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永咒的守護者】 第七章 - 午時暗夜

作者:里昂K│2015-07-04 15:03:56│贊助:2│人氣:139
第七章 午時暗夜


為了暫時躲避風聲,馬可在馬廄中靜靜的等候,直到清晨的曙光照亮了"月光"的劍刃方才動身,而回到旅館刺探情報時,館內竟連一點騷動也沒有,昨日捉弄完的商人早已不知去向,來自各方的旅客一如往常的在蘋果酒勁下談的熱絡,就連馬可潛入昨天豪瑟所投宿的房間時,內部也早已被打掃得乾淨,雖然不能說是一塵不染,但卻連絲毫血跡也沒有留下,彷彿有人幫助馬可湮滅了證據,卻又不願表態。

要是這件事傳入了修道會耳中的話,馬可鐵定會成為第一級通緝令的人選,然而暗中幫忙的人至今仍未出現,既沒有人向他索取報酬,客房中也沒有留下任何相關的蛛絲馬跡,看來這位人物還沒有要出面的打算。

「這下麻煩了,有個願意幫我善後但又不願意出面的證人存在,這可是比直接向我勒索的匪徒還要難處理。」

即便馬可心中已有了某種程度的猜測,但在對方的目的還不明朗的狀況下只好先且走且看。

「該怎麼辦呢,距離約定的時間還有幾個小時呢。」

回到馬廄中拿取"貨品"的馬可正煩惱著該怎麼樣打發剩下的時間,能問的情報昨天都已經問的差不多了,最重要的是不斷的模仿夢魘的習性這項工作已經讓馬可的精神受到了不小的衝擊,如果還要用同樣的方法去應付更多前來搭訕的人,恐怕馬可的理智會率先崩潰。

「對了,既然那麼久沒用過實劍,去小試一下身手好了。」

在古城遭遇需要戰鬥的情況之時,馬可總是毫不猶豫的利用本身的能力去對抗敵人,但如今所處的環境並不像古城一樣的單純,要是輕易地讓他人看見了自身的能力,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最嚴重甚至有機會受到修道會中的最高戰職人員的關注,而這些都是馬可認為絕對不可觸發的事件。

然而只在古城中作戰過的馬可總是習慣利用血霧的力量,隨手便能凝聚出自己所需要的兵器,即便生成的武器強度並不會有多高,這項技能還是非常的便利,無論是長劍,短劍,匕首,弓箭都能夠快速地聚合出來,不過如果是體積再大一些的兵器就會因為凝聚強度不夠,和對構造的理解不足而顯得脆弱。

今日已順利自古城脫出,但仍避免不了戰鬥命運的馬可,自然得找件有實體的兵器伴身,如此一來憑著自己本身的修為便可以在不到萬分危急時,持續的隱藏那會令常人感到恐懼的能力,昨日剛入手的"月光"現今就是最適合擔當此任務的要件。

確認過巴格斯已不在吧檯,因而無法再次獲贈一杯免費蘋果酒的馬可轉身即刻離去,盡可能以掩人耳目的方式走向了格林鎮的西北方,此時在馬可眼前的不是像古城周圍那片以陰森和寂靜為特點的枯林,而是一眼望去就綠意盎然,讓人感到充滿了生機的綠林。

「如果古城周圍也這樣那該有多好。」

此地的樹木較古城邊的枯木要來的有硬度及韌性,當初馬可利用斬枯木來練習力道控制時,曾經一擊便將偌大的枯木給一分為二,且留下的痕跡還是道垂直的切口,如今面對著富有生命力的大樹,馬可準備測試自己如今的用劍力道是否較過去來得精進。

「先用老夥伴來暖暖身吧。」

仔細地察看過四周,確定了周圍沒有他人的氣息後,馬可在手上凝聚出了把黑色的長劍,劍鋒直向著佇立於眼前的巨木砍去,但揮劍數次後只見巨木上多了許多較深的劍痕,並無法像從前那樣讓其一分為二。

「唉,我果然不是屬於力量型的劍士。」

攻擊力道不足,這是夢魘從以前就不斷叮嚀的修練要點,不論馬可再怎麼辛勤地找尋目標物練習劍術,有著明顯成長的始終只有出劍的速度,以及攻擊套路的多樣化,然而斬擊力道的成長幅度只能用遲緩來形容。

即便是如此夢魘還是囑咐著馬可絕不能輕易地忽略這方面的修行,說是將來成果累積到某個時期後,自然會迎來豐收的時刻,但每當馬可追問時機何時才會到來時,夢魘總是避而不談,有時甚至會露出不悅的神色。

