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萌獸學園】戀人快遞,使命必達──!

作者:伊斯│2015-06-30 23:04:22│贊助:14│人氣:97
  黃昏時分,在夕陽餘輝之下,潺潺流水的蜿蜒河川宛若一條延至盡頭彼端的金色大道,一對穿著學園制服的少男少女在放學回家的路途中漫步在河堤道路上。兩人間隔著一段微妙的距離,雖然沒有肩並著肩的靠在一起,但從旁人來看應該都會覺得那是一對可愛的小情侶吧?

  「那個勇太......夕陽很漂亮呢。」

  千夏看著逐漸沉入至山肩一角的火紅夕陽一邊羞澀模樣的瞄著身旁的男孩喃喃地說著。

  這時候的天空已經渲染成橘紅的美麗色澤,滿天紅霞的美麗佈景之下,天空漫遊的白色浮雲也添上一層淡淡地昏紅,對於兩人獨處的環境下氣氛可說是相當優美。

  「哦?是啊。」

  然而被稱為勇太的男孩像是沒有感受這番美妙氣氛,只是隨著她的話語看向夕陽隨口應答,似乎沒有什麼其他感想。

  「............」

  汽車緩緩從旁駛過,兩人用著不快也不慢的速度默默地漫步著,話題就這樣迎來沉默。事實上從離開學校到現在為止差不多都是開口聊沒幾句就這樣結束了對話的情形。

  ......怎麼辦,已經想不到什麼話題可以跟他說了。

  千夏茫然的望著夕陽,眼看著即將要到分離的時刻,心中只能著急煩惱著該找些什麼話題才能跟勇太聊天。

  她喜歡他。

  原先對千夏來說勇太只是互相打鬧的同班同學而已,並沒有太多想法,但是隨著這數個月與勇太一起渡過的日子裡,與他一起學習、與他一起玩樂,漸漸的她發現自己會不自覺的想要去尋覓他的存在,與他聊天時心情會莫名的雀躍,不經意碰觸到他的手時會突然心跳不已......

  喜歡──

  當她真正注意到這份情感時,小小的腦袋瓜中已經全都塞滿勇太的身影了。

  「那麼......」

  不知不覺間兩人已經從河堤道路上來到了街區,與勇太一同回家的路線在這裡就得分開了。

  「等、等一下!」

  「嗯?」

  眼看著當勇太即將揮手道別,情急之下女孩想也沒想的突然喊道,讓他愣了一下。

  千夏看到勇太一臉困惑的歪著頭問著後,隨即欲言又止的紅著臉搖搖頭小聲說:「那個......厄、不......沒、沒什麼。」

  「......妳最近怪怪的哦,沒事吧?」

  說著說著,勇太有意無意的伸出手指在她的額頭上輕戳一下。

  「咿!」

  這個舉動彷彿像是按下腦袋重新啟動的開關似的讓千夏一時間無法思考,在她低鳴了一聲後就僵在那裡動也不動了。

  「......?哦,對了,等等還有一些事要辦,我先走囉,掰掰。」

  「......啊。」

  當千夏回過神來才發現勇太已經走遠了,她只能一臉無奈的對著他離開的方向輕聲道別。

  「掰掰......」

  明天是她一年一度的誕辰日,然而,她今年似乎已經錯失邀約自己所喜歡的男孩一同過生日的機會了──

  「......聽完這兩個人的故事之後你覺得如何呢?」

  有著一雙小巧貓耳的伊妮前輩盤著腿坐在我的床沿上,雙手環抱著雙臂露出感慨的神情這麼問著,方才故事中的女孩指的是前輩尚在就讀國中的學妹,她自己似乎對於這段故事有著深刻的切身之痛彷彿曾經也發生過與故事中相似的情形,甚至連原本那活躍的貓尾巴也無力的捲成一圈動也不動。

