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翻譯】柳綠、花紅:雷伊泰灣的戰艦『長門』(補)

作者:婚後幽影│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2015-07-01 06:37:50│贊助:14│人氣:1512
出處:
http://www.naniwa-navy.com/senki-1-nagato-yosimoto1.html

作者:吉本 信夫
翻譯:道魔幽影


戰艦『長門』攝於1944年10月21日,汶萊


吉本 信夫


本文發生於雷伊泰島(紅色部分)周邊海域

「今天早上的訓練太長了,艦橋忘了發布解散號令嗎……」

在戰鬥配置下,『長門』第一鍋爐室指揮所裡頭,我一邊對著部下的特務下士官講話,一邊迎接昭和19年(公元1944年)10月23日的早晨。現在艦隊正在巴拉望島西方,向著雷伊泰灣疾行而去。

此刻,在這種不知哪裡躲著敵潛水艦的危險海域航行的場合,在最容易遭到攻擊的早晨和薄暮,經常都在訓練並總員配置作為警戒。可是機關科負責的是航海中的運轉工作,因此作為特例,不參加訓練,而是留在崗位上。這天我也在自己的崗位上,一邊做好隨時應對各種狀況的準備,一邊沉浸在與必要工作無關的種種思緒裡。

要是魚雷命中1鍋爐所在的舷側會怎麼樣?改成徹甲彈的話,損害會更大嗎?可是才剛離開學校的我,對於那些有關受損時的應急修理,完全沒有信心。

先前擔任機械分隊士時,我奉命調查本艦舷側機械室遭到雷擊時,會造成何等程度的損害。因為不清楚敵方魚雷的破壞力,因此我套用了我方海軍的戰鬥力要表上的數值下去推算,結果得出了舷側機械室浸水這樣的結論。將之發表在『扶桑』艦上的應急研究會時,我被『扶桑』艦長(阪匡身)叱責:怎麼可能會有那種事!

然而,對於他的叱責,我並不認同。在此之後發生了『大和』遭到雷擊而浸水的事件,查閱那則戰訓後,我認為幾天前推算出來的,『長門』的損害預估並沒有錯。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魔鬼魚(SS-305)』對『大和』的雷擊

從學校畢業以來,我幾乎沒做過什麼困難的計算,只有做些損害預估的應急訓練。比方說,由『長門』為『大和』曳航的訓練一事,我就接到了命令,要我推算那時『長門』的運轉參數。

曳航時的主軸回轉數與速度的關係、速度可以來自哪裡,首先到達極限的是曳索強度,還是推力軸承?艦上也有學校時代研讀的造船學紅書,我把它借來,再用計算尺推算造波抵抗等數據。由於需要嘗試錯誤之故,費了不少功夫,才把這些算出來、交上去。

然後,終於到了訓練當天,我非常在意自己的計算結果,是否符合實際情況。進入運轉指揮所注視計量儀器,速度約6節,和我的結果大致相符,但也明白還是有些偏差。

第一限制因子在於曳索強度,極限是10節左右,得出那個結論後,訓練就結束了。我總算鬆了口氣,然而這一次真的會在實戰中,發生『大和』、『武藏』或是『長門』需要被拖曳的狀況嗎?

即使如此,鍋爐室還真不是普通的熱。即使把長袖的工作服的前扣全部解開,讓通風筒的風直接吹著身體,背上仍舊汗流不止(我沒穿貼身襯衣)。

終於解散了,我剛從鍋爐室上去,就嚇了一跳。剛才待在『長門』的1鍋爐室裡,我什麼都沒感覺到,此時才知道『愛宕』『高雄』『摩耶』遭到敵潛水艦襲擊,所以才一直沒有解散。我的同班同學『重森』、艦隊司令部設施都在『愛宕』那裡。我一邊想著現在是什麼狀況,一邊上去露天甲板,只見與本艦同行的第四戰隊如今僅剩下『鳥海』。聽說從『愛宕』至『長門』四艦做之字航行途中,排成斜一線時遭到襲擊,魚雷從『長門』一側險險掠過。

