作為屏障,將四人保護在懷中,承受著毀滅性的強酸噴灑,身上的岩石頻頻冒出白煙。

    當終於平息下來,石巨人的身體已經斑斑駁駁,雖然額頭上的字母仍然還在,代表不滅,但看樣子非暫時退下戰線不可了。

    現在四面八方都是死去的怪魚殘留的強酸黏液,漸漸地腐蝕著這塊地面,將四人侷限在一個小空間。

    艾琳奈以魔力的現狀引導方式,將湖裡的水引向外面,一舉沖洗掉那些殘留的黏液,但是當這些黏液被捲回水底時,受到湖裡殘存的魔力影響,這些怪魚居然又漸漸地復活了。

    沒一會兒的功夫,又是剛才被包圍的窘狀。

    看來這些守護神,只要有湖水的洗禮就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復活,但是又不能無視牠們,畢竟牠們可是會不斷地攻擊入侵者,完全不掙扎,只會與上一批犧牲者一樣,死於強酸溶解。

    四人背靠背,戰戰兢兢地凝視著這些不知何從下手的怪魚。

    在四人不知所措之時,四周突然亮起金黃色的光暈,因為實在太刺眼,他們用衣袖阻擋光芒,餘光偷瞄,發現那些怪魚在金光照耀之下,竟然僵硬住,一動也不動。

    「怎麼回事……」

    四人困惑地望著這些彷彿被時間遺棄的怪魚,愣地說不出話。

    「這光……有點古怪。」羅瑞低聲說。

    「管他的、趕快把聖物拿走、快點離開吧!」

    「泰、泰倫斯……」

    就在泰倫斯抬頭,盤算著直接把網割破,並且聖物連玻璃箱子一起帶走,艾琳奈顫抖的聲音打斷他的思緒。

    「幹嘛,我很忙啦!」

    原本不耐煩地回頭,卻驚見迷宮出口那,站著一位身穿粉紅色華服的熟悉身影,正一臉怒意地凝視著他。

    沒錯,這人正是蒂菈!

    蒂菈遠遠地盯著泰倫斯,雖然說臉上表情就是冷冰冰的,似乎沒有發怒的樣子,但是從她的眼神看來,可是已經氣得就差沒有火山爆發而已了。

    就像是做壞事被逮個正著的小還,泰倫斯整身血液彷彿都凝固了,呆若木雞地望著她,瞬間滿頭大汗,已經不曉得嚥下多少次口水。

    雖然其他三人也是知道大事不妙,但真正覺得「死定了」的,只有泰倫斯。

    「你們……到這裡來做什麼?」

    蒂菈臉色鐵青地盯著四人,特別是將兇惡的目光鎖定泰倫斯,她緩步走來,因為怒火而使的她周遭的魔力起伏不定地泛著淡淡金光,感受到強烈的壓迫,四人不自覺地退後。

    「我、我們……」

    當蒂菈站在自己面前,泰倫斯口吃地說不出話。

    就連辯解也說不出口,畢竟不久之前,她才如此信任自己,但現在他背叛了她,感到強烈的愧疚使他難以昧著良心站在她質問的視線底下。

    畢竟,自己並非無情。

    「將聖物還來、妳這個小偷──!」

    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雪莉公主再次遇到奪走她一切的蒂菈,霎時忘記現在的處境,不禁厲聲控訴。

    蒂菈聽見她的聲音,並抬頭,當看見雪莉公主被綑綁在她的魔法陷阱裡的那一瞬間,突然間恍然大悟。

    ──他們不僅想偷走聖物,還是與雪莉公主同謀!

