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0 GP

[達人專欄] 【飛鳥】校園怪談什麼的才不存在啦!

作者:飛鳥│2015-06-20 11:06:49│贊助:118│人氣:1057

  (慎入)



  你可常聽聞所謂的學園七大怪談?

  『七』這個奇數似乎是怪談內固有的不變定律,然而我們校內卻只有一則較顯赫的故事——縫紉教室的瑪麗娃娃。它是不知道幾代前的縫紉部員所製成之簡單布偶,從它那粗製的輪廓上可大概辨出,是一金髮蓬鬆雙馬尾女孩的造型。

  圓滾滾的紅釦眼珠、被縫線勒緊而微微上彎的嘴角、與那觸感真實到不行的金色髮絲。瑪麗詭異的外型與古老的歷史就演變成了學生們津津樂道的怪談,在不斷加油添醋後……從一開始的會自己走動,到現在已變為半夜殘殺小動物的邪惡人偶。

  人言可畏,謠言總是出自無聊之人口中——

  尤其是校犬小基也被不明人士殘忍殺害後,風聲鶴唳之情便更嚴重了。

  媽的,可是那些都不重要啦。

  男孩於心中如此埋怨著,斜眼瞪向朝自己聳聳肩的金髮痞子。

  「怎樣,可怕吧?」金燦下的咧齒俊容,在此刻看來討厭極了。

  「……所以政宗大哥跟我講這個幹嘛。」就算討厭至極,他姑且還是問了。

  正值深夜。手電筒的光罩與微暈的月色相融,兩者匯集在陰暗的校舍長廊內,進而刻出狹小到令人不安的光點。一男一女——抱歉,是兩男行走在這樣的氛圍中,肩並肩、筆直腰桿,其中較高的政宗冷言回應了問題:「因為我們就要去調查那個。」

  「啥、啥小……」而較矮小的那女……男孩聞言,精緻的五官瞬間沉下,面露不悅。

  藍蜻蛉,十六歲,被大自己一屆的學長半拐半騙的深夜離家中。

  神色無奈、語氣煩躁;雖沒說出口,但此刻他糾結的少女心隱藏於下。

  呃呃呃!明知山中有虎卻在自己全身塗滿肉醬裸體登山,政宗大哥你難道是白癡嗎?不,大概會被『救命ㄚ!校舍內有好大的蘑菇要吃……呃啊啊!』這種斷訊電話騙出來的我比較白癡吧?可惡啊!說到底為啥我要擔心這傢伙啊!?

  唉。

  輕嘆口氣。

  「所以為啥要調查啊……」然後選擇認命。

  「因為諾克拜託我了啊。」回憶起放學時的插曲,政宗理所當然回應。

  『怪談讓縫紉部的招生不太順利呢!能幫幫我嗎?政——宗?』媚眼摟臂擠乳溝。

  『交給我吧!』於是二話不說答應了縫紉部長諾克的委託,政宗同學真是樂於助人。

  「以上。」

  沉默的氣息瀰漫,蜻蛉瞠目結舌的捏緊雙拳,渾身顫抖一臉不可置信的羞怒。

  「你女朋友拜託你關我什麼事啊!?為啥找我!?」爆炸。

  「因為我怕鬼啊。」自傲的揚眉壞笑,政宗即答毫不知恥。

  「我就不怕嗎!?別理所當然的說這種話!?」

  

  「拜託囉!」

  將手掌迅速橫於眉前,政宗以毫無誠意的請求阻斷了他的吐槽。

  「才不要!?」娟秀黑絲髮因怒吼而搖曳,蜻蛉淺藍色的眸子澤光閃動,眼瞼其下微微泛紅的雙頰替肌膚多添了一絲滋潤色彩。他有些氣急敗壞的握拳顫動於胸前,最終咬牙惱怒一喝:「我不管你了啦!」

  半夜騙我出來竟然只是為了女人什麼的!