譯註:這次襲擊造成『愛宕』『摩耶』戰歿,『高雄』受創退避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之字航行

1944年的『あ』號作戰(菲律賓海海戰/馬里亞那射火雞大賽),『大鳳』、『翔鶴』便遭到敵潛水艦的襲擊(並因此戰歿),本艦如此輕易地就被襲擊,令我大感前路之多難。

這天,此後什麼事也沒發生,艦隊進入了錫布延海。


錫布延海

次日(公元1944年10月24日)上午,艦內廣播道『進入敵人的空襲圈內,嚴密警戒』隨後又道『對空戰鬥準備,右○度○○,敵方大部隊向此而來』。

本艦的速度當然提高到最大戰速。接著『對空戰鬥』的喇叭聲自揚聲器響起、主炮開始發射,沉重的衝擊沿著艦體傳到鍋爐室。緊張中,敵機終於來到。馬上就能聽見高角炮、25mm機槍的發射聲音……這麼說來,敵機在正上方。如此一來,艦內廣播也停下了。

譯註:原文沒寫是25mm連裝機槍,還是25mm三連裝機槍

不,應當說是沒空廣播了。然而在機關科末端指揮所裡,沒有任何能讓我大略判斷此時情況的儀器。就像某個人赤手空拳地在敲打著舷側一樣,鍋爐在『空空』聲中全力焚燒著,只要這裡還沒有出現損害,我就必須全神貫注地監視運轉狀況,從雙方的交火中,將精神集中起來。

有別於本艦的發射聲,隨著『鐺鐺』聲傳來另一種無規律的大力衝擊。(後來知道,那是極近彈在海面爆炸的衝擊,彈片在裝甲表面造成許多小孔)

直擊?極近彈?魚雷?不知道是哪一種。本艦依然以迴避運動,反覆向右、向左地使勁傾斜。

透過窗玻璃看進去,我知道每當感受到大力衝擊時,鍋爐室的運轉員都會往指揮所看。然而負責的3座鍋爐輸出的蒸氣驅動的,左舷外軸的輪機持續順利運轉,無事可做的我只能看著儀器盤,一邊叫大家別緊張,一邊猛抽煙。

數波的襲擊強度略為減弱時,我看了看時間,剛才那一波對空戰鬥約15分鐘。可是為了防備毒氣彈,耀室入口處完全停止通風,令此處越發炎熱,從平時的攝氏50度左右,上升到超過60度的地步。

再加上極度緊張下,造成體感時間約3小時的疲勞。『あ』號作戰時因為這種環境,幾名被派到鍋爐分隊的高齡補充兵,全都因為熱射病(重症中暑,死亡率很高)病倒以後,這裡就只剩下現役兵了。收到『停止開火』的號令後,我連忙打開通風,清涼的空氣一進來,頓時真切地感受到,自己還活著啊。

這天因為午餐並非戰鬥送飯,於是我趁著空襲的空檔輪班上去吃飯。然而聽到『武藏』遭到(『富蘭克林』『列星頓』『艾塞克斯』『企業』)集火轟炸一事,趕緊匆匆解決掉午餐,上去露天甲板,一邊想著現在會不會太遲了,一邊向後跑去。只見『武藏』的前甲板已沉到僅僅比海面略高的地步。我的同班同學『村山』就在『武藏』艦上……(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到『武藏』了)


1944年10月24日19時35分,『武藏』的艦歷至此終結

『大和』馬上跑來本艦旁邊。我不能在上面待太久。一旦戰鬥開始,艦內區劃的防水門會完全封閉,要回鍋爐室就麻煩了。我連忙下去,接著又是對空戰鬥。6月的『あ』號作戰時,本艦還不會這麼頻繁地遭到空襲。

