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4 GP

[達人專欄] 【短篇】婚姻是你的謊言

作者:十六夜郎│2015-06-29 18:22:01│贊助:246│人氣:1501
  2015年6月26日,美國通過法令,此後無論美國國土的東西南北,同性伴侶都能合法結婚,並享有婚姻配偶的所有權益......是這樣沒錯吧?

  今天早晨,老公近乎歡欣鼓舞地把我叫醒。臉上難得出現一絲幸福的笑容。我們的孩子還在呼呼大睡,那尚未念幼稚園的小巧身軀,靜靜吐息著那年幼的細微寢息。

  我用手輕揉著還未睡飽仍有些疲倦的眼皮,慵懶地伸起懶腰。今天與平時並沒有什麼分別。

  「老公,怎麼了?」我問他,他露出了一副像小孩子般的純真模樣,豎起食指抵在自己的唇上。

  「秘密。」他說。

  我們結婚已有五個年頭,住在市中心的一間很不錯的高級住宅區。住宅區內有一間小公園,我們常帶著我們的孩子到那裡去遊玩。我一時間還意會不過來,還以為他是偶爾心血來潮,想要早起帶小孩子去那邊玩玩。

  然而看他那比我高一個頭的身軀,猛然地對我說出:「今天的早餐我來做就好了。」時,我才知道事情並沒有那麼單純。一定是有什麼好事發生才是。

  是否是老闆將他升遷,抑或是有什麼我意料不到的驚喜,在準備起身盥洗的同時,我一邊想著這樣的事情。啊,該不會是什麼紀念日吧?然而我左思右想,將紀念日記得最熟的往往都是我,而他是屬於常常忘記的類型,這次沒有道理我會忘記。

  「老婆,早餐好了喔。趁熱趕快來吃吧。」他在飯廳朝著我的方向喊著,語調中透露出明顯的喜悅。而我正思考著是否該把孩子叫醒,算了,讓孩子多睡一點吧。

  飯廳裡,我仍舊有些疲態地打了聲哈欠。很久沒看過他下廚了,雖然只不過是連我也會煮的家常餐點,但我用筷子夾起了一塊高麗菜葉送入口中,老實說,我還是覺得我幸福的不得了。

  「妳想要知道是發生什麼事情嗎?」他迫不及待地在我尚未開口前先問道,手邊放著電視的遙控器。難不成會有什麼天大的消息嗎。我輕點著頭算是默許了。

  他順手拿起了遙控器,轉過身對著他背後的電視機按下了電源鍵。

  電視機正好播報了一個國際新聞:

  「美國最高法院今天裁定,全美50州都必須核准同性婚姻。美國總統歐巴馬表示,這是邁向性別平等的一大步。

  美國最高法院今天以5票贊成、4票反對的比數,通過同志婚姻適用於全美。美國總統候選人希拉蕊早先在競選影片中已表明支持建立同性戀家庭的立場,她認為,愛是平等的,現在正是追求婚姻平權的時刻。」

  畫面撥放著美國的同志團體大力揮舞著象徵同志精神的彩虹旗,一群同志要不緊擁著彼此、要不親吻對方,感動落淚。

  而我看到這幅景象,所有的睡意瞬間一掃而空,雞皮疙瘩豎起,突然不曉得該做何言語又不知該如何形容心裡的情緒。

  「老婆,妳還好嗎?」

  他的問候對此刻的我而言,實在過於殘忍。他似乎注意到我正用另一隻手搓揉另一隻手臂上的疙瘩。剛才的欣喜瞬間停擺,他的面容突然僵硬,緩慢地站起身子朝著我的方向走近。

  我好像快哭了。

  直到他站在了離我觸手可及的位置,反倒是我朝他伸出了雙手,像是個想要撒嬌的女孩。而他也很識相地略為欠身,我用手鉤住他的脖子並將他拉近,然後雙手緊擁把他抱住。

  我將我的嘴輕靠在他的耳邊,彷若喃喃自語般地說道:「老公,你一定很高興吧......」

  他靜靜的點頭,好像也流下淚來。

  今日,與平時無異。

  美國雖然並非是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國家,但作為世界強權,這樣的法令通過實在可以稱為世界的指標和里程碑。我們台灣或許礙於華人社會以及倫理方面還只停留在民調支持與否的程度上,但對於世界上任何的同志而言,的確是一個值得振奮的消息。

  我並不是同志,此生唯一愛過並打算步入禮堂的,也只有在我眼前的這位男人而已。結婚的那年,我年紀約莫29,他年約31。我們是相親認識的。

  老實說,在我有限的生命裡頭,還未曾想過自己有一天必須去相親。一直以來都對感情抱持著順其自然的態度,國、高中時因為時代有些保守,不太會有家長支持自己的女兒太早交男友,當時也並未對男生傾心,大學時代,曾有過幾次男生對我的追求,但無奈因我就讀科系的緣故,實在抽不了身談戀愛,幾次追求就這麼無疾而終。

  直到步入社會,已經過了二十歲又幾個年頭,一不留神,便成為了現下流行的「剩女」一詞的代言人,不,如果再晚個幾年應該就是了。總之,當我意會過來時,我已是在公司裡,可以被後輩稱為「姊」字輩的人物,慢慢地,家人開始有了一些詢問「為何不找對象」的聲音出來。

  我不過想順其自然罷了,沒想到自然而然就變成了這樣。我自認外貌不差,談吐也算正常,但或許是真的太專注在課業、工作上,導致現在開始有了危機意識。但工作上的男同事要不有了女友、老婆,要不一看就明瞭個性與我和不來。甚至之後父母逼急了,還懷疑過我是否是同性戀。

