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達人專欄] 【獻給】浸入白日夢

作者:醒│2015-07-02 23:14:15│贊助:40│人氣:353




Visualising Reverie




                                                                               


                                                                               


      我十二年級下學期的時候,班上轉來一位家世背景不詳的同學。

      他非常高,目測大約有一百八十幾公分,身體微壯,但是在左小腿上有塊非常顯眼的燒傷疤痕。他的膚色比起大多數的同學還要深,我猜想他是一位混血兒。

      我們都對這種入學時間感到非常納悶,包括班導師也是一樣。這時間點通常是學生準備進入大學考試的時間,或著是老早已經在外頭有工作,來學校把國民義務教育給讀完的半工半讀學生。新同學看起來既不像是前者,更不像是後者。

      他第一天入學當天的裝扮很古怪。

      他穿著一身墨黑色的連身皮衣,僅露出兩隻小腿跟雙腳,包括手指也是包覆在黑色之下。他戴著一張純黑色的口罩,臉上露出兩隻泛有血絲的大眼,盯著我們所有人。

      第一節課自我介紹時,他說他的名字是羅伯特,但是在第二堂課結束後,他突然宣稱說自己真正的名字是麥可.席藍傑,而不是羅伯特。當班導師想要使班上的氣氛更活潑起來,她詢問他最喜歡的科目是什麼,但是羅伯特(或是麥可)盯了導師一眼,接著嘴唇就緊閉起來,他沒有回答導師的提問。

      他坐在我旁邊的位置。

      他在他入學後的第三天,開始嘗試跟我對話。但是每次的對話時間不超過二十秒,對話結束後,他便回覆到先前死盯著正前方白板的坐姿。

      他全身散發出藥水味,或是超市藥膏的味道。

      我瞥了一眼他看似裝滿物品的背包,發現裡面充滿了裝滿乾洗手液的瓶子,還有至少二十包的濕紙巾,而且裡面完全沒有課程教材,例如書,筆記本,連鉛筆盒都沒有。我懷疑他有過度清潔的強迫症。

      新同學不會使用「人類」(Human)這個名詞,而傾向於使用「點」(Dots)。

      如果我提及到特定字彙例如「光線」、「嫉妒」以及「反正」時,他會立即停止說話,並且盯著我。

      他用詞方式不太像是來自我國家的說話方式,因此我猜想他可能是來自別的國家的人。

      他宣稱自己曾經是A國家的總理,認為學校裡面潛藏很多狗仔隊。


      入學後第四天,他對班導師抱怨班上有人在說他的壞話,班導師立即在中午時間詢問班上所有學生是否有此作為,但是所有人都回應沒有,班導師推測這或許是大家在刻意隱瞞,但是也不再去追究,但是有給了所有人一個口頭警告。當天放學的時候,我瞧見他站在校門口旁的樹叢中,輕輕低著頭,背對著門口。

      入學後第七天,他無原因地不來學校上課。校方嘗試撥打他在個人資料上留給學校的手機電話,但是接聽在芝加哥市中的一間麥當勞的外送人員。

      隔天,他若無所事地回到學校上課。班導師問他昨天的行蹤,但是他並沒有正面回答,而是用一些含糊的話草草帶過去,例如「愛麗絲的爺爺做的法式達超難吃」、「我不喜歡鬼鬼祟祟」以及「老師,你變胖了。」

      他重新給了校方一個聯絡號碼,這次班導師為了確認號碼是否就是屬於新同學的,她在他面前撥打,而羅伯特(或是麥可)的連身皮衣的後背置物袋中隨即傳出一陣悅耳的鈴聲,我認出那是布蘭妮.斯皮爾斯的《寶貝,再愛我一次》。但是他變得些許焦慮,而當我走向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之後,他回頭盯著我,眼神有點驚恐。

      入學後第十天,他無預警地在微積分課上對著自己的筆記本大聲咆哮「我們都被騙了。」接著回到原先前的狀態,雙眼專注在老師的頭髮上。我在下課之後偷偷瞄了他的筆記本,發現上頭全寫滿了我不認識的文字。

      入學後第十三天到第十九天,他變得異常健談,但是語無倫次。他說他媽媽曾經在公共廁所被性騷擾了五次,其中一次還是他,但是在下一句話隨即就補上「我生在一個單親家庭,從小都是被我那有狐臭的爸爸撫養長大的」。我也是第一次瞧見他總是被口罩所覆蓋的臉,那是一大片大面積燒傷所造成的疤痕,嘴唇呈現深紫色,但他寧願不想提及這件事情。