15時左右的那次空襲,才開始聽見25mm機槍那『卡噠卡噠』的發射聲不久,鐵板『鏗』地撕裂的尖銳聲音突然暴起,鍋爐前方一片白茫茫地,什麼都看不到。

第一時間,我立刻想到是蒸氣管中彈,立即拉起機關故障的緊急通信設備的手柄,在指揮所內留下1名傳令兵後,帶著特務下士官來到鍋爐前方,確認損害情形。只見舉目皆白,視野非常差。(那其實是爆炸的白煙,但在指揮所時無法確認,因此當時深信是噴出的蒸氣)

我到鍋爐前時,運轉員都不在了。通過小小的監控窗,可以見到鍋爐尚在繼續燃燒的火光,還有水從供水馬達上方的天花板流下來。(這是交戰中為了防火,抽到甲板上的海水,順著炸彈炸出來的破洞,流到鍋爐室裡頭)。由於擔心鍋爐空燒,我便與特務下士官兩人一起為鍋爐熄火。

熄火途中,白煙漸散。偶然間,我看到頭上的大型壓力計……啊?不是還有壓力嗎?

得知是判斷錯誤,蒸氣系統並沒有問題時,自行退避的鍋爐運轉員們都跑回來,幫忙進行鍋爐的再點火。我將狀況上報,並試圖提高出力,卻收到『1鍋爐在冒黑煙』的通報。再次調查過後,發現有1座燃燒用送風機不動了,出力因此下降,當下我立即將它修復到大致能用的地步。

直擊彈2發當中,1發命中了1鍋爐的左舷吸氣口附近,當下不知還要多少時間才能修復。我不否認,這首次的受創,讓自己亂了方寸。1鍋爐停止運轉期間,4支推進軸中有1支變為慣性轉動狀態,使艦速下降,所幸當天在那之後並未再遭到空襲,是以沒有因此影響到本艦存亡的命運。

(對於當時的判斷錯誤,我非常難過。這場海戰結束後,我自行去向機關長請求處分。機關長說:每個人都有第一次,有經驗以後就會冷靜面對了,別放在心上……如此,我才放下了心裡的疙瘩)

大致修復過後,鍋爐還是沒辦法全力發揮。由於總員戰鬥配置,因此其他配置的人員無法支援這邊,可是我又不趕緊把它修好不行。於是我立刻開始拆解由1鍋爐的一半出力驅動的『輪機驅動軸流送風機』,只不過在高速航行的搖晃中進行這項工作,實在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和部下一起拿著扳手,在難以立足的地方,打算取下掛鎖的鋼管時,發現掛鎖前端嵌入了鐵片,我用手搖的方式將它扭下來。可是驅動軸已經彎了,如此也許就沒辦法高速旋轉了。懷著祈求的心情,我把鋼管修好後,趕緊通風並測試運轉,結果沒有發生振動,不過現在要高興還太早了。直到入夜,鍋爐的能力才完全恢復。

這天夜裡,雖然仍是總員戰鬥配置,但似乎沒有夜間空襲的樣子,於是我決定讓部下分成兩組,在鍋爐室的地板鋪上帆布,讓一半的部下小睡片刻。隨後我從鍋爐室上面出去,觀察受損狀況,只見鍋爐的通風管道幾乎全毀,防禦甲板被打穿的地方,防禦格子部都裸露出來,四周都是一片悽慘的景象,上頭那門副炮的砲身彎了,砲架和地板都支離破碎,與炮手的殘屍一起四下散落。

更靠近破孔處看,還看到殘留的砲彈卡在那裡,隨著本艦的搖晃,好像隨時會掉到防禦格子上。此外,看著烹炊所裡東倒西歪的蒸氣鍋,一臉茫然地站在一旁的主計長的模樣,也讓我印象深刻。我命令幾個部下動手整理破孔四周之後,下去鍋爐室休息。

