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S.N.T】何人可信./Chapter 08.

作者:冬將軍™伊薩│2015-06-26 15:32:57│贊助:16│人氣:144
  從前從前,有一個——

  01.

  從永夜城回到住處的赫斯心神不寧,已經好幾天過去了,依舊無法忘記幾天前發生的事情。從永夜城的商人那邊搶到的礦物凌亂的堆在住處的一角,一隻蜘蛛從上面爬過,被餓著的他抓個正著,當成點心吞下肚。

  他坐在地上,木製的地板因為幾個月沒打掃而蒙著一層淺淺的灰。雙眼直盯著窗外的景色,他是俯視著的。

  依然陰暗的街道,只是上頭比平常多了些人,三兩成群的各自佔據街道的任何一處,交頭接耳著什麼。

  他沒聽見也不願聽,他寧可他聽不見。



  一隻黑色的蛇從地上的他的影子中緩慢的鑽出,順著地板蜿蜒爬到了他的腳尖前,乖順的順著小腿纏上,將頭枕在他的膝蓋上,慢慢的睜開那雙血紅色的瞳孔,彷彿以鮮血為染料。

  牠發現了他一直盯著落地窗外的景色,視線是向下的,俯視著底下的街道。牠沒有轉頭去看,只是微微昂起頭看著他。

  牠開口:『最近很不安寧……』哪邊都是。牠沒講出下句話,什麼話該說什麼不該說他很清楚。『去探探情報?』

  湛藍色的瞳孔突然猛的收縮,然而赫斯沉默著,最後搖頭。一、二、三、四、五個振幅。他堅決的搖了搖頭,灰綠色的髮絲隨之擺動。

  『不然去永暮城…行了吧?』牠有點意外赫斯竟然會拒絕,牠可什麼都還沒說--以為被看出心思的牠急忙補了這麼一句。牠從沒看過他這麼驚惶的模樣,或許該說幾乎沒看過。

  「不、不要…」他固執的搖搖頭,說什麼都不肯答應,眉頭緊鎖、閉緊雙眼,像是想逃避什麼。「好、可怕…」

  『喂,聽我說話,那是永夜城的人比較……』黑蛇不死心的想要插話。

  「如、如果、我…又不小心…」他抱著膝蓋,坐在床旁的地上,背倚著床緣。「不小心、動手了…呢…?」



  ——可怕?

  可怕的不是那些人,而是為求生存不擇手段的他。



  鴉雀無聲,連吐息的聲音都顯得刺耳。黑蛇頓時啞口無言,牠有那麼瞬間為自己的愚昧及惡毒而感到羞恥。牠以為他之所以感到害怕是因為永夜城的緣故,畢竟永夜城是他的故鄉,曾經是,現在對他而言只成了異地,上頭滿是惡意,有如瘴氣。

  「沒有惡意、沒有…想、殺我…」赫斯已經有些歇斯底里,又或許只是想表明自己的心態。「就、不能…動手…」

  黑蛇沉默了好一陣子,找不到適合的詞彙回應對方,良久後只能擠出一個乾啞不成聲的詞語:『…抱歉。』

  「……」他默不作聲,不再說什麼,將臉埋入溪間。沉悶的寂靜充斥在整個空間,壓縮著他們的存在,連呼吸都顯的艱難。



  『不過……如果你不想要去的話,讓我去不就好了?』率先打破寂靜,黑蛇頗無言的看著為了明明簡單明瞭的問題而煩惱了將近快一到兩天的赫斯,如果爬蟲類有汗腺的話他大概可以留下不少汗。

  「嗚?」赫斯像是意識到什麼似的抬起頭看著黑蛇,眼神露出感激,不過同時也有些擔憂及困惑。「可、以嗎…?」

  他一向不想麻煩別人幫自己完成自己該做的事情,因為在那之前的他從未受過幫助。在野外生存,他必須學會為自己的任何行為做好準備以便提高生存機會。

  ——任何有可能讓他死亡的危機。

  『有什麼不可以的?』吐了吐蛇信,黑蛇的嘴角拉的更開,上下顎的裂縫中隱約瞧見森白的毒牙。『如果要的話就趕快換一換。』

  「換…?」灰綠色頭髮的青年不解的偏了下頭,充份表現出不解的模樣。黑蛇愣了下,隨即喪氣地垂下頭,做出一副嘆氣的模樣。

  牠的眼神偏向一旁,看似有些尷尬的回應:『忘記你搞不懂了……眼睛閉上就好。』

  赫斯先是不解的歪了歪頭,向左偏又向右偏,像極了古董大鐘下的鐘擺,最後回到定位,然後他頷首,闔起雙眼。



  那隻黑蛇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不見,也許已經藏匿到他的影子之中。「他」緩過氣,睜開了雙眼,瞳孔失焦、迷茫的如同初生的嬰孩,沒有目標的直盯著眼前的景物,倒映在那雙如同冬季朝陽的金黃色眼瞳之中。

