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艾爾自創小說第106話

作者:林綠茶│2015-06-27 06:00:58│贊助:56│人氣:202
  曾經一度以新納斯德文化聞名的富里克邦大陸,如今現在也已成為了歷史,位於North Type本部A棟與B棟大樓的連結橋,鄰近於伊芙辦公室的附近那一帶,一名白髮女子曾帶上一名紫髮少女來到這,重新開始過日子,淡忘那名紅髮男子,當時仍存在著納斯德與納斯德彼此之間,相互交流的場景,如今曾有的那些種種事蹟片段,也已成為了歷史洪流上的記憶,不復存在,如今身在這塊富里克邦,大陸各處,所見之物,皆已佈滿,被寂靜完全徹底包覆的納斯德,各自躺遍富里克邦大陸各區。

  當時那塊以繁華聞名的富里克邦,已走入昔日的歷史永遠沉睡,現在迎來的是,一塊充滿廢墟的大陸,一塊毫無生氣的大陸,除了West Type醫院內部三樓電力系統經由某人之手,啟用了備用電力,其餘街外以及其他本部皆為一片寂靜的大陸,在此比擬成第二座夢境平原,昔日曾擁有的科技還有那片光景,如今已經不存在,染上了荒廢的色澤,營運系統從那時刻開始停滯了好幾年,同時廢除的時間也跟隨停滯而走向同步化。
註:這部故事大約第五十幾集左右的時候,從那時候我設定了一戰,現在我放入次戰,前後篇幅跟貝小姐消失了五十話差不多,談到寫這塊大陸的契機,也已經是在我高職的時候,靠想像力所寫出來的大陸了,所以現在的事件變成第二戰,我曾提及過富里克邦這塊大陸,也就是以新納斯德所組織的新文化大陸,現在已經不復存在,大陸上的納斯德,十成裡已逝九成,這塊大陸,以前同時也是伊芙帶著愛莎來過新生活的地方,我寫那段的年代為二零一一年,現在為二零一五年,我重新啟動了這塊大陸的設定,隔了四年,再度重啟這塊大陸。

  事件的結尾幾個月後,迎來了蜥蜴戰役,迄今那場蜥蜴戰役算到現在,也已經隔了二年,現在的富里克邦,由白髮男-艾迪所導引出來的事件,讓這塊毫無生機的大陸的納斯德,各自恢復了運作,在這塊大陸上,同時上演了另外一段故事。

  徘徊在富里克邦這塊大陸上的時間,如今隔了一段時間,擬定實驗計畫為終旨的同時,早以將時間帶拋於腦後,漸漸的忘卻計算時間的概念,計畫進行的過程依然沒有停滯不前,順從自己的野心,點燃了續集的開端,來到這坐塔前,曾一度打殘格瑞爾、伊芙以及其餘阻擋於自己面前的所有人,只用了幾分鐘的時間,就快速的了結敵人,身後的黑色利刃也染上了一層鮮血。

  定義我這個人類在這世上的存在,最主要的目的,並不在於心靈對心靈上的交流,同時內在並不存在著愛情這種感情,試圖抹滅眼前所見之物為生命奉承,終身接手歷代傳承下來的罪惡,背負著這種使命,苟活於這世上。
註二:再次強調,故事內部的所有劇情純屬虛構,與現實毫無關聯,這段到時間線設定前,都算是描寫艾迪這個角色的部份,同時故事方面的部份,我大概只會寫到艾迪這個角色結束以後,之後的第十新角應該不會打算寫,如果要寫,大概會放番外。

  腦海內排除多餘不必要的感情,同時也不存在於世俗所通稱的「愛情」這種感情,也沒有這種概念,將這世上所定義的愛情、情感等方面人類會做出的行為表現視為障礙主旨,擊潰了所有對手的那一瞬間,不時會摻出一些微笑,那不是因為感傷而摻透出來的笑容,而是經由厭倦此世,所襯托出的偽笑,隔絕其他人,天生與生俱備接近於人與機械人之間的戰鬥天賦,每透過勝出一場戰鬥,便會盡情的陶醉在凌駕於他人的優越感,無法自拔。
註三:本段優先講述艾迪這個角色進行這個計劃前他身世的一段描述,之後才進一步的導入正篇,我個人對於這個角色的見解如同之前艾拉的排列雷同,還沒有過於深入的見解,因而決定優先以自創的主旨,做為故事初始寫法,以及之前的篇數上沒提及到的片段,在這先做個講解,同時這集開始,劇情偏嚴肅,所以能看到角色與角色間談情說愛的片段,會非常少,找時間我也會上去遊戲練艾迪這個角色,收集關於他的資料,創作上我期望的是與原作來個與眾不同的劇情排列。

