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達人專欄] SC【孽子】旅人、撲火與浮沉

作者:✿恥骨│2015-06-27 12:44:27│贊助:20│人氣:258

【孽子】劇情類(限滿18歲藝人)

主角李青生長在眷村中,是一名同性戀取向的少男。
阿青之父為山東省籍的退伍軍官,母親則為台灣省籍,
兩人出身背景以及年齡差距均甚大,感情不睦。
在阿青小時候,母親即與別人私奔,從
此阿青即與父親及唯一的胞弟弟娃相依為命。
 
李青與同學趙英,兩人友情漸深,某個颱風天,弟娃急病猝死,
阿青傷心至極;趙英陪伴安慰阿青,二人情感失控,
就在學校實驗室裡發生了親密行為,卻為校警目睹,
向校方舉發,結果阿青遭到校方開除。
 
阿青被逐出家門後,無論精神情感、實際生活都無依無靠,
直到他輾轉來到新公園;阿青在入夜後新公園陰暗的角落裡,
遇見一群同病相憐的人,於是他加入了這個神祕的「王國」。
身為同性戀者,這一群人的情感和慾望不見容於主流社會,
只能留連在新公園幽暗的角落裡,或者彼此取暖,或者隨波浮沉……
 
合作模式報酬 演技▲20、魅力▲20、體能▲15 人氣▲100 薪資 20萬
 
合作對象:
伊社嚮(圖)
 
領銜主演:
伊社嚮 飾 阿澄
夏亘 飾 阿青
 
 



  阿澄在那圈子裡是個新人,在因緣際會下來到了「王國」,一個在城市裡給流浪的人的暫時居所,來來去去了很多如顏色般,多種多樣的人。
  「王國」是在這城市中被忽視的灰色地帶,有些人把它當作淨地,混著同一圈子,但多種人的地方,是淨地也是染缸,就猶如它的本質,矛盾。

  阿澄初入「王國」時,是個十幾歲的小毛頭,那時的他也才剛意識到自己與別人不同。
  他是在夜幕降臨、路上眨起如星點的路燈時,碰見了阿青,他還記得阿青那時的樣子,薄唇彎了個弧度、一雙明眸像是會勾人般凝視著他,上揚的眉尾與佻撻的神情,都說明了阿青是個浮蕩、不受拘束的人。

  像初生之犢的阿澄,他一眼就被阿青給吸引了去,「王國」這塊淨地也是阿青帶他去的,可能是圈子裡的人特有的敏銳,他只在路上與阿青對上了眼,阿青就開口邀他了。
 
  「你叫什麼名字?」
 
  阿青的磁性嗓音猶然在耳,那傳入耳裡的聲音彷彿會搔進他心頭,惹得他紅了耳根,羞得低眸不敢直視他。
  對初次與阿青的見面,阿澄只記得這樣,然後他就跟著阿青來到「王國」,一個酒吧,時而沉靜、時而喧吵的地方。

  「王國」有很多故事,總有幾個年紀稍大的人會說著過往的記憶,就像酒吧裡流瀉而出的鋼琴樂音,沒人喊停是不會中止傾倒而出的回憶的。
  阿澄那時心想,會不會也有哪一天,自己能成為他人口中的故事?而那個人會怎麼說自己的故事?聆聽者又會怎麼享受自己的故事?

 
  在那之後,阿青與阿澄便同進同出。阿澄是在暴力下生活的孩子,十六歲那年逃出了家,至此後便跟阿青一同生活,他受到阿青很多照顧,就連工作也是阿青替他介紹的,因此他對阿青有著如家人般的情誼,也有著用感謝也無從道盡的恩情。

  因為是他讓阿澄找到了家。
 
  「阿澄,你說在這底下的萬家燈火,有沒有一盞是為我而開的?」

  他倆總會在老舊公寓的頂樓喝酒談天,那晚阿青特別沉默,但卻在酒快喝完之際,忽然開口問了那句話。
  阿澄只瞅著他,不知該怎麼回答。
  在「王國」裡多的是沒有家的人,阿青也不例外,他也是逃出來的,至於是什麼原因,沒有人知曉,也沒人想去探究。

