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0 GP

۞有錢沒錢撿個情人好過年۞ 第五章

作者:LUCIFINIL│2015-06-27 07:43:20│贊助:40│人氣:141

 
天,濛濛亮了起來;鳥,啾啾唱著歌曲;床上的人兒也悠悠的醒了過來。

「這是……哪兒?」

一睜眼,望著那陌生的天花板,鈴司隨即茫然的左右巡視著。

嗯?昨晚最後的印象是我靠著樹幹暈過去了,可是,我現在頭躺著的是枕頭不是樹幹、身下是柔軟的床鋪不是草地,而且還蓋了一條棉被!是誰那麼好心救我的呀?

「應該是個女孩子吧!」

因為窗前隨風飄蕩的碎花窗簾以及房內完全粉色系的佈置,再加上棉被有著淡淡陽光的味道,從這幾點總歸起來,屋主一定是位賢慧的女性。

「如果又長的很漂亮的話就更讚了!」

花花公子血液頓時沸騰起來,令他開始妄想起來。

「光在這兒猜測還不如直接去驗證吧!」

鈴司念頭一起,便掀開棉被下床,打算去見見救命恩人的真面目。

「好香的味道……」

熟悉的飯菜香讓他回想起母親的好手藝,肚子也不自覺咕嚕咕嚕的叫了起來。

循著香味,他悄悄的來到廚房門口,並倚著牆壁欣賞那正在做早餐的女孩背影。

烏黑的秀髮隨意紮起,那些微露出的脖子讓人引起無限遐想;正俐落切著蔬果的纖細手腕以及裙下筆直的雙腿彷彿是白玉雕成的最高級藝術品,讓人不禁想觸摸;比例完美的身材和三圍更是使人忍不住有股想擁入懷的衝動!

希望正面跟背面一樣正點!鈴司暗暗祈禱著。

當他正目不轉睛的凝視著眼前的可人兒時,一陣嗚嗚的低吼聲突然從他腳邊響起。

低下頭一看,原來是一隻雜色花紋的小貓正用他黃澄澄的眼眸直盯著他瞧,且露出尖牙威嚇著。

「仔仔,怎麼啦?」

聽到愛貓不尋常的叫聲後,月梅放下手邊工作轉頭看向聲音來源。

而這一看,便發現那原本應該還在床上歇憩的陌生男子竟然站在自己身後,使得她小小的嚇了一跳。

天呀!他是哪時醒來的?又站在我身後多久了?

雖然心中有許多疑問,但在瞧見那充滿慵懶氣息的俊帥臉龐時,月梅頓時腦中空白,只能傻傻的猛盯著對方。

「嗨!妳好!」

鈴司首先打破沉默,向月梅打招呼,並心想:雖稱不上美艷,但是也算是佳 人一名。

「你、你醒啦?」

連聲音都那麼有磁性,聽起來真舒服!月梅心中小鹿不禁開始亂撞起來。

不、不行!這可是犯法的,怎能對一個小弟弟有心動的感覺呢?趕快斷了妳那污穢的思想吧!腦袋中掌管理智的部門趕忙發出警告。

「嗯!謝謝妳救了我,讓我不用在冷颼颼的公園中露宿一晚。」

望著那正對著他笑吟吟的清秀臉龐,鈴司心中突然有種被電流穿過的奇異感受。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一見鍾情嗎?可,我怎麼會對這種類型的產生反應呢?

莫非是吃慣了大魚大肉,現在想改改口味,換嚐嚐清粥小菜?

百思不解的鈴司決定暫時不要追究原因,先順從自己的渴望再說,也就是打算追求這位救命恩人。

「你住哪呀?要不要打電話通知家人接你回去?或是我載你回去?」

雖然這男孩真的長的很俊俏、養眼,但要是在和他相處下去,遲早會心臟過於興奮而早逝,所以還是趕緊打發他走吧!

儘管月梅心中有些不捨,不過為避免發生憾事,因此決定讓他早點遠離自己的視線。

「欸?」

沒想到她竟然這麼急著趕我走?這可是生平頭一遭有女孩無視於我的魅力!