差不多午夜時分,收到要我這分隊士去治療室一趟的聯絡。原來是我有個部下在肚子痛,結果居然是盲腸炎,現在要開始動手術,要我去那裡集合。

我立即趕去,只見治療室內外,連同附近的通道都是重傷號,擁擠到幾乎無法在那裡立足,而那個部下就在中央手術台上。

軍醫長說,因為麻醉藥沒了,只好在沒有麻醉下動手術,所以必須按住患者讓他不能動彈。這種事光憑我一個是不夠的,因此我把其他部下都叫來,一起按住他。

南方海域的『長門』艦上,傷者的呻吟、瀰漫的異味、炎熱的氣溫……也真難為本艦的軍醫了。我不禁心想,為啥要在這種時間地點,得了盲腸炎啊。

患者不停痛苦哀號,旁人都喊著『加油、加油』,手術總算結束了。

雖然今天並未負傷,不過一整天下來,狀況真是多到眼花撩亂……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回到配置。

次日(公元1944年10月25日),從早上開始,就是水上遭遇戰,然後繼續打對空戰鬥。

譯註: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輕巡『矢矧』第40年的鎮魂譜

第3天(公元1944年10月26日)從早上就碰到空襲,不過『長門』並未遭到直擊。下午,本艦脫離敵方空襲圈後,受命準備為戰死者舉行水葬。

由於連續3天的激戰,迫不得已下堆放了50具以上的遺體,將通道都堵住了。在南方炎熱的氣溫催化下,遺體鼓脹得面目全非,要是沒放上名牌,幾乎無法辨別身分。

我的機關科這裡,也有一名戰死者,他是在1鍋爐中段待機的應急修理要員。鄭重地取下指甲,作為遺骨的代替(回國後轉交親屬)後,讓遺體抱住演習彈(這樣才會沉下去),再用布包起來,送到舉行葬禮的後甲板。

舉目四顧,但見與本艦出發時相比,乘員人數銳減,並且本艦也變成如今滿目瘡痍的模樣,艦體傾斜地航行著。

4天前還生龍活虎的戰友們,在喇叭與鳴槍致哀的迴盪聲中,進行了水葬。周圍的錫布延海風平浪靜,本艦甚少搖晃地平穩航行著,綠意盎然的島嶼們注視著苦惱的艦隊。

此刻已近黃昏,島上居民似乎在準備晚飯,四處都能見到裊裊直上的炊煙。方才艦隊還在巴拉望島西方海面上,以全無航空掩護(制空權喪失)的狀態苦戰。

生命,如斯無常。

許多同僚死去了,許多僚艦沉沒了。

此刻,我、『長門』在如斯平靜的海面上,為生死兩隔的戰友們送行。

譯註:『長門』是日方唯一倖存到戰後的戰艦。《艦これ》有本漫畫名叫《在終將平靜的海面上》(監製:田中謙介),書名彷彿呼應了本文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

說真的,我感覺此刻冷不防地陷入了虛脫的世界。這時我忽然想起,畢業前我和小西分隊監事同行,他為我揭示海軍這條路時,用了『柳綠、花紅』一詞。如今,我開始真切地體會到,其意境所在。

畢業後,除非來到同一艘軍艦,或者配屬在同一支戰隊,否則戰時同班同學們幾乎都無法碰面。

在這場『比島沖海戰(雷伊泰灣海戰)』中,雖然有些同學們和我同樣配屬在栗田艦隊,一起參加這場作戰,可是因為我的配置是在艦底的鍋爐室,因此我也沒能見證同學們搭乘的各艦之最後。

譯註:『比島沖海戰』是日方稱呼,即『雷伊泰灣海戰』

重森(愛宕)、伊藤(鳥海)、服部(筑摩)、吉岡(鈴谷),以及返航途中的森下(金剛)……這些同學們,與搭乘艦遭受相同的命運,就此凋零。

謹祈願各位在天之靈安息。

※      ※      ※      ※

補充兩段與本文時間點相同的記述:

