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8 GP

[達人專欄] 【冒險者養成班】後記——獻給妳的行進曲

作者:飛鳥│2015-06-22 16:52:04│贊助:96│人氣:966



  「多瑪。」

  寬敞的辦公室、典雅佈局中飄逸的香油芬芳。那男孩……不,以心理層面來說,稱呼他為男人比較合適。他就適合這種環境,帶點慵懶的氣息、帶點文質的氛圍;他總是微微笑著,以笑容包庇著所有人,當然也包括了自己的養女——多瑪.席烏巴。

  卻維的目光是慈愛的、是憐惜的,他喜歡看著多瑪日益成長的樣子。時光飛梭,當多瑪從原初的野孩子長為一名了不起的大人時,也會帶給他一種溫暖的成就感。所以,他選擇將這個任務交付於她:「我選擇妳來做艾爾帕卡學院的魔獸學教師,好嗎?」

  簡單言語中所託付的,是次代的寄望;多瑪從卻維的眼神中察覺了。

  「絕對不會讓老爹失望的!」察覺了那份深沉的期待,她認真站起身。

  手按胸口、又或是心窩的位置,喜悅使她的面頰微微泛上紅暈。

  她很喜歡自己親愛的老爹,對自己託負重望的感覺。

  她喜歡被親人所需要——她希望被人所需要。

  所以,她才會是——

  「我會讓那些毛孩子都成為優秀大人的!」

  她才會是——

  「儘管交給我吧!老爹!」

  艾爾帕卡冒險者學院,魔獸學教師——多瑪.席烏巴。


  …………

  在那之後過了多久呢?

  仰望蒼窘的天際線,那雙紅瞳確實比發下誓言時更為沉穩了多。不止是她的學生,就連多瑪本身都在這三個月成長不少。她靜望著自己方築起的迷宮高牆,忍不住皺眉偏頭一笑:「挪用了老爹的玩笑呢,果然就該這樣結束吧?」

  喃喃自語並無得到任何人回應,多瑪輕闔上眼。

  如何開始的,我讓它如何結束了哦……

  這樣,我算是完成約定了嗎?老爹……

  我,沒有讓你失望吧?

  結束總是突然的,至此——壓抑數日的離別之情才湧上胸口;不止是向卻維的告別,也是向自己的『童年』說再見。沒錯,對多瑪來說,過往的雲煙就是一場幻夢的童年,美妙的記憶也好、悲傷的回顧也罷,一切都結束了。

  從此以後,她會以優秀的大人自居。

  踏著清脆的貓足,多瑪行於迷宮壁的外頭,抬眼便是一愣。

  『嚓!』熟悉的響聲。

  望見那從外牆攀下的人影,她笑了。

  「最後一堂課你也不願意乖乖上呢,高泉同學?」

  迎面,那湛藍的身影正用長刀做鍬桿,從高如城牆般的外壁滑下。在落地之際,他將長刀上的泥沙隨意一甩,接著伴隨清脆刀響收入鞘中;脆響過後,他黃銅色的目光與多瑪交線,相望片刻,他咧嘴開朗的回以笑容。

  「要我在這裡面邊迷路邊跟妳的小寵物打架真是瘋了,多瑪老師。」

  一樣的台詞,一樣的情景;這一切的一切都如兩人相遇時那般,但意義卻不同了。

  「嗨,多瑪。」

  「兩天沒見呢,高泉。」

  省略了過往才需要的多餘稱謂,兩人互望輕笑出聲。

  沒有多語、卻有默契;兩人同時邁開步伐,由慢至快,最後是小跑步,目標只有一個——捨棄世界,擁抱身邊的人。時隔數日,思念之情如潮水般泉湧,他們需要彼此、更需要來自彼此溫暖的擁——

  咚!只可惜這個擁抱似乎沒有成功。

  一聲悶響過後,兩人近乎一致的摀著腦袋跌坐在地。

  「好、好像不是這樣做吧……笨蛋。」伴隨著陣陣發麻的劇痛,高泉抱頭哀鳴。

  而多瑪的腦袋似乎比他硬些,只是單閉眼咬牙:「很痛!?哪有人用頭撞的啦!笨蛋!」

  「哈。」「嘻……」帶著埋怨的眼神互瞪,隨後馬上被笑容取代之;高泉爬起身子,還算挺有力氣的一把抱起多瑪,使之站穩後,伸手輕撫她燦著微微金芒的後腦勺:「辛苦了。」簡單詞彙中帶有敬佩的意味,高泉將她緊擁入懷。