  「......表示遺憾。」

  戀愛什麼的,對於暗殺者而言是不需要存在的名詞......沒辦法給予什麼建議,因此我只能簡短的告訴她感想。

  「嗯......學妹那一臉難過的樣子,實在令人於心不忍,所以我想幫她一個忙,推她一把!」

  伊妮前輩一臉認真神色看著自己緊握著那雙小小的拳頭,幫助學妹這事似乎是勢在必行,接著無聲的看向我這裡......很明顯的是在示意著什麼。

  「......前輩需要我幫什麼忙嗎?」

  聽到我這麼回答,她隨即展開笑顏開心的說:「呵呵,不愧是艾莉娜帶回來的小後輩,一點就通。」伊妮前輩原本那毫無生氣的貓尾巴現在則是有元氣的不停左右搖擺,心情起伏淺顯易懂吶。

  「......艾莉娜呢?」

  對於特地在晚上八、九點突然登門造訪的伊妮前輩來說,直接拜託她的室友艾莉娜不是更快嗎?我想依她的個性應該也會相當樂意幫這個忙才是。

  「唔嗯......我是有考慮過。不過我覺得拜託她的話鐵定會把事情搞砸的吧。」

  在伊妮前輩輕歎一口氣的背後,似乎有著許多難言之隱的話想說......看來與她住同間宿舍的前輩也相當辛苦吧。

  ***

  湛藍的晴空上漂著幾朵像棉花糖般可口的綿綿白雲,徐徐涼風輕撫過日月潭的水藍湖面曳起陣陣波紋,河畔旁的花草隨著微風吹過左右搖曳──今天是個爽郎適宜外出旅遊的好日子,或
許對一般人來說只是個平凡的愉快休假日,但對於某些人來說卻是意義非凡的一天。然而,對我來說或許是一種災難也說不定......

  按照伊妮前輩的計劃,這一天早上她會先陪學妹逛逛街來轉換一下她的心情,而我趁這時候前去那男孩的家中告訴他這件事,接著再引領他去前輩所指定的地點就行了......但我沒想到他家竟然會那麼大!

  我抬頭望去看到的是佔地約數百坪的西式洋房,周圍還有標高9米的高壓電流防護圍牆所圍繞著,那簡直媲美某某國家大使館的規模設施,就只差沒有軍人拿著步槍在門口站崗巡邏了,尚若這時再從裡面駛出一台加長型高級賓士車大概也不會感到任何驚訝了吧......

  那麼......該怎麼辦呢?

  我站在外牆的大門口旁看著前輩提供的相片,相片中是一名有著俊俏中帶點稚氣的男孩滿臉笑容比著YA的手勢,而在他的身旁則是站著滿臉通紅看起來相當緊張的可愛女孩,我想那分別就是勇太跟千夏了吧。

  「......喂。」

  當我還在思考著該如果引領勇太前往至前輩那裡時,大門緩緩被推了開來傳來年輕男孩的聲音。

  抬頭看去那裡站著一名帶有警戒神色的男孩子,仔細一看他與相片中的年輕男孩長的極為相似,在來回比較之後似乎就可以確定這個人就是勇太了。

  「......那個,我是──」

  「你不用說了!」

  正當我打算開口解釋時,他突然將話打斷,接著正義凜然的質疑我喊道:「先前一直在我家附近徘徊的可疑人士肯定就是你吧?哼哼,算你倒楣,碰上我這個專門懲奸除惡的正義勇者勇太!」

  「......蛤?」

  這傢伙是怎麼回事?

  「啊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那名專門誘拐年輕小孩的黑衣怪客吧!在被我這名正義勇者勇太逮捕前還有什麼話想解釋的嗎?」

  此時勇太似乎愈講愈起勁,完全不裡會愣在一旁的我,在自說自話的同時還不停變換滑稽的姿勢。於是我只好再一次向他解釋......

  「......不,我是──」

  「你不用解釋!你想用一貫詐欺技倆來說服我嗎?哼哼......那沒用的,因為我,正義勇者勇太早已拆穿你的身份啦!」

  ......他好煩阿!到底是想不想聽人解釋啊?