  阿青眉目清秀,那雙清透的眼笑起來可是如桃花綻放,讓人看了朵朵情花綻開,涉世未深的新人看了也掩不住臉上的緋紅,那雙眼睛彷彿會勾人魂魄,一不小心就會被他奪走了心。
  他也如同外貌的浪蕩,男人一個換過一個。有人說他沉淪太深;有人說他天性犯賤,其中當然也不乏厭惡他的人,但阿青總是不在意,在這王國裡他活得自由自在。
  阿青就是這樣的人,在這群遊盪在王國與外面世界裡的孤單靈魂中,他就是特別地引人注目。
 
  有次阿青好幾個月都不見人影,一回來就是滿臉的歡喜,阿澄就算不問也知道他有了新歡,而且看來這新歡出手闊綽,一見到阿澄總往他手裡塞了好幾張鈔票。

  在一個寒冷的夜裡,阿青回來了,他在黑暗中搖搖晃晃地跌入自個兒的床,酒氣甚重,伴著抽泣聲。外頭透骨的冷風呼嘯不止,敲響了老舊的玻璃窗,阿澄在幽暗中看著趴伏著的阿青、聽著壓抑著的哭聲,他想像阿青在冬夜裡與情人咆嘯吶喊,漂亮的雙眸盈滿淚水,緊鎖的眉頭透露著他的心碎,手指因掄緊了拳頭而發白,指甲也嵌進了他那細白的掌心,印出了如彎月的痕跡。

  這是阿澄看過,阿青最痛的一次。
 
  類似的情形重複了好多次,阿澄曾問他,為什麼總要這樣折磨自己?阿青望向遠處的風景,深望、凝睇,他彎起薄唇,輕笑。
  「爬不出來,就只好讓自己沉得更深,在更深處往下爬,直至更深。」
  阿澄知道阿青心裡有個人,但他不曾想去探問,只是心裡有個底,覺得應是那晚讓他哭得撕心裂肺的人。
 
  「阿澄,你千萬不要像我,能出去就出去,飛遠一些,那裡的人或許好一點。」

  阿青凝眸於那不亞於天上星子的燈火,澄淨的雙瞳變得深沉,就像深不見底的湖水,阿澄總覺得這才是阿青真正的樣子。

  「是那個人麼?」
  「誰?」他深邃的眼睛透著困惑。
  「大家都在說,是之前到「王國」裡的醫生。讓你這麼傷心的,是他麼?」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他嗤笑一聲,道:「我有哪一次不傷心的?」
  「阿青。」阿澄望著他好看的側臉。「你也可以飛的。」
 
  阿青沒有回答,他笑了,露出皓齒,像是對弟弟一樣,揉揉阿澄的頭,他的笑容還是一樣,是那張不像他自己的表情。
 
  阿青在有一天消失了影蹤,這在「王國」裡或許很正常,但阿澄卻始終無法習慣沒有阿青的日子,有人說他傻,明明阿青只當他是弟弟,他卻還是動了情。
  阿青要他飛出去,殊不知讓他沉淪的人卻是阿青自己。

  每當有人離開了「王國」,大家總會猜著,「他跟誰走了?」、「是不是飛黃騰達了?」、「想通了?」
  也會有人猜著,那誰誰誰一定會在多久後再度出現。
 
  有些人逃脫不了「王國」的自由,他們試圖爬出去,卻總是忍不住想再嚐「王國」的甘甜,那是混在血裡的狂在作祟,只有「王國」才能縛得住的狂蕩,而在這城市中,也只有「王國」還眨著亮光,對他們而言,對他們這些帶著癲狂、情愛、欲望包袱的旅人,「王國」是盞明燈。
  撲火,向那光明處撲去,有人撞得一身汙血仍舊執迷於此,因為對那些人來說,那個地方是深如黑淵的城市中的浮木。
 