「"月光"啊,這可是你的初登場,別讓我失望了。」

被馬可掛在腰間的"月光"像是在回應著主人的要求般,散發出耀眼的光芒。

「這不是昨晚在月光下散發出的光輝嗎?不管了先試劍吧。」

"月光"劍鋒一出,巨木的正中央突然像是被股開天闢地的衝擊給橫掃了般,在發出了劇烈的聲響後倒了下去,巨木上的切口就有如桌面般的平整,親眼見證了眼前景象,卻又不敢置信的馬可將"月光"以雙手捧著,仔細的用眼睛端詳了許久,經過了周密的觀察後,管家認為除了那道莫名耀眼的光輝以外,此劍並無特別突出的地方。

「感謝你啊老淫賊,當初應該至少讓你摟個腰的...」

看見了驚人場面後不由得胡言亂語的馬可,講完才想起自己目前的容貌和往常
並不相同。

「現在可不行,要是毀了漪紋的身價的話我就算死都賠不完,如果有緣再見的話我一定會好好感謝你的。」

面對著迷樣的寶劍"月光"馬可是連點頭緒也沒有,至少有件事是確定的,那就是他這次絕對挖到了價值連城的寶物。

「雖然說亂砍樹木不是件好事,但現在就先讓我練練手感再說。」

馬可欣喜若狂的舉起了"月光"開始舞劍,彷彿因為發現了新的境界而熱血沸騰的武癡一般。

不知過了多久,平靜無風的樹林中只有一帶落葉紛飛,其數量多到連地上的嫩草都難以辨識,周圍倒塌的樹木一共有兩棵,雖然它們目前的狀態是由相同的人所造成,但過程卻大不相同,一棵有著精細的平整切面,另一棵則像是被亂劍砍倒似的殘破不堪。

「看來要使出"月光"的真本事以前必須滿足某些條件啊。」

全身汗如雨下的馬可躺在滿是落葉的草皮上,思考著"月光"這把劍的奧妙,但卻怎麼也想不出那猛烈一擊的發動手段,既不是需要固定的姿勢,也沒有任何的咒文需要詠唱,稍早月光能力的釋放難道真是個巧合,馬可懷著各式各樣的猜測但它們都還處於未成熟的狀態。

「時間應該也差不多了,先去找他口中所謂的洞穴再說吧。」

不斷的在腦中鬼打牆一樣的思考也不是辦法,注意到太陽方位後,馬可判斷時間應該已接近了午時,為了從暗夜崛起手裡獲得關鍵的情報,馬可只好相信昨天從酒保巴格斯那裡蒐集到的情報,去尋找位於格林鎮西北方的洞穴。



根據鎮中村民所述,格林鎮西北方除了寬廣的樹林之外,還有座被當地居民稱為"忘塵丘<Liberation Hill>"的山丘,傳說距今約百年前曾有位極善操用大型兵器的傭兵,因為在戰場上的姿態猶如惡鬼索命,被那些曾經見過其面貌的人稱為"赤目的狂戰士<Red Eyes Berserk>",但這位曾經叱吒風雲的傭兵在成立了家庭後便立刻金盆洗手,隱姓埋名於此丘並不再涉及任何普天之下的戰事,忘卻塵間所有雜事便是"忘塵"二字所代表之意義。

要在一片綠林中找到洞穴的存在是不太尋常的一件事,除非有人刻意的去挖掘出類似地道的深洞,否則依照常理來說洞穴的位置應該會落於山丘上或者山壁附近。

「應該就是這了。」

沿著忘塵丘的懸崖壁探索著的馬可瞧見了一個不論是高度,寬度都只能容納少數人同時出入的洞穴,即便如此洞穴的深處還是可能別有洞天,由於這一帶的山壁上均覆蓋著大量且密集的藤蔓,若不仔細查看還真認不出洞穴的入口的存在,要說暗夜崛起會選擇這裡做為集會點也不無可能。