  「出來!」

  勇太在呼喊的同時兩名精壯的隨扈從一旁的草叢跳了出來。

  『是!』

  兩名隨扈皆戴著黑色墨鏡,一身制式的黑色西裝彷彿如電影中常出現的秘密特務,他們兩個雖然是赤手空拳但能看的出身手不簡單,大概看我是個小孩吧,似乎沒有放在眼裡。

  「......」

  ......又是這種節奏嗎?難道喜歡黑色就不可以嗎!

  「哼,不想解釋了嗎?......拿下他。」

  你打從一開始根本就不打算讓我解釋吧!

  勇太似乎已經直接認定我是那名什麼黑衣怪客,一聲令下隨扈隨即衝了過來。 

  「雖然你可能是無辜的路人,但被我們家少爺看上只好請你睡一覺了!」

  「哈!我們會溫柔對嗚嘎!」

  眼看著跟前輩所約定時間已經快到了,才沒時間跟你們在那邊玩扮家家酒!在我閃過第一個人的攻擊後接著出拳將第二個人揍翻。

  「什......咦,等等、別、别過來,通常不是都先將手下打倒後才會跟──嗚!唔唔唔唔!!」

  勇太大概也沒想到我會直接朝他直直衝了過來,與其跟慢慢溝通不如直接綁過去吧!不花兩分鐘的時間我利用影子拉出數條影布將他的嘴巴跟身體綑綁起來直接扛在肩上直接朝目的地跑了過去。

  「......糟、糟糕!少爺被黑衣怪客綁架啦──」

  愣在現場的兩名隨扈驚愕數秒後才慌張反應過來大聲吶喊。

  ***

  「唔!唔唔唔!唔唔──!!」

  「......抱歉,礙於時間關係,委屈點。」

  「唔唔唔!!」

  幸好他本身很輕加上平時我有在鍛鍊,扛起他快速行走並不會太過困難,只是在路途中他可能會不太舒適。

  「少爺在那邊,快,別慢吞吞的!」

  「有種別跑,臭小鬼!」

  就在離目的地差不多剩不到數百公尺時,街道前方突然有數台黑色轎車開了過去停在路旁,接著從車裡衝出數十名與方才那兩名隨扈一樣都是制式的黑色西裝,唯一不同的是他們手中皆拿著手槍跟小刀等殺傷性的武器。

  不妙,扛著勇太根本沒辦法反擊。情急之下我只好朝著巷子跑去。

  「啊哈!我就知道你厄......!」

  「......礙事!」

  擋在另一頭路口的黑色西裝男子拿著短刀露出得意的神情,但他話還沒講完就被我直接踹倒在地。

  「別跑!他在那邊,快繞過去!」

  後面一群黑色西裝男子仍然緊追在後大聲叫讓著。

  「唔!唔唔唔!」

  「......別亂動!」    

  這時都被影布綁住的勇太就像條黑色的蟲子般不停在我肩上扭動似乎想掙脫掉,但影布既使是成年人也沒辦法輕易扯斷,何況只是個國中生......不過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唔哇!?」

  那群黑色西裝男子即將衝過來時,我朝著他們扔出數顆黑球接著瞬間碰的一聲,炸出一陣白色濃霧將他們團團圍住。

  「咳咳!人、人呢......咳咳咳!」

  「咳......那跟人跟少爺都不見了!咳咳咳......」

  幸好先前花點時間製作的煙霧爆彈效果還不錯。在這麼想著同時我已經扛著勇太從濃霧中逃了出去。

  「唔唔唔唔唔唔!」

  ......吵死啦!若繼續走大馬路的話應該很快就會被那群人追上......嗯,就走那條獸道吧。

  回想腦中地圖的備案路線,雖然需要繞點路但相對的並不會碰上什麼人才是......