  「嗯……」而多瑪僅是閉眼側靠著高泉的胸膛,感受從自己後腦傳來的溫柔觸感,與耳畔規律奏響、平靜使人安然的心跳聲。她很喜歡這種溫暖的肢體接觸,僅限於他:「恭喜你畢業囉,高泉……」

  「的確值得恭喜啊。」回想起這三個月的點點滴滴,高泉哈哈苦笑了聲。

  不止無法阻止他人的死,就連自己也死過一次——不過多瑪也是同樣窘境就是。

  想想也真是同病相憐啊:「之後呢?有什麼打算?」

  鬆開緊擁的手,高泉平靜的凝望多瑪。這份視線使多瑪垂下了腦袋,她其實思考了幾日,最終的確有了一小點計畫,只是遲遲不知道該如何跟高泉開口:「我……」抬眼,多瑪渴望的紅瞳澤光閃動,在遲疑許久後,她終於道出心願。

  「我想離開這裡,去旅行。」簡單的願望,說出口卻是如此困難。她早知道這會令高泉為難,但她實在一分一秒也不想繼續留在此地:「這裡,太傷心了……」觸景傷情,不管是艾爾帕卡也好、阿斯嘉特也好,在這裡,她失去的太多。
  
  「……。」沒有做出回應,高泉平靜的凝望著那份目光,嘴角的笑容收斂了些。

  「我、我知道這樣可能不太負責……我應該把老爹留下來的學院整理好,歸還給政府,但是……我想先整理一下自己。」就像做錯事的孩子般,多瑪洩氣的垂下腦袋,她的聲音細微如蚊,充滿了遲疑:「說是這樣說啦……」

  「但是……」悄悄的抬眼,紅眸與臉頰上的紅潤相應,她的目光怯怯停留於高泉。

  「但是如果……只是如果!如果有人希望我留下來的話……」沒有將話說完,多瑪略顯羞怯的傻笑著,目光依舊不敢久留於高泉的面容上,她期待著、她渴望著;這份心情直到獲得高泉的回應前都是如此。
  
  「我等妳。」他只是淡淡的微笑,應了這句話。

  而這句話剎時就將多瑪的熱情給澆熄,她沮喪的垂下腦袋:「啊……是嗎。」

  她的確很失望,雖然對方應允了等待之語……然而這卻不是她期望的。

  她想一直一直跟他在一起;這份情感已然無法掩埋心底。

  然而……

  然而,她也的確長大了;在整理好心情後,她抬頭違心苦笑:「要乖乖等我哦?」

  「當然。」而他也閉眼燦笑,將對話予以終結。

  一切是如此悵然。



  次日,當陽光灑落牧場小屋之際,多瑪疲憊的睜開睡眼。她並沒有睡好,此刻也僅是呆坐於床舖上,無法捉摸到真實感;她從未一個人踏上旅途,一直以來她依賴著『父親』的存在,如今,可依靠者皆已離去,只有自己了。

  只有自己……

  …………。

  想到此,她握緊拳,咬牙切齒。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我好寂寞啦——!高泉!」抗議似的高舉雙臂大吼,她接著宣洩的抱緊了枕頭嗚嚕嚕低鳴。在寂靜中她左顧右盼,期待他的出現,他總是會在自己抱怨的時候冒出——跟香菇或筍子一樣突然的長出來……但是這次他沒有:「笨蛋高泉……」

  「笨蛋高泉……」

  機械式的洗臉刷牙。

  「笨蛋高泉……」

  木人般的整理行李。

  「笨蛋高泉……」

  遊魂似的餵食飼料。

  可惜,他還是沒有出現。

  多瑪向願意暫時管理牧場的學生道謝告別後,拖著沉重的步伐離開艾爾帕卡:「笨蛋高泉。」還不忘再次嘀咕了句;輕嘆口氣,她帶著無奈的笑容,回望這座帶給她許多回憶的學園:「老爹……」悲傷閉起眼眸,她搖搖頭。