撥開了藤蔓後的馬可彷彿看見了有趣東西般,頓時笑出了聲來。

「要玩躲貓貓也挑個適當點的時間吧。」

馬可向洞穴的內部呼喊著。

「喔?竟然連一步都還沒踏進來就察覺了我的氣息,果然不簡單。」

洞穴的深處傳來了一陣沉重的腳步聲。

「差得遠了,要不是你的光頭在我一撥開藤蔓的時候反了光,我還真沒發覺你的存在呢。」

馬可這不知是自嘲還是諷刺的態度顯得相當惱人。

「原來陽光還能照的這麼遠啊,真是失策。」

有位壯漢自洞穴深處走出,手執一把看似百斤重的雙刃巨斧站到了在洞外等候著的馬可面前,帶著刀疤的臉龐像是認同了對手的實力般地笑著。

「想約我就直接說嘛,又何必這麼拐彎抹角,對吧巴格斯?」

馬可擺出了一副"真拿你沒辦法"的姿勢,挑釁著洞內的可疑人士。

「我可沒有騙妳,說了是暗夜崛起即將有集會,雖然規模小了點。」

對於表明了自己身分的巴格斯,馬可自動地提高了警戒的程度。

「你是說這裡就你一個人的意思?」

「沒錯。」

巴格斯自洞口一躍而出,手中的巨斧不偏不倚的準著馬可的腦袋揮去,雖然被輕鬆的以後跳的方式避過了,但這一擊也闡明了巴格斯的意圖,百斤巨斧在陽光下透露著無比陰暗的氣息,想必喪命於此斧下的亡魂必定不少,黑色咒詞似的刻印雕滿了整面斧柄和斧刃,儘管部分顏色深淺有些不同令管家感到耐人尋味,其透露出的沉重殺氣仍異常地明顯。

「你個渾蛋,想打架是嗎!?」

「不然你看我像是來砍材的嗎?」

單單只穿著簡便的純白布衣,再搭配上看起來韌性十足的褐色布質長褲,如果暫且將那把大到誇張的斧頭給無視的話,要說他是來找麻煩的還真的沒人會相
信,說是個迷路的樵夫還比較有道理些。

「你改用雙手斧的話不就是了?」

馬可緩緩的將手移動到了腰間,也就是"月光"所在的位置。

「當初在旅館我就住意到了,不管是妳的腳步,呼吸,身形都暗示著你是個久經沙場的武者,那倒楣商人想必與妳有些淵源吧,所以我當時就沒有打算插手了,不過沒想到...」

「沒想到?」

"他就純粹只是個倒楣商人而已",馬可在心中暗自吐槽著。

看著戰意滿點的巴格斯,馬可抽出了腰間的"月光"以示回應,雖然此時的月光並無綻放著方才的耀眼光芒,但馬可的眼中並沒有一絲恐懼。

「那就接招了!」

「把話講完再動手啊!」

巴格斯猶如猛虎般的將手中巨斧向馬可的右肩砍去,馬可則是利用一個向左側迴旋的動作避了開來,之後利用了迴旋時所產生的加速度迅速向斧柄的部分砍了兩劍,接著再度利用後跳來避過巴格斯揮空後補上的追擊。

「妳這是什麼意思?」

「戰鬥就戰鬥,還能有什麼意思。」

巴格斯持續的向馬可追擊,但對於速度型的馬可來說要避開那樣稍嫌緩慢的攻擊簡直不在話下,然而馬可並沒有立刻給予壯漢回擊,反而持續的對百斤巨斧進行揮砍,看出了這點的巴格斯毫不猶豫的在佯攻後直接以手掌握住了"月光",打算將馬可整個人給拽過來,但馬可卻在劍被握住的瞬間迅速放開了劍柄,立即回身後的一記側踢扎實地踢在了巴格斯的腦門上,沒有防備就接下了這一擊的巴格斯不由得後退了幾步,趁著巴格斯吃驚之餘"月光"也早已回到了馬可手中。

「還以為妳會握著劍不放呢,小姑娘果然經驗過人。」

「我倒想問你的身體是什麼做的,剛才那像是踢在了鐵板上的觸感是怎麼一回事?」

馬可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應該是方才自己的攻擊所留下的後遺症。

「小姑娘連硬氣功都沒聽說過?」

「還真沒有。」


所謂的硬氣功正是武道家們利用像是鐵器,粗鹽或石器之類的硬物磨練自己的身軀,導致其耐痛能力以及硬度增加,若有將如此技藝練到極致者,甚至能夠做到真正的刀槍不入,但即便流傳著這樣的傳說,從古至今也未曾有人實際達到那樣的境界。


雖然沒有與巴格斯交手過,但馬可十分清楚如何去對付速度較慢但卻擁有極高防禦力的敵人,畢竟管家以前的實戰經驗有許多都是在類似的情境下累積起來的,再沒見過比那座計時塔的主人還要無堅不摧的怪物。