  那是唯只「王國」才懂的。
 
  阿澄獨自在公寓頂樓望著遠處,夏季的悶熱帶來濕黏的風,都市的燈紅酒綠正開始誘惑迷途的人,飢餓無比的城市巨獸,張著深不見底的血盆大口,打算讓他們步入幽深的咽喉中,讓他們陷在永遠也滿足不了的欲望裡。
  阿澄長吁一嘆。心忖道,是該想想之後的事了。
 
  「阿澄。」
  曾經鼓動他內心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阿澄急忙回頭,深怕慢了就看不見他了。
  「大熱天的,在這找罪受?」
  阿青提著好幾罐啤酒走來,然後隨意擱在腳邊,拿出兩罐啤酒,一罐遞給阿澄,一罐自己開了喝。
  「你去哪了?大家都在問,我也到處在找你。」他語氣有些急,雙眼看著消失好多天又出現的阿青。
  阿青沒有說話,一逕喝著酒,他半晌才開了口,要阿澄快點喝,免得啤酒不涼了。
 
  巨獸眨著明亮的眼睛,繼續在那些光線身後佈滿陷阱。阿青喝盡了酒,悠悠地道:「我爸死了。」
  阿澄望著他平靜的神色,他看不見阿青喪父的心傷。
  「我有天回到老家,在那附近晃悠著,沒人認出我,而我也沒認出誰,那裡變了好多,感覺就像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阿青凝視著夜色,接續著說:「我走到那條小巷子外,耳裡好似聽見父親吼罵著我的聲音,記憶中的他還是那麼高壯,聲如洪鐘。他抬起腳往我身上就是一陣猛踢,我向他求饒,但他依舊罵著我……」
  「畜生、畜生……」
 
  他笑。「我當下想的是,生出畜生的你,不也是一樣麼?」
  「可在我記憶中身強體健的他,卻死了。」
  阿青又開了一罐啤酒,喝了一大口後,說:「弟娃認出了我,他消瘦疲累的臉龐露出很苦的笑容,向我說,「哥,歡迎回家」……」
  「他居然認出我了,我這個做哥的,卻沒有一眼認出他。我那時走進家中望見他時,還想著他是哪來的陌生人呢。」阿青淒苦地笑著。

  他轉頭迎向阿澄的目光,表情還是苦的。
  「你知道嗎?讓我想哭的,竟不是我爸的死訊,而是弟娃的那聲「歡迎回家」。」他移回視線,繼續看著都市燈火。「原來,我還有家……」
  「阿青,回家吧。」
  阿青佈滿血絲的憂傷眼眸直視著阿澄,阿澄繼續說──
  「你還記得你曾問過我的嗎?你問這底下的萬家燈火,是否有一盞是為你而開。」他望向燈火燦明的夜景,續道:「弟娃亮著燈等你,而我……也會拿盞明燈,若你迷失了,還能找得到我。」
 
  「阿青,你給了我「家」,可我給不起一樣的,但我至少能在這個你曾給我一切的地方,點一盞燈,讓你不再迷途,找到回家的路。」
 
  **
 
  阿青離開了,我不知道他過得如何,但至少我知道,他會過得比以前還好。
  他離去後我才懂,阿青索求的從不是情愛,他只是在尋找著什麼,在那裡頭尋著似曾相識的感情和依賴,阿青每一次痛的不是分離與結束,而是寂寞與失去。
  那時候曾以為阿青心裡有個人,現在想想,阿青心裡的,恐怕就是住在這浮沉社會中一隅的家人。
 
  「王國」的故事還在增加,我與阿青的故事也還在持續著。
  在阿青回家後的第二個月,我在「王國」遇見了一個人,那天是我最後一次去「王國」,而那個人向我說的故事,也是我最後聽到的故事──
 
  「我在他結實光滑的身子上嚐到愛情,甘甜如蜜,但他始終不屬於我,因為我不是他在尋找的東西,我說我能給他,但他不要,他是個自由,卻也害怕自由的人……」
 
  有人逃離了、有人陷得更深了,「王國」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訴說這些悲悽、苦澀,令人感嘆不已的故事。
  我總是在想著,當這些故事停止流傳了,甚至是不再發生了,這世界會是什麼樣子?
 