  終身背負著這種使命,驅動著現在坐落於管制室內部擬定這些機器改造為復仇機器的自己,終身無法忘卻自身的使命,藉由駕馭手邊的這些機器,盡力驅散那無法抹滅的重擔,即使嘗試著忘卻自己的身份,投注於復甦已逝去的死者納斯德這項實驗以及研究過程裡,終究不會改變自身的惡性本質。

  跟過去曾站在自己飛行船上的雷文走向類似的道路,步上了他過去曾經走上錯誤道路的後塵。

  四座本部中央雷達塔內部-

  「迴路運作測試告一段落,接下來只剩下這個動作。」站在一群廢棄納斯德堆裡頭的白髮男,手中捏碎從納斯德身上取出的核心,重新安裝由自己開發的新核心組件,安置在這群機器裡。

  這些機器隔了幾秒時間,如同被賦予了新生命般,一台台的重新站了起來,同時雙眼放射出一道雷射光,讀取艾迪安裝的晶片,組件完工的納斯德,成群結隊集合於艾迪的面前,排列模式如同軍隊內部點名時,動作以及口令皆為一致,十隻為一排立正站在白髮男的面前,立正站好。
註四:開戰的對象,現況上轉化為納斯德,從這集開始交待與艾迪交戰的開端點,由於這集的主軸不在於戀愛,所以文風上會不同於前幾集,些許片段會顯得較為軍事化,抹除過於冗長的戀愛化,含量上拜讀起來,也會有些沉重,回到正題,這次的納斯德,不同於蜥蜴的無限分裂,我將這群怪物的數量設定為有限值,不像蜥蜴無限分裂。

  站在自己面前的所有納斯德,大約有幾百台,隊中兼具近戰系納斯德、遠戰系納斯德以及輔助系納斯德三大主流,早期的納斯德醫療師內部也植入了攻擊元件,由赤紅色的驅殼改造成漆黑色的新殼,從中扮演攻擊兼補師的角色。

  內建核心改造成自己所屬的專用核心,重新恢復運作的這一天,算是這塊大陸重新營運的開端點,迎向新創世主統治的大陸-富里克邦,打造一整隊聽命於自己的機器計劃,達成了百分之八十,花了幾天幾夜不斷的進行測試,拔除廢損的零件、迴路,放入由自己著手製造的新晶片,經由不斷的改寫還有費盡洞察力所做的實驗,到了今天終於鍛造出新生的納斯德。

  完成組件工作約八成的納斯德,之後只下達了回復運作的指令,賦上自己的野心,驅使著自身的思路模式,散開行動,同時位於身後的紫色電流,再次傳出,眼神飄過一道闇紫色的光輝,按摩手部的關節,視線放在寬頻螢幕,為交戰作為鋪陳的前奏。

  組件工程告一段落,走入雷達塔的主控室內,操作中央的機器,中心點與四座本部的連結橋傳過了一道電流,NorthWestEastSouth樓層內的納斯德一台接著一台起身,驅使著那無魂空殼,漫無目的在各本部內的各樓層長廊中行走,污損的依舊沾滿了經由歲月流逝所殘存的塵灰。

  得意的將主控台納入自己的管制範圍,控管著這裡的設備,在觸控式螢幕上,歸納出幾條行動路線,做完這個動作之後,便走出了管制室,驅動著自己身後的武器,其中將身後的六把利刃中的其中一把利刃握在手上,帶著鋭利的眼神,走入長廊裡,腦海裡映入了那位白髮女的映象。