  想到此,隱忍的怒氣總算瀕臨極限。他鼓起臉頰大步越過身旁的政宗,無視對方『喂……喂!我真的會怕啦!蜻蛉!』的哀求喚聲,便自顧自的往校門處行:「什麼嘛,都把我當笨蛋耍……!」

  哒、哒、哒…‥

  未足百七的纖弱身型在黑夜面紗遮蔽的校園中是顯得單薄了些,蜻蛉腳踏賭氣的步伐,直到政宗的身影完全消失後,才略帶怯心的停下腳步:「……。」溫熱的唾沫隨警戒回首咕嚕嚥下喉底、藏於秀睫後的藍眸靜靜注視那片渾黑。

  怪談什麼的……都是騙人的對吧。

  漆黑、深沉與寧靜,一切宛若理所當然的多心。

  「啊啊……都是政宗大哥胡亂扯一堆有得沒——」

  「唉呀,發現可愛的小姑娘耶。」

  突兀的,一響輕語透過耳畔電流般的竄入腦神經,受刺激所帶來的雞皮疙瘩瞬間湧現。蜻蛉大動作的踉蹌旋身:「什什什什——真的有瑪麗嗎!?」驚鴻一瞥——身後之物卻遠比那所謂的『瑪麗』要大上許多,那是身高將近兩公尺的肥胖人影。

  「瑪麗?」聞言,人影搔搔腦袋,臃腫的身姿朝蜻蛉邁步而行。

  「或許——」嗓音粗啞而獸喘頻繁,那男人笑言:「你應該要稱呼叔叔為壞瑪利哦。」

  透過月色,男子肥碩的身軀逐漸清晰。髒兮兮的茶色外袍上遍佈腥紅稠血,以毛帽壓下的黑髮油汙反澤,在橫肉壅塞的鬍渣面容上,他勾起的嘴角充滿不懷好意的惡笑:「說真的,叔叔老是宰些兔子啥的也玩膩了啊。」邊低語著,他邊緩緩抬起左手。

  被握於掌心的兔耳彎折變形,其下兔軀喉頭割裂,鮮血仍未乾涸的淌下,怵目驚心。

  而那道割傷想必來自於男子另一手所提的寒光獵刀,上頭仍可見著一絲腥紅呢。

  真的假的……驚然汗笑,蜻蛉將聽聞的傳說與之串聯在一起,便有了答案。

  根本沒有什麼瑪麗啊,近期發生的動物殘殺事件就只是眼前變態所為罷了。

  但這不是更危險了嗎!?比那啥瑪麗娃娃危險多啦!

  不、不要緊張!不要緊張!蜻蛉!忍住不要叫啊啊啊啊——

  於內心暗自勉勵自己後,蜻蛉堆滿笑臉抖音建議:「大、大哥厭倦了可以回家睡覺呀?」

  「不。」男子搖搖頭,使蜻蛉瞬間汗如雨下。

  「現在眼前不就有個令人起勁的男裝小姑娘嗎?嘿嘿嘿——」

  唾液橫飛,咧齒豬口下的紅舌舔唇——那刺骨的性騷擾神情終於讓蜻蛉炸了。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爆炸的戲劇性喊聲迴盪校園。

  「我聽到女孩的呼救聲!」尖響方落,一直不見人影的政宗便以跑百米的速度扛球棒奔至蜻蛉身旁,他緊急煞車而左顧右盼,試圖尋找腦內幻想中那嬌叫的可人兒。努力尋覓、左翻右找,最終無獲的皺緊眉頭。

  數秒後,一臉不可置信的尷尬浮現,他張大嘴確認似的手指蜻蛉:「你?」

  「對啦!是我!?雖然聲音尖了點!但我是男人喔!我是男人政宗大哥你知道吧!?」

  自覺羞恥而面紅耳赤,蜻蛉怒望少女漫畫風格般目白掩嘴的政宗,大吼:「你夠了哦!」

  「什麼!?竟、竟然是男的!」然而更劇烈的驚呼蓋過了他的抗議,大叔渾身冒汗的將手中兔屍向旁拋擲,滿面不可置信的楞望蜻蛉。在數秒後,那份驚懼轉為了間歇性的喘息聲:「想、想不到妳真是男孩子啊……嘿……」