「那為什麼你打從開始就不直接攻擊我,好像早就知道是個陷阱一樣。」
巴格斯的臉上充滿了疑惑的眼神。

「果然是想利用吃驚之餘暗算我的戰術。」

對於巴格斯的反應馬可則是以銳利的眼神做為回應。

「你不覺得自己削蘋果的時候動作跟正常人不太一樣嗎?」

「......有嗎?」

巴格斯的迷惘程度已經到了能在其頭上看見問號的地步。

「這世上哪有人直接把刀子用力的捅進蘋果中心以後,用手掌心直接接住的
啊?」

馬可正氣凜然的伸手指向另一側看起來恍然大悟的酒保。

雖然巴格斯的神情有些動搖,但在幾次深呼吸之後便又再度擺出戰鬥的姿態。

「看來不用點真本事是沒辦法了。」

巴格斯重新舉起了手中的巨斧。

「轉移話題?」

馬可偏著頭問道。

才沒有!」

或許是炎日當頭的緣故,巴格斯的全身肌膚漸轉紅潤且青筋爆露,原本沉穩的咖啡色瞳孔如今卻遍佈血絲,彷彿一隻饑渴的野獸正找尋著獵物般的兇惡。

「我說啊這又是什麼邪門的招數?」

馬可無奈的看著樣貌已經快和人類搭不上邊的酒保。

「接我幾招就知道了。」

即便面對著眼前窮凶極惡的敵人,馬可眼中的那份自信卻絲毫未減,彷彿早就做好了應戰準備。

「接招吧!」

巴格斯以剛才完全比不上的速度配合著全身進行旋轉,百斤巨斧此時的威力勝於方才數倍,酒保的招式給馬可帶來了龐大的壓力,要是貿然接招搞不好"月光"會因此斷裂,因此正面抗敵並不在選項之內,雖然對付這種招數通常只要攻擊無斧刃保護的身體部位便能破解,但對於巴格斯那堅硬的身軀來說這個方法是沒有效果的,反而還會促使自己進入其攻擊範圍內。

此刻看似岌岌可危馬可卻毫無閃避之意,巴格斯在確信已經近到能夠劈到馬可的距離後奮力地以雙手握斧向馬可劈出了全神貫注的一擊,兩手落地後看向了原封不動的站在原地的少女,不論是人或劍均毫髮無傷,反而自己的額頭卻滴下了幾滴血來,原本應該將馬可劈成兩半的百斤巨斧如今只剩下了斧柄,至於地上的血應該是斧刃脫離時所劃開的傷痕所致。

「你一開始就是這樣打算的嗎?」

「正是。」

看著飛到了身後的斧刃巴格斯瞭解了,少女從最初就是針對著武器在做攻擊,她所揮出的每一劍均毫無偏差地命中了這把武器最為脆弱的部分,斧刃與斧柄的接合處,雖然這樣地戰術看似十分危險和荒謬,馬可卻還是決定挺而走險,可見她對自身的判斷有著充足的自信。

「這下真的輸了,妳可是第二個在我頭上留下傷疤的人,真是的,世上高手還
真多啊。」

巴格斯將斧柄放下後便癱坐在地上,方才的異狀和氣勢均已消失殆盡,敗北後
的他又再度變回在旅館時,那副和藹的大叔模樣。

「要不是看出你的武器有因為斷裂而進行過修補,我也實在想不出什麼其他好方法了。」

「連顏色深淺有別都讓你看出來了,不簡單啊小姑娘,當初真不該找三流鍛造匠幫忙。」

巴格斯聽到了這番話不由得拍著手笑了出來,也許是因為遇見了看似不經世事的美麗少女,一經試探後卻發現其擁有如此高超的本領讓人感到興奮,但他並不知道,在那樣的外表下隱藏的卻是個早已在生與死之間遊走多次的怪人。

「還有,叫你躲在樹上和樹叢中的夥伴別再躲了,我不會怎麼樣的。」

「可惡,果然妳說什麼我的光頭會反光是騙人的!」

巴格斯似乎對於自己的光頭異常地在意,畢竟當禿子被他人指稱其腦門會反光時多少都會受到打擊的。

「但這也是不爭的事實對吧?」

「呿!中年禿頭難道是我的錯?」
兩人互看對方一眼後均放鬆地笑了出來,彷彿剛才地戰鬥只是憑空想像出來的鬧劇。

利用隨身攜帶的藥草止完血的巴格斯站了起來,他將雙手張至極限並深深的吸了口氣,吸完的瞬間雙手手掌立刻激烈的相互碰撞產生了巨大的聲響,附近的樹葉彷彿受到了波動般的輕微擺動著。

有位全身被白色披風所覆蓋的人物自巨木上方一躍而下,即將落地之刻此人便以擺好姿勢,在腳與地面接觸的瞬間即刻用腳尖做出了半迴旋的動作來穩定姿態,手中握著把三尺長弓,臉上蒙著塊黑布的迷樣人物颯爽登場。

另一側則是有名青年正以不尋常的速度自數十公尺外接近著,凝神注視其動作的話能察覺此人每過幾秒就像是得到了某種助力般的加速著,衝到了馬可面前後青年拔出了腰間的武士刀,利用將刀身插入了地面以停止自身的動能,雖然其臉蛋看起來就像是個未及弱冠之年的年輕小夥子,但其身手也絕對不容小覷。