  往後,不會再有人照顧自己。

  就像離群的小狼般,自力更生。

  …………

  好難過,犯錯也不會被人糾正、做錯也不會有人提醒。

  對了,也不會再有人提醒自己記得刷牙……刷牙最討厭了。

  「牙刷帶了沒?」

  「帶了啦……」下意識的皺眉回應,多瑪愣然眨眨眼。

  「毛巾?」「有……」「換洗衣物?」「有啦……」「內褲——」

  「你很煩!你是變態嗎!?」毫不猶豫的一拳砸在發聲者胸口上,多瑪怒目注視那比自己高些的人影——高泉,他就真的像竹筍般突然冒了出來,被這麼一敲打的他耐不住輕咳出聲,接著拍拍胸皺眉:「咳!妳、妳是真的想捶死我嗎?」

  「對!」毫不猶豫,多瑪又操起拳頭,氣死我了。

  掛上『不是認真吧?』的汗笑,他下意識舉起雙手防衛:「等——」

  然而多瑪卻沒有再補上一拳,她嘆口氣垂下手。眨眨眼確定自己不會哭後才抬起頭,略顯悲傷的笑容泛上面頰,她輕語詢問:「是來給我送行的嗎?」「火車票買了嗎?」又是近乎同時,兩人做出毫無關聯的詢問。

  明明醞釀好了氣氛……

  明明想笑著告別!

  你卻問什麼火車票!?

  「——。」炸,真的炸。高泉沒頭沒腦的詢問讓本想笑著告別的她理智瞬斷。

  靜默不再多語,她走上前,雙手前伸拎起高泉的衣領。

  「等一下……」目光下望左右架上自己衣領的黑膚纖手,高泉汗笑喝止對方接下來必定會做的動作,但這再熟悉不過的起手式他卻從未成功阻止過。只見多瑪緩緩抬起頭,咬牙的唇瓣微微顫動著:「我——」

  「我、等、一、下、才、要、買、你、管、那、麼、多——!」

  爆炸,高泉終究不是拆彈小組:「等——呃呃呃!」

  一如既往的高速勒頸搖晃,高泉在極速的振首中艱難出聲。

  「我、我、我——我買好了啦!」

  ……

  「咦。」睜了睜紅眸,多瑪依然用她的怪力拎著高泉,只差沒有再繼續讓他腦震盪。只見高泉手指微顫的將手伸入外套,接著……從其中,取出兩張鮮紅的票根,那是阿斯嘉特鐵路局的公售票,還是豪華艙的。

  「票很難訂耶。」苦笑出聲,高泉晃了晃手中的方紅。

  眨眨眼,多瑪腦袋反應不過來的一片空白:「兩張?」

  「不然妳還要多買一張放行李嗎?」

  用拇指比了比自己的身後,多瑪這才發現高泉與自己一樣背了個大背袋。

  「可、可是你不是……」愣然的嘀咕著,多瑪鬆開了手。嘴角泛上一絲不敢置信的傻笑,那笑容中帶著欣喜,卻不敢笑的太開,她總害怕自己會錯意:「你不是說什麼要等我……」

  「我一直在等妳。」換來的是一句認真的回應,高泉眼神偏離多瑪的目光,有些彆扭的搔了搔自己的後腦勺:「不管妳今後的人生是往哪個方向,我都會先在那裡等妳。」於內心重整自己羞怯的心情後,他極其認真的將目光重回多瑪紅瞳深處。

  「我不會讓妳一個人迷失方向的。」

  「…………」一陣沉默,這次換她害羞了,但她的羞怯反應卻遠比高泉還要來的強烈,她再也無法正視那張認真的俊容:「啊……呃,那、嗯……」只能任由結巴侵襲、不知所措的游移著視線,她雙唇微張像散發蒸氣的故障機械,在許久的重新開機後,才終於鎮定情緒。

  「那你耍什麼帥啦!不會一開始就好好講嗎!?」

  以生氣掩蓋羞怯,她又是抬手一拳,然而這次卻溫柔許多。

  那拳軟綿綿的擊在高泉懷裡:「摸頭!」

  「好!」迅速確實,高泉伸手輕撫她發熱的腦袋。

  「抱我!」

  「是!」

  接著將那顆發熱的腦袋輕柔擁入懷中。多瑪撒嬌似的用前額鑽蹭高泉胸口,她拋下手中的提袋,索求似的回以緊密環抱,她總希望能得到高泉認真的答覆:「真的會一直領著我?不會拋棄我?」