  由白髮男-艾迪所改造的納斯德,走到主控台前,幾台站在操作台前留守裝置上的操作,同時擴大運作電流,加快速率,原先毫無生命氣息躺於地上的納斯德,也因而復甦,但重新活過來的,原有的意識也不復存在,活在這的,是任由開發者所賦予的命令,留存的戰鬥兵器。
自身特性,與伊芙接近於雷同,甚至顯得更為優秀,等同於新型伊芙,由他所帶領的納斯德,締造了另一種氛圍,那道氛圍,不同於伊芙的正直氣息,反而竄出一道試圖抹殺同族內部及其它種族的負面能量,身旁的氣場,跟伊芙的正派氛圍截然不同。
註五:這段也算是簡短描述,同時描述艾迪這個角色。

  「這群傢伙經由本大爺所改造,復生的它們,不在具備生前的思維,只會聽命於我從中行動,我這次所擬定的計劃,就算是妳也阻止不了,納斯德女王。」口中道出那名白髮女的名字,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之後如同堤防被河水沖破泥牆般,開口大笑,從微笑中,蘊藏著其餘的思想。

  West Type 醫院本部三樓-

  外頭的光線依舊如往常般,依然殉爛美麗,那美景不遜色於夢境平原的泛黃天際的美景,照耀在廢棄的納斯德堆,如同護送這群生命迎向終結的機器,走入別的空間繼續新的生涯,所朗誦的安魂曲,窗外照進一道由東邊落下的夕陽光線,同時映照於我的臉上,盡力驅散我內心的黑暗,我組裝槍枝的時間從上午十點左右開始動作,也就是歐貝莉亞帶著伊芙到對面病房更衣的時間點開始算起,到現在也已經過了六個小時。

  一場戰役的開端,優先迎來的氣氛總會來陣短暫的安寧,在幾小時前,躺在地上的納斯德,都如同無魂空殼般,任由一片死寂靜坐於角落內。

  現在的時間是下午四點,手邊整合武器的進度也已經正式告了一段落,接下來我進行的工作是,將幾枚彈匣、幾把遊擊用的輕型槍枝、帶於身上,接著褪去笨重的配角重型炮,放置於角落,身穿防彈裝,內衣搭配一件白色襯衫,腰間繫上一條皮帶,放置幾把槍隻於槍匣內,成為戰鬥專用的軍事服裝。

  「這樣應該都差不多了,那出發吧,白髮男的位置目前還不知道在哪裡,所以我們優先移動至North Type,找機會與他對侍。」我將槍枝繫在褲頭旁的槍袋裡,左手提起武器袋,背在左肩,右手握著一把槍,拖開房門走到外頭的長廊。

  「帶上這個吧,如果有什麼意外的話,用這玩意兒聯絡,祈求你平安無事。」伊芙撐起更換過藥布同時換套新衣的身驅,走到房門前,手邊遞給我一台對講機,同時親了一下我的臉頰,手心放於我的肩上拍動著我的肩,歐貝莉亞走過去扶好伊芙,將她抱回床邊,讓她躺好並靜養。

  「你安心的去吧,這裡不用操心。」歐貝倫拍著我的肩說,同時走回女王身邊坐好以後,走回女王身旁。

  「交給我吧,妳放心的在這好好休息,那隻蜥蜴麻煩妳們照顧了,若有其他人攻進來,優先保護伊芙,不要讓她受到任何傷害。」語畢以後,我移動腳步,走到房門前,轉動門把,走出病房步行於三樓的長廊上,沿著階梯下樓,接著一路走到醫院的一樓走到出口,將手上提著的那袋武器袋,背到自己身上。

  從門外聽到了一陣吵雜的機械運作聲,那電流的運作方向來自於四座本部的雷達塔,傳遞了電流到達了建築內部,感應到這股電流的納斯德,雙眼如同掃過一道紅外線般,讀取內建指令,起身握好自己的武器,往不同方向前進,隔了幾秒那聲息如最初般,什麼也沒發生的消失於長廊裡。

  離開了醫院內部移動到外部的同時,坐落於醫院各處角落的廢棄納斯德同時受到電流的影響,恢復了運作,復活後的驅殼,與昔日的自身完全不同,並非帶著自身意識,活在這世上所定義納斯德這台機械的情感生命體,現在存在於這裡的,只不過是任由命令驅使著這驅體前進的機器人罷了。