「沒想到我們如此刻意地隱藏氣息還是被發現了,失策啊。」

白布披風底下發出的是名女子的聲音,儘管語氣帶有些慵懶的感覺,還是具有幾分莫名的魄力。

「一定是妳看的太入迷,連隱藏氣息都忘了我們才會曝光的啦!」

黑髮少年用不滿的眼神看著對於自己的斥責不予理會的女子。

「你們已經做的很好啦,只不過我們今天遇到的不是個正常人,應該說連是不是人都還不知道。」

巴格斯一臉和氣的出面打了個圓場。

「給我等一下,你說誰不是人啊?」

馬可似乎對於稱呼自己非人類的話語非常在意。

「有著近乎誇張的洞察力,再加上旅館裡令人摸不著頭緒得事件,我們會這樣推論也是合情合理的,還有你似乎忘記了什麼東西對吧?」

巴格斯將一片被撕裂的布料拿到了馬可面前,上面有著深紅色的汙漬,看到當初被自己扯斷的衣袖時馬可頓時感到茅塞頓開,原來對方會這樣殺氣騰騰是因為懷疑自己是否為不應該存在於世道之物,不論是魔物,妖物,亡魂,惡靈或者是魑魅魍魎般的存在,凡是對人類有威脅的種類均會引起他人的不信任感,更何況是眼前這些經驗豐富的武者們。

「如果我說那時候只是想嚇嚇那位商人,結果玩得太過火了點,你們會相信嗎?」

馬可試圖透過解說來扭轉對方的不信任感,畢竟要是認真打起來,以一敵三的狀況對於馬可肯定是非常不利,但若太過示弱導致對方抓到自己的死角進行攻擊,先前所做的努力也就全部白費了,這也是馬可自隱藏的兩人現身開始便手不離劍的主要原因。

「唔,目前就先相信妳吧。」

聽完了巴格斯的話語,眾人才終於讓手離開自身的武器,那種劍拔弩張的氛圍稍微減弱了些,但每人心中都還有顧慮這點是淺而易見的。

「巴叔啊,就這樣放過她好嗎,搞不好會有更多受害者出現也說不定。」

「你巴叔約一屆女子出來單挑就已經是跟邪魔外道沒兩樣了,如今你還要我以多欺少?」

黑髮少年對於馬可的敵意似乎是三人中最為強烈的,但在巴格斯不打算續戰的
情況下無法隨便出手,而優雅地佇立於側邊的蒙面女子則是異常的冷靜。

「那麼要怎麼做呢,就這樣放她走嗎?」

女子用身上的披風擦拭著長弓,看來是個對整潔要求嚴格的人,長弓上鑲滿了各式五光十色的寶石,不禁讓人懷疑這把武器的造價到底會有多麼驚人,兩側的弓翼均捆著看似繃帶的條狀布條,其到底有何用途也挺令人費解。

「那可不行,我都還沒問...」

「問我能否加入你們是嗎?」

馬可搶先一步說道。

「原來你早就知道我的用意了?」

巴格斯眼睛一亮。

「當然,稍微推測一下結果就很明顯了。」

當初要是沒有發生旅館的事件的話,如今巴格斯也不用這樣拐彎抹角的登場,正因為不清楚馬可的真實身分到底是人是魔,所以才採取了附帶多重保險的措施,然而在確定了馬可對己方並無明顯的威脅且身手不凡後,便是邀請其加入
組織的時機。