  最終只能運用假日或長假的空檔,去參加由父母主導的相親。我對另一半並沒有什麼特別要求,個性正常外貌正常就行,但不曉得是運氣不對,還是我的標準比我想像的尖刻,相親的對象要不太過內向,就是性格古怪,有些一開始正常,但是交往過一陣子的男人,沒過多久便露出狐狸尾巴。動粗、對服務生態度不友善、偏執、吝嗇、控制慾強,之後我也慢慢對相親沒有了期望,開始有了「啊,既然這樣的話,還是一個人過就好了。」的想法。

  這一次再試最後一次,如果真的不行的話,就這麼算了。已經有不知道幾次這麼下定決心,但又不知道又有多少次重新再來。

  當我意識到這點的時候,我才發覺我的心裡還是不太想孤單一個人的。雖然母親也說過,要是嫁不出去的話,一直當她女兒也沒關係,但是我是知道的,畢竟母親是個傳統的人,還是希望我能嫁出去。而且我也不能總是依賴著家人。

  不斷欺騙著自己,沒關係,工作很穩定,同事和老闆都對我很好,工作很開心。如今一個人住也絲毫沒有問題,但是,看到以前要好的朋友寄來的喜帖,心裡還是有些不安。感覺自己的心裡好像少了一點什麼,比那些結了婚的朋友缺了一些。或許過一陣子就會習慣了,生活就是這樣。

  看著結了婚的朋友,從此之後她的生命裡面又多了一位男伴,感覺是很值得慶賀和祝福的事。但是,為什麼我現在那麼著急呢。只能告訴自己,沒有男伴就是沒有男伴,沒有男朋友也沒有什麼不好。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這樣選擇並且這樣想的我並沒有錯。

  然而,不斷地重複一次又一次的相親,最終還是讓我遇見了我現在的老公。

  在飯席間,他的談吐都很正常,穿著一套很乾淨的西裝,我分不出是不是新的。俐落乾淨的短髮,戴著一副黑框的眼鏡,身高大概比我高一顆頭。不曉得為什麼,即使之後知道了他的身高,但我還是只記得他比我高一顆頭。

  聽他自己說,他現在的工作是在一間公司裡頭擔任課長,薪水還算可以養家活口。在我們單獨聊天並且幾次出遊都沒有什麼太大問題,不如說是,遇見他以後雖然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驚喜,但我可以感覺得出來,他對我很溫柔,會噓寒問暖。不同之前遇過的相親對象,他算是靦腆而且很有禮貌的人。談吐雖然不算幽默,但是很多細微的溫暖讓我感到很窩心。

  當他老實和我坦承,和我相親是因為家人懷疑他是同性戀,而且與我相同,對於感情抱持著順其自然的態度,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以至於一直都沒有對象時,我不由得感到一種同病相憐的莫名喜悅。

  沒隔多久,我們結婚了。帶著雙方父母全力支持的熱情,我們的婚姻起初還算甜蜜。這是我第一次徹底嘗過小女人的滋味,我是心甘情願的甘心把我的後半生全部交給了他。在他的建議下,我辭去了工作專心當個家庭主婦,徜徉在新婚的幸福汪洋裡。

  約莫一年過後,我們的兒子出生了。是一個很正常的嬰兒,長的白白胖胖的。我還記得當初我們一邊對著孩子,說著哪裡像誰,鼻子像我,眼睛像他之類的話題。無論任何人看見,都會覺得我們是一對很幸福的夫妻吧。

  然而,兒子出生過後,我們的性行為的頻率愈趨拉長,雖然至少每個月都有一次,不過我沒有比較過,所以也不知道哪樣才算是長哪樣是短,但日子久了也還算習慣。直到又一年過去,我發現了他電腦的瀏覽紀錄,幾乎放滿了同志網站、影片連結開始,我的世界開始動搖。

  我直到此刻,還能夠清楚記得他當時被我質問當下,連面對怎樣的客戶或老闆,都不曾顯露出一絲緊張的他難得露出了徬徨的神情。飄移的眼神,雙拳緊握,視線像是毫無焦點般模糊不清。再再顯示了我心裡的疑慮並非空穴來風。

  他終於說出我最不想承認的心中最大的秘密:「我是同性戀。」

  他那相親曾對我說過的話一瞬間席捲了我的腦海,簡直將所謂家庭的保護傘一瞬間掀翻。他把心思都放在工作上,從來都沒有找過對象,原因正是因為他喜歡的是男人。相親的唯一原因就只是想找個女人結婚,讓他的父母安心而已。

  就在那一刻,我的生命完全改觀。我從未想過有一天會遭遇這種事情。他告訴我,他其實擔心我會因此排斥他,所以打算把這個秘密永遠埋藏在心底,但是,證據就在眼前,無論如何辯解也是毫無意義。我在那當下感受到的衝擊,竟然讓我出乎意料的毫無氣憤,只是對我自己的冷靜感到不可思議,同時,我也對他將同性戀的秘密壓抑數十年所累積的痛苦,還有我嫁給了這樣的他,感到極大的悲哀。

  然而,近乎毫無知覺一般,我沒有發現我的淚水已經爬滿了我的眼眶和臉頰,幾乎不能停止地,從未有過的強烈悲哀和無能為力的無助感席捲而上,我甚至沒有任何思考,用同樣極其悲哀的語氣哭訴:「我們的孩子......已經出生了喔......但是......這樣的話......以後我該如何跟你生活......我又該如何面對你......孩子長大以後我又該如何面對......這一切簡直就像活在地獄一樣。」,我一邊哭一邊癱軟地跪倒在地上,抱著頭猛力啜泣。那膝蓋緊貼著的地面,是我們兩個人一手建立的家庭,如今,從我的正下方開始由外產生裂痕,「......我對你而言......到底算什麼啊......為什麼選擇我......為什麼要和我結婚。」