好呀!我就偏不走,看妳拿我怎麼辦!打定主意要賴下去的鈴司,連忙編了一個謊言好換取留下來的機會。

「其實我……」

他一邊裝出可憐兮兮的模樣,一邊哽嚥的說著話。

「……我的父母才剛離開人世!而我那些親戚因為貪求他們遺留給我的幾十萬遺產,所以派混混逼我交出所有的財產……昨晚,我好不容易才逃過一劫,要是妳真送我回家的話,能不能在見到明天的太陽都是個問題了!」

我可沒有全說謊喔!至少有百分之九十五都是真的!只有遺產部分〝稍稍〞報少了一點兒!

鈴司避重就輕的省略自己坐擁上億資產的身分,免得對方見錢心喜,當場成了個拜金女郎。

「原來如此!難怪昨晚你身上都是傷!是被他們打的吧?真是可憐……」

真情流露、充滿情感的一番謊話讓月梅聽的是眼眶都紅了起來,忍不住替這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心痛不止。

「所以,不曉得妳是否能收留我一陣子?雖然這是個過份的要求,但身無分文的我真的不知該何去何從!」

那含著水氣的眼眸眼巴巴的瞧著月梅,讓她不禁心軟起來。

雖說孤男寡女同居一室並不太好,但眼見對方有難卻不幫忙似乎也太不盡情理了!

反正我因為工作關係所以都早出晚歸,倆人應該不會有太多相處時間。何況,這屋子這麼大卻只有一個人住也是怪危險的,多一個人顧家也是好的!

看他長的不錯,又有禮貌,大概不會是壞人,就暫時收留他一陣子吧!嗯!就這麼決定了!

「既然你無家可歸,那就待下來好了!」

思索一會兒,發現利大於弊後,月梅大方的答應他的央求。

「真的嗎?」

沒想到她是單純還是愚蠢,竟然答應一個陌生男子住下來?這下要是真被他吃乾抹淨的話,可別有怨言喔!

「當然!一樓的客房就讓你自由使用吧!」

她毫不猶豫的回話著。

「謝謝!妳人美又善良,一定有男朋友吧!我會不會打擾到你們?」

鈴司拐灣抹角的詢問著對方是否已有護花使者,免得偷雞不著蝕把米。

「你不用擔心這事,我沒有交男友的打算!」

月梅笑笑的回答著,心中卻是暗地裡淌著血,並想著:是交不到而不是不想交!不過,這種事怎麼好啟口呢?

「那麼,妳打算當個單身貴族囉?」

鈴司好奇的反問回去。

「也不算單身啦!我還有這位貓室友呀!」

月梅一把抱起始終骨碌碌瞪著鈴司的仔仔,並充滿愛意的凝視著他。

「他很乖、很貼心,雖然有一隻手無法伸直且又只是一般土貓,但在我心中,他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寶貝!」

月梅溫柔的摸著仔仔的皮毛,眼中盡是疼惜之意。

「妳真是個有愛心的人!」

鈴司由衷的敬佩著。

「說愛心我可不敢當!我只是盡我所能的好好照顧他罷了,所以沒什麼好誇耀的。」

月梅連忙否認,不想以愛心人士自稱,因為這樣只會褻瀆那些真正有幫助街貓、街狗的人們。

「我可以摸摸他嗎?」

「當然可以!」

當鈴司準備伸手撫摸仔仔的那一瞬間,突然風雲變色起來--

好可愛……不,更正,好可惡的貓……望著那突然緊咬著他手掌不放的小貓仔,鈴司恨不得以眼還眼,以牙還牙的給他咬回來。

從小到大都跟貓狗相處的很好,現在卻生平第一回被咬,讓他實在無法置信愣了一會兒。

「仔仔--」

奇怪?一向溫順、乖巧的仔仔怎麼會無預警的咬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

月梅急忙拉開倆人,心慌不已的不知該如何解釋為何仔仔會兇性大發。

不過,不待月梅解釋,鈴司便從仔仔那古銅色的眼眸中讀取到原因了。

哼!我要好好保護主人!不讓任何閒雜人士接近她--他露出尖牙威嚇著鈴司。

本來以為仔仔是因為他是陌生人的關係才對他兇,但如今看來,是因為不想有其他人與他分享主人的關愛才先下馬威的咬一口以示警告。

「對不起!對不起!」

她泛紅眼眶的道歉著。

「沒關係!只是破皮而已,沒什麼大礙……」

鈴司強裝開朗的安慰著月梅,但手掌上2個小小的齒印深的讓人怵目驚心。

「我去拿醫藥箱!」

她連忙起身,順便把罪魁禍首的仔仔也一把抱起離開現場。

待月梅離開後,鈴司瞬間變臉,心想著:真是隻臭小貓!這可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被貓咬!哼,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你等著吧!