  「……」他沒說話,靜默的抬起手捻起垂在右耳旁莫名比另一邊還要常上許多的鬢髮;是黑色,漆黑如夜,烏黑的如同墨一般。

  他緘默的站起身,走出了自己的住處。

  ※

  晚上灰色地帶已經沒什麼人,原本的住民也好,外來的人也罷。敢毫無防備的走在街道上的不是對自己的自保能力有百分百的把握,要不就是沒意識到自己身處危險之中。

  伊戈爾是前者,從來就不是後者。相反的,他的危機意識比誰都來的重。與赫斯一樣,這是某種抹滅不了的本能,一個長期身處在極端危險的環境中被淬鍊出的意志。

  與永夜城相反,永暮城就如同它的名字,永遠都是被光明眷顧的那一方;平靜、安穩,即便是最靠近灰色地帶的邊界也一樣。

  商人與顧客面帶笑容聊著天,看似十分熟稔;幾個孩童在大人身旁嬉笑打鬧,他們全都帶著燦爛的笑容,彷彿無憂無慮。

  無憂無慮嗎?一點都不吧。伊戈爾在心中這麼想。也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罷了……



  他對永夜永暮其實一向沒有仇恨。

  他——不管是伊戈爾還是赫斯的仇恨都只是針對「個體」,而非「派別」或是「地區」。他們體內的善與惡因為從來就不被外在因素染指或是影響,至今依舊很完整。

  要他無緣無故對分明與他沒有仇惡的人痛下殺手,其實是有難度的。就像人類在制裁自己的親人時總會猶豫,他也是。

  分明同樣都是生命,同樣努力活著。

  結果自己到底在做什麼呢……他嘆氣想著;一瞬間的柔和閃現在那雙金黃色的蛇瞳中,倒映在一個拿著一束白色的花、燦爛的笑著的小女孩臉上,倒映在她的笑容上。

  她伸出手,將手中的花遞給他;她的臉高高仰起如同承接著露水的荷葉,那樣純潔而不受汙染。



  那名小女孩笑嘻嘻地跑回了母親身邊,母親獎賞她似的撫摸著她的頭。似乎沒有其他人發現了他已經越過了邊界,或是根本不知道他是灰色地帶的人,他在心裡放鬆的嘆了一口氣。銳利的金瞳卻一刻不得閒的掃視著四周,深怕下一秒就有誰會取走他的性命。

  然後,一隻蛇不知從哪竄了出來,貼到了他的眼前。

  「你…?!」伊戈爾只差沒倒彈幾公尺,他有些驚訝,看著乖巧的纏捲在他肩膀上的黑蛇。「維列斯、……是赫斯?」他改口問。

  『姆?』黑蛇歪了歪頭。『剛剛、在那裡、有一隻蛇…問我、想不想玩遊戲…』

  「好、好,我知道,不用說了。」伊戈爾的臉黑了一半,捏住黑蛇的上下顎逼的牠不能說話,不過很快的就被不滿的黑蛇咬了一口。好在這條蛇並沒有毒(有毒也不會怎麼樣就是了)。

  牠——那隻黑蛇如今存在著赫斯的意識,而以往來說,能夠操縱那隻蛇的身體的人只有他。這意味著他與赫斯之間有著微妙的轉變,在精神層面上。

  赫斯的潛意識曾經是不接受他的,這是事實,打從他看的見事物那刻。

  與其說不接受,倒不如說赫斯對他這個未知的存在抱有著某種近乎恐懼的心理;他不跟他接觸,不承認他真實存在於他的體內,以為這樣就能阻止或忽視他們之間所有的連結。

  而現在這隻乖順的攀在他肩膀上的黑蛇裡有的是赫斯的意識,這象徵著赫斯已經承認、接受了「他」——名為「伊戈爾」的這個意識、這個由破碎的記憶與人性混合成的意識。

  這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壞事。若赫斯沒有想消滅他、取回那些記憶的意思的話,他是還能存活,但也就只是活著;矛盾之點在於,他希望赫斯能想起那些記憶。