1944年10月,長門參加捷一號作戰(雷伊泰灣海戰),於10月24日錫布延海海戰中,於14:16被航空母艦「富蘭克林」號(USS Franklin CV-13)與「卡伯特」號(USS Cabot, CVL-28)的攻擊機的2枚炸彈擊中。一發破壞了多座機槍和第一鍋爐室排氣口,令其中一軸癱瘓了25分鐘,並只能以三軸運轉。另一發則破壞了無線電室及餐廳附近,導致52人死亡、106名受傷。

於10月25日,薩馬島海戰中,在06:01向美軍航空母艦「聖洛」號(USS St. Lo, CVE-63)進行砲擊未取得戰果。而在06:54,美軍驅逐艦「赫爾曼」號(USS Heermann, DD-532)向「榛名」發射魚雷,但該魚雷偏離「榛名」而航向「大和」與「長門」,「大和」兩舷被魚雷夾著且限制著迴避空間,迫使兩艦向北迴避航行約16公里。期間「長門」的主砲及副砲繼續向美軍護衛航空母艦群進行砲擊。

在09:20栗田中將命令中止砲擊並航向北方。在10:20再次命令南進,但因艦隊受到愈趨激烈的攻擊,在12:36再次下達撤退的命令。「長門」於12:43被2枚炸彈擊中但損傷輕微。

10月26日撤退後,聯合艦隊仍受到美軍激烈的空襲。期間「長門」被屬於「大黃蜂」號(USS Hornet, CV-12)的艦載機4枚炸彈擊中,導致38人陣亡及105人受傷。「長門」在該日總共發射了99發主砲彈及653發副砲彈。

(以上引用自Wiki的『長門號戰艦』條目)

1944年10月24日早上,美軍三支航空母艦分隊繼續索敵。8時12分,無畏號一架偵察機發現栗田健男的中央艦隊,包括大和號及武藏號等艦,正進入錫布延海;僅15分鐘後,海爾賽越過密茲契的航艦指揮權,命各分隊即時派飛機攻擊日艦(第2分隊最接近日本艦隊,第3及第4分隊分別在其北面及南面),同時將第1分隊調返菲律賓。

此時大西瀧治郎派出近60架飛機,由菲律賓飛往空襲第3分隊,並成功重創普林斯頓號,使之爆炸焚燒,最終由美軍以魚雷自沉。日軍派出第二波攻擊之際,美軍飛機開始攻擊日軍艦隊。第2分隊分別於10時26分、12時45分及下午3時50分發動三波攻擊;第3分隊在下午1時30分攻擊一次;企業號的第4分隊則在2時15分作最後攻擊。當日美軍共出動259架次飛機攻擊中央艦隊,並擊沉武藏號,擊傷大和號、長門號及妙高號重巡洋艦。

栗田的中央艦隊在下午撤退,先避開美軍攻擊,稍後再嘗試進入雷伊泰灣。這使西村祥治的南方艦隊要獨自進入雷伊泰灣。當美軍艦隊在24日圍攻武藏號時,企業號及富蘭克林號的偵察機就曾於上午9時發現西村的戰艦,並匆忙攻擊,輕傷了扶桑號戰艦。此時西村已向栗田表明其戰艦在毫無掩護下,絕不可能完成任務,但栗田從未收到該訊息。事實上美軍艦隊早已布下埋伏,故未再派飛機攻擊。西村艦隊最終在25日於蘇里高海峽遭美軍戰艦伏擊慘敗。

另一方面,由於第3分隊忙於救援普林斯頓號及攻擊中央艦隊,故此未有發現小澤的北方艦隊,要到24日下午3時40分及4時40分,才分別被富蘭克林號及企業號的第4分隊偵察機發現。

24日晚上10時,海爾賽召集北面三支航空母艦分隊,以及李駐守於聖貝納迪諾海峽的戰艦北上,追擊北方艦隊的日軍誘敵航母。各分隊於11時45分會合,海爾賽將航空母艦隊交由密茲契指揮,而前往烏利西的第1分隊則在加速趕回菲律賓。至此小澤的誘敵計畫成功,栗田的中央艦隊在毫無抵抗下駛入雷伊泰灣。