  艾拉同時也跟隨著我的步伐行動,她身上穿著的服飾跟我一樣都著有一件防彈裝,還有傳統的納斯德戰鬥專用服,口袋裡放了一把剛才我給她的那把槍。

  「澄,當找到那名白髮男時?你有對付艾迪的任何策略嗎?」她問著我,同時拉著我的袖子問道,內心產生了疑問。

  「策略?」在我思索用什麼戰略來與那傢伙對侍的同時,艾拉詢問我。

  「如果沒方法,沒頭沒腦的直接攻擊,那還沒衝入敵陣前,我們二人就會全滅?所以我想問的是,跟艾迪面對面交戰的時候,你有什麼策略?」將那句話拉長並詳細的說明,同時質問我之後的行動。

  「詳細情形要等到找到那傢伙才有辦法擬定,我們跟他的距離還很遠,從這裡走到North Type至少也需要半小時的時間,之前推測他的位置,就目前也不確定,那傢伙就一定在North Type,可能還會因為不同戰況,人的所在地,也會跟著移動改變,況且……」我回答艾拉,途中停頓了一會兒,視線放向四座公會本部中央的雷達塔,從那塔的形狀來判斷,跟艾里奧斯的規格來比較,這裡的規模比當時的艾里奧斯大上很多,但內心殘存著某種說不出的不安感,究竟是什麼?我無法用口頭的方式做來答覆。

  「況且怎麼了?」身旁的艾拉拍著我的肩問著。

  「況且剛才醫院內部傳來了一陣聲響,但隨後消失,環境雖然跟之前毫無變化,但這現象,我感覺它正引領某件事或某場爭戰的開端,我們優先從消滅周圍的小兵開始做起。」從剛才到現在所做的任何猜測,全部到此為止,接下來的行動跟隨著場上的行動而產生變數,換個層次去思索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隨著情形而改變計劃。

  「好吧,看來還沒得出答案,由我打前排吧,反正我本身就是以近戰為主力輸出,遠程或者是空戰的敵人,適合交由擅長從遠距離進行狙擊的你。」做了個簡短的答覆同時,取出了一把,澄遞給自己的槍枝。

  但不幸的是,我個人的判斷此時此刻正式應驗,公會內部的那些成群成對躺在地上的廢棄納斯德,全都透過了主控台的電力連結,都各自恢復了運作,它們的步伐,傳遍了所有內部建築的長廊。

  「女王的事我也有點不放心,畢竟那裡有我們的敵人-格瑞爾,他之前策劃想解決我們,而如今把他歸納為我們這一隊,將伊芙還有她創造出來的納斯德留下來的這個做法老實講,我並沒有非常贊同。」我雙手握著長槍說著,同時思緒也放在那。

  「就交給她的手下去照料吧,別擔心,畢竟他們也是由伊芙所創造出來的納斯德,現在所做的,也只是回饋主人而己。」想法經由整合過,最後所得出來的結論,隨口道出。

  「它們忠於職守,沒有那麼容易被擊敗,別忘了她身旁,有那位曾經帶領著整群納斯德淨化納斯德污染隧道的納斯德-歐貝倫啊,身旁的歐貝莉亞也能成為良好的主力,它們二個都是由伊芙開發出來的納斯德,團結起來可以處理當下的情況。」此時的我,正盡量不斷的驅散,內心殘存著所有不安。

  同時我也在調整,因長期沒交戰的那段空窗期,所產生的倦怠感,道出上述的話。

  「等一下,前面貌似有人來了。」此時艾拉走到我前方,左手往旁邊伸,擋住我繼續往前走,注視著前方,確實來了幾個傢伙。

  站在二人前方的,正是由艾迪重新置入晶片從而復生的納斯德,它們的原生地,就是這塊富里克邦,目前我們的身影,同時手上各自取出了武器,往我們這邊攻了過來。

  「這是……」取出長槍,擋住一名納斯德,彈開它手上的刀片

  「看來不會錯,這些機器毫無疑問是納斯德沒錯,但內部的運作模式看來跟以前不太相同,冒似被某人操作著,不久之前,這裡都還是毫無生氣的一塊大地。」從中計算它們與自己彼此之間的距離,拉開與這些機器的距離,並取出遊擊戰中所用的槍型槍。