他開始動腦想著該如何好好〝報答〞這一咬之禮!當然,是以最理性、最合理的方法來處理,因為他還是很喜歡小動物的,再怎樣也不會做出傷害他們的舉動,頂多是口頭教訓外加打幾下小屁屁而已。

「很痛嗎?」

看著鈴司一副顰著眉心的模樣,自責不以的月梅擔心的問著。

「噢!不會!」

從沉思中回神過來的鈴司搖了搖頭,然後彷彿沒事般的覷著她瞧。

「真的嗎?可看起來傷口很深欸!要不要去看看醫生?免得變成蜂窩性組織炎就糟了!」

雖說轉變成蜂窩性組織炎的機率不是很大,但要是真那麼好運碰上,可能連小命都不保!她緊張的握住他的手,仔細的檢視著傷口。

「放心吧!我跟街貓從小相處到大,經常也會被他們無意間的熱情擁抱抓傷,因此身體早已有免疫力了!幫我上上藥就可以了,不用特地到醫院去麻煩醫生了!」

何況,要是真到醫院,既沒健保卡又沒身分證,那麼他的真實身分不就會被拆穿了嗎?所以還是不要這麼做比較好!

而且,與其讓醫生診治倒不如給眼前的佳人消毒擦藥!

那握住他的柔嫩玉手,觸感是那麼的棒;稍微低頭,那玲瓏有緻的身段便一覽無遺!這可不是醫院能享受到的好處呀!

「既然你都這麼說,那我現在就替你消毒上藥囉!」

打開醫藥箱後,月梅先用優碘消毒傷口,接著塗上外傷藥膏,最後再用繃帶包紮起來。
「好啦!要小心不要碰濕囉!以免傷口又感染到!」

她小心的叮囑著。

「嗯!我知道了!」
鈴司深情的凝視著月梅,想知道她究竟對他有沒有一點兒感覺。

「早餐我已經準備好,放在桌上了!趁熱吃吧!」

月梅瞄了他一眼後便快速的收拾好醫藥箱然後轉身離去。

「謝啦!」

啐!從來沒有人逃了過我的電眼魔力,她可是第一個!

難不成她對我這位身材棒、臉蛋優的帥哥一點都不感興趣?這真是太傷我的心了!不過,越是這樣越激起我的鬥志,我一定會讓她愛上我的!
「不客氣!」

討厭!怎麼用這麼曖昧的眼神看我?難道他對我有意思?不、不可能!少自作多情了,一定是我誤會了!還是離他遠一點好了,免得老是臉紅心跳不止!

2個人互相猜測彼此的內心想法,卻都完全誤解,導致一方努力表達愛意,另一方卻老是以為是自己會錯意。
 
 
☆☆☆
 
 
「真是美味的早點!」

鈴司狼吞虎嚥的橫掃著餐盤上的食物。

不管是香脆的培根還是料好實在的三明治或是濃郁的咖啡,都在短短的幾分鐘內消失的一乾二淨。

畢竟昨晚才狠狠的打了一架,熱量消耗太多,又加上正值發育期,肚子餓的快,因此才一轉眼的時間,所有的餐點都進入了他的腹中。

「還要嗎?」

月梅一邊問著,一邊想著冰箱中究竟還有沒有材料可作成料理。

真糟糕!沒想到他那麼會吃!男生的食量都這麼大嗎?

「可以嗎?我實在餓極了!」

鈴司望著空空如也、光可鑑人的盤子,高興的燦笑著,並心想:幸好還可以追加,不然我根本吃不過癮。

「當、當然可以!不過要等我一下喔!」

月梅急奔至冰箱前,然後查看裡頭還剩些什麼東西。

還有一些當宵夜的滷雞翅、冬粉一小包、蔥花一小盒以及玉米罐頭半罐和雞蛋數粒……嗯,能做出什麼來呢?