「但很抱歉我還有要務在身,所以不能答應你們的邀約。」

馬可直接了斷地做出了回答。

「雖然看妳明知道這可能會是個陷阱,卻還是直接踏進來的舉動就能推測出妳的答覆,但我還是想問問看吶,畢竟有這樣智慧與身手的人可不多。」

巴格斯露出了無奈的表情,而黑髮少年則像是鬆了口氣的樣子。

「反正我們遲早會合作的,這點我可以肯定。」

雖然自己所提出的邀約被爽快地拒絕,巴格斯並沒有太多惋惜的表現。

「你這份自信到底是哪來的?」

馬可看著巴格斯的眼睛,認定了他並不是在虛張聲勢,而是認真的斷言未來雙方將會有合作關係,但這份自信的根據就不得而知了。

「至少說出你的目的吧,就當作是贏了我的獎勵,僅僅一次我們暗夜崛起會無
條件的為你提供情報。」

「那麼請告訴我,所有關於貝爾蒙特一族行蹤的情報。」

從馬可毫不猶豫的態度來看,暗夜崛起的人清楚的感受到了她對於這分情報的渴望。

「貝爾蒙特一族嘛,還真棘手啊。」

聽到了貝爾蒙特這名詞的巴格斯抬頭看向正午的刺眼陽光,雙手插在腰際思索著,表情看上去挺困擾的樣子。

「難道就連傳聞中的神祕組織"暗夜崛起"都幫不上忙?你們該不會是冒牌貨吧?」

馬可語氣嘲諷地說道。

「也不能這樣說,我們的情報和妳一樣也是探聽來的,只不過我們的門路比你還要廣很多而已。」

巴格斯自褲袋中拿出了刻有暗夜崛起組織圖騰的一塊圓形牌子,雖然說這還並不足以證明其身分,但至少馬可知道他不是那些光會利用他人名氣的騙術師,而是擁有純正實力的強者。

沒想到就連目前最大的希望暗夜崛起的成員們也沒有相關的情報,難道曾經被稱做"戰場上的亡靈"的貝爾蒙特一族就這麼難以捉模,想到這裡的馬可不禁嘆了口氣。

「那至少告訴我北方的關防要怎麼去,這應該不成問題吧?」

馬可有些不情願地說道。

「那當然,就算是把妳送過去都不成問題。」

巴格斯不負自己的形象,爽快地答應了馬可的要求。

「大概需要多少時間?」

「三天左右。」

巴格斯伸出了三隻手指。

「三天!?看來是我對暗夜崛起的期望過高了嗎...」

馬可露出了困擾與失望的表情,畢竟自己再過不到半天就會變回原本的容貌,到時候該如何解釋將會是個難題,要是處理得不恰當,很有機會引起雙方再次
地對立。

「妳這傢伙太囂張了吧,別以為妳有張漂亮的臉蛋就...就...」

剛剛還處於憤恨不平狀態的黑髮少年到了現在才察覺漪紋那不同於凡人的美貌,突然間他發現自己竟難以繼續對她展示敵意。

「就?就怎麼樣啊小弟?」

馬可揣著夢魘式魅惑笑容,慢慢地走向了不知所措的少年身邊,面對著逐漸接近的美少女,少年已徹底陷入了恐慌狀態。

「就....救救我啊嵐姐!」

白衣女子看了少年青春滿點的羞澀表現後,露出了宛如看著親人般的慈祥表情。

「妳就別挑剔了吧,三天還是坐馬車才有的速度,如果是步行我看妳一個禮拜都到不了,還有,別隨便調戲我們家正值思春期的少年啊。」

白衣女子站到了兩人之間,眼中透露著些許老成的傲氣,她將左手慢條斯理的伸展了開來,彷彿一道保護少年不受侵害的牆壁,此時優閒的在一旁叼著菸的巴格斯倒像個局外人,以輕鬆自在的眼神看著這齣鬧劇。

「怎麼會呢,只是想好好觀察這位小弟而已,畢竟這種異族人很少見嘛。」

黑髮少年的臉龐透露著東洋的氣息,身上穿著的狩衣色澤深暗且破舊,感覺上會如此打扮有幾分的刻意。這個年代東西兩方還未曾有過多的交集,因此就算不是眼尖的人也能看出他與當地人的差異。