  日月潭市雖然已是屬於開發中的都市但四周遍佈群山使得初期建設時有著許多困難,因此人潮絡繹不絕的西之市井在最初的原始型態其實是由多個地區的村落集結而成,隨著逐步擴建進而聯合成一塊交通與市集建全的城市機能,也因為如此,只要稍微仔細注意地圖的話能發現該地區有很多森林或河流。

  一名少女在西之市井一處翠綠的森林中漫步著,她似乎在尋覓著什麼一邊在筆記本上作上記錄。

  此時一旁的樹叢突然一陣巨烈搖晃讓安棲在樹林裡的鳥類嚇的到處亂竄。

  「!」

  少女在聽見怪異聲響後隨即將頭轉了過去,與此同時手上的筆記本還有筆收進了黑色長褲口袋內接著後退了兩步,露出警戒神色,白色的運動鞋也藉此沾上了更多的泥濘。

  雖然日月潭市的治安相當良好但難免會有死角再加上這裡又是人煙稀少的地方,使得少女不得不更加謹慎,她舉起手勢似乎在準備著什麼。

  「......LA?」

  當沃魯恩穿過獸道後沒想到竟然會在這裡遇上她。

  在他眼前是一名黑色短髮少女,在卡其色外套底下穿搭著一件白色襯衫,緊貼大腿的黑色長褲呈現完美的曲線,這名少女是沃魯恩先前因為失憶事件而在陰錯陽差的情況下意外與她相識,當時她的筆名叫世樂,其真正的名字則是叫LA。

  「欸?你又失憶啦......別過來......」

  LA見到從草叢中出現的是沃魯恩並且發現他的肩膀上好像還有扛著一個被黑色布綑綁住的人,隨即當機立斷張開手掌朝著沃魯恩要他別再靠近。此時她的手掌中就像是有什麼波紋一般,在空氣產生了細微的漣漪,似乎是在聚集著什麼。

  糟、糟糕......她好像誤會了什麼。看著LA的舉動讓沃魯恩不禁這麼想著,與此同時扛在肩上的勇太彷彿看到救星般不停在那裡唔唔唔唔的扭動。

  「......等、等等,讓我解釋一下......」

  看到LA舉起手勢讓沃魯恩感受到強烈的危險,急忙將勇太輕放在地上便高舉雙手表示並無惡意。

  LA看向地上的那名少年,又看向沃魯恩,右手依然舉著但還是點了個頭給沃魯恩一個解釋的機會。

  「事情是這樣的......」

  礙於勇太也在場,沃魯恩便跳過前輩提到說的那段故事,拿出相片接著將昨天至今天所發生的事跟LA解釋一遍。當提到千夏時,勇太一度相當激動似乎誤以為我要對她做什麼事,不過聽到後來了解是要帶他去見千夏時才冷靜了下來。

  LA雖然注意到了勇太那時而激動時而冷靜的樣子,但還是以防萬一的繼續將右手舉著,左手指著勇太說:「如果真是這樣......那麼可以將他鬆綁了吧?」

  「......嗯。」

  沃魯恩在確信勇太不會大吵大鬧後便鬆開手讓影布自然消逝。

  「......嗚哇!你、你早說麻!這樣我也不會命令下屬來抓你了呀!真是的......哼!」

  他似乎已經明白全都是自己一相情願的想法而誤會,在一解開影布後勇太隨即跳了起來像是想掩飾自己的錯誤直指著我大罵。

  「......」

  是你都不給我機會解釋吧......沃魯恩看著勇太那副模樣實在好笑又好氣。

  「......有照片的話為什麼不馬上給他看呢?馬上綁人走是十分不理智的行為阿......隨扈可能在報警了。」

  世樂將右手放下,用一種就像是無法理解眼前的生物為什麼會做出這種事的眼神看著沃魯恩。

  「......對不起。」

  自知理虧,沃魯恩便老實低頭道歉。

  「總之要帶他去某個地方吧?快去吧。」

  LA說完後左看右看,像是在尋找什麼,接著從褲子的口袋中拿出手機,似乎在打電話給誰。

  「沒有什麼異狀......恩......恩.....好啦!我不會再把學生證搞丟的!再見。」

  在通完電話後,LA直直走向樹旁,將放在那的側背包拿了起來開口說:「......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接著將手機放進包包裡後便背了起來,似乎準備要離開了。