    當明白自己完全被利用,信任慘遭糟蹋之時,蒂菈激憤的情緒再也隱藏不住,憤怒地握緊拳頭,一雙眼睛彷彿瞬間要噴出火來似地,怒狠狠地緊著四人。

    「你們,居然欺騙我?」

    雖然這句話乍聽下是問句,但是卻是不折不扣的控訴。

    面對蒂菈的憤怒,泰倫斯慌了陣腳,因為她的視線緊盯著他,彷彿是指責怪他一人,泰倫斯只能緩步退後,畢竟人贓俱獲,說啥都只是辯解。

    「我這麼相信你,這就是你回報我的態度?」蒂菈視線緊盯著泰倫斯,步步逼近,咄咄逼人,「你娶我、原來只是為了接近我,就為了要偷走聖物!?」眼眶卻隱約閃爍著淚光。

    泰倫斯委屈地咕噥:「明明是妳逼婚……」

    其他三人退到一旁去,這一幕簡直就像是夫妻吵架的現場版,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地站在一旁。

    羅瑞似乎還挺愉快的,畢竟看泰倫斯被逼到絕境的樣子還真有趣。

    「玫瑰也是……那些陪伴我的日子也是……就連你說愛我,也全部都是虛假的……」蒂菈低頭,渾身因為激動而顫抖著,突然抬頭,發紅的眼眶滿是淚水盈盈,「我恨你、你居然背叛我──!!」

    蒂菈尖喊著,身旁的金色光芒更顯耀眼,魔力的渦流爆發。

    被強大的魔力波推擠,四人不得不俯下身並站穩,才能在這強襲之中不被推離,當再次張開眼睛,卻見蒂菈似乎已經變成另外一個人。

    眼神黯淡無光,除了怒意與殺氣之外,找不到一絲人性。

    「所有人都該是愛我的……沒有人是例外……我是被愛著的……」

    蒂菈身旁有著金黃色的魔力游絲隱滅,一雙櫻紅色的瞳孔雖仍是如此美麗,但刺客卻寫著滿滿的冷血與殘酷,魔力的流動使她身邊的衣物輕飄飄,宛如為風般擺動。

    感受到這強烈的壓迫感,所有人不禁退後。

    羅瑞看得出來,看來蒂菈已經因為不能接受被背叛,而完全啟動的魔偶自保的本能,現在得她恐怕只能說是一個見人就砍的人間兇器,不再是尊貴女王殿下了。

    但由於是第一次與魔偶正面交鋒,只聽說魔偶會隨著時間流逝,吸收日月精華而越來越強,不知道這四年的能耐到底讓他茁壯多少,攻擊方式以及能力幾乎是謎,只好先觀察後伺機行動。

    「喂、妳冷靜點……」

    從來沒有逼到這步田地,泰倫斯戰戰兢兢地保持安全距離。

    但是蒂菈仍然朝他走來,「既然你背叛我……我要你付出代價!」雙手掌心凝聚出金黃色的魔力能量,她的金髮飄逸著,空氣中充滿岌岌可危的壓迫感。

    「快點把聖物交出來!」

    雖然蒂菈的首要目標是泰倫斯,但莎莎沉不住氣,一馬當先地衝了過去,一出手就是揮拳猛攻,但蒂菈似乎並不把這些虛張聲勢的攻擊看在眼裡,手一揮,身旁飄浮的金色光絲組成防護,輕鬆擋下所有攻勢。

    莎莎不肯就此放棄,速攻好一陣子,熱汗淋漓,但蒂菈仍舊毫髮無傷。

    覺得煩,蒂菈隨手一揮,金色的魔力光波化為好幾道拳頭朝莎莎方向招呼過去,莎莎及時察覺並以靈巧得身法閃躲,那拳法又快又急,其實是魔力吸收莎莎的攻擊套路而模仿的結果。

    莎莎剛才得連續攻擊已經耗費許多體力,一個閃神,當場被一拳擊中腹部,她錯愕地張大眼睛,無力的身體就像是被投出去的球,狠狠撞向一旁紫晶石迷陣的石牆,痛得抱著肚子哀嚎。