  他看到了我繃緊了臉哭喊的樣子,只是冷靜地回答我。

  「我們真的是在地獄......」

  我不知道他說的「我們」指的是我和他,還是和他一樣的同性戀者。我只是不斷的哭、不斷的哭,我替我人生的選擇感到悲哀,也替那出世沒多久的小孩感到憐惜、不捨,他沒有理由遇上這種事的。一想到這樣的事情,不由得感到更加的悲哀。

  不曉得是不是衝擊太過強烈,亦或是哭到疲倦,意識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突然斷絕。待我醒來以後,我是在我和他兩個人的雙人床上。那已是第二天早晨,估計是被他抱到床上的吧,我從床上坐起,雙手撐在床墊,我聽到他在廚房裡炒菜的聲音。我猛然想到前一天遭遇到的事情,突然覺得對他恨之入骨。

  接連幾天,我和他一句話都沒有說過,即使他不斷的逼迫我說話,每天加倍的花時間在我身上,上了班回來還由他包辦所有家務事,但我始終沉默不言。我看到他的身影、聽到他的聲音,就由衷的感到悲哀,看到我們兩個人的孩子,那還是「我們」愛的結晶嗎?想到這個也覺得悲哀,意識到我正待在「我們」的家裡,又感到心如翻攪,好像心臟都要撕裂開來一樣。

  我從此後掉到一個情緒崩潰的漩渦中。即使我明知道他有心要彌補,而且我也試圖安慰自己,他還是他,他的所作所為反而比一般丈夫的作為來得體貼,但我終究還是騙不了自己,我恨他。

  我被迫在毫無心理建設的情況下,孤身一人面對他不為人知的殘酷事實。更讓人無助的是,我承受他所有殘忍的傷害,卻必須要跟他一起封鎖這個秘密,我提不起勇氣和自己的孩子說他的爸爸是同志,更不能和身邊的親友告解。

  他近乎自私地將我關進形同牢籠的枷鎖當中。即使我能理解他替父母著想的理由,也能體諒他身為同志那無法被社會坦然接受的痛苦,但是,我卻必須承擔現在以及今後的一切煎熬。簡直就像是一場大騙局。我付出的真心完全沒有一點回報,從相親開始都只是我一個人自作多情,什麼愛啊之類的,根本都是我的一廂情願。

  他打從一開始就根本一點也不愛我!我近乎偏執的想著,從恨他這個人,轉為我自己並沒有資格得到他的愛的自我否定。我這輩子從來沒有那麼羞辱過。我恨他!我也恨我自己!

  我開始自殘,甚至到了他帶我去看心理、精神科醫生的地步,吃了不少的抗憂鬱症藥,然而這一切誰也不知道。只有他——讓我變成這副德性的罪魁禍首——待在我的身邊,他和我說了很多,或許從交往到現在還不曾說過那麼多話,當然大部分是看似毫無意義的關心,但那如同剛新婚的時候一樣,他用他僅有的溫柔,一點一滴地填補內心的空缺。

  可能是因為和我坦白過了吧,他在發現我並沒有鬧離婚或是從此離家出走以後,每個晚上,即使我尚不太能面對他是同志的事實,但他仍然會從我背後把我抱住,偶爾我會把他推開,但是在半夜醒來時,我也會發現他一樣用手環抱住我的身體。

  他和我說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即使知道我的接受程度有限,並且心裡創傷也沒有完全恢復,對於他說的內容,其實我都只是偶爾地「嗯」,或者是點頭示意而已,但是他還是願意在我耳邊絮絮叨叨地說話。但他盡力地訴說一些關於他身為同性戀所遭遇的挫折還有趣事。他的坦白,在之前讓我痛苦不堪,每一次對話,即使我都沒有回應或理睬,他仍舊是緊握我的手。

  「沒有人是應該不被愛的。」他說。

  他在我能接受的限度之內,拿了幾張他以前拍過的照片給我看。那是一群人臉頰上抹著六色的彩虹圖案,手牽著手走在街上的照片。我看不清是在哪裡拍攝,但有不少人是外國人,裡頭有一個熟面孔,站在人群當中一樣牽著彼此的手。

  「拍攝的地點是紐約。」他淡然地微笑,語調很平淡。但是我卻很驚訝,照片裡的他看起來比現在年輕多了,大概20多歲出頭而已。這次我沒有沉默,而是略帶疑惑的問他:「那你身邊的那些人......?」

  「我一個也不認識。」說到這裡,不曉得為什麼,我們兩個突然相視而笑。然後,話鋒一轉,他突然把我的手牽了起來,「但是,在那一刻我們也不需要認識。」

  他知道我需要時間調適,所以盡量讓我感到認同。他用言語和行動來證明,其實他和常人並沒有什麼區別,他也推薦給我一些有關描寫同性戀的書籍,其中一本是台灣作家白先勇的《孽子》,我偶爾會在他去上班的時候讀讀它。

  小說中有一段對話讓我印象深刻:「我對他說:『我一身的毒,一身的骯髒,你要來做什麼?』他說:『你一身的骯髒我替你舔乾淨,一身的毒我用眼淚替你洗掉。』」

  不知為何,看到這一段的時候,我有一種莫名的感嘆。我闔上書本,靜靜地看著身旁總是在睡覺的孩子,雖然當時悲哀的感情依舊存在,但如今......不能說是救贖,才不是那麼崇高的情感,只是覺得,好像突然可以原諒他了一樣。