思索了一會兒後,月梅把所有東西全放到料理台上,接著把冬粉簡單的煮了一下,然後再另外起油鍋,把它跟滷雞翅一起炒勻,一盤熱呼呼、香噴噴的雞翅冬粉便完成了。

玉米罐頭和雞蛋則是煮成蛋花湯,灑上蔥花後,香氣四溢,讓人食指不禁大動起來。

「因為我昨天沒有時間到市場買菜,所以就只剩下這些材料,你就稍微將就點吃吧!」
月梅語帶歉意的說著。

唉!今天下班得多買一些菜回來了,不然都不夠他吃呢!而且,看來從今天開始要省著點了,好貼補增加的伙食費。

「這樣就很棒了!妳的手藝真好,看不出來年紀輕輕竟能做的出一道道美味菜餚。」

想到以前所交往過的女孩沒有一位會做菜,光憑這一點,又讓鈴司對月梅的好感大幅度提升不少。

「還不是時勢所逼!」

本來她也是飯來張口、茶來伸手的大小姐!還不是因為老爸、老媽發神經,跑去挖什麼爛寶藏,害的她不得不自力救濟,學習如何做菜!

不然,要是她真的天天都在外頭吃的話,可是會經濟拮据的欸!

畢竟燉一鍋肉的成本又沒多少卻可以吃一個星期。但,同樣的金額,大概就只能在外頭吃一餐而已!

因為這兒可是什麼都貴的大都會城市--台北呀!

「噢?時勢所逼?是為什麼呀?」

擦了擦嘴,摸了摸飽足的肚子,滿足了食慾的鈴司,卻又因月梅的一番話,使得好奇心被勾引出來。

「這個嘛……還不是因為我父親不知哪根神經接錯,好好的生活不過,竟賣掉大部分的財產,然後拉著我老媽跑到世界各地去挖寶!

不然我也不用那麼可憐的為了一點點微薄的薪資,每天辛辛苦苦的鞠躬哈腰的任老闆差遣!

這樣也就算了!過份的是根本就沒有挖到寶,然後老是把一些便宜貨當作寶物寄給我,害我真是丟也不是、不丟也不是!」

月梅激動的陳訴讓鈴司聽的是捧腹大笑。

「妳父母親還真是夠可愛了!是不是電影看太多了,不然怎麼會想要去挖寶?」

「厚!你還笑的出來?我可是難過的要命欸!」

月梅嘟著嘴指責對方的沒人性,竟然把自己最在意的傷心事當作一個大笑話看待。

「而且,昨天才為了得罪客戶一事被罵到臭頭;下班後又讓算命師搶了5000元的算命費!真是衰到最高點!」

月梅愁眉苦臉的鬱悶模樣,讓鈴司看了頓時心疼起來。

原來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呀!不過,跟我比起來,她還算好一些,畢竟父母都健在,不像我……

對別人的心疼剎時轉變成對自己的心碎,原本還笑容滿面的鈴司也慢慢斂去笑意,心情也沉重起來。

「怎麼啦?我是不是說了什麼不得體的話,不然你的神情怎會顯得好憂傷?」

那微皺的眉間似乎深藏了許多悲傷,令她不由得想用手替他撫平。然而這個突然興起的念頭卻讓她自己嚇了一跳。

怎麼辦!突然有股想擁他入懷安慰的衝動!唉!都怪他那猶我見憐的神情太吸引我了……

「不是妳的錯!只是想到妳父母還健在但我的卻已不在而感到有些悲傷而已。」
鈴司淡淡的回答著。

「對不起!」

真該死!竟然在人家傷口上灑鹽!我怎會做出這種糊塗事呢?

明知道他剛失去父母,而我卻還侃侃而談自己的親人,也難怪會害他想起喪親之痛。

「哎唷!妳幹嘛道歉?又不是妳害的!是他們年紀大了,所以才蒙主召恩,妳不用自責啦!」

為了不讓月梅太過在意,鈴司隨即恢復起嘻皮笑臉的態度。

「這樣喔……」

年紀大?可他看起來頂多才20歲吧!還是他看起來年輕,實際上卻一把年紀了?