      第三節下課時間,他被發現貧血暈倒在廁所裡,原因不明。他被送到保健室休息了幾個小時之後,精神與身體狀況都有些微好轉。在他恢復意識後,不斷地抱怨發高燒,但是他的體溫僅有36度。


      在他入學大約二十天之後,我開始對他的身世產生好奇心,我想向班導師調出他的學生資料,但是基於隱私問題,她並沒有這麼讓我做。羅伯特(或是麥可)在當天下午送給我兩罐350mm的凡士林,還告訴我別問他問什麼。

      在他入學後地二十二天,我在解剖學後的休息時間到頂樓小歇,他突然急忙地奔跑到頂樓,似乎想要跟我對話。

      我問道:「你怎麼啦?幹嘛這麼急?」

      他回答:「我看到金星的眼睛了,一閃一閃的。」

      我道:「金星的眼睛?」

      他回答:「沒錯。」

      我道:「你別開玩笑了。」

      他說:「沒在騙人。」

      我問到:「那這有什麼意思?如果真的有金星的眼睛的話。」

      他回答道,用右手手指指著天空:「你看,它就在那邊,它正在警告我們,啊不,世界上所有的點,我們都被騙了。」

      我納悶道:「被騙了?」

      他這時候的態度突然轉變得神經兮兮,但是顫抖的手指仍指著天空:「它就在那裏,不要殺我啊,我是無辜的,我很誠實,我是誠實的乖寶寶ㄠㄠ---------------------」他霎時終止發言,然後看著我,眼神渙散,我能感覺到他紫紅色的嘴唇正在移動,彷彿想要傳達一些訊息給我,或僅是在自語。三分鐘後,他走到階梯口,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下去。那是我見到他最後的一面。

      從這天開始,校方都沒有來自他的消息。我們一開始感到些許焦慮,但是過了兩天之後,我們都猜想他可能只是一位品行較好(還願意來學校就讀)的不良少年而已,所以對他的缺席我們都不以為意。


      在三個星期後後,在另外一座城市裡,有一具屍體在一個後街中的廢物巨型水中被發現,原因是附近居民不斷地抱怨從那裡傳出了惡臭,影響他們的生活作息。

      檢察官抵達現場驗屍之後,斷定此屍體已經陳屍了至少一個月了,另外在旁邊小一號的水桶中發現一台故障的測謊機、一些尚未拆封的免洗刀子,以及一些焦黃的紙。紙上面有些模糊的筆跡,經由斷定後發現不屬於世界上任何一種書寫系統。

      當新聞畫面拍攝到那些文字之後,我發現很眼熟。過了幾分鐘的回想過程之後,發現先前在羅伯特(或是麥可)的筆記本中的文字,與這些紙張上的字相吻合。

      屍體是被謀殺的,兇手仍下落不明。在屍體的手臂與胸口部分有明顯擦痕,警方推測這是兇手為了要擦拭掉沾上的指紋而造成的。在水桶的外緣也佈有一些指紋。


      過了一個星期,羅伯特(或是麥可)被發現在市郊攀爬一座電話塔台,警方到達將他逮捕。

      再送往當地警局的時候,他抱怨自己噁心頭暈,但是隨即在警車內嘔吐出大量的象牙白色的不明蠕蟲,以及少量的土黃色膿狀物體。那些蠕蟲經由測量發現重達三公斤,但是皆在嘔吐後十分鐘之內全數死亡。嘔吐後,他顯得消沈,而且有強烈的自殺念頭。

      他宣稱自己是兇手,但是除了有強力的不在場證明,水桶旁的指紋在資料庫裡也並沒有建檔紀錄,當他得知後情緒轉變的異常暴躁,他覺得警方是在刻意隱瞞事實。因此在警車抵達當地警局之後,逃離警車後座,並且虛張聲勢想要傷害其中一位要下班的員警,但是隨即便被停車場出入口的管理員以警用棍棒即昏,但是又再次暈倒。

      當他被送往當地醫院接受診療。結果發現他在右腦靠近下視丘的部分長了一顆半徑半公分的良性腦瘤。

      入院後第二天,他懷疑護士在他食用的餐飲中下毒,並且拒絕進食。

      入院後第三天是星期六,我們全班師生進入病房探望羅伯特(或是麥可),但是他主動起身走到病房門口拒絕此會面,我們全數都顯得很納悶,其中一位同學還抱怨說自己是搭乘鐵路三個小時才來到此地,卻被放鴿子。