  「……兩個相反的問題一起問妳要我回答『會』還是『不會』?」

  「不過……」微微一笑,高泉輕撫多瑪後腦的同時,低語:「我會永遠等妳。」

  「嗯!」心滿意足的抽開身子,多瑪靦腆的燦笑出聲:「最後一個要求!」

  黝黑秀麗的手揚起,那女孩滿心期待的勾起嘴角:「牽我,帶我走。」

  「沒問題。」而男孩平靜的笑了笑,抬手。

  十指緊扣,纏繞的不止是象徵誓言的手……

  「那麼,妳想去哪旅行呢?」

  「無所謂了啦,跟你在一起的話!」



也是甜蜜相隨的心。




這篇後記是送給愛看甜文的貓瞳的,之後她也像多瑪一樣要去旅行了
希望她未來順遂,雖然最後大家沒能下台中見見她的遺——最後一面

但我相信大家的心與她同在,加油啦 貓瞳
飛鳥能送妳的餞別禮就這個了!下次再請妳吃頂樓!



  喀隆、喀隆、喀隆——

  鐵輪接軌的低鳴規律奏響,赤紅火車鳴笛震天、越過那青青河畔草;不同於火車的急迫,車廂內的坐客們散發慵懶氛圍,而這兩人更是如此。行李隨手扔在對座築起凌亂的小山,肩並肩、頭靠頭,或許是雙方的氣息使之安心,從剛入座開始他們就打著瞌睡。

  先醒轉的是那有著漂亮紅眸的黑膚女孩,她眨了眨惺忪睡眼,抬眼上望靠在自己金燦柔髮上的男孩。在半夢半醒間她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這問題使她皺眉煩躁、且無法安心入眠,於是,她用腦袋頂了頂男孩的臉頰。

  「高泉。」愛意的柔喚如蜻蜓點水。

  然而那響清脆卻讓他瞬間甦醒:「別打臉!」

  沒頭沒腦的喊了這一句,高泉恍然呆望皺眉怒視的她:「早、早啊。」

  相望富含濃情密意,沉默中兩人的心意已然交會,所以高泉知道自己——慘了。

  豪不客氣的掐捏軟Q臉肉,多瑪額冒青筋燦笑問:「我哪時打過你的臉了啊?高、泉?」「現在!就現在在在!」「這是捏臉不是打!」「都一樣啦!?很痛痛痛痛!」實在是被捏的疼了,高泉也不甘示弱的亮齒示警:「我會咬妳喔。」

  沒想到此話一出,多瑪竟立刻鬆開手,這讓高泉錯愕極了。在以往這種互開玩笑的親密舉動中,多瑪從未主動示弱過。只見多瑪乖巧的側坐於位,身子微微向高泉傾,皺眉的怒目此刻看來多了幾分複雜羞怯:「你咬啊。」

  「哈?」不明所以然,只准汗笑。

  「咬啊?」又重複了一次,多瑪將身子又湊近了些。

  而高泉則身子後縮的抬手阻攔:「什麼什麼?妳怎麼了?」

  「……我是吸引力不夠嗎?」「哈???」皺緊的眉頭漸漸舒展,多瑪略帶沮喪的垂下眼簾:「雖、雖然常聽說男生都喜歡白皙的女生……」「妳到底在說什麼。」完全無視詢問,多瑪好似進入無我境界:「戀人不是應該要更甜蜜一點……嗎?」

  「不是應該相互咬來咬去的嗎!?」

  猛然掙脫憂鬱,多瑪雙頰泛紅的握拳喊著。

  ……???

  狗嗎……

  大家好,我叫高泉,今年二十二歲,第一次有了喜歡的女孩。雖然常與女性交流,但絲毫沒有戀愛經驗,現在我遇到了人生的難關——就是我實在不知道我可愛的多瑪到底在想什麼。Q:請問我該怎麼做呢?