25日凌晨,美軍偵察機發現小澤艦隊大約位置。清晨密茲契命列星頓號先派偵察機前往索敵,並在發現日艦前命航空母艦派飛機升空,以爭取時間。7時10分偵察機發現日艦,第3分隊己升空的轟炸機率先攻擊。小澤雖早在7時便發現美機,但因艦載機折損過多,最終只能派出15架戰機防守。為使誘敵成功,小澤命瑞鳳號航空母艦離隊吸引美軍攻擊。8時美軍第一波空襲抵達,艾塞克斯號及列星頓號的魚雷轟炸機開始攻擊瑞鳳號,但無一命中;無畏號的轟炸機則先後命中瑞鳳號及千歲號航空母艦,並擊沉後者;聖哈辛托號(或無畏號)的魚雷轟炸機亦命中旗艦瑞鶴號,迫使小澤將指揮轉移至大淀號輕巡洋艦;秋月號驅逐艦亦在稍後被擊沉。

8時22分,金凱德的第七艦隊被栗田的中央艦隊攻擊,以明碼向海爾賽求救,但海爾賽未有調動北上的艦隊,只命第1分隊加緊前往菲律賓。10時尼米茲在珍珠港電問海爾賽第三艦隊位置,卻因解密問題而激怒海爾賽。要到11時15分海爾賽才命第2分隊及李的戰艦南下。此時兩分隊最快要到26日半夜才可抵達聖貝納迪諾海峽,且分隊必須在中途補油方可繼續前進,不可能追上栗田艦隊;艦隊其他航空母艦則繼續攻擊小澤。美軍第二波空襲在9時45分開始,富蘭克林號及列星頓號重創了千代田號,並擊傷其他艦隻;下午1時10分美軍第三波空襲抵達,艾塞克斯號集中攻擊瑞鳳號,而列星頓號則集中攻擊瑞鶴號;前者中彈後加速逃離,而後者則逐漸失速傾側。第4分隊近兩波各40架轟炸機緊隨其後,並先後追擊瑞鳳號,終於將之重創,而瑞鶴號則在2時14分沉沒。45分美軍第四波攻擊抵達;由於伊勢號戰艦的防空火力密集,且中瀬泝大佐指揮得宜,迴避了美軍所有攻擊,美軍僅擊沉了重創的瑞鳳號。下午5時10分,美軍最後一波攻擊抵達,再次攻擊伊勢號。中瀬泝再次迴避,使美軍34次投彈,均無一命中。富蘭克林號發現日向號戰艦後亦發動攻擊,同樣無一命中。此時美國航空母艦預備撤退,由巡洋艦追擊日軍艦隊。下午千代田號及初月號驅逐艦,分別於4時25分及11時被美軍炮火擊沉。海戰於當日結束。整日美軍航空母艦出擊數達527架次(201架為戰機),但多波空襲僅擊沉了三艘航空母艦及一艘驅逐艦。

26日艦隊望南前往菲律賓,而企業號的第4分隊則到外海補油。27日第4分隊空襲了呂宋北部,又於28日負責為雷伊泰的美軍作空中警備,同時空襲宿霧港口,擊落13架戰機。當日第4分隊幾乎被日軍潛艦近距攻擊,但為驅逐艦及時發現,並以深水炸彈擊沉。29日第4分隊短暫為第2分隊所接替,在30日恢復作空中警備。

(以上引用自Wiki的『企業號航空母艦 (CV-6)』條目)