  白先勇在他的文章裡面有提到:「當青春期如狂風暴雨侵蝕你的身體和內心時,你和其他正在成長中的青少年一樣,你渴望著另一個人的愛戀和撫慰,而你發覺你愛慕的對象,竟與你同一性別,你一時驚慌失措,恐怕不是短時期內能夠平復的。你無法告訴你的父母,也無法告訴你的兄弟,就連你最親近的朋友也許你都不肯讓他知道。因為你從小就聽過,從許多人們的口中,對這份愛情的輕蔑與嘲笑......」

  這段話在還被老公特別劃線註記,想必就是他的心聲。他為他身為同志的一份子感到自卑,但卻也無法否認自己就是這樣的存在。在自己最親近的父母面前只能隱藏自己的性向,就好似我們暗戀,卻注定一輩子無法開口一樣。

  然而,正當我開始有些原諒他了以後,他在某天上班歸來,身上還穿著西裝,尚未入飯廳,飯菜還冒著騰騰熱氣。他突然從不曉得哪裡拿出了一個信封袋,朝著我的方向遞了過來,裡頭不曉得被裝滿了什麼東西,塞的鼓鼓的。但我沒有拿。

  「這陣子我想了很多......」他用一副很沉重的語調說話,輕皺起眉頭的表情看來格外嚴肅。

  「什麼?」我問他,但他不曉得是為了什麼,視線沒有放在我的身上,反而望了一眼我們的孩子。

  「我知道妳在知道事情真相以後,對我應該是很恨的。我一直到和妳坦承這件事之前,一直都只考慮自己還有自己父母的事,但......」他的語氣停頓了下來,我彷彿聽得見他細微的鼻音,「在我陪伴妳度過這一段讓妳難受的過渡期時,我時不時的想著,要是現在的我如果離開妳,對妳來說或許會更好。和妳還有孩子分別會很痛苦,但是,妳和我其實都明白,這對我們,還有孩子而言都是好的選擇。如果因為我的存在讓妳變得不幸,那會更讓我痛苦。如果妳想要和我離婚的話,我也願意接受,我也會盡我所能地盡力彌補。」

  我突然有些不滿的用同樣嚴肅的語調質問他:「你有外遇?」他一定知道我的意思。

  「沒有。」他回答的很快速也很堅決。

  「那是為什麼呢?」我問他,一邊眯細眼睛,難得如此溫和安詳地望著讓我又愛又恨的他,一時鬆懈下來,以溫柔的語調說:「老公,我......不想和你分開耶......」

  他愕然地看著我,臉上浮現出如癡如狂的衝擊。這是我從知道他是同志以來,第一次叫他老公。當我將這個詞脫口而出的當下,我突然感到一陣鼻酸。

  「我和你相處那麼久了,雖然知道你是同性戀這件事讓我真的很痛苦,而且很恨你,你也對我說過:『我們真的是在地獄』這樣的話,但......在你陪伴我走過這一段過渡期的日子裡,我也常常在想,又怎麼樣呢?我們畢竟還是一家人啊。或許你會覺得我把你綑綁住了吧,但這只是或許啦,但是,如果真的想要和我分開的話,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哦。畢竟,你愛的就是男人嘛......」

  在我說完的下一刻,我的身體突然被一股暖流擁住,雙唇被這雙許久未曾觸碰過的嘴唇相接合,雖然只是一瞬間而已,但這想必就是他的答案。

  事後我曾問過他,為什麼在我說完那些話以後,就不想要和我離婚,或者是去找一個與他一樣的同志伴侶。然而他回答:「我已經和妳結婚了,雖然我與妳的愛略有不同,但本質上還是愛。如果我去和其他男生在一起,那總歸還算是對妳的背叛,我狠不下心。」

  但是我聽到他這樣的回答,反而有些哀怨地流下淚來:「那不就是代表你要一直愛著一個你感受不到愛情的女人,就此度過一生嗎?」

  「不是的、不是的。」他這麼說一邊安慰地把我抱在懷裡,讓我把臉靠在他的胸膛,同時用手輕撫著我的後腦杓,「妳搞錯了,愛情雖然與親情不同,但是......我會用我最大程度的關愛來疼惜妳,即使妳已經知道這兩者的差別,可是,我們還是會在一起,就算未來如何,甚至台灣通過同性婚姻,我也不可能把妳拋下。」

  此刻的我什麼也沒辦法做,心裡也不知是感動還是哀傷,只是一個勁抽抽搭搭地哭著,略帶哽咽的心疼語調說話:「......你好偉大。」

  聽到我這麼一說,他反而笑了出來:「我早就下定決心了啊。」他繼續猶如憐惜一般撫弄著我的腦後,然後在我額頭上一吻,「妳如果不離不棄,願意愛著這個沒有愛的男人,那我也願意讓妳幸福。真正偉大的是妳才對。」

  或許......我和老公之間的關係,比起一般夫婦的關係略有不同,但是,嗚......至少他還是願意在我有生理需求的時候滿足我,雖然我的確是把他綑綁在我身邊了吧,不過,他倒是很願意一輩子待在我和孩子身邊照顧我們,抱持著對我們夾雜著複雜感情的關愛,以及願意犧牲自己的愛情來保衛我們家庭的精神,今後也將這麼過下去吧。

  當然今天也是。

  「老婆?怎麼突然笑得那麼開心啊?」

  他突然的岔笑,害我原本只是傻笑的面容一瞬間放鬆,猛然地大笑了起來。

  「突然想到了很好笑的事情而已啦,你很過份耶。」

  電視機的螢幕還在撥放著晨間新聞,主播已經開始撥放其他的報導了。剛才那美國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新聞,就好像是順閃即逝的光影一般,但至少現在我與他兩人緊擁的現在,並不是謊言。我愛他,即使他不是用和我一樣的愛來愛我,但我還是愛他。我把剛才抱著他的力道抓得更緊,好似不願放開一般。這樣的詭異日常,今後仍舊會每日每日地重複下去。