  他有切身之痛,知道徒有生命但博取不得認同是多麼空虛的一件事。

  黑蛇突然咬住了他手中的花,悄悄的扯下一片花瓣,被他發現了。「喂喂,不准吃。蛇是肉食性動物,跟可以雜食的蜥蜴不一樣。」他默默把花拿遠,聽到了黑蛇發出一聲近似委屈的哀鳴。

  「我知道啦,肚子餓了是吧?」他很無奈,赫斯的食量大跟「飢不擇食」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時間點太恰好讓他有點煩悶。黑蛇開心的點頭,用頭磨蹭著他的肩頸處。

  「……、」伊戈爾盯著手中的花,久久沒有說話也沒有移動步伐;他悄悄的笑了,臉上浮現一層淡紅色,然後他將那束白花塞進口袋中。



  他在經過某個街道時耳聞,如果要情報的話必須到某種叫做「酒吧」的場所,心想反正赫斯肚子也餓了,去吃東西時順道套點情報。

  說也奇怪,明明赫斯是在酒吧工作的——他是否有在「工作」就不多談——卻對他說的話一竅不通。最後還是他地毯式搜索的拐進一個又一個巷子內才找到一間燈火通明的酒吧。

  好在他已經成年了,外表雖然因為能力問題而比真實年齡稚幼,但起碼還是個成年人,加上這副身體高大的身材,他還不至於被誤認成迷路小孩。

  伊戈爾隨便找了個吧檯前的位子坐下。

  「晚安。」看起來像是老闆的人向他打招呼,看起來不過三十出頭歲將近四十歲。「要點什麼嗎?還是要推薦?」

  「我……」他啞口無言,從來沒來過這種地方的他語塞。

  「第一次來是吧?」酒吧老闆笑笑。「好久沒看到像你這種客人了,現在的客人啊、實在是越來越年輕啦。」

  他愣愣地聽著酒吧老闆像是敘舊似的念了一長串他不怎麼在乎的事情,接著才向他介紹了濃度比較淡的酒類。

  『呼嚕……』黑蛇突然發出了聽起來十分昏沉、不適的呻吟聲,將他神智喚回,牠不安地扭動起來。『頭暈、不舒服…味道、討厭…』

  「蛇?你的寵物嗎?」酒吧老闆並沒有很驚訝的樣子,長期待在這種龍蛇雜處的場所,已經對這種事見怪不怪。「很特殊呢,全黑的。是黑曼巴蛇嗎?」

  「啊…不是,牠沒有毒。」伊戈爾一邊說,一邊將黑蛇抓在掌心中,安撫似的用指尖輕輕搔著黑蛇的下顎處想讓牠好些,漸漸的黑蛇只發出呼嚕聲。

  他這下才想起來,雖然已經成年了,但對赫斯來說酒精這種東西真的是可有可無(當然,沒有最好),他並不會嘗試去喝酒證明自己已經成長,諸如此類的行為;他也是,因為沒有必要。

  ——那是人類的行為,就像總是會有人年紀輕輕就想飲酒或從事性愛之類的。

  思考到這裡他忍不住咋舌,他還是無法苟同或將自己當成一個「人」,進而為自己找到理由利用這個身體去做那些讓自己看起來像人的事情,即便自己曾經汲汲營營想成為人。

  所以,他最後還是只向酒吧老闆點了一杯果汁,而且是番茄汁。當然不是給他喝的。



  伊戈爾將雙手交疊放在吧檯上,讓黑蛇能夠順著他的手臂爬到吧檯上,方便喝到那杯番茄汁。當酒吧老闆看到這杯番茄汁不是他要喝而是蛇要喝的時候確實是露出了有點驚訝的神色,不過也就那麼一瞬間的事情罷了。