  「這批傢伙貌似是近戰系納斯德,從剛才的攻擊上來判斷,卻實是近戰系的納斯德。」對準射擊的彈道,並狙擊其中一隻納斯德的頭部,內部迴路掉出晶片,但並沒就止停止運作,內部驅體那塊刻有ADD字樣的晶片,結合其他運作裝置,牽制著它們的驅體,使他們行動。

  花了幾分鐘的時間進行短程交戰,順利擊潰了二隻納斯德,從中取出了其餘的內建晶片,費了些功夫,終於讓這些傢伙,安份的躺好,將視線對上手中握有的那些晶片,上述記載著大量納斯德文字,原先發出藍光進而讀取的指令動作,在一瞬間轉為灰色,隨後失去效力。
這二隻被摘出晶片的納斯德,鬆開手上的武器,成無魂空殼躺在地上,我將槍枝放在腰間的槍袋中,將視線對上晶片。

  接著我面向東方,用力往那個方向扔掉由大量納斯德文字上方刻有ADD三個字樣的晶片,同時取出槍袋內的一把槍枝,另把槍放入袋內,短刀握在左手,扛起背袋,重整戰鬥姿態。

  「看來這些納斯德,是由艾迪操蹤的,只是他本人目前不在這群機器裡頭,驅始這些納斯德行動的,看來是它們體內的機能重新恢復運轉,才一路走到了這裡,阻檔在我們的面前。」確認過剛才的晶片,我從中做出了判斷,最後斷言確實是如此。

  「遠程戰冒似對這群傢伙起不了太大作用,我們先用近戰先解決眼前這批傢伙。」我左手握好短刀,握住槍枝的右手平舉,對準納斯德的頭部位置。

  「看來這些納斯德,並不是由自身意識所行動的,而是有人由背後操控著這群傢伙,而且如果不解決它們,也無法前進去找白髮男。」根據場上情形所做出的判斷,前方幾米處見到了他們的同夥。

  「前排的近戰系納斯德交給我處理,同時這算我的專長,你趁我攻擊的時候去切後排遠程的輔助納斯德,用你手邊的槍枝狙擊,破壞它們的補血機制。」提到近戰一詞,艾拉將槍枝放回槍袋內,雙手握好長槍,蓄勢待發準備好迎向戰鬥開端。

  戰鬥模式比照她的話進行辦理,艾拉接過澄手邊的槍枝袋,取一把遊擊戰使用的槍枝放於口袋,雙手握緊長槍,施展一連串的連技,拖住近戰納斯德。

  我藉由她締造出來的機會,二手各握好一把槍枝,對準後排的遠戰納斯德射幾發子彈,攻擊完的幾秒僵直時間,我取出袋中的短刀,一口氣瓦解,專門回復這群納斯德的主要補師。

  我跟艾拉二人聯合作戰的過程中,對侍約五十名納斯德,而我們與它們之間的征戰,維持了三小時左右,交戰的過程上,我們採用邊打邊退的戰術,一路移動連結本部的中央雷達塔,掌管四個方向本部的主要核心地帶。

  West Type醫院內部-

  用盡全身力氣,走入這間醫院內部的一樓,內部的迴廊內聽見充斥著納斯德運作的聲音,摀著肩上的傷,尋找爬到上層的階梯,視線也顯得些許朦朧,上樓的同時,她扶著周圍的牆邊,爬到二樓去。
註六:這裡指的是上一集片尾來到醫院的貝小姐,我用這段描述她的出場,同時在寫待在醫院內部伊芙和歐貝倫這邊的情況,沒意外的話,下一話的部份,會湊合伊芙這個角色相見,同時歐貝倫他們應該也會支援澄和艾拉二人組隊的隊伍,並進行支援,貝莉姆這個角色本身從三十一話開始消失了一段時間,到八十一話的時候,我才再次重新讓這個角色回歸這部故事。

  從長廊內,傳來了幾名納斯德的腳步聲,同時走到了內部,沿途遇上幾台納斯德,我優先以遮蔽物作為移動至上層的契機,背對著離自己約七十公尺左右的幾台納斯德,我取出槍枝,扣下板機除掉幾台,接著快速跑過長廊,尋找上層的階梯,在意識完全快消耗怠盡之前,我奮力的尋找通往上層的階梯。