  或許看在某些人眼裡,略有悲哀,無論是我亦或是他,還是我們生下的孩子都是,但,誰叫我們就是這樣的生物。

  畢竟我們身而為人,只是我們都身不由己。


不曉得大家有沒有聽過文內的這種例子?台灣畢竟屬於華人社會,還是有一部分的人滿保守的,因此而影響到下一代正好是同性戀的人
迫於社會壓力,找了另一個異性結婚生子,這樣的故事老實說我聽了不少

而在26號當天,看到美國同志婚姻合法,不曉得為什麼,真的很替他們感到高興
但我並不是特別偏袒哪一方,只是單純覺得,相愛的人能結婚真的是太好了
所以也不會認為誰支持或不支持就是錯的

畢竟,可以尊重別人說的話,但是自己可以保留不認同
別謾罵、別指責別人有沒有同理心,大家都是人,相愛並沒有任何不對
希望台灣也能跟進

讓同性相愛的伴侶能夠結婚,也能夠減少一些如同文中的"身不由己"狀況產生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814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謊言|同性婚姻|美國|同性戀|十六夜嵐

留言共 27 篇留言

小薄薄薄薄薄
美國通過婚姻真的超爽的啦!
但我不認同「知道自己是同性戀還去跟異性戀結婚」的人,就算身不由己=3=

06-29 18:30

十六夜郎
嗯...該怎麼說呢,我指的是被逼迫的情形下,為了讓父母安心才去結婚,這叫做身不由己
如果一開始就是自願那就是不同事情了就是

我看到同志可以結婚我也很爽啊 ㄏ06-29 18:33
小薄薄薄薄薄
我知道你指的是哪種,就算身不由己,我還是無法認同。
就像你這篇文寫的,當知道與自己結婚的那個人其實是同志,受到的傷害會很大。
這樣就好像把傷害轉移到別人身上,只為了自己而已=3=

06-29 18:37

十六夜郎
對啊...06-29 18:39
百花紛飛
看到特產的留言,我也有個人的想法:
至少這位丈夫願意為「曾經自私的自己」去彌補妻小,他或許曾經做錯決定,讓妻子悲痛萬分,但後來的他願意用一輩子來彌補的情操絕對是難能可貴的。
是很奇特的家庭,好像斷背山也是類似的情節?(我沒有看過)

06-29 18:42

十六夜郎
那個男人的確做了讓妻子痛苦的選擇,要是沒有這個欺騙,當初他們也不可能會結婚(一開始就坦承是同性戀,想必沒有幾個女孩子可以接受
但是在有感情基礎的情況下坦承,並且願意花下半生的時間彌補,真的是難能可貴的事情

不過斷背山我也沒看過就是了06-29 19:30
夜月琰
看到美國同志結婚真的好開心~相愛的兩人終於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也不會在有這麼多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們,很替他們開心~~ 祝他(她)們幸福~

06-29 18:43

十六夜郎
是啊,真的很開心^^06-29 19:30
畢方
有點..不懂@@

06-29 18:49

十六夜郎
就是男人和女人結婚,女人之後才知道老公是同性戀,但是因為有感情基礎,所以願意繼續過日子下去的故事06-29 19:31
円熙越
寫的很棒,文筆生動。劇情完整,題材也自然的搭配,架構非常的堅固

06-29 18:51

十六夜郎
謝謝你><06-29 19:31
群青。
這是個很好的議題,值得討論,其實我一直都是保持中立的,但是看到這篇文之後,我想我改觀了

06-29 18:56

十六夜郎
謝謝喔,其實並沒有誰對誰錯
或許對妻子而言,老公隱瞞身為同性戀的身分,這點對妻子而言是錯的
但是,對男方的家人而言,男方的選擇真的是必要的欺騙
看用什麼角度來看這個故事就是^^06-29 19:32
畢方
喔喔喔喔~~~這樣就懂惹~嗷嗷嗷

06-29 19:44

十六夜郎
謝啦~06-29 20:01
Ryon
會長很愛寫時事文嗎?
題材有跟上時事,搭配起來更有一種感覺。

06-29 19:57

十六夜郎
內心情感波動,或者是遇到感興趣的時事就可能會寫
不過,大部分的人也是這樣吧XD
當然我這篇是因為美國通過同性結婚,藉由聯想而成的故事06-29 20:02
乱発勍暮堂(央夜)
好男人啊...

06-29 20:01

十六夜郎
謝謝你喔
這個故事的好人或壞人,都能夠有正反兩面的看法,看你是從何角度切入
希望你喜歡這篇文章06-29 20:03
不愛夜的月
能跟相愛的人結婚真的太好了,雖說只是張紙,但是確能告知天下 ,我們並不是異類

06-29 23:12

不愛夜的月
對了妳的文章我很喜歡 謝謝妳用心寫出這篇 =)

06-29 23:14

十六夜郎
謝謝你喜歡這篇文章,雖然對真心相愛的人而言,結婚與否並沒有太大差別
但是,若兩人相愛都無法跨到下一個階段,說到底還是有點難過的呢
祝福他們06-30 06:49
氣泡小嵐
愛情有很多形式
我們不一定要全都接受
但卻可以留下尊重
即使走上不同的道路
愛情所能到達的高度也是一樣的