  「你是附近的居民嗎?」看著黑蛇不停吐著蛇信,舔舐著杯中的濃稠紅色液體,伊戈爾聽到了老闆問了他這麼一句。他愣了下,隨即點頭。

  反正灰色地帶離這也不遠,也算是附近,他沒說謊,只是沒說明白而已。

  「啊啊,那你應該聽過吧,最近灰色地帶那邊啊,聽說很不安寧呢。推翻還是叛變什麼的,不清楚。」酒吧老闆單手倚著吧檯說,「生意也不太好呢。」

  「嗯。」他不知道該回些什麼,只能簡短的應答了聲。酒吧老闆睨了他及正在喝著番茄汁的黑蛇一眼,突然勾起微笑,對他說了聲「請慢用」,然後走開了。

  他斜眼去瞥他,盡量裝作一富毫不在乎的模樣,酒吧老闆似乎正在跟誰說些什麼,手有意無意地指著他的方向。

  ——…不太對勁…。他這麼想,然後將黑蛇抓起放回自己的肩膀上,拿起那杯番茄汁一口氣全喝了下肚之後站起身,推開了酒吧大門離開。

  ※

  徒步行走了一段時間,已經接近了邊界,但還是有一段距離。伊戈爾呼出一口氣,看著越來越陰暗的街道、已經沒什麼人,只有零散一些剛下工的人們徘徊的郊區,以及面色不善的人們。

  幾乎已經脫離市區,他想這裡大概也不是什麼好地方,只是沒永夜城來的誇張罷了。這麼想著的同時,他面前就停下了幾個人,如果不是他即時停下腳步,大概就要撞上去了。

  「……」他盯著眼前的人們,個頭不高……至少他覺得很矮,算算總共四名,大概來者不善。他想,分明是永暮城,在危急時刻同樣人心惶惶嗎?

  「…是他嗎?」「應該是,那個老闆是這樣跟我講的。」其中兩個人交頭接耳,似乎走漏了什麼重要的訊息。

  果然是那個酒吧老闆搞的鬼,伊戈爾在心中想,卻沒有因為被算計而感到氣憤,諸如此類的都沒有。

  「……有話好說,我不想動手。」他堆起笑容說道,稍微舉起雙手做出投降的姿勢。稍微瞥過眼去看盤在他肩上的黑蛇,牠在發抖,不安的吐著鮮紅蛇信。

  並不是因為被圍剿而感到害怕。他能夠感覺到牠的心思。

  他很在乎,尤其是早上赫斯說的話確實讓他心存芥蒂而有所猶豫,他不想動手是因為不想殺人。他跟赫斯都知情,如果他一使用能力,那是非得把人逼近死路不可。

  「…!」其中一人直接揮拳,他無法還手,只能下意識抵擋,硬生生用手掌接住了那拳頭。他自認他力氣算大,然而要接下這擊卻有點勉強,手因為陣痛而微微發抖。

  「灰色地帶的人來這裡做什麼……」動手的人慢悠悠的說了這麼一句,語氣中帶有明顯的嫌惡與恐慌。

  「滾回去!」這一聲怒喊如同什麼開關似的,仇恨傾巢而出,頃刻間將他吞沒。



  磅!一個白色的物體以高速擊中他與那群人中間的地面,發出巨大的鈍響,一束尖銳的冰錐如盛開的花朵般自方才被擊中的地方竄出,冷冽的寒氣如蟲子般鑽進他體內,啃噬著他的骨他的肉他的神經。

  「「什…?」」他與那動手的人不約而同地說出了同樣的話,既是訝異又是恐懼;這是能力者所造成的現象,即便現在是冬天的夜晚,也不可能到能使地面瞬間結冰的程度。

  喀搭、喀搭,鞋跟敲擊地面的聲音響起,有人慢慢地走近,手中舉著槍。他全身上下的穿著盡是灰黑兩色,襯托著他相較之下明亮的珀金髮絲,唯有那雙鮮豔的赭紅眼眸在這夜晚閃爍著令人不安的詭譎感。

  『嘶—…!』原本安然無恙地待在伊戈爾肩頭上的黑蛇看到來者,像是受了什麼刺激,柔軟的身軀猛地僵直,吐舌發出極度不安的嘶聲。他明白他為什麼害怕。

  「喔?還以為的是灰色地帶的人在鬧事……」來者慢悠悠地開口,語調中有明顯是佯裝出來的驚訝。「沒想到是自己人?真是的。」他瞇起眼睛笑了笑。

  來者稍稍睜開眼,咧開嘴角笑的虛偽又冰冷。「不覺得丟臉嗎?平常總是大聲嚷嚷灰色地帶的不是,看看現在的你們在做什麼。」他輕笑出聲,舉起槍,那槍口晃過伊戈爾眼前,最後指向那群人。「怕死的話就滾開,省的我把子彈浪費在你們身上。」