當月梅狐疑的猜測時,像似看穿她心思的鈴司直接點明她的疑惑。

「我父母很晚才生我,所以我們之間差了將近幾十歲!」

「哇!差這麼多?不會有人誤認為是祖孫嗎?」

她忍不住驚呼出聲。

「我媽倒是不會被誤認!因為她天生麗質又會保養,所以比實際年齡看起來小很多。至於我父親應該就會被誤認了吧!」

因為才與父親相認沒多久他便去世了,因此根本沒和他出門過,所以才說是〝應該〞。

不過,跟父親相差足足70歲看來,不管是誰看到都不會認為他倆是親生父子吧!

「這麼說來,你的親戚們說不定有許多年紀比你大卻要叫你叔叔、伯伯之類唷!因為是認輩不認歲嘛!」

月梅只要一想到會有一群中年人士必須對眼前的年輕小夥子必恭必敬就忍不住想笑。

「這樣倒也不錯唷!」

可惜親戚還沒認識幾個就被逼的躲在這兒!連家都回不得,應該說是也不能回去!

原因之一便是宅邸鑰匙已被他丟入水池中了;原因之二便是撈不到金庫鑰匙的那群人一定會想盡辦法找他,所以還是暫時躲在這裡比較安全。

等一陣子在想辦法去拿父親留在金庫的東西,然後迅速回日本並遠離這一切紛擾。

「但是,這樣每逢過年過節,你都得幫紅包給這些〝晚〞輩欸!應該也沒賺到多大便宜吧!呵呵~~」

月梅終究還是笑了出來,且笑意也感染到鈴司身上,倆人就這麼笑著鬧著數分鐘。

「對了,到現在都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先自我介紹吧,我叫月梅,月亮的月、梅花的梅。」

好不容易止住笑意的月梅這時才發現彼此都不知道對方姓名。

「我叫……凌司。凌晨的凌、土司的司。」

鈴司趕忙為自己取了個假名,以避免對方察覺他的真正身分。

尤其,在桌上的早報頭版瞥見了那大大的尋〝自己〞啟示後,他更是小心謹慎起來。
對不起,我不是有意要騙妳!只是,在這種非常時候,我不得不這麼做,免得麻煩上身啦!鈴司心中暗暗道歉著。
「凌司?」

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名字?是電視嗎?還是……欸,好像是某個富豪的小孩名字!可是,眼前的人再怎麼看也不像是位有錢的公子哥呀!

緊盯著面前穿著普通牛仔褲和T恤的鈴司,月梅忍不住搖搖頭並心想:算了,可能是聽錯了吧!

「怎麼啦?」

感覺到月梅用若有所思的目光注視自己時,鈴司突然背脊發冷起來。

難不成被拆穿了嗎?畢竟父親實在太過有名,因此連帶自己都被記者窮追猛打的不停採訪著!

說不定她有看過關於我的消息,現在正在做確認呢!如果真是如此,那我只好在找一個地方躲藏了……

「沒事!只是覺得你的名字很耳熟!不過應該是我記錯了吧!」

月梅一邊回話著,一邊起身收拾著餐具。

「等會我就得出門上班了!麻煩你顧家喔!」

「好的!沒問題!」

順便趁機跟那隻名為仔仔的小貓〝好好〞的培養感情吧!他的眼眸瞬間閃過一絲不懷好意的光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7907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Arthur
很戲劇化的小說喔 [e34]

06-27 07:45

LUCIFINIL
感謝欣賞^^06-28 20:54
吳旻( °∀°)
放開那隻貓! 我來! (好可愛@W@

06-27 09:52

LUCIFINIL
貓星人魅力無法擋^^06-28 20:53
風起櫻落
我也好想要吃雞翅冬粉...(被打

06-27 12:21

LUCIFINIL
我也好久沒吃啦><06-28 20:51
腐蛋
司想對小貓幹嘛wwwwwww

06-27 20:05

LUCIFINIL
你說呢XD06-28 20:48
露莉
糟糕我從頭笑到尾XDDDDD
轉折點有點像在玩雲霄飛車,超刺激的啦!!!(被打

07-16 14:33

LUCIFINIL
博君一笑XD07-17 20: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0喜歡★LUCI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貓頭繁殖中... 後一篇:捲捲的隱私...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88931122所有巴友_歡迎詳閱
老僧製新連線遊戲《被遺棄的雙子》已登上GNN囉: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470018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