  「前面階梯有人類的身影,過去支援她。」黑白核心飛到那位小姐的身旁。

  穿過二樓,步上前往三樓的階梯時,與歐貝倫、歐貝莉亞相遇,映入自己眼前的是比自己高出一截的男性納斯德,身旁同時站著一位女性納斯德,不同於剛才在長廊中所見的那群納斯德。

  「小姐,請問妳從什麼地方來的……?」開口詢問眼前的這位小姐,同時收起手中的刀片。

「那件事並不重要,我來到這裡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找尋一名拿著長槍的小姐,請問你們有看到她嗎?」確定眼前的二位納斯德確定不會對自身造成傷害,同時具備人類之間所進行的溝通,便開始問話。

  「拿著長槍的小姐?妳說的是艾拉嗎?」歐貝莉亞問著她,歐貝倫走到她的左側,將她扶了起來。

  「恩,我說的就是她,請問你們有看到她嗎?」我接著問這群納斯德裡的其中一位納斯德,肩上的傷流出了不少鮮血,昏迷的意識由大腦傳遞訊號,逐漸傳達至全身。

  「我們先帶妳回伊芙那裡,留在這太危險了,之後再像妳慢慢說明。」歐貝倫回復貝小姐的話,同時歐貝莉亞走到她的右側,將她的右臂拉過,搭在自己的肩上,我站在左側,搭起她的左肩,以二人的力量還有後方二顆核心的扶持,將她帶回三樓的病房裡去療養。

  「早些時候的那道電流,看來是象徵著與我們相同種族的納斯德某條訊息,它們已經復活了,而且是以另一種形式移動。」躺於病床上的伊芙,投射出眼前的電腦影像,並且鍵入資料,展示出這塊大陸規模上所存在的所有納斯德生命體位置。

  「另一種形式?女王妳指的是?」歐貝倫問著伊芙,同時手邊的武器也已準備就緒,隨時能參與戰鬥。

  「以命令的形式,重生於這世上,如果是天上的奇蹟引發出來的結果,那當然很好,但若是出自於某人之手,讓它們透過某種媒介進行復活,成為他的行事工具,那情況並不樂觀,幾天前,我在個人的辦公室上,被艾迪打到下層的資料室裡的那一刻開始,當時我就有一種預感,他正策劃其他危險的計畫。」經由描述以及組織過後的想法所做出的發言,下一秒,投射於眼前的電腦馬上消失,準備從病床下來並起身去穿起自己的裝備。

  「也就是那些已逝去靈魂不存在於這世上的納斯德,現在又以另一種形式重新回到這世上?」歐貝倫詢問伊芙。

「恩,現況來說,只能這樣解釋,現在醫院外部應該也充滿著我剛說的,已經逝去的同胞,若在外部見到其他的活人,包含見到我們,大概……會直接攻擊我們。」話說到這裡,同時神情也顯得些許沉重,正當嘗試要起身從床上下床起身的時候,身旁的它走了過來。

  正當她要起身移動時,歐貝倫阻止了她,躺在她身旁的二顆核心也按住了她的身體。

  「無論現在外頭的環境如何,我們都不能讓女王妳受到任何傷害,況且妳還沒有完全康復,無論有任何理由,我們不能容許妳任意行動,保護妳是我們的義務。」二顆核心以及歐貝倫說道。

  我嘗試著以自身的力氣,掙脫眼前的核心以及男性納斯德,但是傷勢完全恢復的我,以及本身現有的力氣來談,沒有餘力反駁他,之後我嘆口氣,放棄了這個想法,安份的躺回床邊好好靜養。

  「女王,請妳好好靜養吧,妳還沒有完全恢復,照歐貝倫說的做吧,以往不管妳有什麼命令,我都遵從著妳的指令,但只有這次,妳必須聽從我們,這是為了妳好。」歐貝莉亞接著說,拍著伊芙的肩說著,在這對話的過程上,不知不覺間也摻入了人類所握有的感情。