  這句話迎來蜻蛉的呆然,他以手指比比自己胸口確認後,微微頷首。

  「對嘛!我可是男人哦,大叔你就打消奇怪的念頭吧?」隨後得意的雙手插腰燦笑。


  眼望那有些可愛的插腰動作,喘息的鼻音更大聲了:「不……就那個,叔叔我本來是異性戀的啊,結果現在——」咻嚕!倒吸礙事的口水,大叔瞳仁混濁搖曳的繼續說:「都怪你……害叔叔有點慾火焚身啊……就、就幫叔叔解決一下吧……」

  「…………。」雙唇未闔,蜻蛉思緒空白的呆望眼前男子。

  而身後的政宗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蜻蛉,還是我來吧。」

  「呃、哦嗯……」絲毫沒有從呆若木雞中回神,蜻蛉下意識的捏著政宗衣角縮至他身後。


  將耀著銀芒的金屬球棒扛於肩頭,政宗嘴角泛上一抹淺笑。他意興闌珊的越過蜻蛉,阻於其與大叔之間;隨興披掛的制服釦子未扣、裡邊紅色汗衫與大叔身上的血沫相映襯:「說真的,我真慶幸不用面對神啊鬼啊貞子瑪麗什麼的。」

  「……哈?你小子想怎樣?」聞言,不論是身高還是體型都強上政宗一籌的大叔挑眉。

  淺笑轉為惡笑,金屬球棒撞擊牆面散出開戰的銅鑼:「想揍你。」

  那份沒來由的自信、那份從容頑劣的態度,看在大叔眼裡都討厭極了。

  「……很好。」想英雄救美?他這輩子最討厭的就是這種人,老是在出風頭。

  手執獵刀,大叔緩步邁向政宗:「我最討厭這種眼神了,你要有心理準備哦。」

  這種……絲毫不覺得自己會失敗的眼神。

  「政、政宗大哥!你確定……?」

  就連蜻蛉都能明顯辨出兩者間的體型差距,他擔憂的拉了拉政宗袖襬:「算了啦……」

  「哈哈!現在算了哪來的及啊!」震人的咆嘯出自大叔口中,他箭步持刀衝上前;而也就在此時,政宗斜眼撇望身後的蜻蛉:「你都忘記我是誰啦?」冷笑甩脫蜻蛉的憂慮,政宗以背影高舉球棒:「那你就再想起來一次吧,藍蜻蛉。」

  
我是誰?

  「啊。」

  曾幾何時,蜻蛉都快忘光了。

  在那輕浮不正經的外皮下……

  「臭小子……!」咬牙,就連手段兇殘的大叔都在一瞬間猶豫是否該給予致命傷;然而金燦之下的殘酷卻抓準了那一瞬猶豫,閃過刀斬並以球棒重擊對手的鼠蹊部。激烈的疼痛誘發哀鳴,在響徹校園的慘嚎聲中,他高舉球棒過頭。

  「喂。」球棒之下,他的眼神從未變過——不覺得自己會失敗的自信。

  「不止害我女朋友部活不順,還意淫我家小蜻蛉,你該當何罪啊?」

  「呃!等、等等!我——」

  砰咚!

  溫血隨球棒的舞動染上衣襟,政宗以袖口輕拭面頰,隨後朝蜻蛉露出熟悉的笑容。

  曾幾何時,蜻蛉都快忘光了;當自己因女性化的外表而受人欺負時,那挺身而出的金耀身影是如此可靠。憧憬並跟隨政宗大哥過了數年,連這最原始的信任都忘記了嗎?想到此,蜻蛉手按胸口的心跳加快了些,他掛上無奈的笑意。

  「才不是什麼你家小蜻蛉呢,政宗大哥。」

  以拳輕擊拳,兩人笑著以最初的方式宣告案件終結與勝利。



  吵人的警車與救護車總算離去了。

  稍微於當場做了筆錄,因為大叔在警方到場時就甦醒了,政宗的行為被視為自我防衛。

  而想當然了,政宗以優秀的口條博得警方的信任——自己好害怕啊大叔好可怕啊什麼的。

  「不過還挺失望的啦。」立於漆黑的校園中,政宗聳聳肩:「傳說的真相是個胖大叔。」

  「……你明明就怕鬼怕的要死。」換來身旁蜻蛉平淡的吐槽,他偏眼瞪望政宗片刻後,微微一笑:「這次也謝謝你啦,政宗大哥。」誠摯的謝意與羞澀微笑,使政宗不自主的也勾起了嘴角,他拍拍蜻蛉的腦袋:「好啦,回家。」