 
 
 
幕後花絮──
 
  有伊社嚮在的片場都顯得特別謹慎,他是個對工作相當嚴格的藝人,所以他的態度也感染到了眾人,大概是有的工作人員見識過他的工作態度,所以跟他人比來更顯得拘謹。

  休息時間,下午才有戲份的藝人現在才到片場,而已經拍了兩天沒有闔眼的人都趁現在閉目休息著。

  大概因為電影是改編著名小說,所以導演跟編劇一直在跟原著協調著,這才延遲了一些拍攝進度,現在大家正趕上原先進度,身心都很疲憊。

  夏亘才剛小憩片刻,在休息時間結束前的十分鐘醒來,然後又繼續看著劇本。導演敲敲箱型車的車窗,夏亘按下拉下車窗的按鈕,導演一見他便問:「嚮呢?」

  他看向坐在另一邊,靠著車窗睡著的伊社嚮,然後向導演說:「在睡覺,有事要找他嗎?」

  「是啊,劇本改了一點小地方,想跟他說一下。」導演拭去額上的汗。

  外頭的夏蟬鳴聲讓人感覺很焦躁,夏亘也感受到外頭的熾熱。

  「那我叫醒他……」

  正想側身喚醒伊社嚮的夏亘被導演叫住,戴著墨鏡的導演讓人看不出他的表情,但他的語氣特別慌張。

  「等等!」他牽動嘴角,笑道:「不、不用了啦,讓他睡吧,你們拍戲都累了,等一下開拍前我再跟他說。」

  「可是現在不是在趕進度嗎?先跟他討論完才能節省時間。」夏亘熱心地說:「沒關係,我想他不會介意,我幫你叫醒他吧。」

  「夏亘!」導演慌忙抓住夏亘的肩膀。「真的不用了,你讓他睡吧,拜託不要叫醒他!我、我還有事要忙,先走了啊,你慢慢休息。」

  他困惑地看著導演快速走離車子的身影,再看著沉睡著的伊社嚮,雖然有著疑問,但他關上車窗,以免浪費車內冷氣,繼續低頭看劇本。

  拍過好幾部片子的導演遇過各式各樣的藝人,所以當他聽到伊社嚮的經紀人叮囑他,千萬不要吵伊社嚮睡覺時,他就銘記在心,因為他就曾經不信邪,故意踩了某個藝人的雷,結果造成非常嚴重的後果。

  導演的座右銘之一就是──千萬不要質疑經紀人說的話。有些藝人爆發後,可是六親不認的。
 
 
謝謝小D的合作~

在寫阿青跟阿澄這兩個角色時,其實我沒有特意去分誰是0、誰是1,所以定位會模糊一些,因為我覺得像這類的題材不要去做分別最好,盡量以「情感」為重。

我覺得常常接這種題材的工作,夏亘可能會變成同志最佳情人吧XDDDD
真是的,中之太糟糕了www

是說,嚮的起床氣究竟有多恐怖呢ww?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7920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SilverCarnival|SC|工作|孽子

留言共 3 篇留言

香兒
寫得好讚喔看得我有點想哭QQ
老淘不把這個通告直接往BL愛情寫真的好特別好真實wwww
真的很讚w

06-27 13:27

✿恥骨
像這類的題材我比較喜歡用貼近現實的手法,如果用娛樂性質的BL耽美去寫,自己會覺得因缺乏真實感而氣氛不足,所以會特意琢磨情感的部份XDDD
謝謝香兒的稱讚ww06-27 13:40
Rinoa (閉關中)
寫得很好喔
很有真實感

06-28 08:24

✿恥骨
3Q~06-28 10:11
SC明星培育計劃系統
你將這角色演得活靈活現,簡直驚艷全場呀!!這是你的報酬還請收下。
演技▲20、魅力▲20、體能▲15 人氣▲100 薪資 20萬

07-01 10:42

✿恥骨
謝謝~07-01 10:4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a35601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公告】近期狀況&... 後一篇:無法迴轉的青春-盛夏光年...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in1412喜歡看漫畫的你
快來看我超好看的漫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4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