06-30 02:27

十六夜郎
尊重一直都是最重要的事情呢06-30 06:50
包包粽
寫得很棒也很真實

06-30 10:15

十六夜郎
謝謝你喜歡我的文章~06-30 11:00
齊藤凌-自暴自棄模式
畢竟,可以尊重別人說的話,但是自己可以保留不認同
別謾罵、別指責別人有沒有同理心+1
我看到這句話感動的快哭了啊(誤
我也不會去干涉同志相愛,只是我害怕看到這個畫面而已
就像有些人有密集恐懼症一樣,我恐懼的正是同
有密集恐懼症的人不會去看密集的東西,但不會干涉別人看或做,我也一樣
但我卻一直被指責,被挺同的人罵我是心理霸凌
說我害怕他們就是一種霸凌,叫我這個「霸凌者」去死
我就在一個大家都討厭我的網路世界過了好幾年
我一直認為我該死,我有問題,其他人都因為我的病討厭我
其他的恐懼症能被原諒,只有我的不行
直到我看到了你的文章,終於讓我知道不是所有人都認為我是霸凌者
感謝您

06-30 17:09

十六夜郎
老實說,不喜歡同性戀者的人(這和討厭是兩碼子事,不喜歡不代表討厭,只是不太想看到同性戀而已)
如同我不喜歡某某人,但這可能只是代表還沒有讓我到"認同"或"喜歡"的地步,但還不到討厭

但比起這個,我比較討厭的是那種非黑即白的這種類型
不喜歡、不認同=你反對=你沒有同理心
這種我是真的滿討厭的

你並沒有錯,當然,即使你討厭同性戀,我也不會認為你有錯
正如同有人討厭我,我也不會覺得他是錯的,不過我也不會覺得是我的錯啦
只是理念不合、性格不同罷了

沒什麼大不了的,這件事06-30 18:05
小薄薄薄薄薄
樓上辛苦了。
常常看到FB反同的會被罵慘,這也是種霸凌呢。
就像是我不喜歡某明星,結果被粉絲罵慘一樣。
每個人都有喜歡與不喜歡的事物,總之都應該給予對方尊重( ̄▽ ̄)

06-30 17:20

十六夜郎
對XDD06-30 18:05
肥炸鼠
雖然在這裡回覆之前的問題可能怪怪的......文章一直都有在看(如果沒漏掉通知的話),只是沒有想到什麼可以可以留言的

07-01 08:50

十六夜郎
好喔,我知道了07-01 12:29
魅姬
剛看到這篇文章http://www.chinatimes.com/photo-app/20150630002078-260804#.VZHy8eZmygI.facebook

立刻就想到這篇文

話說,我看到網路上有人辱罵同性戀,心裡會很不爽,覺得:你們討厭他們就算了,憑什麼限制他們結婚的權益?

07-01 21:38

十六夜郎
不得不說,這種情況真的很悲慘
我是說,為了讓自己正常、符合社會期待,就和不愛的對象結婚,自己和對方都在受苦呢07-01 21:40
ilwiKAMINA
其實在清朝以前,看似保守的東方文化,對同性戀是比較寬容的.
因為普遍信仰投胎這回事的關係,當時的人想法是:都有七世夫妻了,你自己不是閻王,你怎麼敢打包票人家上輩子是不是一男一女的"正常"夫妻?搞不好人家上輩子約好了來世還要作夫妻,結果閻王驚堂木/槌子敲下去,性別居然一樣,只好BL/GL了.
後來傳教士帶來的西方文化,當年比東方更保守,更假道學,又沒有投胎的觀念,某種程度上破壞了這種寬容文化,可是當西方自己除魅後且進步的現代,反而是東方在承受這種遺毒...

07-02 09:06

十六夜郎
原來以前對同性戀是寬容的啊...
我以為都很保守,只是我們保守是 不能接受,西方的保守是 同性戀都要燒死=07-02 12:18
ilwiKAMINA
你這樣講也不算錯,
因為我們是恥感文化,西方是罪感文化,
所以對"政治不正確"的對像處理的邏輯不一樣.

07-02 14:04

十六夜郎
XD07-02 14:20
魅姬
話說,我覺得男主角真的愛她的話,還是放手讓她去追求自己的真愛比較好吧?

而且他能保證自己往後遇到真心喜歡的人時不會外遇嗎?

還有,既然他是無法對女人產生性慾的人,我很難相信他能帶給女主角性福

"至少他還是願意在我有生理需求的時候滿足我,雖然我的確是把他綑綁在我身邊了吧"把一個不愛自己的人綁在身邊到底有甚麼好的啊?

"他倒是很願意一輩子待在我和孩子身邊照顧我們,抱持著對我們夾雜著複雜感情的關愛,以及願意犧牲自己的愛情來保衛我們家庭的精神"

為什麼要把他這樣做講的好像很偉大一樣?當初他為了自己而欺騙妳耶,委屈的應該是妳吧?就算沒有愛情,只要他願意繼續陪在你身邊,妳就滿足了嗎?

07-07 04:08

十六夜郎
有些人是,只要愛的人在自己身邊就好,哪管對方愛不愛自己。因人而異嘍~07-07 07:42
魅姬
這樣也太作賤自己了吧

對方都這樣對妳了,結果只因為他願意繼續留在妳身邊,就覺得對方"很偉大"?

滿足生理需求那裡也很怪,一般來說,滿足對方的生理需求是伴侶的義務吧,可是女主角卻覺得好像是老公施捨給她的一樣(而且跟一個無法對女人產生反應的男人做愛,妳真的性福嗎?)