  威脅意外的有用,那群人呆愣了一會後便離開了;伊戈爾看著那名來人,眼中有感激亦有不信任,種種複雜矛盾的情緒在心中逐漸成形。

  那人發現他的視線,笑盈盈的朝他點頭,「抱歉,嚇到你了?」伊戈爾看得很仔細,對方雖然是在跟他說話,視線卻緊盯著如今有著赫斯的意識的黑蛇。「我叫安格爾斯托夫,不過灰色地帶的人的叫我『教徒』。那也是圈內人的事情了。」

  「……」伊戈爾沒說話。自稱安格爾斯托夫的男人走近他,伸手想碰觸那隻黑蛇;黑蛇受了驚嚇,發出短促的嘶聲,畏懼的躲回伊戈爾背後。「抱歉,請別碰牠。」他斜眼看著對方,口氣雖然有禮,神色卻不友善。伊戈爾伸手護住發出嘶聲的黑蛇。

  「唉呀呀,抱歉抱歉。」對方依舊笑臉盈盈,卻沒有悔過之意。伊戈爾皺起眉頭,煩悶大過憤怒。「你長得很像一個人—……不能說我們認識的某個人。」

  伊戈爾沒說話。他明白對方言下之意。

  安格爾斯托夫笑語,「不嫌棄的話倒是來我這兒休息吧?天色已晚,現在回灰色地帶也並非明智之舉。」

  『假…的、騙……他騙、人…騙、子…』赫斯躲在他身後,用細若蚊蚋的顫抖聲音說著,這聲音是藉由他們彼此之間的意識連結起來的,也只有伊戈爾聽的到赫斯究竟在說什麼。牠語無倫次,恐懼佔據了牠大半的心緒,過往種種不堪又浮現於他們的腦海。

  「…我並不是值得相信的人,你知道的吧?畢竟我可是從『那種地方』來的。」他說,僵硬的勾起嘴角,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詭異表情。

  「嗯—我知道的啊,我知道。」安格爾斯托夫笑得開懷,沒有什麼顧忌。「但總比人類來的值得信任多了。」

— ※— ※ —※— ※— ※—

後記:

因為我在寫上一篇時還是春冬交際,
所以這篇的季節是冬天…

如果記性好一點的朋友們大概會有疑問
那就是奇怪我明明發過第八章了不是嗎?
(啊對如果有人發現原本那篇不見了不用擔心,我把它隱藏起來了)

距離原本那篇第八章已經3個月又18天,在這個學期我提早關閉上學模式,
暑假該來好好填坑,這是我這個學期一直在想的事(x
赫斯的主線越想就跟自己預期的偏差愈大,搞得我真的非常煩,一種看到自己的孩子逐漸走上歧路的無能為力感
索性直接從最新一章節開始更改,老實說我覺得我這樣真的很糟糕,這等同出爾反爾,不過……嗯。(?
所以就是現在大家看到的這樣了……

赫斯主線裡有出現永暮城那對兄弟的話,就代表在那兩人的主線裡的章節也差不多會牽扯到這邊的事情,
所以並不是平行時空,而是我一直沒補上那對兄弟的主線(幹

然後按照我這邊的慣例,
安格爾斯托夫是沒有人品的,如果道歉也需要人品的話,
那他犯了錯就絕對不會被原諒。(幹

放暑假了覺得好爽(跳痛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7835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夜暮之曲|SNT

留言共 4 篇留言

追逐夢想的雲樹
以往是有赫斯給雞皮……
這次是有安格爾給雞皮!!!!(走開#

06-26 16:22

冬將軍™伊薩
天啊安格爾總算有經濟產值了!!!!!(幹喔06-26 16:54
火焰
伊薩上次出文什麼時候(你自己呢?
其實我很想看安格爾主線啊,結果等了好久都沒出(你自己呢?
這個......我想知道嘉哥看到赫斯的表情(咦

06-26 16:23

冬將軍™伊薩
我沒記錯的畫上一篇是一月底(x
我也很想寫啊可是他好欠揍(幹
他會逼他賣萌(並不會06-26 16:55
Samia
是好久沒有發文的伊薩[e17](你沒資格講人家

06-26 17:52

冬將軍™伊薩
我真的有段時間沒發文了xD還有讀者會來看真是開心06-27 14:15
紅纓嵐
我都忘記有主線這回事了……orz

06-26 19:45

冬將軍™伊薩
我也差不多忘的一乾二淨Orz06-27 14: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g2077002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日誌】刀劍亂舞#10... 後一篇:[達人專欄] 【S.N....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eminiRose大家
小屋新增插畫,大家來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3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