    「莎莎!」艾琳奈驚呼。

    「我……沒事……」

    莎莎抹去嘴角一絲血漬,倔強地站起身來。

    她的身體雖然弱小,但其實經過多年的鍛鍊,全身肌肉很結實,耐得住疼痛,加上被擊中的瞬間反射性地挺起肌肉,阻擋絕大多數的力道衝擊,所以受到這致命傷還沒立刻倒地不起。

    羅瑞原本打算召喚巨石人來作戰,但是他早又已經被腐蝕得相當嚴重,若是強要他戰鬥,恐怕會造成他毀滅性的損傷,甚至可能會「死亡」。

    因此,他只能召喚出輔助性質的愛麗絲待命,先以她的治癒能力修補石巨人所受的嚴重傷害,同時注意著戰場上的狀況。

    因為憤怒的蒂菈幾乎是衝著泰倫斯而來,所有注意力都在他身上,羅瑞對艾琳奈使個眼色,暗示她趁這個機會,在空地做出能包圍蒂菈的陷阱,以抓準時機將她束縛。

    艾琳奈點頭,小心翼翼地設置著陷阱。

    而此時,蒂菈仍然筆直地走向泰倫斯,步步接近,而泰倫斯手裡只有那個還不會駕馭的神奇豎琴,別說是攻擊能力了,就連怎麼駕馭它都是個好問題,所以只能節節敗退。

    「妳、妳冷靜點啊……」

    泰倫斯眼角瞥見艾琳奈正在設置陷阱,知道自己得爭取一點時間,便試著說話,想讓她放下心防,但看起來實在不大可能。

    「所有人都應該是愛我的……」

    根本聽不見泰倫斯的聲音,蒂菈口中喃喃地重複這句話,雙眼緊盯著泰倫斯。

    見泰倫斯不斷逃避而心緒更亂,她身邊那些金色的光燄熊熊燃燒著,有逐漸加劇的趨勢,宛如火焰般奔騰,給人的壓迫感更加強烈了。

    「胡說八道!」

    莎莎怒喊一聲,又衝了上前,揮拳直攻,但這次知道必須要隨時觀察情況以保持安全距離,她非常不能認同蒂菈所說的那句話,畢竟這個世界根本不存在著誰應該被所有人喜愛的道理。

    在她經歷過幾年的旅程,發生過許多事情,更是明白如如果人故步自封,不接受這個世界的人事物,並打從心底喜愛的話,根本不可能被他人接受,更何況是被愛。

    而她這樣強迫式的愛,只是讓人屈服在暴力之中的恐懼罷了。

    「像妳這種自私的人、根本不可能有人會喜歡妳!沒有看到那些臣服在你腳下的那些妖精嗎,他們明明是那麼恐懼、就是怕妳將他們驅逐,但妳卻視若無睹、我不相信妳沒發覺!」

    莎莎相當直接地否決蒂菈的扭曲想法。

    「像妳這種自以為是的人、就注定一個人自憐自艾!」

    但這些話,只是更加刺激蒂菈。

    「我沒有錯──!」

    暴怒的蒂菈尖聲大喊,那高亢的聲音震得所有人的耳膜發顫,整個地下空間宣洩不出音波,來回震盪著。

    與她憤怒的靈魂共鳴,她身上盤旋的金色光燄更加猖狂鮮豔,甚至範圍擴大,強烈的魔力能量包圍著她,身上輕飄飄的絲綢衣物以及金髮彷彿在狂風中飄舞著。

    金色的能量渦流在背上形成一大一小的對稱翅膀,使蒂菈的身體輕輕飄起,以低處抬頭看,她那高傲的氣質與不可一世的氣勢,更是讓人心懾,周遭皆被金色流動的光芒給照亮了。


----------------------------------
(與小說無關)

最近得知進了尖端比賽的初選....
有點開心>\\w\\<
不管之後結果如何,要再繼續加油才行~
昨天寫完了一本單冊的書OwO
加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884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奇幻|小說|愛情|幻想|Rocker|兔子|鬱兔|穿越|人偶

留言共 1 篇留言

啪神
恭喜進初選!!!
期待以後鼓起勇氣參加時我也能通過ˊˇˋ

07-09 22: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UTSU12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幻想Ro... 後一篇:[達人專欄] 【幻想Ro...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