或許是我太偏激了吧,不過第一次看會覺得有點感動,第二次看就會覺得有些地方怪怪的,而且覺得女主角好蠢

07-07 20:15

十六夜郎
男主角真的愛她的話,就該放手讓她去追求自己的真愛?
但是問題是,現在女主角就是愛他啊,男主角現在就有保證會待在他身邊了,以後誰都不知道。異性戀也是這樣啊,現在山盟海誓,以後也不能保證一定會如何

然後,女主角的確覺得他偉大,但那是在心情平穩以及想通的情況之下,女主角也知道被欺騙啊,但後來發現畢竟有了家庭,已經是一家人了,雙方都有委屈,雙方也都有其偉大的地方

作賤自己我不認為,她喜歡現在這樣,有何不可呢?滿足對方生理需求這件事,我不曉得是否可以稱做義務
比方,若我們是正常的人,當然會盡力滿足伴侶,那假如你的另一半是殘疾人士,能夠滿足妳妳就應該慶幸了,如果妳認為這是義務,本身並沒有什麼錯,但我認為視為理所當然,還是不太能苟同

要心懷感激啊,什麼的XDD

就像男生請女生吃飯啊,之類的話,我也不認為可以理所當然,對方也要心懷感激

至於女主角真的有沒有性福,這我不曉得,但是至少她說她知道男主角盡力滿足她了,即使沒有滿足,就算只有心裡爽快也沒有什麼不好的,畢竟,就算沒有用性器官,手也是很方便的東西啦////

有沒有偏激我無法定奪,我覺得妳這樣還好,但我的想法是,怎樣都無所謂,畢竟討厭的人就會自然避開這種情況的發生,不排斥的和願意接受的就會和這種人結合,沒有對錯,純粹喜好與接受程度的問題

然後,事實上,真的有這樣的狀況發生喔

因為伴侶是同性戀,因而離婚。或者是因為伴侶是同性戀,因為顧慮家庭和往日情誼,繼續在一起,又能細分成,哀怨的,悲嘆生命很苦,以及快樂的,依舊和普通夫妻一樣過日子的,也是有

這無法否定07-07 21:22
魅姬
因為女主角還愛著他,所以就算對她完全沒有感覺,還是要繼續留在她身邊,對她還是好的?我不這麼認為耶

應該讓她去尋找能愛她的男人比較好吧

這跟異性戀不一樣喔,男主角這輩子都不會愛上女主角,如果有一天遇上自己愛的人,選擇別人的機率一定很大吧

"若我們是正常的人,當然會盡力滿足伴侶,那假如你的另一半是殘疾人士,能夠滿足妳妳就應該慶幸了"

同性戀又不是殘疾人士

"就像男生請女生吃飯啊,之類的話,我也不認為可以理所當然,對方也要心懷感激"

這跟這個情況又不一樣,男女主角是夫妻耶

"女主角的確覺得他偉大,但那是在心情平穩以及想通的情況之下"

心情平靜後應該也不會覺得他很偉大吧,他一開始是為了自己的父母才欺騙妳,會願意跟妳在一起也可能是為了繼續讓自己的父母覺得自己是正常人啊


"事實上,真的有這樣的狀況發生喔

因為伴侶是同性戀,因而離婚。或者是因為伴侶是同性戀,因為顧慮家庭和往日情誼,繼續在一起,又能細分成,哀怨的,悲嘆生命很苦,以及快樂的,依舊和普通夫妻一樣過日子的,也是有"

我知道有這種情況,但不可能像這篇寫的一樣美好,這當中一定會發生很多爭吵,矛盾,衝突,也可能永遠不會停止,不太可能像女主角傷心到要去看精神科了,結果聽老公說了自己的事,看了幾本書,又願意全然接納他,還覺得他很偉大

07-07 23:41

Noctis&Ghoul─食夜鬼
我是有點不解,我看過反同的人,立場大多建立在於是說,這對下一代會有不好的影響。被同收養的孩子,會認知有誤。我就再想,難道一夫一妻,就會給孩子好的影響?就算下一代認知有誤,核心重點還是小孩能不能在安全、有愛的環境下長大吧?相愛的兩人,去照顧一個需要有愛的孩子,是哪裡不行?

順帶一提,如果是按照什麼X經、聖X,再反的。還說人家是行淫亂,會下地獄的。我真心想問,如果神想處罰他們不為人知的秘密時,會不會瞬間很多XX徒就這樣再見了。我知道不少,傳教傳一傳,看到是正妹。還自己貼上來的話,關上門,照樣騎得很開心。還渴望人家穿性感睡衣呢~(菸

07-24 12:50

十六夜郎
我先不評論反同的人了,這種價值觀的事情爭論沒完
在互相相愛的前提下,照顧需要愛的孩子,的確沒有問題。至少我也很認同
但對於反同的人而言,要抓點來罵也很容易。比方說:小孩子以後會被排擠、沒辦法給他完整的家庭等等...

男女或男男或女女有愛本就一視同仁,即使相處上沒有任何差別,但看在反同的人眼裡
成立家庭、交往、擁有孩子,就是會產生問題

因為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們不是異性戀(笑

謝謝你看懂反同的矛盾以及之中的謬誤07-24 12:55
Noctis&Ghoul─食夜鬼
這句神中肯。因為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們不是異性戀。(笑

我是認為相愛的人們。如果被打壓、排擠,就只是因為社會強迫他們要愛哪一種的人。那才是災難的開始吧?就以異性戀來比喻,如果今天有人因為自己是不同種族的人,所以活生生地被拆散。並瘋狂地推向邊緣,這種情況下為了自身的權益,如果是我,一定暴走.......

另外還有一個點是,放不到光明下的東西,容易讓人畏懼、猜忌。那不如讓它拉上檯面,還可以起到一些牽制作用。早些年,當同性戀們被歧視的更慘時,有多少人因為自己的性向,而不敢說出一些事情?像是另外一半會虐待她/他,也不知道該找誰去解決問題,所以形成一個封閉的圈子。這樣才會有更多問題吧?