  坐落於角落旁的波可,如同將這亂世所發生的事件,拋於腦後,持著拐仗走出了這房內,正當他遠離管轄範圍之際,二顆核心阻檔了它的去路,將他拉回團隊範圍。

  「我知道了,我會好好躺在這裡,之後的行動交給你們去辦。」我從口中道出這段話,取消了出戰的決定。
註七:從這段結束後,伊芙在康復前,不會在有任何行動,接下來依舊是澄那段繼續接著寫下去,跟白髮男交戰的那一段,同時我也開始打算穿插其他大陸的故事,主因是,停滯於富里克邦太久,導致其餘的大陸,快要沒有印象。

  聽到我這番答覆的歐貝倫和歐貝莉亞以及我身旁的二顆核心,得到了我的答覆後,皆點了頭並離開了我身旁,之後我所做的事,也只有提供具體上的建議,將戰鬥方面的事物交給它們來處理,託付他們替我戰鬥。

  「外頭長廊中,那些死而復生的納斯德應該已經蔓延到這裡了,這件事由我來處理。」確定我所做出的承諾以後,歐貝倫此時走出了病房,手邊準備好武器,進行此樓層的清除工作。

  「自己小心點,等我康復後,這件事就由我來做吧。」走出這間病房前,我對他說的最後一段話,隨後我閉上雙眼,我睡上了好一陣子,前陣子腹部的傷口處如今也癒合的差不多了,流失的能源,藉由歐貝莉亞的照料,逐漸使我氣色緩緩恢復。

  「我知道了,到時候我也不會阻止妳,現在請妳好好靜養吧,按照澄離開前所說的話做。」語畢的同時,它關上了房門,步於長廊內搜索納斯德,手裡的刀片,經由改造後,賦上了一層電流,就像是重現過去艾里奧斯戰役時,曾處於全盛時期的那個歐貝倫。
註八:大約在二年前,也就是2013年左右,我策劃了一場大型蜥蜴戰役,那段故事大概維持了二十幾話,描述人類與怪物間長期的搏鬥,大概從六十幾話開始寫到八十幾話,那場戰役的終結,算是蜥蜴勝出,在未來是否策劃奮回艾里奧斯之役,看我個人造化而定,同時調節自身心境。

  眾人行動的時間點,白髮男-艾迪同時也走出了雷達塔,仰望著這片天際,映照於他眼裡的色澤,是片漆黑的色彩,身後出於自身一己之力得到復甦,改寫了它們的內建,從他身後走過,從雷達塔內以及四座本部走了出來,手上各拿著不同種類的武器,昔日繁華的富里克邦,如今即將上演一場戰役,同時也成為,這個男人生平迎向敗北前的一戰。

作者後記:離完結剩餘九篇,同時在此作為我完結這部寫了五年,經由考量過決定於今年完結的故事,原本這部自創故事完結時間我預定的時間進度是,於去年2014年完結,但之前又再次卡稿,加上練畫還有其他事,延後了出文的時間,所以五年內,我曾有二次隔了半年沒更文的經驗,一次是因為沒靈感,那時候還沒有像現在有過於深入的感觸以及個人見解,當時還青澀的很,另一次是出番外同時想劇情,延後出文,基於上述因素,所策劃的最後一場戰役,之後結尾富里克邦的劇情描寫,在此我先劇透一下,澄這對主線打完艾迪勝出以後,會回到克羅夫爾跟艾索德他們重逢,回到正題,這場戰役跟蜥蜴不同的地方在於,它們不會無限分裂,外加這次的對象是納斯德,以前在寫戀愛成份的故事時,有人不斷跟我反應,沒有戰鬥的畫面,之後有段日子我便開始策劃,而之後那個人就沒來閱覽我的作品,詢問主因是,沒時間過目我的作品,當下我的反應是無解,隔幾天以後,我又再次更新文章,一直寫到現在。

  本篇也用了八個左右的註釋,順道附上講解的片段,以方便短時間內了解寫這段的用意,同時較為模糊的那一段,進行交待,修正我過去還沒做到的部份,這一話的寫法同時連上過去曾寫過的大陸,進行續集的描寫,總結下來,富里克邦第二戰才是這塊大陸的正式戰,在上集我提及的是,從艾里奧斯魔族之塔沛塔村莊離開的那群士兵的後續故事,那段故事的位置大概是八十五話左右所寫出來的瞧段,而現在所缺的,應該是九十五話貝小姐與艾拉的那一段還沒有寫出來,我最初的計畫是打算將那段放到番外去寫。