  「......嗯,LA是在尋找什麼嗎?」

  她似乎在尋找著什麼,印象中她對不可思議的事情相當感興趣。

  「你看不到的東西。」

  LA最後留下帶點神秘感的淡笑後便利用學生證,直接離去了。

  「............」

  在LA離開後留在現場的兩人則是默默相視。

  「那麼......走吧?」

  「嗯。」

  既然誤會解開了,沃魯恩與勇太便有了個共識一同朝著目的地前去。

  ***

  「別太晚回來哦,今天晚上妳可是主角呢!」

  「......嗯,我出門了。」  

  我叫宮田千夏,並沒有什麼出眾的外表也沒有什麼特殊才能,僅僅只是個路邊隨處可見的平凡少女......同時也是有著每個少女都會有的煩惱──戀愛。

  「唉......」

  踏出家門後我便忍不住嘆了一口氣......今天除了是個普通的休假日外同時還是我一年一度的誕生日。很高興每一年家人肯為我舉辦慶生會、祝福我,可是......今年我可能沒辦法如往年一樣那麼開心了。原本打算鼓起勇氣邀約勇太參加今天晚上的生日會,但卻因為自己的臨時怯場而錯過機會,讓我相當懊悔不已......

  原本今天是打算就這樣等到夜晚的......不過在昨晚跟伊妮學姐在電話中說心事時,她突然對我說:「別擔心,一切交給我來想辦法吧!」接著便要我午時到公車站等她後就急急忙忙掛掉電話了......伊妮學姐還真是急性子。不過既然都約了還是去一下吧,畢竟那也是伊妮學姐的一番好意。

  「啊,這裡這裡~」

  在公車站前遠遠的就看到伊妮學姐在那裡對著我大力揮手,伊妮學姐跟我不同,她不僅有雙可愛毛茸茸的貓耳,同時還是個討人喜歡又受歡迎的大美人,課業及才能上也有著我這輩子永遠無法跨越的巨大橫溝。

  「今天可是好日子哦,別那麼愁眉苦臉的麻~」

  大概是看我還是面有難色的樣子,伊妮學姐便牽起我的手用著微笑安撫說道。

  「嗯......不過怎麼那麼突然......」

  「好啦好啦,就別想那麼多了,晚點妳就會知道了。」

  伊妮學姐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反而賣個吊人味口的關子就這樣半推半就的拉著我到南之靡夜遊玩。

  接下來的行程其實也就很普通的逛逛街吃吃點心之類的,像是想讓我可以藉此散散心的溫柔舉動,不過總覺得伊妮學姐好像還留有什麼特別節目......難道還有約勇太出來嗎......?哈哈,怎麼可能呢......

  與伊妮學姐有說有笑的渡過了一個開心的時光,當我們再次回到學園時,不知不覺間湛藍的晴空已化為滿天橘紅色的佈景,隱約還能看見星星忽明忽滅的閃爍著,愉快的時間總是短暫的......

  「所以我說呀......」

  「啊......伊妮學姐抱歉,時間已經不早了,我差不多得回去了。」

  看上手錶上的時間已經快到晚上的慶生會時間了,不得已打斷伊妮學姐的對談。  

  「啊啦,沒想到時間過那麼快呢。」

  伊妮學姐自己好像也沒有注意到已經這麼晚了呢,看她抬起頭一副驚訝的樣子讓我也不得不笑了出來。

  「伊妮學姐也真是的......那麼──」

  在我準備打算揮手與伊妮學姐道別時她突然開口:「啊,千夏等一等。」

  「......嗯?」

  「再稍微陪我一下下好嗎?一下下就好!」

  雖然不明白伊妮學姐想做什麼,不過她也陪我玩了一個下午,稍微晚點回去應該沒關係吧......