  才邁開步伐,政宗立即停滯:「說來我們甚至沒去縫紉教室啊……」

  邊如此自語,他邊與蜻蛉同時回望懸於三樓之高的縫紉教室黑窗。



  在那窗邊,矮小的人偶頂著柔順金色雙馬尾,赤紅的眼眸下小手揮了揮,彷若目送告別。

  也就出現那一剎,它迅速地向後一縮,消失於漆黑的縫紉教室中。

  …………。

  「……政宗大哥,可以放開我嗎。」呆愣的視線從窗邊移向無尾熊式抱住自己的政宗。

  而金燦之下的俊容面無表情搖搖頭:「我害怕。」

  「我知道。」

  「陪我。」

  「才不要呢。」





*微腐慎入
*平行慎入
*沒有怪談……好吧有

腐骨塔大大的合作文,她超認真的給了我五張圖
而且還熬夜哦^^ 其實還滿感動的啦,謝大大

以下部分原梗



拜託囉!!
很好用很煩的LINE貼圖,快去買



巨人梗
蜻蛉騷


看更多投稿作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287232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禁斷的戀愛|RPG公會|BL

留言共 15 篇留言

小洛
頭香我的...蛙賽XD有漫畫耶

06-20 11:08

電擊の馬猴燒酒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1505/78e3d648e6f4baf9cd2c7378d25ada68.PNG

06-20 11:08

飛鳥
手機06-20 11:37
天樞D奧古斯特布麗
原來羊駝是腐獸!?!?!?!?!?!

06-20 11:12

飛鳥
你才知道06-20 11:37
毒×林檎
吃著翡翠拐諾克
再加上蜻蛉

嗯嗯,學園天堂

06-20 11:14

飛鳥
別這樣!政宗很專情的!高泉也沒開雙翼!要怪就怪我!不要怪他們!06-20 11:37
小洛
山崎:這個學園都是我的後宮!(無論男人跟女人)

06-20 11:16

飛鳥
主角06-20 11:38
Joy
┌(┌^q^)┐ ……不!等等!我喜歡的是女生R!

06-20 11:24

飛鳥
我要砍你好友06-20 11:38
虛無
可惡怎麼小藍蟲變得像嬌妻啊XDDDDDDDDD

06-20 13:13

飛鳥
06-20 23:53
^^善逸可愛善逸^^
謝飛鳥大大,下次再合作,相信窩總有一天把你掰彎

06-20 13:48

飛鳥
不可能06-20 23:54
天宮雪
翡翠被男人給NTR了嗎!!???[e16](大心)

06-20 14:19

飛鳥
全線攻略無NTR之有06-20 23:54
黑い影
有腐獸(尖叫後退揮舞拖鞋

06-20 14:43

飛鳥
打那羊駝06-20 23:54
瑪莉龜
呼 幸好偽娘早在我的守備範圍裡

06-20 17:39

飛鳥
哀惹06-20 23:54
央夜-撿到槍模式
附圖,全彩XD

06-20 18:19

飛鳥
偉哉繪師06-20 23:54
Fenger
好看耶owo期待續集 有嗎

06-20 23:30

飛鳥
沒有06-20 23:53
Fenger
沒有喔。゚(゚´Д`゚)゚。 sad. qwq

06-20 23:56

飛鳥
我這人毅力滿弱的 基本上都是寫短篇而已哦 抱歉><06-20 23:57
小洛
XD那個拜託囉~的鳥山崎是誰畫的阿XDD

06-21 00:3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0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冒險者養... 後一篇:[達人專欄] 【冒險者養...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enpkpk5206惡魔城愛好們
歡迎來看我的血咒之城心得文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