「眼睛挺尖的嘛,但這份消息還得麻煩妳不要四處招搖,畢竟我們也不是什麼
可以正大光明地在陽光下行走的組織,凡事還是謹慎點好。」

女子用誠懇的聲音說道。

「知道了,我莉雅絕對不會洩漏任何有關暗夜崛起的情報。」

馬可充滿自信的搥了自己的胸膛。

「莉雅是嗎,叫我嵐悉絲<Lancys>就好,至於這位思春的異族少年的話,就叫他曉<Akira>吧。」

「幹嘛要報上我們的名字阿嵐姐!妳不是說不讓成員的身分外洩很重要嗎!?」

潛藏於曉心中的那股不信任感久久揮散不去,但這也不算是單純地無理取鬧,因為事實上他們眼前這位自稱是莉雅的少女完全就是個假象,只不過馬可的表現讓人沒有太多根跡可循。

「放心吧,我不是那麼容易看走眼的人。」

「那真是太好啦嵐,就由妳送她去關防吧,畢竟那附近妳最熟嘛。」

滿臉豪邁笑容的巴格斯用拳頭敲了下手掌心,打算讓他人來背負這個自己所惹出來的禍。

「死禿頭你活膩了啊?你當初隨意攬下的包袱現在居然要我來背?」

嵐悉絲直率地表達出自己的不悅。

「比起我這個滿身肌肉又中年禿的大叔,兩個女人之間應該會好說話一些,你就當作是還我個人情嘛,以前你弄出來的那些黑鍋我也沒少背對吧?」

巴格斯表情依然自在,大剌剌的男子漢個性一展無遺。

「給我記住了禿子,我會找你要這筆帳的。」

嵐悉絲狠狠地瞪了嘻皮笑臉的巴格斯,明知不會有任何效果,酒吧的大叔依然故我地走到了她的身邊。

「那就拜託你啦,曉這邊就先由我來照顧吧。」

巴格斯伸出手想要拍嵐悉絲的肩膀,但卻被她無情的用反手給拍落了。

「真是不給面子吶,曉我們還是快走吧,這個充滿了恐怖女狂戰士的空間我可待不下去了。」

巴格斯張開了開闊的臂彎,將佇立在原地發呆的曉給摟了起來,在離去的路上
酒保順手把已斷裂的斧頭和斧柄也給回收了。

「放開我啊巴叔,只留下嵐姐一個人對付她實在太危險了,給我放開啊!」

「就交給嵐姐吧,要論恐怖程度她是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的,話說你剛剛用的那個加速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再用一次讓我近距離見識見識吧。」

此時巴格斯的豪爽笑容,和曉那不情願的表情成了絕佳的對比。

「巴叔太重了,用了那個只會讓我們兩個的頭殼往地上撞而已啦!」

「好無情啊,你就不能認真的想想辦法嗎?」

巴格斯用拳頭摩擦著曉的頭頂,不耐煩的曉仍然嘗試著要從他的手臂中脫離。

「又不是我不肯,還有你先放開我啦!」

「放棄吧,在你肯答應我之前,我是絕對不會放開你的哈哈。」

無論曉如何掙扎,那厚實的臂膀讓他毫無掙脫的機會,兩人的身影就這樣慢慢的消失在樹林中。

「真是群和諧的傢伙呢,本來還以為暗夜崛起的成員會看起來更詭譎一點呢。」

馬可看著遠去的兩人不由得發出了感嘆。

「暗夜崛起也是由人所組成的團體,本來就沒什麼太特別的地方,只不過在世
人的加油添醋下變的很有神祕感而已。」

嵐悉絲的語調中瀰漫著滄桑的氣味。

「就當作是這樣吧,那麼我們要怎麼上路呢?」

事已至此,不妥善利用一下巴格斯提供的嚮導服務就太可惜了,即便自己有可能在旅途中改變身分,馬可還是決定先把握住跟前的機會,無論將來會發生什麼事,到時候再隨機應變即可。

「總之我們先越過這座山丘,到了大約十五公里外的蔭林村以後,我會再幫妳找一輛直達北方關防的馬車。」

嵐悉絲指著被山丘所擋住的另一側。

「意思是要繞過這山丘?」

「怎麼可能。」

嵐悉絲一臉挑釁的看著馬可。

「正合我意。」

馬可折了折手指上的關節,喀拉喀拉的聲響有種接受了對方戰帖的意味。

「總覺得妳非常缺乏與這年紀的少女相符的氣質呢,是我多心了嗎?」

嵐悉絲感到有些狐疑。

「我只是比較捉模不定而已。」

馬可以一個爽朗的笑容回應了嵐悉絲的疑問。

「我話先說在前面,剛才的戰鬥如果巴叔他真的有戰意的話,妳是必敗不可的。」

不需要嵐悉絲提醒,馬可當然也早就注意到了,方才的巴格斯在身體產生變化時所附帶的驚人破壞力,要不是其武器早已被斬的鬆脫,恐怕管家此時已倒地不起。

即便巴格斯在確定馬可進入攻擊範圍時已經刻意縮了手,打算減低傷口的深度,硬著頭皮接下這一擊還是會使人承受巨大的傷害,而此時的馬可除了暴露身分之外,並沒有能夠正面承受此等攻擊的手段。

「所以你現在打算為團隊扳回一城就是了?」

「沒錯。」

嵐悉絲態度堅定的說道。

「放馬過來吧,我從來不拒絕加賽的。」

馬可狂妄的張開了雙手,一副歡迎著挑戰者的姿態,這也讓嵐悉絲淺綠色的眼眸中多了幾分炙熱的戰意。

「那就...」

嵐悉絲舉起了身後的長弓,擺出了出弓的架式後蹲了下來,但其所瞄準的方向卻是距離自身不到數公分的地面,這項舉動讓馬可感到不解。

「喂,妳要做...」

「開始吧!」

嵐悉絲放手的瞬間,周圍不知從何處竄出了一股暴風,馬可在完全沒有防備的狀態下被吹到了牆上因而動彈不得,而呈蹲姿的蒙面女則利用暴風出現的剎那向上奮力一蹬,身體有如被疾風所帶動般地朝崖頂衝刺,其速度已經到讓馬可
敬佩的地步。