07-24 13:12

十六夜郎
是啊...你的概念我之前沒有想到,仔細一想其實挺好的
就是比起隱藏,不如讓他浮上檯面,並用法律給予一定保障和約束,一方面讓民眾能夠多了解這個族群,另一方面也能夠讓那個族群有了被認同的感覺07-24 22:25
凍結
老實說我第一個想法,我心好痛。

一開始,我覺得這是個很迫不得已的選項。因為想找個看起來「適合」的人結婚應付而開始的婚姻,當然女方是真心誠意地愛著她的另一半。直到知道了自己的戀人是同性戀的這個殘酷事實。

愛有多深,恨相對的就有多深。當然同時也會怨自己為什麼沒有在一開始就認清這個愚蠢可笑的事實。

「他並不愛妳,他只是為了交差了事而開始的婚姻。」如果腦海中不斷回想這類話語,如果妳真的如此深愛一個人,很痛吧?答案是肯定的,對吧?

其實我一直對同性戀被社會某部分人士排斥感到遺憾,人總會下意識地排斥與自己「相異」的人事物,如果說今天同性戀多於異性戀,或許情況就會有所不同了吧?

可是人會自卑、同性戀會自卑。甚至有時可能都曾想過:如果我不是同性戀就好了,為什麼同樣身為人我就得受到這種待遇?就因為愛的人跟自己同性嗎?
但自己內心一次次的反應、一次次殘忍地提醒自己,不論你多麼努力想要忘記,事實終究不會改變,而我們終究只能接受。

我在看的時候突然想到我在上個月看的小說【深海】,裡面也有類似的橋段,瞬間在腦海中重疊。女主角的父親也是同性戀,被主角的媽媽發現後就離婚了,結局並沒有這麼溫馨。從那時我就會有意無意地想,是不是同性戀為了說服別人、為了說服自己,得被迫做出常人認為「正常」的事?

--譬如結婚生子。

08-27 21:43

凍結
但繼續看著我發現,男方對自己老婆的感覺哪怕不是她所要的那種「愛」,他仍舊以自己的方式給她最大的「愛」,這點讓我很感動。他也主動坦承了自己是同性戀的這件事(雖然是被發現之後才說的)

或許她很恨他,但卻無法違背自己的心意。她很愛他。即使她知道了心愛的人是同性戀、即使她再怎麼崩潰、即使她再怎麼恨他,她還是沒有提出離婚。或許潛意識裡也是明白自己老公很努力地維持這份關係不讓自己難過吧?

婚姻是你的謊言,但這份感情卻是最真實、最真摯的。即便不對等、即便一個是愛情、一個似是親情。但我覺得這已經超脫了所有,或許對男方而言,「她」已經在自己心裡佔據了一個無法取代的位置。即使他不愛她……不,或許應該說,他的那份愛並不是她所期望的「愛」。

最後,「我們真的是在地獄......」這句話我有一些想法。

女主角在意的點是「我們」究竟是何方神聖,而我在意的是,那到底是指我們同樣都是身不由己地活著、守著無法對外公開的秘密。還是說對於自己情感的矛盾呢?

還真好笑,正想著這個問題的本身我就已經在「地獄」了吧?(苦笑

//

我好久沒來報到了XD
每次回夜嵐大總要切電腦版(這你的問題

可惡我剛剛要按發送的時候居然跟我說字數限一千字QQ
系統也欺負我!!!!!!

08-27 21:44

十六夜郎
辛苦了,其實不用每一篇文章都回應沒關係,這樣你挺累的XDD
這篇文章有讓你感受到一些想法,我很高興。對於一個正常女子而言,發生這種事情起初真的會很痛苦,當然,是否會痛苦下去,又是否該離婚或繼續,這並非旁人能做評斷的事情

只是,朝著對方並不愛妳,只是為了交差這一點來想的話,要說不難過的話,我認為是不可能的。之前有和別人說過,某個學者的理論指出,人類若被劃分成十個等分,有一成是絕對異性戀、另一成是絕對同性戀,而另外八成則是普通人

換句話說,無論在哪個環境,都會有一成的人是同性戀、另一成則相反,通常他們會互相對立
比方說覺得同性戀很噁心、對他們產生厭惡等等...這是絕對異性戀的看法,相對的,若是同性戀為主流的世界裡,或許同性戀就會跳出來對異性戀產生排斥
而身為大多數人的那八成,性向則是被社會主流所改變,若社會以同性戀為主體,那同性戀的將會有九成(絕對同性戀+普通人)

若以此判斷自己是偏向絕對異性戀還是普通人的最好方法,就在於說會不會對於同性的人,曾經產生過"好像有點心動"或者是"幻想過親密接觸"的想法,普通人可能曾經有過,但是自己還是異性戀,那就代表著自己是介於中間的人,而絕對異性戀連這種想法都不會有。相反來說也是如此

所以,介於中間人的我們,相較於厭惡同性戀的人來說,算是或多或少能夠體諒同性戀的困難與苦楚,而非絕對異性戀的人感到的排斥

當然,由這篇故事可以看的出來,女主角並沒有排斥同性戀而且可以體諒,這點算是好事。即使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叫人難以忍受,但對於能夠勇於面對這件事情的精神和勇氣,實在值得鼓勵

有些人是只要自己愛著對方,這樣就夠了。如果女主角是這種人的話,其實會快樂一些,所以最後她能接受以另外一種方式愛著她的丈夫,只要不要刻意去鑽研那些刻薄的地方(比方對方給自己的愛不是愛情)基本上日子還是能夠過得下去

如果現實中,周遭的人發生這種事情,無論他們的結果是分開還是繼續,我都會很支持,畢竟,那是他們的選擇,既然選擇在一起,就代表他們雙方都有值得對方愛戴的地方吧08-30 04: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4喜歡★x11110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先後》一文簡略心得... 後一篇:【新詩】同林鳥...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Zewe給喜歡輕小說的人
小說即將迎來完結篇,歡迎各位點進來追蹤我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