  A1:咬她
  A2:咬她
  A3:咬她
  A4:咬她

  ……。

  咬就咬吧,其實我也早就想咬了。

  事實上高泉是正值青春期的男人,說多瑪不吸引人絕對是騙人的。

  抱持著試試的心態,高泉微微傾身,以屈起的食指溫柔抬起多瑪下顎。在對方茫然而羞怯的目光之下,他將臉湊近了些——然後停滯。啊接下來哩?接下來要怎樣!?要把眼睛閉起來嗎?電視劇都這樣演的!但是會不會太假掰了啊??

  滿心問號,高泉目光左右猶疑著,最後嘆口氣——管他的!衝啦!還是不是男人!

  「……你幹嘛。」然而,這份熱情卻被多瑪的指尖抵住了。

  尷尬的下望按在自己唇上的手,高泉汗笑勾起嘴角:「欸?」

  兩者相視而沉默再次瀰漫,高泉超想自殺。望著滿心委屈低頭正坐的高泉,多瑪在數秒後才意會他方才的舉動有何意義。她先是恍然大悟的以拳輕敲掌,隨後一瞬間刷然脹紅了面頰:「等、等我一下……」

  偏過身,多瑪揉了揉自己發燙的臉。最後又拍了拍它好重振精神:「好……」

  重新正坐回位,多瑪再次前傾身子;兩人互望,雙雙以手掩面——剛剛那也太丟臉了。

  「這、這次我知道了啦……」「哈。」面頰微紅的泛起淺笑,高泉只要下定決心後就會變得無比認真。他再次抬起多瑪的下顎,在目光凝望確認雙方的心意後,他用有些笨拙的唇探索著,不時以鼻樑誤蹭了蹭多瑪的鼻尖,使多瑪閉眼靦腆輕笑:「很癢……」

  話語剛過,從唇瓣傳來的暖意便讓多瑪渾身顫了下,她下意識的捏緊的高泉衣角。

  熱力透過唇口傳入心窩,多瑪感到全身充滿了暖意,在不自覺的索求中,情感好像變的熱烈過頭了。甜膩與濕潤解放了兩人的野性,直到高泉輕撫多瑪髮絲並後退那刻,這場幻夢才宣告終結,高泉輕喘著餘溫,以拳背抹了抹依然濕潤的嘴角,目光渙散定在多瑪的面容上。

  而多瑪體驗的刺激並沒有比他好到哪裡去,她呆若木雞的僵直貓背坐於原處,面帶不可置信的呆然,她以手指輕撫自己的唇。在數秒的黃粱一夢甦醒後,她才羞澀的與高泉對上眼。一時之間兩人沒有多語,直到……

  直到兩人同時呆然的比起食指,做出一樣的詢問為止。

  「再一次?」

  「再、再一次。」

  想必,這次的探求會更久一些吧。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7460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16 篇留言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請貓瞳吃鼎泰豐ㄅ~~

06-22 16:55

羽月
好看~~~~不過有猜到一定是一起走www

06-22 16:57

好吃雪花肉
這頁面太白了我看不到

06-22 16:58

Joy
甜甜ㄉ,效果快,恢復體力好

06-22 17:02

小文
(戴墨鏡

06-22 17:02

樂之
我新買的墨鏡...

06-22 17:04

可拉斯尼格拉斯
(笑翻了

06-22 17:29

音律
墨鏡要換新的了....

06-22 17:30

電擊の馬猴燒酒
在強光照耀之下,阿達歐ㄉHP恢復了一些。

06-22 17:32

小獄

06-22 20:17

小洛
XD這是高泉的後記

還是平行世界XD閃文

06-22 23:29

羽月
終於親了WWWWWWWW
是說,不是說要咬嘛WWWWWWWWWWW
快咬快咬(X[e35]

06-23 17:11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慎行: .........(以經被閃死的血淚)

06-23 17:13

音律
後續是打算讓大家備閃瞎嗎!!新買的墨鏡又碎了!!

06-23 17:39

永夜の幻想弦玥
請問可以轉到fb嘛? 會附轉載至此

06-23 18:36

飛鳥
呃 可以06-23 18:43
小獄
害我“又”案了一次GP

06-23 20: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8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校... 後一篇:【小屋文章整理】聽說要當...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919233大家
歡迎來挑戰ACG聊天機器人https://haha.gamer.com.tw/?bot=295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1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