※      ※      ※      ※

『柳は緑、花は紅』

這是原文標題,出自蘇東坡的千古名句『柳綠花紅真面目』

《五燈會元》有偈曰:『秋至山寒水冷,春來柳綠花紅;一點動隨萬變,江村煙雨濛濛。』

秋天,有位弟子問趙州禪師:「槿花帶凝露,桐葉舞秋風,如何從這些現象中了悟人生的真實?」

禪師答道:「不雨花猶落,無風絮自飛。」

花落不因雨下,絮飛不因風吹。

花開自會凋零,柳絮自會飄散……繁華也好,凋零也罷,一切都是自然法則之體現。

《艦これ》中用於深海棲艦命名的經典古詩,《伊呂波歌》也包含了類似的寓意:

いろはにほへと ちりぬるを (色は匂へど 散りぬるを)
わかよたれそ つねならむ  (我が世誰ぞ 常ならむ)
うゐのおくやま けふこえて (有為の奥山 今日越えて)
あさきゆめみし ゑひもせす (浅き夢見じ 酔ひもせず)

翻譯:『花朵艷麗,終將散落。世間無人,永世長存。紅塵之山,一旦逾越。俗夢已醒,生醉皆空。』

相傳《伊呂波歌》描述了佛門的無常觀,不同於前者的是,『柳綠、花紅』揭示了『有常』之理,也揭示了『無常』之理……

有常者,春去春又來,花謝花又開。

無常者,春色終有盡,花開必凋零。

或如枯榮偈曰:『天地萬物,盛衰有節。花有盛衰,木有枯榮。有常無常,雙樹枯榮,南北西東,非假非空。』

想更進一步了解《伊呂波歌》的話,不妨參考下面這篇文章:

深海棲艦命名-伊呂波歌

※      ※      ※      ※

柳綠花紅真面目。

世界的本來面目,顯現在春天的柳綠花紅之中。

宋代禪宗大師青原惟信,提出參禪的三重境界:

參禪之初,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禪有悟時,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禪中徹悟,看山仍然山,看水仍然是水。

將兩則典故結合在一起的話,或許可以這麼說:

人們首先看到的,僅僅只是表象(柳綠花紅);
用心體會後,開始領會表象之下的道理(真面目);
最終返璞歸真,表象道理盡歸於一,是為『柳綠花紅真面目』。

關於『柳綠、花紅』,還有一則出自『禪茶文獻』的公案:

曾經創「茶禪一體」的草庵茶道的鼻祖村田珠光,曾是京都紫野大法寺一休和尚的門徒。他喝茶的起因是因參禪經常打瞌睡而不安,於是向醫生求教,醫生勸他喝茶,於是他便喝起茶來。

後來他覺得喝茶要有一定的規矩,於是逐漸立下喫茶的規矩,而創立了茶道。

但是他的茶道的宗旨仍是繼承榮西「喝茶養生」的觀點。他之所以完成含有禪心的茶道,是由於他師父一休的啟迪接受中國趙州禪「喫茶去」的主題。

當珠光創立茶道之時,一休禪師問他「要以怎樣的心境來喝茶』珠光回答「可以模仿把茶傳到日本的榮西禪師所說的『為健康而喝茶』。」

這時,一休想以趙州禪「喫茶去」的主題去啟發他,問道「某和尚問中國趙州禪佛法的大意時,趙州禪答道『喫茶去』,你對這種回答有什麼見解」珠光默然。

一休叫侍立在一旁的另一個和尚端杯茶來,珠光剛把茶杯端在手上時,一休大叫一聲,一掌將珠光手中的茶杯劈倒。珠光一動也不動,只對一休行了個禮,就站起來辭行。

剛走到門口,一休突然叫道「珠光」珠光回過頭來答了一聲「是」一休說「現在我們不談喝茶的心得,只喝茶怎麼樣」珠光平靜地答道「柳綠花紅。」一休聽了,就原諒了他。

為什麼珠光答了一句「柳綠花紅」,一休就原諒了他

原來這四個字出自中國宋朝大詩人、信佛的東坡居士的詩句「柳綠花紅真面目」。這「柳綠花紅」是說所有的柳、花都是「露堂堂」地呈現在外,不是蓄意顯示自己,只聽自然界的安排。人對日常瑣事,能以感謝的心情來感覺它的存在,必須經過一番修煉的功夫,才能達到那種境界。