可惡,哪有這樣暗算人的啊!」

馬可在不悅中帶有些許興奮的大喊。

披風下的白色皮革製緊身衣將嵐悉絲秀色可餐的身材若隱若現的透露出來,纏繞於身上的數條深色皮帶不知是為了收納,還是為了別的原因而放置的配件。

壓抑著嘴角止不住的笑意,馬可將在古城中練成的爆發式衝刺做為對抗那詭異疾風的武器,右腳一踏整個人便從鑲在石壁中的窘境向上噴射而去,位於領先地位的嵐悉絲有如在空氣中優雅地踏著步,但在看到以不可思議的加速度踩踏岩壁而接近著的馬可,蒙面女有如見鬼般的睜大了眼睛。

「妳到底是什麼怪物啊,正常人會能夠這樣在山壁上衝刺嗎!?」

看到了轉眼間已經距離自己不到五公尺的馬可,嵐悉絲失去了原本冷靜的態度。

「我可從來沒說過我是正常人。」

馬可不斷利用崖壁上較凸起的山岩進行加速,雙腳奮力一蹬後全身再度向上俯衝,一口氣超越了原本領先著的嵐悉絲約有兩步,兩人照面時馬可立即賞了她一個招牌笑容做為被吹飛的回禮。

「既然這樣的話...」

嵐悉絲再度舉起了手中的長弓,本次依然瞄準了下方,這讓自以為雙方會來一次激烈空中對戰的馬可顯得有些失望。回神後的馬可將視線集中在長弓上,因為打從比賽開始管家就有件非常在意的事,此時舉著弓的嵐悉絲手上竟是空無一物。

「切,又來!?」

馬可帶著怨念地大喊。

「炸裂吧!」

不知從何而來的暴風再度出現,嵐悉絲也按照她的計畫再次得到了向上的加速力,在僅僅不到一秒的時間內便重新超越了馬可,而受到波擊的馬可則是迅速拔出月光並將之插在岩壁上,以防自己被突如其來的暴風吹落。

此刻的兩人距離崖頂已不足三十公尺,若自這般高度跌落崖底,就算是身手靈活馬可也無法在不使用闇影衝刺的狀態下安然無事。

「沒辦法了。」

面對這樣絕對不利的情勢,馬可並沒有束手就擒的打算,以插在牆上的"月光"為立足點的馬可打算利用雙腳的爆發力來一搏,向上飛躍的同時管家小心地以血霧凝聚出了短鞭,將掉落的月光捆了回來。

機關算盡的兩人就這樣迎來了決定勝負的一瞬間,杳無人煙的懸崖頂端飛出了兩道人影。

「看來這次是我贏了。」

呼吸有些雜亂的嵐悉絲用勝者的高傲姿態,俯看著一旁披頭散髮的馬可。

「是我輸了呢,那個無形暴風箭實在太做弊了。」

馬可斥責著明明身為弓箭手,身上卻沒有攜帶半隻箭矢的嵐悉絲。

「那當然,有機會的話就破例讓你再見識一下。」

嵐悉絲語調依然狂妄,畢竟才剛贏了個會徒步在牆上奔跑的怪物,但她怎麼也不會想到,這項技藝是當初馬可在深淵藏書閣,用了不知道幾條命才換來的成果。

「那麼,這次能換我申請加賽嗎?」

馬可指著位於遠方的小型村落。

「目前戰績一勝一敗,如果加賽的話妳就連平手的機會都沒有了喔,這樣可以嗎?」

趁著拿到一勝的勢頭,嵐悉絲毫不猶豫就答應了馬可的邀約,熱在其中的兩人
臉上均佈滿了自信的笑容,打算藉由最後的長跑來決定最後勝負。

「我看還是等你不喘了再說吧。」

即便位居敗者,馬可的銳氣絲毫不減。

「笑話,想休息就說,何必這樣推拖?」

呼吸已經逐漸調整回來的嵐悉絲早已進入了備戰狀態。

「那麼就....」

馬可將全身壓低到離地面不足二十公分的地步,並以十指以及兩腳腳尖支撐著自己的身軀,雙臂挺直而單膝微彎,顯然是種要進行高速衝刺以前的準備動作,嵐悉絲則是將長弓對準了和目標地相反的方向,準備再度使出剛才擊敗馬可時所使用的技法。

「開始!」
「開始!」

微風徐徐吹拂,落葉漫天飛舞的山崖上,兩道身影隨著一陣激烈的暴風轉瞬即逝。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8650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輕小說|奇幻|靈異|冒險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yaya5209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決戰!自創小說主角們!... 後一篇:【永咒的守護者外傳】不滅...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01-01 08: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