  這篇讀起來,戰鬥的戲份不同於前幾集,稍作增減變動,同時我以歷史的角度稍作講解,前陣子碰上了些不順心的事,全文寫起來人物相愛的片段在這集也少了不少,現在的筆風,因而也寫不出所謂的甜蜜感,因而決定暫時策劃戰鬥方面的部份,最後在以某對主線結婚做為整篇故事的收尾點,之後交代其餘人物的去處。

  五年內寫這部自創故事的同時,每一集的結尾點我附上後記的主要用意,寫到現在來到了106集,我逐漸的將自己的情緒帶入了故事裡,總有這種感覺,主要也算產述我個人的心情,做為分享,現實不會照著你所期望的方向發展,而且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導入人生觀的話,其實也沒什麼好說,同時大約三月初那時候,我基於某種緣故退出了英雄聯盟,退出的契機同時我回歸艾爾,重新開始我的生涯,當然這過程裡也有人退出了這遊戲,但同時我尊重他的決定,不會說什麼,如今我所做的事情,只有著手策劃故事撰寫的部份,回遊戲的目的,只在於取材,並不在於眷戀,同時,想法會隨著年齡而成長,這句話到現在我才漸漸明白,離完結剩九篇左右,就努力的寫完吧,大三下學期也準備要進入尾聲,迎向大四,大學四年生涯中的最後一年,之後還在考慮是否繼續升研究所,此外這篇大概算我第二次破萬字的創作,結合全文以及後記的總字數來談的話,確實達成了萬字這個目標,五年間的變革,說實在之間的變化太大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7904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艾爾之光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fc1051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艾爾自創小說第105話... 後一篇:艾爾自創小說第107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艾爾之光(2010年-2018年) (0)
艾爾小說正篇(2010-2015年) (116)
艾爾支線故事 艾索x艾拉(含外傳) (75)
艾爾支線故事 雷文x蘿潔 (10)
艾爾支線故事 澄x蘿潔 (1)
艾爾後日談 蘭x愛利西斯 (2)
小說整理櫃+整理工作 (6)
影片 (9)
圖畫 (22)
遊戲心得 (3)
其他 (19)

新楓之谷(2016年-至今) (0)
那因哈特x莉琳 (25)
鷹眼x奧茲 (10)
小說整理櫃 (3)
圖畫 (8)
其他 (5)
遊戲心得 (2)

夏目友人帳(2016年-2017年) (0)
夏目貴志x多軌透 (17)
貴志&鈴子【後日談】 (1)
小說整理櫃 (1)
圖畫 (1)

結界師(2009年-2017年) (0)
第一季(2009-2010) (45)
第二季(2014-2017) (45)
結界師番外文(2018) (2)
結界文整理櫃 (1)
圖畫 (1)

神奇寶貝(2016年-至今) (0)
智遙 (2)
圖畫 (1)
小說整理櫃 (1)
其他資訊 (1)

機甲先鋒(2017年-至今) (0)
達斯汀x凱瑟琳 (10)
圖畫 (1)
整理櫃 (1)
遊戲資訊 (1)

英雄聯盟(2017年-至今) (0)
綠茶x拉克絲 (16)
蓋倫x拉克絲 (9)
蓋倫x伊瑞莉雅 (1)
繪圖創作 (4)

原創作品(2015年-至今) (0)
繪圖、漫畫創作 (47)
原創短文 (14)
整理櫃&其他資訊 (5)

刀劍神域(2018年-至今) (0)
綠茶x愛麗絲 (4)

爆爆王 (0)
遊戲心得 (1)

頭文字D (0)
遊戲影片 (3)
賽車遊戲資訊、圖畫 (11)

ACG相關 (0)
動漫心得 (23)
生活日記 (77)
月曆製作、圖畫、回憶的地方 (8)

未分類 (0)

tnabrian2000喜歡看小說的各位
小屋小說《R's Bike》更新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1:3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