如今門徒珠光說出來,正充分體會了「不妄語戒」的禪意,所以一休原諒了他。

從此,珠光果然改變了喝茶的心境,而完成了含有禪心的茶道,將15世紀日本建銀閣寺創立以抹茶作功夫茶的「茶禪一體」足利義政的書院式的茶道,而創「謹敬清寂」的草庵茶道。

※      ※      ※      ※


『長門』向『間宮』採購點心飲料的帳單

※昭和12年(1937年)5月20日,這是擔任聯合艦隊旗艦的『長門』,剛經過大規模改裝後,最為風光的時期(此時『大和』尚未完工)

『與本艦出發時相比,乘員人數銳減,並且本艦也變成如今滿目瘡痍的模樣』

作者的這段話,表面上是對比『長門』在雷伊泰灣海戰前後的改變,然而這又何嘗不是對比聯合艦隊……乃至整個日本,在太平洋戰爭(二戰)前後的改變。

感慨之餘,各位能否稍稍體會到,『柳綠、花紅』之意境,以及作者是懷著什麼樣的心情,用它作為本文標題了呢?


比基尼環礁底部的『長門』殘骸(艦橋部分),攝於1998年


『長門』的主砲(41cm連裝砲)

譯註:這裡可以參考先前的【翻譯】軍艦『酒匂』始末記

===================================

參考資料:

柳は緑、花は紅(原文)

【翻譯】輕巡『矢矧』第40年的鎮魂譜

【記錄影像】特魯克空襲,輕巡『那珂』的最後

【翻譯】軍艦『酒匂』始末記(更新圖片)

【翻譯】軍艦金剛航海記

【翻譯】1942年11月,重巡『衣笠』的最後

長門號戰艦,Wiki

雷伊泰灣海戰,Wiki

企業號航空母艦 (CV-6),Wiki

微軟創辦人:二戰日本戰艦「武藏號」殘骸找到了

武藏號戰列艦-百度百科

深海棲艦命名-伊呂波歌

生活之禪:不雨花猶落,無風絮自飛

鼻頭向下少人知(道元禪師)

戦艦長門 ビキニ環礁

長年勤めた新聞社を辞めるきっかけになった戦艦の写真と、その機会を与えてくれた友人の死

63年振りに戦艦長門が日本へ帰ってくる

シブヤン海の場所は戦艦武蔵の発見動画!!!!

【戦艦「武蔵」発見】フィリピン、日本政府と協議へ 専門家派遣も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8310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艦隊 Collection(原名:艦隊收藏)|艦隊收藏|艦隊これくしょん|艦これ|長門|大和|武藏|間宮

留言共 2 篇留言

娃娃國持劍儀兵
據說日艦的水兵生活環境很糟,還被派去鍋爐……日艦損管比較差果然不是沒理由的?

07-01 11:27

婚後幽影
其實『長門』艦上的生活水準還算不錯的。至於鍋爐,還真不是人待的地方。文中一直提到鍋爐和修理的原因是,本文作者是機關科鍋爐分隊的分隊士,兼任應急修理要員07-02 23:12
阿基
應急修理....這是日本最弱的地方,
美國在參與二戰前就已經此項加入海軍教科書中,
並視之為獨立之科目,
日本則是在後期才開始重視這項,
所以,在雷伊泰灣海戰時當雙方艦隊的炮火激烈交錯時,
兩方的應急修理人員可是忙的不可開交,
光是要想辨法塞住船上的破洞漏水這件事,
應該就讓他們忙的焦頭爛額了[e20]

11-03 22:4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angelgug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1942年11月... 後一篇:【艦隊收藏】2015年7...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ison203011心懷怨恨之人
你的怨恨,我來幫你消除......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9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