      當天下午,他指控幫他更換床單的護士嘗試性侵他,但是監視錄影帶顯示出自從我們早上離開病房之後,到晚上主治醫師進入到病房視察狀況之間的時間,都只有他一個人在病房。

      入院後第五天,他開始出現幻覺。以下是護士在醫療訪談的結果:

      -------

      病患覺得師生先前在學校以言語恐嚇他,他指出他們喜愛說出「光線」這個字。

      他覺得自己的頭痛的快爆炸了,而且灼燒感佈滿全身。

      他一直覺得自己的身體被某種黴菌感染,而持續地在全身上下抓癢至出血,我們強制幫他戴上隔離手套,以防感染。

      他抱怨所有的護理醫師以及工作人員都在欺騙他,並且正在使用某種巫毒咒語詛咒自己,意志變得更消沈。

      -------



      入院後第十天,腦瘤因為不明原因轉變成惡性腫瘤,主治醫師判定可能是因為病患先前曾經被照射到過量的輻射。但是令人感到驚訝的是,病患對於醫療報告感到無動於衷。第一次緊急高劑量療程在下午舉行。

      入院後第十五天,我單獨進入到醫院想要探望他,但是還是被他主動拒絕。他打開一個寬約五公分的門縫盯著我,我能看見他黝黑的臉頰變得蒼白,但是仍然身穿緊身衣跟戴著口罩。

      第十九天,幫忙送午餐的護士目睹他躺在病床上並且四肢顫抖,而且反覆地說出「愚者」這個詞。

      他開始恐懼天空,他宣稱金星的眼睛正在盯著他,逼著他要「做出自己不想要做的事」。

      第二十二天,腦瘤緊急惡化,病患的情緒變得歇斯底里,並且嘗試打破病房內的玻璃,說想要逃離。

      第二十四天,護理人員在早上探望病患時發現他消失在病房裡,並且留下所有的隨身物品,而且地板上到處都是綠色的嘔吐物,以及一些仍然在活動的不明蠕蟲,且臭氣熏天。隔壁房的病人告訴護理人員說昨天凌晨兩點十五分時,他被一陣慌亂的腳步聲吵醒,而且不斷傳來歇斯底里的低聲呼喊:「不要,我不要,不要抓我!」,在約略十分鐘之後,腳步聲停止,然後他聽到開門聲與閉門聲。他指出這些聲音都是來自隔壁病房。

      護理醫師調出午夜走廊的監視錄影畫面,發現裡面除了只有值夜班的護士,走廊上並沒有其他活動人口。

      病房中的蠕蟲與先前病患在警車內嘔吐出的蠕蟲外觀相符合,且被送往附近的刑事實驗室檢查,但是樣本因為在運送過程中經歷一場致命車禍而全數銷毀。

      在羅伯特(或是麥可)失蹤之後五天,我在學校的實驗室中目擊到他正在使用顯微鏡,但是他看到我之後便匆忙逃離,我嘗試阻攔他,但是沒有成功。他在宿舍角落的女兒牆上翻牆離開校園。

      我望進顯微鏡,並且看到有大約五隻活動力旺盛的蠕蟲在畫面中移動。

     我發現在顯微鏡旁邊擺放著一張剛草草寫下的紙條,我認出筆跡是屬於羅伯特(或是麥可)的,我猜想可能是先前他匆忙逃離而遺落的。他在紙張的角落標記下一行字,我對於那行字感到熟悉,因為這就是他不斷地在自己的書本與筆記本中寫下的不明文字。


      他寫道:

      這次感染行動失敗(包含醫院,警局與校園),目前正在尋找下一個目標。


      隔了兩行空格,他又寫道:

      謊言是醜陋的,唯有誠實才能拯救大地。



      羅伯特的下落至今仍然不明。






{完}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8496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謊言

留言共 4 篇留言

不透光
好想看後續……

07-02 23:22


沒有了啊 QWQQQ07-03 21:25
装甲の究極紳士
欸欸 怎麼突然完了XDDD

07-03 00:52


這樣子的方式都會有這種感覺 xDDDDD07-03 21:26
老憨
這種小短劇超棒的呢w

07-03 12:11


練新文風的好工具 [e7]07-03 21:27
清離
入院後地十天
   v
   第

改完之後可以刪掉這個留言ˊ艸ˋ

07-08 20:41


誒誒謝謝改錯字啊wwwwwww07-08 22: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spplor1603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獻給】亙... 後一篇:【RPG公會】他們的一切...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ison203011poison203011
不宣傳、不張揚,緣分到了小屋人氣自然會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