  「那麼,事不疑遲,快走吧!」

  得到我的同意後伊妮學姐便很高興的拉著我往西之市井的方向走去。

  「到囉!」

  「......欸?這裡不是......」

  這裡是在我家附近的公園,有著基本的遊樂設施,像是盪鞦韆、溜滑梯、沙堆坑......等等。

  「真懷念呢。」

  我記得第一次與勇太相遇的地方就是這個公園......嘻嘻,回想起來當時的他還是穿著一身奇異服裝說自己是拯救世界的超級勇者呢。

  「不過伊妮學姐帶我來這裡是要做什麼呢?」

  懷念歸懷念,但還是不明白伊妮學姐到底是想做什麼。

  「唔恩......算一算時間應該差不多了。」
  
  伊妮學姐依然不回答問題反而一臉笑咪咪的要我再等一下下,真的是愈來愈不明白了......正當我摸不著頭緒思考時突然有個很熟悉的聲音從後方傳來了過來。

  「......千夏。」

  「欸!?」

  站在面前的是我心儀的對象──勇太,他的身上不知道為什麼髒兮兮的衣服相當凌亂,但是......為、為什麼他會出現在這裡......?

  「勇、勇勇勇勇勇勇勇太,你、你怎麼會、會在這裡......」

  哇啊啊,為什麼嘴角突然打結了,糟、糟糕......我現在的臉一定超紅的!怎怎怎麼辦......

  「......噗。」

  「咦?」

  不知道為什麼勇太突然抱著肚子笑了出來,難、難道我剛剛吃的草莓冰淇淋的時候嘴巴沒有擦乾淨嗎!?

  「哈哈......千夏妳依然是那麼有趣呢!」

  我突然想挖個洞把自己給埋了......嗚嗚,丟臉死了......咦?伊妮學姐怎麼突然不見了......難道這是特地為我創造機會的嗎......?

  「唔......」

  看著笑開懷的勇太,讓我的心情也放鬆了不少......謝謝妳,伊妮學姐。

  「那、那個勇太,今、今天──」

  「等等,讓我說。」

  「能不能......咦?」

  正當我想一鼓作氣說出來時,突然被勇太打岔讓我愣了一下,然而勇太只是笑了一下接著說:「妳的事我都知道了。」

  「......」

  難、難道說他已經知道我喜歡他的事了......?

  腦中滿是迴響著心臟噗咚噗咚的巨烈聲響,彷彿就快從嘴巴跳了出來。

  接著勇太突然一臉正經的單膝下跪牽起我的手......這、這簡直就像是──

  「......今晚妳家的慶生會,是否我有這個榮幸參加呢?」

  勇太非常認真的這麼對我說......他大概以為這姿勢是紳士邀請女士的禮儀吧......?

  「......噗......噗哈哈哈......」

  「欸?千夏怎麼了?」

  勇太就這樣單膝下跪的姿勢一臉茫然的看著笑著不停的千夏,似乎仍然不明白剛才的行為是代表著什麼意思。

  ***

  「辛苦你囉,沃魯恩......不過你這樣子還真是狼狽呢。」

  在公園的外側,伊妮前輩就躲在一旁靜悄悄的看著倆小無猜有趣的互動一邊笑嘻嘻的看著服裝雜亂不勘的我。

  「......」

  在前往的途中好死不死剛好又遇到真正想誘拐年輕小孩的黑衣怪客,正義感十足的勇太二話不說的衝了過去,好不容易解決把他綑綁起來了,他的隨扈恰巧來到附近發現到我,勇太還來不及解釋他們已經手持各種兇器怒氣衝了過來......搞了好一陣子才把誤會釐清,接著正要到公園時又被警察攔了下來,一副認定我就是黑衣怪客的同黨......

  「嘛,至少你也替她傳遞了一份心意哦,雖然是物理上的,呼呼。」

  看著勇太跟千夏開心的模樣,或許真的是做了好事也說不定,不過......

  「......今天依然是糟透了──!」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828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萌獸學園

留言共 1 篇留言

CFP
中二正太orz……

06-30 23:10

伊斯
......寫著寫著開始懷念起當時還是屁孩時期的年代[e5]06-30 23: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gamebattl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萌獸學園】翠澗凝雲 L... 後一篇:【萌獸學園】見習魔女─娜...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DAL333@everyone
H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2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